欲望的黑蟒:性愛交易(01~05 全) (2/2)

  5。自願成奴

  黑夜已至,冷月當空,在這地處偏僻荒野之處的別墅中的一間密室裡,正上
演著一場讓人血脈賁張的春宮淫戲,即便是房裡最為隱秘陰暗的角落,也回蕩著
嬌淫女性的銷魂呻吟與陽剛男性的勇猛沈吟,兩股聲調的風格雖是那般的迥然不
同,但在最為原始本能的性愛牽引之下,竟能做到完美無缺的對縫連接,直蘊造
出一種淫音繚繞不止的放蕩意境,足以讓任何一位忠實的觀眾為之瘋狂。

  要說到密室裡的這出春宮淫戲到底有沒有觀眾,其實還是有的,不過也就一
位而已,但見這位白人男子的四肢分別被固定在牆上的鐵鍊牢牢鎖住,整個人就
像個失敗的階下囚可憐。然而,在這個失敗的階下囚身上,卻又看不到任何意義
上的垂頭喪氣,反倒像個無可救藥的吸毒者一般對自己所處的環境渾然不知,臉
上更是彌漫著無比興奮的神情,雙眼狂熱無比地注視著一對瘋狂交媾中的男女。

  毫無意外,那對遨遊于性愛海洋中的男女正是這出春宮淫戲的主角,那女的
也不是別人,正是這位白人男子的新婚嬌妻范甯月。雖有著有夫之婦的身份,但
這位絕色人妻已完全沈溺於性欲狂潮的快感之中,春情蒙塵的眼裡也盡是眼前巨
陽黑人的魁梧身影,似根本沒有多餘的角落去容下自己的丈夫。不僅僅如此,她
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也似乎盡數被著兇狠抽插著她的黑根巨蟒所操控,讓這位
姿態妙曼的絕色佳人不能自己地放蕩呻吟,甚至乎發自內心地道出羞辱自己丈夫
的話語,以迎合著房間裡那股愈發高漲墮落的淫欲氛圍,還有在自己靈魂深處裡
張牙舞爪的漆黑欲望。

  不知不覺中,這場性愛已持續了好幾個小時了,但對仍操弄著范寧月的科恩
西來講,還是不夠的,畢竟在他眼裡,能當著一個他人丈夫的面操著對方的妻子
多時,也是件可遇不可求的美妙之事。實際上,這位健壯魁梧的黑色男子並不打
算長時間囚禁鄧尼斯,也不想此時迎合他胯下衝撞抽插的范寧月一輩子在這私人
別墅裡居住,從而與正常的社交生活長期脫節,所以無論是鄧尼斯還是范寧月,
在科恩西看來,這對夫妻必須回歸于社會,至少要在表面上過起正常生活。至於
更多的權力與金錢,對作為巨陽黑人中一員的科恩西來講,如沒必要,他並不追
求——因為對任何一位巨陽黑人來講,性愛才是他們生活的原動力,為了它,金
錢與權力甚至可以作出相當程度上的犧牲。

  當然,在讓這對夫妻從這座別墅真正離開之前,科恩西也打算藉著今晚的這
次瘋狂交媾之舉將女方徹底地帶進淫欲的深淵裡,以此不得翻身,本著這樣的想
法,他拔出淫濕兮兮的胯下巨屌,之後更是抬起自己的粗黑右手,輕拍在了眼前
的渾圓翹臀上。感受著從臀部傳來的力道,范寧月那嬌歎呻吟的音調又去到了一
個小高峰,然後在其悠然回落之時,她欣然微皺起雙眉,轉而回望起科恩西,臉
上則故意流露出幽怨怪責,實則滿足之極的挑逗神情。雙眼對視之下,領會身後
男人其意的嬌淫人妻很快便伏下自己那曲線畢露的妙曼身軀,四肢著地一般跪在
柔軟溫暖的地毯上,有如一隻意圖取悅身後主人的寵物小狗一般,高聳著自己的
一對肥美淫蕩的翹臀,想享盡主人的無盡恩寵。

  眼見范寧月主動擺出最為屈辱的後入交媾式,其言行舉止就像只僅為性欲本
能而生的淫欲雌獸,科恩西臉上終於浮現出最為滿意的微笑,他毫不吝嗇地挺起
胯下仍舊堅挺的黑根巨蟒,對準著淫濕兮兮的嬌豔陰道口,狠狠地挺了進去,開
始了今晚最為兇猛也是最後的衝刺……而那具無比雄壯粗長,擠開恥蜜陰縫,貫
穿於整條淫濕陰道,不停重擊著子宮最為深處的巨陽黑屌,就如同一具衝擊著範
甯月靈魂深處的惡魔之槌,在它連綿不絕地打擊下,這位身姿妙曼的絕色人妻就
如同身處在欲望深淵的邊緣,除了向後倒下,被深淵中彌漫不止的黑暗所吞噬之
外,再也不會有第二個可能了。

  雖已是最後的衝刺,科恩西的抽插依舊是那般的恐怖有力,似乎透著一種不
知疲倦的可怕耐力,順應著這位黑色主人的征服意志,其胯下的黑根巨蟒似乎又
粗大了好幾分,令在范寧月那小腹與陰阜處的輪廓顯現更為明顯。當這具巨陽黑
屌順著淫濕緊窄的陰道向後滑出,暫時性離開溫暖濕熱的子宮之時,在嬌豔紅腫
的蜜穴桃源口退出些許距離之時,那兩對飽滿淫濕,各具淫欲風情的大小陰唇便
有如饑渴妖物的嘴唇一般,緊密無縫地吸吮著離去中的粗長棒身,似顯得依依不
舍一般,而當它繼而停止退出,順著空虛饑渴的陰道重新向前挺進,沖進熱液滾
滾的子宮,重擊著那盡頭深處最為敏感的子宮頂時,那兩對外翻的陰唇蜜瓣就像
被一股無比饑渴的力量所牽引,被不斷前進中的雄根巨炮給硬生生帶了進去……

  身姿妙曼,曲線畢露的欲望人妻在似哭似泣地呻吟著,看似淒慘不止的聲調,
卻透著無盡的滿足與愉悅,在其身後黑色男子的抽插耕耘之下,那一雙晶瑩圓潤,
尺寸達至D罩杯,彌漫著情欲紅潮的雪山豐乳也在勇猛無匹的力道之下不住地晃
動,震動著玉脂肌膚之下的沈甸乳肉,令其蕩漾出陣陣迷人的漣漪。尤其是那對
嬌紅圓潤的乳暈,在情欲的刺激下更是顯得飽滿與腫大,至於點綴在其中心的美
豔乳頭,也早就不可自抑地紅腫凸起,宛若兩朵含苞待放的嬌豔蓓蕾,等待著自
身最美的綻放。當然,這對嬌豔紅腫的蓓蕾並不會真的像成熟花朵那般走向綻放,
但並不代表不能隨著晃動著的飽滿乳房而隨意擺動,從而與蠕動不止的淫霏乳肉
一起幻化出陣陣令人眼花繚亂的迷幻乳波。

  配合著自己那前後上下晃動不止的淫魅乳房,范寧月也不忘搖擺著自己那透
著勾魂曲線,豐滿如成熟蜜桃的放蕩翹臀,以此漾蕩而起誘人的臀浪,勾起身後
黑色男子的征伐雄心,為的也是更好地讓自己那空虛不滿的子宮及饑渴不止的陰
道包裹著那根做著活塞重擊運動的黑根巨蟒,享受著勇猛無匹的它帶給每一寸饑
渴內壁的擠壓與重擊……而且說真在的,這種感覺實在來得銷魂入骨,且無法令
人抗拒,所以即便在自己的丈夫面前,這位欲望人妻深知自己會毫不掩飾地承認
自己真的很享受科恩西的抽插,尤其是感受那根尺寸無與倫比,耐力長久驚人的
巨陽黑屌在自己陰道及子宮深處征伐不止所帶來的刺激感。

  本著如此之墮落的淫蕩想法,范甯月在有如寵物母狗一般在科恩西面前主動
擺出後入交媾式後,自然毫無意外地又將欲望橫陳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丈夫,來
了個意味複雜的雙目對視,但就是不帶絲毫的內疚與羞愧,反倒蘊含著無盡的幸
福與滿足,宛若在對其說到自己早就被科恩西所征服,極為眷戀于對方胯下的大
黑雞巴,尤其享受被它所操弄的感覺,而且作為一個有夫之婦,在自己的丈夫面
前被科恩西操弄出高潮,自己不僅不會內疚與羞愧,只會更加的癡迷與沈溺,才
不會割捨那種令人瘋狂的快感……之後,在黑色男子最後的兇猛抽插之下,范寧
月更加地嬌喘不止,外加呻吟不息,其恰似哭泣的音調很快便去到了最高峰,其
迷茫朦朧的神色盡充斥著對身後黑色雄性無比的眷戀。

  至於科恩西,他在最後的衝刺抽插中也雙目注視著被囚禁中的鄧尼斯,只不
過其投去的目光卻透著一股高高在上的倨傲與得意,宛若在嘲諷對方由於是一個
雞巴又短又小的失敗者,無法滿足妻子的生理需求,所以只好請求自己代勞了,
沒想到在數次交媾後,對方的妻子居然沈溺于自己的胯下巨屌,從而變得無比的
放蕩下賤,甚至想成為自己的性奴,當著對方的面被自己射精成孕……最後,在
羞辱鄧尼斯的欲望刺激下,科恩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精關,在將自己的龜頭頂
在范寧月的子宮頂之餘,也射出了今晚最為濃烈的陽精,頓時灌滿了對方的一整
個子宮,甚至乎有不少溢出子宮口,順著整條被粗黑巨炮所塞滿的陰道向後流淌,
最後在巨根與陰道口的緊密交媾之處滴落而出。

  在承受著今晚最為強烈陽精爆發的同時,范寧月驟然眼色發白,其靈魂也宛
若受到前所未有地重擊一般,整副肉軀也頓時變得僵直起來,雖不再特意地搖臀
晃乳,但之後便是一陣無可抑制的痙攣,全身不住地顫動,沈甸下垂的乳房也微
微地發著抖。稍一會兒,這位絕色人妻好不容易地松一口氣,迷茫朦朧的雙眼也
回復了些許清明,之後隨著一陣狂歡過後的疲憊之感襲來,幾經性戰的范寧月終
于堅持不住,向前倒了去,趴伏在地,與此同時,那根深入陰道與子宮多時的黑
根巨蟒也終於滑了出來,帶出數之不盡,混雜著無數白濁陽精的淫液陰汁。

  雖已是強弩之末,但科恩西的胯下巨屌仍透著一股頑強的堅挺之感,但見他
站起身,意味深長地走近了身躺在地的范甯月,對方雖還有些神志不清,但也察
覺到親密性侶伴的走近,於是一個翻滾轉身,雙臂攤開,仰躺在地,將無比眷戀
的目光投向了已將自己徹底征服的黑色雄性,而後更是停留在那根頑強的黑根巨
蟒身上。



  領會其意的科恩西則相視一笑,手拿鑰匙的他將碩大渾圓的龜頭對準著眼前
的嬌淫人妻,將剩餘的雄性陽精盡數射出,噴射在對方那欲情朦朧的面龐上,而
後更是以戲謔的口吻道:「月,你就是個天生的蕩婦,若你今後還想與我保持性
愛關係的話,三天后便來你我第一次正式性交的地方,見面的時間為晚上9 點。
另外,這是解除你丈夫鐐銬的鑰匙,相信你有很多問題問他。」說著,魁梧健壯
的黑色男子鬆開手指,任憑手中的鑰匙掉落在欲望人妻的耳邊,之後便轉身離去,
宛若在視對方如隨之可棄的玩物一般。

  范寧月依舊仰躺在地,不住地喘著氣,豐滿挺翹的雙乳隨著富有韻律的呼吸
節奏不住地上下起伏著,整個人似尚未完全從已然結束的交媾性戰中回過神來,
朦朧迷塵的雙眼仍舊無比眷戀地盯著科恩西,目視著這堵逐漸遠去的黑色背影,
直到對方徹底消失于密室的門口之處。隨後,疲憊人妻的臉上赫然浮現起慘然悲
哀的笑容,那雙依舊美麗的星眸中的迷失之色也在緩慢地消退,正在回復起往日
的清明與端莊,但至於能維持多久,這雙美麗眼睛的主人對此也沒有太多的把握。
然而,更為荒誕的自身改變還在後面,隨著腦海裡閃現起這一個月來自己與科恩
西所進行過的種種淫亂性交行徑,范寧月悲哀無奈地發覺自己不僅憎恨對方不起
來,反而身不由己地萌發出幸福滿足的愉悅之感,連那些殘留在自己臉上的陽精
似乎顯得格外地誘人迷醉,所以在她慘然悲哀的笑容背後,又能窺見到向命運低
頭的無奈。

  是呀,既然自己已然徹底向命運屈服,那還何必與自身的欲望抗爭呢?本著
如此之認命的想法,范寧月伸出自己的舌頭,舔弄起嘴角邊殘留的白濁陽精,迷
醉滿足的墮落笑容中,盡顯一種無可救藥的癡欲。只不過,在這位嬌縱人妻的心
底深處,她確實有很多疑問需要自己的丈夫來解答,至於三天后的約見,科恩西
雖沒有在強迫自己,但她知道自己更是非去不可,因為來自於身心上的淪陷與墮
落正在準確無誤地告訴自己……在被那根大黑雞巴狠狠地操弄過後,自己早就回
不去以前那種生活狀態了。

  三天后,一樣的地點,一樣的人,只不過相比於兩人第一次正式性交前的會
面之時,前來赴約的范甯月已大有改變,但見她身穿著一件幹練自信的米黃色的
露膝連身中裙,身披著端莊整齊的紅褐外衣,雙手叉腰,面帶頗有深意的自信微
笑,聆聽著科恩西開出的性愛協議,似顯得無比的胸有成足,與第一次正式性交
前的自己所展現的猶豫與不安,形成了極為鮮明的對比。

  「怎樣?月,願不願接受這份工作,做我的個人助理,如此一來,你就有更
多的正式時間來陪我,做我的性伴侶了。」但見黑色男子站靠在辦公桌前,臉帶
不懷好意的邪欲微笑,詢問著絕色人妻當下的意向。

  「科恩西,我自然願意接受這份工作,畢竟能有更多的正式時間挨你大黑雞
巴操是件再好不過的事了,只不過……」說著,范寧月話鋒一轉地頓了頓口,刻
意而為之地摁住即將脫口而出的言語,與此同時,她雙臂往後一撥,乾淨俐落地
將搭在身上的紅褐外衣給褪下,個中所蘊含的挑逗性意味,可謂不言而喻。

  「只不過什麼?」科恩西饒有興趣地問著,看得出,他對范寧月那些未直接
道明的話感到些許好奇。

  「……我要當你的性奴,而不是你的性侶伴。我要你視我為你的戰利品,你
所調教出來的乖順寵物,每當在我身上發洩性欲之時,能像操一頭無恥下賤的母
狗那樣狠狠地操弄我。」

  范寧月話在說,手在動,但見她相視一笑間,伸出纖纖玉指摸向了自己的衣
帶,將那件端莊秀美的米黃色露膝連身中裙毫不猶豫地剝離全身,隨著這件尺寸
保守的衣物隨著重力的作用而掉落于地,女主人那如潔白迷人的修長頸脖以下的
部位也逐一地暴露在科恩西的眼前……先是連接於性感香肩之處的細膩鎖骨,接
著便是一雙中心處分別點綴著含苞待放的豔紅蓓蕾,以頗為違反重力作用的方式
向上堅挺著的渾圓乳房,而在這雙透著欲望氣息的D罩杯乳房之下,是驟然瘦下
去的窈窕蜂腰與透著性感馬甲線的矯健腹部。在這之下,展露於黑色男子眼前的
迷人部位便是突然寬起來的三角胯部,並由一雙挺拔修長,透著俐落曲線腳的矯
健玉腿支撐著,若順著凹陷性感的腹部馬甲線往下探去,則是散發著雌性韻味的
飽滿陰阜及誘人一探究竟的陰道桃源口。

  毫無疑問,范寧月這一次來會見科恩西之時沒有穿上任何一件內衣,而在主
動褪去自己的外衣之後,她更是眉目含情,冉冉媚笑間,以雙膝跪地,四肢著地
的方式趴了下來,還不忘主動挺翹而起自己的一對渾厚美臀,向著對方的胯間爬
去……整個人就如同她自己先前所說的那樣,像一隻科恩西所調教出來的乖順寵
物,期望得到主人的性愛賞賜,也像一頭無恥下賤的母狗一般,更想被大黑雞巴
所狠狠操弄。

  至於這位欲望人妻那散落一地的端莊外衣,如果是以前的話,它們與女主人
可謂絕佳的搭檔,將後者那高潔幹練,貞潔自信的可貴氣質可謂襯托得無比極致,
但若是現在的話,它們只是負責遮掩的工具,為的只是令范甯月在外人面前看起
來仍是一位無比端莊高貴的高潔人妻,讓他們全然不會聯想起前者已然蛻變成一
個人盡可夫的無恥蕩婦,在尺寸保守的衣物遮掩之下,只是一具只有巨陽黑人的
大黑雞巴才能徹底滿足的墮落肉體。

  在科恩西那頗為欣賞的眼光注視之下,范甯月已然將對方的巨根黑蟒從褲襠
間解放了出來,而後更是含情脈脈地用嘴舌舔弄吸吮著,不過未等她真正地榨出
些什麼,便在黑色男子的眼神示意下要求站起,以回答對方心中的一個問題。

  「月,你竟想主動做我的性奴,能告訴我原因嗎?」但見科恩西故作疑慮之
狀,饒有興趣地詢問著赤裸於自己眼前的嬌豔人妻。

  「原因,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還不是你有根又長又粗又硬的雞巴,把我操
得死去活來的,既征服了我的身心,更勾走了我的靈魂。」范寧月相視一笑,喃
喃道出那個雙方都心知肚明已久的答案。

  「那鄧尼斯呢?他對你做我性奴這件事就沒有半點意見?」黑色男子面帶微
笑,有條不紊地提出第二個問題。

  「他那種綠帽龜男還會有意見?相反,像他那種有淫妻癖的小雞巴變態,能
看到自己的妻子被一個性能力強大得多的巨陽黑人操弄,反倒是一件無比歡樂的
幸事。」說著,欲望人妻臉上的嬌媚微笑頓時帶上對自己丈夫的鄙薄輕視之意,
至於那夫妻間那甜蜜無比的情義,似乎已然消失不見了。

  「喔,看樣子你已經知道一切了。」

  「嗯,鄧尼斯他告訴我一切了。」范寧月眼神迷離輕浮,回想起那晚上丈夫
給她所解釋的一切,然而凸顯在這位欲望人妻臉上的神情,連頂點的羞愧與憤怒,
相反,只有無盡的甜蜜與愉悅,她繼而說道,「你在第一次操我之時,就錄下了
視頻,將它寄給了我丈夫,把他搞得魂不守舍似的,讓他在電腦螢幕面前不知手
淫了多少次。之後,你在第三次操我之前,你更是唆使他在鏡子後面偷窺,讓他
不知興奮開心了多久。而在你最後一次操我之前,還把他關進了密室裡,真的好
壞……但事後回想起來,我發覺我根本恨你不起來,因為在他告之我所有得事情
真相之前,我便發誓做你的性奴,並成為他的無恥淫妻,一輩子挨你大黑雞巴的
操,順便給他戴上無數頂快樂的綠帽。」

  「不過他有件事並不知道,但我卻打算告之於你。」說著,科恩西面露出不
懷好意的邪惡微笑。

  「什麼事?」范寧月問著。

  「他的公司之所以被搞垮,就是我暗中弄的,為的就是為你設個局,好讓我
操上你。」黑色男子毫無心理壓力地道出事情的黑幕,而後,更是反問道,「怎
樣,你還有興趣做我的性奴嗎?」

  范寧月聽罷,當即閉上春情蒙塵的雙眼,似在考量著什麼,然而,僅在一瞬
間,這位欲望人妻那美奐絕倫的臉龐上便浮現出一絲坦然不已的媚笑,但見她睜
開雙眼,其投向科恩西的目光卻顯得更為若離若即。

  「科恩西,我不是說過嗎?我發誓要做你的性奴,你現在說這些還有用麼?」

  說著,她自發地雙膝跪地,面對著近在咫尺的黑根巨蟒,雙眼淚目地仰望著
高高在上的黑色男子,並以近乎哀求的口吻文明道:「主人,我現在能舔弄你的
大黑雞巴嗎?」

  「來,坐到桌子上,張開大腿,我現在就要操你,就像我第一次與你做的那
樣。」科恩西終於以主人的身份發出自己的命令。

  就這般,迎著主人那滿意期待的目光,范寧月坐上辦公桌,頭一次在這間辦
公室裡心甘情願地張開自己的雙腿,將已然淫濕不己,欲流滾滾的陰道桃源口徹
底地暴露于對方的眼前,之後,整個人更是在接踵而至的巨屌抽插中嬌喘不息,
淫叫不止,而在她那欲望橫陳的美貌面孔之上,充斥的也盡是幸福愉悅,透著無
比墮落意味的滿足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