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保姆成女王

小剛今年17歲,是一個普通的高中二年級學生。他的爸爸是某大公司的董事長,一個月才回
家一兩次.媽媽也是在政府機關當乾部.由于工作
較忙,他們無法照顧小剛,于是給小剛請了一名保姆照顧小剛.
  這位保姆名叫李小華。今年30歲,外地人.人長得很漂亮,她已經結婚了,她的丈夫是一
名普通的電工師,並且有一個7歲的兒子.
  在小剛第一次見到這個保姆後,就被她的美貌給吸引了,這麼漂亮的保姆,怎麼不讓他流
口水呢?而且小剛第一次見到這個保姆的時,她
穿了一條性感非常的淺色吊帶短裙,她這一
身的打扮,把她那豐滿而成竹筍形的胸部,和她那雪白修長的美腿,徹底表露無遺,簡直美
得無話可說!最讓小剛激動地是保姆腿上穿了一雙淡灰色的長統絲襪,腳上是一雙黑色高跟
鞋,腿型充滿了女性化的味道,濃纖合度,仔細一看,臉還畫上淡妝,真是嬌艷奪目。難而
對小剛來說不管是保姆的胸部還是臉蛋,最讓他掉
魂的是那雙美腳,就是這雙美腳讓小剛丟了魂,迷失了人性.
  本來做為保姆的小華因該是照顧小剛的,可是在她進入小剛家的幾天里,倒像自己是客人
來小剛家做客一樣,被小剛照顧.她被小剛一家的
熱情所感動,以及小剛真是一個好孩子啊!不過說也奇怪,小華在進小剛家這幾天里,小剛
簡直對她照顧的無微不至,比如說做飯還有洗碗洗
衣服,甚至連小華的衣服都是小剛洗的.本來這因該是小華做的才對,可是小剛卻搶著做.這
還不止,每次小華一進小剛家的時候,小剛既然主
動給她拿拖鞋,出門的時候也主動幫小華拿鞋穿鞋。剛開始小華實在有點受不了,可是接著
幾天就習慣了.一個星期過去了,小華簡直成了這家
的主人一樣,小剛簡直像她的奴才一樣,叫他做什麼就做什麼.小華心理甚至想:“這孩子是
不是傻子啊!!!”這天,小華出去買菜,小剛正
好放假在家里休息.乘小華不在,小剛做起了一寫自己不感對人說,也不想被人發現的事情.
他拿起了小華的一雙這雙高跟鞋,是紅
色的,跟很細,也很高,鞋面長短適中,鞋頭比較尖,他把這雙高跟鞋放在寫字台上,接著
他不
知不覺得跪了下去,用自己的舌頭舔著鞋身與鞋跟,那感覺真的很爽,自己的yin jing也很快的
漲大,把褲衩頂了起來,邊舔邊手yin,邊想著是李阿姨用她那美麗的小腳在折磨自己.最後他
把高跟鞋里的鞋墊都舔得很濕了,最後連鞋底都舔
乾淨,把所有的泥垢都吃了下去,接這有拿出了阿姨前兩天剛換的絲襪,小剛沒給她洗,自
己則是偷偷的收藏了一塊,他把小華的絲襪放在嘴
里吸允,小華的腳雖然很漂亮,可是美中不足,小華的腳氣非常大,更別說她穿過的絲襪有
多臭了,可是小剛卻是一種難得的美味.最後小剛乾
脆把小華的絲襪一把塞在嘴里,然後在把小華3天前的內褲,一個被自己給偷過的內褲,套
在了自己的頭上,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而小剛卻
沉靜在這一快樂中……
  這時小華回來了,今天小華本來心情很好,因為今天是小剛的生日,而小剛的父母又不在
家,所以今天準備給小華準備個豐盛的晚餐.其實
在小華心理早已經把小剛當成半個兒子來看待了,而且小剛又對她那麼好,有那麼照顧她,
想到這里,小華覺的慚愧.小華敲敲的進門了,“這
小子,又在搞什麼呢”小華想.因為小剛每次不知道在做什麼事情,總是把門鎖起來,可是今
天他房間的門卻半開著,很少見啊!!!于是小華
就輕輕的進去了,她進小剛房間里第一眼見到的就是自己穿過的鞋子、襪子亂七八糟的.甚至
連床鋪都是“怎麼回事呢?”小華感覺有些宅異,
她繼續往前走,這時她發現了一個小剛躺在地下,頭被東西給包著,她繼續走前,發現這是
自己穿過的內褲啊,三天前,小華說要幫她洗衣服
,最後自己的襪子還有許多內褲還有胸罩都沒洗沒了。小剛還沉靜在這快樂之中,沒發現小
華的到來.這時小華發現了小剛電腦開著。“也許電
腦從電腦里可以知道什麼秘密”好奇心使小華坐了下來,操作起了電腦,她點機了收藏夾里
看一看小剛平時都在玩什麼,可是結果另小華意想
不到.她發現了小剛的網站里大多都是那種成人的BT網站、SM網站、戀足、戀物網站等等.
這些網站的圖片看得小華心游澎湃,她還看了幾個論
壇經典文章,更從中發現了小剛的博客里記錄了對自己的迷戀,對自己的崇拜,可以說激起
了小華的施虐因數.“原來是這樣啊”小華冷笑著.
其實小華本身就是個SM女王,以前在網上她調教過了許多個奴隸,做個收費女王.有許多奴
隸還登門拜訪.或許是因為兒子的原因,怕這些東西
影響孩子,她停止了這些事情.一個小時過去了,小剛這才從“夢”中醒來。當他爭開雙眼的
時候,發現了保姆李小華正做在椅子上居高臨下的
看自己,她的眼身充滿了挑逗,充滿了鄙視,小剛是躺在地下的,他的嘴里的絲襪還沒拿掉,
所以他正想拿掉,可是發現小華的腳既然踩在了
自己的胸口上,小剛被這一突如其來給嚇呆了。他呆呆著看自己夢中的主人,現實中的保姆
阿姨——李小華.忽然小華抬起左腳重重的踩在小剛
的面孔上,小剛的頭被小華的腳這一踩踩快暈了,不過小剛確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這是真
的嗎?”小剛想.雖然他早就想跪在李阿姨腳下,
做她的奴隸,叫她主人.可是小剛的潛意識仍有一絲反抗,忽然他想用手甩開小華的腳,可是
小華卻踩得更狠.“啊!!!”小剛被踩得痛苦的
大叫.“哈哈~~~~~,你不是很喜歡這樣嗎?小華笑著說.就在這時,小華突然一手抓住了小剛
的頭髮,一手捏住小剛的頜骨。小剛的嘴不由自主
地張開了,小華把小剛嘴里的絲襪給拿了出來,然後有里塞了自己剛脫下的絲襪。“你不是很
喜歡被女人虐待,你不是很崇拜我嗎?那好現在
我數三秒,你如果想就點頭,然後我在你身上刻下賣身契。”說玩後,小華的眼睛像衝滿殺氣
的看著小剛,這眼光是一種命令,另小剛無限恐
懼,在這慌忙之中,他點了頭.然後小華在小剛屋里拿出一精致的狗環系在小剛的脖子上,她
手里拿出了一根針,在小剛的背上寫下了賣身契,
最後又在他的背上的兩個手背上刻了“李小華的賤奴隸”7個字.這種疼痛對一般人來說是很
難忍受的,小華在小剛身上刻了16個文字的賣身契
後,又在刻自己的背上和手上“李小華的賤奴隸”這一備注.一共加起來已經有30多 個字了,
可是還沒完,小華有繼續在小剛的額頭上“輕輕
刻了“賤奴1號”于是抓起小剛的yin jing,“這是最後了,乖奴隸”小華說著在小剛的yin jing上,
刻了“李女王所屬”“啊~~~~~~~”小剛昏死了過
去.
  “給我醒來”小華命令到,並且站起身來用腳使勁的往小剛身上踹過去,“給我站起來”小
華說著.這時小華端了一個盆來,"這是我的尿盆
,里面是我昨夜的尿,你的聖水來了!!!”說完用腳撐開小剛的雙嘴,然後把尿倒在一個水壺
里,在用一個塑料管插進小剛的嘴巴里,最後
用水壺里的尿倒入水管里,直通小剛嘴里.正在昏死中的小剛被這個突如起來的“聖水”給弄
醒了,“哈哈……終于醒來”小華終于停下手來
,準備休息一會兒了.小剛也已經被折磨夠了,"求求您,阿姨,你就饒了我吧!”小剛跪在地
上磕頭請求著,“還叫我阿姨,叫我主人”小華
大怒的吼道.“看來不給你好好的一翻調教,你是不會乖的”小華對著小剛嬌媚的說道.“主
人,主人,我的主人,……”小剛立刻跪在地下,
“爬過來”小華命令著,小剛低著頭爬到她的腳前.然後小華做在椅子上,先把右腳抬到了小
剛的肩膀上,“想把這只腳舔乾淨”小剛聽了以後
說不出的興奮.他的夢想終于實現了,可是卻有一種對未來的當心與恐懼.小剛的思想仍在做
掙扎,結果還是輸給了這只腳的誘惑。于是小剛卑
微的舔起來了,不過一會兒,小剛把小華的腳舔得乾乾淨淨.小華可是一個大臭腳的,可是小
剛卻舔得那麼開心。“我的腳香嗎!!!”小華問
道。“香,好香”小剛立刻回道.這時的小剛已經開始舔到了小華的腳趾,他一把手把小華的
五跟腳趾放在嘴里吸允著,這時他的口水流了下來
,流到了小華的腳上“大膽,既然把我的腳弄髒了”小剛剛舔完了腳,可是又被他流的口水
給弄髒了,于是小華又命令他重新舔。小華準備了
DV,打算把今晚的調教拍著一個小電影,小剛起先沒注意到小華原來早有準備了,小剛剛才
的那些醜態已經被拍到了,他發現時已經晚了。小
剛這時猶豫著,“怎麼了,後悔嗎~~~~~”小華用腳踩住了小剛的脖子上,“不,主人我會聽你
話的”小剛說.“好,我說一句你跟著我練一句.
”“好!主人說吧!”“好!”小華說道.“本人**剛,今年**歲,現已倫為一條狗,本人將來的
妻子、兒女、世世代代為奴,都是一條最賤的
狗”“好,你開始念了”“本人**剛,今年**歲,現已倫為一條狗,本人將來的妻子、兒女、
世世代代為奴,都是一條最賤的狗”小剛開始念
著.“本人**剛的媽媽是個婊子,爸爸是個豬頭”小華其實也不想這麼問,“這種話未免太毒
了,而且不可能吧!”小華想.她只是試一下小剛
會不會連這麼大逆不道的話.而小剛剛開始猶豫著,結果他真的說出來了:““本人**剛的……
媽媽是個婊……子,爸爸……是個
豬…..頭”小剛吞吞吐吐的念道。可是卻驚呆了小華,她真沒想到他連這種話都說的出來.
“真替你父母悲哀啊,既然生下了這種逆子”小華
諷刺的說道。“好,在念最後一句,本人**剛的父母也是賤貨,他們不得好死”“本人**剛的
父母不得好死”小剛這次是乾淨利落的說到.“哈
哈~~~~~~~~~”小華也把這小剛說的話入了下來.接下來,小華穿起了已經很久沒有穿過的SM
女王的皮裝,一個調教電影開始了.
  
  就這樣一個晚上過去了,小華和小剛錄了許多電影,這一夜從舔腳、舔鞋到抽耳光,捆綁,
鞭打,夾夾子,聖水,關,吊,nue缸,灌腸,窒息,坐臉,
甚至到黃金,更有些常人所人想到的酷刑.,有的是他們發明的玩法都調教過去了.這一夜小
剛徹底臣服與小華.他已經變成了一條真正的狗了,
小華叫他去死他都可以,小華如果拿了一把刀要宰了小剛,小剛也毫無怨言.現在的小剛他的
肉體,他的靈魂都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了,而是自己
的主人,自己的保姆——小華阿姨的了!!!
  
  自從小華成了小剛的主人後,她的生活更是比以前好.小剛每天給她做家務事,而且還要為
她服務,貢她玩樂、怒罵、毆打等等.並且小剛
家里每個月父母給他零用錢和生活費等等就去掉了5000元,可是這5000元都已經倫落到小
華的口袋中了,現在的小剛一日三餐有兩餐都是吃小
華的聖水和黃金.就這樣小華在小剛家已經呆了4個多月了,這4個月來,小剛離開了山珍海
味,得到了黃金聖水.從一個人變成一條狗,從一條
狗變成一拋狗屎或者什麼也不是,只是屬于一個人的,那就是他的保姆.這4個月來,小華被
服侍的開開心心,這4個月來只顧著自己的玩樂,卻
忘記了自己的寶貝兒子——小文.于是小華準備把小文接到“家”里.可是自己始終只是這家
的保姆,有什麼權利讓自己的家人幫進來呢?
  
  “很久沒,不如我們子了”小剛的媽媽——海琴對自己的丈夫賓說道.“是啊,後天就是
10月1號,國慶節吧!”“不如明天我先回去吧,
後天你在回去吧,怎麼樣”“好吧,好吧”~~~~~~~~~~兩夫婦歡快的笑著.

    “兒子,媽媽好想你”小華在睡夢中,把小剛抱在自己的懷里,卻讓小剛感到無比的溫
暖.就這樣天亮了,小華醒來了,發現小剛既然睡
在自己的懷里,她看著小剛熟睡的樣子,感覺好可愛.然後用腳撫摩著小剛的頭。“主人,你
醒了,”小剛慌忙的跪在了小華的面前.“以後開
口叫媽媽,不用叫我主人了。”小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行,我不配,主人高高在上,奴
才哪里可以叫主人為媽媽,不是貶低了主人的身
份了嗎?”忽然小華重重的甩了小剛的一記耳光“叫你叫你就是叫,不用給我廢話”小華命
令道.“媽…….媽,媽媽”小剛高興的跳了起來
,小華似乎重小剛身上看到了自己兒子的影子,立刻抱住了小剛,把小剛抱在了自己的心懷
里,小剛也像撒嬌的孩子一樣,抱住了小華.“你是
我的兒子,是我的狗,你是我的狗兒子”“是媽媽,你是我的媽媽,也是我的主人”兩人深情
的抱在了一起.
   
    後來,小剛改口叫主人為媽媽了。

    半晚後,小剛放學回家了,在他回家的路上,他一點都沒發現他的後面跟著一個身影,
那就是他的親身媽媽海琴.今天海琴回家沒有跟
兒子通告,是因為想給他一個驚醒.海琴跟著跟著一路跟到了家中,就在小剛走進家門口時,
小剛既然立刻關上大門。還好海琴有鑰匙,她打開
門的時候發現了小剛拖掉了衣褲,全身赤裸,只穿了一條藍色的內褲。然後像條狗一樣的姿
勢,海琴不感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躲了起來,偷偷
看著眼前的一切。她看到了自己的兒子全身赤裸的像條狗一樣的爬進了一個房間,海琴繼續
跟著。“天啊,這不是自己的房間嗎”海琴有些驚
訝,“小剛跑到我房間乾什麼”海琴想過去看的時候門已經關了,小剛已經爬進去了.但是海
琴輕輕的打開了房門,不過她沒有進去,只是從門
縫里看個究竟.“爬過來…..”一個中年女人做在椅子上,她的眼睛衝滿了鄙視和命令.海琴
不耐煩了,偷偷的也像小剛一樣,爬了進來。由于
他們都是背對著自己.她立刻鑽到了床底下.“是,媽媽”小剛爬了過去.“媽媽,他在叫我嗎?”
海琴想升個頭看個究竟,這時一個中年女人轉
過身來,“她是誰啊!!!”海琴想著.這時發現兒子爬到了這位女人的面前,卑微著舔起了她的
鞋子.“這…..”海琴簡直不敢相信,她很想
衝出去。可是……“好了,你給我先出去吧”她的語言衝滿了命令和征服,另海琴無限恐
懼.這時他發現兒子像狗一樣叼著一個東西出去了,
她仔細一看,發現既然是剛才那個女人穿過的高跟鞋,兒子把它叼出去了.海琴越看越不耐煩,
準備伸出頭來看看是否這一切是真的呢?還有那
個女人的廬山真面目.
    海琴慢慢的把頭從床低下伸出來了“撲通”海琴像掉起了萬丈深淵似的,原來海琴剛伸
來的腦袋被一個東西壓著,海琴看到了那是一雙
腳,她的頭被一雙大腳給踩著.“啊~~~~~~~”海琴痛苦的大叫.“呀,你是誰啊!我還以為是
一只大蟑螂啊?”海琴被踩昏了,氣噓噓的說:“
我才要問你是誰呢?”“我是這家的主人啊,兒子進來,看看這是誰啊!”小華叫著。小剛飛
快的爬了進來,他看見了自己的媽媽的頭被小華
給踩著.一時之間有點說不出的感覺,感覺往日你高貴美麗的媽媽既然在小華腳下顯得如此卑
賤。“放開,你的臭腳”海琴氣憤的說。“啊,我
忘記了”這時小華不慌不忙的收回了腳。“小剛過來”美琴和小華同時叫道,她們分別在小剛
的左右兩邊,小華在左,海琴在右。結果小剛還
是像條狗一樣的爬到了小華的腳前。“媽媽好!”小剛說道.“兒子乖啊”小華用腳抬起小剛的
下把說.“你…….”海琴在那里氣憤的說不出
來。“她是誰啊,是小偷嗎,怎麼躲在我的床下”小華問小剛道.“她是…….”小剛猶豫著.
“她是一個騷貨,賤貨,一條跟你一樣的狗,是
母狗,對嗎?”小華說著同時像小剛使了一種命令的眼神.“是,她是個賤貨,一個婊子”小
剛說道.“你…….”海琴哭得快要瘋了,這時她
想衝到小剛面前,卻不料不小華一腳拌到在地.“你乾什麼?”海琴剛要反擊,小華已經把腳
踩到了海琴的胸上。海琴雙手頂住了小華的腳,想
把她甩出去。小華的腳使勁的往下踩,海琴的雙手使命的往上頂。經過一場力的較量後,小
華有點不耐煩了。“兒子,過來,把這個賤貨的衣
服給我脫了”小華命令到。“是”小剛立刻向前,像條野獸似的把頗給了海琴的衣服,小剛是
個男人,而且力氣又大.海琴哪里對付的了.不一
會兒,海琴已經全身赤裸.她的內褲她的胸罩都已經被強行拔掉了。這一刻海琴徹底的對小剛
衝滿了失望,她已經沒勇氣活下去了.“你可真是
個賤貨,以後也像他一樣,做我的奴隸吧!”小華指著小剛說著.這一句話聽得海琴內心忽然
斗了一下,是恐懼,可是為什麼有一絲的興奮呢?
這時小華拖掉自己的絲襪。吩咐小剛按住海琴的雙手然後把它塞進了海琴的嘴里.這時,一股
濃濃的腳味,直衝海琴的頭腦!她險些暈過去。“
我的襪子香嗎?”小華說.海琴無奈的點點頭。“哈哈哈~~~~~~~~~”小剛和小華大笑著.此刻
的海琴猶如一條發春的母狗,她赤裸著身體望情的
yin叫著,胸中那股黑色的火焰已經熊熊地燃燒起來。她的乳房脹到了極點,yin dao里更是水流
成河。並且雙手開始觸摸著自己的全身.小剛和小華
都看得有些驚訝。“果然是賤貨,才這一兩下就發騷。”小華諷刺的說道.這時她發現海琴的乳
房很豐滿,她發現海琴其實十分漂亮年輕,雖然
她的年級跟自己差不多,(海琴今年37歲,比小華小一歲)但是如果拿自己跟她比或許海琴
比自己更漂亮更年輕一點,而且她的皮膚又好,身
材也不錯,剛重要的是她那個豐滿的乳房,引起了小華的妒忌.這時小華吩咐小剛把海琴五花
大綁,結果海琴還琴的手腳被綁到了一個椅子上,
嘴巴里仍在塞這小華的襪子.“今天,老娘我要好好調教你一翻。”這時小華身穿SM風格的黑
色皮裝手上帶了一條皮鞭,她走到了海琴的面前,
另海琴無限的恐懼.“嗚~~~~~~~~~”小華使勁的用皮鞭抽打著裸女海琴,小華每打一次海琴
就痛苦的大叫。可是因為嘴巴被襪子堵住想叫也叫
不出來.可是每抽打一次,小華只覺的越痛快,而海琴則是無比的痛苦,可是在海琴的內心深
處,卻也有一絲痛快.就這樣一個小時過去了,海
琴美麗性感的身體已經傷痕累累.此時的海琴也已經被徹底的馴服了.小華開始累了,坐在椅
子上後她伸出兩只肉腳對海琴說:“你先舔乾淨這個!”而今天抽打了海琴那麼久小華的手也
很酸了,她叫來小剛替她按摩.海琴笑了一下,順從地爬過去,也不顧那腳有異味,就像吃到
了人世間最可口的美味一樣,細細地添起來,不斷地把舔到的污垢吞下去。“喜歡我的腳嗎?”
小華問。“喜歡,主人什麼我都喜歡”海琴紅著臉說“主人你讓我乾什麼我都喜歡!。”“是—
麼!”小華來了興趣的叫海琴“躺下”,海琴躺在地上。小華走到還琴的身上,進行了大力的
踩踏,這種羞辱的快感卻在海琴身上漸漸浮現出來。小華使勁的踩著海琴那個豐滿的乳房,
由于大力的踩踏,海琴的乳房不斷被踩得噴出乳汁來,賤了小華一腳。
   
  小華想了想,吩咐了小剛取了兩根很大的攪面棍來,小剛把海琴按在地上,讓她把胸前碩
大堅挺的雙乳放在凳子上。然後,小華叫小剛合她一起拿起攪面棍,狠狠地輾壓海琴的大乳
房。海琴痛苦的叫出聲來。隨著他們的輾壓,海琴的乳頭狂噴出濃濃的乳汁,兩顆豐滿的大
奶子此刻被壓得像兩塊大肉。壓了好久,直到海琴的奶子不再噴奶了小華才叫停下。接著小
華拿了許多的鋼針叫小剛往海琴身上扎去,在小華的命令下,小剛把鋼針刺進了海琴她嬌嫩
的乳房,yin hu,yin di,大腿上,痛得海琴不斷尖叫。海琴嫩白的乳房上,小孔越來越多,有
的還冒出了血珠,yin hu痛得不斷抽筋。小華卻當做沒看見。然後小華用了一跟筷子直插進海
琴緊狹的子宮口,海琴痛得直叫,但小剛按住了她的四肢,她又不能反抗。小華用力把整跟
筷子插了進去,然後,她又開始大力搞弄海琴嫩嫩的子宮內壁。海琴平時那經受過這種折磨,
自己最敏感的器官讓一個女人盡情折磨,痛得她全身顫抖,直翻白眼。而小華的雙腳則死死
的壓出了海琴白白的乳肉,加大海琴的痛苦。小華盡情地欣賞黃海琴的慘叫,一邊還加大力
氣搞海琴的子宮,直到她覺得搞夠了,手猛地一抽出來,大量粘粘的濁液從海琴的子宮里隨
著手指流了出來,流了一地……
  晚上睡覺的時候,小華洗腳水就是海琴流出來的奶水。似乎洗的很爽,小華很是高興。“以
後我的洗腳,就有你這個伺候了”小華對海琴說。海琴笑道:“奴婢這對奶是世上最賤最臭的
爛奶,狗吃都嫌髒呢,怎麼配給主人洗腳呢?”這時小華和小剛聽了哄堂大笑起來,今過這
一天的調教後,海琴已經成了真正的母狗,她已經徹底成服與自己家的保姆小華。接下來,
就剩下小剛的爸爸——賓了。



張海賓今年已經40歲了,可是他已經是國內今年來富豪版上排的上前10位的大富豪了,是
**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懂事會主席.據估計他的總資產約10億美圓.他的創業生涯在公司員
工中一直保留著一種神話.他也是公司里的很多女人的偶像,他有本事,有膽識,有智慧,同
樣對于愛情也是十分忠誠的.他的妻子丁海琴是在某市的政府機關做乾部,而據說今年已經成
為該市的副市長.丁海琴美麗高貴,也很聰明。兩夫妻結婚那麼多年後還是那麼恩愛.還有一
個就是海賓的兒子——張剛(小名小剛).他17歲的兒子也繼承了他們夫妻兩的優點,聰明,
英俊.在加上他的身世.據說也是許多少女追求的對象!
  本來十分幸福的家庭就這樣被破壞了,而破壞這個家庭的既然是個小保姆.
  自從那件事情發生後,海琴和小剛兩母子都成了小華的東西了,是什麼東西呢?只有小華
想他們是什麼東西就是什麼東西,現在他們母子兩對小華來說已經是連狗也不是了!自從小
華知道張海賓的事跡後,在加上看了他的照片。不知為何,既然激起了小華的無限興趣.據說
張海賓後天就要回來了,于是她開始準備這一個可怕的計劃~~~~~~~~~~~
  2. 意亂情迷
   
  這個計劃分四層來實施,而第一層,就是要強迫自己的那兩只母子狗發生亂倫,強迫他們
發生性交!由于小剛比較更聽話了一點。于是小華對小剛說:“是不是,主人要你做什麼,你
就做什麼”“是,主人的命令,狗不敢不服從,就算赴湯蹈火,上刀山下油鍋,狗也在所不惜.”
小剛說道.這時小華把嘴翹到小剛的耳朵里:“行,別說那麼好聽,今晚我……要……你
強奸…….你…….媽媽——丁….海…..琴!”小華故意慢慢吞吞的小聲說道.只聽的小
剛心驚膽戰,他簡直不能想象,他…….可是小華的語氣充滿了命令,對小剛來說這個命令
充滿了死神般的恐懼!“快,把這個藥給我吃了”小華說完後把藥塞進了小剛的嘴里。“主人,
這是…….”小剛奇異的問道。“哈哈,這是催情藥,也就是春藥,哈哈哈,上吧!我等著
你的好消息”原來小華在晚上調教海琴的時候,在“聖水”放重了安眠藥,同時也加了點春
藥.這個時候的海琴由于安眠藥的作用,還正在熟睡在床上.說起此yin藥對女人的發作期三天,
其特性為:第一個月性慾達到極致,完全無任何自我意識,聽主人的命令作任何事, 第二個
月性慾高昂,知道自己是誰,但還是昏昏迷迷的,第三個月性慾稍退,有清醒的意識,但暫
時忘記過去的事.而小剛的發作期只有一天,就是今天晚上.這時迷迷暈暈的小剛被小華用只
狗鏈牽到了海琴的傳上,叫他把海琴全身上下到拖光,然後gan ta.而小華則是做在椅子上,看
著這母子亂倫的情景,而一邊也放了個DV準備拍攝這一些畫面.
  
  催情藥的作用慢慢發生作用了,小剛只覺得全身上下發熱,頓時汗流夾背.全身都濕透了,
于是他拖光了衣服褲子,赤裸著身體爬到了床上。“gan ta”小華命令到.這個時候被安眠藥弄
睡的海琴忽然醒了起來。“老公,是你嗎?你回來了”這時的海琴把小剛看成了自己的丈夫海
賓.此刻的海琴猶如一條發春的母狗,滿臉修紅,似乎又回到了以前和丈夫第一次zhuo ai的時候,
她深情的看著他.她赤裸著身子忘情的yin叫著.胸中那股黑色的火焰已經燃燒到了最高峰。她
的乳房也脹了極點,腳道里更是水流成河…….這時的小剛也配合著母親的節奏,不段的用
手觸摸著海琴的全身。(接下來的這一些可能涉及到了母子亂論色情的東西,希望大家別介意)
小剛把海琴按在床上,舌頭亂舔、雙手不斷游移,海琴歡愉的配合呻吟。小剛道:“寶貝,你
自慰給我看吧!”海琴很聽話的張開自己雪白修長的大腿,用纖細的手指按摩自己的yin di,yin
水不斷的氾濫,另一支手的中指在片刻後插入自己的yin dao內。“啊!OH!OH!好爽!快cha wo!”
海琴瘋狂的大叫著.小剛立刻將rou bang整之插入黃海琴的花瓣,直抵子宮,不斷抽插進行活塞運
動。海琴禁不住的浪叫:“好哥哥,好爽,好爽,再來,再來,不要停,我要瘋了!啊!啊!……..”
平日貞潔高貴的海琴,在yin藥的驅使下,顯露突出喜歡交和的本能,動人的胴體張開腿躺著,
接受小剛的一次次的插入。不久之後,小剛將海琴移到上位,海琴主動的上下擺動,好似永
不滿足。小剛的雙手,也不斷的揉捏海琴那一對令人屏息然覺只能幻想的聖峰.活塞運動進行
了一段時間,小剛突然得gui tou 一陣刺激,rou bang一陣顫動,就把狂she的jing ye一滴不漏的全擠入
海琴的體內……就這樣小剛開始了他的一生當中第一次的性交,從男孩成了的男人,可是
他卻等于強奸了自己的母親.兩人也許晚上做的太累了,兩人神情的擁抱在床中慢慢的熟睡下
去.而這一夜全部都被小華個記錄下來了.
  
  3.憤怒的海賓
  
    第二天,小剛和海琴醒來的時候,發現更自赤裸著躺在床上,他們終于知道了昨晚…….
這時的小剛由于一時之間接受不了,像只瘋狗似的抱住頭,飛快的跑走。而海琴似乎不感相
信,傻呆呆的在床上.“哈哈,好戲,要開始了~~~~~~~”這時小華走進了屋里。“是你,你為
什麼~~~~~~~”海琴飛快的像小華撲了上去,她知道了這一切都是小華的計劃的,可是海琴在
衝前的時候,被一個黑人和一個外國白人使勁的拌到在地上. 其中有一個看過去好象日本的
男人像只狗一樣的蹲在那里,而小華則用狗鏈牽著他.原來只三個人,都是小華今日調教都奴
隸,一個是黑人,身高195。還有一個是美國人和日本人.海琴被拌到以後,美國人和黑人使
勁的用腳揣著她.“小白,小黑,住手!”小華命令道.這時兩個男人抓住海琴的左右手,像押
犯人一樣,把海琴押到小華腳前,然後用腳踢了海琴的腿,使海琴跪下.“賤獲,婊子!”小
華使勁的甩了海琴兩記耳光.說完後又一腳抬到了被押跪在地上的海琴的腦袋上.用鞋尖狠狠
的往海琴的喉嚨上踩去.接著又狠狠的踢海琴的肚子,由于今天小華的穿著高跟鞋,似乎是很
名貴的那種,而且鞋尖特別硬,不一會,海琴的身上已經見血來了.“狗日,把這女人給我拖
進去,好好的,看著她”小華對那個日本男人說道.
  
  今年是張海賓回家的日子.一路上,海賓萬分激動.“終于回來了,好久不見了,小剛”海
賓來在快到自己家時忽然發出了感嘆.不過在家里,小華已經布置好了準備,她在小剛家客廳
中的一個大屏幕電視上,重復播發了昨晚的那一情景.這時海賓的車已經到了樓下了,他打開
了大門,這一刻,他充滿了激動.“小剛,爸爸回來了”海賓打開了大門,走進了客廳時,發
現了電視屏幕上,在播發的色情影片。“哎,這孩子”海賓忽然嘆了口氣,可是這時他發現電
視中那個面露媚態的男女既然有點熟悉。“這……”海賓終于發現了電視屏幕上的那對男女
既然是自己的妻子丁海琴和自己的兒子張小剛.眼中的一切看嚇著了海賓,他呆呆的到在了椅
子上.此刻的海賓不知道是憤怒還是絕望,他躺在椅子上,閉起雙眼.“你的妻子給你帶綠帽
子了,而她的情人既然是你的兒子.你的兒子和妻子既然背著你亂搞,你……不覺的你做人
實在很失敗嗎?”這時海賓看見一個身影走了出來.“住口……”海賓衝向前去,可是這時
他發現既然是一個女人,一個大約和自己妻子差不多的年紀大約三十七八左右美麗的中年婦
女,而且顯得十分高貴.海擯立刻就被她的氣質所震懾,她身材高佻而不失豐滿,屬于第二眼
美人,就是那種越看越讓人覺得漂亮那種,合體的名牌衣褲既顯出高雅.女人該戴的首飾都有,
而且都非常精美。良久,海賓抬起頭望著這個美麗的女人.“你是……”海賓說道.這時女人
誘人的雙腿正在召喚,說:“來吧,忘記你的苦惱,從著里鑽過去吧,忘記你的仇恨你的一切,
從這里得到你新的生命吧”這時海賓本來是由憤怒而慢慢的像被催眠似的,心慢慢的平靜下
來。海賓趴在了地上,首先看見的是一個誘人的美腳,那個腳似乎在對他挑逗似的,不聽的
流動著腳趾。“來吧,從我胯下鑽過吧!”這個美麗的女人——小華說道.海賓這時熱血在膨脹,
理智埋沒了,一種強烈的欲望支配著他.他突然朝小華跪下,然後慢慢的從她的胯下鑽了過
去……原來海賓這麼多年來都有一個秘密,那個秘密就跟小剛的一樣,他們父子兩都是一
種女權心理,幻想被女人虐待.這也是小華一次在海賓房間里無意中發現的日記本里寫著海賓
的秘密.就是那個筆記本讓小華知道了海賓的受虐心理,海擯每次心情不爽的時候總是一個人
偷偷的自虐,有時候還去夜總會請小姐來虐待自己.
  海賓慢慢的鑽過去了,可是剛鑽到一半時,他停住了。“你還有什麼事情還沒來的及做嗎?”
小華問道.這時海賓的憤怒之火就像火山大爆發一樣,他握緊了拳頭,翻起身來.“我要找到
那個賤女人——丁海琴”海賓憤怒的說著.“你找她嗎,她現在就在房間里面”小華說.海賓
聽後立刻衝進海琴的房間里。“賤她,給我滾出來”海賓衝了進去.由于催情藥的作用還沒退,
現在的海琴連續這被那個黑人、美國人還有那個日本人三人倫奸.而海琴則像是感到極大的痛
快似的,在床上拼命的yin叫著.“賤人”海賓看到了以後大吼道.于是一把手甩開了三個男人,
把妻子從床上拉下來,重重的甩了她好幾記耳光.海賓的心理是無比的憤怒、痛苦已經羞辱,
他不忍受這發生的一切,他的妻子、兒子…….終于這股怒氣到了極點,這時他隨手那起了
一把水果刀。第一刀,就往海琴臉上劃去.“啊~~~~~~~~”海琴捂住臉大叫,此刻的她似乎有
一點清醒.“你不是覺得自己很漂亮嗎?好!我今天就毀了你的容。”海賓說玩後,把海琴按
在床上,一刀一刀狠狠的劃像了妻子美麗的面孔……
  本來原來以為海賓會殺了海琴,可是現在卻改成了毀容.這一結果小華也意想不到.“看來,
這部戲越來越好看了~~~~~~~哈哈”小華和三個男人瘋狂的大笑.
  4.重生
  海賓在海琴臉上劃了好幾十刀後,海賓被小華的那個黑人奴隸給抱走了,這是小華吩咐的.
海賓的身上沾滿了鮮血,那都是妻子的血.“來,過來從這里鑽過,做我的奴隸吧!”小華就
像對條狗一樣對海賓說道.同時手指還在那里勾引著海賓,海賓又在一次趴在了地上,慢慢的
怕到了小華的腳前.“來吧!先把你的身子給拖了”說完.海賓立刻拖掉了衣褲,赤裸著身子
跪在小華腳前,而小華則抬起右腳溝起海賓的下巴說:“想做主人的狗嗎?想的話,快鑽過來
啊!”小華充滿了挑逗語氣.海賓慢慢的鑽了進去。“哈哈~~~~~~從現在開始你已經不在是一個
人知道了嗎?”小華說道.海賓說:“奴才知道!”“現在我幫你取個名字,叫什麼呢?不如就
叫旺財!怎麼樣”小華問道.“汪汪~~~~~”海賓真的向條狗一樣的叫了起來.“乖!”小華用
手撫摩著海賓的腦袋.
  在海賓的公司里,因為近日老板不在,許多事情都沒發完成.錯過了許多生意,盡管公司的
高層一直聯系海賓,可是始終沒有結果.海賓的秘書——胡枚.胡枚是一個25歲美女,大學研
究生,是公司許多員工所追求的對象,可是胡枚心中已經有個暗戀對象,那就是海賓.盡管海
賓已經結婚了.在近幾日里,胡枚好幾次聯系海賓,無論是他的手機還是小靈通或者家庭電話
都打遍了,甚至還聯絡了海賓的司機——陳自強那里.陳自強,30歲。未婚,是**集團股份
有限公司的懂事長張海賓的專用司機.一直暗戀胡枚,可是胡枚就是看不上他.
  對海賓來說,張海賓這個名字已經消失了,現在他的名字叫旺財.他是主人李小華的一條狗,
那麼他以晚所擁有的一切權利都要歸給小華管了,于是還賓吩咐了自己的好友,外國名牌大
學畢業,國來著名律師——謝光沅。來幫自己他要把自己的一切,甚至把自己多年的心血**
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里自己所擁有的股份全部轉到了李小華的戶下.
  
  一個月後,張海賓最後一次回到公司開了個全體員工大會上宣布自己已經將所有的權利歸
給李小華女士所擁有。公司上下的所有員工都對這突如其來的女人給鎮驚了,海賓的秘書胡
枚,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公司總經理李德成以及各部經理更是為次鬧翻了天,可是海賓
卻誰也不見.,他現在只專心著做自己的小狗角色,為主人服務.據說小華要得到公司所有的
權利,除了海賓和律師幫忙外,還有就是該公司的三大股東,只要馴服了他們,公司在真正
的將有小華一個人所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