掙扎的慾望 2

一 辦公室的故事

                            第二節 三明治

    看到兩個人都射了精,小玉雖然有些勞累但還是慢慢的收拾起來,擦拭身上
的精液,穿起破爛的衣服。

    但這些動作卻被劉總攔住了:「小玉,你穿衣服做什麼?咱們繼續啊。」

    「啊?你不是已經……」小玉困惑道。

    「我是射過一次了,但我的小兄弟還沒有滿足啊。」

    小玉順著劉總的手指看去,果然看見剛剛在自己陰道內興風作浪的肉棒有直
挺挺的立了起來。而這種情況在自己老公身上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的。小玉望著
這根大肉棒雖然有些不捨,但理性告訴她不可以放縱:「不要了吧,我,我下面
已經不想要了。」

    「沒關係,再來一次吧,我知道小玉也是很強的。」說著便將半推半就的小
玉面朝下推倒在了辦公桌上。

    劉總撩起小玉剛剛穿好的裙子,一下子插進了小玉依然濕潤無比的陰道裡,
緩慢的抽插了起來。

    幾番抽查小玉的身體又熱了起來,而劉總依然不緊不慢的抽動著。小玉的小
穴卻瘙癢了起來,屁股也不自覺的開始慢慢的配合著劉總的抽插晃動。

    劉總露出一個微笑,在小玉的小穴外摸了一把,沾滿淫水的手掌伸到小玉眼
前:「小玉,你水好多啊。把我整個手掌都滿了啊。」

    小玉嚶叫一聲把臉扭到了一邊:「不要,不要給我看。」

    劉總沒有理會小玉的要求,直接講淫水塗抹到了小玉的臉蛋上。小玉雖竭力
閃躲,但畢竟被劉老闆控制在身下,臉蛋被抹的濕淋淋的,顯得更加淫蕩。

    「哈哈哈,不難為你的臉蛋了,那我就好好玩玩你的大屁股吧。」說著劉老
板便抓住小玉兩個雪白的屁股,揉捏了起來。一邊揉捏一邊用手指刺激著小玉的
菊花。

    小玉前面的洞慾火燒的正旺,後面的洞受到一些刺激也雖感覺怪怪的,但並
不難受。

    劉老闆看小玉沒有激烈反抗,便慢慢將一根手指插入了小玉的菊花,在裡面
攪拌了起來。

    「手指,不要……好奇怪。太髒了,快拔出來。怎麼會是那裡,太變態啦!」
小玉扭動著屁股不斷閃躲,但只是讓劉老闆感覺更加舒爽而已。

    劉總不理會小玉的請求,用另一隻手又抄了一把淫水。

    小玉以為劉總又要講自己的淫水摸到自己的臉上,連忙喊道:「不要到前面
來,手放在後面。」

    「好,這次聽你的,手放在後面。」劉老闆便把大把的淫水全都抹到了小玉
的菊花上,又靠著淫水的潤滑,塞進去了第二隻手指。

    「不要再塞啦。會……會壞掉的。快出來!」小玉感到自己的後庭又被撐大
了,連忙叫道。

    「放心不會壞掉的,這個小洞要裝下更大的東西呢。」劉總淫笑著說道。

    「什麼?」被搞的又舒服又難受的小玉一時沒明白劉老闆在說什麼。

    劉總猛的將自己的肉棒從小玉的小穴裡抽了出來,頂在了小玉的菊花上。

    此時純潔的小玉終於知道了劉總的陰謀,大力掙扎起來:「不要!後面不行!
你這個大變態了!快閃開!」

    劉總當然不會讓開,他抓緊小玉的兩片屁股,腰部使勁,雞蛋大小的龜頭便
卡在了小玉的菊花上。

    突然的刺激讓小玉的掙扎更加激烈,如果不是老於跑過來按住小玉,估計小
玉真的會把劉總甩掉。

    「媽的,真緊啊!」劉總感覺自己的龜頭被卡的隱隱作痛,罵了一句。腰部
再次用力,整個龜頭便塞了進去。

    「啊!啊!痛啊!不要!」小玉痛的大聲叫著,卻停止了掙扎,因為每詞掙
扎次,後面便會更加疼痛。

    劉總此時也被夾的滿頭大汗:「小玉,別緊張,放鬆,肌肉放鬆就不痛了。」

    此時的小玉好像被穿了繩子的螞蚱,掙扎也不是,不掙扎也不是,只能按照
劉總的要求盡量放鬆自己緊繃起來的肌肉。

    「對,就是這樣,繼續放鬆,不要掙扎。」劉總繼續引導著小玉,手也放鬆
了小玉的屁股,伸到前面的小穴裡,不斷刺激著小玉。

    「哦……好奇怪,劉總放過我吧,拔出來吧。嗚嗚……」小玉感覺不是那麼
疼痛了,卻也十分不舒服,不斷的懇求道,聲音中已經戴上了哭腔。

    「沒關係,一會就舒服了。一會就便會舒服的淫叫了。」突破了肛門的關卡,
劉總開始緩緩的向裡深入,插到低便緩緩的往外抽。

    這時小玉又叫了起來:「不,太奇怪了,好像……好像……上廁所一樣。」

    劉總不說話,動作卻越來越快,又如剛才一般開始了快速的抽插。

    剛剛開始小玉還在咬緊牙關忍耐,但不一會櫻桃小嘴便發出了誘人的淫叫:
「哦,這種感覺,太奇怪了。這種感覺會讓我瘋掉的啊。啊……放過我吧。」

    劉總突然把肉棒往外一抽,把龜頭卡在肛門內側問道:「放過你?你想讓我
拔出來嗎?」

    「不……當然……哦……我是說……」已經被插出感覺的小玉被這樣玩弄,
一時不知道怎麼表達才好。

    「嘿嘿,你是想我的大肉棒插的更深、更快一點吧。」劉總大笑著,又開始
了活塞運動。

    小玉嗚的一聲把頭埋在桌面上,算是默認了。但剛剛埋下去的頭,又因為菊
花被大力抽查而仰了起來:「啊……哦……感覺太奇妙了,從來……從來沒有過
這樣的感覺。」

    劉總看到小玉興奮了起來,頗有成就感,手指在前面動的更快了,他想讓小
玉更快的達到高潮。

    老於用手抓住小玉被桌面擠扁的乳房玩弄著,同時不斷用語言刺激小玉道:
「哈哈,劉總真是未卜先知啊。這個騷逼娘們果然大聲淫叫起來啦!」

    「嗚嗚……不是的……我……這種感覺……真是……哦……太奇怪了。我是
在忍不住了啊。」小玉在這種奇異的刺激下逐漸達到了臨近高潮的狀態:「哦!
我……天啊,我竟然……要……啊!神啊!救救我……」

    老於聽到小玉的喊叫,接話把道:「你就要高潮了是不是?!啊!?」在這
同時手指用力,狠狠的掐住小玉兩個已經完全挺立起來的乳頭。

    「啊!啊……啊!啊!啊!」小玉受到這樣的刺激,終於迎來了屈辱的高潮。

    劉總並沒有因為小玉高潮了就停下了自己的動作,而是用力抽插,來享受小
玉高潮時後庭不斷收縮的緊實感覺。

    小玉軟綿綿的趴在桌子上,卻無法享受高潮的餘韻,後庭裡的肉棒仍在不斷
的敲擊著自己。但令小玉驚奇的是,剛剛高潮過的身體,竟然在劉總的刺激下又
來了感覺。這讓她不禁渴望知道自己的慾望到底有多大。

    小玉正在羞愧的思考,卻猛的被老闆從辦公桌上拉了起來。上身失去了支撐,
小玉只好用雙腿站在了地面上。

    老於淫笑著走到小玉面前,雙手輕輕捏住小玉的乳頭:「剛才的高潮爽不爽
啊?說實話!你要是敢不說實話我就把你的乳頭捏爛掉!如果說實話,我就給你
獎勵。」

    小玉看著老於惡狠狠的眼神,小聲道:「爽。」

    「什麼?我沒有聽清楚。」老於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爽。」小玉稍微大聲了一點。



    「我聽不到!大聲說出來!難道你這個臭婊子只有淫叫的時候才會大聲講話
嗎?!」老於衝著小玉的臉喊道。

    小玉也許是害怕,也許是生氣,對著老於的臉喊了回去:「爽!」

    「哈哈哈!這是給你獎勵。」老於並沒有生氣,而是哈哈一笑,猛的一挺身
子,把自己的肉棒塞到了小玉的陰道裡。

    「啊?你幹什麼啊?快!快拔出去!」小玉連忙想用手把老於推開,但老於
把肉棒用力往上一拱,小玉「啊」的一聲便軟了下來。

    由於前面的插入,後面的感覺更加強烈,而由於後面多出一根肉棒,前面的
的感覺也與往日頗為不同。小玉在這樣的前後夾擊下不要說掙扎,連扭動屁股的
力氣都沒有,只能和布娃娃一樣被兩個強壯的男子漢頂來頂去。

    劉總扶住小玉的身體,興奮的對老於說道:「哈哈,太爽啦!後面這個洞又
緊又滑,比前面還要舒爽許多啊。老於咱倆使勁把她頂起來怎麼樣?」

    「好!聽您的。咱們讓這個婊子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人肉三明治。」說著老
於和劉總一起用力,竟然講小玉整個人從地面上頂了起來。

    兩個高大的男人把一個白皙的女體夾在中間,奮力的幹著。小玉感到自己飄
了起來,全身的重量全部壓在了前後兩個嬌嫩的小穴上。而這個兩個小穴裡的大
肉棒好像兩根燒紅的鐵棍不斷蹂躪著自己已經完全沒有抵抗能力的身體。小玉覺
得兩個肉棒只隔著一層薄薄的肉膜,不斷的摩擦,好像要把自己的身體穿透一樣。

    「啊……太棒啦……這種感覺……從來……從來沒有過……啊!干死我……
我要被干死啦……天啊……啊!啊!不行了……別再干啦……哦……哦……不…
…繼續……我……瘋了……要死了……」此時的小玉已經無法正常思考了,嘴裡
也只能語無倫次的喊出一些詞句,而這種迷亂的狀態正好表達了小玉此時的心情。

    「神啊……我又要……又要去啦……丟!丟啦!啊!啊!啊!」小玉第三次
達到了高潮。整個身體軟了下來,但兩個男人還絲毫沒有射精的跡象,小玉的身
體被干的晃來晃去,好像一片在暴風雨中不斷受到擊打的樹葉。

    即便已經高潮了三次,但小玉的身體依然沒有放棄對快感的追求,在兩個人
暴風雨般的打擊下,小玉很快又淫叫了起來:「啊……我真……真會死的……哦
……太舒服啦……再來……哦……就是那裡!干死我吧!干死我吧!」

    終於在小玉又經歷了一次高潮後,劉總和老於也有了射精的衝動。

    老於氣喘籲籲的叫道:「喔,這個騷娘們的騷穴太刺激啦,老子要忍不住啦。
臭婊子好好享受我的精液吧!」

    劉老闆體力比老於要好一些,但也把持不住了:「啊,小玉的菊花真是極品
啊!我搞過無數的妓女、小妞都沒有這麼爽過!啊!接住我的精華吧!」

    兩個人同時將滾燙的精液射進小玉的體內,兩股熱流分別在子宮頸和直腸回
彎xxx 一澆,燙的小玉打了個激靈:「啊!前面……後面一起,太過癮啦!啊!
丟啦!啊!啊!」小玉與兩個玩弄她的男人一起達到了高潮。

    劉總和老於癱坐在沙發上喘氣,小玉則和一團面一樣,癱軟在冰涼的地面上。
紅腫的小穴和後庭依然大大的張開著,好像等待著肉棒的插入,裡面緩緩留出白
濁的精液,在地面上形成了兩攤明顯的痕跡。

    按理說,三個人中最勞累的應該是小玉,但最先起身收拾的卻也是她。小玉
面色潮紅的站起身子,背對著兩人準備收拾一下自己被淩辱的身體。

    這時劉總發話道:「小玉,從現在起,大家都是密友了,你也不用再遮遮掩
掩的了吧。」

    小玉無奈,只得轉過身子,站到兩人的面前慢慢擦拭自己一片狼藉的下體,
收拾著自己的衣物。兩個色狼則舒服的坐在沙發上,看著小玉羞澀的神態,和優
美的舉止。突然小玉的動作停了下來,因為她發現自己的襯衣已經被撕破了,無
法再穿。

    「衣服破了就不要再穿了,穿這一件吧。」劉總遞給小玉一件女式公司制服。

    小玉感激的看了劉總一眼,沒有穿襯衣,上身只穿了一件胸罩便把制服直接
穿在了身上。

    小玉在雜亂的地面上找到沾滿精液和淫水的內褲,準備穿在身上,老於卻一
把將其奪了過來:「這麼濕了,穿在下面會感冒的,把它送給我好了。」說罷,
也不等小玉回答,就將其塞到了自己的衣兜裡。

    小玉自然不敢去奪,只得慢慢穿好襠部已經被撕爛的褲襪,擦乾西服裙上沾
著的精液,蹬上高跟皮鞋,慢慢的走出了辦公室。在離開之前,小玉回頭看了兩
人一眼好像想說些什麼,但最終沒有說出口,歎了口氣離開了。因為她知道,即
便自己請求兩人日後不要再難為自己,這兩個人也不會答應的。而自己內心好像
也隱隱的期待著向剛才一樣瘋狂的性交。

    在同事奇異的目光和小聲的議論中,小玉終於挨到了下班。回家後,隨便跟
老公搪塞了一下,便衝進洗手間洗澡換衣服,就在小玉收拾完自己,甩一甩腦袋
想要忘掉今天的遭遇的時候,老公遞給小玉一個EMS 郵包,說道:「你洗澡的時
候快遞員送來的,發件人是於國平。我看郵包上寫著『小玉親啟』便沒有拆開看。
另外這個發件人和你們辦公室主任同名啊,真是巧。」

    小玉剛剛放下去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接過了郵包,故作輕鬆的一笑
:「是呢,這個於國平是我在老家上學時候的同學,今天上班的時候給我打電話,
說他來咱們市了,帶了點禮物過來,但沒時間見我,便郵寄給我了。」

    「哦,真是好心人啊。有空應該請他喝酒啊。」神經大條的劉飛一點也沒有
發現老婆閃爍的眼神好像在躲避著什麼。

    小玉沒有心情和老公閒談:「老公,我有些餓了,你去做飯吧。」

    「好啊甜心,你想吃什麼?」

    「炒年糕吧。」小玉隨便答道。

    小玉在確定老公不會看到自己鬼鬼祟祟的動作後,緊張的拆開了包裹。裡面
的東西讓小玉心頭一震。不大的包裹箱內塞滿了各式各樣的情趣用品、情趣內衣,
更要命的是裡面還有一件用料非常少,如果穿在身上會非常暴露的外衣。

    就在這時電話鈴聲響了起來,小玉趕忙講郵包藏好,衝著廚房喊道:「我來
接好了。」

    「你好。」小玉接起電話來柔聲說道。

    電話那頭的聲音卻把小玉嚇了一跳:「嘿嘿嘿,小玉啊,你的聲音真純潔啊。
真想不到幾個小時以前,你還在大聲的淫叫啊。」

    小玉雖然做好了接受羞辱的心理準備,但沒想到來得這麼快:「你、你想幹
什麼?」

    「別這麼凶嘛,看見我郵寄給你的郵包了嗎?這可是劉總親自授意讓我去購
置的啊。每一件用具劉總都親自過目審驗了。你一定要好好利用啊。」老於怪腔
怪調的說。

    「你們、你們太無恥了!」小玉雖然生氣,卻不敢大聲喊出來,因此這句訓
斥的語調上也就弱了幾分。

    「嘿嘿,當然要無恥啦。好了,下面是劉總的指示,你認真記好,一定嚴格
執行,否則的話劉總的脾氣你是知道的。」老於假作正經的說道。

    聽完所謂的指示之後,小玉雖氣的牙根癢癢,卻也只得照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