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春的女孩

第一話
小雲是我的表妹,年齡小我兩歲。我們居住的地方離不遠,再加上家
庭遭遇和我非常相似;她的父親在她年僅五歲時,就因為生肺癌而去
世了,只留下表舅媽和年幼的她。其實,我和這位表舅媽也有過一段
不可告人的亂倫之戀呢!
我和小雲自小就經常玩在一起,自然地就成為了一對無所不談的好兄
妹、好知己。從生活點滴到暗戀的對象,甚至是在生理的好奇年齡期
間,還討論過男女自慰的技巧,彼此交換心得呢!因此,我們也都知
道對方的一些小秘密。
第一次跟小雲發生了不尋常的兄妹關係,是在她讀於國中十四歲的那
一年。當時,我們就讀於同一間學校,家又住得很近,自然而然每天
在上、下學時都會約好一塊兒走的。我們培養出濃厚的友誼,常聚在
一起聊聊天,談談心事,感情真比親兄妹還要好呢!
在「性」方面的觀念,小雲其實是非常保守和無知,並不是一個天生
的淫蕩妹妹。不過,我卻常常在有意無意地,灌輸一些反傳統的道德
觀念給她,故意以性方面的樂趣和歪論來誘導她。我除了對表舅媽有
意思之外,對于這位可愛純真的小表妹,更是垂涎啊…
======================================================
第二話
我自從懂得人事之後,就一直對這位小表妹有著一種莫名其妙的心動
感覺。當小雲長變成為亭亭玉立的少女時,我似乎是對她更著了迷。
更何況小雲可算是天生漂亮的美女孩;有著標緻可愛的五官,尤其是
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楚楚動人的模樣。她的身材在當時雖然還
略為嬌小,但胸部卻比一般同齡的女孩要豐滿得多了。這樣的一個美
少女,恐怕每個男生看了都會心動的!
事實上,追求小雲的男孩子也真不少,不過都顧忌於我這一個過份保
護她的護花使者,老隨伴在她身旁,盯著不放。這些的男生,面對著
我這麼一個不好惹得表哥,也就逐漸地知難而退了!
我知道這樣地暗戀著小雲,並過份地衛護和隔離她和其他的朋友是不
對的,卻又無法拒絕我對她的感情。我深愛著她,經常在矛盾之中猶
豫不決,最後還是選擇了繼續地錯下去。
老實說,我很清楚小雲對我的感情也是執著的。從她那老是凝視著我
的深情眼神,我可以認同到她那寂寞、需求著關懷和愛的心態。所以
那一次事件的發生,我其實並沒有多費唇舌去誘導她,事情很自然地
隨興而發。
自小,表妹就知道我許多的小秘密。她知道我不喜愛穿內褲,在家中
時更是常處「真空」狀況,只穿一條鬆散的小短褲。而我那小蛋蛋就
常常會自褲沿邊露出來,有時甚至于連那龐大的龜頭,都會不小心地
溜了出來透透一口氣呢!
就在這近幾個星期裡,被我發覺小雲竟然有好多次,側眼地往我那兒
窺望著,而這舉動也令我感到極為興奮,還常常有意無意地移動了姿
勢,好讓小雲在未被驚動之下,能夠窺得一清二楚,滿足她的慾念。
這一天的星期六下午,表舅媽和小雲過來我家,原來是她約了和母親
外出去SHOPPING。意外地,平時最喜愛逛街的小雲卻沒跟著
去,反而拿了一大盒剛買的「大富翁」過來,要我和她一起玩。
在母親和表舅媽離去之後,我和小雲便坐在地毯上,雙腳交叉地,悠
閑地丟著骰子玩了起來。我們一邊玩著、一邊就閑聊起一些無聊的事
情。聊著、聊著,我們的話題又轉到「自慰」上的爭論。
小雲堅持說只有少數的女生會這麼做,說什麼自慰是所有臭男生的專
利權。我一聽,當然就立即反駮,也不管是有根據或是胡說亂蓋地,
滔滔地提出了一連串的歪理,硬說女生的自慰次數其實比我們男生還
要來的多,令得小雲無可回應,直嘟著小嘴,不久便爆發了出來!
「哼,阿慶哥哥,那你為何每天不穿內褲,又只穿這麼短的褲子,這
不是為了方便,隨時可以掏出你的小弟弟來玩嗎?嘿嘿…你看,那可
憎的東西又溜了出來,是故意地在“炫耀”嗎?」小雲賭氣地,笑著
頂衝了我幾句。
「哪…哪有啊?是妳自己老愛偷看人家的。妳自己…還不是一樣!總
是穿那麼緊的T恤,是怕別人不知道妳的胸部大是嗎?也不知是否沒
穿胸罩,連那又尖又挺的乳頭都隱顯出來咧!」我被她說到了痛腳,
也就故意胡說八道地還了她一招。
「哪有?人家…只是有點大而已,我都有穿BRA的,那會像你那樣
連整顆的小蛋蛋都跑出來了!啊喲…你看看,那上面還有毛毛咧…」
小雲一邊用言語分散我的注意力、一邊居然伸過手來,攻進我的雙腳
之間,並用手指重重地彈了我的小肉蛋一下,疼得我叫喊了出來。
「噢!痛…痛死啦!妳…妳這小壞蛋,看我會怎麼地對付妳…」我說
著,便向小雲撲了過去。
其實,小雲今天穿的裙子也很短。我撲過去本是想要把她的裙子給拉
下來逗逗她,開開玩笑。然而,沒想到一把手深入她的短裙扯拉的同
時,居然意外地連她的小內褲也給扯脫了下來。
小雲慌得急忙用手嘗試遮蔽著赤裸的下體。然而,那雪白的大腿內側
和豐盛的黑森林成了絕大的對比,不是只用手就能完全遮掩住的。她
的陰毛,竟然還比我的更為茂盛呢!
「好啦…好啦…快把裙子還給我!人家…人家不跟你玩了啦…」小雲
半生氣、半羞愧地,哀求道。
我此刻才不會讓她穿回去呢!我很喜歡小雲,尤其是現在她紅著臉頰
害羞的樣子,更是令我激發出我男性副爾蒙的獸行分泌。我老早就一
直在等待著機會,所以經常故意用身體去開她的玩笑,像是有意無意
地碰碰她的大胸部、摩擦她的圓弧屁股等的動作。
我笑了笑,假裝把裙子遞過去給她的樣子。小雲果然失去了戒心,在
不注意稍微把身子靠過來時,我便突然極速地撲了過去,讓她來個錯
手不及,完全無法來得及抵抗。
我用高大的身軀壓倒她,一手強硬地板開她的手、另一手則游向她的
私處,狂妄地摩擦那嫩滑帶有點兒潤濕的陰唇、並也同時地揉弄她那
堆黑油油的嫩陰毛。
而正當我還怕她做出抗拒的同時,小雲竟然趁我下半身沒有防備,趁
機隔著我的褲子,把手伸下來也開始使力地搾揉著我略那正微微勃起
的老二。我真的感好驚訝,竟沒想到小雲會對我做出「反擊」!
「呀!妳這小女色狼啊!嘻嘻…別猴急,等我解開褲子,妳這樣會弄
疼我小弟弟的!」我一邊笑、一邊暫時阻止她的舉動。
小雲似乎等不及了,不等我動手就自個兒解開了我的褲頭,並一把拉
我的短褲,那膨脹的大陽具就如溺水多時的烏龜一樣,突然彈了出來
透口氣。小雲一見,竟然老大不客氣地,用嘴整隻地把它給含住,猶
如在吃這世上最好味的冰淇淋一樣,拼命地又吸、又啜…
沒想到一個十四歲的處子,反應居然會如此地大、如此地狂熱。我是
在事後問及她時,才知道原來小雲這小妮子,經常趁她母親外出的時
後,偷拿母親的色情帶子來看,所以對這半生不熟的性愛的姿勢,也
略有見解。
小雲雖然很積極地吸吮、含啜著,但究竟是還很生疏。有可能是她嘴
裡頭有破蛀牙的關係,牙齒就時不時地割疼了我的肉棍!然而,我並
沒有說些什麼,反而放鬆身子,讓她可以盡情地吹啜。
我也在這時,熟巧微妙地為她脫去身上所剩的其他衣物,並把自己也
給脫得赤裸裸地。我又繼續揉動她的私處,兩個人就這樣在地毯上扭
成一團,最後形成了「69」的姿勢…
======================================================
第三話
我開始用手指撥弄小雲濃黑的陰毛和稚嫩的粉紅陰唇,然後輕輕地揉
捏她硬凸的陰核。很快地,我就讓對方喘息呻吟了起來。只見她震動
的身軀,顫抖地在地上「嗯嗯」地浪叫著,嫩紅的潤穴裡直流出一滔
又一滔的淫水。
「哎喲!小雲…平時看妳有多清純,原來是如此的淫蕩!嘻嘻…妳瞧
瞧,這麼快就濕成了小溪。妳一定是感到很舒服吧…」我說著,並用
中指從她的私處內,挖掏出陣陣的淫水來,然後把整根沾黏著愛液的
手指遞過去逼她看著,羞逗得她的臉蛋都紅了。
小雲嘟著小嘴不再理會我的嘲笑,她不甘示弱地又開始著反擊;學我
用手指撫弄我的龜頭,接著還將手指甲點插著龜頭的縫隙。反正我對
她做了什麼,她就以牙還牙,也對我做出相同的事。她並用那纖細的
嫩手,使勁全力地瘋狂抽弄著我挺立的肉棒,令我興奮得差點兒就快
要爆發開來…
是怎麼回事啊?想令老子提早交貨嗎?哼,開什麼玩笑!我今天可還
要好好地玩妳一玩,享受一下,也讓妳爽得呼天又喚地。
我將小雲給提了起來,把她抱放在沙發上,然後自己則蹲跪在她那雪
白無暇的美腿之間,慢慢地用食指抽插她的陰道。那兒漸漸地越流越
多的淫水出來,我再把中指也一起給插了進去,並加快速度,在她的
陰道肉壁中翻攪。我的另一隻手也不閒著,並隨著抽插的節奏,按摩
著她已經興奮得突腫起來的陰核。
小雲被我搞得很舒服,雙腿微微地顫悠抖動著,淫水更加大量地滔滔
流出。不過她也還挺會忍耐,一邊除了發出微弱誘人的淫叫聲,還一
邊用手自我撫摸起那一對美乳。
「啊…啊…輕一點,阿慶哥哥…喔喔…你…你戳得人家有點疼!嗯…
嗯…嗯嗯…」小雲嘴雖然是這麼說,但下身卻擺晃得厲害,似乎恨不
得我把整隻的手,都給插進她的潤穴裡去。
「嘿…小雲,妳看!妳那清純小百合都濕得透透的了!來,讓哥哥來
為妳舔乾淨它。」說著,我便大口大口地吸吮著那一堆的淫水。
「喔…喔喔…喔喔喔…」小雲爽得閉起了雙眼,呻吟的聲音輕輕柔柔
地,聽起來即淫蕩、又吸引人,剎是好聽極了。
看她如此地投入,我誓言今晚一定要讓她享受一下前所未有的高潮!
趁她緊閉雙眼之際,我立即提起勃得粗大的肉棒,並用手指翻開小雲
的紅嫩陰唇,然後以龜頭摸索於她穴縫之間。當小雲察覺到陰道口似
有粗壯的異物頂住、隱約要塞入時,那種真實的感覺,不禁令她初次
感到了有些心寒。
小雲處女的恐懼心態終於在此刻湧現了。然而,一切都太遲了,我那
膨脹得火熱般的肉腸,已經整根地強行推插而入,並狂妄地一進一出
肏著小雲的潤濕小浪屄,把她那緊湊的淫唇,給戳得翻進又翻出…
「啊…阿慶哥哥…不…不要啊!啊…啊啊…哥哥,好疼…疼死我了!
鳴…鳴鳴…好疼啊!」小雲被戳痛得哭泣出聲來,開始哀求起來。
我低頭一望,只見小雲的下體流出陣陣的血絲黏液,看得我也有些被
嚇了一跳,立刻緩慢了抽插的動作。雖然我曉得小雲還是處女之身,
然而流出的血,數量之多,卻也不禁地令我看得有些悚然。
「嗯…嗯嗯…哥哥…別…別停下來啊!搖…搖一搖,不過別像剛才那
樣粗暴、衝動!我可是…被…被你戳得好痛啊!」
「好妹妹,乖…我會溫柔些的!來,讓哥哥好好地疼愛妳吧…」
我很快地又動了起來,緩緩地推動著壯腰、擺晃起屁股,令老二慢慢
地插進又抽出。沒一會兒,小雲的嫩穴就流出了許多的淫水,她只覺
得一根粗大的東西把陰道給塞得滿滿地,並且那起初的痛楚逐漸演化
為陣陣的快感,那種感覺好真實啊!
「啊…啊啊…嗯…啊啊…」小雲不由得大聲呻吟了起來。
我此刻可以感受到小雲的潤穴,已經開始接納我那大肉棍的戳插,亦
明白她為什麼會發出這般浪蕩的呻吟聲。我開始調整著抽送的速度,
由慢而快、從溫和的推送轉化為狂暴的戳插,把小雲的高潮推上一峰
又一峰,愛液和處女血絲混淆的淫水,滔滔地流出,還在沙發上弄濕
了一大塊!
幹了大概半個多鐘頭,幾乎把小雲給幹的都快樂昏了過去。我這才感
到龜頭一麻,抖了幾下,慌忙把老二從陰道裡抽出,對準著小雲那可
愛的顏面,一股熱精便噴射而出,灑了她滿臉。大量的液體,沾的她
滿臉都是;嘴唇、眼皮、鼻子。
一臉黏濃濃的精液,甚至還緩緩地流落到她耳朵邊沿裡和粉頸下部,
連烏黑亮麗的秀髮也沾了少許…
看著半閉著眼睛的可愛小表妹,我突然起了個頑皮的念頭。我慢條地
用手掌把她滿臉的精液,都給拂推到她嘴唇邊,然後要小雲用舌頭把
這些的淫穢黏液都給舔進口中,一陣陣地吞入!
看著小雲那欲吞、欲吐的滑稽吃精表情,弄得我也癢癢了起來。我開
始用舌頭舔往她的下部,不但猛吸啜著她的陰核,也狂舔她那芬芳的
菊花蕾,使她很快地又興奮起來,乳白色的透明液體即刻泉湧而出,
沿著大腿內側滴落。我就有如那在沙漠中爬行渴了數天的浪子,激狂
地把她流出的愛液都舔淨。
小雲此刻又主動地把手伸了過來,以滑嫩手的掌撫揉、摳弄著我的小
蛋蛋。我才剛洩了的老二居然又抬起了頭,硬朗朗地挺立勃起。
我立即讓小雲站起來背對著我,並要她低下腰,用手扶在沙發上,臀
部高高地翹起,就在我第一次高潮還未完全平復的時候,又從小雲後
面,自屁眼兒緩緩地給推插了進去。
「啊!不會吧?阿慶哥哥…你才剛剛射了一次了,還想要嗎?噢…啊
啊…慢點,你又弄痛人家了!啊…啊啊…疼啊…」小雲又哀怨起來。
「小雲,乖妹子…忍著點!在過一陣子就會像剛才那樣,令妳爽上天
的!啊…好緊…使得哥哥我好舒服啊!來…妳也來搖一搖屁股,配合
一下哥哥抽送的節奏…噢…對…對…噢噢…噢…」說著、說著,我的
思索即刻地融化在這激蕩的快感中。
我一邊提著粗壯肉棒戳插著、小雲則一邊擺晃著圓潤屁股配合著,我
們倆都樂得閉起了雙目,沒過多久就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而我更
把體內所剩下的余精,都射向小雲紅腫緊湊的肛門內…
======================================================
第四話
隔天早晨,我一邊看著電視、一邊開始打起瞌睡。星期日的電視節目
最無聊了,不是卡通片就是各類的球賽節目,還不如溜去表舅媽家去
找小雲聊天、逗一逗她。
我跟母親交代了一聲之後,便跨上了腳踏車,快速地往表舅媽家飛踩
而去。一路上,腦袋瓜裡儘是昨天和小雲戳幹的情景,恨不得今天也
有機會能跟她再玩一玩。
到了小雲家前,我的笑容便即刻顯露了出來。表舅媽的車子不在,肯
定是出去了!現在我渴望的是小雲會留在家裡而沒跟她母親外出。
我把腳踏車推到後院旁放落,然後試了試後門。門過然沒鎖,也就是
說小雲在屋子內!我連忙開了門,靜悄悄地溜了進去,準備給小雲表
妹一個驚奇!
「嘿!客廳裡沒人,不會還懶待在床上未起身吧?都快十點了呀!」
我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踩著腳尖,輕步地往小雲的房間走去。
我輕輕地推開了房門一看,果然小雲還賴在床上。房裡的冷氣機是開
著的,而小雲整個人則從頭到腳都遮蓋在被子之下。從她沉睡的呼聲
中,我知道小雲還未醒來,於是又奮起了一個淘氣的念頭。
我走到了床尾,小心翼翼地翻開少許她腳下的被子,然後把頭鑽入被
子底下,悄悄然地爬了進去。在那裡面,我謹慎地翻起小雲純白色的
睡衣裙,並小心微妙地拉下了她的小內褲…
我先是聞到一股自然芬芳味,自她陰毛之間散佈出來,其後便看到了
那粉紅色的嫩陰唇。我開始輕輕撫摸她的私處,揉著、揉著,陰口縫
隙中亦開始分泌出小部份的黏黏愛液。我進一步地將手伸入小雲的衣
裙上,挑逗著她那已經漸漸挺硬的乳頭。沒過多久,我便感覺到小雲
全身開始震顫著,想必是已經被我激弄得驚醒了過來。
「小雲,乖…別動…是表哥啦!我要為妳再帶來性愛的最高享樂。」
我一邊微聲地說著、一邊自她的肚臍眼吻至陰毛地帶。
小雲全身微微地繼續顫抖著,除了急促的喘息,也沒再發出任何的一
點聲音,想必她已經陶醉于我巧妙的撫摸,正靜靜地享受著。我索性
整個人跪趴于她的兩腿之間,口和舌迫不及待地撲往她那早已經潤得
濕黏黏的嫩穴裡,使勁地猛舔、狂啜。
「不…不要!不可以…我…我不…」小雲似乎是興奮地要命,竟然開
始狂喚起來,並且不停地覆轉著身軀,似是抗拒、又似在迎合。
我瞧她這般地掙扎,更是興奮得雙眼發紅。我激蕩地把她那身淺白色
的睡衣裙,給硬拉上至她的粉頸之上,掩蔽了她的頭部。小雲那美麗
帶有蕾絲花邊的乳罩,便立即顯露于我眼前。
在被子底下,光線暗淡,於是我便索性把被子給使勁地甩開,令它翻
落到地下,即時便清楚地看到了小雲那對肉球的美百乳溝。
「嘩!小雲…妳的胸部好像還比昨天的大,令我看了口水直流…」
說還未說完,我便雙手伸去猛抓、猛揉捏著小雲那對豐滿的乳房,並
瘋狂地把乳罩給使勁地扯開,然後遞過嘴去,交換地吸啜著那兩顆硬
得立挺的粉紅乳頭。
「唔…唔…求…求求你…不…不要…」小雲又發出楚楚哀求的怨聲。
我已經興奮得腦部充沛著熱血,哪聽得進她的哀怨聲呢!我拉開自己
褲頭的拉鍊,掏出早已勃得脹大的陰莖,然後套上來之前已經準備好
了的安全套子。我凝視著小雲的美穴嫩唇,提起了備裝的大老二,瞄
準它,然後奮力地戳插入她的陰道內,並趴壓在她身上,開始猛幹…
「啊!不…不要啊!痛…好痛啊…啊啊…」小雲被幹得似乎有點失去
控制,並開始瘋狂地掙扎,一直在喊叫著疼痛。
我只覺得下身一涼,低都一瞧,竟然發覺小雲的下體除了流出大量的
淫水之外,還流出不少的濃濃血絲。
「嗯?怎麼會兩度流出處女之血呢?她昨天…不是已經破身了嗎!這
該是月經吧?還是…」我有點不解地,開始有些驚慌。
我停下了動作,並翻開了那一直掩蔽在小雲頭部的連身睡衣裙,想問
她個究竟。驚詫地,我發現被我調戲的少女,竟然不是小雲表妹,而
是小雲的同班好友娟娟…
======================================================
第五話
娟娟羞紅了臉蛋,睜大眼睛瞪著我,不斷地喘息著。
我做夢都沒想到所戳幹的人不是小雲。然而,我們兩人除了四目相望
之外,根本就不知所措。更令人尷尬的是,此時我那根壯長的東西還
插留在娟娟的陰道裡。
「啊!娟…娟娟?怎…怎麼會是妳?妳怎…怎麼會在這?我…我…」
我慌得完全失了神,頭腦一片空白。
說實在的,娟娟和小雲的外表、身材,都非常相似。她剛剛全身都披
蓋在被子理側躺著,臉部又被長髮遮住得看不清楚,不仔細看的確是
很像小雲,難怪連在學校時,也有常被一些同學誤認過。
「你…跟小雲…」娟娟首先打破了沉默。
「其實小雲和我昨天才…才第一次!我們之前都沒有過…是真的!」
可能是我心虧,沒等娟娟說完便立刻插嘴,忙為自己辯護著。
「我知道啦!小雲昨晚把我叫來…就跟我說了。我在這兒留宿了一整
夜,小雲都一直都在談論著你、和你昨天對她所做的好事。沒想到你
今天竟然也對我…」娟娟一邊說著、一邊把頭低下,卻又時不時地側
臉來偷瞄著我。
「不…不…我真以為妳是小雲!不然的話…也不會…不會…對妳…」
「不會?難道你覺得我一點吸引力也沒有嗎?我跟小雲真的差了那麼
多嗎?我真那麼沒吸引力?」娟娟突然有些茫然,感慨地哀嘆問道。
「沒那回事!其實…妳…妳跟小雲都一樣可愛、動人…」我忙靠了過
去緊握著她的肩膀、安慰她說道。
就在我移動身軀之際,遺留在娟娟體內的大老二竟然也跟著滑動,戳
插得更加深入!在剛才的驚嚇之中,我居然完全忘了這東西還遺留在
娟娟的陰道裡。顯然地,娟娟也是一樣。此時有了感覺,她竟然也不
禁地深深「嗯」了一聲。
我又呆了一下;把老二留在那兒又不好,立即抽出來也不妥,只楞楞
地凝視著她不知該如何。然而,娟娟卻有了明顯的行動。只瞧她緩緩
地開始擺動著下身;小小圓潤的屁股一下子前進、一下子後退。那搖
晃雖然微弱,但我內心所感受到的卻是有如觸電似的劇烈。我什麼也
不再去想,立刻配合著她的節奏,也溫柔地開始抽送了起來…
難得娟娟已經被我弄得有點心意蕩亂了起來,對著這麼一個即青春、
又俏麗的發春小騷貨,反正插都已經插了,乾脆就繼續搞下去。而本
來還帶有點恐懼眼神的娟娟,此時也已經變得含情脈脈,並若無其事
地,開始完全放縱自己,任我擺布、任我戳插。
只見她坐直身來,緊抓摟著我的腰,並主動地用力前後搖擺。我們兩
人就以觀音坐蓮的姿勢彼此互相地擺晃起來。娟娟此刻一定是感受到
了十四年來所未曾嘗過的快感,高潮隨之而來,令得我每次戳抽出的
時後,陰莖都帶出了不少的淫水,並從她大腿內側徐徐地流下,濕透
了整張床鋪。
我時不時地用潤舌親吻著她、舔戲她的頸部、乳頭。她此刻就好像我
深愛了多年的情侶一般,完全令我沒有了先前的罪惡感。我又開始了
陰莖的抽送,而且是越插越快、越戳越使勁、越推越深入,直幹到連
腿都軟了,無法再繼續蹲著插她。
我於是便改了個姿勢,讓娟娟平躺在床上,然後把她的雙腿張得開開
的,趴壓在她的身上,繼續幹插,完全不靠什麼花俏的技巧,只用最
原始的戳入,即使是幹到她的陰唇翻了出來,我還是不打算放過她,
絲毫不理會她的高潮與淫蕩的叫聲,仍然持續著我的活塞運動。
娟娟此刻一定覺得自己好像是個淫賤的妓女,因為即使我這般毫無感
情的抽插,她亦覺得越來越興奮;叫床聲越哼越大,口氣也越來越淫
蕩,還拼命似地把雙腿交叉地緊緊扣鎖在我腰部之間。
「啊…啊…阿慶哥哥…你…好…厲害…啊…啊啊…快幹我…插我…啊
啊…啊…用…用力地幹!唔…唔唔唔…你…弄得人家…好…好舒服…
嗯…嗯嗯…再用力…快…快…對!就是這樣…快…快…用力的姦淫我
啊…唔…唔唔唔…」
我敢肯定娟娟一定從來沒有喊出過那麼淫蕩的話語,但是此時卻又能
自然而然地說得那麼激昂,叫得那麼淫蕩。女生們似乎是生來就具備
有那麼好聽、動人的呻吟浪聲。不像男生們,有如豬叫般的難聽!
我那時雖然只有十六歲,但體力卻一點也不輸給壯年男人。我不停地
幹著娟娟,好久都沒有要射精的跡象。倒是娟娟已經被插得幾乎累垮
了,全身無力,但卻越覺得舒服,一連洩了好幾回,最後甚至失神昏
厥過去才停止了呻吟。我想她大概至少有八、九次的高潮啊…
======================================================
第六話
娟娟可能是被我操得過於累了,整個人有如吹氣娃娃,大字般地躺在
床上一動也不動。然而,我的淫意未盡,還沒射精,全身的熱血正達
到沸騰之際。
我也管不了娟娟有多麼的疲憊,硬把她的左腿抬起,扛在我的肩上,
然後又開始由慢而加快地狂暴抽插這位十四歲的可愛幼齒。我每一下
都插到了底,弄得娟娟搔癢難耐,又開始不斷地淫叫了起來。看來女
生真的是無底洞,無論幹多少次都仍然能感受到高潮,不像我們堂堂
大男兒,通常洩了兩、三次之後,就整條都軟巴巴,提不起頭了。
我瘋狂快速地戳插著娟娟,每一插入都直達她的菊花蕾。而娟娟那積
極的浪叫聲,和一臉的羞紅淫蕩模樣,亦讓我感覺到異常刺激。果然
這一次只幹了十幾分鐘後便覺得龜頭酥麻,很快地便達到高潮,並將
精液全然地一射而出,灑滿在整個安全套內。
我坐了起來,把安全套給脫下,然後淘氣地把安全套口塞入小雲的嘴
中,並命令她把裡頭的精液都吸啜入喉。意外地,娟娟非常聽話,完
全沒抗拒,兩下子就把安全套內的淫穢液體都吸得一乾二淨,不像小
雲昨天那樣,還沒吃上兩口,就辛苦得只差沒吐了出來。
娟娟似乎是愛上了我的味道,還繼續地遞過嘴來,把我逐漸軟化中的
老二給整根都含入口內,並使勁地吸吮著它,把沾在我肉腸上的黏黏
遺液都吸入肚子裡。還不只這樣,她幼嫩的吹舐之術,竟然也能使我
的老二再度復活,卻又在才一會兒的功夫,就讓它洩了,把我帶上第
二次的高潮,濃濃精液直射入她的口喉間…
就在這時,突然聽到了屋外有停車的聲音。一定是表舅媽和小雲外出
回來了。我和娟娟驚慌得忙拾起地上的衣物,趕緊匆匆地穿上。我才
一踏出客廳,小雲便開了大門進來了。對於自己在時間上能抓拿得如
此準確,不禁地也暗叫聲僥倖。
「嘿,是阿慶啊!你怎麼來了?」小雲一見是我就奔了過來,問道。
「啊!我…我也是剛在五分鐘前才到的。看你們還沒回來便到廚房裡
自己倒了杯水喝。」我抓了抓頭,說著。
「娟娟也在咧!她昨晚就在這兒和我一起過夜。」小雲又說著。
「我知道啊!剛才就是她為我開的門,她好像是進了浴室洗臉吧!」
我儘量裝著沒事地回道。
「喂,阿慶哥哥,待會兒我會讓媽媽駕車送娟娟回家,到時我們又可
以趁機好好地玩一玩了,你今天可要讓我更爽啊!嘻嘻…」小雲把頭
靠了過來,細聲地說著,並露出詭異的笑臉。
啊!不是吧?我才剛和娟娟盡情的蠻幹了一個多小時,待會兒又要再
來過嗎?我已經是精疲力竭了,老二還能立挺起嗎!無論如何,我也
總不能讓小雲知道我和娟娟剛才的事。
娟娟雖然不錯,但究竟我和她之間也只有性的存在,彼此互相都當成
洩慾的工具,沒有任何情愛的成分。這份罪惡感,更令我無法推辭我
謝謝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