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的圍裙(久美子篇3)

原作:Autobahn

愛慾のエプロン
改寫:Zeel
標題:慾望的圍裙(久美子篇3)
首發:Spring4u
2011.3.26

愛欲的圍裙(嘉納久美子篇3)

寂靜的房間中,迴盪著敲擊鍵盤的輕響。

久美子坐在電腦桌前,雙眼掃視著眼前的液晶螢幕和一旁的原文書籍,一邊
用自己纖細的十指不停地輸入翻譯內容。

「呼…存檔存檔。」

翻到個段落後,久美子將押花書籤夾入原文書中,坐在椅上伸了個懶腰。

這份一半是興趣,一半是為了補貼實質上並不吃緊的家用的翻譯工作,不知
不覺也已經作了三年了。

拜現任雜誌編輯的大學好友所賜,三不五時的就會接到一些有趣的翻譯工作
,雖然薪資不高,但作為溫故知新的用途來看的話,也是份相當划算的工作。

事實上,久美子在大學時代就已經取得了英語教師的資格,雖然在結婚後並
沒有派上用場,但也許自己可以在家中幫將維作英文啟蒙也說不一定吧?喀鏘喀
鏘。

正當久美子一邊盤算著將維的英文教學,一邊打算起身將書房窗戶打開,放
點新鮮空氣進來時,突然從大門處傳來了門扉開啟的金屬摩擦音。

「不好意思∼有人在嗎∼∼?」

一個男聲傳到了久美子的耳中。

突如其來的聲響讓久美子大吃一驚,心中想著:「我…我忘了把鑰匙從門上
拿下來嘛?不對,這樣也應該要先按門鈴……」

「那個∼∼有人在∼∼∼∼∼∼∼嗎?」

不請自來的訪客似乎沒有離去的打算,玄關處再次傳來了男子的聲音。

彷彿被聲音蘊含著的某種事物逼迫一樣,久美子急忙應了一聲,快步的往門
口走去。

「是嘉納太太對吧?真是太好了。」

大門一開,站在久美子眼前的是一名看起來年約二十出頭,身穿無袖夾克,
頭髮留到耳際,面貌清秀俊俏的青年男子。

「啊……嗄……?」

沈默,然後是心臟劇烈的跳動。

聽到男子的聲音,再看到男子的臉孔,要將這兩者和記憶中的事物完全重合
大概需要幾秒鐘的時間。

四周在這瞬間陷入完全的沈寂。

風的聲音、空地上,小孩子玩耍的聲音、遠處的汽車排氣音也好,全部無法
傳入久美子的耳中。

「嗯?怎麼了嗎,嘉納太太。」

男子沒有得到久美子的回答,又叫了她一聲。

「咦……這個……呃……」

久美子表情僵硬地看著眼前的青年,話不成句。

不會錯的。

「還真是好久不見了呢?」

男子看了看久美子的表情,開心的說著:「用夫姓稱呼妳有種莫名的新鮮感
,我的念法沒有錯吧,嘉義的嘉,笑納的納,是這樣念吧?」

久美子沒有回答,事實上久美子什麼都說不出來,只好沈默。

「還是說,應該要用舊姓,叫妳野宮小姐才對?」

聽到自己的舊姓,久美子彷彿後腦被鈍器重擊一般,瞬間暈眩、無力,幾乎
當場昏倒。

「啊…啊…你……」

手腳發抖,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旋轉,地面搖晃,似乎隨時都會碎裂開來,
將自己吞入無盡深淵之中。

這一定是幻覺──

「啊!果然還是應該要用星宮悠里,當年的藝名來喊妳才對吧!」

「不……不要這樣!」

久美子覺得自己的聲帶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掌緊緊掐住,用盡渾身之力才擠
出讓自己幾欲吐血的幾個單詞。

同時,眼前的視野也從黑轉白,全身上下冒出憎惡的冷汗。

這…這一定是幻覺──不然就是惡夢!對,只是今天早上惡夢的延續而已,
只是惡夢的延續而已──!

青年無視久美子的表情,當然也不可能聽到久美子心中的嘶喊,上下打量了
久美子幾眼,又道:「說起來,在走廊上敘舊似乎不太方便對吧?那麼我就打擾
囉∼。」

久美子還沒反應過來,男子已經大搖大擺的穿過大開的門戶,逕自走入嘉納
家的玄關。

「騙人的──這一定是騙人的,不可能會這樣的……這種事情──」

久美子靠在走廊的牆上,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久美子小姐,怎麼啦?」

從客廳傳來的惡魔之音,讓久美子的心跳變得更加激烈。

難以置信。

耳中聽到的,眼前看到的一切全都難以置信。

「需要我扶妳一把嗎?」

像是要封鎖久美子逃走的可能性一般,青年又走回了門邊,伸手拍了下久美
子的肩膀。

久美子被這麼一拍,像是觸電一樣地彈了起來,臉上的表情既是驚懼,也是
惶恐,但更像是無助。

「啊啊,這種表情讓我好受傷啊。」

「你……你為什麼……為什麼……」

看著牙關和全身都不停顫抖著的久美子,男子抓了抓頭:「進去再說吧,在
這裡講的話,會給鄰居添麻煩的唷∼∼」

對──這個男的,這個男的事情──這個男的事情絕對不可以讓附近的人知
道。

男子的話語加深了久美子的恐懼,也讓她不得不承認眼前的一切,都是現實

「快點進去吧,久美子小姐。還是說妳已經忘了我的名字嗎?」

顫抖。

久美子絕對沒有忘記這個男人的名字。

不,不但沒有忘記,反而是想盡辦法將名字鎖在腦海中最深的地方,這輩子
絕對再也不要──

「美雪唷,神代美雪。以前妳都叫我美雪君的,想起來了嗎?」

神代美雪,用跟七年前一樣的,童稚般的笑容對久美子說道。

*****

久美子佇立在玄關入口,眼睜睜的看著神代美雪在自己的家中走來走去,自
己卻一步也跨不出去,只能用虛弱無力的聲音阻止他的行動。

「你為什麼會來這裡………拜託,快點回去……」

「討厭,又講這麼令人傷心的話。」

神代放下手上的飲料空罐,站到久美子的身前:「跑不了囉,久美子。」

久美子被美雪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全身僵硬,一動也不敢動。

心臟像是方才全力跑完五十公尺一般地,在久美子豐滿的乳房內側猛烈的跳
動。

「來,把手伸出來。」

伴隨著紙張摩擦的聲音,交到久美子手上的是一個鼓漲的平信信封,裡面不
知塞滿了什麼。

「久美子,你們家應該有DVD播放器吧?既然住在這種豪華的公寓,還買
了電漿電視,想必一定有吧?」

「…………你,在說什麼………」

手上捏著信封,久美子完全不能理解神代的意思。

「就是妳以前拍的錄影帶啊。最近以DVD的形式重新再版發售了,手上的
就是應該要給妳的分紅啊。」

輕描淡寫的發言,輕易的擊倒了久美子最後的心防。

信封袋從久美子白晰的手上滑落,數十張萬元鈔票也跟著灑了一地都是。

「這樣不行唷,錢是很珍貴的呢。」

「不要……滾回去!回去!」

久美子雙膝落地,整個人已然陷入恐慌。

「錢呢?」

「沒…沒那個必要,這種東西……拜託你,回去!快點回去………」

過去的錄影帶、DVD、再版──無法相信的現實,久美子癱倒在地,用哀
求的眼光看著神代美雪。

「妳不拿的話,北陸先生會生我氣的。真是傷腦筋耶……」

男人用著令人難以生氣的口吻,看著久美子說道。

(不要…那些事情不可以…不可以想起來。)

久美子的身體裡傳出了跟心跳不同節奏的脈動,燠熱感逐漸傳遍全身。

「久美子小姐,你們家的DVD播放器借我放一下帶來的片子吧?那個…遙
控器放在哪呢…?」

「不可以…!」

碰的一響,遙控器被久美子摔到了地上,電池在原木地板上滾了開來。

「討厭,看一下嘛。

花了我好幾個星期重新剪輯耶,畫質也從低畫素變成高畫素了,眉梢眼角都
很清楚唷∼∼」

「不要!拜託拿回去,求求你…拿回去!」

「討厭,好不容易沈浸在以前的感覺中的說…」

美雪無視久美子的懇求,逕自坐到了擺放在客廳的高級沙發上。

怎麼會有這種事情──溫柔的丈夫,活潑的小孩,三人共組的幸福家庭……

闖入這幅日常光景中的不速之客,讓久美子的心情糾結成塊。

「久美子…看起來很沒精神呢。」

神代突然從久美子的身後摟住了她。

「………!!」

強而有力的摟抱,讓久美子瞬間產生了窒息的錯覺。

「…放開我,快放開我!」

「嗯∼∼好棒的香氣。」

從後方抱住自己的雙腕,緊緊的纏住自己豐滿圓潤的身軀,溫熱的氣息吹拂
自己修長的頸子,令人有種莫名的緊張。



「久∼∼美子∼∼」

微溫的氣息吹入耳中,觸電一般的戰慄感瞬間流遍久美子全身。

「久美子小姐,七年不見了呢。」

耳旁傳來帶有熱氣的輕柔細語,再這樣下去…再這樣下去會逃不掉的。

久美子拼死掙扎,但還是掙不開男子的雙臂。

「那時候是二十二歲,現在是二十九歲對吧?身體也變得更加美艷了呢。」

「嗚…手拿開…放開我…!」

久美子無力的掙扎,彷彿落入蛛網的蝴蝶一般。

明知不可為但仍死命掙扎。

這種微弱的反抗,對男子一點影響也沒有。

「既然不抵抗的話,就表示可以囉。」

「嗚!那裡……不可以……」

先前遊走在腰間的左手突然侵入了那不可告人的秘處,弄得久美子一陣顫抖

「反應真是可愛啊,久美子小姐。」

男子加快了左手的動作,語氣中滲出了嘲笑的意味。

「不行…不可以…啊啊!哈啊!啊!!!!不行!」

僅僅一次的撫摸,就讓全身感到難以置信的衝擊。

一直沈眠在肉體深處的某種感覺,也開始亟欲展現自己的存在。

「不行…美雪君,不行。我…我已經結婚了啊。」

「哦?」

神代美雪露出愉快的笑容,右手巧妙揉捏著久美子豐滿的乳房。

強烈的快感瞬間淹沒了殘存的理性,久美子不自覺的挺起腰身,企圖獲得更
多的愛撫。

「我從以前就覺得妳有著一副上好的淫亂肉體唷,久美子小姐。」

對於將近三十歲的女性而已,這句話還是重重的引起自己的羞恥感。

久美子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本能動作,臉上瞬間羞紅。

「這種事情,才沒──」

彷彿是要逼迫久美子認清眼前的事實,原先壓在裙子的手指又開始劇烈運動
,跟先前不同的是,男子的右手也同時用力的揉捏著人妻的乳房。

「不管再怎麼否認,妳的身體還是很誠實的唷──是這裡吧。」

「嗯啊!」

美雪的手指準確的隔著家居服捏揉著乳頭,快感像是千百根針同時刺激著感
官神經一般的銳利。

「久美子小姐,妳有情夫嗎?」

青年口中吐出的單詞,在久美子身體的某處產生了共鳴。

心跳瞬間加快了。

「難道沒有嗎?」

對於久美子的否認,神代美雪的臉上露出了意外的表情,雙手突然改變了揉
捏的節奏,強烈的快感讓久美子的身體不能自主的發出顫抖。

「這麼美艷誘人的好色太太只讓先生一個獨佔,真是令人羨慕啊。」

雖然力道不重,但是美雪的每個動作都確實的刺激到人妻的敏感部位,讓久
美子的肉體逐漸陷入官能的甘美疼痛中,難以自拔。

「我好好奇,這麼喜歡男人的身體,一定每晚都跟先生好個不停吧。」

「這…這種事情…」

男子的問題準確命中紅心,久美子已經想不起來上一次跟先生的房事是在什
麼時候了。

「果然。」

男子貼近久美子的耳邊,開心的說道:「久美子小姐,妳忍耐很久了吧。」

刷的一聲,神代美雪拉起了久美子的裙子,靈巧的食指瞬間侵入雙腿之間,
久美子只覺得一道強烈的閃光從眼前閃過,不由自主的深吸了一口氣。

「呼呼,久美子小姐的那裡,全都濕囉。」

強烈的快感麻痺了久美子全身的力氣,從口鼻中洩漏出的喘息已經無法欺騙
自己,那只會是快感的喘息而已。

在家居服上移動的手指,每動一下就讓自己的身體顫抖一下,就算身後的男
子不說,久美子也知道自己的狀況。

「拍攝那種影片,妳先生想必是不知道吧?」

話語中隱含的卑劣意圖,讓久美子瞬間屏息。

「你…該不會…難道想…」

「討厭啦,幹嘛把我想成那種人呢。」

除了先生以外,絕對不能讓別人觸摸的私密部分,卻漸漸被身後的男子蠶食
鯨吞,自己卻毫無反抗餘地。

這種感覺,這種禁忌的事情所帶來的感覺,反而讓久美子感到一絲不該有的
興奮感。

身上不知何時已不再滲出冷汗,而是散發者誘人氣息的熱汗。

「久美子小姐,和我做一次吧。」

身體興奮的顫抖著。

「這種傻話…怎麼可能……」

「不是很好嗎?七年不見後的再會砲,而且妳看,這裡早就…」

美雪的左手終於探入了久美子的褻褲內部。

濡濕的秘部接觸到男子手掌的瞬間,甘美的快感立刻蜂擁而出,貫穿全身。

「都已經如此泥濘不堪了,好色又淫亂的的久美子小姐,忍得很辛苦吧。」

美雪的手指滑順的在外部遊走,秘處分泌的汁液成為蹂躪自己的幫手,帶給
久美子難以言喻的刺激。

好…好舒服…「久美子小姐,因為隱藏自己的淫亂本性,妳累積了很多慾望
吧。」

「不是這樣!」

久美子想要反駁,卻講不出口。

從腰部貫串全身的快感,逐漸侵蝕了久美子的意識。

朦朧中,久美子似乎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只想要全心全意的追求現在的感
覺。

「久美子小姐,只要一次就好。

只要一次就好,享受一下許久未有的放縱快感,這樣先生應該也不會發現的
。」

「嗯…哈……哈…一次…哈…一次就好…?」

「嗯,一次就好。」

「那樣不…不行,我已經結婚……那裡…那裡不可以……!」

「久美子小姐很重視家庭呢。

那樣的話,為了家庭,做什麼應該都可以吧?」

「嗯…哈……哈……卑鄙……!」

「在說什麼呢?」

美雪的食指滑入久美子的秘壺,一邊巧妙的撥弄著不停抽慉的花徑,一邊說
道:「久美子小姐…只有一次,不會曝光的。」

「才…才不是…這種問題!」

粉紅色的霧氣充斥在久美子的腦中,丈夫的影像在其中緩緩晃動著。

「這樣說的話…」

美雪頂開頭髮,輕輕的咬了久美子的後頸一下。

「嗯哈啊啊!不可以……那裡……不要咬……!」

從後頸傳來令人暈眩的快感,尖利的牙齒同時帶出了令人戰慄的甘美。

許久未有的欣快感充斥腦中,胸前那種強力揉搓的感覺已經多久未曾有過了
……?

「久美子小姐…絕對不會曝光的唷∼∼」

(親愛的,救救我……我……我快要……啊…啊……啊啊……好…好舒服。
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這種感覺,這種感覺!)

終於,久美子的心防崩潰了。

「下面…下面不行…碰到了,下面碰到了!」

無視久美子的意思,男子的手指還是闖入了禁區,在其中大肆蹂躪,帶給成
熟美婦難以負荷的快感。

(哈…哈…不可以,我已經有深愛的丈夫了…不可以有感覺…啊…哈…但是
…)

(好想要……)

「久美子小姐∼∼」

「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咕……哈…哈…啊…」

「只要一次就好∼」

「只…只有一次…?」

「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但是…但是…先生知道的話……」

「不會有關係的啦,妳看──」

食指一動,久美子的身體瞬間弓起,然後顫抖,呻吟。

「我們不說的話,不會有人知道的。」

「我…我們不說的話…」

(誰…誰都不說出去的話…)

美雪巧妙的設計了一個心理上的出口,讓想要屈服的久美子找到一個足以說
服自己投降的理由。

然後,終於。

(哈…哈…還要一週以上……先生才會回來…)

心情開始猶疑,藉口一一的浮現在自己思緒之中,徘徊,然後落地。

(只要好好處理的話…不要留下證據的話……)

雙手巧妙的遊走,一再加劇的快感催化了久美子想要投降的心情。

(好舒服…想要……更多一點……再一點的話……)

「久美子小姐,差不多該有結論了吧?」

惡魔的耳語,迴盪在久美子泛紅的耳根旁。

(親…親愛的……對不起……)

「只…只有一次……一次的話……,不告訴先生的話……」

(這樣的話…不會曝光的話…)

「久美子小姐,妳的耳朵好可愛喔。」

「不行……那邊很敏感……!」

(啊…我……我的耳朵……以前是喜歡被人家含著耳朵的……)

從耳根擴散到全身的快感,勾起了久美子許久未曾想起的回憶。

(但是…那個人…一次也沒有碰過那邊……)

「久美子小姐…來•作•吧。」

「……………嗯。」

(待續)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