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使[未刪節][第五集] 下

 
  
   一名女童靈巧的跳下樹來,正是適才偷東西的小賊。

小女賊撿起挎包翻了幾下,滿意的一笑,接著蹲在欣然面前,伸出手指試探他是否還有呼吸。

”咦——不會這么快就死翹翹了吧?“小女童吃驚的自言自語。就在這時,昏迷中的欣然突然睜開眼楮,擒住她的手腕。

”可惡!竟然裝死——“女童肩膀一抖,有如一尾滑膩的泥鰍從他腋下溜走。

”給我回來!“

欣然抖手射出血荊棘,纏住女童腳踝。不料纏住的竟是一具幻影。女賊的真身又一次逃到了樹上。

欣然也不去追,坐在樹下仰望女童款擺的纖足,笑道:”小沙精,咱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沙精,是一種生活在沙漠中的白侏儒。

侏儒是中洲特有的亞人類種族,身高只有正常人的一半左右,分為黑白兩種。

黑侏儒容貌奇丑,住在幽深的地洞里,擅長制造帶有魔法的工藝品和武器。白侏儒雖然矮小但身材勻稱五官清秀,性格調皮機靈,喜歡作弄人,同樣住在洞穴里但比較講衛生,手藝比黑侏儒稍遜,但天生便擁有魔法能力。生活在沙穴中的白侏儒,就叫做沙精,精通沙遁,且懂得簡單的變身術。

從前大漢之海生活著許多支沙精部落,后來由于巨蝎王國的擴張,大部分沙精前往他鄉,余下的也多數遭了魔獸獵人的毒手,被販賣到城市里當作仆魔出售,先如今野生沙精已經非常稀少了。

那小女賊被欣然道破了身份,不由得吃了一驚,謹慎的說:”我才不上你的當呢。“

欣然笑道:”我不是魔法師,就算知道了你的名字也不會下咒害你。“

小沙精道:”你先告訴我為何不怕毒蝎子,我就告訴你我的名字。“

欣然是半吸血鬼,血液里本身就含有劇毒,因此對毒素的抵抗力特別強,蝎毒對他根本不起作用。然而他卻信口開河的說:”告訴你一個秘訣,被蝎子蟄中之后馬上咬破舌尖,毒血就會從傷口中排出去。“

小沙精半信半疑,嬌憨的咬了下舌尖,痛得皺起眉頭。欣然忍著笑說:”你又沒有被蝎子蟄,干嘛跟自己過不去?“

小沙精臊的臉通紅,恨恨的說:”不要你管!“頓了一下,又說,”我叫娜娜……“

”哦,娜娜,我的名字是——“

”你叫蘇欣然,是新來的郵差,我早就知道了。“娜娜得意的搶道。

欣然也不在意,笑道:”我說娜娜小妹,你偷我的包也就算了,為何還要塞一只毒蝎子進去,如果我不是及時發現,豈不是要白白冤死。“

娜娜冷笑道:”你是惡有惡報!“

欣然納悶的說:”真是莫名其妙,我什么時候得罪你了,至于如此恨我?“他自問不是好人,但自從來到步行鳥天堂以后確實沒有做過惡事,怎會招致”惡有惡報“的評價,實在冤枉的很。

娜娜氣乎乎的說:”狡辯也沒有用!我問你,是不是對尤麗亞起了壞心眼?“

欣然恍然大悟,笑呵呵的說:”原來你是尤麗亞的護花使者,你誤會了,我對她沒有惡意。“

娜娜怒道:”你說謊——這里的男人都在打尤麗亞的主意!我明明看見你在勾引她……“剛才在廣場上,變成半人馬女郎的模樣幫助尤麗亞脫險的人正是娜娜。

欣然笑著解釋道:”我是在幫尤麗亞擺脫失戀的痛苦,而且,我還要讓她重獲自由。“

”我才不信你會這么好的呢……“沙精娜娜半信半疑的嘟囔道。

欣然見她生的嬌小玲瓏,容貌秀麗,心里很是喜歡。便說:”如果你樂意,可以跟隨尤麗亞一起離開這里。“

沙精娜娜驚訝的問:”你能把我弄出去?“

欣然笑道:”小事一樁。“

娜娜掐著手指頭算了又算,為難的說:”我的刑期還有四年,就算你能幫我申請假釋,一時之間讓我去哪里弄保證金啊。“

欣然好奇的問:”假釋還要花錢?“

娜娜如數家珍的說:”除了故意殺人罪和陰謀顛覆政府罪,犯下其它罪行的囚犯一般都可以申請假釋,條件是至少一位有身份有地位的名流紳士或者政府要員做擔保人,然后一年刑期交納一百銀元的保證金,至于其它條款,不過是走走形式罷了。“

欣然點點頭,和顏悅色的問:”你犯了什么罪,要交多少保證金,還有尤麗亞的情況也說一下。“

娜娜詫異的看了欣然一眼,心想這家伙不會是來真的吧……于是說道:”尤麗亞是誤傷致死,判了五年,我嘛,就是偷東西的罪——“

欣然笑道:”扒竊罪不至于判四年流放。“

娜娜泄氣的說:”是呀,可我比較倒楣,在給大漢之海總督府‘搬家’的時候失手被擒,那個姓李的總督還不錯,什么也沒說就把我放了,但是我還不服氣啊,心想第二次準能得手,于是有跑去了,可惜一時失算,又給他逮住了!“

欣然笑道:”慣偷而且是偷到總督頭上,判四年算輕的了。“

娜娜拍著膝蓋嘆道:”哪里、哪里,后面還有更倒楣的呢!我第二次被抓住以后,李總督又把我給放了,說我是小孩子不懂事,應該再給我一次機會,還說了許多好話,我當時聽了挺感動,發誓說再也不偷了,再偷就剁了自己的手,可是出去以后還是不服氣,心想我偷遍大漢之海從未失手,怎么能因為小小的挫折就洗手不干,浪費小偷生涯的黃金歲月呢?于是手又癢癢了……“

欣然忍著笑問:”第三次又被總督大人逮住了?“

娜娜苦著臉說:”可不是嘛!這一次他干脆就坐在家中一邊喝茶一邊等著我撞上門去……然后對我說,‘凡事不過三,你偷了我三次,就去流放地坐三年牢吧’。“

欣然奇道:”那怎么又變成了四年?“

娜娜搔搔脖子,不好意思的笑道:”我來了以后又偷過看守幾次,然后越獄,未遂,再越獄,再未遂……“越說越氣,嘴巴也不干不凈,”他媽的罪上加罪,刑上加刑,好似驢打滾一般!“

欣然忍俊不禁:”照這個勢頭發展下去,你怕要老死在牢里。“

娜娜郁悶的嘆道:”果真如此,我這大漢之海第一女神偷豈非永無從出江湖之日?本來我是比尤麗亞先來的,而且刑期也比她短得多,可是明年這時候尤麗亞就要出獄了,我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離開這鬼地方!“說罷連聲嘆息,小臉兒蒙上了陰云。

欣然笑道:”不必何年何月,只要你愿意,明天就可以出去。“

娜娜狐疑的盯著欣然,問:”你真的愿意救我?四百銀元可不是小數目呢,況且還要找擔保人。“

欣然指著鼻子說:”我自己就是擔保人,至于錢,我要多少有多少,四百銀元小意思罷了。“

娜娜仰慕的望著他,嘆道:”你既有地位又有錢,而且長得比女孩子還好看,莫非是皇太子?“

欣然搖頭笑道:”你糊涂了,圣國只有公主何來皇太子,你總不會懷疑我是巨蝎王國的皇太子吧?“

娜娜托著下巴訕笑道:”算我糊涂,你沒有尾巴,自然不會是巨蝎人——不過,你花那么多錢買我和尤麗亞,到底是為了什么?“

欣然直截了當的反問:”男人買女人,還能干什么?“

娜娜的眼楮頓時鼓了起來:”你……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們陪你睡覺吧?“

欣然笑道:”你還挺聰明的嘛。“

娜娜臉色瞬息萬變,先是盛怒,旋即變得無可奈何:”你有錢又有地位,身邊應該不缺漂亮女人,何苦到這鬼地方來尋花問柳。“

欣然背靠大樹伸了個懶腰,悠悠的說:”我是喜歡吃雞蛋沒錯,可是不喜歡抱著母雞到處跑,到了大漢之海,自然要嘗嘗沙漠里的野花香不香。“

娜娜一躍而起,痛心的罵道:”我本來以為你是個好人,沒想到你和別的男人一樣壞!“

欣然搖搖手指更正道:”你錯了,我可比別的男人壞多啦,我給你自由和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而你付出的則是絕對的服從和忠誠。“

娜娜憤怒的尖叫道:”你憑什么以為會有女人下賤到對你百依百順?!“

欣然笑吟吟的說:”因為我有錢又有地位,可以給某些注定終生坐牢的女人自由,世上還有比自由更寶貴的東西嗎?絕對沒有!為了自由,跟豬睡覺也是值得的,況且話說回來,我總比豬好些吧?“

娜娜強忍怒火,尋找更尖刻的詞句發泄對欣然的痛恨:”別以為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你這種男人根本就是一文不值的社會渣滓,比小偷壞一萬倍的大惡棍!“

欣然被這火冒三丈的小沙精逗得樂不可支,雙臂交抱在胸前,笑道:”你說得很對,但是你還是沒有發覺到隱藏在本人邪惡表象下的善良內心,其實我這個人呢,很是有一點自我犧牲精神的。“

”自我犧牲精神?“

”不錯,犧牲小我,替世人建立了一個大壞蛋的標準范例,這樣一來,老人們就可以把我當作反面典型教育兒孫,教育他們學好,求上進,要善良、正直,溫柔有禮的對待女性,千萬不要學蘇欣然的壞榜樣,如此一來,人心便會向上,社會風氣便會好轉,我走在街上,看到大家每一個人都很善良正直,就會由衷的開心。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上,我會覺得自己是一個對社會對國家對民族對全人類有用的人,人生至此,夫復何求啊∼“欣然閉上眼楮喟然嘆息,仿佛當真懷有偉大情操似的。

娜娜鼓著粉腮生悶氣,杏眼圓瞪,自牙縫里擠出一句臟話:”狗屁——通統是狗屁!“

欣然憂傷的嘆道:”你不相信我的話,是因為你根本無法想象我現在有多么真誠,我希望這世上全是好人,唯一的壞蛋就是我——你說,我是不是有一顆偉大的心靈呢?“

娜娜冷笑道:”全世界只有你一個壞蛋,豈非很寂寞?“

欣然善意的笑道:”有一句詩說,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楮,我卻用它尋找光明,你可知道?“

娜娜不服氣的說:”這是說即便身在黑夜般骯臟罪惡的環境下,也要努力去尋找光明——跟你有什么關系?“

欣然搖頭道:”你的理解不對,這句詩描寫的正是我這樣的人,雖然生于罪惡且享受罪惡,內心里卻充滿了對真善美的戀慕,壞蛋壞到我這種境界就會反樸歸真,變成疾惡如仇,雖然本人懶得做善事——那太麻煩了——卻喜歡善良可愛的人,討厭壞蛋同類,簡單的說呢,就是壞到了惟我獨尊的地步,除我之外,容不得天下再有第二個壞蛋。“

娜娜聽得目瞪口呆,很清楚欣然扯的全是歪理,可是說得頭頭是道理直氣壯,讓人搞不懂他到底是在開玩笑還是說的真心話。

”我不跟你斗嘴,“娜娜站起身來,冷冷的說,”我會把你的真面目告訴尤麗亞,勸她別上你的惡當!“說罷悻悻離去。

娜娜走后,欣然去找朱諾,拿到了新出品的魔法長弓。弓胎由精鋼打造,觸手光滑冰冷,遠比看上去重得多。弓弦由九股牛筋摻秘銀絲纏成,勁力之強足以將箭矢射出五百步開外。欣然將弓立在兩腳之間,上端與胸口齊平,試著拉開弓弦,使出渾身力氣才勉強拉滿,不由擔心如此勁弓尤麗亞是否合用。

魔法弓的箭壺也是特制。內部裝有一塊人工合成的雷晶石,每一支箭上都安裝了微型儲能器,好像蓄電池一樣,從雷晶石中汲取能量。

欣然取出一只蓄滿能量的魔法箭搭在弦上,瞄準百步開外的機械樹射了出去。箭矢命中樹干,旋即爆破,將大樹連根炸飛,殘枝斷樹滿天飛舞。機械樹的樹干是半金屬半植物體,遠比巖石更為堅固,竟然被小小一枚魔法箭炸得粉碎,威力之大遠遠超出了欣然的預想。樂得他抱起朱諾狠狠親了一口,興奮的笑道:”我的好姑娘,你總是能帶給我意外的驚喜!“

朱諾回吻了他一下,笑盈盈的說:”現在不嫌人家笨啦?壞主人,快給我的新作品取個名字吧。“

欣然略一沉吟,說道:”就叫‘爆裂弓’吧!“

朱諾拍手叫好,興致勃勃的說:”主人已經試過弓箭,可否說說改進建議?“

欣然搖頭笑道:”已經很完美了,暫時沒有改進的必要,至于建議……我希望你多造幾張爆裂弓,既可以賣給我老爸的兵工廠,還可以留做備用。“

朱諾扁扁小嘴,嬌嗔道:”什么‘留做備用’啊,說實話還不就是用來泡妞?主人哪,別人都是用金銀首飾漂亮衣裳討好女人,你倒好——專門送武器!真不知道你是不解風情呢,還是特立獨行。“

欣然苦笑道:”我又何嘗不想和手無縛雞之力的大家閨秀交朋友,奈何人在江湖,所見皆是紅粉金剛,對她們來說武器遠比金銀首飾漂亮衣裳更有用……不過朱諾啊,話說回來,你是不是在暗示我送你首飾衣裳啊?“

朱諾掩口嬌笑:”你想得太多啦,我才沒那么庸俗呢。爆裂弓一共造了十一張,余下的全都藏在我的肚子里,跟火龍槍放在一起。“說罷變成魔劍,飛入鞘中

欣然信手將爆裂弓掛在肩上,回去找尤麗亞。一直找到廣場,發現她正赤裸著身子匍匐在泥地上。一群囚徒圍著她,正七手八腳的撕扯衣服。尤麗亞兩眼呆滯無神,有氣無力的掙扎著。仁、道、仆、能四兄弟坐在樹蔭下,沒精打采的旁觀這場輪暴戲。

欣然搖頭苦笑,暗想女性半人馬都是這么脆弱嗎?被男人甩了就自暴自棄,真是何苦來由。順手從樹上摘了一枚機械果,掂了掂,先朝巨人四兄弟走去。



”郵差老弟,你還沒走哪?“巨人中的大哥”仁“率先打招呼。

欣然頷首笑道:”還有點事沒辦完呢,我說老兄,你們這兒挺熱鬧的啊。“說罷目光轉向廣場。

巨人老二”道“聽出了欣然的言外之意,笑道:”伙計們干活太累,玩女人也是一種消遣——除了這個,他們也沒有別的可玩啊!你看我們這里窮的連他媽一幅紙牌也沒有。“

欣然笑道:”紙牌可以自己做嘛,我就做了幾副,插圖全是自己畫的,絕對比買來的好。“

巨人老三”仆“打量了欣然一眼,羨慕的說:”想不到你還是位畫家——我們這些人跟你比不了,全是他媽的蠢蛋!不是蠢蛋也不會被抓來坐牢啊。“

欣然挨著他們坐下,問道:”明天我還來,順便給你們送幾副紙牌、跳棋、象棋之類的玩意,還需要別的嗎?“

巨人小弟”能“聞言大喜,拍著欣然的肩膀笑道:”老弟還挺夠意思的嘛,比從前那個老郵差好多了。對了,你有沒有帶裸女插圖的紙牌?“

”仁“白了小弟一眼,沒好氣的說:”給你真的裸女又有什么用!“

”能“訕笑道:”我可以拿去換酒啊,一張一斤酒,夠我舒坦兩天啦。“

欣然指著尤麗亞說:”你們這里現成有活色生香的美人兒,何苦看什么紙牌。“

”能“騷著后腦勺納悶的說:”尤麗亞在女囚里算是武功最高的,平時從不受人欺負,像今天這樣逆來順受可不多見。“

欣然哦了一聲,問道:”女囚被欺負,你們不管?“

”仁“替弟弟答道:”沒法管,我們兄弟四個只有八只眼楮,管得了一時還管得了一世嗎?只要他們不越獄不殺人,至于其它,我們也犯不著多事,睜只眼閉只眼算了。“

欣然聞言笑道:”你們不管,我倒很想越俎代庖。“

”仁“哈哈大笑:”老弟,看得出來你是個俠骨柔腸的好漢子,可是,你犯不著為一個女殺人犯出頭得罪人,那幫流放者可個個都是殺人放火的亡命徒啊!“

欣然滿不在乎的說:”你們巨人的腦子果然大而無當,我才不是去打抱不平呢。“

”仁“詫異的問:”那你想干什么?“

欣然起身撣去褲腳的塵土,側臉笑罵:”媽的!你們看不出我是想湊熱鬧,教教那班混蛋怎么玩女人嗎?“

四位沙漠巨人瞠目結舌,難以想象欣然和氣可親的笑臉竟隱藏了一顆禽獸不如的心。

”只要不殺人你們就不管對不對?“

”是這樣沒錯……可是……“”仁“欲言又止。

”沒什么可是不可是的,“欣然拍拍巨人老大的肩膀,在他耳畔笑嘻嘻的說,”實話對你說,我現在心情很他媽的不爽!怎么才能爽呢?一是玩女人泄火,二是砍男人放血,你老兄和其它三位好兄弟最好乖乖的在這看著,別動,不然你們個頭那么大,被誤傷的概率可不小哦……“

”仁“勃然色變,揮掌拍向欣然,怒喝道:”你算什么東西,竟敢威脅老子!“

欣然輕輕閃身甩掉名副其實的”巨靈掌“,亮出胸前的寶劍勛章,獰笑著問”仁“:”你看我像什么東西?“

”圣……圣騎士!?“”仁“嚇得翻身跌倒。其余三個巨人慌忙跳起來,擋在兄長面前,居高臨下的瞪視著欣然,吼道:”你想干什么!“

”閃開——通統閃開!“

”仁“慌忙推開三兄弟,匍匐在欣然腳下,訕笑道:”小人不知道圣騎士閣下駕到,出言無狀尚請贖罪。“

欣然拍拍巨人的臉頰,詫異的笑問:”老兄,你真的是巨人嗎?為何說話如此文雅。“

”仁“苦笑道:”我從前在總督李大人身邊的當差,跟他老人家學了不少文化——我們李大人也是圣騎士啊!“”仁“雖然是帶罪之身,提起故主仍與有榮焉。

欣然點頭笑道:”有文化的巨人才是真正的巨人,你老兄很有前途。“

”仁“眉開眼笑的說:”承您老吉言,我這就招呼大伙兒過來給您老請安——“

欣然擺手道:”不必!我還有公務在身,不便暴露身份。“

”仁“愁眉苦臉的說:”話雖如此,可小人實在擔心那幫混球不懂規矩,萬一沖撞了您老人家……“

欣然竊笑道:”你這么說就不對了,其實啊,我跟其它圣騎士不一樣,是非常喜歡扮豬吃老虎的——不、不,我是說非常喜歡‘與民同樂’,你們不反對吧?“

巨人四兄弟哪敢妨礙圣騎士大人”與民同樂“,當下齊聲道:”大人盡管‘同樂’便是,哪個混賬王八蛋不識抬舉,我等自會教他曉得大人的一片苦心。“

欣然滿意的點點頭,吩咐四兄弟:”去弄一桶洗澡水來,我自有用處。“說罷轉身走向人群。

——————————————————————————–

第七章 拔河記

此時尤麗亞已經被暴徒剝得一絲不掛,美麗的金發披散在臉上,貝齒緊咬朱唇,滲出絲絲血漬。修長秀美的頸子滿是淤傷,光滑結實的脊背上亦有血跡,金絲般的鬃毛亦被扯落了幾綹。幸而暴徒們為輪奸的次序發生了爭執,她才暫時得以免遭凌辱。

終于,一個矮胖的中年男子抽到了第一名,興沖沖的剝光衣服,挺著粗短的小弟弟跑到尤麗亞面前,強迫半人馬女郎替他口交。尤麗亞厭惡的扭過臉去,恰好看見欣然,死寂的眼楮里頓時閃過一絲驚喜,緊接著飛起一腳狠狠狠狠踢在男人胯下。

”啊啊啊啊——“那倒霉蛋發出樂極生悲的慘叫。

欣然似笑非笑的問:”老兄,你好像很痛啊,需要幫忙嗎?“

”喔喔——救命——救命啊……“矮胖男子痛得滿臉冒汗,胯下血流不止。

欣然輕輕愛撫尤麗亞的長發,低聲道:”他讓賾更用力一點,這樣才會爽。“

尤麗亞嫣然一笑,眼中閃過復仇的火光,再次飛足狠踢,準確無誤的擊中矮胖男人的小腹。

”媽呀!“矮胖男子尖叫一聲原地崩起三尺高,兩腿之間鮮血狂噴。

尤麗亞偏頭偎依在欣然懷里放聲抽泣:”你回來干什么……反正我都不想活了……“

欣然擁著這可憐的姑娘,勸道:”為了一個背信棄義的男人放棄人生,臣這么做實在太傻了……“

”為什么還要回來……“尤麗亞含淚嗚咽,”我根本不值得你掛念……“

”把比逗人生交給我,“欣然溫柔而不容拒絕的說,”我將帶喧開地獄。“

尤麗亞嬌軀劇震,深情的望著他的眼楮,嗓音顫抖的問:”你真的會對我好么?“

欣然捧起半人馬女郎梨花帶雨的臉蛋,自信的說:”會比霖想象中更好。“

尤麗亞屈膝跪在欣然腳下,揚起俏臉含淚低語:”告訴我你的名字,從今往后,尤麗亞愿意為你做任何事,哪怕是跟公豬睡覺。“

欣然驚訝的問:”娜娜跟說過了?“

尤麗亞咬著嘴唇點了下頭,喃喃的說:”本來……我聽了她的話,已經放棄了一切希望……然而當你回到我身邊,我才突然發現,那些凌辱我的男人根本連豬也不如!我連他們都不在乎,還在乎別的痛苦?“

欣然大為感動,連忙解釋道:”事實不像你想得那么壞,我替你贖身,一是同情你的遭遇,二來是需要心靈手巧的女人照料我們的生活,你要知道,我現在和大哥、小弟住在附近的古堡里,三條好漢居然沒有一個會做飯,日子過得一團糟!“

尤麗亞憂心忡忡的問:”您的兄長和小弟……是很可怕的人嗎?“

”當然不是!“欣然哈哈大笑,”那兩個家伙可比我強多啦,我大哥是正直的熱血漢,我小弟是善良的正太,臣一定會喜歡上他們的,我保證!“

尤麗亞抿嘴微笑,柔柔的說:”尤麗亞一定會好好的伺候他們,不會讓主人失望的。“

話音未落,背后有人罵道:”臭婊子!潮先好好的伺候老子吧!媽的,干什么跟那小白臉眉來眼去,快點撅起屁股來,大爺還沒享受呢。“尤麗亞憤怒的揚起蹄子,狠狠踹了那人一腳。

”哎喲∼∼好厲害的回馬槍哦,“那人揉著大腿疵牙笑道,”幸虧老子練過鐵布衫。“

這時巨人四兄弟舉著大桶清水過來。大哥”仁“垂手站在欣然身后,謙卑的道:”少爺,水準備好了,您這就更衣入浴?“

欣然回頭笑道:”這水是給尤麗亞準備的,你們兄弟四個這就伺候她入浴,可不許粗手粗腳的哦。“

尤麗亞哪敢讓巨人看守給自己洗澡,慌忙搖頭道:”主人,我自己來就行啦——不敢煩勞四位大人。“

”道“輕松放下巨大的木桶,溫和的笑道:”尤麗亞小姐請放心,我們哥幾個是天閹,臣呀,就把我們當成服侍皇后娘娘的太監吧,臣再推辭,讓我們在蘇少爺面前也不好交待啊。“

尤麗亞聽他這么說了,也不好意思推辭,紅著臉低聲說:”有勞四位大哥。“說著邁著碎步跨進木桶,將飽受折磨的胴體侵入清水。

巨人四兄弟一起動手替她加水、加香精、擦乳液,服侍的尤麗亞俏臉生暈,瞇著眼楮伏在溫熱舒適的水中,似乎渾身每一根毛孔都張開了,不由得心曠神怡,輕聲呻吟。欣然趴在木桶上,湊在她耳畔悄聲說:”下面也要洗干凈,洗完了咱們再親熱,好不好?“

尤麗亞羞得面紅耳赤,聲若蚊蚋的答道:”好……“悄然將耦臂滑入水中,細細擦洗私處內外,滿心歡喜的期待著用洗得干凈噴香的身子逢迎主人的寵幸,以此作為人生的分界點,把從前那些噩夢般的日子徹底抹掉。

欣然沖尤麗亞微微一笑,轉身去跟那”鐵布衫“說話。

”你老兄當真練過鐵布衫?“

”鐵布衫“覺察到巨人看守對欣然態度異常謙卑,心里頓時打起退堂鼓,訥訥的說:”練過是練過,就是不太精。“

欣然笑道:”你是從上往下練,還是從下往上練?“

”這個,從下往上……“

”哈呀巧了、巧了!“欣然拍手笑道,”我也是從下往上練,咱們是同門啊!我得叫你一聲師兄。“

”鐵布衫“聽他主動套近乎,臉色頓時開朗了許多,倨傲的說:”小兄弟出身哪一派啊?也許我認識你師父。“

欣然搖頭笑道:”我的師門不值一提,說出來徒惹師兄恥笑,不過師兄啊,我們那一派的鐵布衫雖然不怎么高明,鐵褲襠可是厲害的很哩,堪稱天下第一!“

”鐵布衫“冷笑道:”你說出這種可笑的話,可見你的鐵布衫的確不太高明,所謂鐵褲襠,根本就是鐵布衫的入門工夫,不管是橫練也好豎練也好,第一步都是練‘襠功’。“

欣然如獲至寶似的點頭稱是,轉而問他:”師兄的襠功如何?“

”哼,刀槍不入不敢說,往這一站,三五條壯漢拉不動!“

欣然笑道:”那你敢不敢跟我比比襠功呢?“

”鐵布衫“毫不猶豫的說:”不敢的是孫子,你說怎么比吧!“

欣然捏碎那只路上摘的機械果,取出一卷小指那么粗的鋼絲。

”咱們就用鋼絲拴住小弟弟玩拔河,誰先撐不住就算輸,怎么樣啊?“

”這……“”鐵布衫“聽得發愣,支支吾吾的說,”我可沒聽說過有這么比襠功的……“

欣然冷笑道:”你不敢,就是甘心當孫子——“

”放屁!“鐵布衫硬著頭皮嚷道,”誰說我不敢,比就比,看誰的老二夠結實——來吧!“

說罷解開褲子,把鋼絲綁在陽物末端。欣然也照樣栓緊,兩人各自后退。

鋼絲在兩人胯下越繃越緊,欣然面不改色,”鐵布衫“汗如雨下,臉膛漲得發紫,苦不堪言。

欣然面帶微笑,繼續后退,”鐵布衫“終于承受不住,跟進一步嚷道:”好漢——我認輸了!“

”你說什么?我聽不見,“欣然扭頭對身邊的巨人小弟”能“說,”小能,那位鐵布衫老兄好像有些腳滑,你去幫他站穩。“

”好哩!“”能“邁開大步來到”鐵布衫“背后,兩只鐵鉗般的大手死死按住他的肩膀。嚷道:”少爺,這位好漢現在站穩了,你就使勁兒的拉吧。“

”不要——不要啊——“鐵布衫嚇得亡魂頓冒,只覺得胯下劇烈撕痛,接著一涼,鋼絲脫體而出,半截血淋淋的陽物落在地上。

”啊啊∼∼“鐵布衫放聲慘叫,捂著下體縮成一團。

欣然提著鋼絲走過來,掃視了眾人一眼,笑瞇瞇的說:”獨樂不如眾樂,大家一起玩吧。“

眾人面面相覷,膽小的便要溜走,被”能“一把抓住摔在地上,惡狠狠的罵道:”蘇少爺讓你們滾蛋之前,誰也不許走!“

欣然抬手將鋼絲拋過去,冷笑道:”你們剛才排隊干女人的威風哪去了?別他媽的告訴我你們全是只會欺負女人的軟蛋!“

在場的流放犯總計二十多人,眼看欣然目露兇光,情知今天勢難善了,若是翻臉開打,雖然人數占優,然而手無寸鐵,恐怕不是欣然以及四位巨人看守的對手。

當下湊在一起悄聲合計了一番,覺得二十多人的老二加起來總比蘇欣然一個人的結實吧?沒理由輸給他!

于是悶不做聲的拾起鋼絲,各自綁在胯下。其中有一個耍小聰明,假裝把鋼絲纏在下身,其實是綁在了大腿上。欣然看在眼里,抬手摘下”爆裂弓“,一箭射穿那人下體。”砰“的一聲悶響,雷晶石能量爆發,炸得他粉身碎骨。其余囚徒嚇得魂飛魄散,再也不敢搞鬼。

欣然見大家都準備好了,喊了聲”開始“,轉身向尤麗亞走去。那二十多人也喊著號子奮力掙扎,卻止不住欣然的腳步,反而被扯得踉蹌跟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