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使[未刪節][第三集] 上

第三集

第一章 老友記

且說欣然告別霸王花與銀龍水鏡,下山換乘馬車,一路奔波來到海蘭港。

海蘭港是貿易都市左近的海上交通要地,當年鬼族王子蘭斯洛特環游世界,便從此地出發,乘坐仆鯨(一種仆魔,大型海上交通工具)入海,歷時九年后在大陸西海岸登陸,成功證明了“大地是球形”的科學猜想。因此,海蘭港也被稱為“蘭斯洛特寰球港”。

欣然下車后在港口餐廳閑坐,點了一道當地的名菜“金橘醬燴魚片”,外加一杯滋味醇厚的白葡萄酒,美美的用了午餐。

此時已是九月初旬,夏天即將結束,海岸涼風細細,欣然離家至今已經三個多月,想到故鄉距此不過兩三百里路,不免生出了思鄉之情。然而思念歸思念,如今公務在身,實在抽不出身回家探望老爸。于是向服務生討來筆墨信紙,寫了一封家書寄給老爸。

出了餐廳后欣然打算尋一處客棧暫時寄身,再去港口購買前往艾爾曼的船票。說來湊巧,剛走出沒多遠,便看見潔西卡夫人牽著小杰的手走進一家珠寶店。

欣然信步跟了進去,只見潔西卡夫人看中了一枚藍寶石戒指,正在試戴。迎著日光端詳了半晌,又戀戀不舍的摘下來。欣然暗笑她小氣,修道院長的職務的確沒有多少油水可撈,不過潔西卡身為貴族,每個月都有國家規定的優厚俸祿,再加上老爸時不時的補貼情婦些零花錢(蘇老爺出手闊綽,這零花錢可絕對不止是零花的概念),買一只寶石戒指不過九牛一毛,竟然舍不得,簡直可笑。況且,潔西卡作為神職人員卻出入珠寶店,實在有損圣國教廷的威嚴。

欣然將手插在褲兜里,晃著肩膀走過去,一拍柜臺,將老板叫過來說:“那只寶石戒指我要了。”說著掏出一把銀幣,漫不經心的撒在柜臺上。

老板知道貴客上門,歡天喜地的跑過去告訴潔西卡夫人:“對不起,猊下,這枚戒指有人訂了。”

潔西卡郁悶的摘下戒指扔在柜臺上,負氣的說:“這枚戒指太沉了,手工也不夠精致,不適合我。”正說話時欣然走過來。

潔西卡見到他,眼楮頓時一亮,驚喜的叫道:“欣然——真巧,想不到會在這里遇見你。”

欣然笑著點點頭,拿起那枚藍寶石戒指替潔西卡戴在纖指上。

潔西卡看看他,又回頭看看老板,問道:“買下戒指的客人就是他?”

老板滿臉堆笑:“回稟猊下,正是這位少爺。”

潔西卡一揚臉,傲然笑道:“他是我的佷子!”摘下戒指丟在柜臺上,得意洋洋的說,“替我包起來。”

老板連忙照辦,潔西卡趁沒有人留意,掂起腳尖勾住欣然的脖子,送上甜蜜的香吻。

“壞小子,你可真夠大方的啦,跟你爸爸一個樣兒!”

欣然哈哈一笑,不理潔西卡的恭維,蹲下身子摸摸小杰的頭發,柔聲道:“怎么樣,見到哥哥開心嗎?”

小杰興奮的漲紅了臉,大聲說:“高興!高興的快要發瘋啦!”

“真是個乖孩子,”欣然起身招呼老板,“你們店里有沒有本地特產的玩具或者工藝品,要最好的。”

老板諂笑道:“小店沒有玩具賣,工藝品那可是應有盡有。”說著一溜煙兒跑到柜臺盡頭,捧來一只白色海貝鑲嵌而成的帆船模型,船帆是華麗的白綢縫制,桅桿上裝飾了許多珍珠。

欣然低頭問小杰:“喜歡嗎?”

小杰直勾勾的望著帆船,連連點頭。

欣然又掏出一把銀幣丟給老板,說道:“把船也給我包起來。”

“謝謝欣然哥哥!”小杰乖巧的說。

“這孩子,真是越來越不象話了,哪能向人討禮物呢。”潔西卡佯怒拍了小杰一下。欣然搖頭笑道:“別這么說,潔西卡阿姨,我跟小杰特別投緣,現在只不過送他一艘帆船模型,將來發達了,還會送他一艘真正的大帆船呢。”

潔西卡姑佷仰慕的望著欣然,被他的慷慨感動了。殊不知欣然其實也沒有多么富有,女王支付的路費,大部分給了水鏡和霸王花,余下的一路上已經花的七七八八了,能否堅持到艾爾曼還是個疑問,哪里有余力送禮。只是欣然一向大方慣了,從前在家里有花不完的金銀,如今出門在外,也改不了這習慣。況且他根本就不在乎口袋里還有多少錢,花光了無所謂,再想辦法就是了。

欣然陪著潔西卡姑佷離開珠寶店,一同回到潔西卡包下的客棧。小杰邀請欣然一起坐船,欣然很高興的答應了。潔西卡滿心期待能跟欣然繼續鬼混,當然不會反對。然而欣然已經厭倦了潔西卡的糾纏,只在她房中做了片刻便找借口出去閑逛,晚上盡量拖得很晚才回客棧。

如此過了兩天,還沒有等到合適的客船。海蘭港是大港,往來的船只很多,不過眼下的季節正是海上風浪最大的時候,船主一般都不愿意出海遠航。之前倒是有一艘仆鯨去艾爾曼,可惜錯過了。

這一天欣然早晨起來,吃過飯后去港口酒館消磨時間,喝了一杯麥酒,叫來老板問晚上有沒有牌局。

“回少爺,最近禁賭抓的很嚴,晚上的牌局已經很久沒開張了。不過你如果真的很想玩,我倒是有幾位私人朋友經常在后頭廳里打牌,可以介紹給你認識。”

欣然興趣廣泛,吃喝嫖賭樣樣精通,聽說是“私人朋友”,立刻明白全是老賭棍,大概老板是把自己當成外地來的肥羊了,想讓那伙兒妙人在自己身上發發利市。于是微微一笑,說道:“既是你的朋友,想必牌品一定錯不了,這就帶我去見見他們可好?”

老板諂笑著請欣然來到后廳,果然有四個人正在打牌。欣然的眼楮一下子落在了坐在上首的中年漢子臉上,驚喜的喊道:“羅素大哥!”

那漢子三十出頭的樣子,身材高大結實,相貌堂堂,留著短須,上身只穿了一件皮背心,胳膊肌肉虬結,肩上紋了一只紅色狐貍頭。他看到欣然,臉上頓時露出喜色,揉著眼楮站起來嚷道:“老天!我不會是在做夢吧?欣然老弟,真的是你?”推開牌桌迎上前來,抱住欣然得肩膀哈哈大笑,歡愉之情溢于言表。當下牌也不打了,拉著欣然去前面喝酒。

這位中年漢子,便是消失多年的財寶獵人“紅狐”羅素。

欣然和羅素的交情很深,從前在黑暗大陸,羅素賊膽包天,竟敢去盜竊古撒蘭王的墓穴。被欣然媽媽逮住,一怒之下要把他丟進化骨池變成骷髏兵。多虧欣然求情,才留下一條小命。此后幾年,紅狐羅素一直在吸血鬼王宮當欣然的仆人。那些年紅狐羅素銷聲匿跡,別人都以為他死了,不料是在吸血鬼王宮當差。欣然成長為一個大壞蛋,多半是羅素的熏陶。

因此,兩人有著亦師亦友亦主亦仆的關系,感情非常深厚。后來欣然回到貿易都市,跟爸爸一起過,臨走的時候向媽媽討得紅狐羅素追隨左右。

一離開暗黑大陸,賽西麗亞施加在紅狐身上的符咒就減弱了。欣然知道這老流氓遲早要丟下自己投奔自由,索性很大方的送了他一筆錢,放他走人。

因為這一層關系,羅素對這位小主人非常感激,他一向六親不認,但對欣然,卻始終保有一份真誠的感情,紅狐羅素沒有子女,就把欣然當成了自己的親骨肉,親弟弟,離開蘇家以后,也時常回去探望欣然。

每年欣然過生日那天,羅素總會風雨無阻的回到貿易都市,帶著拼死得來的價值連城的寶物送給他做生日禮物。

羅素清楚自己的名聲極臭,蘇家不會歡迎他這樣的客人,因此次次都是悄悄的來,悄悄的走,除了欣然,誰也不知道他與蘇家小少爺的交情。

故人相見,彼此都有說不完的話。這通酒一直喝道深夜,羅素微有醉意,欣然也有點撐不住了。起身笑道:“老哥,我得回去了,你最近在哪里發財?”

羅素告訴欣然,他承包了一艘游艇龜,做海運生意,把東方的客人運往北方,買賣挺紅火的。欣然大喜,說自己正要去北方,能不能搭他的船。

羅素為難的說:“最好不要,我為了逃稅,不得不貼著礁石群島航行,非常危險。”

欣然笑道:“你該知道我最喜歡的就是冒險,這船,我是坐定了。”

羅素心中叫苦,然而又無法把真相告知這位小老弟,只好勉為其難的說:“看情況罷,如果實在找不到別的船,我就送你一乘,不過你上了船以后可千萬要小心,如果發生意外,不必驚惶,我一定會保護你的。”

“全靠老哥啦。”

“哈哈,咱們是好兄弟嘛,別說這些,先找個地方好好的吃一頓。晚上有什么安排?”

“還沒有。”

“那正好,老哥帶你去附近逛逛,有一家酒館的女招待既漂亮又風騷,嘿嘿,咱們可得好好的樂一樂。”

欣然皺眉道:“算了吧老哥,你知道我不喜歡那種女人。”

“對了,你好像有潔癖來著,”羅素摸著下巴尋思,酒吧女郎,欣然小弟肯定看不上眼,應該怎么招待他才好呢。正犯愁的時候,欣然拍拍他的肩膀笑道:“羅素老哥,從前總是你幫我張羅,今天不如換一換,我給你介紹個好女人如何?”



羅素大喜,半信半疑的問:“你說的是真的?”

“廢話!我什么時候對你說過謊?”

“那倒也是,不過欣然老弟,你認識的女人一定既高貴又有錢,我羅素高攀不起啊。”

欣然含笑道:“那娘們兒的確高貴又有錢,而且風騷的很,床上功夫也不錯。”

羅素瞪直了眼楮,吃吃的問:“她、她干什么的?”

“是貿易都市的候補大主教,阿曼拉達家的貴族千金,潔西卡夫人。”

羅素聞言大吃一驚,在欣然肩上狠狠捶了一拳,惱羞成怒的說:“老弟,你這是什么意思?耍著我玩是不是?”

欣然揉著肩膀,忍痛笑道:“老哥,你這是怎么了,我發誓沒有開玩笑。”

“潔西卡夫人是貴族中的貴族,淑女中的淑女,怎么可能看得上我,”羅素自卑的說。

欣然微微一笑:“別自卑,老哥,你是真正的男子漢,潔西卡那騷貨還未必配的上你呢。”

羅素紅著臉說:“即便你說的是真的,我也不敢上啊!玩女人是很爽,可是玩名女人就一點也不爽了。萬一她事后發怒,我怎么能承受得起阿曼拉達家族的追究?”

欣然笑著鼓勵他:“潔西卡夫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好年華,卻不得不遵守教廷的清規戒律,心里很是苦悶,老哥你慰藉了夫人苦悶的芳心,她愛你還來不及,怎么會發火呢。”

紅狐羅素是個多疑的人,當然不會被欣然的話說服。

“你說的也有道理,可是我也聽說,貴族女人的心地都很壞,在外面跟不認識的男人好上一晚,第二天就會派人去暗殺,免得走漏風聲壞了名譽。我相信潔西卡夫人也不會例外。”

欣然笑道:“你也是老江湖了,怎么膽子這樣小?如果她有這種心機,你為何不先下手為強?我們現在就去買一臺照相機,等你在床上干潔西卡夫人的時候,我就悄悄藏在床下,把她的淫態全部拍下來,如果她敢翻臉,你就拿出裸照威脅她,告訴她,如果你有個不測,就會有人把底片寄給圣國所有大報社。如此一來,潔西卡夫人只有乖乖聽話,非但不會害你,為了自己的名譽,還要落力的保護你呢。”

羅素越聽越不是滋味,懊惱的說:“老弟,你說我是不是真的老了?這么簡單的辦法,我竟然沒有想到……”

欣然拍拍他的肩膀,鼓勵道:“老哥你沒有老,只是這些年過慣了安穩日子,不再像從前那樣每日跟奸詐狡猾的小人打交道,心里也就沒有了那些以毒攻毒的奸計。我就不同了,從小到大,沒有一天斷過闖禍,為了保命,只能不擇手段。”

羅素對這位小兄弟是又佩服又害怕,強顏笑道:“你說的對,我紅狐羅素,想當年也是一號響當當的人物,不該淪落到這等下場。”

欣然笑道:“別發感慨啦,老哥,如果你覺得生活枯燥,缺少趣味,為什么不跟我一起旅行呢?我保證你每一天都會過得很刺激。”

羅素被他說得心動,然而另有苦衷,只得拒絕老弟的邀請。幽幽的說:“我現在是上了套的驢子——不跑也得跑啦。再說,跟你在一起固然有趣,可是總會遇到生命危險,我怕死,不敢舍命陪君子。”

欣然暗想,老哥這話倒也不錯。我的生活似乎總是在和死亡打交道,現在不就有銀龍水鏡和霸王花兩大高手在屁股后面追殺不休?唉,這話可不能告訴老哥,不然準被嚇得逃之夭夭。

——————————————————————————–

第一章 老友記(下)

當下定好約會,讓羅素明晚十點鐘去客棧找他,屆時欣然將會安排潔西卡夫人給他認識。羅素以為只是普通的交際,也沒有多想,一口答應。

與羅素分手后欣然回到客棧,發現小杰正躺在自己床上呼呼大睡,手中攥著一本春宮畫,褲襠撐起了小帳篷。

欣然促狹的一笑,躡手躡腳的走過去,在小男孩褲襠上打了一下,學著潔西卡的嗓音罵道:“小杰!你在看什么?”

小男孩嚇得一骨碌爬起來,手忙腳亂的將春宮畫藏在背后。

“姑、姑媽,我、我……”抬頭一看,原來是欣然。

小杰虛驚一場,苦著臉埋怨道:“欣然哥哥,你又嚇唬我。”

欣然微微一笑,問道:“小杰,那畫看得很過癮吧?”

小杰紅著臉點了下頭,說:“對不起,欣然哥哥,我來找你的時候你不在,只有這本畫書丟在床上,我閑得無聊,就……”

欣然笑道:“喜歡就送給你好了,只是不要讓別人發現。”

小杰大喜過望,連忙道謝。欣然一擺手,神秘的笑道:“小杰,你對女人的了解也差不多夠了,不過總是停留在書本上是沒有用的,男女之事,必須親身體驗才行。”

小杰搓著手,害羞的說:“我還小,不能做那種事的……”

欣然不以為然的說:“我看你除了膽子比較小,其它地方都不小,如果不敢真刀真槍的干,看別人干你敢不敢?”

小杰鼓足勇氣點了下頭。

欣然揉揉小男孩的頭發,小聲叮囑:“明天晚上這個時間,還是在我房里等候,到時候我會帶你去看一場真刀真槍的活春宮。”

小杰激動得漲紅了臉,忽閃著眼楮問:“真的?”

欣然佯怒罵道:“死小鬼!哥哥什么時候騙過你?”

小杰不好意思的笑道:“欣然哥哥對我最好了,明天晚上我一定來,你要等著我哦。”欣然點點頭,把小男孩趕回臥房,自行上床入睡。

次日一早,欣然醒來時天已大亮。潔西卡姑佷習慣早起,正在飯廳等待欣然共進早餐。

欣然出去洗漱,一面向潔西卡姑佷道歉:“對不起,昨晚碰見一位多年不見的老朋友,多喝了幾杯,起得遲了,勞駕阿姨、小杰久等。”

潔西卡好奇的問:“是什么朋友?”

欣然將濕手巾蒙在臉上,含糊的答道:“是一位跑海運的朋友,我請他幫忙買去艾爾曼的船票。”

潔西卡不再多問,替欣然準備碗筷。吃了早飯,潔西卡借口念書把小杰支走,湊上身來握住欣然的手,嬌媚的說:“欣然,咱們好久沒親近了……阿姨很想你呢。”

欣然暗罵一句騷貨,強顏笑道:“阿姨想我,我也想阿姨,不過總是那一套實在無趣,不如今天晚上玩點別致的游戲如何?”

潔西卡茫然的問:“別致的游戲是什么?”

欣然湊在她耳畔悄聲道:“我從一位朋友哪里學到源自‘東方性都’扶桑的床上絕活兒,今天晚上在你房里實地演練,保你快活的連自己的名字都記不得。”

潔西卡被他說得春心蕩漾,恨不能現在就共效于飛,急色的嘆道:“要等到晚上啊……好吧,我回去部置一下,你幾點過來?”

“九點。”

“一定要來哦。”

潔西卡拾起他的手吻了一下,扭著腰肢回房了。

當晚,欣然拿著一卷繩索和厚厚的黑布條如約來到潔西卡房中,告訴她為了獲得更刺激的快感,必須先把她綁起來,還要蒙住眼楮。

潔西卡驚訝的說:“那我豈不是連你的臉都看不見,好可怕哦。”

欣然笑道:“要得就是這種可怕的感覺,好像強奸一樣,阿姨喜歡被強奸嗎?”

潔西卡吃吃羞笑,豎起食指在他額上戳了一下:“來吧,強奸就強奸!阿姨今天晚上隨便你怎么玩。”

欣然毫不客氣的把潔西卡剝了個精光,結結實實的捆了起來,又用布條蒙住了眼楮。而后說道:“潔西卡阿姨,我出去方便一下,馬上就回來干你。”

說罷回了自己房間。羅素已經在等候,見到欣然,起身笑道:“潔西卡夫人真的肯見我?”

欣然笑道:“她在臥室等候,讓我來請大哥。”

羅素不悅的說:“老弟,你就別跟我來這套了。老哥是看著你長大的,你心里想什么,我怎會不知道?快說,你是不是想耍我?”

欣然搖頭笑道:“真的沒有,只不過我剛才說了謊,潔西卡夫人的確在房間等候,只不過等的是我。”

羅素苦笑道:“那你讓我去湊個屁的熱鬧。”

欣然竊笑道:“她現在光著屁股趴在床上,手腳被繩子捆住,眼楮被布蒙住,哪里認的出訪客到底是誰。”

羅素狐疑的說:“你把她弄成這樣干什么?”

欣然哈哈大笑:“我不是早就說了讓你干一回貴夫人么?這么做,當然是方便老哥的小弟弟直闖潔西卡夫人的肉穴,反正她現在只認得男人的肉棒,只要你不說話,保管沒事。”

說著不由分說將羅素推到潔西卡的臥房門前,悄聲笑道:“老哥,機不可失,你好好把握吧。”開門推羅素進屋。

欣然隔著門板聽了片刻,初時沒有動靜,想必羅素仍在猶豫,大約五分鐘后,房間里傳來潔西卡的呼喚:“欣然,是你回來了嗎?哎呀,真討厭,光摸人家的大腿干什么,還不快插進來,阿姨的小穴穴已經等不及了。”

到了這地步也容不得羅素不動心,飛速脫光衣服跳上床去,騎在潔西卡身上大干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