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媽媽我愛妹妹(4)

只見媽媽一動不動地站在門口,看著我們,臉上挂著的是失望、沮
喪,顯然,我們的舉動使媽媽深受打擊。
她轉過身,沖回自己的臥室“砰”地把門關上。我可以聽到她的哭
泣聲傳來。

我迅速穿上衣服返回我的臥室。

老天,我想,她都看見了什么?我該如何向她解釋?我難道應該向
她說我干了我淫蕩寂寞的媽媽…哦,不,是干了我16
歲的親妹妹嗎?
我該如何是好呢?

我坐在床角陷入了沉思。

几分鐘后,我到浴室洗了個澡,回房時我注意到媽媽的房間已經靜
了下來。

我站在她的門前猶豫了一會兒,輕輕敲了敲門,沒有反應,看來現
在不是談話的好時候,我只好回到自己房間。

我躺了大約兩個小時,考慮該怎樣彌補我和媽媽的關系,但我想不
出什么好辦法。

我聽到妹妹的房間里傳來沙沙的聲音,我習慣性地走進壁櫥,偷看
妹妹房間的動靜,我見到妹妹躺在床上,輾轉反側,不住地嘆氣,顯然
為剛才的事困擾。

見鬼去吧!我決定豁出去了,與其日后生活在這種氣氛下,我不如
去向媽媽道歉,不管她原不原諒,我都會請求她的寬恕。

我披上睡衣,來到媽媽的門前,敲了敲門,沒有反應,我又敲了敲,
這回有了回音。

我開門走進去,看到媽媽正躺在床上,顯然剛哭過。

我走過去,挨著媽媽坐了下來。我想要說什么,但找不到話題。

還是媽媽先開口了。

“孩子,那天你我之間的事真不該發生,我是一個大人,是你媽媽,
不是你16歲的妹妹,你是她的哥哥,你有責任保護她,避免讓她接觸這
些事。”

“但,媽媽…”我正要爭辯,媽媽揮手打斷了我。

“我是說,我們曾做過的事是錯的。車庫的事之后我們走得太遠了,
廚房里的事更是錯上加錯。我不應該讓這樣的事失控的,這是我的錯,
我已經很久沒有碰過男人了。我約會過的所有的男人一開始腦子里就只
有‘性’,他們想的只是我的肉體,他們認為和一個寡婦約會會更容易
上手。所以我討厭約會,除了那些真正想成立家庭的人。”

說著,她的淚水忍不住流了出來。

我抱住她,想要說些安慰的話,但我還是找不到話題。

“對不起,媽媽。我不知道今天的事是怎么發生的,也許是我失心
瘋了,我不知道。我知道我錯了,但要知道整天和兩個地球上最美的女
人一起住是多么地困難呀。”

我的最后一句話把媽媽逗樂了,她挪動身體挨近我,把頭靠在我的
肩膀上,用手撫摸我的胸口。我也撫摸她的頭發,想使她平靜下來。

媽媽似乎很喜歡我這樣做,身子完全地癱在我身上,好象全身沒有
一絲力氣似的,看來她今天的工作一定十分辛苦。

我繼續撫摸、媽媽的頭發,媽媽完全躺倒在了懷里,我溫柔地看著
媽媽的眼睛。

“我愛你,媽媽。”我只能這樣說。

“我也愛你,寶貝。”媽媽說。看起來她很疲倦。

我低頭溫柔地吻了一下媽媽的嘴唇,然后又是一下,但這次重多了,
媽媽很快有了反應。

媽媽摟住我的脖子,將舌頭探過來。

我的手滑下來隔著睡衣揉搓媽媽的乳房。她的乳房一下子變硬了,
乳頭挺了起來。我用力地吻著媽媽,同時手不住地揉搓她丰滿的乳房。

媽媽的舌頭熱情地在我的嘴里攪動,鼓勵我更大膽的舉動。

我解開媽媽睡衣的紐扣,媽媽的手則曖昧地撫摸著我的腹股溝。我
里面沒有穿短褲,我不想受它的約束。

媽媽的乳罩是從前面扣上的那種,我很輕易地將它解開,露出堅挺
成熟的胸部。

我的肉棒又再開始膨脹。

當這一次媽媽用手抓住我的肉棒時,它已經充血膨脹得媽媽几乎握
不過來了。

她溫柔地握住我的肉棒,上下套弄著。

我立即明白了媽媽雖然表面上說這么做是錯的,其實她心里和我一
樣對這種禁忌的亂倫之愛都情有獨鐘。

我把手放低,按在媽媽的右乳上,伸嘴含住她的乳頭,輕輕噬咬著。
媽媽呻吟著,加快套弄我的肉棒。

我的嘴唇貪婪地在媽媽的雙峰間來回舔吸,但我的手悄悄地拉下了
媽媽的短裙和蕾絲內褲,媽媽的大腿根部完全濕透了,因潛意識中亂倫
的快感而不住地流著淫水。

我脫下媽媽的短褲遠遠地丟開,將頭湊倒媽媽的兩腿之間,欣賞媽
媽美麗裸露的陰戶。

我的舌頭分開陰毛,輕輕地彈著那一道裂縫。

當我的舌頭和嘴唇在她奶油狀的裂縫中來回蠕動時,媽媽的呻吟聲
更大了。

我將舌頭探進媽媽的陰道,用力舔她的兩壁。媽媽的背拱了起來,
腦袋來回地晃動,顯得十分地意亂情迷。

我跨到媽媽的身上,將肉棒對正媽媽的淫嘴。我不知道經過了車庫
的事后媽媽會有什么動作。

問題很快有了答案,媽媽的雙唇含住了我的肉棒,我可以感到媽媽
正用力吮吸著。

我的嘴貪婪地吮吸著媽媽陰戶中流出的淫液,舌頭就象是小型陽具
似的模擬抽插動作。她抬起屁股使我的舌頭可以更加深入地品嘗她可口
的淫洞。

我的肉棒毫無阻礙地直達媽媽的喉嚨深處。我想抽出肉棒,但很快
發現媽媽的嘴吸力非常大,令我抽動十分困難。

于是我上下開弓,上邊肉棒在媽媽的嘴力搏動,嘴巴則加速吮吸媽
媽流出的淫液。
媽媽的手輕柔地擠壓我的陰囊,使我當場射了出來。

僅僅几秒鐘,我的精液就布滿了媽媽的喉嚨。

媽媽一點也不嫌臟,大口大口地吞咽下去。

與此同時,媽媽也達到了高潮,她的淫液大量涌出,粘滿了我的整
個臉。

我將肉棒從媽媽的嘴里抽出,抬起她的腿,放到我的肩膀上,將肉
棒頂在媽媽的潮濕的陰道口,媽媽抬起臀部配合我的動作。

“干我,寶貝!把你的精液射在媽咪淫蕩的騷穴里!”媽媽顯然在
期待一次真正令人興奮的做愛。

正當我准備進入時,索妮亞走了進來。

“好呀。”她說,“我還以為你們倆不准備和解呢。”

那一刻,我沒有停下來,而是屁股一挺,粗長的肉棒便完全沒入媽
媽潮濕溫熱的陰戶內。

正如我想的那樣,媽媽的陰戶仍然象第一次那樣緊,陰壁上的皺摺
緊緊地纏繞著我的肉棒,分泌出的液體弄得我的龜頭很痒。

我向里挺進時,窄小的陰道緊緊得吸著我的肉棒,陰壁上的皺摺不
斷刮著我的棱角,使我心跳加速。



媽媽抬起大腿纏住我的腰部,使我的每一次插入都能直抵子宮。

這一次我們都來得很快,也許是因為妹妹在一旁觀戰的緣故吧。

媽媽身體哆嗦著,陰壁收縮,勒得我的龜頭生痛,我不由自主地噴
發了,想象著我又濃又熱的精液完全地洒在媽媽的子宮內壁上。

噴射持續的時間很短,很快就停止了。我們的舌頭仍糾纏了好一會,
我們才分開。

媽媽對站在一旁看得雙頰生春的索妮亞說﹔“來吧,寶貝。我想你
哥哥不會反對我們母女倆一起上的。”

索妮亞吃吃地笑著,脫下衣服加入了我們的行列。她對我那因過度
射精而軟下來的陽物噘了噘嘴。

“你看它都已經軟了,媽媽。還要多久才能硬起來呀?”她滿懷希
望地問。

“很快,寶貝,只要我們中的一個吮吸它。”媽媽這樣說。

我突然有了一個主意。

“為什么你們倆不都一起吸呢?”我笑到,“這樣就可以縮短我勃
起的時間了。”

媽媽微笑了,她看了看索妮亞,后者默默地點了點頭。

“好吧,索妮亞,寶貝,你先來。讓我們看看要多久我們才能把它
弄起來。”媽媽笑著說。

妹妹低頭一口吞下我軟綿綿的肉棒,她還沒做什么,我就感到陰莖
又開始在她溫熱濕潤的小嘴里勃起了。

天哪,我今天射了多少次了。

我揉搓著媽媽的乳房,她的乳房丰滿美麗、細膩光滑,略略有些下
垂,但在做愛時抖動起來可以把人迷死。

相比之下,索妮亞的乳房略小一點,但更堅挺和富有彈性,上面點
綴的兩粒乳頭呈玫瑰色,非常可愛。

媽媽靠了過來,舔我的陰囊,索妮亞則繼續吮吸我的肉棒。

媽媽將我的睪丸含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咀嚼著,仿佛很好吃。然后
她又用舌頭去和妹妹一起舔我的肉棒。

“嗯,太棒了。”她淫蕩看著我說,“味道好極了。”

媽媽的舌頭往上移動,舔過我的小腹、胸膛、脖子最后停在我的左
眼上。

“我想看你干你妹妹的樣子。”媽媽說,“我要看你的大雞巴插進
她的騷穴,猛干她的樣子。”

“遵命,媽媽。”我應著,輕輕地噬咬她的脖子。

“不過你不要射出來,好嗎?我要你把所有的精液射進媽媽的騷肉
洞里,寶貝!”她悄悄地補充道,手指還一邊摳著她濕濕的裂縫。

媽媽翻過身,加入了舔吸我的肉棒的行列。

看著媽媽和妹妹不辭辛勞地努力工作的樣子,我忽然感到這也許是
世界上最淫蕩、最刺激的享受了。

她們的嘴唇和舌頭交替地舔著我的肉棒,偶爾她們的舌頭會碰到一
起,但很快這種接觸便越來越頻繁,變成兩人嘴對嘴的吮吸起來,完全
忘卻了我的肉棒才是主角。

幸好她們很快回過神來,將兩根柔軟濕潤的香舌糾纏的戰場轉移到
了我的肉棒上來,以肉棒為分界線,互相吮吸,將臉貼著我的肉棒,糾
纏著的舌頭在我的肉棒上翻滾,偶爾才舔一舔我的肉棒。

噢,這種感覺更讓人刺激。

我的肉棒很快膨脹到最佳狀態。

我輕輕拍了下媽媽,暗示了她一下,媽媽會意了。

“我想你哥哥已經准備好了,索妮亞。”媽媽說。

妹妹欣喜地坐起來,媽媽幫她跨坐在我熱力逼人的肉棒上,對正她
的陰道口,妹妹身子一沉,烏黑發亮的巨大龜頭立刻撐開她緊窄的陰唇,
滑了進去。

我倆同時呻吟起來,妹妹的陰道由于剛才的口交早已濕成一片,肉
棒很順利地便齊根盡沒。

我伸手撫摸妹妹丰滿的乳房,溫柔地揉搓著。我們倆都放慢動作,
專心地感受結合處分合所帶來的快感。

媽媽坐在一旁,看著我的肉棒在妹妹鮮嫩、窄小、潤滑的陰戶進出。

“哇啊,好淫靡的場面,太刺激了。”我聽到媽媽這樣說。

媽媽忍不住了,扭動著身體,伸手到我和妹妹的結合處,沾著妹妹
秘穴流出的淫液,揉弄我的陰囊。

這一下額外的刺激使我差點射了出來。

我們的屁股開始旋轉、搖擺,我湊到妹妹耳便低語:“好好干我的
又大又肥的雞巴,寶貝。”

索妮亞呻吟著,瘋狂地扭動臀部,我不客氣地拽住她的屁股,抬起
臀部用力向上頂。她的身子隨著我的沖擊上下起伏,雪白丰滿的乳峰歡
快地跳動著,十分養眼。

“喔,好的,就這樣,狠狠地干你的妹妹,好孩子!”媽媽說。

隨著我速度的加快,妹妹更加狂野。但她的身體突然升起,使我的
肉棒脫離了她的陰戶。正當我焦急時,媽媽的手握住了我孤立無援的肉
棒,然后我感到有溫熱濕潤的東西包住了我的龜頭,原來是媽媽的小淫
嘴代替了妹妹那尚未滿足的肉穴。媽媽吮吸了一會,又將它還給妹妹,
將它塞回妹妹那正滴著淫液的淫穴。妹妹迫不及待的往下一沉,重新讓
我的肉棒回到她身體里,充盈的感覺令妹妹快樂地大聲呻吟。我們倆又
開始機械地交纏起來,但比剛才更用力,也更快速。

顯然,由于媽媽剛才的打斷,更加激起了我們的欲火。

“再用力點,寶貝,干死你妹妹這個浪貨。”媽媽說,“她喜歡這
樣。”

媽媽總是對的。

妹妹現在已經快樂得說起胡話來,不知天南地北得尖聲淫叫。

媽媽坐在她的背后,趴下來看我們的交合處。每一次我把妹妹頂起
來時,我都可以從我們倆的間隙中看到媽媽興奮得扭曲的臉。媽媽邊看
身體邊不斷得起伏,左手緊緊得拽住我的小腿,看得出她在自瀆。

妹妹的高潮似乎還沒有到來,但我卻有點忍不住了。我記得曾向媽
媽許諾,要將我的最愛傾注到她的騷穴中我只好忍耐,但是這當然很困
難。因為妹妹熾熱、緊窄、多汁的陰戶不斷地向我糾纏,弄得我牙關打
顫,陰囊收縮,簡直快要忍不住射出來了。

于是我放棄主動,讓妹妹按自己的意思做。

妹妹俯下身子,手按在我的肩膀上,將身體的重心前傾,使臀部起
伏的頻率能加到最快,堅挺丰滿的雙峰隨著她的每一次起伏顫巍巍地抖
動著,兩粒小櫻桃在我眼前飛舞,使我狠不得一口將它們咬下來。

“用力,好妹妹。”我說,“干我!好好地套弄哥哥大大肥肥的雞
巴吧。”

妹妹閉上眼睛,頭往后仰,撅著屁股,一下一下地套弄著我的肉棒。
我伸手夠著她挺拔的雙峰,用力地擠壓,揉搓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