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丫

本帖最後由
茶童

2011-4-12
23:29
編輯



大約四年前﹐我來到多倫多讀書﹐當時年紀19歲﹐父母把我送了出來﹐我家裡還有個大哥。說實話﹐我在多倫多這幾年﹐還真沒打過工﹐家裡經濟條件還不錯﹐自己也是懶惰。剛來時﹐住在一個朋友介紹的地方住﹐條件也一般。房東是從廣州來﹐十年了﹐剛攢夠錢﹐買了一套房子﹐兩屋﹐我就住在下面﹐basement.家裡有三個孩子﹐一個十二歲的小姑娘﹐兩個五歲和四歲的男孩.
故事就是這樣開始的﹐我學的是計算機﹐所以一來就買了一台﹐上網﹐學校的帳號﹐Free。所以日子就是﹐上學﹐上網。
我也好玩遊戲﹐所以周末經常玩個通宵﹐也吸引了那三個小孩來看。就這樣﹐我對那小姑娘有點注意了
她長的一般﹐可能是年紀小﹐所以顯的比較可愛﹐小身材還挺苗窕的,性格挺內向﹐人多時﹐很少擡頭看人。(以後才覺的可能是悶騷型的)她的父母沒受過什麼高等教育﹐父親是偷渡過來的﹐四年後﹐將老婆接了過來。
雖然在這十年了﹐他只在唐人街做司機﹐英文只惠說簡單的幾句﹐可以說是不懂英文﹐老婆在家做家務﹐沒工作﹐六年﹐也是不懂英文。
我在那住時﹐跟父母講國語﹐跟他們小女兒講英文。她媽媽天天在家﹐也不讓孩子們出去﹐也挺無聊的。整天悶在家裡。那三個小孩經常到我房間裡看我玩計算機﹐那對夫婦開始也下來﹐但以後只是小孩子下來﹐那小姑娘名字叫kitty,她經常站在我後面看﹐她的兩個小弟弟好吵鬧﹐她不時的敲打兩下。
就這樣時間一長﹐熟了。她有時悄悄的用眼神瞟我﹐我注意到後﹐禁不住心理暗自笑,這麼小的姑娘也會動春心嗎﹖她站起來到我的胸部。
有時我也讓她的兩個小弟弟玩我的計算機﹐我就和她站在後面指點。有一次﹐像平時一樣﹐我就和她站在後面指點﹐她突然轉過臉望著我﹐眼神有點異樣﹐我也轉過臉望著她.她見我也看她﹐小臉紅撲撲的﹐煞是可愛。
她悄悄的在底下拉住我的手﹐當時她的兩個小弟弟專心致志玩我的計算機﹐
父母又在上面和鄰居聊天。我覺得她的小手軟軟的﹐握著感覺挺好的。就這樣握了一會兒﹐直到她媽媽叫她﹐她才捏了一下我的手﹐看了我一眼跑了。
當時我也只覺得她可愛。
第二天是周末﹐她的兩個小弟弟又專心致志玩我的計算機,
我就在上面看電視﹐她爸爸去上工﹐媽媽在門口與幾個鄰居閒侃.而她呢﹖悄悄的跑了過來﹐坐在我身邊看電視。
一會兒她把手放在我的手臂上﹐臉側過來﹐靜靜的用眼神瞟我。我當時想逗逗她﹐於是用手指戳了她小酒窩一下﹐她頓時小臉笑了﹐拿坐墊輕輕的敲我的頭﹐我也回敲了她一下。她當時穿的裙子﹐露出白白嫩嫩的小腿。她見我反擊﹐一條腿支在沙發上﹐也想戳我的臉﹐結果沒想到腿壓在我的手上﹐我輕輕一捏她的小腿膝蓋﹐她又坐了回去。她用坐墊壓住我的手﹐
不讓我動﹐我的手貼在她的腿上﹐軟軟的﹐有點彈性﹐感覺不錯。她把身子挪了過來﹐手伸到坐墊下握住我的手﹐眼神異樣的臉望著我,小臉紅撲撲的﹐煞是可愛.我當時也是色膽上來了﹐手在坐墊下輕輕的撫摸她的大腿﹐感覺滑嫩柔軟。她的小胸脯起伏著。我悄悄手順著她的大腿慢慢的向上去﹐在內褲處停住﹐用手掌輕輕的捂住﹐感覺軟軟的有點彈性有點鼓鼓的。手心很快感覺有點熱呼呼的。她的手抓住我的胳膊﹐漸漸的用力了﹐小臉紅紅的﹐眼波越發的流動﹐小胸脯起伏很快。我忍不住﹐手往內褲內伸﹐她身子有點想往後縮,終於伸進去了﹐感覺滑嫩柔軟﹐輕輕摸挲了幾下﹐才感覺到有條細細的小
肉縫.輕輕在小肉縫上摸挲幾下﹐她突然身子往後縮,手很用力的抓住我的胳膊突然感到一股溼熱的液體流滿了我的手心,我聽到她的氣喘聲,小胸脯據烈的起伏,小臉蛋紅通通的像個紅蘋果.我連忙把手抽出來﹐低聲問她沒事吧﹐她滿臉通紅的說沒事﹐我一邊說著﹐一邊從旁邊的茶幾上找來機張紙巾﹐先把手擦幹﹐又拿了幾張﹐把手伸到她的裙子下﹐輕輕的幫她擦拭.
她手足無措的坐在那裡﹐小手提著裙邊﹐讓我側過身子幫她順著大腿擦拭.這時候突然外面﹐傳來一陳浪笑聲﹐嚇得我魂飛魄散﹐她連忙把手放下﹐抱著個坐墊﹐壓在雙腿上,小臉變得煞白。我這時定神一看﹐原來是她媽媽在屋外和鄰居閒談﹐說到有趣處﹐哈哈大笑﹐緊接著又是其它人的浪笑.:
我低聲告訴她﹐她的臉色漸漸又紅潤起來。現在得馬上處理一下後事﹐以防不測。我悄聲的叫她到洗手間裡把腿擦幹﹐她連忙想從沙發上起身﹐結果剛起來﹐腿一軟﹐又坐了回去。
她的小臉漲得通紅﹐聲音顫抖的說她的腿一點力也沒有.腿好像有點抽筋了。我說我來幫你吧﹐接過紙巾。她掀開裙邊﹐露出兩條白白嫩嫩的小玉腿﹐我心裡砰砰的跳﹐鬼使神差得頭向四周,快速的看了一下,沒有人﹐嗓子有點乾﹐暗自喘大氣。
我輕輕的順著她的嫩腿﹐擦拭著﹐一邊緊張的注意著周圍動靜。
擦到她的大腿跟處發現她的小內褲﹐白色的﹐上面還印著一只;kitty
貓﹐和幾朵花。這時她說內褲裡也溼了﹐說著小手將裙子撩到腰上﹐將內褲揭開一角讓我看。我連忙把頭探了過去﹐只見白白的小肚皮﹐眼光順著下移﹐兩條夾住的白嫩的小腿之間隱隱約約的一處白白的隆起﹐再什麼也看不到。
我順勢把紙巾伸了進去﹐她把內褲往下褪了下去﹐先前併在一起的白嫩的小腿分開了﹐接著我的紙巾伸了進去﹐輕輕擦拭著。手不時的與她的白嫩大腿內側碰觸著﹐感覺她的大腿內側溫熱的體溫她也緊張的﹐小胸脯彼此起伏,讓我側著的脖子感覺到腦後﹐陣陣的溫熱的喘息﹐有點癢。我也沒仔細去看﹐急忙幫她擦乾淨。
我稍微手力大了一點﹐她抓住我的胳膊就緊了一點,小身子禁不住.微微顫抖著。
擦完後﹐她提上小內褲﹐坐在沙發上﹐如釋重負﹐我也是。
我起身去丟掉紙巾﹐回來又坐到沙發上。
接著我們就開始注意力轉移到點是上﹐各自的心情漸漸的平靜下來。看電視時﹐我的手伸到下面﹐輕輕的握住她的小腿﹐慢慢的捏著﹐在手心裡揉著﹐讓她的腿快點鬆弛下來.她的小手搭在我的臂上﹐用紙巾幫我輕輕的拭去額頭的由於剛才受驚出的細汗.我側過臉笑了一下
她又調皮的用手指戳我的臉家頰﹐我一張嘴,輕輕的咬住她的手指.她的另一只手又過來捏我另一側臉頰.我微微的向後了一下﹐她沒有捏到我的臉頰﹐我鬆開了口﹐她抽出手指﹐順勢來捏我的臉同時雙手齊下﹐我這次沒有閃。
她一下子就捏到我的臉頰﹐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並沒有用力﹐輕輕的﹐感覺有點滑膩。她兩只手都擡起來了﹐我輕輕的用一跟手指頭戳了她的肋處﹐她馬上噗的一聲,咯咯的笑了起來﹐身子顫抖著縮了回去﹐眼睛亮晶晶的望著我﹐順手從旁邊拖過一個坐墊抱在懷裡.臉低下去貼在上面﹐歪的腦袋靜靜的看我﹐臉上帶著笑﹐面頰現出兩個小酒窩。
我對她笑了笑﹐便轉過頭把注意力放到電視上﹐
當時靜下心來想﹐她只不過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孩罷了,對自己這麼做﹐想來也不過是﹐父母親擔心﹐不讓出去﹐整天悶在家裡﹐沒有夥伴玩﹐現在遇到我這麼一個比她大不了幾十歲的﹐所以比較好熟絡﹐產生友情隨著我的心情漸漸的平靜下來﹐也恢復了常態﹐
也就再沒作出越軌的舉動。她見我注意力不再集中她身上﹐也坐在一旁默默無聲的。
現在我回想起這一件事﹐心裡也是納悶﹐自己的心態幾年後﹐竟變的面目全非最後她成為我心中的至愛我也為自己的不倫情感煎熬著﹐也為此在心中留下至今隱隱作痛的傷痕。
我們這樣靜靜的看了一會兒電視﹐相互也不說話。這時下面傳出哭喊聲﹐我和她急忙下去探是﹐原來她的兩個小弟弟槍著:玩遊戲﹐結果打起架來.哭喊聲驚天動地﹐也驚動了她媽媽﹐她媽媽又是哄又是以零食利誘﹐終於雨過天晴了﹐接著矛頭指向她﹐自己只願著看電視不去照管弟弟們﹐罵了她兩句﹐讓她跟弟弟﹐到別處溜達.說完對我說﹐要是他們不乖﹐讓我敲打幾下。
我呵呵的笑了起來。她媽媽走後﹐我就坐我屋床上﹐隨意拿了本書﹐閒翻。她在一旁幫弟弟擦鼻涕﹐弟弟們安靜下來﹐眼睛盯著計算機屏幕﹐專心致志的。她突然轉過身來眼光投向我﹐我擡起頭來﹐四目相對我又笑了笑﹐看起書來。她也把頭轉了回去。
吃過晚飯後﹐我躺在床上一邊聽音樂﹐一邊看書。這時有人輕輕的推門進來﹐我擡頭一看﹐是她﹐好像剛沖完涼﹐換了衣服﹐淡綠色的短褲﹐印滿小貓小狗的短袖T恤一只手藏在身後﹐走了過來。我坐起身來﹐看著她﹐她的手從背後拿出來﹐只見手裡端著一個盛著龍眼的小碗,放到我的桌上。我是北方人﹐只是見過龍眼﹐還真沒吃過。我坐到桌旁﹐她站在我面前﹐很近﹐一股淡淡的讓人舒悅的香氣﹐慢慢著﹐時有時無的熱氣從她的身體滲透過來,她叫我吃龍眼﹐我拿起一顆﹐剛剝去皮﹐沒拿住滑膩的龍眼﹐掉到地上。她呵呵笑了起來﹐說剝龍眼應該這樣﹐說著從碗裡拿起一粒﹐幾下剝好了﹐穩穩的捏在手指間﹐她突然伸到我嘴唇邊﹐嘴裡哦的一聲﹐示意給我吃。我當時楞了一下﹐沒來得及反應﹐龍眼已經貼在我唇邊﹐我條件反射的張開了嘴﹐她順勢塞進我的嘴中﹐我只看到她那雙小小的白白的手﹐在我面前。我吃了下去﹐她看樣子很高興﹐離我更近了﹐幾乎貼在我身上﹐剎那間﹐原本淡淡的香氣變得濃郁起來﹐感覺到她身上散發的熱氣樸面而來。我無意的把手搭在膝蓋上﹐她向前一動﹐小腹碰觸到我的手﹐她的個子矮﹐我手輕輕一移﹐她的兩腿之間就正好貼著我手背﹐雖然隔著薄薄的一層衣服﹐仍是很強烈的感覺到:她的兩腿之間的部位的溫度和柔軟她好像並沒注意到﹐只幾秒工夫﹐我通過手背感覺得到﹐她的兩腿之間的部位的體溫慢慢的升高,同時覺得手背又有點溫濕﹐我感覺到她得雙腿在微微顫抖,緩慢的把手伸進她雙腿內褲中的溫熱處,清楚的摸到濕潤一片。
我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勃起。
她繼續故作鎮定的幫我撥龍眼,卻因爲緊張與顫抖而沒拿穩,龍眼從她手中滑落,下意識伸手去接,卻一下子她嫩嫩的雙手按在我怒張的陽具上我只感到一陣強烈的觸電般舒麻,竟然突突的射精了她也感覺到我的不對境,只是她還不知道是怎麽回事。我的老二在她手中一陣陣的噴射出精液,ㄧ陣陣的跳動,長期的禁欲生活,突然在她手中得到解放,精液的量可想而知!我以爲她會因爲不懂無知而害怕就放手,卻沒想到她竟然繼續溫柔撫摸我的尚未完全軟化的陰莖。我尴尬的對她笑一笑,情不自禁吻在她小小柔軟得雙唇上,
她卻在我離開她雙唇時,小嘴唇又主動追上來黏在我的唇上.她的主動索吻,我還真是嚇一跳!
更確定她是個小小悶騷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