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行

家鄉行
作者:江南哭哭生
排版:1973

 (1)回鄉

岳高山將近十年沒回家鄉了。這裡是生他養他的地方,他一直強烈的思念著
這個地方。

這次突然回來,是應中學老師的約請,來參加同學聚會的。他倒想看看當年
那些同學都混成什麼樣子。

回來之前,他跟二位好友取得聯繫,他們表示到時一定要來接他。

那天,他跟女伴一下車,等了半天,也沒有見到他們。正不知所措時,一輛
桑塔那轎車停在跟前。

車門一開,下來兩名男子,齊聲叫道:「高山,想死我們了,你終於回來
了。」

高山仔細一看,正是自己的同學吳大海、顧長江。

在學生時代,這兩人跟他關係不錯。經常稱兄道弟的,常在一起廝混。只是
近年沒什麼聯繫,但高山時不時的想起他們,順便也想起他們的妻子。一想到她
們,他的心裡酸酸的,苦苦的,彷彿自己就是世上最可憐的男人。

高山忙走過去,跟他們握手,彼此都重重地搖著胳膊,一臉的激動,都望著
對方,想看歲月在對方的身上留下什麼痕跡來。

多年不見,自然面貌有變。學生時代時,三人都是清瘦的,現如今呢,吳大
海成個胖子,臉胖得圓圓的,有了啤酒肚。顧長江也胖了一些,鼻子上架了副白
眼鏡,還有點禿頂。岳高山自己還是個瘦子,只是臉上多了份成熟與滄桑。

彼此一打量,都笑了起來。高山瞅瞅二人,說道:「看得出來,你們都挺幸
福的。」

吳大海撇撇嘴,苦笑道:「你可別逗了,我都變啥樣了?誰還能相信我以前
還是美男子呢?」

顧長江也連連搖頭,道:「歲月不饒人呀,我覺得自己都老了。還是你行,
高山,還是那麼帥氣。」顧長江冷靜的聲音中帶著感慨與艷羨。

二人都直著眼睛瞅著高山,都在納悶,為什麼人家還是那麼年青與健美呢?

高山衝他們笑笑,說道:「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位新朋友。」說著,將女伴招
了過來。

二人早注意到高山身後有個女伴,只是剛才光忙著跟高山打招呼了。

「他們是我的好朋友,學生時代的鐵哥們,大名是吳大海、顧長江。」

「這位是我的女朋友何小綠。」

小綠叫道:「吳大哥,顧大哥,你們好。我初來寶地,請多多關照。」

小綠分別跟二人握手,一臉的微笑。

二人一打量小綠,都心裡一蕩。這姑娘好漂亮呀,相比之下,自己老婆都被
比下去了,簡直是青菜蘿蔔。

這何小綠大約二十三四歲,生得如花似玉。那兩隻圓溜溜眼珠一轉,明光閃
閃,特別勾人。她笑起來時,甜如蜜,純如泉,那股的青春氣像風一樣,幾乎能
將人吹倒。她的優點還不止這些,她還有一副天生的模特身材,舉手投足,都給
人一種美感。

今天,她穿一條白色的半透明的套裙,那露在外邊的細腰長腿,令二位朋友
差點要流出口水。

畢竟顧長江要冷靜些,見吳大海看直了眼,握著何小綠的手不放,還直嚥唾
沫,忙用手捅捅他的腰,吳大海這才像夢醒一般,乾笑了幾聲,說道:「真是不
得了,我以為見到電影明星了呢,真是太漂亮了。」

放開美人的手,看岳高山時,高山只是微微一笑,臉上頗有幾分驕傲。二人
當然明白其中的原因,都不禁想到,這小子帶這麼漂亮的女友來是什麼意思?不
用說,是向我們兩人示威來了。想將我們的老婆壓下去,嗯,這個目的達到了。
也別說,這妞長得是夠靚的,看來,這小子這些年混得不錯。

吳大海笑道:「高山兄弟,小綠妹子,請先上車吧,住的地方我都給你們找
好了。」

高山很感動,說道:「兩位大哥,你們想得太周到了。」也不再客氣,放好
皮箱,跟小綠鑽進轎車。

在車上,三位老友交談起來。

在交談中,高山知道老友近年的情況。吳大海現在是個小老闆,開了好幾家
店舖。顧長江混到某機關裡,現升到副處長了。

高山對朋友誇獎一番,然後說自己在南方開一家玩具公司,生意還湊合,勉
強度日。聽得說得可憐,那兩人都搖頭不信,都不住地叫高山為高大老闆。

在談話中,高山也免不了問到二人的老婆。吳大海說楊丹在跟自己一塊幹事
業,打理生意。顧長江說柳青還當小學老師呢,每天都跟孩子打交道。說到自己
老婆,二位都興致不高。當初的熱乎勁兒都蒸發了。

高山故意跟小綠發感慨說:「你不知道呀,那楊丹跟柳青可是我們學校的校
花,可比你長得漂亮多了。這兩位老兄都比我強,一人一朵,艷福無邊呀。」聽
得小綠吃吃直笑。

這話聽得顧長江直皺眉,他沒有說話。

吳大海忍不住了,說道:「我說高山兄弟,你可別提這事了,什麼校花呀,
都是老掉牙的歷史了。跟你們小綠一比,她們呀唉……」心說,她們早成老太婆
了。女人嘛,青春一走,就跟花失去水分似的,越來越無光。

長江心裡不爽,猛踩一腳油門,那車便突然加快,一陣風般向前邊駛去。

很快到了一家賓館。將皮箱搬到訂好的房間。這裡寬敞明亮,窗明幾淨,室
內的裝潢都不錯。幾個人坐下,閒扯了一陣兒。無非是同學、老師等人的近況。

稍後,顧長江先站起來,見吳大海還盯著小綠不放,便有意咳嗽幾聲,吳大
海警覺,也笑著站起來。二人向高山告辭,讓他們今天好好休息,說明天他們兩
對夫婦做東,要在「九洲大酒家」宴請高山跟小綠。到時一定要讓兩位吃好,喝
好,玩好。

高山再度感謝,跟小綠直送到樓下。

臨走時,顧吳兩位認真地看了一眼小綠。

不同的是,吳大海的目光是火熱的,貪婪的,顧長江的是冷靜的,迷茫的。
小綠只是笑著接受,高山呢,裝作沒看見。

二人重回房間,關好門後,小綠勾住高山的脖子,笑瞇瞇地說:「你那兩位
朋友好像有點色呀。」

高山的手伸入裙子,在她的屁股上撫摸著,嘿嘿笑道:「你不正喜歡別的男
人注意你嗎?那樣能看出你的女人魅力呀。」

小綠瞅著高山的眼睛,說道:「你吃醋了嗎?瞧你那小氣樣兒。不過,我好
喜歡你這樣子。」

說到這裡,小綠「啊」地一聲叫,目光變得迷離起來。原來高山的手已按在
小綠的隱秘部位上。那裡是柔軟的,也是敏感的。

隔著內褲,高山連摳帶揉的沒幾下,小綠就發出甜美的呻吟,身子酥軟,像
癱了一般。那乾淨的內褲上,出現一片濕跡,將高山的手弄得粘乎乎的。

小綠扭動嬌軀,不顧羞恥地說:「操我,操我吧,現在就操我吧。」

高山的手指繼續逗弄著小穴,嘴上說:「那就快點求我,我最喜歡聽女人求
我了。你要說得騷一點。」

小綠沒法子,嬌聲道:「我求你操我,用你的大雞巴,狠狠地操我,操我的
小騷屄。」

聽到這種騷話,高山精神大振,將小綠推到床前,彎腰捲起裙子,扯下她的
內褲,那兩個小洞都被透明的淫水浸滿了,捲曲的陰毛閃著亮光,有說不出的淫
糜。

高山激動極了,呼吸急促,他掏出自己已脹得跟棒槌一樣的傢伙,「滋」的
一聲給插了進去,顯得很粗暴,他的臉上也有了猙獰之相,跟平時的隨和、親切
判若兩人。這時候的他,像一隻下山猛虎,想撕碎一切。

 (2)破身

高山光著下身,挺著他的大肉棒,強有力地在小綠的穴中進出著,幹得唧唧
有聲,淫水無聲地向下流著。小腹一下下撞在白嫩的屁股上,有節奏地發出啪啪
聲,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腥氣。

小綠啊啊啊地叫著,被幹得嬌軀前後亂動,像一朵風雨中飽受摧殘的小花。
胸衣一鼓一湧的,自然是乳房在顫動。高山得意地插著穴,又將小綠的裙子往下
褪,直退至腰間。於是,那兩隻圓潤結實的奶子便亮相了。

在高山的勇猛抽插中,兩隻奶子顫顫地擺動,兩粒粉紅的奶頭尖尖的,使人
有吸吮的慾望。高山伸過手,一手一個,盡情地玩著。

「小綠,你的喳喳真好,又鼓溜又有彈性。你真是天生的狐狸精呀。」高山
大聲誇獎著。將兩隻奶子隨意玩著,時而拉長,時而壓扁。

「你喜歡你就使勁玩吧,我的屄是你的,我奶子也是你的。你是了不起的男
人,你操死我好了。」小綠在男人的攻擊下,什麼羞恥感都忘了。她服從自己的
肉體的感受,真實地表達著自己的喜悅與歡樂。

高山一口氣插了好幾百下,直幹得昏天暗地,淫液四濺。

稍停一會,他將上身也脫盡,光光的跟小綠纏在了一起。小綠光著下半身,
裙子集中在腰部,亂糟糟的。她瞇著眼睛,斷斷續續地浪叫著,那樣子真是又迷
人又可愛。

當小綠達到第一個高潮時,高山感受著小綠的淫水澆棒的快感。一會兒,他
抽出肉棒,那玩意上上下下都是水,亮晶晶的,像從膠水裡出來一般。

高山讓小綠脫光蹲下,他將肉棒送到她的嘴邊。小綠明白他的意思,也顧不
上擦下邊的淫水,張口兒將肉棒含住。高山象干穴一樣輕輕抽動著,感受著口交
的快樂。幹得小綠兩腮一鼓一縮的,嘴角都滲出水來。

小綠將香舌伸出,靈活地在棒子上掃蕩著,翻捲著,舒服得高山直喘粗氣,
全身震動,像要爆炸一般。

他叫道:「小綠呀,你真是個浪貨,操你的嘴跟操你的騷屄一般爽呀。」

說著話,他按住小綠的頭,屁股聳動,一下一下插起她小嘴來。小綠也配合
著他的活動,將嘴唇收緊,香舌或頂或縮,總之以男人的快樂為準。

他那粗話令小綠感到一種墮落的興奮與被征服的快感。

高山迅速在她嘴裡頂了幾十下,便撲撲地射在了她嘴裡。射完最後一滴,他
將棒子拔出來,紅光滿面地望著小綠,小綠知趣地將精液都嚥了下去。

高山很滿意,誇獎道:「小綠,這才是好姑娘,我不會虧待你的。」

他將肉棒再度伸向她的嘴兒,小綠張開嘴巴,用香舌將肉棒舔得乾乾淨淨,
龜頭紅通通的。這麼一舔,那肉棒又不可遏制地硬了起來,高山臉上露出驕傲的
笑容。

高山吩咐道:「小綠,你躺下。」

小綠便到床前後仰,高山拎起兩條嫩得能掐出水的大腿,肉棒向前湊乎,頂
到紅嘟嘟的小洞上,高山搖搖屁股,龜頭在那裡磨擦幾下,便緩緩入穴。頂到花
心後,小綠長出一口氣。她的俏臉上充滿春情,兩隻眼睛帶著浪笑瞅著高山。

高山將她雙腿扛在肩上,繼續操屄。那肉棒做著活塞運動,似乎要吸乾小綠
似的。二人一起努力,使屋裡春光越發燦爛。

高山沉醉在玩女人的境界中,而眼前卻隱隱有兩個女人的影子偶爾閃過。這
兩個女人多年以來一直揮之不去,像兩根針一樣不時刺痛他的心。

當房間靜下來時,二人抱在一塊兒。

小綠有氣無力地說:「真想當你的女朋友呀,像現在這樣,我再也沒有什麼
煩惱了。」

高山的手在她的屁股上留連著,說道:「你現在不就是我的女朋友嗎?」

小綠笑了笑,沒說什麼。

之後,小綠去浴室沐浴,胡亂想著心事,而高山卻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第二天中午之前,顧長江跟吳大海開車來接。

二位問高山休息得怎麼樣?

高山回答道:「還是家鄉好呀,恨不得一睡就是三天三夜。」

二人都笑起來,眼睛都瞅著小綠,小綠正對他們甜甜的笑呢,笑得二人的心
裡直癢癢。

上車後,二人告訴高山,說楊丹跟柳青都在酒店恭候他的大駕呢。高山連稱
不敢當,心裡卻翻江倒海的。

這一刻終於到了,雖然早就知道,他還是不能以平常心對待。見了面能說什
麼呢?好像無話可說的。

在高中時,楊丹跟柳青都是有名的美女,都跟高山有過一段風流韻事。

別看後來她們沒嫁給高山,可在高中時代,顧長江跟吳大海根本挨不上她們
的邊。雖說三位當時都是有名的美男,但高山的光輝壓過了他們。高山的學習成
績是相當不錯的,在全學年是前十名的。這對於喜歡做夢的少女們無疑是一大誘
惑,她們的目光都對著高山。

楊丹跟高山青梅竹馬,打小關係就好。從小學到高中,二人經常一桌。

那是個淘氣的姑娘,不時搞點惡作劇。一回,他起來回答問題,楊丹將他的
凳子悄悄移動,結果使高山坐在地上,惹得哄堂大笑。

那個近視眼的老教師,便問是誰幹的?楊丹眼珠一轉,瞅著後座的吳大海不
出聲。高山見此,怒視著吳大海。老師還過來把吳大海訓了個茄皮色,吳大海是
啞巴吃黃蓮有苦難言。

他可不敢得罪這個楊美女。瞧著他那又急又苦的樣子,楊丹差點笑出聲來。

因為大家都處於青春時代,互相瞅時都覺得有點異樣,心也都挺敏感的,都
把對方看成是自己的人。高山跟別的女生說笑,楊丹就酸氣沖天;而楊丹跟男生
親近時,高山也是吹鬍子瞪眼。大家都知道,二人是好上了。

在二人相愛的路上,曾有過一個小插曲,那就是柳青的介入。原本平靜的湖
面,掀起一道道波瀾。

柳青是隔壁班的文藝委員,歌唱得不錯。因為班級近,她跟高山也算認識。

一個偶然的機會,使二人熟悉起來。

那年為慶祝國慶,學校出了兩個節目,一個是合唱,由全校老師唱。另一個
就是對唱,要選用一對男女學生。女生自然是柳青了,沒有人爭得過他。至於男
生嘛,選來選去,把高山給選上了。他不僅學習好,長得帥,歌唱得也挺好聽。
藉著排練的機會,二人熱乎起來。

高山瞅柳青時,他發現了一種不同於楊丹的美。

楊丹清秀活潑,婀娜多姿;柳青嬌艷沉靜,儀態萬方。這兩種美,都使高山
沉迷,他在猶豫一段時間後,將愛情的觸角指向柳青。柳青不大愛說話,有點傲
氣,但跟高山一塊時,她就爽朗得多了。既然郎有情,妾有意,也只差一層窗戶
紙了。

學校的兩個節目在當地演出後,受到較好評價。接著,這兩個節目又到省城
去演,出盡風頭。高山跟柳青的對唱,獲得一等獎。

演出後,二人都沒有隨車返回,都留在省城遊玩。二人在省城都有親戚,各
住在親戚家裡。在那一周時間裡,二人手拉手,盡情領略大自然的美。在遊玩過
程中,感情越來越深。彼此對望著,都能感覺有一股火在燃燒。

一天二人起早去登山,本想看個日出的。不曾想在上山的途中,於一個樹林
裡發現一個奇異的畫面,吸引了兩人的眼球。

那是一對三十五六歲的男女,都脫得一絲不掛。地上鋪了毯子,男的壓在女
的身上,氣喘如牛的動作著。一會兒,二人又變換著花樣,無論哪一式,都幹得
山搖地動的。瞧那模樣,就不是夫妻。

高山跟柳青躲在一棵大樹後,心跳快停止了。

那男人結實的身軀,粗大的傢伙,使柳青大為震驚,啊,原來男人是這個樣
子。她羞得低下頭,卻又忍不住要抬頭。

高山則盯著那女人的大奶子大屁股不放,他是頭一回見到女人的裸體。那女
人雖長得不太標準,他也看得眼睛發直。他見到性器的結合,才知道男女間是這
麼回事。以前真是太傻了。

二人同時抬頭,目光碰在一起都不好意思了,不再看了。

高山拉著柳青的手悄悄走了,離開這羞人的地方。

可那驚心動魄的場面,總是忘不了。鬧得兩位少年男女都有點不是滋味。

二人往山上去時,高山有意走在柳青身後,觀察著柳青的體態跟肉體。她的
胸脯已經很高了,屁股已經滾圓了,她已經成熟了。像一個桃子,可以吃了。

到得山頂,二人隨便看了會兒風景,都不說話,目光怕對在一起。

要下山時,高山突然將她摟在懷裡,火熱的吻印上她的紅唇。柳青只是輕微
的掙扎幾下,便順從了。

長期以來壓抑的感情火山般爆發了。

高山一邊吻著,一邊兩手亂摸,毫無顧忌地在柳青的身上揉捏著,仔細體會
著少女肉體的美妙。在性慾的驅使下,高山將柳青抱了起來,抱向旁邊的樹林,
他知道自己要幹什麼,他已經長大了。

在那片不起眼的林子裡,高山掏出從未用過的肉棒子,刺穿了柳青寶貴的薄
膜。

在少女叫疼的呻吟聲中,二人一起步入成人之列。

那一天兩人永遠都忘不了的。

 (3)楊丹

當高山來到酒店的單間時,楊丹跟柳青正等在那裡。

一見到她們倆,高山百感交集,他真想哭上一場。昔日的情人,如今已是人
妻,人生的變化是無法想像的。

那兩位少婦一見到他,也都臉色微變。還是楊丹反應快,她嫣然一笑,跟高
山握手,道:「高山呀,這幾年你發了吧?不然的話,怎麼不跟我們聯繫呢?」

高山望著她的臉,她跟從前不同了,臉上儘是少婦的風韻,倒沒有看到什麼
老態。眼睛還是那麼靈活,神情還是那麼佻脫。

高山握著楊丹的手,回答道:「哪裡,哪裡,我是混得不好,不敢跟你們聯
系,怕你們笑話我。」說著,禮貌地放開她的手。

當高山瞅向柳青時,柳青的眼圈一紅,她定了定神,還是跟高山握了握手,
說道:「我已經老了,而你還是那麼年青呀。」

高山哈哈一笑,說道:「哪的話呀,我看你還是十八歲呢。」

眾人聽了,都笑起來。桌上充滿快樂的春風。

說實話,柳青比當年胖了些,臉上也多些傷感的氣質。

一句話,二女沒有叫高山失望,她們還是美麗的,不是青春的美麗,而是帶
點滄桑性的成熟的美麗。

高山也把小綠介紹給二女認識,二女都覺得眼前一亮,欣賞的同時,都覺得
心裡不是味兒。光陰似箭,當年她們也曾年輕過,得意過,現在只有空虛的回憶
了。

二女望向高山,心中都有了些酸意。

別看這些年過去了,二女畢竟不能忘記自己的初戀情人。高山給她們太多的
溫暖與傷害,隨著時光的流逝,二女還有什麼可怨的呢?說起來,她們自身也並
非沒有錯的。一切都一筆勾銷了吧。

那一年,自從高山幹過柳青之後,兩人如膠似漆,好得如一人。一有機會,
二人便要快活一番。楊丹發現高山不對勁兒,知道二人好上了,她自然想不到他
們連那事都幹了。

她因為喜歡高山,就忍著氣,不跟高山發作,卻找柳青大鬧一番,說她是狐
狸精,勾引了高山。柳青也不示弱,二人動起手來,在地上滾了一身灰。這事鬧
得哄動全校,把柳青的家長都招來了。

在此之前,他們已聽到風言風語了,親眼看見女兒的成績一再下降,再加上
打仗這事,使他們恨極了高山。柳青的父親找高山談話,讓他離開自己的女兒,
高山不肯。可打那之後,柳青對他冷淡了,原因是父母一番教育起了重大作用。
說你還小,不能談戀愛,如果考不大學,你將來就完了,難道你想一輩子圍著鍋
台轉嗎?

這話對柳青影響很大,她常看見母親不開心,母親就是圍著鍋台轉了一輩子
的人,她可不想女兒也跟自己一樣。當媽的軟硬兼施,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迫
使柳青含淚斬斷情絲。

柳青跟高山說:「咱們分手吧,你要真愛我,就等咱們上大學再好。」

這話使高山大為傷心,流出眼淚來。

楊丹一見柳青跟高山分手,歡喜得不得了。立刻熱情如火的投向高山懷抱,
高山也正在苦悶之中,得到這美貌少女的慰藉,自然感動極了,何況原來關係就
好。沒用多久,二人又像從前一樣親近起來了。

有一天晚上,楊丹父母不在家,高山去陪她。

那天天熱,楊丹只穿著小背心、小短褲,不但四肢露在外邊,連胸脯都露出
一大片出來。

二人早就抱過,親吻過了。那天晚上,在楊丹的閨房裡,楊丹坐在高山的懷
裡,柔軟的屁股磨得高山的棒子都硬了。他覺得呼吸都粗了,一抬眼,順著楊丹
的胸口看進去,兩團白肉將花胸罩撐得隆起。那是多麼具有誘惑性呀,雖然沒有
柳青的大,但那嫩,那圓,都叫他想入非非。

自從高山嘗過肉味後,他再看楊丹時,目光都起了變化。

目光分明帶著色情的成分,說白了,他想幹她。他想知道,楊丹是什麼味。
他聽人說,一個女人一個味兒,插進去都是不同的。

高山將手伸入楊丹的背心裡,去抓她的奶子。

楊丹叫道:「高山,你別這樣呀,你怎麼變壞了?」雙手推著高山。

高山哪能放過她,猛地將她一推,推倒在床上。就在楊丹的床上,高山將家
伙插進去,於是,他聽到了第二個少女破身時發出的慘叫。

楊丹疼得眼淚都出來了,罵道:「你這個壞蛋,你想要我的命呀?」說著,
在高山的肩上咬了一口,疼得高山大叫。

楊丹笑道:「活該,誰叫你強姦我,讓你也嘗嘗疼的滋味兒。」

楊丹臉上還帶著淚水呢,這種樣子又美又招人愛。高山壓在楊丹的身上,緩
緩地動著,那根硬硬的肉棒在楊丹的小洞裡逞著威風,像要刺穿它一樣。那小穴
緊包著大肉棒,那棒上既有少女的淫水,還有處女紅。

高山親著楊丹的紅唇,兩手捏著她紅艷的奶頭,細細感受著她的滋味兒。

那肉棒一下下頂著楊丹的深處,給楊丹帶去新鮮的而奇特的感受。她頭一回
幹這種事,老實說,她還沒有準備好。

當她的疼痛稍好些時,她的屁股便試探著扭動了,這使高山感到高興。

她跟柳青是不同的,柳青頭一回時,羞得不敢睜眼,哪有楊丹這般勇敢呀。

高山一興奮,便加快速度幹起來,幹得柳青的小穴裡淫水越流越多,連床單
都弄濕了。

高山將肉棒拔到穴口,然後再插進去。一插到底,少女的嫩穴夾得他直想狂
呼。

「丹,你舒服嗎?」高山一邊幹著,一邊問著。

「舒服呀,舒服極了。」楊丹生硬的扭腰擺臀配合著高山。

高山見楊丹媚眼如絲,俏臉緋紅,兩隻奶子在自己動作之下,一搖一擺的,
真是好看。他便狠狠地幹起來。幹得楊丹直叫好,小嘴張合著:「高山哥,你的
好硬呀,你插得我好美呀。」

第一回做愛就這麼熱情,以後那還得了?不過高山沒心情想那麼多,這少女
的表現使他慾火焚身。他激動之下,將楊丹的雙腿架在自己手臂上,下身猛頂,
幹得小穴紅肉翻入翻出,那不多的陰毛被淫水澆得發亮。

當高山將自己的精液射入楊丹的小穴時,射得楊丹直叫。還主動勾高山的脖
子,並獻上香吻。

高山趴在少女充滿彈性的肉體上,心中滿是自豪感。他又幹了一個處女。上
一個讓她跑了,這一個說什麼也得娶來當老婆。

可是事與願違,高山還是沒娶成楊丹。

那年高考過後,沒等發榜呢。高山的父親心臟病突發死亡,這對高山是致命
的打擊。他的母親跟人跑了,他是父親一手帶大的。在左鄰右舍的幫忙下,總算
將父親的後事辦了。

當高考成績下來後,柳青跟高山榜上有名,而顧長江、吳大海、楊丹都落榜
了。

能考上大學,這本是好事,可是父親死了,他無依無靠,父親只是一個小工
人,根本沒留下多少錢。命運將他逼到絕路上了。

思前想後,他還是決定放棄大學。他想自謀生路,他相信不上大學,只要自
己努力上進,他一樣可以活得很好。

當柳青知道他的決定後,就來勸阻高山,說自己要幫他上大學。高山接受她
的好意,就答應她要好好想一想。

二人好久不在一起,這一見面,感到分外親切。不知怎麼搞的,就摟抱在一
起,很自然地幹起那事。



正快活時,楊丹衝了進來,見此情景,大罵高山混蛋,頭也不回地跑了。

事後,高山多次上她家道歉,但楊丹閉門不見。關鍵時刻,楊丹的父母沒有
為高山說好話,反而潑冷水。

他們跟女兒說:「你看高山現在這個樣兒,怕連養活自己都是問題。你跟著
他,想一起要飯嗎?你跟他還不如跟吳大海呢,那小子雖不怎麼樣,但他家有錢
呢。他爹可是咱這裡有名的富翁。要不你跟顧長江也中,那小子他爹可是一個單
位的頭頭,權力可不小。女兒,你不是小孩子了,你好好想想吧。」

結果,楊丹還是飛了。

高山痛苦得幾乎想自殺,但他還是挺過來了。

他沒有乞求別人的幫忙和憐憫,他只是將房子及家產賣掉,再到父親墳前祭
拜一番,然後孤身上路,他到城市去混了。

他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樣,他只知道自己只能前進,不能後退。

在省城混了幾年,沒什麼發展。在他聽到兩位昔日的情人都嫁人了,並嫁給
自己的朋友時,他的心都碎了。他暗罵自己無能,她們就算嫁給自己,自己難道
就能給她們好日子過嗎?

他遙祝心上人幸福快樂後,又踏上南行之路。到一個遙遠的地方,到一個誰
也不認識自己的地方。

他發誓,我如果不能衣錦還鄉,就讓我死在外邊吧。想不到,他到了那裡,
倒真的有了一番作為,不過,他得感謝一個人,那人並不是好人。然而,那人對
他很好,有求必應,好像他們是親兄弟一樣。

 (4)受害

在酒桌上,顧長江、吳大海慇勤勸酒,滿面春風。

兩位人妻,一個只是暫時的沉悶,稍後便活潑起來。另一個不說多少話,只
是悶頭喝酒,偶爾望望高山,一臉的憂鬱。前者自然是楊丹,後者是柳青。

昔日的少年人,如今都奔中年去了。一切都變了。

那天六人都喝得飄飄然的。事後各自回去休息不提。

接下來的幾天,高山領著小綠拜會當年的鄰居及熟人。

大家聽說高山現在已經是南方的一個經理,有出息了,都交口稱讚,跟當年
對高山的輕蔑跟嘲笑的態度截然相反。高山表面跟大家一團熱乎,心中苦笑,這
就是人性呀。人性本惡。

同學會那天,多年不見的老友相見,都另有一番感慨。老師的頭髮白了,學
生們的臉上好多都有了皺紋。青春洋溢的女生,生龍活虎的男生,都只能在記憶
中尋找了。時光是無情的,依依的楊柳也快變成朽木了。

在同學會上,高山自然成為大家矚目的焦點,不僅僅是因為他當年是班內名
人、才子,也因為他從最遠的地方歸來,事業得意,高人一等。再加上身邊領著
個水靈靈的女友呢,更使大家佩服極了。別人也有領老婆的,相比之下,自然是
黃臉婆了。

同學會樂了兩天,大家各奔東西,高山算是完成了任務。他打算盡快離開這
裡,回去忙自己的公事。

可是兩位朋友極為熱心,哪捨得他離開呢?都先後邀請他來家做客。兩位當
年的情人,目光也露出留戀之意。高山心一軟,就決定再呆上幾天。自己也順便
再體驗一下故鄉的好處,以後止不定什麼時候回來呢。

這天中午在吳大海家聚會。吳大海家是一百多平米的樓房,去年剛裝修過來
的,室內光彩照人。連高山這見過大世面的人都連連稱讚。由此可知,吳大海這
些年混得相當不賴,楊丹跟著他算是享福了。

那天吳大海夫婦準備了豐盛的酒席。

大家都情緒挺好,喝著喝著,拼起酒來。高山有點支持不住,他覺的頭有點
暈,連忙到衛生間吐了幾口,然後將一粒藥放入嘴裡,這才返回桌上。

相比之下,那兩位老兄只是臉紅了紅,根本沒事。兩位人妻跟小綠都喝得臉
紅如火。

這顧長江跟吳大海有心要灌醉高山,輪番進攻,也小綠都不放過。沒多久,
小綠先倒下了,兩位人妻也不行了。高山一見,也跟著倒下了。他要不是吃了粒
解酒藥,早鑽桌子下邊了。

自己老婆醉倒,二位老兄倒不關心,而是連聲喊高山的名字。

高山故意裝沒聽見,心道,我要答應了,他們還得灌我,不如裝到底吧。這
兩個傢伙,酒量還那麼好。上學時就是海量,現在能力更強,簡直是酒桶呀。

二位見高山醉了,他們一左一右,將高山送到北面一個房間裡。放到床上,
顧長江又叫了幾聲,見他沒有反應,跟吳大海相視一笑,一起出去了。

人一走,門被帶上。

高山心說,不用說,他們一定肯定將小綠送到我這裡來了。

他躺在床上耐心地等著,等了足有十幾分鐘,也沒有什麼動靜。

這是怎麼回事呢?

高山想不通。難道他們要對小綠使壞嗎?不會吧?朋友妻,不可戲呀。

高山躺不住了,悄悄出門,一到客廳裡,沒看到一個人。仔細聆聽,隱約聽
到西邊右首的房間裡有動靜。

上前靠著門框,他聽清了,竟是男人的喘息聲,偶爾有幾聲女人的呻吟。

「小賤貨,我操得你爽不爽?」這是吳大海的聲音。

「你的嘴好棒,接著再舔。你伺侯好我們倆,我們一定讓你舒服。」這是顧
長江的聲音。

「你們不能這樣子,我可是高山的女朋友。他知道了,會跟你們翻臉的。你
們放開我。」這是小綠的聲音,驚訝中透出怒氣。

「小賤貨,你可別提那小子。他早醉得跟死狗一樣,不叫他,明天他都起不
來。真是沒有用,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沾酒就醉。」吳大海笑道。

「就是,就是。他知道又怎麼樣?知道我們也不怕。是他先對不起我們的,
我早想跟他打一架了。」顧長江說道。

「他哪裡對不起你們了,你們要這樣對我。」小綠問道,聲音搖擺不定,還
雜著呻吟。

吳大海哼道:「他媽的,那小子真不是東西,他先把我倆的女朋友給操了。
你說,我們操你對不對?」

只聽小綠「啊」地一聲叫,吳大海得意地笑道:「這下子幹得好吧?操到你
心裡了吧。小賤貨,用心享受吧,包管這你輩子都忘不了我們哥倆。」

小綠微弱地叫了幾聲,接著連聲音都沒有了,不用說,一定是嘴被堵住了。
人家不許她發聲。

高山怒火沖天,他在門口沉吟一會兒,這才踢門而入,大叫道:「你們還是
人嗎?虧我還當你們是兄弟。」

只見小綠正承受著二人的攻擊。小綠躺在床上,吳大海趴在她身上,正猛勁
地插呢,插得小穴唧唧響。顧長江則跪在小綠臉旁,將一棒細白的傢伙在小綠的
嘴裡進出。

二人見到高山,嚇了一跳,都啊的一聲,將肉棒拔了出來。

小綠哭著站起來,向高山跑來。

高山抱住她,說道:「你受委屈了,我一定給你出氣。」

吳大海也不穿褲子,對高山說:「兄弟,實在對不起你,是小綠姑娘太漂亮
了,我們哥倆實在忍不住了,就爽了爽。」說著話,對高山乾笑著,胯下那粗黑
的濕淋淋的傢伙隨著笑聲不安地顫著。

再看顧長江,他是知恥的,先穿上一條內褲。他瞅了瞅高山,臉上帶著一點
不安。他說:「高山兄弟,事情已經這樣了,我們向你道歉了。」

高山叫道:「你們玩了我的女朋友,難道就這麼算了嗎?我怎麼會認識你們
這兩個禽獸?」

吳大海也同樣叫道:「高山,你別說得那麼難聽,你當年不也操過楊丹跟柳
青嗎?你當我們是傻瓜嗎?」

高山喘息著,說道:「當年她們是我的女朋友,我操她們,是她們自己願意
的,我可沒逼她們。可你們今天可是強姦。你們不服氣是吧,那咱們到公安局說
去。」

一提公安局,吳大海沒詞了。這事要弄到公安局,對自己是相當不利的。

還是顧長江冷靜些,他走近高山,向高山笑了笑,說道:「高山呀,咱們是
好兄弟,有事好商量。何必上公安局呢?到了那裡咱們的臉上都不好看。這事,
咱們可以商量解決的。你說怎麼辦吧?是要錢,還是要物,我們都可以考慮。」

吳大海瞅著顧長江,說道:「顧大哥說得不錯,高山,你就說句話吧,你說
咋辦就咋辦。」

高山一邊抱著小綠,一邊盯著那二位看。

顧長江正對自己微笑,偶爾瞅瞅小綠。吳大海呢,兩眼色瞇瞇的盯著小綠。
小綠身上沒一件衣服,一身的皮肉象雪一樣。屁股間的陰毛正滴著水呢,吳大海
的眼珠子都長了,剛才他還沒爽夠呢。

不能輕饒了他們,一定得好好報復他們。讓他們心裡難受,我的目的才算達
到。

沉吟片刻,他便有了主意,說道:「你們玩了我的女人,我也要玩你們的女
人。她們在哪兒屋呢?」

一聽這話,吳顧二人都覺得意外。

吳大海一笑,說道:「楊丹在隔壁呢,你去玩吧。」

高山向顧長江看去,他的臉色都變了。人家要玩自己老婆,他心裡有點疼。
雖然他跟柳青時常鬧口角,但他們畢竟是多年夫妻,他還是很在乎她的。

高山拍拍小綠的背,說道:「我去替你報仇了。」

小綠淚光閃閃地問:「那麼我呢,我怎麼辦呢?」

高山歎了口氣,說道:「你再受點委屈吧,我會補償你的。」說著嚴肅地看
她一眼,向門外走去。

吳大海一聽這話,可樂壞了。他像惡狼一樣撲向小綠。顧長江也猶豫著向小
綠靠近。

小綠心一酸,眼淚又流出來了。

她在為自己的命運而哭,為什麼自己老是這麼不幸呢?這就是人生吧。

 (5)惡戰

高山來到隔壁,見二女都躺在床上。

楊丹仰躺著,雙腿微開,能看見根處黑色的褲衩。今天楊丹穿的是超短裙,
有意不穿絲襪,似乎想顯示大腿的線條美。再看柳青,她是側臥的,雙腿前曲,
使得裙子包得緊緊的,一個大屁股顯得滾圓而誘惑。可惜柳青穿的是長裙,不然
的話,可見到她的褲衩的顏色。

高山見二女仍睡著,也不大叫。上前來,左一把右一把地在二女身上亂摸,
二女只是偶爾發出一聲呻吟。

高山望著二女酒紅的臉蛋,心道,二位心上人,咱們今天一定要好好玩玩。
當年咱們可沒有玩過三人行,那想必是極美的。

高山伸手,將二女的裙子扒下。二女身上只剩下內衣了。

楊丹是一套黑,都是小型的。雪白的奶子大部分露在外邊,小褲衩都勒進?
溝裡。看前邊,隔著布片能看到那裡的黑色。有幾根陰毛出界了。

柳青是一套白,屬於保守型的。兩隻大奶子頂得乳罩都要裂開。大屁股象西
瓜一樣圓,那圓美的曲線令高山眼睛都直了。想當年,高山偏愛柳青的奶子跟屁
股,他不知道摸過多少遍了。

高山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十年了,她們還是那麼迷人。都是那麼白,那
麼香,像兩團玉放射著柔和的光輝。

高山哪裡還忍得住呢,他以最快的速度脫光二女,使她們美妙的裸體如實地
在自己眼前展現出來。

一個苗條,一個豐滿。一個細膩,一個肉感。各有千秋,各有特色。

她們都曾是我心愛的女人。我在遠方想念她們之時,也免不了想念她們的肉
體。她們在床上的百態叫我永遠難忘。

高山自己也脫個光溜溜,想到隔壁兩個男人在玩小綠,自己的心裡雖沒有那
麼憤恨,但不爽之感還是有的。我要狠操她們的老婆以作報復。這世上哪有那麼
便宜的事,你們操小綠,我就得以更大的激情操你們老婆。

高山上得床來,將二女都擺成仰躺狀,將大腿都分開,於是女人的秘密暴露
在他眼前。

柳青的毛沒有楊丹的多,穴肉是肥美的,暗紅的,微微張開。菊花細小,顏
色淡淡。楊丹毛比從前還多,從腹下延伸下來,使小穴變得神秘,並長到菊花之
上。

襯著她們的白腿、奶子及漂亮的臉蛋,她們的私處象美餐一樣招喚著高山。

高山見此美景,回想從前自己肉棒在她們洞裡逞兇的情景,他的性慾難以控
制。

他首先撲向柳青,親吻著她的紅唇,一手揉奶子,一手插入小穴。三路一起
進攻,不多一會兒,柳青便有了反應,雖沒有全醒,鼻子也有了聲音。那是女人
舒服時才會發出的。高山感到那裡已經冒出水來。

高山微笑道:「我的好寶貝兒,你發騷了。」

說著趴在柳青的身上,將自己面目猙獰的肉棒一動一動地往裡插。因為有淫
水的幫忙,柳青的穴又不是很小,沒費多大勁兒,便插入半截。

高山感到被包容的快感,手捏著柳青的大奶頭,再一使勁兒,將龜頭頂在花
心上。閉上眼體會幾秒鐘後,他便一下下有節奏地幹起來。

幹得柳青哼叫起來,那雙美目也漸漸睜開。原以為是丈夫在自己身上,不曾
想竟是高山。她感到又羞又怕,還有點喜悅。那肉棒插在體肉,自己舒服極了,
想當年自己的洞就沒少被他光臨。

她一想到自己的丈夫,心往下沉,叫道:「高山,怎麼是你?咱們怎麼會這
樣?你快起來,讓長江知道會跟你拚命的。」

高山見她醒了,更為開心。他在柳青的嘴上重重親一口,說道:「你不用怕
他,他不會在乎的,他知道我在操你。」說著話,強有力地往裡捅著,捅得柳青
啊啊直叫。

「他怎麼會不在乎?他是不會讓別人碰他老婆的。」柳青還關心這事。

「寶貝兒,你現在別問這個,等咱們幹完,你就會明白了。」說著吻住柳青
的雙唇,不讓她說話。

柳青被插得全身好受,一時間也不再想什麼丈夫,既然高山不怕,她還怕什
麼呢?何況自己早盼著有一天能跟高山重逢,重溫那肉棒的滋味兒。

這麼想著,柳青張開嘴,讓高山舌頭進來,互相猛舔著。雙臂也勾住他的脖
子,雙腿抬起,纏住高山的腰,配合著高山的動作,使他能更好的操屄。

高山興發如火,肉棒毫不留情,幹得柳青淫水橫流,一臉的興奮。緊纏著高
山不放,生怕高山跑了似的。她好像又回到少女時代。高山放開她的嘴,柳青便
大聲浪叫出來。

二人幹得熱火朝天,床鋪直顫。

受其影響,楊丹悠悠醒來,見自己一絲不掛,吃了一驚,尋聲一看,見高山
正操著柳青。

她不明白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顧長江跟吳大海呢?

「寶貝兒,我操得怎麼樣?你舒服不?」高山一邊挺著下身,一邊問。

「高山哥,你幹得好極了。我多少年都沒有這麼痛快了。你要操死我了。」
柳青爽快之下,也忘了自己是個教師,只知道表達自己的感受了。

楊丹見了,心裡不是滋味兒。

高山哥為什麼只幹她,不干我?看來還是愛她多一些。這個柳青平時看起來
高不可攀,被男人一操也這麼騷呀。你看她,又扭腰又晃屁股的,真是騷貨。

見人家幹得痛快,楊丹不禁將手伸入自己的胯下,摸起自己的寶貝來。那裡
已經流水了,陰毛跟菊花都受到灌溉。

楊丹望著心愛的男人幹別的女人,心裡不平。自己摳著小穴,不知不覺,雙
眼迷離,嘴裡哼叫出聲。

柳青轉頭一看,才知道楊丹在旁。想到自己的浪態盡被她看到,不禁臉上發
燒。高山可不放過她,加快速度,像瘋了一樣插著小穴。柳青想沉默無語也是不
成。

高山幹著柳青,沖楊丹笑道:「楊丹你好騷呀,一會兒,我好好操你。」猛
干幾十下,將柳青推上高潮。

接著,他拔出濕淋淋的傢伙,將楊丹推倒,「滋」一聲插入半截。

楊丹抱住高山,叫道:「親愛的,你輕點,我好久沒被這麼大的玩意操了,
別給插壞了。」說著話,張開小嘴,將香舌吐出,讓高山享用。

高山吸吮著香舌,深刻體會到二女的不同滋味。肉棒輕輕插著,插著另一種
類型的騷穴。

柳青的洞是寬而淺的,而楊丹是狹而長的,給肉棒的刺激也各有所別。

「你為什麼就不問你男人的事?不怕你男人闖進來嗎?」高山笑問。

「我才不管他呢,我現在只要你操我,你不操舒服了,我就不放你。」楊丹
熱情如火地說。

美女有話,高山樂得享受。那根肉棒帶著巨大的衝擊力征伐著楊丹。他知道
楊丹的胃口大得很,當年就是不易被征服的。

幹了一會兒,高山半蹲在床上,抱著楊丹的大腿猛插,楊丹大叫道:「高山
哥哥,大雞巴哥哥,你干死我吧,我美死了。」

高山在美女的淫聲浪語中,興致更狂,插得那個力度,幹得那個氣勢,簡直
要把楊丹操死。那充足的淫水將床單流濕了一大片。

不知幹了多少下,終於叫楊丹高潮了。

楊丹的穴很會夾的,夾得高山受不了,也撲撲射了,射得楊丹直歡呼。

高山趴在楊丹身上喘息著,望望柳青,柳青正帶著幾分羞澀跟滿足望著自己
呢。高山衝她撇撇嘴,柳青露齒一笑,那牙好白呀。

休息一會兒,楊丹說道:「我還要,我還要,我沒有吃肚,你還行嗎?」

高山笑道:「行不行,要看你的了。」

楊丹奇道:「這與我有什麼關係呢?」

高山神秘地一笑,說道:「那就要看你的口技如何了。」

楊丹明白他的意思,是讓自己舔雞巴。

當初在一起時,二人也曾這樣玩過的,不過那時候楊丹不喜歡這樣玩,嫌那
味道不好。不過事過境遷,她的觀念已不是從前,為難的是旁邊還有觀眾呢。

楊丹瞅瞅柳青,柳青已拿裙子遮住自己重要的部位。

高山明白楊丹意思,說道:「你不用看她,一會兒,她也會給我舔的。」說
著話,高山跪在楊丹的臉旁,將肉棒挺過去。

楊丹猶豫一下,還是翻過身跪在高山面前,將小嘴伸過來,伸出香舌舔了起
來。

高山「啊」地叫著:「好舒服呀,簡直要成仙了。」

楊丹見他快活,更加賣力地套著,吸著,使高山得到更多的快感。

高山不忘柳青,沖柳青使個眼色,說道:「寶貝兒,你也過來吧,我想讓你
舔。」

柳青坐起來,沖高山搖頭道:「我不,我不,我不喜歡這招。」

柳青說得沒錯,多年以來,他丈夫常求她口交,她從來是不肯的。對高山的
要求,她是心有所動的,但有楊丹在旁,自己是難以做到的。

當肉棒再度硬起來時,高山讓楊丹翹起屁股,他要從後邊干了。楊丹自然照
做,她已經顧不上柳青了。

高山走到柳青跟前,突然將肉棒挺到她的嘴邊,說道:「乖,給我舔舔,我
想你一定會舔得我舒服的。」一雙眼睛充滿期待。

柳青跟他一對目光,想到相見太難,下回不知何年何月呢。心一軟,便張開
嘴來,將肉棒吃到嘴裡。接下來,她就不會了。高山也不為難她,只是將她的嘴
當穴插,沒幾下就插得柳青嘴裡流出口水來。

高山拉起柳青,讓她跟楊丹並排撅著。兩個屁股相映成趣,一個滾圓肥美,
賞心悅目。一個小巧結實,線條流暢。那?溝裡都裂著一條縫,那縫裡都一樣的
流著水,都等著男人來洗澡呢。

高山興奮地走上前,在兩個屁股上連摸帶親,連拍帶捏的。一會兒,才將肉
棒插入小穴裡。時而干柳青,時而干楊丹,幹得二女的浪叫聲此起彼伏,交相呼
應,堪稱是最美的二重唱。

這個時候的二女,早就忘了一切羞恥,只記得跟初戀情人尋歡作樂,早把丈
夫忘到九宵雲外了。

三人盡情地樂著,他們都沒有注意,房門開了一條縫,吳大海跟顧長江都向
裡張望著。

見自己老婆浪得跟淫婦一般,顧長江心裡像打翻五味瓶一樣。他再也看不下
去了,回到客廳的沙發上呆坐著。

吳大海長歎幾聲,他想不到自己老婆這麼騷浪,為何跟自己時就沒有這麼熱
情呢?一被高山操,就浪成那樣。可見她的心裡還是愛著他的。我究竟有什麼不
如那小子的。

再看柳青,把他的目光吸引過去了。看看人家長得,那才叫屁股,那才叫奶
子,老顧享受死了。俗話說:「老婆是人家的好。」吳大海盯著柳青的肉體,眼
裡閃著綠光。他多麼希望那條在柳青洞裡進出的肉棒是自己的呀。

又過了好久,這個房間才安靜下來。

吳大海真擔心自己的床已經散了架了。他打心裡佩服高山的戰鬥力。一男對
二女,還能佔盡優勢,真是不簡單。我要是有這個能力就好了。

他的心裡同時還想著柳青,什麼時候也能操操她呀。

 (6)結局

高山跟小綠在家鄉又住上半個月。這半個月裡,他享盡艷福。他跟小綠搬到
吳大海家,不時跟吳大海、顧長江交換著玩。

吳大海想跟顧長江換老婆,沒等顧長江表態呢,柳青蹦高反對。吳大海只能
作罷,心裡總盼著有那麼一天。

這下可好,高山等於有兩個妃子,每晚三人都一塊兒睡覺。

有意思的是,二女之間再不矛盾了。她們都表示要離婚跟著他,這使高山感
慨萬千。失去的東西才是最寶貴的,自己也好想將她們收入家門。

離開時,高山給二女留下詳細地址,不用說是讓二女自由時去找他。他跟小
綠向二位朋友告別,彼此都說了好多客氣話。他們將高山二人送上車,還一一跟
高山擁抱。

楊丹跟柳青二女望著高山,一臉的傷感。她們多希望能跟他長相廝守呀。

至於二女後來是否跟了高山,暫且不說,可有一件事不得不提一下。是說高
山跟小綠到達省城後,關係也走到盡頭。

高山跟小綠坐到一個安全的單間裡,喝著咖啡,雙方的眼神跟在高山的家鄉
時完全不同。

高山禮貌地說:「小綠,謝謝這些天你的合作,我很感謝你,你的任務完成
得很好。」說著話,他從身上掏出兩打錢來,又說:「先前說好是一萬,不過後
來有點意外。因此,我應該給你補償。這裡是二萬,你拿著吧。」

小綠不接錢,只是以憂傷的目光望著高山。

高山將錢放在她跟前,又說道:「小綠呀,以後別再當什麼小姐了,讀完大
學,找個正經工作吧,你長得漂亮,文化也不差,一定能成才的。」

小綠眼淚下來了,抽泣著說:「我也不想幹這一行呀,可我家裡窮,我這大
學都要讀不下去了。我不想輟學,幹別的來錢慢,只好幹這個。怎麼的也得把大
學對付下來。」

高山聽得面色凝重,他不說話。

小綠抬著淚眼望著他說:「能遇到你這樣一個好心的男人,我真高興。我要
是早遇到你,可能就不會那麼慘了。」

高山說道:「你這樣的姑娘幹這個,實在太可惜了。」

說著話,他又拿出三萬元錢,說道:「都拿去吧,夠你大學畢業的了。以後
不准再當小姐。」

原來小綠是高山在省城臨時雇來的女友。她在一個大學唸書。她放假沒有回
家,她想賺學費。

高山在南方剛剛談黃了一個女朋友,到省城時,他想回鄉總得風光一下,女
人不能少,得在同學面前顯一顯。他便請省城的朋友給找一個,找到的就是何小
綠,因為她文化夠,出道時間短,臉上沒有風塵之色。高山見了很滿意,就點頭
同意。

何小綠見高山拿出這麼多錢來,說道:「我不知說什麼好,我一定還你的。
你給我個地址吧?」

高山搖頭道:「算了,還什麼還。你將來能好好做人就行了。」說著他站起
身來。

小綠勇敢地衝上去,在高山的臉上親了一下。

高山笑笑,跟小綠揮手,大步而去。

他得回南方公司了,這些日子他都是遙控指揮的,幸好公司裡有他得力的手
下,他不用太操心。

何小綠望著高山的背影,眼淚又止不住地落下,真如斷了線的珍珠一般,叫
人心疼。

她不知道自己這輩子還能不能見到他。

【完】

還不錯的內容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是最好的論壇
不錯的文章
意外的結局
讚噢~
謝謝大大無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