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我要的性福

休學後,找了一個打工,就賴在台北不想回去南部的老家。在永和租了一個房間開始了一段醉生夢死的生活。

在永和的房間只是一間雅房,要和對面的房客共用一個浴室。幸好一層只有兩個房間,所以還不至於讓人無法忍受。

對面住的是一個二專的女生,大概是兩個月前搬來的。平常因為生活習慣不同很少碰到,只有在剛搬來的時候大約聊了一下,知道她也是南部上來的,把書讀完了之後就要回去幫家裡的忙,她叫做婉菁,朋友都叫她菁菁。

菁菁是一個頗可愛的女生,當然說不上是國色天香,是那種在班上大約是排第三名可愛的女生,相信追她的人不會算少。圓圓的臉,細細的眉,小小的嘴,留了一頭長髮,清湯掛麵的髮型,用髮圈把頭髮往後攏,只留下額前的瀏海。上半身很瘦,露出來的手臂真的可以用盈盈一握來形容,至於胸部,當然就不會大到那裡去,可是真的頗挻,應該也有B罩杯吧。下半身略胖(也不能說胖,只能說標準)身高大約只有一五五,看起來真的有想把她一把抱起來的衝動。

週末晚上大約十二點左右,我正在浴室洗澡,聽見她房門打開的聲音,大概是下樓去買消夜,也不在意,洗完澡之後準備像往常一樣衝回房去擦乾身體,知道她不在,就決定連內褲也不穿就衝出去,一打開門,卻見她的房門沒關緊,裡面還傳來電視的聲音,我很確定她已經出門了,也知道她不是沒鎖門,只是因為門舊了所以有時候會關不緊,像我的房門一樣,試了一下門把,果然轉不動,就偷偷的看了一下,她不在房間裡,這正是我的好機會。平常就想一親芳澤,只是沒機會,就拿一件內褲當做有「需要」時的紀念好了……

她的房間不大,也實在不能說整齊,棉被沒摺就堆在床上,書桌上散布著文具和CD隨身聽,還有一本「空中英語教室」。衣櫃的門沒關,牆上唯一的裝飾品是她晾著的內衣褲,正在四處找看看有沒有還沒洗的,否則也就只好拿洗過的了……

忽然聽到有人上樓的聲音,已經來不及衝回房間了,因為一定要經過樓梯,只好趕快躲在唯一看不到的地方……床下。

門開了,只見一段美麗的小腿和那白白淨淨的小腳走了進來,她在床上坐下,我怕被發現,只好儘量往裡面擠,背正好靠著牆(別忘記,我還是全身赤裸的)她把椅子拖近床邊,又在書桌抽屜裡摸了一陣,我只聽到一個易開罐打開的聲音,然後就聞到一陣煙味,看來她是打算好好的享受一個安靜的夜晚……這下子我要到什麼時才能脫身……不會要我在床下睡一夜吧?

她把電視頻道從頭到尾不知轉了幾個循環之後,終於把電視關了。我從床下只見那雙小腳又放下地來,站在床前,再來就見到一條NIKE的運動短褲出現在我的眼前,原來她脫下短褲,就這樣讓短褲留在原地,然後又是一件黃色的T恤落在地上,接下來竟然是一件淡藍色的胸罩。然後眼前一黑,頭上傳來床板的吱嗄聲,她終於做了我最想她做的事……睡了。

過了一會,眼睛習慣了黑暗之後,我小心的把手伸出去,把那件淡藍色的胸罩拖了過來,放在鼻子前狠狠的吸了一大口,傳來的是一陣我無法形容的味道,帶點泠洗精和香皂的味道,還有一種說不出來只屬於女人的香味。想到一分鐘前這胸罩還停留在她的身上,身體不由得熱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我小心的爬了出來,藉著窗外的微弱燈光,看到床邊的椅子上放著煙灰缸和兩瓶台啤,想來她在睡前喝了一點小酒,接著就把眼光放到了床上……

菁菁只穿著內褲躺在床上,內褲是和胸罩一套的,都是淡藍色棉質的。由路燈透過窗戶形成一個長方形的燈光打在她的身上。修長的大腿彎曲著,她面向裡面睡,我只能見到那美麗的背部線條,脊椎形成一個優雅的弧形陰影延伸到那藍色小內褲的上方,內褲裡隆起一道小小的山丘。從上方隱隱約約可見到那迷人的雙峰的側影,被黑影遮住的部份更引起了我想看個清楚的欲望……

忽然不知那來的勇氣,我拿起了地上的T恤,從背後把她的嘴塞住,她被我驚醒,還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我就用那條短褲當做繩子把她的手從背後綁住。她努力的想站起來,可是我把她壓在床上,她在我的懷中扭動著,背對著我,頭一直努力的想回頭過來看,可是我的手已摸上了她的雙峰,她的雙手壓在我的肚子上,屁股因為掙扎的關係,在我的下體不停的左右扭動,更挑起了我的欲望……

我享受著雙手上那軟軟的觸感,伸出舌頭在她的後頸部輕輕的攪動著,腳卻伸過去把她的雙腳夾住,空出一隻手往內褲裡伸去,手指努力從她緊閉的雙腳中插入,先摸到的是她的陰脣,經過一陣的努力後,終於找到一個小小的隆起,盡我所能的溫柔的挑動著……

漸漸的,她扭動的幅度越來越小,我可以感到手指傳來一股潮溼的感覺,慢慢的把腳的力量減小,她的兩腳之間又多出了一些手指可以活動的空間,我把中指再往下伸去,找到了一個縫隙,就這樣毫不費力插了進去,往復抽動了起來……

另一隻手在她的雙乳之間來回摸索著,可以感到那小小的乳頭慢慢硬了起來,嘴脣也慢慢的移到她的耳垂,在口中可以感到她所載的三個小小耳環,舌頭開始慢慢的逗弄著……

「嗚……」她的口中發出了小小的喉音,也感覺到她的雙手不再掙扎了。

「我現在可以把你口中的衣服除去,但你要答應我不能大叫,如果同意的話,就用妳的手握住我的陰莖。」

我把手指抽動的速度加快,並把腰部稍微離開她的身體,讓她有空間可以讓手活動。

過了一陣子,她的小手移過來握住了我的陰莖,我可以感覺她的脖子熱熱的,腦中想像現在的她臉紅的樣子。

我取出了她口中的衣服,她雖然緊閉著嘴,我卻可以聽到她沈重的呼吸聲。

「我現要把你的眼睛蒙起來,這樣我才不會因為你看到我的臉,而必須傷害你,如果你同意的話,就把手上下抽動。」

我可以感覺她的身體抖了一下,但還是把手在我的陰莖上下抽動了起來。

我用T恤把她的眼睛蒙了起來,把她翻了過來,看到了一個美麗的身體。

在路燈的銀白色燈光下,她的身體彷彿是白玉雕成的,如我所預料的她的乳房雖然不大,卻很挻,粉紅色的乳頭硬起,形成一個小小的陰影。小巧的肚臍下是一個的淡藍色三角形,我把她的內褲輕輕的褪了下來,她並沒有反抗的意思。

我把她的雙腳分開,面前的是已經潮溼的不成樣子的陰唇,我把嘴湊上去,鼻子聞到的是那特有的腥味,我用舌頭找到了那小小的隆起,輕輕的逗弄了起來……

「啊……嗯……」

這個小賤貨,一下就溼成這樣子,看來我也不必客氣了。

我站在床上,把她扶起來,把陰莖放到她的小嘴前,說:「是不是很想要啊,把這含進去,也許我可以考慮不會傷害你。」

看到她的小嘴把我的陰莖含了進去,真的有說不出的痛快,想不到她原來這麼的容易上手。我一隻手扶著她的頭,一隻手就去抓她的胸部。

想不她不只是把我的陰莖含了進去,還用舌頭在我的龜頭上逗弄了起來,原來她這麼賤,我的腰部加快了擺動的速度,抓她的胸部的手也大力了起來。

「嗚……嗚……」原來嘴巴中塞著東西的叫床聲是這樣的,我一直不斷的擺動,手也不停用力的揉著她的乳頭,不知過了多久,屁眼一緊,我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口中,扶住她的頭的那隻手壓向我,把陰莖放在她口中,不抽出來。

她把我的精液喝的一滴不剩,舌頭還在攪動著,剛軟下去的陰莖在她溫暖的口腔中又硬了起來。

「媽的,原來你這麼騷,看來今天不讓你爽一下,是不行的了。」

我粗暴的把她拖到床邊,叫她跪在地上,上身趴在床上,從後面狠狠的插了下去。

「啊……好…緊…,怎樣,如果想要我動的話,就看你說的話能不能讓我爽了……」

「嗯……好爽,好硬,好哥哥,快給妹妹吧……」

「誰是你哥哥,叫老公,要老公給你什麼啊?」

「我要…大雞巴…老公……」

「好,就給你……」我用力的把腰撞向她的屁股,連床都給我撞向牆上發出聲音。

「好老公……你幹的我好爽,我要……大力一點……幹我……用力……」

我把手伸向她的胸前,用力的揉她的乳房。

「好……大力一點,不要……怕我痛,越大力……老婆越爽……」

我從背後捉住她的頭髮,把她的上半身挻起來,另一隻手還繼續揉她的乳房。

「啊……好爽……快…快來了,老公……用力……我要……」

她的上半身沒有了力氣,軟了下去趴在床上,我把她翻了過來,雙腳放到肩上,她的屁股懸在空中,上半身還在床上。

「媽的,死賤貨,看我幹死你。」

「嗯……老公,我……就是賤……就是要你幹……快點,再來……啊……」

我一邊幹她,一邊揉她的胸部,要不是因為她口中還有我精液的味道,我還真想把舌頭伸進去。

「啊……老公……今天不能射在裡面……好不好……」

「不能……你說不能就不能,我偏要。」

「啊……用力幹我……老公……你射在我嘴巴…啊……下次……再……啊…我又去了……」

我也快到了,加快速度插了幾下後,把她放在地上讓她坐著,陰莖放在她口中,雙手扶著她頭部,用力的搖擺,也不管她會不會難過。

「媽的……賤貨,你要是吧……那就吸個夠吧……」

「嗚……嗚……」射了……她還不斷的用力吸吮,直到我再也流不出一滴精液為止。

陽光從窗外灑了進來,這是這一星期來的第一次的晴天。我從極度深沈的睡眠中醒了過來,第一眼見到的是和我房間一模一樣的天花板。

「你要回去了嗎?」

陽光中,坐在床邊椅子上的菁菁還是赤裸的,但不知什麼時候她的雙手已經可自由活動了。努力的回想昨晚的經過,大概是在第三次在她嘴中射精那時,她的雙手就為了方便我讓她擺出不同的姿勢而鬆綁了。

「你早就醒了嗎?為什麼不把眼睛上的T恤拿下,難道你不想知道我是誰嗎?」我有點疑惑的問道。

「我想要你親口對我說。」

女人,真是難懂的動物,前一晚還老公、哥哥的亂叫,現在的口氣冷得彷彿我只是來買碗麵似的,和她一點關係也沒有。

「想來你也知道我是誰,既然我做出了錯事……想賴也賴不掉,我就是你對面的小易。」

菁菁輕輕的笑了起來,把她眼上的T恤拿了下來,那明亮的眼中滿滿的都是笑意。

「你早就知道我不會對你怎麼樣,還說得一臉大義凜然的樣子。你昨晚把人家的醜態全都看光了,說,你要怎麼賠人家?」

她說的沒錯,我感覺到她對我並沒敵意,至少昨晚她的抵抗並不認真。我伸出手把她拖到床上,坐到我的懷中。她稍微抵抗了一下,還是背對我坐了下來。我的雙手在她的乳房和陰毛上來回遊動,嘴脣湊到她的耳後輕輕的說:「如果你覺得不公平的話,今天晚上你到我房裡來,把我對你做的事再原封不動的還給我好了。」

「你……你真無恥。」

我哈哈一笑,推開了她,回房補眠去也。

黃昏時,菁菁來敲我的門,說要找我去吃飯。我正在網路上殺得天昏地裂,那有心情吃飯,就叫她幫我帶幾瓶冰啤酒和小菜回來,她一臉不情願的去了。過了一小時她回來了,我已經斷線正在看電視。

她在我和電視中間坐了下來,把東西往地上一擱,就這麼的看著我。

「怎麼,我帥的讓你不能自拔嗎?」我打開了一罐啤酒喝了起來。

「這麼不正經,算了,反正現在也沒那個心情,改天再說吧。」

她彎下身去拿啤酒,她今天穿著一件細肩帶的上衣,衣服是白色的,露出胸罩的肩帶是淡藍色的,想來是昨晚到現在還沒換。一件舊牛仔褲,在大腿上有幾個看來是故意割破的破洞。從正上方望去,她那垂下來的長髮遮住了她大部份的臉孔,可以看見頭頂上髮旋處露出白白的頭皮。

她坐到我的身旁來,陪我一起看電視。身上的體香中,夾雜著一絲絲的汗味,真奇怪,為什麼可愛的女孩連汗味也是香的。

喝了兩罐啤酒後,她把頭靠在我的大腿上睡了起來,原來她的酒量不是很好,兩罐啤酒就不行了。

不知過了多久,她坐了起來,口中嚷著熱死了,就去洗澡了。



我坐了一下,聽到她開房門的聲音,脫光衣服起身走出去,先到浴室中,就這麼不開燈的坐在馬桶蓋上。

她拿好衣服後,走了進來,一開燈看到我光著身體坐在馬桶上,也不說話,就在我面前脫起了衣服。

她先把手伸到背後去解開胸罩的扣子,這樣的姿勢讓她那本來就很挺的小乳房更加顯得堅挺。她彎下腰把褲子褪到腳下時,從側面可以看見那一道美麗的弧線從臀部經由大腿到腳踝完整的呈現在我的眼前。

她打開蓮蓬頭,讓熱水淋濕全身,再仔細的抹上沐浴乳。她在我面前跪下來,把沐浴乳仔細的塗抹在我的身上。

「來,站起來,這是你欠我的,你今晚要聽我的話。」

我站了起來,和她面對面的緊貼著,經由沐浴乳的潤滑,我可以感到懷中的她比昨天更令我心動。她的身體可以緊貼著我扭動著,我的陰莖在她的肚臍左右滑動著。雖然現在的我勃起的很厲害,因為潤滑的關係,雖然被緊緊的靠住身體滑動著,不但不會不舒服,反而有一種快感。

我把手繞過她的小蠻腰放在她的屁股上,藉著沐浴乳的幫助,把食指輕輕的插入她的屁眼裡。

「嗯……不要啦……那裡很髒……」

我的另一隻手伸向她的乳房,輕輕的握住,彷彿是握住了一團雲,只是這朵雲是溫暖的,手心可以感覺到那小小的突起。

她一隻手勾住我的脖子,另一隻手在我背上、屁股上來回滑動替我塗沐浴乳。她把嘴湊過來,我們的脣交接在一起,我可以感到一個小小軟軟的舌頭在我的嘴中和我纏繞不休。

「嗚……」我的另一隻手已放棄了她的乳房,改向她的桃花源進攻。手指伸入的那一剎那,我可以感到她的手在我臀部上一緊,把我的腰向她的方向壓去,胸部用力緊貼在我的身上,不停的扭動著。喉嚨發出不清楚的呻吟聲……

我雙手的食指在她前後兩個洞輕輕的抽插著,我可以感到嘴中的舌頭攪動的更快速了。

我終於放過她的屁眼,把手空出把蓮蓬頭打開,水從頭上淋下來,把她的長髮緊貼在她的粉背上。她放開了我的嘴,蹲了下來把那狂亂的舌頭纏繞在我的龜頭上。

「哦……菁……我要你舔我的陰囊,對就是那樣……」

從上往下看,可以看見那小臉向上淋著熱水,眼睛閉著,粉紅色的小舌頭在我的陰囊上來回的蠕動著。

我用力的把她提起來,讓她面對牆壁,從背後進入,就這樣把她壓在牆上,她有一隻腳被我提起懸在半空中。

「小騷貨,你現在在想什麼啊?」

「人家想……想要親親老公……動一動…不要只是……放著不動……」

熱水從頭上往她的背上淋下來,順著她的背脊流到屁股,再到大腿、小腿然後才到磁磚地上,往出水口流去。

「我現在還不想動耶……你自已動好了。」

她一隻腳懸空,只剩一隻腳和撐在牆上的兩隻手支撐體重。她的屁股慢慢的以我的陰莖為圓心轉動起來,我可以感到龜頭在摩擦她那溫暖的陰道壁。

「快……嗯……好老公,親親老公……你的雞巴……讓老婆好想要……快啦……算我求你啦……嗯……人家動不快嘛……」

「要是可以,可是這次我要射在你裡面……」

「啊……不行啦……啊……」
她在說話時,我又輕輕的抽動了幾下。

「啊……還要……隨便……你要怎樣都行……快幹我……幹我……」

「好,看你這麼騷的份上,我就讓你爽。」

我把她轉過來,自已坐在馬桶蓋上,讓她背對著我跨坐著,一手揉著她的胸部,一手搓著她的陰核,她雙手撐在我的膝蓋,屁股上下擺動。從後面可以看到我的陰莖在她陰戶中進出著。

「啊……你賴皮……結果還不是……我…自已動……啊……老公好大……塞得老婆……好滿……」

「嗯……好爽……老公用力搓我的奶……老婆好喜歡……啊……」
我怕她的叫聲太大被別的住戶聽到,把她轉過來面對我,她的雙手用力抱住我的頭,把我壓向她的臉,舌頭伸進我的嘴裡瘋狂的攪動著。

「嗚……嗚……」
我把手指伸入她的屁眼中,讓她有更瘋狂的反應,上下擺動的更快了,喉嚨深處發出歡愉的聲音。

「快……啊……老公幫我……嗯……我要去了……快……我要被你幹死了……啊……來了……」

忽然,她把我的頭塞在她兩乳之間,腰部更瘋狂的轉動,我的龜頭受到陰道壁的摩擦,忽然覺得陰道壁一陣蠕動,馬眼一鬆,陰囊一緊,一股熱精射向她的子官深處。

我們就保持這樣的姿勢,一動也不動,我的頭在她的胸前,陰莖在她的陰道中漸漸的軟了下來。只聽到水淋到地上的嘩啦聲,還有我們兩人濃重的喘息聲,迴蕩在小小的浴室中……

公司裡還是一樣冷冷清清的,自從這陣子以來,公司沒什麼驚人的業績,到晚上還會有人在的話也總是在上網,可能是為了替家裡省一點電話費吧。

和早班的值班人員交接完後,就在電腦前發起呆來,想著這漫漫長夜要如何渡過。

警衛來巡過之後就走了,一直到明天上班前,這層辦公室就只有我了。看到會議室燈沒關,也不在意,大概又有誰在混加班費了。

趴在桌上小睡了一下之後,起來去廁所方便,看到會議室的燈還亮著,都十二點了,混加班費也有個限度吧,還是誰離開又忘記關燈了,還是去看一下好了,不然明天被看到倒楣的還是我。

會議室的大桌子上空空盪盪的,只有角落有一個人趴在那兒睡,我走過去拍拍她的肩。

「別睡了,十二點了,該起床了。」她抬起頭來,我這才看清楚原來是早班的一個行政人員。

她大概是某個高職的夜校生吧,我記得大家都叫她小柔。我和公司的同事常常一個月見不到幾次面,只會偶爾在公司聚餐時會見到,大部份都是點頭之交而已,沒辦法,大夜班就是這樣子。

小柔留著一頭及肩的長髮,看來有挑染過,燙成略捲的樣子,想來不會是家庭理髮的歐巴桑所剪的。稍稍打過層次的髮型,故意有點亂亂的披散著,很適合她的鵝蛋臉。一張乾乾淨淨的臉上,五官還算可以,「恐龍」這個名詞和她絕對無緣。身材倒是很好,胸部讓人會第一眼就注意到。我會對她有印象除了因為她有一對大乳房,就是因為她的聲音真的很嗲。

她也不說話,一雙眼睛就這麼看著我,可是我覺得她不像在看一個人,倒像在看一盆植物。雖然看著我,心裡不知在想什麼。

「還好吧,要我幫你叫計程車嗎?」她的眼睛紅紅的,該不會是哭過吧?

她低下頭去,也不說話,只是抓著我的皮帶,把我拉向她。

她就這麼坐在椅子上隔著褲子撫摸著我的陰莖,她一直低著頭,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不知為什麼,我覺得她好像在想著別的事情。我是個男人,既然有女生主動,雖然不知為什麼,但畢竟是一種享受,當然更不會抗議了。

我把手放上她的後腦勺,手指插入她的長髮中。她似乎震動了一下,緩緩的拉開我的拉鏈,手伸進內褲裡,握住了我的陰莖,上下套動了起來。

現在的我如何能忍受這樣的動作,既使是在會議室中,我也不管了。拉開皮帶,把褲子和內褲脫下,把我的龜頭湊到她的嘴唇前。

在我脫褲子和硬把她的頭壓向我的兩腿之間時,她並沒有反抗,只是機械性的張開嘴巴,就這樣讓我的肉棒長驅直入。

肉棒插入嘴裡之後,一陣溫暖潮濕的感覺包住我的陰莖。我輕輕的呼出一口氣,感覺好過了一點。

「怎麼啦?這不是你想要的嗎?不要只是呆著不動,動動你的舌頭啊。」

她彷彿像從遠方回過神似的,含住我的陰莖輕輕的點了點頭,舌頭開始靈活的轉動起來。

她把我的龜頭從口中拿出來,用手輕輕的把包皮褪了下去,露出了沒有包皮保護的龜頭,口中輕輕的說了句「這樣看起來好一點了。」

我並不知道她在說什麼,接下的動作讓我也不會去思考她在說什麼了。

她的手輕輕的套動著,有時只是含著龜頭,有時又用舌頭在上面纏繞,有時又把龜頭像吸冰棒一樣的吸吮著,最後竟用舌尖去挑動龜頭上的那條裂縫……在這之間她的手在我的陰莖上不斷的套動著,時快時慢,有時粗暴有時溫柔。另一隻手則是一直輕輕的在把玩著我的陰囊。

我只是輕輕的把手放在她的頭上,並沒用力,讓她自已控制輕重緩急。我可以感覺她頭擺動時,頭髮輕輕的在我的大腿內側掃來掃去。

我已經快控制不住了,她似乎也感覺得出來,只是一直不斷的加快手的動作,舌頭在龜頭上快速的來回轉動,我感到小腹一熱,一股精液直射了出來。

她在我射出時,把頭一偏,並沒射到她的臉上,只是有一些沾到了她的衣服,她拿出面紙把我的龜頭擦幹淨,我以為就這樣了,想不到她竟然爬上會議桌橫躺下來,讓我站在桌邊,把已經軟下去的陰莖又放入口中。

我感覺到自已的陰莖在她的口中漸漸的硬了起來。她這次沒用手套動,只是一隻手扶著我的屁股,專心的含弄我的陰莖。另一直手卻伸進自已的內褲裡撫摸了起來。我從上方只能看到她把大腿打開,窄裙拉到了腰部,露出了裡面的白色絲質內褲,她的手從內褲上方伸進裡面,可以從外看到內褲裡面的手正快速的動作著。

「嗚……嗚……」
她的喉嚨發出歡愉的聲音,她的另一隻手引導我的手去撫摸她的乳房。雖然是隔著絲質襯衫和胸罩,但也可以感覺到她那大又柔軟的胸部。

她把我的陰莖從口中放開,臉埋在我的下腹部,我只能見到她小部份的臉,其他部份被我的陰毛和她的頭髮遮住,她的手還是緊抓著我的屁股。

「啊……好……輕一點……輕輕的揉……好舒服……我喜歡……」

我兩手並用的把她襯衫紐扣打開,她的胸罩是前開式的,我打開了扣子,她的乳房就出現在我的眼前。

她的乳房很大,可是非常軟,如果她站著,沒有胸罩的支撐一定會有點下垂,乳暈的顏色雖然不是粉紅色的,但是顏色很淡,又不會很大。

現在她的乳頭早已勃起,我雙手並用,攤開手掌,食指和中指的指縫正好夾著她的乳頭,輕輕的做著圓周運動,揉了起來。

她用臉頰摩擦著我的陰莖,偶爾用舌頭去逗弄我的陰囊,大部份的時間我只聽到呻吟聲從我的跨下傳出來。

「嗯……好舒服……嗯……你的……好燙……嗚……好硬……」

她的雙腳打開幾乎呈一百八十度,雙腳撐在桌上,屁股拱起,手指在陰部的動作更大,內褲被撐開,可以隱隱約約看到裡面的陰毛。

我忍不住了,跳上會議桌,把她的內褲粗暴的脫下,內褲還有一邊掛在她的腳踝上,我用力的把早已漲得發痛的陰莖塞入她的陰道中。

「啊……好硬……再進來一點……」

她努力的把腰拱起,雙手放到我的屁部上,用力的把我往她的方向拉,好像要我把陰莖更往裡面插一樣。

我努力的挺向前,開始在她的體內輕輕轉動了起來。

「嗯……好舒服……我還要……不要停下來……再用力一點……」

她的眼睛閉著,頭向後仰,腰部開始有節奏的晃動。我配合著她的節奏,舉起她的雙腿,放在我的肩頭,開始前後抽動我的陰莖。

「啊……好棒……你好棒……還要……再進來一點……快……用力……」

她的雙手伸向空中,彷彿想要捉些什麼,我把雙手依依不捨的離開那對大乳房,捉住她的雙手。

「啊……還要……你又硬……又大……人家好喜歡……人家要一直……一直讓你插……」

她的雙眼緊閉,眉頭緊鎖,嘴唇微開。我說她的聲音很嗲,叫起床來真是我所聽銷魂的聲音了。就算不欣賞她的表情,光聲音就夠了。

「快……你好大力……還要……再來……再快……」

她的腰不斷的扭動,我早就不知是誰配合誰了,只聽到兩個肉體撞擊的「啪啪」聲,淫水的「滋滋」聲,還有她的那嗲聲嗲氣的淫語和我沈重的喘息,以及會議桌搖晃的「吱嗄」聲,在偌大的會議室裡迴響著。

「啊……好……快點……用力插我……插進來一點……我要去了……」

她的雙腳夾住我的腰,不讓我的陰莖有一點活動空間,陰道壁不斷的夾緊收縮,我感到一陣解脫感,就這麼射在她的體內。

我趴在她的身上,她的雙手緊緊的抱著我,嘴巴在我耳朵旁一邊喘息一邊輕聲的說道:「你對我好好,我要一直和你在一起……國,不要離開我。」
感謝大大的分享,好帖就要回覆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