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苑中的花

********************************************************************
學苑中的花(1)

宗翰走進有冷氣的辦公室,不禁鬆了口氣,東部正受著多年罕見的熱浪襲
擊,在這個麻州中部的大學城的街上,連野狗都不出來惹秋老虎。學生們大概
也不急著早回校,還有兩個星期才開學吧?

「哈羅?」悅耳的女聲:「可以幫助你…啊!你是楊格老師。」

「楊…」宗翰友善地糾正她的發聲,他已經習慣了美國人把他的姓講成語
音相近,又很普遍的楊格。而且,他已經忍不住對這個說話的女孩生出好感。

「楊老師。」女孩用字正腔圓的普通話說出這句話,看見他驚訝的表情,
她得意地笑了。她是個東方女孩,有著漂亮的鵝蛋臉,大大的杏仁眼,長髮扎
成馬尾,長得不高,身材卻很均勻。她很輕鬆隨便地穿了一件T恤,一條牛仔
短褲(宗翰私自想著:嗯,腿很美。),白襪和球鞋。與她相比,宗翰覺得自
己的西裝筆挺顯得很愚笨,尤其是在炎炎熱氣中和行李箱掙扎之後,他的襯衫
已映出不瀟灑的汗跡。

他也改用中文:「您是…?」

女孩傾出悅人的笑聲:「還是用英文吧!我的中文不行的。我是胡老師,
我們上次見過的。」她走到宗翰跟前,有點佻皮地伸出右手:「歡迎到聖安東
尼學院,你可以叫我的名字:靜。」

「靜,你好,我是約翰。啊!我記起來了!」宗翰記得他上次來見那位不
 言笑的校長面談時,接待他的是一位穿著辦公套裝,頭髮盤在頭頂,戴了眼
鏡的精明年輕女士。他一時不能聯想到:那位美艷卻不可褻玩的女人,和眼前
這個充滿精力的鄰家女孩是同一個人。

靜仍是那麼狡黠地笑著,她晃了晃自己的小馬尾:「髮型不太一樣了,不
是嗎?唔!可以放手了…」

「喔!對不起!宗翰不知不覺的長握著靜細柔的手,被如此一提醒,他趕
忙放她自由:「請…請問克來格博士在嗎?」

靜收回她的手,宗翰注意到她從手臂到手背的肌膚都是健康的淺棕色,手
指修長纖細,指甲長短適中,不施蔻丹。

「真糟糕!克來格博士出城開會去了,要下周才會回來。你來的太早了!」

「啊?」宗翰不解地說:「可是,我收到一封信,叫我今天來報到。我…
我已經退了房子,把全部家當都搬來了。」

靜微笑箸說:「唔!我看見你車子後拖的搬家車廂了。可惜你的宿舍還在
整修,可能還要三四天才能讓你搬進去。不過不要耽心,你可以把家當寄放在
學校倉庫,住在城 旅館中,我相信學校會償還你的住宿費的。」

宗翰遲疑了,他的腦海中映出克來格博士的怒容(「什麼!還沒上班就支
 款項了!」)。

靜溜了溜俏麗的大眼睛:「或許…」

「或許什麼?」宗翰急切地問道。

靜說:「孩子們要下星期才會開始搬回來,你要是不嫌委曲,可以暫時住
在學生宿舍裡。」

「啊!太好了!」宗翰不禁覺得感激:可愛的靜幫了他一個大忙。

「那…我正要去那邊,要不要跟我先過去看看?搞不好你會改變主意。」

「太好了!」

宗翰屈膝去提他那兩個衣袋,但靜攔住了他的左臂:「我幫你提一個。」
當她彎腰去提衣袋時,宗翰忍不住注意到,靜的那件T恤 子開得比較深,而
她向前俯下時,他可以清楚的看見她的胸罩:一件白色,看來光滑柔軟的胸罩
,盡職地兜住一對不能算波霸、卻夾著誘人乳溝的山丘。宗翰覺得引人入勝地
是,她上衣中的肌膚比手臂和頸項白皙,卻也不像很多白人女子那麼慘白。宗
翰有點捨不得把眼睛移離那迷人的胸脯,而靜也像要他看個夠似的,折騰了半
天才直起腰來:「走吧!」

兩人各提著一個衣袋,在熱霧中橫過青翠古老的校園。靜邊走邊說:「克
來格博士一定有向你提到聖安東尼學院的光榮歷史吧?」

宗翰點了點頭。靜瞟著他:「希望你不要太失望,甚實這 已變成了很多
亞洲富豪家庭的托兒所。那些少爺小姐們到了美國,不願直接進入公立中學,
就來這裡讀大學預科,以便將來能進名校。我們的海外業務經紀在亞洲很活躍
的。」

宗翰輕鬆的笑了笑:「我不失望…」

靜甜甜的一笑, 他進了一幢古老的維多利亞式建築。房 的設備裝修倒
是十分現代,宗翰覺得裝潢有一點…

靜看見他的臉色,不禁笑出聲:「哈!是的,這一幢是女學生宿舍:比男
生宿舍清潔一些。」

宗翰點點頭,隨靜上了二樓,進了一間挺寬廣的臥室。靜在那雙人床邊放
下手中的衣袋:「你的行李先暫時放這兒吧。」

宗翰放下衣袋,打量這房間。一切裝飾都很簡單雅致,不像一般小女孩的
口味:「你們的學生住這麼考究的房間?」

靜促狹地笑道:「這是我的臥房:我是老師,也是這裡的舍監。」
學苑中的花(2)

靜帶著宗翰大致參觀了一下這幢叫做安妮公主的宿舍,樓下有大客廳、起
居間、餐廳、廚房、管家和廚子住的小室;樓上除了靜的臥室之外,還有八間
臥房,每一間都有兩張床,兩張書桌,因為學生們都回家渡暑假了,房間裡除
了牆上的少女偶像海報以外,顯得空蕩蕩地。

靜邊走邊解釋:「基本上,因為我是中國人,(雖然我是在維吉尼亞州長
大,而我的中文大部分是在大學裡念的),校長克來格博士就派我當這間亞裔
女生宿舍的監督了。」

「喔!還有一個原因…」靜微笑著,示意宗翰站到二樓的一個窗前:「因
為我是這裡最年輕的老師,他們派我來抓這個…」

靜的右手優雅地指著樓下院子中的籬笆,那爬滿長春籐的木牆中,有一塊
剛補上的新板子:「男生來幽會的路徑。」

宗翰想到自己從中學就上著和尚學校,不禁莞 :「哈哈!好殘忍的舍監
!」

靜嬌媚的白了他一眼:「出了麻煩,很難向那些做達官大人的父母們交待
。不過,還是防不勝防…」

「是啊!荷爾蒙的力量。」

「呵呵!」靜迷人的笑了,她輕輕掀開宗翰的西裝上衣,用手指碰觸了他
腰側襯衫的布料:「啊!你出汗了!對不起,我忘記打開空調:校方很苛扣水
電費的,學生不在時,我很少用冷氣。」

出乎意料的被靜看見他不太「繪」的一面,宗翰困窘的說:「沒……沒關
系……」

「你該去沖個澡,換上舒適的衣服,挑間臥室休息一下。」

「唔!好主意。」宗翰轉身,沒看見靜偷偷地把觸到他身體的手指飛快地
放在 尖,深深吸氣。美麗的臉上浮出複雜的表情。

他們回到靜的房間,宗翰從衣袋中挑出幾件衣物,便要走出臥室。

靜叫住他:「等一下,你要去那裡?」

「去浴室啊!」宗翰剛才參觀過那間沒有門鎖的浴室:一邊是有大鏡子的
洗面、梳妝 ,另一邊則是有牆隔開的四間花灑淋浴室,每一間有浴簾提供少
許的隱私。

靜說:「不,不,大鍋爐熄火了,那間浴室沒有溫水。跟我來。」

宗翰跟著她穿過了她臥室,在兩排衣櫥之間走進另一個房間:「一個豁然
開明的浴室,在一邊有整潔的流理台,另一邊是個有半透明壓克力門的大淋浴
室,而最引人注目地是在浴室的遠端,有一個極大,幾乎可以容下三、四人的
浴盆。陽光從屋頂的采光窗洩下,使乳白色的裝潢顯得明潔悅人。

靜從衣櫥中撿出一塊浴巾,放在流理台上:「請不要拘束,我要回辦公室
去了,回去以前,我會把這裡的空調打開的。」

說著,靜轉身走出了浴室,過一會兒,傳來臥室門關上的聲音。宗翰扭開
花灑,調好水溫,除去了笨重的衣物。微溫的水令人愉悅地澆在他身上,使他
不禁放鬆了陰鬱許久的心情。他的心思飄到了靜的身上,突然他想到,手拿著
、在身上塗抹著的香浴皂,早先是不是也是在靜誘人的嬌軀上這樣地滑擦著?
他的胯下起了反應,他也情不自禁地「專心洗著」他半勃起的陰莖:「啊!我
在幹什麼?」他回復了理智,匆匆洗完澡,跨出淋浴間。



「奇怪了?」宗翰不解地蹙起眉頭:那放在流理台上,浴巾旁邊的換洗衣
物竟不翼而飛了…還是他根本忘了拿進來?
不會吧!

意識到自己正傻呆呆地站在那兒滴水,宗翰決定先擦乾身體再說。抖開那
整 疊好的淡藍浴巾,他警覺到一個小小的方塊滑落地上。宗翰拾起那個小方
塊:那是一個保險套!

「唔!」他不太確定這是不是表示…

宗翰拭乾身上的水珠,拉開靜的衣櫥,找到一件粉藍色的毛巾布浴袍。他
披上它,走進靜的臥室。靜正側躺在床上等著他。她的身上少了好幾件衣物:
只剩下了那件被宗翰早先窺見的絲面胸罩、一件比基尼式的白內褲和腳上的白
色半長運動襪。

靜不再紮著馬尾,黑緞般的長髮瀑散在她圓潤的肩上、和隆起的白嫩胸前
。上身由肋間收細到纖腰,完美圓深的肚臍為那腰身劃上一個句點,然後平坦
的腹部結束在小巧的白內褲中。宗翰不禁貪婪地看著她微張的大腿間,被柔軟
布料包裹住的豐腴小丘。而那雙均勻的美腿,因為她脫去了牛仔短褲而更顯修
長了。

靜有點撒嬌地嘟起粉紅色的小嘴,雙眼流媚地看著他:「你偷穿人家的衣
服!變態男人!」

宗翰把保險套夾在兩指之間,晃了晃:「你沒有留多少東西給我穿…」

靜嬌懶地爬起來坐在床邊:「過來…」

宗翰走到她的面前,她伸手取過那只保險套,另一手撩開他的浴袍下擺:
「不會穿這件嗎?要不要我幫忙?」
學苑中的花(3)

宗翰的浴袍下擺逐漸分開,突然,他腿間勃然怒脹的陰莖從那空 中彈了
出來,直挺挺地在靜面前晃動。

「哇!看見我高興嗎?」靜天真地對著那陰莖說話,然後她的手放開了保
險套,轉而用纖指輕輕托著陰莖底部,向上搓推著。她仰起美麗的臉蛋,微笑
的說:「翰,你的雞巴好漂亮!」

宗翰享受著細柔的手指在他身上的觸摸,靜的聲音那麼悅耳,笑容那麼姣
好,連說出「雞巴」這樣的字眼時,都令宗翰心醉。出乎他意料的,他的嘴唇
不是最先接受她吻的部位。靜那雙手解開浴袍腰帶上的活結,袍子的雙襟分開
了,暴露出宗翰的胸、腹、和下部。她一手托著宗翰的陰囊,一手持住他的陰
莖:「可以吻你嗎?」

靜沒有等宗翰回答,便緩緩張開紅潤的嘴唇,湊近宗翰的龜頭。宗翰低頭
看著自己硬脹的莖部被慢慢地納入靜美妙的口中,靜清澈的大眼睛含笑地迎著
他的視線,然後她的腮幫子微凹了下去。那溫軟的口腔緊貼著他龜頭,使宗翰
不禁摒住呼吸,而當靜的頭開始前後揚動時,他必須夾緊自己的臀部來克制射
精的慾望。

「喔!靜,好舒服…」宗翰無法相信自己的艷遇:一個多小時之前,他還
正在耽心自己被悶死在這個小城鎮上。「唔…」靜逐漸加速,她的雙手扯著那
件浴袍一拉,宗翰便全裸的站著,隨著她唇間發出「啾…啾…」的聲音而微微
搖擺著。

靜的嘴放開了他的陰莖,用手撥順已經稍微散亂的秀髮,端詳著面前的昂
然陽具,宗翰的陰莖似乎比剛才更脹大,尤其是那蕈型的尖端,已經因充血呈
現紫色。靜很滿意的舔了舔嘴唇:「嗯!好可愛的寶貝…」

「你才是好可愛的寶貝!」宗翰傍著她坐在床邊,熱情地擁住她吻著。靜
的櫻唇因為充血而顯得更紅潤、更溫暖,而他們的吻很快的就從初步的接觸進
入熱烈的舌尖挑情。靜小巧的舌靈活地糾纏著他,喉嚨深處發出「嗯…唔…」
的陶醉吟聲。宗翰微張著眼,偷看著她的表情:靜閉著眼,雙眉微蹙,十分投
入地輕擺著頭。他也閉上了眼,享受著口腔中液體的交流,聽著「漬漬」的響
聲,覺得自己的命根子也躍動著。

宗翰的手在靜光滑的背上溜到她胸罩的背扣,手指摸索了好一會兒,才感
到扣子分開,背帶向左右彈離,靜微向後仰,微笑著輕聲說:「啊!楊老師,
你想幹什麼?」

「胡老師,我被你脫得光溜溜的,你也應該公平一點,讓我把你也脫了才
對。」

「唔,好吧…」靜向前傾身,雙肩一聳,她的胸罩滑落,暴露出一雙嬌美
的乳房:從她的頸根,劃出由緩而陡的弧線,直到淺棕色、上翹著的乳暈。而
乳尖上是一對像櫻桃似的淺棕乳頭。因為興奮吧,乳頭硬硬地豎挺著,頂端上
還有像嘬著的小嘴似的凹陷。宗翰的手放在靜平坦的腹上,慢慢向她乳間上移
,但是當他就快要觸到乳房底部之時,她卻佼捷的一回身,縮到床的另一邊去
了,安佚地枕著枕頭,平躺在床上。靜的雙乳微微向兩旁分開,隨著呼吸上下
起伏著,宗翰也轉身,伸手襲向那對棕白分明的乳峰。

靜伸手來格住他,卻發現他原本就志不在此,宗翰的雙手扯著她小內褲的
褲腰,開始向她腿部拉動…「嘿!」靜發出抗議聲,但身體卻配合著他,抬起
臀部,讓他順利地脫下她的內褲。

「啊!真漂亮!」宗翰不禁衷心讚賞靜渾圓,均勻大腿之間的美景。靜將
雙腿間的烏絲剪的長短適中,十分整潔,而且可能用除毛劑將毛修成只覆在陰
阜上的楔型。她雖然只是微張著雙腿,宗翰仍能定睛看著她豐美陰阜之下,小
縫之間夾著的嫩唇:一對很整 地抿著的肉色小瓣。他忍不住用臉輕貼著那件
白色小褲的棉質褲襠,感受著她的體熱,他用 湊近那片薄薄的布料,聞到了
摻著茉莉味的女人香:「靜!你好香喔!」

「是嗎?」靜仍是那樣笑著,臉上卻飛上了紅霞。當宗翰握住她的足踝,
想為她脫襪時,卻被她掙脫了:「不要!不要脫襪子…」

「為什麼?」

「我才不是那種一見面就脫得光光給人看的女人!」說著兩人一 笑出聲
來。

靜的乳尖隨著她清脆的嬌笑而微顫著,雙腿也隨著分開,宗翰趁機爬上床
,跪在她腿間、向前傾身,雙手環抱著她的頸子。靜猜想他就要長驅直入,有
點緊張的說:「溫柔一點…我已經好久沒有…」

她的嘴被他的吻封住,只能發出「嗯…嗯…」的聲音,然而他卻仍弓著身
體,只有雙唇相接、他的手托著她頸子、手臂觸著她肩、大腿貼著她的腿,而
最重點的接觸,也只是他的龜頭輕點著她的小腹…

宗翰和靜又熱情地用唇舌盡興挑逗,然後他轉移陣地,吸吮著她優雅的修
長頸項,親得她又哼又喘:「唔…喔…還不進…唔…進來嗎?」

「嘖…還不行…啾…你…還沒有替雞巴…嘖…穿衣服…」

「唔…那…」靜的手和腳在床上探找著那只被她放下的保險套:「喔…找
到了…我幫你穿…」

「不急嘛…啾…」

靜的身體在床上溜扭著:「急呀…快來…」

「不是要溫柔一點嗎?」

「不須…喔…喔…喔…」

宗翰趁著靜分神之濛,快速的把嘴唇下移到她的胸前,用舌尖揉著乳房:
一會兒左乳、一會兒右乳,但就是不去碰她的那一對堅挺的蓓蕾。

「喔…唔…」靜面色潮紅,緊蹙雙眉,弓起身子想把乳頭湊進宗翰口中,
但他卻靈活地躲著,引得她不禁叫道:「拜託你……吸…乳頭好脹…嗯…好難
過……」

宗翰不再拖延,吸住了她的右乳尖,用力啜吸著那一粒珍珠,還故意用嘴
唇去拉長她。

「唔…呀…好舒服…」靜平躺床上,扭動著,並把他緊夾在雙腿之間,可
惜她最須要碰觸的要害,卻仍沒有受到直接的刺激,只是那覆著短毛的溫熱陰
阜,有一下沒一下地頂在他腹部…

「噫…唔…」靜閉上眼,享受著宗翰賣力的吻吮,但一會兒她又忍不住睜
眼,咬著嘴唇,窺看著他來回地用舌尖推揉著她那一對被吸得又長又硬,棕中
帶紅的乳頭。

就這樣吸著、舔著,宗翰把靜白皙乳房頂端的痕癢鼓脹化成陣陣舒爽的快
感,可是她腿間可難受透了…
********************************************************************
很喜歡這樣的內容,謝囉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