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的女孩

安少廷已經是這一個星期以來第三次在這個叫做『華豐』的超市裡轉悠了。但他再也沒有見到過那個女孩——哪怕長相相近的都沒有。

他現在有些相信那天見到的那個女孩也許只是自己的一個錯覺。否則為何那張面孔竟一閃而過,他就再也碰不到了呢?

他最近做的夢中經常會出現一張類似那個女孩的臉。他現在已弄不清楚到底是他先做夢夢見到了一個長得很像這個女孩的女人呢,還是先見到了這個女孩之後才開始夢見她。每次醒來後他都不記得夢中的女孩怎麼了或做了什麼,他只是隱隱地記得她好像顯得很憔悴和憂鬱、有時甚至像是很痛苦,讓安少廷心裡總有些不安和焦慮。

他相信夢中的人物必定是他自己曾認識的或見過的——也許是在某個電影或電視劇,當然也很可能是他在某個街上見過的女孩——他常常在大街上注視各種漂亮的女人。

他都二十五了,連一個正式的女朋友都不曾有過。他真擔心整日緊張繁忙的軟件編程員的工作會讓他未老先衰。

唉,如果有個女朋友該多好啊!他並不奢望要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友。只要每天下班後他都能有一個渴望見到的女孩等著他,能和她說說貼心的話兒,化解化解身體和精神雙重的疲憊,他也就滿足了。當然,如果能更進一步……

但他的生活中卻從未有過這種女孩。每天下班後他能做的不是到街上盯著各種漂亮的女人發些幻想,就是連到網絡上的元元網站讀些各種色情小說解悶——最近上去的次數太多了,他曾幾次想克制自己少去些,但都不能成功。如果他的生活中能有個女朋友,他也不會去的這麼勤。

店裡傳來安少廷熟悉的樂曲,讓他禁不住也跟著哼了起來:

『對面的女孩看過來,看過來、看過來,這裡的表演很精彩,請你不要假裝不理不採……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原來每一個女孩都不簡單。我想了又想猜了又猜,女孩們的心思還真奇怪……』

安少廷一邊在心裡哼著任賢齊的流行歌曲,一邊在店裡每個年輕的女人身上「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每看到漂亮的女孩他就在心裡幻想一番。

他什麼也沒買,在商店裡轉了近半鐘頭,從賣牙膏之類的貨架邊轉了個彎後準備往回走。他心裡也清楚現在在這裡轉悠純屬浪費時間,就算見到了那個女孩又能怎樣?他真敢上去跟她套話?

他曾試過對一個街上的陌生女孩說「我好像在哪見過你,你是不是叫XXX?」,也試過故意被一個女孩撞一下然後說「對不起,對不起。啊……您真漂亮啊」什麼的。除了遭到白眼外,還曾被人臭罵過。

要是真在這裡撞見這個夢中的女孩,對她說「我在夢中曾多次夢見到你耶」,會不會特別浪漫?估計不被她罵回來才怪。

但他心裡總是有種奇怪的感覺。那天他在這裡的貨架的另一頭猛地瞥見那張臉後,再繞過去卻怎麼也找不到她了。他已記不清為何當時見了那張臉後會有那麼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這之後他真的有些為她神魂顛掉。

常常來這裡轉悠尋找,到是讓他少去元元網站了。他反正有的是時間去浪費。

也許真是錯覺呢。安少廷有些沮喪地往『華豐』門口走,準備回家——與其在這裡再浪費時間,還不如到網站上讀點刺激小說去。

突然,他呆住了——一個穿著黃色無袖連衣裙的女孩正從另一面向他輕盈地走過來。

啊!他立刻看出這個女孩正是他一直在尋找的他夢中的那個女孩——不僅長相很相像,而且連那臉上透露出來的那種憔悴的樣子也都非常相似。

對!那種憔悴柔弱的神色!絕對神似。

原來真有這麼個女孩——夢中的女孩。如果她能做他的女朋友,那該多美啊。

他心跳突然加快起來,手心開始出汗,口乾舌燥的嘴巴竟因緊張和激動而合不攏了。

看著女孩輕盈走動的優美的身子越走越近,他突然一下洩了氣。

唉!算了吧。不可能的!她太漂亮了。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就當她是夢中情人吧,將美好的記憶只留在心底。

安少廷心虛地壓制住自己內心的荒謬的幻想,告誡自己不能夠象對一般的女孩那樣去唐突佳人——這麼美麗的夢中情人——他卑謙的心馬上打消了他衝上前去跟她套近乎的所有勇氣。

正在這時,那個女孩的目光也正轉向他身上。

他立刻尷尬地扭過頭去,避免被瞧見他正在偷看人家。當他再次偷偷地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轉過頭來的時候,他卻見那個女孩突然地拐進兩排貨架中間,疾步離開。

他大感奇怪。他幾乎可以肯定那個女孩已經見到他了,她的動作就好像是她在故意躲避著什麼人——他回頭看看,這邊就他一個人。難道她是在躲避他安少廷?

這是不可能的。他們應該互不相識的,她為何要躲他?他肯定他們是互不認識的。他認識的可數的女孩裡絕沒有如此清秀的。

安少廷沒時間多想,立刻快步走過去。當他到了那兩個貨架的地方時,他見到她正從另一頭向右拐彎。

他突然想起這下可有理由跟她套話了——他可以問她為何要躲避他呢?對!這真是個好主意。他的心跳又驟然加快起來。

他不再跟在女孩後面追去,而是從貨架這頭繞過去。他算準了他可以在靠牆的那條貨架後面跟她迎面碰上。

他計算得很準確——一邊往後瞧一邊往前疾走的女孩在這個狹窄的過道上向他疾走過來——他們不可避免地要面對面碰頭了。

「啊!」

女孩見到他從前面截過來,立刻驚嚇地叫出聲來,趕緊低下了頭,好像是認命了似的站住不動。

安少廷真奇怪了。她好像是很怕他的樣子——又不是遇到債主了,她為何這麼怕見他?

巨大的好奇心再加上本能的青春衝動,讓安少廷終於聚集起勇氣,用幾乎是顫抖的聲音有些結巴地問道:

「喂,你為什麼……你好像……在躲著我?是嗎」「啊……不……不是……我……只是買點……對……對不起……」「啊?……」

女孩結結巴巴地低聲辯解,露出明顯驚嚇恐懼的表情,讓安少廷意外地竟不知該如何對答。

「我……求您……我真的沒看見您……求您……」

安少廷這下真的糊塗了。他怎麼也想像不到自己的夢中情人不僅對他說對不起,竟還要對自己出言相求,倒好像是她非常虧欠了他似的。

「喂,你求我?……你求……求我什麼啊?」「啊……對不起……求您別在這裡……這裡有人……」「……」

面前的女孩幾乎要哭了出來,聲音越說越低,更加讓安少廷丈二摸不頭腦。

女孩微低著頭,不敢抬眼看他。長長的黑髮披在肩上,美麗的眼睫毛在一雙淡淡的眉毛下一眨一眨地抖動著,一副靈巧的鼻子似乎在一下一下地抽動著。

真是太美了。安少廷還是第一次如此接近地面對著這麼一個美麗女孩,他的內心的激動簡直難以言表——啊!她在跟我說話耶!她還在求我耶。

安少廷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道。

他前後看看,這一溜貨架裡根本沒有人,於是跟著問下去:

「喂,這裡沒人啊?」「啊……不……求您了……這裡……隨時會…….
啊!」

女孩的眼裡充盈著淚水,低聲地斷斷續續地懇求著。



忽然,大出安少廷的意外,女孩竟然開始用顫抖的雙手慢慢地解開她連衣裙最上面的衣扣,接著又是一個……

啊?!

安少廷倒吸一口涼氣。他真是驚呆了——他再怎麼也想不到這麼一個美麗的陌生姑娘竟會在自己面前……啊!天那!他已能看到她的雪白的胸部了……她的白色的乳罩……

強烈的刺激讓安少廷感到天旋地轉——他急速的心跳幾乎讓他透不過氣來。

他根本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夢中情人竟然就在他面前……他這不是在做夢吧?他感到自己無法呼吸。

這怎麼可能?這也太……

突然,女孩背後傳來一聲金屬的聲音——她身後幾步之外的電梯的門突然徐徐地打開,裡面卻空空的沒有人。

電梯的聲音將他們兩人同時都嚇了一跳。

女孩趕緊用手緊攥住鬆開了兩個扣子的領口,慌張地回頭看去。

看到裡面沒有人後,他們都同時鬆了口氣。

安少廷看著美麗的女孩緊握胸部的嬌羞的神態,一股熱流在全身猛地升起。他無言地張大了嘴,手足無措地呆望著他的夢中情人,腦子裡已是一片糊塗,不知該如何面對這種他就是做夢也想不到的意外情景。

突然女孩一把抓住他的手,轉過身拉著他疾步向後走去,同時嘴裡還在低聲地央求道:

「啊……您跟我來好嗎?……求您了……」

安少廷只覺得一個滑嫩濕潤的小手拉住了他的手,心跳更加急速起來。他還沒有來得及思考,已被她幾步就拉進了無人的電梯。

他們剛進電梯,自動門就慢慢地合上了。

女孩盯著門邊的按鈕盤琢磨了一下,很快就發現她要找的按鈕,用手指一下狠按下去。

安少廷突然發現她按的是那個緊急停動的按鈕——這就是意味著外面的人無法再輕易打開電梯的門。

安少廷一下從驚愕中醒過來——一股涼氣從他脊背上升起。

啊?!她要幹什麼?她為何要把他困在這個狹小的電梯裡?她是不是要害自己?一種被騙上當的感覺一下將他激醒。

他驚懼地看著這個女孩,揪緊的心讓他不知該如何反應。他轉頭看看窄小的電梯,一種莫名的恐懼讓他全身發冷。他吶吶地用生硬嚴肅的口氣質問道:

「喂,你這是要幹什麼?」

女孩仍然沒有直視他的眼,將本來就微低的頭低的更低了:

「……求您了……求您……我……我在這裡為您做還不行嗎?……求您了……」

女孩這麼惴惴地說著,然後突然跪倒在安少廷的面前,一把拉開他的褲帶,立刻迅速地開始退下他的褲子。

安少廷更加慌張了,急忙想躲開這個女孩的手,但緊張僵硬的身子竟移不開一步。

「喂?……喂!?……你這是……?」

女孩不顧他的抗議,一把拉下了他的內褲,一邊還是用顫抖的聲音懇求著他:

「您……求您了……我會為您做的……求您了……我在這為您做還不行嗎?……求您……嗷……」

突然,女孩用嘴猛地一口將安少廷的陽具含進嘴裡,堵住了她連續的懇求聲。

一切發生的都是如此的迅速,讓安少廷根本沒有任何思考的時間——就是有時間,他也不知該如何思考——他完全是驚呆了——如此美麗的女孩,竟如此主動地跪在他面前,將他的陽具一口含進了嘴裡——這是在做夢吧?一定是在做夢。

她還根本不認識他啊!

陽具被溫暖的嘴含住輕吸,一個柔軟的舌頭立刻在他的龜頭上急速地添弄起來——巨大的刺激一下將他剛剛因害怕而嚇得縮成一小條的陽具充血膨脹到了極點。

天哪!太刺激了!安少廷連續發出深深的喘息聲。

這簡直是不可能的——完全就像是在做夢。但安少廷知道這根本不是在做夢——他的腦子很清醒,而且下體傳來的刺激又是如此強烈和真實。

他再也沒有想到自己會在這裡享受到他一直夢寐以求但以前卻想也不敢想的——吹喇叭——而且是被一個如此美麗誘人的女孩——不,他的夢中情人——如此主動地含在嘴裡——而且還是如此刺激地添弄……

他在一波波的快感裡徹底迷失了,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做些什麼,只得傻傻地站在電梯裡,任她在他的胯下吹吸他的陽具。

他已不再擔心這個女孩將他們關在這個電梯裡會有什麼不良的目的了——這個女孩現在就是要他去死,他也會毫不猶豫。

但是……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安少廷決定什麼都不管了——一切都隨她做吧——就算是在做夢吧,他也要讓這個如此刺激的艷麗的夢做完。

女孩跪在電梯的地上,黃色的裙子蓋在腿上,只露出她穿著白色絲襪的美麗的小腿和腳上橘黃色的高跟鞋。

她兩手抱住他的大腿,頭部埋在他胯下不停地動著。

女孩靈巧的舌頭不斷刺激他的肉棒,同時還更緊地用嘴唇含住他的肉莖,前後擺動著她的頭——她的秀髮在頭部的運動中輕盈地飄動。

安少廷徹底迷失在這他難以想像的快感之中——女孩持續地用心在他肉棒上用舌頭靈巧地添弄刺激,一波波快感連續地在他體內環繞跳躍。

他的下體在女孩嘴裡受到的刺激越來越強,幾乎讓他站不穩身子。他一個踉蹌後退了一步,身子靠到了電梯的壁上。

女孩的嘴也隨之向前跟進,仍然緊緊地含裹住他的肉棒,兩膝也跟著向前移了一步。

他兩手抓緊電梯裡的扶手,緊咬住嘴唇。女孩嘴上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烈,很快就讓他達到了射精的高潮。

他不敢想像自己即將要將污濁的精液射進如此美麗純潔的女孩嘴裡,但也不願現在就離開她的嘴而失去這麼美妙的極樂的享受。

他緊張地向胯下看去——只見她猛烈地運動著頭部,似乎也知道他即將進入高潮,開始不斷地加快速度,好像就是要讓他這麼射在她的嘴裡。

他再也忍不住了。

啊!!!!呵!呵!呵!

火熱的精液勃然噴射進女孩的嘴裡。一下、兩下、三下……

女孩似乎早就準備好了他的噴射,一口一口地將射出的精液努力吞進肚裡,同時還不停地繼續用嘴唇刺激著他的肉棒,使勁用力在上面吸裹。

精液太多了,順著肉棒流出她的嘴外。

大出安少廷意外的是,這個女孩竟用手從他的陰莖上括起白色的精液並在肉棒進出嘴裡的間隔中送回她嘴裡。

安少廷完全處於高潮後的極度的舒適之中,腦子裡根本無法再思考怎麼會是這麼一種奇遇。

太舒服了。肉棒上的刺激在他射完精後仍然沒有結束——女孩繼續溫柔地輕吸住肉莖,慢慢在嘴裡套弄。

女孩最後小心地添淨他的陽具,然後替他拉好內褲,並將他的長褲提起來。

正在這時,電梯外面傳來一兩下砰砰的聲音,接著是一陣金屬互相碰撞的聲音。

他們同時大吃一驚。看來外面可能已經發現了電梯的停駛,正派人來檢查修理。

安少廷趕緊接過褲子,慌忙地將褲帶繫好。

女孩也緊忙站起來,並將她剛才解開的裙扣扣上。

就在這同時,電梯的門被徐徐地打開了。外面有三個工人用驚奇地眼光看著他們。

女孩極其狼狽地拍著裙擺,漲紅著臉低頭從他們身旁疾步逃走。

安少廷同樣是慌亂地不知如何是好,愣了一下後趕緊追了出來。

女孩已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