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假屋[1]

「現在不好意思啦!等到渡假屋才讓你摸嘛!」楊太太溫柔地望了望我,又指著船倉說道:「咦!你太太跟那位先生好親熱哦!你不會吃醋嗎?」
我透過船倉的大門望進去,果然見到瑤芝坐在梁先生的大腿上。她一條雪白手臂搭在男人的肩膊,另一只手已經伸入他的褲
里。而梁先生環抱我太太的嬌軀,一手撫摸她的乳房,另一只手順著我太太雪白的大腿一直探入她的裙子里面。
我笑著對楊太太道:「本來就會吃醋,但是因為有了你,就不會吃醋了嘛!」
說著,也把手伸到她的裙子里。楊太太并沒有阻止我,卻在我耳邊輕聲說道:「先別這樣嘛!怪難為情的,晚上再給你啦!」
「既然已經摸到了,你就讓我伸到里面一下吧!」我涎著臉道。
「那你就快一點,讓別人看見怪不好意思哩!」
我迅速把手伸入楊太太的內褲里面,先摸摸她的恥部,原來她沒有陰毛,好一個光滑可愛的陰戶,再摸入她的陰道,原來已經濕淋淋,滑膩膩的了。我笑道:「楊太太,原來你也已經動情了,如果現在是在渡假屋里,我一定饒不了你。」
「你快把手指伸出來啦!我就快給你逗死了!」楊太太顫聲說道:「你先放過我,晚上再好好讓你玩吧!」
我把手從楊太太的底褲里伸出來,說道:「那我們現在做些什麼好呢?」
「我們到門口那張長凳坐下來,去看看大家怎樣玩,好不好呢?」
「這個主意倒不錯!」說罷,我和楊太太便移身,到長凳坐下來。
這時,船艙的燈光已經被人調暗,但是,我們在外面仍然清楚看見里面的動靜。有些人分散到船上的各處去了,船艙還留下四對男女。我太太以及楊先生她們也在其中。
「哇!你先生都好英俊哦!不過他現在正和別的女人親熱,你會不會吃醋呢?」
「多少都有一點兒啦!不過既然參加這種活動,當然不能計較這些了!」
「我也是這樣想的,不過剛才你這樣問過我所以我也這樣問你了。」

!你報復!真壞!」楊太太的粉拳輕輕錘了我一下。
「更壞的還在後面哩!晚上你就知!」
「哼!才不怕哩!難道你還會把我吃了!」
「我不會吃你,但是會讓你吃,讓你喝,讓你飲得如痴如醉!」
「哼!先別夸口,未試過還不知哩!咦!你看,你太太的衣服被男人揭開,那位先生在吃她的奶啦!你太太的乳房好大哦!」
「你的也不小哩!又尖挺又彈手,真好好玩!」說話中我已經把手摸到楊太太的酥胸。撫摸著她丰滿的乳房,說道:「你剛才還不讓我摸你下面哩!你看你先生那邊,他把素芳的底褲都扯下來了!」
「人家羞嘛!」楊太太目不轉睛地看著素芳那邊,說道:「哇!她底下好多毛哦!你剛才摸過我,會不會介意我底下光禿禿的呢?」
「那里會呢?我甚至最喜歡你那樣的,今晚我一定抱你吻個痛快!」
「聽你這樣說,我好像一身都酥麻了!」
「你和你老公想必也這樣玩過啦!是不是呢?」
「有是有,不過如果和你這樣玩,一定有不同的感受的。」
「看!你先生那條被素芳掏出來了!」
「死素芳!這樣郝,卻不去嫁人了!」
「你認識周先生的姨仔嗎?」
「認識,其實她是我中學時的同學,我老公也是她介紹的,我老公娶我之前,早就和她有過性關系。但是玩世不恭的素芳卻不肯嫁人。我們結婚後,她仍然纏住我老公。這次會參加周先生的聚會,還不是由她而起的。」
「是怎樣一回事呢?可以祥細講給我聽嗎?」我好奇地問。
「我老公經常瞞著我和素芳幽會,但是他始終待我很好。所以我也只眼開.只眼閉沒有和他們計較。誰知有一次,我出街回來時,老公立即把我脫個精赤溜光,抱到床上大干特干起來。其實這種事平時也有過,我老公喜歡對我突襲,因為他驟然搞我時,我特別容易興奮。」
「好!我也要學學你老公了!」說著,我把手突然伸入楊太太的上衣,貼肉地捉住她可愛的乳房。
「你讓我說下去嘛!又動手動腳了。」楊太太嘴里雖然這麼說。卻沒有阻止我撫摸她的乳房。我笑道:「你讓我摸著奶子講故事,一定講得更好聽。」
「你既然喜歡這樣,我也不勉強阻止你。不過你不要逗我的乳尖,否則我就說不下去了。繼續講那一次吧!正當我老公把我整得欲仙欲死時,素芳忽然從洗手間走出來,估計在我回來之前,她正過來和我老公幽會。但是,那時我正赤身裸體地讓我老公干,所以
的反而是我。不過素芳之突而其來并沒有影響性欲高潮中的我,我仍然軟綿綿地任我老公在我肉體的橫沖直撞。素芳見我已經發現她了,也沒有避開。反而把自己脫得一絲不挂,湊過來玩三文治。那一次,因為有第三者在場,我反而得到前所未有過的高潮。我老公也真有能耐,他把我干得像一攤爛泥似的。繼而在我面前和素芳性交。那時,我也不知道計較什麼了。
是懶洋洋地望著兩條肉虫在我身邊翻來覆去。後來,素芳和我老公就不再偷來暗去,而是公開介入我們夫婦的性生活里。經常三人大被同眠。有一次,素芳告訴我們關於她姐夫這個組織的事,并
我們也加入。我老公欣然答應了,我也抱著好奇的心理跟她來了!」楊太太說到這里,我故意捻了捻她的乳頭,弄得她叫道:「哎呀!叫你不要逗我的奶頭嘛!痒死我了!」
我笑道:「你那麼敏感,你老公一定很輕易就可以制服你的!」
「你說得不錯,我老公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在床上把我擺平了,所以有時素芳和我們同床玩時,我都
有做觀眾的份。素芳就很會玩,她和我老公性交的時候花樣百出,每次可以玩有個鐘頭以上。」
這時,我們看到船艙里有了新的動靜,素芳和我太太以及梁先生交談了几句,我太太就離開梁先生的懷抱,坐到楊先生的身邊。而素芳則投入剛才抱著我太太親熱的男人懷里。楊太太見了,即對我說道:「素芳主動交換對手的目的,一定是想讓我老公嘗嘗你太太的滋味。」
我笑道:「他玩我太太,我玩他太太,這事最公平啦!等一下我就看你老公怎麼玩阿芝,我也怎樣玩你,你可不能再推搪了呀!」
「我渾身上下已經已經被你摸遍了,還有什麼好推搪呢?」
「但是我想摸摸你的小腳兒,你都不肯呀!」
「你真頑皮,什麼不好摸的,為什麼現在就一定要摸人家的腳呢?我不是說過,到了度假屋就讓你為所欲為嘛!你都等不及?你看,船都快到碼頭了。」
我向岸邊望去,果然已經看見碼頭了。便在楊太太耳邊說道:「一到目的地,我第一時間把你剝個精赤溜光,痛痛快快地干一場!」
楊太太溫柔地一笑,說道:「知道了,急色鬼!」
船上的各對男女還在像初戀情侶一般親熱,直到游艇泊岸,才雙雙對對下船。走了一段不短的小路終於到達了一處幽靜的渡假屋。進入里面,一條潔淨的走廊兩旁,每邊各有四個房間。我們一行剛好每對男女有一間房。
我和楊太太安排在最里邊的其中一間。一進房,我便對她笑道:「楊太太,這里是我們的小天地了,讓我來幫你寬衣解帶吧!」
楊太太
地說道:「你自己都還沒有脫,就要脫我的?」
我沒有理會,把她抱到床上,伸手就把她的鞋子摘下來,捧著一對小巧玲瓏的腳兒愛不釋手撫摸了好一會兒。才開始去脫她的衣服。眨眼間,楊太太已經一絲不挂了。我也迅速解除身上的一切束縛,赤條條地向她走去。
楊太太怕羞地夾緊地雙腿。我捉住她的腳兒,輕輕分開兩條雪白勻稱的粉腿。
見嫩腿的盡處兩辦白晰丰滿的大陰唇夾著一道嫣紅的肉縫。我用手指划入肉縫里找到她的陰核,輕輕揉了几下,弄得楊太太肉身一陣顫動。
我拉著她的手兒握住我粗硬的大陽具然後把她的雙腿高高地舉起。她知趣地把我的陽具帶進她的肉體里。頓時,我覺得一陣溫軟包圍著我的龜頭。看見楊太太光滑細膩的肚皮,就知道她尚未生育過。她的腔肉箍得我很緊,龜頭擠進她陰道里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快感。向外拔時,又見嫣紅的嫩肉被帶出來,覺得特別有趣。
楊太太很快就被我推向高峰,然而我也很快就在她的肉體里射出精液。我伏在她溫軟的乳房上,說道:「楊太太,這麼快就完事,可能讓你失望了!」
「沒有啊!我早就被你弄得很興奮了呀!剛才辛苦你了,現在不要馬上拔出來,休息一會兒,我們才一起去沖涼吧!」
浴室里柔和的燈光下,楊太太和我鴛鴦戲水。這時,她美妙的胴體纖毫畢現。剛才在床上對她一掄狂風急雨地猛干,并未仔細注意過。現在終於可以慢慢鑒賞了。
她的身材勻稱,皮膚十分白晰細膩。除了黑油油的頭發和秀氣的蛾眉,她身體的其他地方不再有一根毛發。仿佛玉石的雕像一般。尤其她的手腳,小巧玲瓏的,實在很可愛。楊太太仔細地替我擦洗,我也在她全身搽遍香皂。貼身的接觸,早已使我的陽具再度堅硬起來。楊太太望著我的肉棍兒笑道:「你的東西比我老公的還要大一點兒,剛才頂入我里面時,漲得很哩!」
「你這里小嘛!我相信其他男人進入時也一定很贊賞你哩!」說著,我情不自禁把手指探入她的陰道里。
「除了我老公之外,我
被你這個男人進入過身體。」
「參加這種活動,你很快就可以試許多男人啦!照我們會所的章程看來,你還可以體會同時被几個男人一起干的滋味哩!」
「几個男人?同時?我
有一個洞洞呀!」
我撫摸著楊太太光滑的陰戶笑道:「一個性開放的女性,除了這里可以,小嘴和後門也足以讓男人銷魂蝕骨哩!」
「我才不想哩!有一次我被老公干進屁眼里,第二天痛得我走不了路,以後就不敢再和我老公玩了,其實你們男人也真是的,好好的有一個滋潤地方不入,偏要鑽那乾巴巴的地方,真是淘氣。你和你太太有沒有這樣玩呢?」
「有的,不過我們
在浴室玩,像現在這樣,渾身都是肥皂泡,就容易玩了嘛!」
「不過素芳和我老公就隨時都可以玩的。她很多花樣,一會兒騎在我老公上面,用她的騷洞套弄。一會兒用嘴,像吃冰棒似的。然後有像狗一樣伏在床上,讓我老公從後面插入她的屁股眼。總之,真是服了她!」
「所以她很討你老公歡喜是不是呢?不過你老公都算很有良心,他總是先滿足你再和素芳享受性愛的真締。其實弄後面另有一種樂趣哩!
不過是你老公不小心嚇怕你而已,你回去和他在浴室里玩,在潤滑的狀態下,就不會疼了嘛!」
「不如我現在就和你試試,看你有沒有騙我。」
「我坐在廁盆上,你騎上來,自己把握進入的程度,一定不怕吃虧啦!」
「要我作主動?也好!我一向都是躺著讓老公鋤的。現在就來試試新花樣。」楊太太向我拋了個媚眼兒,從浴缸站起來。
我起身坐在廁盆上,向楊太太招了招手。楊太太笑
地移步過來,分開兩條修長白嫩的粉腿,跨到我大腿上。
「先走走正路吧!」我扶著粗硬的大陽具,把龜頭對准她牛山φφ的恥縫。楊太太上身前傾,把一對丰滿的乳房貼在我胸部。然後輕輕把臀部降下,使我的龜頭慢慢鑽進她的陰道里。
「好不好玩呢?」我摩搓著她光滑的背脊問。
「好好玩!我也見過素芳和我老公這樣玩,自己倒沒試過。」
「為什麼不試試呢?」我問。
「我
認為做妻子的,應該庄重一點,所以不敢學素芳那麼放浪。」
我用手掌弄一些肥皂泡,涂在楊太太的屁眼上,然後把手指往她的臀洞里伸進去,楊太太笑道:「哇!已經猾進去了呀!」
「我沒說錯吧!有了潤滑就不同嘛!」
「好啦!現在換一個洞試試吧!」說罷楊太太讓我的陽具從她陰道樂退出來,我也把龜頭抵在她的屁眼,隨著楊太太的身體慢慢降下,我的陽具也慢慢納入她的肉體。當她吞沒我整條肉棍時,我問道:「楊太太,你感覺怎樣呢?」
楊太太道:「我也形容不出來,總之很特別,又不像我老公搞我時那麼疼!」
這時,房間的門忽然被人推開,進來的人是素芳。她渾身上下一絲不挂,一見床上沒人立即飄身進入浴室,見到我和楊太太的肉體交連在一起,便笑道:「我來通知你們一個臨時決定的消息,今晚十二點到餐廳開無遮大會,有宵夜吃,有表演看。你們一會兒要到走廊盡頭的餐廳集合,記住哦!出來時不要穿衣服。大門已經關上了,這里都是自己人。們你們盡根放心赤身裸體地走出來吧!我去通知其他讓了。」
楊太太突然說道:「素芳,你既然來了,應該讓男人摸摸才走呀!」
「也好!摸吧!」素芳挺著一對堅挺的乳房湊過來。
我在她每只富具彈性的奶兒上摸了摸,贊道:「好漂亮的一對乳房!」
素芳拿浴巾把我涂在她酥胸下的肥皂泡拭去,笑道:「你一身都是肥皂液,否則我現在就試試你插在嫩娃那里的肉棍兒。」
素芳離開後,我問楊太太道:「素芳叫你做嫩娃?」
楊太太回答說:「嫩娃是我的乳名。素芳和我由小玩到大,所以一直這樣叫我。」
「好貼切的乳名。」我贊美道:「你的肌膚實在雪白細嫩,很逗人喜歡。」
我愛不釋手地撫摸著她的乳房和臀部。楊太太笑道:「我們快去宵夜吧!遲到了會讓人家取笑呀!」
我和楊太太身體分開。我們沖過清水,擦拭乾淨,便雙雙走出自己的房間,向餐廳走過去。
團友們早已聚集餐廳里,無論男女,個個都一絲不挂。男男女女擠在一齊打情罵俏好不熱鬧。我們一進去,當然也加入了其中。楊太太是一個頗受男人喜歡的女性。其他男人一見到她,立即爭著和她親近。楊太太大方地讓男人們撫摸她的乳房,臀部以及她那光潔可愛的恥部。
以此同時,也有兩個太太湊過來,她們和我打過招呼之後,便爭著來摸我的陽具,我故意說笑道:「你們輕點兒,小心我的寶貝哦!」
「知道啦!你是賈先生吧!我和她的老公都姓徐,所以在這里,大家都不叫我們是什麼太太,而是叫我們的花名。他們稱我叫肥貓,叫她做企鵝。
「為什麼會起這樣的花名呢?」我奇怪地問。
「還不是欺侮我們長得胖一點!」企鵝把她丰滿的雙乳挨傍著我的手臂嬌聲回答。
「兩位太太生得珠圓玉嫩,那一個男人舍得欺侮你們呢?」
「周先生啦!他持著身為我們的會長,又持著那東西夠勁,就亂給我們起花名!」肥貓手里握住我粗硬的大陽具,笑道:「你這條也很夠瞧,不知實際上管不管用呢?」
「你跟他試試就知道啦!」企鵝也笑了。
「當然要試啦!難道你不想嘗嘗這條大肉腸嗎?」
女士們大方的說笑反而使我有點兒不好意思。我笑道:「要試都不好在這里啦!」
企鵝爽朗地笑道:「你是新來的吧!這麼小氣,你看那邊不是已經合皮了?」
我順她的手勢看過去,果然有的太太已經一屁股坐在男人的懷里。看那姿勢,她們的陰道里十成有九陰道里一定收藏了男人的陽具。我見到我太太也坐在一個男人的懷里。那男人雙手摸著她的乳房不放,我太太則蠕動地臀部使她和男人交合的器官發生摩擦。
一會兒,吃的東西拿出來了,都是一些冷盤。我們不用刀叉,直接用手抓食。男仕們一邊吃,一邊摸捏女人的肉體,所以把她們的身體涂滿了芝士漿汁之類的東西。
肥貓和企鵝拼命塞食物給我吃,所以我根本不用動手,已經吃得飽飽的。
吃完東西,素芳對大家說道:「今天到會的女士中,瑤芝和嫩娃是新人。剛才她們已經交換過了,現在她們以及她們的老公也應該嘗試一下和舊會友做愛的味道了。」
素芳還沒說玩,眾會友已經紛紛采取行動了。瑤芝和楊太太被六位男人抬上餐桌,我和楊先生也被其他女人所包圍。不過她們
是和我擠在一起,我身旁的左右仍然著肥貓和企鵝。素芳那一絲不挂的嬌軀也坐在我的大腿上。坐在我對面的楊先生和我一樣,也同時和三個渾身上下精赤溜光的美嬌娘擁在一起。
長方型的餐台成了春宮表演的舞台。楊太太和瑤芝溶身於男人堆中,首先,她們把六位男人的陽具含入嘴里舔吮,接著,每個女人應付三個男人。她們她們肉體上的孔道都被男人的陽具填塞了。
瑤芝伏在一個男人身上,陰戶套上他的陽具。她的小嘴和屁眼也同時包含了一根硬梆梆毛茸茸的肉棍兒。楊太太和瑤芝所不同的
是姿勢方面。她是坐在一個男人懷里,屁眼里插入那個男人的陰莖。另一個男人站在地上,雙手捉住楊太太的腳兒,陽具插在她的小肉洞里出出入入地抽送著。
肥貓和企鵝丰滿的肉體緊貼著我的左右,軟綿綿的乳房和我的肌膚接觸的地方傳來奇妙的舒服感覺。我心里想,肥胖的女人的確有她們的好處。
素芳的陰道已經套上我的陽具。我雙手撫摸肥貓和企鵝的乳房,雙目欣賞著餐桌子的活春宮。看見瑤芝欲仙欲死的表情,我估計她一定得到空前未嘗有過的充實和滿足。
這時我身邊的肥貓和企鵝已經不甘於素芳獨吞我的寶貝。她倆合力把素芳從我身上搬走,接著,她們輪流躺在餐桌的邊沿,享受我的陽具向她們陰道抽插的樂趣。
過了一會兒,素芳拉著肥貓和企鵝過去玩楊先生,而原先和楊先生性交的三個女人也一窩風地擁到我這邊。在三陰一陽的懸殊對比坐下,我根本
有被動的地位。不過這時我也樂得不必花費氣力便可得到女人的服侍。好在我剛才已經在楊太太的肉體里發泄個,所以這時我的陽具可以連續任六位女人的陰道套弄而金槍不倒。
我注視餐桌上的男女,見到那些男人們也已經進行了交換,剛才玩我太太的三個男人已經轉為玩楊太太。而瑤芝的肉體正接受其他南人三路夾攻。那些男人的陽具雖然不離瑤芝和楊太太的肉體,卻也沒有射精的跡像。後來,兩個女人并排躺在餐桌的邊沿,由剛才主攻她們陰戶的男人扶著她們高高抬起的大腿,讓其他男人輪流抽插陰戶。
最後,楊太太和瑤芝伏在桌上,讓剛才主攻她們的陰戶和小嘴的男人插入她們的屁眼一試,才結束這一回合的混戰。
我抱著楊太太回到房間里,我和她先到浴室鴛鴦戲水。我一邊幫她搽肥皂,一邊笑著對她說道:「楊太太,剛才吃得飽飽的啦!」
楊太太依在我懷里,笑著說道:「沒有啊!他們
是進入我的肉體試試,不像你剛才那樣,在我里面射精。我讓你噴得心都酥麻了,那樣才舒服哩!」
我撫摸著揚太太的乳房和陰戶,笑著說道:「那我們再來玩吧!」
揚太太握著我的陽具,說道:「我看見你剛才也和每個太太都試過了,不累嗎?」
我說道:「剛才
是和她們隨便試試,又沒有射精,怎麼會累呢?
「我們還是睡一覺吧!明天早上再玩都未遲呀!」楊太太親熱地依偎著我,說道:「我們女人倒是無所謂的,
是怕你太辛苦了」
「你這樣說來,我卻是非玩不可了。你放心吧!我一個晚上出几次并不成問題哩!我有時連續在我太太肉體里噴三四次哩!」說著,我的手有又摸向她的陰戶。
「你一定要,我就讓你來吧!我們還是到床上痛痛快快地玩一場,到你要射精時,我才用嘴巴含吮。這樣就可以省卻再來廁所沖洗的麻煩。」
「你肯吃我的精液?」我奇怪地問道。
「有什麼奇怪呢?我平時也經常吃我老公的呀!」楊太太反問道:「怎麼?你沒有和你太太玩口交嗎?你太太沒有吃你的精液嗎?」
我笑著說道:「有倒是有,可她是我太太呀!」
楊太太開朗地說:「現在,你太太已經屬於別的男人。而我屬於你!」
回到床上之後,楊太太和我玩得很顛。我們試了許多花式,最後,楊太太果然吞食了我噴入她小嘴里的精液。
第二天早上,我醒來的時候,覺得我的陽具硬梆梆的,并好像已經插在女人溫軟的陰道里。我估計是楊太太趁我未醒的時候玩起來了。可是睜開眼睛一看,卻是素芳。她正騎在我身上。見我醒了,就笑著說道:「我把嫩娃叫去和別人玩了。你不介意吧!」
我雙手捏住她的乳房說:「有你來替她,當然不介意啦!」
素芳的陰戶套上我的陽具,她一上一下賣力地扭腰擺臀,使得我的陽具在她身體里進進出出。可是,我并沒有讓她弄出來,反而是她自己最後身軟無力地伏到我身上。
我和素芳相擁著睡了一會兒,便雙雙起身。梳洗之後,一起到餐廳去。我見到楊太太也嬌庸無力地依在一個精壯的男人身上走出來。我礙於素芳的面子,沒有上前去和她親熱。一會兒,瑤芝也出來了。她和我笑了一笑,也沒有說什麼。几乎所有的人都暫時把身邊的玩伴認同於自己的愛侶。不過,早餐過後,人們又開始活耀起來。
因為昨晚宵夜過後,大家已經和所有的異性交歡過,所以現在互相之間顯得非常融洽,不止男女之間有說有笑,而且摸摸捏捏地鬧成一片。有一個男仕向我太太求歡,她也慷然地坐在另一個男人的懷里,粉腿分開高抬起來讓他淫樂。
我見到那個男人粗硬的陰莖插在瑤芝的陰道,心頭不期然地涌起一陣莫名奇妙的沖動。剛想拉素芳來干時,她卻從我懷抱脫身,而把另一個女人推入我懷里。素芳笑著對我說道:「這女人的老公正在干你太太,你拿她來出火吧!」
我問懷里的女人說道:「怎樣稱呼你呢?」
她笑著說道:「我老公姓鄧,你叫我蘭芬吧!」
我說道:「原來是鄧太太,失禮了!」
蘭芬笑著說道:「怎麼那麼客氣,昨天晚上我就已經和你合體過了嘛!」
「是呀!」我摸著她的乳房說道:「可惜那時太匆促了,沒有能和你仔細做過!」
「你喜歡我的話,就抱我到房間里玩個痛快吧!」蘭芬爽快地說道:「不過最好把湘茵也叫進來一起玩。免得她在外面閑著。」
「湘茵是誰呢?我問道。
「就是站在你後面的鄭太太。」蘭芬指著我身後笑著說道:「她老公就是把你太太抱在懷里的那個男人。」
我回頭一望,一個粉雕玉琢的美人站在我後面笑
地望著我。我伸手搭在她渾圓的肩膊上說道:「鄭太太,我們一起玩好不好呢?」
湘茵笑著向我點了點頭。於是我左擁右抱著兩個青春貌美的女人向一張還有空出位置的長沙發走去。那沙發上早有一對男女在翻云覆雨。那女的躺著,兩條雪白的粉腿舉得高高,那男子雙手握著玲瓏的腳兒。扭腰擺臀,倆人器官結合之處發出陣陣『卜滋』『卜滋』的聲響。
我在沙發的另一邊坐下來,蘭芬和湘茵雙雙依偎在我身旁。我摸捏著她們的乳房。她們也玩弄我的下體。
一會兒,湘茵主動替我做口的服務。她的小嘴含著我的陽具吮吸了一陣子,蘭芬也加入。同時接受兩個女人把我的陽具含舔吮吸,我還是第一次嘗試。我的陽具興奮得堅硬無比。輪到我回報予她們時,她們一起伏在沙發上,昂起兩個雪白粉嫩的大屁股,讓我從後面將她們的陰道輪流抽插。
在和她們性交的同時,我也看見她們的老公正在把瑤芝前後夾攻。鄧先生粗硬的大陽具不停地在瑤芝光潔無毛的陰戶進進出出。而鄭先生也插入了她的臀縫。見到瑤芝嬌小的肉體里同時讓兩條粗硬的大陽具在抽插,我心里不由得產生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於是也拼命地往他們太太的陰道狂抽猛插。
可惜我
有一根陽具,不能同時進入她們的肉體,後來,我采取各個擊破的方法。先把湘茵干得欲仙欲死,再將蘭芬抽送至癱軟在沙發上。不過,我仍然是一柱擎天,金槍不倒。
當天下午,我們結束了這一次活動,乘搭小輪回港。
夜里,瑤芝睡得特別香。我雖然也很累,可是回憶起兩天來刺激的性生活,又覺得格外興奮。見到身邊赤裸甜睡的瑤芝,很想和她玩一場。可是想到她這兩天以來也夠辛苦了,終於打消了自己的念頭。

——————————————————————————–
.

青春可愛、美艷動人。。。學生妹!想嗎?快行動吧,點下邊的廣告條。
Get
Sponsored

申請以下帳號,有機會獲獎到美國看超級波霸大賽!
Free
Advertising
from
Click2Net!
青春可愛、美艷動人。。。學生妹!想嗎?快行動吧,點下邊的廣告條。
Get
Sponsored

申請以下帳號,有機會獲獎到美國看超級波霸大賽!
Free
Advertising
from
Click2Net!
發信人:
gbwei

題:
淫亂秘史
熱站網路世界
(Sat
Oct
24
04:39:00
1998)
閑人,

——————————————————————————–
目錄

一、親情會

二、母女情深

三、人獸情

四、淫行列車

五、校園淫亂錄

六、血緣關系

——————————————————————————–
一、親情會
宋明,今年三十歲,前些年無事可做,就跑起了買賣,沒想到越弄越紅火。一次,宋明由於偷稅,被稅務局叫去,正好遇見高中同學高潔,高潔今年三十一歲,人長的挺漂亮。高潔見著老同學,怎能不幫忙。
宋明也識趣地送這送那,一來二去,兩人就熟了。宋明人也聰明,沒几天就認高潔為乾姐,跑起買賣也方便。這以後,宋明買賣做大了,弄了不少黃色錄像帶、畫報之類,經常帶給高潔看。
高潔三十出頭,勁正大著,一來二去兩人就搞上了。高潔自從與宋明搞上之後,宋明更是隔三差五地與她看錄像,好在宋明還沒有成家,所以兩人操穴也很方便。前一陣宋明又弄了一些走私的藥物,弄得高潔像個蕩婦似的,覺得總是不過癮。
這天宋明閑著沒事,來到稅務局。高潔正在辦公室與大伙閑聊,見門一開,宋明伸進頭:「大姐。」高潔便走了出去。
高潔問:「什麼事?」
宋明笑道:「沒事,現在忙嗎?」
高潔一聽也笑了,瞧瞧左右無人,低聲道:「你想拿雞巴操大姐的穴?」
宋明點點頭。
高潔一看上午十點半了,便道:「快下班了,我進去說一聲就走。我中午還得回家,去你那太遠,不如到我妹妹那,我妹夫不在家,家里可能沒人。」
宋明道:「好吧。」
一會兒,兩人走了出來。高潔的妹妹高芳,二十八歲,比她姐姐長得還漂亮。宋明早想操操高芳,一直沒有機會,高潔與宋明的事,高芳是知道的。有一次宋明與高潔在高芳家正操到緊要關頭,高芳突然回來了,但高芳高潔姐倆感情很好,高芳也沒說什麼。
高芳家就在稅務局旁邊的一個六層住宅,高芳家是頂層。宋明和高潔上了六層,高潔打開了門,進屋後又鎖上了門。
剛要進屋,兩人就聽“扑哧扑哧”地響。兩人是過來人,一聽就是操穴聲。兩人一驚,這是誰?
這時就聽屋里有個女的道:「飛哥,好像門響。」
男的道:「哪有的事,你丈夫不出差了嗎?讓我再好好收拾收拾你,你的穴真他媽的操起來舒服。」
說完,就聽屋里“咕嘰咕嘰”之聲大作,男的喘著粗氣,女的嬌哼連連。
宋明和高潔一聽,女的是高芳的聲音,男的一聽就不是高芳丈夫王虎的聲音。宋明和高潔對視了一下,宋明想:(高芳跟她姐一樣,也是個樂子。)高潔想:(原來妹妹也有這個愛好。)
兩人不由的都笑了。
宋明一拉高潔,兩人輕輕走進廁所,高芳家的廁所是帶浴盆的,很華麗。
宋明道:「別打擾他倆,看樣子還是剛操起來。」
高潔道:「那我倆?」
宋明道:「別閑扯了,快脫吧,想操穴不在這還出去操呀?」
高潔道:「這廁所里怎麼操呀?」
宋明道:「你沒看錄像里,站著操唄。」
高潔一聽沒話說了,先把稅務局的外套脫了,又把襯衣扣解開,把里面的乳罩擼上去,露出兩個滾圓的大乳房,兩個乳頭一顫一顫地,又把內褲和褲襪一起退到腳脖,一叉腿,道:「就這麼將就吧。」
宋明一邊把下身脫光一邊道:「上衣不脫還行,你把下身脫光吧。」
高潔又把下身脫光。
宋明笑道:「來,大姐,給小弟吮吮雞巴。」
高潔道:「雞巴都這麼硬了,還讓我給你吃雞巴。」
說著,蹲下身,用手握住宋明的陰莖,塞進嘴里,吮了起來。
宋明輕哼道:「哎,大姐,再緊點。」
高潔聽了,兩手抱住宋明的屁股,將宋明的陰莖全部含進嘴里,用力吮了起來。
高潔又吮了一會宋明的雞巴,宋明道:「大姐,差不多了。」
說著,宋明兩手抱住高潔的頭,將陰莖在高潔的嘴里使勁地抽插了兩下,便從高潔的嘴里抽出陰莖,宋明讓高潔用手扶著浴盆,撅起屁股,宋明站在高潔的屁股後面,先用手摸了摸高潔的陰戶,只覺高潔的陰戶濕漉漉的盡是淫水,既而用中指捅進高潔的陰道,來回几下,高潔的陰道里就更加濕潤了。
高潔呻吟道:「哎呦,舒服死大姐了,別用手指頭捅大姐的穴,快用大雞巴操大姐的穴吧。」
於是宋明便把挺起的雞巴捅到高潔的陰戶上,一支手扶助雞巴,對准高潔的陰道口,向前一挺身,噗地一聲,就把雞巴全捅進去了。
高潔微哼一聲道:「這麼操穴是挺刺激,你就猛干吧,把姐的穴操得舒服就好。」
宋明一邊退出大半截雞巴又使勁地捅進去一邊說:「想不到你們姐倆在一個房間里操穴。」
高潔道:「你快點操吧,別一會他倆操完了再把咱倆堵在這里。」
宋明一聽也不說話,站在高潔的身後,躬著腰,兩手握住高潔的兩個大乳房,一邊使勁地揉搓著高潔的兩個大乳房一邊猛烈地把雞巴抽出捅進。
高潔兩手支著浴盆,搖頭晃腦地呻吟道:「舒服死了,弟弟的大雞巴太硬太粗了,把大姐的穴操的火熱火熱的,大姐舒服死了。小明,再狠點操大姐的穴,使勁干,下下都把雞巴干到大姐穴的最深處。」
宋明一邊使勁地將陰莖在高潔的穴里抽插一邊氣喘噓噓的道:「大姐,你放心,小弟一定把你操的舒舒服服的。」
兩人邊說邊就在廁所里好一頓狂抽亂送。
兩人這邊操著操著,那邊屋門一響,就聽高芳道:「飛哥,求求你,先別操了,小妹的穴里泄了不少的精,我到廁所拿塊手巾擦一擦,要不都流到地毯上了。」
男的道:「不行,我非要把你的穴搗爛再說。以前我追你,你對我帶搭不理,我今天非操服你。」
說完就聽一陣嘰咕聲,高芳嬌哼道:「哎呦,我的親哥,我服,我服了。哥哥,你就讓我先擦擦穴,我把你給妹妹我操出的淫水擦干淨,妹妹我再叉開兩腿,讓哥哥操妹妹的小嫩穴,還不行嗎?」
男的笑道:「服了也不行,我就是要操你的穴。」
又是一陣大響,高芳氣喘道:「飛哥,你這種接火車頭的操穴法太厲害,再操就把小妹操死了。不信你摸摸小妹的陰毛都濕了,那都是小妹流出來的淫液。」
男的道:「那就先歇一會,你不要去取手巾嗎?那你就爬著去,我在後面用雞巴在你的穴里頂著你,反正今天我的雞巴就不打算從你的穴里抽出來了。」
宋明和高潔在廁所里正操的使勁,一聽此話,忙靜止不動。
就聽兩人真從地毯上爬了過來,高芳邊爬邊呻吟道:「哎呦,飛哥,你輕點捅,你的大雞巴都捅到小妹的心上了。」
高潔一聽忙輕聲道:「小弟,你快別操了,他倆來了,快把雞巴拔出去。」
宋明聽了,又將陰莖在高潔的陰道里使勁地抽插兩下,把高潔操的又哼嘰兩聲,正要把雞巴從高潔的陰道里抽出來,廁所的門被打開了。
高芳趴在地上一邊開門一邊說:「飛哥的雞巴怎麼這麼粗,操得我真是欲仙欲死。」
一抬頭,高芳不禁啊了一聲,只見她姐和宋明正摟在一塊,下身緊密結合著正看著她呢。
高芳臉一紅道:「你們什麼時候進來的?」
雖然高潔和宋明操穴時被高芳見過,但是高潔因為還有一個男的在一邊,也有點不好意思,便想把宋明的雞巴抽出去,不想宋明卻緊緊摟著高潔的腰,將陰莖死死地頂在高潔的穴里,不肯抽出來。
高潔撅著屁股站在那一邊對宋明道:「死鬼,快把雞巴抽出去。」
一邊對高芳道:「你倆剛操穴時,我倆就進來了,沒好意思打擾,就跑這里來了。」
正在高芳後面操高芳穴的男的一聽廁所里有人,一驚,忘了把雞巴從高芳的陰道里拔出來,探進頭,一看也是一對男女,說話時,那男的還不時地扶著女的屁股,在女的陰道里抽動兩下雞巴,便問:「這是誰?」
高芳和那男的都一絲不挂,況且那男的雞巴還在高芳的穴里插著,高芳紅著臉道:「這是我姐和她那個。」
那男的長的英俊,很瀟洒,也將陰莖在高芳的陰道里使勁地捅了兩下,高芳紅著臉回手打了那男的一下道:「啊,還操呀。」
那男的笑道:「原來是大姐,真是有緣。即是都在干這事,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任飛,是阿芳她們科的醫生。」
宋明這時從高潔的穴里拔出了雞巴,哈哈一笑道:「有緣有緣,我叫宋明,做買賣的。」
在一陣笑聲中,宋明和任飛握了握手。任飛邊和宋明握手,邊拿陰莖在高芳的陰道里捅了几下。
高芳紅著臉對任飛道:「都什麼時候了,還不快把那玩意拔出去。」
宋明和任飛一聽哈哈大笑,倒是高潔高芳姐倆相互看了一眼,也笑了。
高芳道:「也真是的,你倆來也不說一聲。」
高潔道:「我還以為沒人呢。」
任飛道:「既然到這了,都到里屋說吧。」
說著把陰莖從高芳的陰道里拔出來,高芳這才紅著臉從地上站起來,四個人走進了里屋。
高芳家的臥室地中間放著一個大雙人床,一邊一個床頭柜,靠窗戶放著一個寫字台。
高芳最後一個進來的,只見大腿內側和陰毛上都濕漉漉的,高芳一笑:「真不好意思。」
宋明道:「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大家碰都碰到了,見都見到了。來,誰也別不好意思,你倆不也沒操完嗎,接著操。」
說完,把高潔推倒在床上,騎了上去,一手挽起一條高潔的大腿,把個粗硬的陰莖噗地一聲齊根插進高潔那粉紅色的陰道,大力抽送起來。
高潔在下面笑罵道:「死鬼,你不能慢點。」
轉頭又對高芳道:「二妹,別不好意思了。啊呦,操得舒服,來吧,二妹。」
高芳還沒吱聲,任飛道:「還是大姐爽快,來,阿芳,你用手支著床頭柜,撅起屁股,我還在後面操你。」
說著,任飛將高芳摁在床頭柜上,讓高芳叉開兩條大腿,拿著粗大的陰莖對准高芳的陰道,也是噗地一聲齊根插進高芳的陰道,操了起來。
任飛和宋明把高芳和高潔倆操了一會,任飛道:「明哥挺有實力呀,操了半天,速度絲毫未減。」
宋明笑道:「你倆操了半天了,自然有些累,我和大姐才操,自然有力了。」
高潔笑道:「瞧這倆小子,邊操穴還邊討論上了。」
又道:「二妹,小飛操得怎麼樣?」
高芳邊氣喘噓噓邊笑道:「他呀,剛才你們沒聽見,把我都快操死了。」
高潔道:「這麼厲害?二妹,咱們四人來個連體大戰怎麼樣?我接管一下小飛。」
任飛道:「既然大姐看得起,我和明兄換一下又何妨。」
宋明道:「只怕芳妹不讓我操她的穴吧。」
高芳笑道:「那有什麼不讓操的,你要樂意,隨便你操。」
於是,宋明從高潔的陰道里拔出陰莖,伸手拉住高芳的手道:「來,都到床上來操。」
任飛笑道:「明哥,看我把芳妹給你頂到床上去。」
說著將陰莖抽出大半截,使勁地捅進高芳的穴里,把高芳捅的向前一聳,順勢趴在了床上。
高芳呻吟道:「你想操死我呀。」
宋明爬了過來,見高芳一抬頭,便將陰莖塞進高芳的嘴里,道:「來,芳妹,給哥哥吮吮大雞巴。」
高芳抬頭正張口呻吟,卻被宋明把陰莖捅進嘴里,只覺宋明粗大的陰莖濕漉漉的,咸絲絲的,高芳也不管那許多,把宋明的雞巴全含進嘴里,用力吮了起來。
任飛在高芳的後面又抽送了几下,便拔出陰莖,上床爬到高潔的身上。
任飛道:「大姐,來,也給小弟我吮吮雞巴,小弟給大姐吃吃穴。」
高潔笑道:「跟宋明學不出來好。」
說著用手握住任飛的陰莖,驚訝道:「哇,小飛,你的雞巴上怎麼這麼濕。」
任飛笑道:「那還用問,都是阿芳的淫精唄。」
高潔道:「小飛,大姐的穴你就放心地操,使勁操,看大姐能不能挺住。」
任飛道聲好,便飛快地抽插起來。
高潔道:「好粗的雞巴。」
那邊宋明爬到高芳身上,先一挺屁股,把個粗大的雞巴完全捅進高芳的穴里,才舒了一口氣,在高芳的耳邊說:「芳妹,其實我早就想操你的穴,只是沒有機會,今天總算如意以償了。」
高芳道:「想操就操,以後我沒事時,你只管來操,我總是叉開雙腿的。」
宋明道:「有你一句話,我就放心了。」
高芳道:「現在快操吧,操完再說,你看我姐他們都操半天了。」
只見那邊任飛的雞巴在高潔的陰道里上下翻飛,高潔面色微紅,哼哼唧唧,兩腿劈的大大的,雙手摟著任飛的腰,不斷地把屁股向上猛頂。
宋明笑道:「看你這騷樣,穴里的水又多了。」
高芳嗔道:「你壞你壞。」
宋明便把高芳的兩腿扛在肩頭,讓高芳的穴高高向上,把個雞巴死命地捅了起來。高芳也學高潔的樣子,把滾圓的小屁股向上亂聳。
干了一會,任飛又讓高潔跪趴在地毯上,從後面把陰莖插進高潔的陰道,兩手把著高潔的屁股,操了起來。那邊宋明也讓高芳趴在床上,也是從後面插進陰莖,兩手握住高芳的兩個乳房,抽出送進。
高芳也是面色微紅,香汗淋淋,哼哼唧唧,側臉問:「大姐,飛哥操的怎麼樣?」
高潔哼道:「操的舒服極了,小飛的雞巴真有勁,每一下都操的我狠狠的。你呢?」
高芳道:「也是一樣,明哥的雞巴不次於飛哥。」
四人便不再吱聲,只有氣喘聲和操穴聲交織在一起。
一會,先是任飛猛地加快了速度,高潔也把屁股向後猛頂,緊接著宋明也猛操起來,高芳的屁股也瘋樣地向後狂聳。屋里剎時有趣起來,兩個男的的陰莖飛似的抽出送進,兩個女的也同時聳屁股挺腰。
只聽高潔啊地一聲,任飛放慢速度又操了几下,便趴在高潔身上不動了,接著宋明和高芳同時叫了一聲,也不動了。
四人喘了一會,高潔道:「好爽。」
高芳道:「真得勁。」
四人相視不由得都笑了。
宋明先拔出了陰莖,甩了甩,陰莖上全是高芳和自己的精液。
宋明笑道:「看看,看看,芳妹的淫水多少。」
高芳臉一紅,輕打了一下宋明的陰莖,笑道:「那都是你射的精。」
側身抓了一把衛生紙,擦著兩人的精液。
那邊任飛也拔出了陰莖,任飛指著自己濕漉漉的陰莖笑道:「看大姐的陰精還不少呢。」
高潔笑道:「那還不是讓你操的。」
只見高潔的陰道里正往外流著白湯。四人又笑了起來。
又忙了一會,四人都收拾好了,宋明道:「大姐和芳妹真是一對妙人,說句實在話,芳妹比大姐長的漂亮一點,大姐比芳妹丰滿一些,兩人操起穴來,真是各有千秋,但我雖操過大姐和芳妹,卻不知兩人的穴有何區別?」
任飛笑道:「正是,我也想看個明白,剛才只是操穴,也不曾注意。」
宋明道:「大姐和芳妹不妨躺在床上,讓我和飛兄比比。」
高芳和高潔一聽,不由得一笑:「這兩個死鬼,花樣還不少。」
說完,兩人上了床,靠在床頭,并排坐下,叉開了雙腿,宋明和任飛趴在床上,細看了起來。
宋明先用手摸了摸高芳的陰戶,又摸了摸高潔的陰戶,道:「外表上差不多,都挺軟的。」
任飛道:「芳妹的陰毛比大姐的長。」
高潔高芳一看確實,高潔的陰毛密而不長,高芳的陰毛又密又長。
宋明和任飛又用手對高潔高芳的陰道一頓亂捅,摸兩人的乳房,讓高潔高芳用嘴吃兩人的雞巴。玩了一會,便停了。
四人在床上躺了一會,高潔忽道:「今天我們四人碰到一起,也是有緣,又相互操了穴,感情也不錯,我看我們四人不如結為兄弟姐妹,日後也好方便。」
其他三人一聽都同意,便結拜起來。
高潔三十一歲是大姐,宋明三十是二弟,任飛二十九是三弟,高芳二十八是四妹。
四人以一種特殊的方式結拜,先由最小的高芳跪下,大姐高潔走過來,叉開腿,高芳用嘴在高潔的陰部一頓舔,然後宋明任飛的陰莖被高芳依次吃過,然後是任飛宋明最後是高潔依次依法施為。
儀式過後,四人緊抱在一起,以是慶賀。
高潔看表已是十二點多了,忙先告辭回家,宋明任飛也相繼離去。
——————————————————————————–
任飛在市第三醫院上班,任飛有個表妹叫陳娜,大學畢業後也在這家醫院工作,今年二十六歲,人長得漂亮,結婚才一年。
這天七點多鐘,陳娜穿一套白色連衣裙出門上班。下樓後,陳娜走到前樓,大學的同學吳敏正等著她呢。
吳敏和陳娜在同一單位,兩人是好朋友。由於兩人保養的好,看起來像二十二三歲一般。吳敏由於找對像標准高,一直沒結婚,陳娜就常常為她介紹對象,所以兩人成了知心朋友。
陳娜一見吳敏就說:「瞧你打扮的這麼漂亮,怎麼就找不著對象。」
吳敏笑著說:「你總開我的玩笑,我可要揭你老底了。說,你老公不在家,昨晚跟誰睡的覺?」
陳娜笑道:「你怎麼什麼事都問,是不是几天沒人操你的穴,你就著急了?」
吳敏道:「我才不像你,一天也得找几個人操穴。」
陳娜道:「我這叫性欲旺盛。」
吳敏道:「說真的,我兩個哥哥還想操你呢。」
陳娜道:「那他們怎麼不操你呢?」
吳敏道:「我們是親兄妹,這是亂倫的事,怎麼能經常操我呢?」
陳娜道:「那一星期操你几回呀?」
吳敏道:「就星期六操我一次。」
陳娜道:「操的次數多嗎?」
吳敏道:「也不一定,上個星期六他倆一晚上操我六次,我都有點頂不住了。」
陳娜道:「今天不正是星期六嗎,晚上我去你家去會會他們怎麼樣?」
吳敏高興地道:「那太好了。」
到了醫院,兩人就像兩個高雅的醫生一樣,親切和藹,剛才那最見不得人的事,兩人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十點多鐘,早上的一陣忙碌過去了,大家又恢復了平靜。因為沒事,陳娜和吳敏在工作處–藥劑室閑聊。
這時內科的醫生也是陳娜的表哥任飛來了,見屋里沒人,就道:「阿娜,阿敏,好几天沒過來了,又想你們了。」
陳娜笑道:「表哥也會體貼人嗎?」
吳敏也笑道:「飛哥只怕體貼人都體貼到咱倆的穴里去了。」
三人一同笑了。
任飛道:「屋里沒人嗎?」
陳娜道:「怎麼,現在上班時間表哥你也敢操穴?」
任飛道:「哪怕什麼,沒人會看見。」
吳敏道:「飛哥真是色膽包天了。」
任飛道:「我實在是等不急了,你們看。」
說著指了指褲子,陳娜和吳敏見任飛的褲襠挺的高高的,都笑了。
吳敏對陳娜道:「你看飛哥也確實急了,這樣吧,咱倆留一個放哨,另一個到里屋去,怎麼樣?」
任飛和陳娜都笑著說行。
陳娜道:「你和我表哥先進去,我在外面守著。」
這個藥劑室是個串堂屋,外面是辦公室,里面是藥房。
任飛和吳敏進了里屋,陳娜把門一關,又用鎖一鎖,坐在外面看雜志。
任飛和吳敏進去後,任飛見一排排的裝藥柜子,也沒有合適的地方。
吳敏道:「有一個寫字台。」
任飛道:「寫字台也不行啊。」
吳敏想了想道:「這樣,我趴在寫字台上,你在後面站著操我的穴,咱倆都不用脫衣服,不挺方便嗎。」
任飛道:「還是阿敏聰明,這樣最好。」
於是兩人轉過几個柜子,來到寫字台前。
任飛自己解著褲子,吳敏簡單,把裙子往上一撩,把里面的小三角褲襪脫下來,揣進兜里,一撅屁股,兩半雪白滾圓的屁股便現在任飛眼前。
任飛脫下褲子,把手從吳敏的屁股下伸到前面,摸著吳敏的陰部,并把手指捅進吳敏的陰道。
吳敏這時把上身趴在寫字台上,并把兩腿叉開道:「飛哥,穴里出水了,操吧,阿娜還等著呢。」
只見任飛的陰莖像個炮筒,又粗又長,直挺挺的。
任飛把陰莖從吳敏的屁股下捅過去,兩手從吳敏的胯上繞到前面,撥開陰毛,找准陰道口,把陰莖慢慢地捅了進去,然後把兩手放在吳敏的胯骨上,說:「阿敏,我要操了。」
吳敏點了點頭,只見任飛屁股往前一挺,兩手往後一拉,扑哧一聲,陰莖重重地捅到吳敏的陰道深處。
吳敏哎呦一聲,喘了口氣。任飛此時也不顧那麼許多了,飛快地聳動著屁股,陰莖在吳敏的陰道里快速抽動。
由於吳敏的陰道里淫水不少,加之還是屁股對著任飛,所以陰莖和陰道的摩擦聲和任飛的下腑與吳敏的屁股的撞擊聲混合起來很響,嘰咕嘰咕,啪啪啪。
吳敏興奮地呻吟著:「飛哥,你的雞巴真粗,操的小妹穴里好舒服呀。」
任飛也氣喘著道:「怎麼樣?阿敏,哥的雞巴操的舒服吧,阿敏,你的穴也真緊,哥操起來也舒服極了。」
兩人邊說邊操著。任飛把陰莖往後抽的時候,兩手往前推,往里捅的時候,兩手往後拉,所以吳敏被推拉得也像在聳動一樣。吳敏兩手緊握著,滿頭秀發披散在臉上,仰著頭,閉著眼,嘴里不斷地哼哼著。
一會工夫,兩人都氣喘噓噓了。
任飛一邊快速地操著一邊道:「阿敏,我快要射精了。」
吳敏也哼道:「我也快泄了。」
只見兩人更快地捅著抽著,嘰咕嘰咕聲越來越響。只聽任飛和吳敏同時啊了一聲,陰莖噴出一股白漿,陰道里涌出一股陰精,兩人同時抖了几下。任飛又操了几十下,才把陰莖抽出來,吳敏也直起了上身。只見從吳敏的陰道里淌出來的精液,順著吳敏的大腿往下淌。
吳敏擦完穿好衣服,道:「飛哥,你等一會,我去叫阿娜。」
說完滿臉幸福地走了。
一會,陳娜笑著進來了,道:「表哥好手段,把阿敏操的舒服極了。」
任飛道:「阿娜也趴在這吧。」
陳娜道:「哼,我知道,阿敏都告訴我了,不知表哥連干兩槍累不累?」
任飛笑道:「才操一個阿敏就累了?笑話,何況阿敏的穴真緊,操起來跟休息似的。」
陳娜一撇嘴:「那小妹的穴你操起來就不舒服了?」
任飛道:「那哪能,你的穴也特緊,跟阿敏的穴各有千秋。」
陳娜笑了笑,趴在了寫字台上。任飛忙掀起陳娜的裙子,退下褲襪,和操吳敏一樣,捅進去一刻不停,飛快地抽插起來。
由於剛射精,所以操了千餘下還沒有射精,把個任飛累的氣喘噓噓。陳娜也嬌哼連連,香汗淋淋,不時把個嬌臀向後死頂。
又操了一會,陳娜道:「表哥,一會你射精時,就拔出來,射在小妹的嘴里,行嗎?」
任飛氣喘噓噓地問:「那為什麼?」
陳娜道:「聽人說,喝了男人的精液,會年青的。」
任飛點了點頭,又飛快地操了起來。又操了三百多下,任飛道:「阿娜,我快要射精了。」
說完從陳娜的陰道里拔出陰莖,陳娜忙轉過身,蹲下身子,用嘴含住了任飛的雞巴,吮了起來。任飛自己也用手擼著雞巴,突然,任飛渾身一抖,一股股精液射出,射到陳娜的嘴里。
陳娜一邊吮著,一邊吃著,一會工夫,就把任飛的陰莖舔的乾乾淨淨。然後兩人同時喘了一口長氣,舒服地啊了一聲。
任飛道:「阿娜,你的嘴吃我的雞巴,我舒服極了。」
陳娜道:「表哥如果喜歡,下次我就用嘴給你吸出精來。」
任飛道:「那太好了。」
陳娜道:「咱倆趕快穿好出去吧。」
任飛點頭。
——————————————————————————–
下班了,陳娜和吳敏容光煥發,高高興興地并肩走著,吳敏問:「今天你家那位能不能回來?」
陳娜道:「回不來,還得几天。」
吳敏和陳娜到了家門口。吳敏的父母在外地工作,吳敏和兩個哥哥住在一起,這段時間大嫂二嫂都上夜班,不回家。
吳敏進門就道:「大哥二哥,你們看誰來了。」
大哥吳剛,二哥吳亮一看:「呦,是阿娜呀,快進來。」
陳娜進屋後道:「聽說你們把阿敏操的夠嗆,今晚我和阿敏會會你們二位,不知可好?」
吳剛和吳亮一聽,高興極了,連聲說好。
吳敏到廚房做飯,陳娜和吳敏一起忙活起來。一會,吳剛和吳亮來到廚房,到了陳娜和吳敏的背後,道:「屋里這麼熱,把衣服脫了吧。」
吳敏笑道:「阿娜,看把他倆急的。」
陳娜也笑個不止。吳剛上前拉開了陳娜的連衣裙的拉鏈,吳亮也把吳敏的拉開。
陳娜笑道:「真沒招,脫吧。」
一會工夫,陳娜和吳敏便被脫得一絲不挂。吳剛和吳亮把兩人的衣服放回屋里,出來後,兩人也脫光了,兩人的陰莖都挺的老高,又粗又長。
吳剛和吳亮進了廚房,便一人一個,摸起陳娜和吳敏的陰部來。
吳敏道:「二哥,你等一會,沒看我正炒菜嗎?」
陳娜也道:「大哥,我切菜呢,別切了我的手。」
吳剛和吳亮可不管這套,一會揉搓著兩人滾圓的乳房,一會撫摸兩人雪白的屁股,一會又把手指頭插進兩人的陰道捅几下。弄得陳娜和吳敏欲火中燒,飯也做不下去了。
當吳剛把手指頭插進陳娜的陰道亂捅,并用陰莖在陳娜的屁股上來回摩時,陳娜一下子趴在菜板上,撅起屁股,扭頭對吳剛道:「大哥,快操小妹,小妹挺不住了。」
吳剛也不搭話,挺起雞巴對著陳娜的陰道就插了進去,飛快地操了起來。陳娜此時欲火高漲,大聲道:「大哥,使勁操,再使勁,把你的雞巴插到小妹的穴眼里,快操,再快點,啊,哎呦,舒服死了。」
旁邊吳敏和吳亮也轉了過來,看著吳剛和陳娜操穴,看著看著,吳敏一把拉過來一個椅子,用手扶著,也撅起屁股,對吳亮道:「二哥,你操我吧,我也憋不住了。」
吳亮扑哧一聲就把陰莖插進妹妹吳敏的穴里,操了起來。
一時間,廚房里氣喘聲、摩擦聲響成一片,陳娜和吳敏興奮的呻吟聲使得吳剛和吳亮更加沒命地操著。
兩人往前使勁一捅,陳娜和吳敏的兩片陰唇就往陰道里一翻,兩人往外一抽,又帶著兩片陰唇翻了出來,露出粉紅色的陰道。兩人的陰莖輪翻操著,扑哧扑哧之聲不覺於耳,陳娜和吳敏也不時把屁股向後亂頂亂聳,迎合兩人的操穴。
四人操了一會,陳娜和吳敏不由得淫水大流,把吳剛和吳亮的陰莖涂得像在水里插過一般。
吳剛一邊抽送著陰莖一邊道:「阿娜,你的小穴真緊,夾得我的大雞巴真得勁。」
陳娜呻吟道:「那是大哥的雞巴太粗了,都捅到小妹的穴心了。」
那邊吳敏一手扶著椅子,一手伸過來摸著陳娜的乳房,哼唧道:「我二哥的雞巴更粗,把我的小穴塞得滿滿的,都捅到我的子宮里去了。」
吳亮邊使勁地操著妹妹吳敏的穴邊對吳剛道:「大哥,咱倆換換,你來操咱妹妹,我去操阿娜。」
吳剛道:「行。」
兩人便同時抽出陰莖,吳剛讓吳敏仰躺在地板上,挽起妹妹吳敏的兩條大腿,一躬腰,便把粗大的陰莖插了進去,捅了起來。
吳亮卻讓陳娜把手扶在吳剛的背上,站著撅起屁股,從後面把粗大的陰莖塞進陳娜的穴中,四人便似疊在一起似的。
吳敏在底下呻吟道:「哎呦,哥呀,你要操死妹妹了,狠點操呀,快操快操。」
說著,用腿夾住吳剛的腰,兩手抱著吳剛的背,把屁股向上狂聳亂頂,接著,吳敏大叫一聲,道:「啊呦,不好,我泄精了,快活死了。」
陳娜卻被吳亮操的滿面潮紅,乳房漲的跟小山似的,兩片陰唇也變得又大又硬又紅,渾身酸軟得摟著吳剛,趴在了吳剛的背上,只是屁股沒命地向後頂著,好讓吳亮的陰莖插的更深更狠一些。這時吳剛突然加速,兩手抱著妹妹吳敏的屁股,像要捅死吳敏似的,把個吳敏操的渾身亂抖,就聽吳剛啊的一聲,箭一般的精液射向妹妹吳敏的陰道深處。而陳娜已是陰精潮涌,低聲呻吟。吳亮的陰莖卻以目不暇接的速度操著,帶出陳娜的陰精順著陳娜的大腿往下滴淌著。只見吳亮猛一挺身,也是一頓狂射。四人如棉花一樣,吳亮從陳娜的陰道里拔出陰莖,忽忽地喘著粗氣,陳娜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只見吳亮的精液和自己的陰精從自己的陰道口
流出,流了一灘在椅子上。吳剛則趴在妹妹吳敏的身上,陰莖還插在妹妹吳敏的陰道中。
四人呼呼地喘著粗氣,誰也不說一句話。
半天,陳娜才啊了一聲道:「好過癮呀。」
吳敏道:「我哥還行吧?」
陳娜道:「那當然,操穴的工夫是一流的。」
四人都笑了起來。
吳敏道:「都起來擦擦,該吃飯了。」
四人立起了身子,吳剛拍了拍陳娜的屁股,道:「阿娜,吃完飯,我讓你看看奇特的操穴。」
陳娜問:「什麼奇特的操穴?」
吳剛道:「倆打一見過沒有?」
陳娜搖搖頭。
吳敏道:「哥,你怎麼又來了,那樣人家太累。」
吳亮道:「累什麼,你每回不都樂巔巔的。」
陳娜問:「到底怎麼回事?」
吳敏道:「就是我的兩個哥哥一起操我,一個操我的穴,一個操我的屁眼。」
陳娜道:「那倒挺好玩的。」
一會,四人吃完了飯,一起來到里屋。
吳剛道:「來,阿敏干吧。」
吳敏道:「討厭,又來了。」說著爬上了床。
吳亮道:「阿娜,你先看看。」
只見吳剛躺在床上,吳敏騎了上去,分開自己的兩片陰唇,把吳剛的陰莖插進自己的穴里。
吳亮則拿了些凡士林,涂在自己的陰莖上,跪在吳敏的身後,分開吳敏的屁股,把陰莖捅在吳敏的屁眼上,道:「妹妹,使點勁。」
只見吳敏一使勁,屁眼就張開了。
吳亮握著陰莖慢慢地將陰莖插進妹妹吳敏的屁眼里,一直插到齊根,吳敏不停地哼哼著:「哎呦,太滿了,太漲了。」
陳娜在一邊問:「阿敏,行嗎?」
吳敏呻吟道:「他倆經常這樣操我。」
只見吳剛和吳亮兩人一上一下,開始抽插起來。
吳敏跪趴在床上,承受兩個哥哥一上一下兩個雞巴同時的抽送。
吳亮雖然操的是妹妹吳敏的屁眼,但陳娜看跟操穴沒什麼區別,只見吳亮的陰莖在吳敏的屁眼里插進抽出,吳敏的屁眼也隨著一開一合,下面吳剛把個陰莖向上捅的像搗蒜似的。
吳敏甩著秀發,高聲呻吟道:「哎呦,太過癮了,太刺激了,嗷,穴里,屁眼里,真舒服。我的親哥,使勁操,小妹沒事,大哥,把雞巴在穴里再捅的深些,二哥,把你的大雞巴在妹的屁眼里再干的狠點。啊啊,不行了,泄精了。」
吳敏渾身亂抖,口中胡言亂語,把個陳娜看的穴里淫水直流,也上了床,一屁股坐在吳剛的頭上,把陰戶放到吳剛的嘴上,吳剛順勢用嘴含住陳娜的穴,舔了起來。
此時,吳剛仰躺在床上,吳敏騎在吳剛的身上,陳娜坐在吳剛的頭上,吳剛一邊挺腰操妹妹吳敏的穴,一邊摟著陳娜的大腿舔陳娜的穴,而吳敏支著床的兩手卻摟住了陳娜的脖子,把臉貼上去,把舌頭伸進陳娜的嘴里,陳娜的兩手一邊一個握住了吳敏的兩個大乳房,揉搓起來,吳亮則在妹妹吳敏的身後,把個大雞巴在妹妹吳敏的屁眼里狠捅著。
四人誰也沒閑著,又干了一會,吳敏道:「我泄完精了,太累了,你們操操阿娜吧。」
吳剛和吳亮問陳娜道:「阿娜,你行嗎?」
陳娜道:「阿敏都行,我沒事。」
吳剛和吳亮便把雞巴分別從妹妹吳敏的陰道和屁眼里拔出來,吳敏一下就躺在床上,道:「太過癮了。」
這回吳亮躺在下面,陳娜便騎了上去,吳亮把剛從妹妹吳敏的屁眼里拔出來的陰莖一下就捅進陳娜的陰道里去了,吳剛在陳娜的後面握著陰莖扒開陳娜的屁眼,慢慢地往里捅著,只見吳剛的陰莖慢慢地進入到陳娜的屁眼里。
吳敏問陳娜:「怎麼樣?」
陳娜哼唧道:「哎呦,太刺激了,就是大哥的雞巴捅進屁眼里有點疼。」
吳敏道:「沒事,一會就好了。」
這時,吳亮已經在下面把雞巴向上捅了起來,吳剛也在後面慢慢地把陰莖插進抽出,陳娜趴在吳亮的身上,仰著頭,閉著眼,哎呦哎呦道:「太刺激了,兩個哥哥一起操我,真舒服。尤其是大哥的雞巴在我的屁眼里,弄得小妹屁眼里漲漲的,酸酸的,得勁極了。哎呦,二哥,你在下面再把雞巴往小妹的穴里深點捅。」
陳娜的淫語浪聲,使吳剛和吳亮聽了更加起興,兩人沒命地前抽後送。
只一會,就見陳娜猛地挺起上身,口中叫道:「快干,我要泄精了,哎呦,泄了,完了,我死了,舒服死了。」
吳亮在下面只覺陳娜穴里一緊,渾身一抖,一股熱流直噴陰莖,把個雞巴燙得好不舒服。吳剛在後面也覺陳娜屁眼里一陣收縮,把吳剛的雞巴夾得更緊了。吳剛和吳亮剛才操妹妹吳敏半天,把吳敏操的泄了精,又被陳娜泄精這一激,兩人同時覺得快感來臨。
吳亮在下面緊緊摟著陳娜的腰,把雞巴向上狂頂,吳剛在後面死死摁著陳娜的屁股,兩眼看著自己的雞巴在陳娜的屁眼里使勁地抽插。先是吳剛嗷地一聲,雞巴死命的在陳娜的屁眼里捅了几下,最後一下重重地齊根插入,一股股的精液射進陳娜的屁眼里。吳亮這時一邊操著一邊精液已經射了出來。
陳娜被吳剛和吳亮的精液刺激得,只覺穴里和屁眼里快感陣陣,欲仙欲死,嘴里只會哼哼了。
四人歇了一會,吳剛一邊拍著陳娜的屁股拔出陰莖一邊道:「阿娜的屁眼真是太緊了,操起來舒服。」
吳亮也道:「阿娜的小嫩穴,也不錯。」
吳敏在一邊道:「哼,用完妹妹的穴和屁眼,卻夸別人的好。」
吳剛笑道:「啊呦,妹妹還吃醋了。」
四人一陣亂笑。
陳娜翻身躺在床上,道:「今天真是不虛此行,太舒服了。」
吳亮道:「那麼以後歡迎阿娜常來。」
陳娜道:「那是一定的。」
只見陳娜躺在那,從陰道和屁眼里流出一灘几人的精液和陰精,把床單弄濕了一片。一番苦戰,四人都精疲力盡,陳娜就沒有回家,在吳敏家睡下了。
第二天早晨七點四人才起來,各自上班無話。
——————————————————————————–
下班後,陳娜回到家里,見丈夫歐陽公出回來,便像燕子一樣扑到丈夫懷里,嬌聲道:「出去這麼長時間,不知又跟哪個姑娘鬼混。」
歐陽笑道:「瞧你,總像個孩子,快來吃飯,吃完飯上高原家去。」
陳娜道:「怎麼?剛回來就想那個小騷貨了。」
歐陽道:「你不想高原?」
——————————————————————————–
「哎呦,你們兩口子來了,阿穎,歐陽和阿娜來了。」高原熱情地招呼著,高原的妻子趙穎忙從屋里出來,笑迎兩人。
歐陽坐下後,對高原道:「阿娜挺想你的,我也想阿穎了,所以就過來了。」
高原道:「真巧,剛才阿穎還說挺長時間沒見歐陽了呢。」
趙穎笑道:「我真挺想你的。」
歐陽道:「想我?你過來。」
趙穎走過來,歐陽把手伸進趙穎的裙子,伸進褲襪,摸著趙穎的陰戶道:「想我?你的穴不知讓高原操腫了沒有?」
趙穎笑道:「他呀,就想著阿娜,每次操我的穴,嘴里都叫著阿娜的名字。」
陳娜笑道:「歐陽操我的穴時,也喊著你呢。」
四人笑作一團。
歐陽道:「別等了,我先操操你的穴吧,省的你的穴挺緊的。」
趙穎笑著脫光了衣服,道:「來,咱倆就在地毯上給他倆表演表演。」
歐陽也脫光了衣服,見趙穎仰躺在地毯上,便跪在趙穎的兩腿之間,將趙穎的兩條大腿扛在肩頭,拿著自己的陰莖在趙穎的陰道口蹭了几下,見從趙穎的陰道里流出一些淫水,便把雞巴捅進趙穎的陰道,操了起來。
高原笑道:「他倆還真神速,這會就操上了。來,阿娜,還是老規矩,你吃我的雞巴,我捅你的穴。」
陳娜笑著點了點頭。
於是兩人也脫光了,陳娜躺在地毯上,高原騎在陳娜的頭上,旁邊擺了一堆東西,手里拿著一根二十公分長的粗橡膠棒,捅進陳娜的陰道,快速抽動起來。
陳娜一抬頭,用嘴含住高原的陰莖,一頓吸吮。那邊歐陽和趙穎操的正歡。
歐陽一邊用陰莖捅著趙穎的穴,一邊道:「阿穎,你的穴怎麼夾得這麼緊,把哥的雞巴夾得這麼舒服。」
趙穎呻吟道:「歐陽,快操,快操死妹妹吧。我的穴里痒得很,再使點勁操,對,哦,哦,再使勁,啊,用你的雞巴塞死妹妹的穴吧。再插,操快點,狠點。」
歐陽聽著趙穎的淫聲浪語,更快地操著趙穎的穴,把個趙穎的穴操的淫水大流。
那邊陳娜一會吮著高原的陰莖,一會用舌頭舔著,不時從嘴里吐出來,用手來回擼兩下,再放進嘴里吮著。高原呢,兩手正握著橡膠棒,像搗蒜一樣飛快地捅著陳娜的穴。
陳娜穴里的淫水把橡膠棒浸的濕漉漉的,使橡膠棒很順利地在陳娜的穴里插進抽出。一會,只見高原拔出橡膠棒,拿著一根大茄子,將大茄子塞進陳娜的陰道,抽插起來。
陳娜哼唧道:「噢,哥呀,太粗了,輕點捅。」
歐陽操著操著,突然一陣快感來臨,抱著趙穎的屁股一陣狂捅,把趙穎捅的噢噢直叫:「歐陽,喔,你要操死小妹了,哦哦,哎呦,我的穴,我的穴被你操腫了,哦,好舒服,歐陽,你操吧,把小妹操死也沒關系,小妹把穴給你了。」
說著說著,趙穎只覺得一陣顫抖,一陣快感由陰道深處傳遍全身,穴口一開,一股股陰精狂泄而出。歐陽受此刺激,也噴出了一股股的精液。歐陽雖然射了精,但還是不停抽送,一個勁地操著趙穎的穴。趙穎欲仙欲死,只顧喘氣了。
一會,歐陽累的不行,才趴在趙穎的身上。兩人的淫液順著趙穎的陰道往外淌著,把趙穎的屁股弄得濕漉漉的。
那邊陳娜吮著吮著,只覺高原的陰莖一挺,一股股精液射在嘴里,陳娜連忙吃了下去。高原停了下來,趴在陳娜的兩腿之間,享受著這份快感。
歐陽從趙穎的陰道里拔出陰莖,拍著趙穎的屁股問:「阿穎,怎麼樣?」
趙穎道:「歐陽,你把我都快操死了,真舒服啊。從今以後,你什麼時候要操小妹,小妹決不含糊。」
歐陽摸著趙穎剛被自己操過的穴道:「你的穴挺緊,比陳娜的穴強。」
那邊陳娜一聽,吐出了高原的陰莖道:「我的穴怎麼樣,你還不是天天操我。」
高原仰起頭笑道:「怎麼?你們三個討論穴的問題,也不至於吵起來吧。」
四人站起來坐到了沙發上,互相閑扯著,休息著。陳娜橫躺在一個三人沙發上,陰道里還插著那根大茄子,陳娜道:「阿穎,你再過來給我捅几下。」
趙穎笑著走過來,握起大茄子,使勁地捅了起來。
陳娜噢噢地叫著:「哎呦,阿穎,輕點,這可是茄子,不是雞巴,你不是要報仇吧?」
趙穎笑道:「就是,就是。」說著又加勁地捅了起來。陳娜呻吟著,把屁股向上亂擁亂聳。
趙穎笑道:「你們看看阿娜的淫亂樣。」
歐陽和高原都笑了。
一會,陳娜便陰精大泄,滿足地笑了。四人又聊了一會淫話,歐陽和陳娜便穿衣告辭了。



——————————————————————————–
二、母女情深
趙穎在土產品進出口公司工作,於一個叫陸華的同事處得特別好。陸華今年四十歲,去年丈夫病故,身下有一女孩,名叫婷婷,今年十九歲。陸華雖然四十了,但由於個高,漂亮,丰滿,保養的好,看起來像三十歲一樣。
由於昨天趙穎與丈夫同歐陽和陳娜一頓換妻性交,所以今天上班臉上春光明媚。
陸華見了道:「阿穎,昨天碰到什麼事了,把你樂成這樣?」
趙穎笑道:「太刺激了。」
陸華道:「什麼刺激?」
趙穎便把昨天晚上的事一五一十地說給陸華,陸華聽了,春心激蕩,欲火中燒。因為陸華去年死了丈夫,一年多沒和人操過穴,平時急了,就用橡膠棒自己解解痒,所以聽了趙穎的話,只覺陰道中流出了水,穴中痒了起來。
兩人又說笑一會,陸華道:「我去廁所。」便來到廁所。
她們單位的廁所很高級,是大單間式的。陸華鑽進一間,扣好門上的暗鎖,急忙把褲子退了下去,從皮包里拿出兩個橡膠棒,把一個橡膠棒對准自己的屁眼,一使勁,扑哧一聲,橡膠棒就捅進去了,又將另一個橡膠棒從前面捅進自己的陰道。
陸華的性欲特別大,每回只捅穴陸華覺得不過癮,所以陸華又弄了一個橡膠棒捅自己的屁眼,前後一起來,陸華才覺過癮。只見陸華半蹲著,躬著腰,兩手一前一後握著兩個橡膠棒,將橡膠棒在自己的穴和屁眼里抽動起來。這一抽動,把個陸華刺激得渾身發抖,忍不住呻吟起來。
這時,廁所門被人用鑰匙無聲的打開了,飛快地閃進一個人,門又被鎖上了。等陸華發覺時,那人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陸華一時竟呆住了。來人是公司的副經理吳剛,也就是吳敏的哥哥。
吳剛笑道:「大姐,你在干什麼?」
陸華的臉頓時紅了,急忙拔出了橡膠棒,彎腰要提褲子,被吳剛一把抱住,一頓親吻。陸華開始還掙扎了兩下,後來就停止了。
陸華道:「你怎麼進來的?」
吳剛道:「我對你一直很注意,廁所的鑰匙是我配的,我實在太喜歡你了。」
說著,一支手便放在陸華的陰戶上,一陣揉搓。陸華因為剛才的事被他看見,也沒有反抗,任吳剛一陣揉搓,而吳剛竟將手指頭插進陸華的陰道里,捅了起來。
吳剛道:「大姐,能讓我操你的穴嗎?」
陸華道:「只求你別把剛才的事說出去。」
吳剛道:「一定一定。」說著便脫下褲子。
陸華道:「怎麼,就在這?」
吳剛道:「我實在是等不及了。」
便讓陸華坐在便器上,分開陸華的兩腿,露出濕潤粉紅的陰道,吳剛則跪在陸華的兩腿之間。
陸華見吳剛的陰莖又粗又大,道:「我已經一年多沒有操穴了,你的雞巴這麼大,可得輕點。」
吳剛點頭稱是。吳剛把陸華一拉,使陸華就屁股尖搭在了便器上,陸華也就自覺地叉開兩腿,兩手在後面扶著便器,將穴向前挺著。吳剛一挺身,扑哧一聲,將陰莖一下子就全部捅進陸華的陰道里去了。
吳剛一邊抽插一邊道:「大姐,你的穴還這麼緊。」
陸華哼道:「那是你的雞巴太粗了。」
由於陸華很長時間沒有操穴,吳剛的陰莖一插進來,只覺將穴撐的滿滿的,吳剛的每下操穴都捅到陸華的陰道深處,并且使勁的摩擦陰道帶來了很大快感。
吳剛一邊慢捅快抽,一邊問:「怎麼樣,好受嗎?」
陸華呻吟道:「哎呦,舒服,你放心地操吧。」
說著說著,只覺一陣快感從穴里蔓延到全身,身體一抖,穴口大開,陰精狂涌而出,忍不住啊了一聲。
吳剛的陰莖被一股熱流一沖,舒服欲死,大膽地狂抽迭送。由於陸華泄了不少的精,而吳剛的陰莖在陸華的陰道里還快速的抽插,使的嘰咕嘰咕的操穴聲很響。
陸華在快感中體味了一會,道:「你慢點操,操穴聲太大,別人會聽見的。」
吳剛依言放慢了速度,道:「大姐,你也太不經操了,才操了几下,你怎麼就泄了?」
陸華一邊挺著屁股迎合著吳剛的操穴一邊道:我這是太長時間沒有操穴的原故。於是兩人也不吱聲,緊緊地摟在一起,吳剛飛快地抽插陰莖,而陸華也將屁股亂擁亂聳。
操了一會,吳剛道:「大姐,來,你轉過身去,我從後面操你。」
說著拔出陰莖,陸華站起來,轉過身去,兩手支著便器,撅起屁股,吳剛將陸華穴里流出的淫水擦了擦,將陰莖又插進陸華的陰道里抽插起來。由於吳剛抽插幅度太大,一下子將陰莖全抽了出來,使勁往里一捅,扑哧一聲,竟插進陸華的屁眼里去了。
陸華哎呦一聲,道:「你怎麼操到屁眼里去了。」
吳剛笑道:「沒事,只要是眼兒,哪都一樣。」
說著扶著陸華的屁股,在陸華的屁眼里抽插起來。
陸華哼道:「太好了,太有意思了,哎呦,把我的屁眼操的舒服極了,噢,再狠點操,哎呦。」
聽著陸華的淫聲浪語,吳剛很難想像陸華已經是四十的人了,四十歲的人還這麼淫蕩,真是少見。
吳剛把自己的陰莖在陸華的屁眼里使勁地抽插,只見陸華的屁眼隨著吳剛陰莖的一出一進,也一開一合。操了半天,吳剛覺得快感來臨,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捅的陸華前仰後合。陸華也知道吳剛快要射精了,急忙把屁股向後猛頂,這時只覺吳剛的陰莖一硬,一股股暖流射進自己的屁眼里。吳剛也趴在了陸華的背上,將兩手伸進陸華的乳罩,撫摸起陸華的兩個大乳房。
吳剛一邊撫摸一邊道:「大姐怎麼保養的這麼好,孩子都這麼大了,乳房還這麼堅挺。」
陸華笑道:「我就這樣。」
吳剛道:「怎麼樣,大姐,操的舒服嗎?」
陸華道:「一年不知肉味,一下又操的這麼狠,我簡直有點欲仙欲死了。」
吳剛道:「那以後呢?」
陸華道:「以後就隨便你了。」
兩人說著各自穿好了衣服,走了出去。
自此以後,吳剛和陸華便經常發生性關系,由於陸華家是兩室一廳的房子,就和女兒住,比較寬敞,所以吳剛經常到陸華家和陸華操穴。
這天晚上,吳剛又來到陸華家,陸華迫不急待地將吳剛領進自己的屋里,自己先把衣服脫個精光,仰躺在床上,大叉開兩腿,道:快來,解大姐穴中之痒。
吳剛脫光了衣服,爬上床,摸了一把陸華的穴,見陸華的穴里全是淫水,便笑道:「大姐怎麼急成這樣?」
說著將陰莖在陸華的穴口磨來磨去,就是不插進去。陸華急的用兩手把自己的兩片陰唇扒開,把屁股向上挺起,道:「求你快把雞巴捅進大姐的穴里吧,大姐受不了了。」
吳剛這才把陰莖對准陸華的陰道口,用力一頂,只聽扑哧一聲,吳剛那粗大的陰莖齊根捅進陸華的穴里去了。
陸華噢了一聲道:「好爽。」
吳剛道:「那我就開始操大姐的穴了。」
陸華道:「操吧,越狠越好。」
吳剛便聳起屁股抽送起來,因為吳剛的陰莖粗大,把個陸華磨得快活無比,加上陸華的淫水很多,使穴里滑溜溜的,吳剛抽送起來也不覺費力,只聽摩擦聲嘰咕嘰咕很響。
陸華道:「弟弟緩些抽送,如此聲響,莫叫隔壁的女兒聽見不雅。」
吳剛依言緩了抽送,卻每一抽送都加了些力氣,把個陸華操的哼哼唧唧,盡說一些淫聲浪語:「哎呦,再用些力氣,弟弟,你就使勁地操吧,大姐舒服的很。」
吳剛也火氣直冒,邊操邊道:「大姐,不知你的穴怎麼如此柔軟,令小弟操起來很順利。」
兩人就邊說著淫話邊用力抽送。陸華也挺起屁股,盡是些向上亂聳。
兩人操了一會,只見陸華突然加快了屁股的亂聳,嘴里道:「哎呦,弟弟,好舒服,姐姐要泄精了。」
說著又猛聳了几下,吳剛只覺陸華穴中一股陰精泄出,把個雞巴浸得得勁極了,便也忍不住加快用力抽插,抽送了十几下也射出了精液。
射完精,吳剛順勢趴在了陸華的身上,兩人都是一陣氣喘。
吳剛道:「想不到大姐如此可人。」
陸華也道:「弟弟的雞巴倒令大姐嘆服。」
吳剛道:「我弟弟的雞巴比我的還粗,大姐有沒有興趣讓我弟弟操一操。」
陸華喜道:「真的?那我可得試試。」
吳剛道:「那我明天就把我弟弟領來,跟你操一操穴。」
陸華道:「行。」
這時,吳剛用手摸著陸華的乳頭,道:「大姐保養的不錯嗎,如此年紀,乳房竟還如此堅挺,小弟不禁想吮些奶來。」
陸華笑道:「吸吮倒也無妨,只是無奶了。」
吳剛俯身用嘴含起一顆乳頭,在嘴里一頓狂吮。
陸華嬌笑道:「怎麼樣,有奶嗎?」
吳剛又吸吮了一會,吐出乳頭道:「雖無奶,倒也有趣。」
說著起身抽出已經縮小了的陰莖,躺在陸華身邊。
陸華拿過一塊布在自己的陰戶擦著,道:「小弟怎麼射出這麼多精來。」
吳剛道:「大姐的精也不少嗎。」
兩人一陣淫笑。由於勞累,兩人便摟著睡了。
次日一早,陸華叫醒吳剛道:「趁婷婷沒起來,你先走吧,免得讓婷婷看見。」
吳剛依言而去,約今晚再會。
一日無話,轉眼又到了晚上。
——————————————————————————–
吳剛和吳亮一起來到陸華家,陸華開門將吳剛和吳亮迎進。
吳剛道:「這是我弟弟吳亮,這是大姐陸華。」
吳亮道:「早就聽說過,幸會。」
陸華道:「快進屋吧。」
三人便來到陸華的臥室。
一進屋,吳剛便摟著陸華親起嘴來,道:「來,大姐,把衣服脫了吧。」
陸華還有點不好意思,吳剛便動手把陸華脫得一絲不挂,對吳亮道:「怎麼樣,看大姐夠味吧,看這乳房,看這屁股。」
吳剛邊說邊撫摸著陸華。
陸華臉紅紅的,笑道:「別亂摸。」
這時,吳剛和吳亮也脫光了衣服。
陸華見吳亮的陰莖的確比吳剛的粗一點,也不顧羞恥,上前握住吳亮的陰莖擼了兩下,笑道:「小弟好大的雞巴。」
三人便一同上了床。
吳剛道:「大姐,先讓我弟弟操你,怎麼樣?」
陸華笑道:「讓我嘗嘗鮮,好吧。」
說著,仰躺下去,叉開兩腿道:「小弟,只管操大姐吧。」
吳亮嗯了一聲,挺起陰莖對准陸華的陰道就捅進去了。
陸華哼道:「哎呦,好粗的雞巴。」
吳亮可不管許多,狂抽迭送,把個陰莖飛也似的在陸華的陰道里抽插著。
陸華被操的哼哼唧唧道:「真過癮,使勁操,大姐能挺住。」
吳亮道:「大姐的穴真緊,真軟,舒服。」
兩人邊說邊操,旁邊吳剛看得火起,一下子騎在陸華的頭上,將陰莖塞進陸華的嘴里,讓陸華吸吮雞巴。陸華嘴里吸吮著吳剛的陰莖,下面被吳亮抱著屁股狂操,真是下下沒根,陸華只覺得吳亮的雞巴都捅到自己的子宮了,并把陰道撐得緊緊的。
三人操的快活無比,卻不想被隔壁陸華的女兒婷婷聽見了。
今晚婷婷未曾睡覺,正輾轉反側,卻聽母親房中哼哼唧唧似有人說話,不由得奇怪,忙輕手輕腳地走到母親的房門外,側耳一聽,便聽見嘰咕嘰咕之聲不覺於耳,還聽母親說什麼操穴之類的話。
婷婷一聽就知母親正和別人操穴,不由得面紅耳赤,但少女從未曾經歷此事,倒也十分想見識見識。也怪三人大意,竟沒有關好房門。婷婷扒著門縫往里一看,只見母親的房中還點著燈。在母親的床上,見母親正躺在床上,一個人跪在母親的兩腿間,扛著母親的兩條大腿,屁股一聳一聳的,一條大肉棍在母親的穴里抽送著,另一個人則騎在母親的頭上,把大肉棍插在母親的嘴里。
婷婷看了個目瞪口呆,忙又接著看起來。只見母親一邊吮著那人的雞巴,一邊把屁股向上亂聳,下面那人操的急了,母親就吐出嘴里的雞巴,哼哼唧唧道:「舒服,操的好舒服,哎呦,我要泄精了。」
只見母親把屁股沒命地向上亂聳,渾身一陣亂抖,嘴里噢噢地叫著。操穴那人也快了起來,婷婷見那大雞巴在母親的穴里抽出送進,如搗蒜一般,不禁心驚。卻見母親也把屁股亂聳,嘴里道:「哎呦,好爽,再快些。」
那人飛快地抽送著,又操了几十下,便忽地停了下來,趴在母親身上只是喘氣,好一會才爬了起來,抽出陰莖,婷婷見那陰莖濕漉漉的,像浸過油一般。
婷婷不禁想到:什麼時候自己的穴也被如此大雞巴操一番。
一想到此,臉不由得飛紅,只好又看了起來。
這時,把雞巴插進母親嘴里的那人道:「怎麼樣,大姐的穴不錯吧。」
另一個人道:「真不錯。」
卻見母親笑道:「小弟的雞巴也真粗呀。」
把雞巴插進母親嘴里的那人道:「該我操大姐的穴了。」
只見母親點頭應著。說著,讓母親跪趴在床上,撅起屁股,將粗大的雞巴從屁股後面慢慢地插進母親的穴里,操了起來。那人抽送得很用力,發出很響的嘰咕嘰咕聲,婷婷才知原來操穴聲可以這麼大。
操了半天,又見母親把個屁股向後猛頂,嘴里哼道:「哎呦,太好了,我又要泄精了,真是樂死我了。」
那人也緊緊抱著母親的腰,將雞巴快速的抽插著。一會,就聽母親和那人同時叫了一聲,雙雙倒在床上,氣喘噓噓。
歇了一會,母親坐了起來,只見母親頭發亂亂的,臉上紅紅的,一副嬌態,裸著身子和那兩人坐在一起,隨手從床邊抓過一團紙,叉開腿,往陰戶上擦。
婷婷見母親的穴口正往外流著白湯,濕漉漉的,弄得母親的陰毛和大腿上都是。
母親一邊擦著一邊對那兩人道:「看你倆,射出這麼多精液來。」
那兩人笑道:「你不也泄了兩次陰精麼。」
母親笑道:「那還不是讓這個操的。」
說著,一手一個,握住兩人的陰莖。
那兩人笑道:「不是它,你怎麼有快樂。來,大姐,你把我哥倆雞巴上的精舔乾淨吧。」
婷婷見母親笑道:「盡是伺候你。」說完,便歪下頭去,一手拿著一個陰莖,一會吮吮這個,一會舔舔那個,把兩個陰莖上的精液吃的一乾二淨。
三人又互相摸了一會,關燈摟抱著睡了。
這邊婷婷瞧了一回光景,只覺胯下濕漉漉的,用手一摸,竟從穴中流出些水來,婷婷不禁臉紅,也悄悄回房睡了,卻怎麼睡得著。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起來,婷婷到母親屋里,竟不見了那兩個男人,知道那兩個男人已經走了,婷婷裝成不知的樣子。
從此以後,那兩個男人或一個或兩個,夜夜俱來,婷婷夜夜看個仔細,母親和那兩個男人以為婷婷不知,膽子又大了許多,弄出許多花樣,把個婷婷看的欲火中燒。看了几日,婷婷知道那兩個男人一個叫吳剛,一個叫吳亮,母親管吳剛和吳亮叫大弟和二弟,吳剛和吳亮管母親叫大姐。
這日是星期天,婷婷因夜夜睡不好,便白天睡了。
也怪陸華膽子大,見女兒睡了,實在沒什麼事,卻又欲火中燒,竟沒了些顧忌,將吳剛和吳亮約來,吳剛有事沒來,吳亮自己來了,兩人便白天操起穴來。
陸華和吳亮進了陸華的屋,兩人急忙脫光了衣服,陸華只一見吳亮的陰莖,也不用什麼愛撫,穴里已經流出了淫液,吳亮一手摟著陸華的纖腰,一手摸在陸華的陰戶上,手指頭嗤溜一下就捅進陸華的陰道。
吳亮笑道:「大姐的騷水來的倒是挺快。」
陸華道:「二弟不知,我只一見你哥倆的雞巴,就不由自主地流騷水。」
說著,伸手握住吳亮的陰莖,來回擼了起來。吳亮將陸華推倒在床上,分開陸華的兩條大腿,將陰莖捅進陸華的陰道,抽送起來。
兩人操了一會,陸華便哼嘰起來:「哎呦,好舒服,二弟使勁干,把大姐的穴操爛。」
吳亮又操了一會,將陰莖從陸華的陰道里抽出來,讓陸華趴在床上,翹起屁股,吳亮在後面跪在陸華的兩腿間,扒開陸華的屁眼,把陰莖慢慢地捅進陸華的屁眼,一直推到全根而沒。
陸華道:「二弟又操大姐的屁眼了。」
吳亮道:「穴和屁眼一齊操。」便趴在陸華的背上聳起屁股來。
陸華只覺吳亮的雞巴撐的自己屁眼里漲漲的,捅的自己全身酸酸的,很舒服,便說:「二弟,慢點操,多用力,別那麼快就射精了,咱倆應操的時間長一點,反正有的是時間。」
吳亮點頭稱是,便一下一下地抽送,雖然慢,但每抽送一下,陸華便被捅的往前一聳,嘴里就哼嘰一聲。吳亮抽送得用力,有時便把陰莖從陸華的屁眼里抽了出來,吳亮便又順勢一捅,捅進陸華的陰道里,接著操,操著操著,又將陰莖捅進陸華的屁眼里,陸華一會被吳亮操穴,一會又被吳亮操屁眼,直覺舒服異常,兩人便細水長流地操了起來。
再說婷婷睡了一會,也睡不著,眼前盡是些陸華與吳剛和吳亮操穴的影子,想著想著,便在床上脫了褲襪,用手在自己的陰戶上好一陣揉搓,揉了半天,不甚過癮,便伸了一個手指頭對准自己的陰道捅了進去,來回抽送。
由於這几日婷婷天天這般,處女膜早已破了,此時手指頭在陰道里捅來捅去,倒也覺得爽快。只捅了几下,婷婷畢竟少女初春,再也抑制不住,啊了一聲,只覺陰道深處一緊一熱,一股陰精便泄了出來,弄得婷婷滿手盡是,倒也過癮。
婷婷用紙擦乾了陰戶,又摸了一會穴,便起身下床,睡意全消,穿好衣褲,走出屋,想到客廳閑坐。
路過母親房前,只想看看母親,便推門而入。
怎料一進母親房中,卻見母親趴在床上,全身赤裸,另一男子也是如此,卻跪在母親屁股後面亂聳,母親正自哼哼嘰嘰,婷婷不禁叫了一聲。
此聲一發,陸華和吳亮齊齊一驚,抬頭見婷婷滿臉通紅,陸華自也臉紅了起來。吳亮操的正自起勁,忽見婷婷至此,見婷婷容貌甚美,也自呆了,忘了陰莖還插在陸華的穴里。
三人一動不動,都很驚訝。
過了一會,陸華才平靜下來,回頭拍了一下吳亮,道:「二弟,還不把雞巴拔出去。」
吳亮一聽,忙一縮屁股,從陸華的陰道里抽出陰莖。
婷婷見那陰莖上濕漉漉的如淋水一般,知是母親陸華的騷水所致,臉上更紅了。
陸華站起身來,披上了衣服,道:「婷婷,你怎麼不睡?」
婷婷道:「睡不著。」
陸華道:「為何?」
婷婷臉一紅,細思了一會道:「我這几天天天見母親與人幽會,思之不屬,故而難眠。」
陸華驚道:「莫非你早已看見?」
婷婷點頭無語。
陸華嘆道:「天意如此,不知你有何想法?」
婷婷臉一紅,道:「每次我見母親如此,盡都快活無比,我只想試試而已。」
陸華一聽道:「如此,我也沒有意見,你我母女二人都是一樣,咱倆就同時而樂吧。」
婷婷一聽笑了一笑,吳亮聞言欣喜若狂,尋思:這母女二人都是一般的漂亮,各有千秋,如一齊操穴,我吳亮可樂死了。
陸華此時道:「婷婷,這是你二叔,叫吳亮。」
婷婷紅著臉道:「二叔你好。」
吳亮忙道:「你也不錯。」
婷婷一聽臉更紅了,陸華道:「即是如此,我三人今日就同體而樂吧。二弟,我母女二人便讓你隨便操。等大弟來了,我們四人同時操穴,就更過癮了。婷婷,讓你大叔、二叔都操你,你干嗎?」
婷婷道:「那感情好了。」
說到此時,陸華和吳亮將本就披著的衣服甩了下去,兩人光光的抱在一起,陸華道:「婷婷,你也把衣服脫了吧。」
婷婷便也脫光了衣服。吳亮見婷婷白白的身子,陰戶上的陰毛也沒几根,與陸華密密的陰毛相差甚遠。
陸華見婷婷也脫光了衣服,便道:「一起上床吧。」
三人便一同鑽到床上。
陸華道:「剛才二弟沒有操完,不妨先操婷婷吧。」
婷婷紅著臉點頭,躺在床上。吳亮一俯身就騎了上去,由於婷婷是第一次操穴,很是害羞,將兩腿并的緊緊的。
吳亮便把婷婷的兩條雪白的大腿掰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婷婷的陰戶自然向上露出,吳亮對婷婷道:「二叔便操了。」
見婷婷點頭,吳亮一挺屁股,只聽扑哧一聲,吳亮那粗大的陰莖便插入婷婷的陰道里,婷婷低哼一聲,陸華道:「別怕,舒服嗎?」
婷婷覺得吳亮的陰莖粗大異常,塞滿自己的陰道,抽送起來磨得自己快活無比,就點頭道:「舒服。」
這時吳亮也不應聲,只是發狂般的抽送,把個婷婷操的渾身亂抖,口中呼呼直喘,呻吟連聲。
陸華見了火起,在邊上不住觀看吳亮的陰莖與婷婷的陰道磨擦,只見婷婷畢竟年小,陰道也不甚寬松,加上吳亮的陰莖粗大,往里一送,婷婷陰戶上的兩片陰唇便被操了進去,往外一抽,便又翻轉出來,同時帶出許多陰精來。
陸華知道婷婷泄了精,只是頭一回,不好意思張口呼快。
吳亮又加力抽送了几下,婷婷快活欲死,再也忍不住,張口呻吟道:「哎呦,二叔,把侄女的穴捅爛,啊,好舒服,哎呦,二叔,你的雞巴怎麼這麼硬,侄女的穴讓你操,給你操,你隨便操,一生一世都這樣操,噢,我又要泄了,噢噢,快了,哎呦,泄了。」
只見婷婷猛地向上一挺屁股,嘴里噢噢地叫著,吳亮感到從夾得很緊的陰道里,一股熱流急泄而出,沖擊著自己陰莖的頭部,有一股難言的快感。
吳亮見婷婷泄完精後,屁股又向上聳了几下,便喘息起來,便又輕輕抽送几下,婷婷體味了一會,道:「我已經叫二叔操出精來,媽,讓二叔操你吧。二叔,你把雞巴拔出去,接著操我媽吧。」
陸華看的早已火起,吳亮便拔出陰莖,忽地一下,從婷婷的陰道里涌出一灘陰精,婷婷忙拿紙擦著。
吳亮一轉身,將陰莖對准了陸華的陰道,只見陸華的陰道口水淋淋的,吳亮笑道:「哎呦,可把大姐騷死了,婷婷,你看你媽,從穴里流出這麼多淫湯。」
婷婷伸過頭來一看,不由得笑了。
陸華挺著屁股道:「快,二弟,別說了,操大姐的穴吧。」
吳亮便把陰莖捅進陸華的陰道里去了。由於陸華看了半天,欲火已炙,吳亮也操了半天婷婷的嫩穴,所以兩人沒操几下便同時泄了。
三人喘息了一會,漸漸氣勻了。
吳亮道:「婷婷初次操穴,便就如此狂泄,倒也有趣。」
婷婷紅著臉道:「前几日我見你們操穴,我穴里也淌出些淫湯來。」
陸華道:「婷婷,咱母女倆今後就和你大叔二叔在一起,天天操穴,你干嗎?」
婷婷笑道:「那多好呀。」
吳亮兩手放在陸華和婷婷的陰戶上,一邊摸一邊道:「你母女倆長得像,穴也差不多,只是婷婷,再多操几次,想來陰毛也該密了。」
說著,又把母女倆放倒,一頭扎上去,用嘴先含住婷婷的穴,用舌頭在婷婷的穴口一陣亂舔,婷婷吃吃地笑著,微微地哼著。
吳亮吃了一會婷婷的穴,又轉頭含住陸華的穴,一頓亂舔亂吻,把個陸華也舔得哈哈笑。三人在床上便你吃我的陰莖,我吮你的乳頭,你擼我的雞巴,我吃你的穴地玩了起來。
玩了一會,婷婷道:「二叔雖然操過我,但二叔卻沒在我穴里射精,不如二叔先操我媽,等快射精時,再操我怎樣?」
其實吳亮和陸華互相玩了一會,又已火起,聽婷婷一說,陸華道:「既然婷婷想體味你二叔射精的滋味,那就再操一遍吧。」
吳亮便讓陸華母女倆并排趴在床上,都翹起屁股,吳亮將陰莖從陸華的屁股後面插入陸華的陰道,摟著陸華的腰,操了起來。
由於吳亮剛操過陸華母女倆的穴,一時射不出精來,一陣狂操,倒把陸華操的噢噢直叫,屁股向後亂頂,又是一頓陰精狂泄。
吳亮的陰莖被陸華的陰精一燙,又粗大了許多,吳亮知道這一粗大也快要射精了,便抽出濕漉漉的雞巴,騎在婷婷身後,婷婷早已將個雪白滾圓的小屁股高高翹起,吳亮把帶著陸華陰精的雞巴又捅進婷婷的穴里狂操起來。
由於吳亮的陰莖粗大了許多,把個婷婷的穴塞得滿滿的,一抽送,操穴聲嘰咕嘰咕響的很大。只操了几十下,婷婷便也跟陸華一樣,屁股向後亂聳,口中噢噢直叫,屁股猛地向後頂了几下,又是陰精狂泄。
吳亮覺得快感來臨,抱著婷婷的小屁股死命地狠操起來,婷婷哎呦哎呦地亂叫。只見吳亮將陰莖抽出大部分,跟著猛沉屁股,扑哧一聲,雞巴完全捅進婷婷的穴里,把個婷婷捅的向前一聳,趴在床上,而吳亮也趴在婷婷的身上不動了。
婷婷只覺吳亮的陰莖在自己的穴里一挺一挺,一股股熱流向自己穴中深處射去,好不快活。
半天,吳亮才氣喘著從婷婷的穴里拔出陰莖。三人又歇了半天,才起身下床穿衣。
吳亮道:「操了半天的穴,我都餓了,咱們做點飯吃吧。」
陸華笑道:「你吃了半天我母女倆的穴,還餓嗎?」
吳亮笑道:「我吃你們的穴,也沒吃進肚里,不頂餓。」
婷婷笑著掀起自己的裙子,里面也沒穿褲襪,挺著自己的小嫩穴道:「二叔就把我的小嫩穴吃了吧。」
吳亮笑道:「看婷婷這個小騷貨,還浪得很呢。」
陸華摟著婷婷道:「我娘倆不騷,你能操上我娘倆,美死你。」
三人說笑著進了廚房,動手做飯。飯菜好了以後,三人便在客廳里吃起來。正吃著,忽聽有人敲門,陸華開門一看,是吳剛來了。
吳剛一看吳亮和陸華竟與女兒一起吃飯,不禁奇怪。
只見陸華對婷婷道:「婷婷,這是你大叔,叫吳剛。」
婷婷甜甜地叫了一聲:「大叔。」
吳剛更是奇怪,卻聽陸華笑道:「大弟,剛才你沒來的時候,你這侄女已經和二弟操過穴了,從現在開始,我們四人就是一家人了。」
吳剛還不太相信,眼見婷婷十分漂亮天真,如能與她操穴,那倒是十分高興,卻見吳亮道:「婷婷,你過來。」
婷婷依言走了過去,吳亮道:大哥你看。說著將婷婷的裙子掀了上去,露出婷婷那沒有几根陰毛的小嫩穴,用手在婷婷的陰戶上摸了起來。
婷婷也叉開了兩腿,摟著吳亮的脖子,邊讓吳亮摸著,邊笑著問吳剛:「大叔,你看侄女的小嫩穴還好看嗎?」
吳剛一看,自是欣喜異常,走了過去,伸手在婷婷的穴上摸了几下,笑道:「好侄女,你的小嫩穴沒讓你二叔操腫嗎?」
陸華笑道:「婷婷的穴沒被操腫,倒是差點把二弟累死。大弟你沒看見,剛才二弟抱著婷婷的小屁股那個狂操,沒把腰晃折了就不錯,我這老穴二弟都看不上眼了。」
吳亮笑道:「大姐就是損我,大哥你知道,我要不把大姐操的舒舒服服的,她能放過我嗎?你還別說,剛才我操婷婷的時候,大姐穴里那個騷水流的,把個大姐可浪壞了。」
几人聊著淫話,吳剛欲火就上來了,笑道:「既然二弟捷足先登了,我也沒有辦法,我也得操操婷婷的小嫩穴,也好過過癮。婷婷,讓大叔操操怎麼樣?」
婷婷讓吳剛和吳亮的兩支大手摸的陰道里騷水又流了出來,覺得穴里痒痒的,便道:「大叔既然想操侄女的穴,那還等什麼?」
吳亮笑道:「看婷婷騷成什麼樣,有人要操穴,急忙就答應。」
婷婷笑道:「二叔就是得便宜賣乖,剛才操侄女的時候,急的跟什麼似的,怎麼剛操完侄女的穴,就翻臉了。」
四人都笑了起來。
陸華道:「婷婷,既然大叔要操你的穴,你就撅起屁股讓他操,媽給你照著點。」
吳剛也等不及了,就讓婷婷兩手支著桌子,彎下腰,撅起屁股,吳剛把婷婷的裙子掀了上去,由於婷婷里面什麼也沒穿,一個滾圓雪白的小屁股就露了出來,吳剛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去,挺著粗大的雞巴笑道:「看我怎麼操婷婷。」
陸華笑著走過來道:「來,我幫幫忙。」
說著,用手將婷婷的屁股分開,吳剛一手扶著自己的雞巴,一手將婷婷的兩片陰唇分開,道:「婷婷,大叔要操了。」
婷婷哼道:「大叔,你操吧,侄女的穴里痒的很。」
陸華笑道:「看這孩子,騷水都流出來了,來,媽把你大叔的雞巴給你捅進去。」說著,扶著吳剛的陰莖,對准婷婷的陰道口,吳剛一挺腰,噗哧一聲,就將粗大的陰莖齊根插進婷婷的陰道里去了。
婷婷微哼一聲,吳剛道:「婷婷,怎麼樣?舒服嗎?」
婷婷哼嘰道:「哎呦,舒服,大叔的雞巴真粗呀,捅的侄女的穴里痒痒的,漲漲的,得勁極了。」
吳剛一邊抽送一邊笑道:「婷婷這小嫩穴就是跟你媽的穴不一樣:緊。」
陸華笑道:「你這個死鬼,操了老娘的穴,反倒怪起老娘來了。」
說著一推吳剛,吳剛往前一使勁,捅的婷婷往前一聳,嘴里哎呦一聲,吳剛笑道:「看,大姐,把婷婷操疼了吧。」
陸華笑道:「操疼就操疼,那也是我自己的女兒。」
那邊吳亮看著吳剛操婷婷的穴,陰莖又硬了起來,也脫了褲子,挺著雞巴,讓婷婷兩手抱著自己的腰,將陰莖插進婷婷的嘴里,讓婷婷吸吮自己的雞巴。
陸華則蹲下身子,兩手握住婷婷的兩個小乳房,揉搓起來。
三人一起將婷婷弄得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後面吳剛把陰莖捅的像搗蒜一樣,在婷婷的穴里飛快地抽插著,操的婷婷不時把吳亮的陰莖從嘴里吐出來,哼嘰几聲,再把吳亮的陰莖含進嘴里吸吮。
吳亮的陰莖被婷婷的小嘴吸吮的又粗又硬,見陸華正一手摸著婷婷的小嫩穴,一手揉搓著婷婷的小乳房,便將陰莖從婷婷的嘴里抽出來,笑道:「大姐在這過乾癮哪,來,把屁股撅起來,讓小弟操操穴。」
說著拉起陸華,讓陸華也用手支著桌子,哈下腰,撅起屁股,吳亮便將粗大的陰莖捅進陸華的陰道里操了起來。
吳亮剛將陰莖捅進陸華的陰道,陸華就哼嘰起來,扭頭見吳剛將婷婷操的一聳一聳的直哼嘰,便對婷婷道:「婷婷,以後媽和你天天就讓你大叔、二叔操穴,你干嗎?」
婷婷邊呻吟邊道:「那感情好,大叔、二叔的雞巴都這麼粗,操的婷婷舒服極了,婷婷愿意天天讓他們把婷婷的小嫩穴操腫。」
吳剛一邊使勁地操婷婷的穴一邊笑道:「婷婷真是天生的尤物。」
婷婷哼嘰道:「哎呦,大叔你輕點操,侄女的穴要腫了。」
陸華笑道:「婷婷,沒事兒,你媽天天讓他們這麼操,穴都沒腫,你別怕。」
四人正說笑間,吳剛突然道:「哎呦,婷婷,你的小嫩穴夾的大叔的雞巴太緊了,大叔太舒服了,大叔要射精了。」
說著,猛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抱著婷婷的小細腰將屁股向前猛聳,只見吳剛的陰莖在婷婷的小嫩穴中飛快地捅進抽出,把婷婷捅的前仰後合,嗷嗷直叫。
吳剛邊操邊道:「哎呦,來了,射精了。」說著,猛地操了几下婷婷的穴,便趴在婷婷的背上,用兩手握住婷婷的兩個乳房不動了。
婷婷只覺吳剛的陰莖一挺一挺地,一股一股的精液射進自己的穴里,婷婷覺得舒服極了。
那邊吳亮正慢慢地操著陸華的穴,見吳剛射精了,道:「大哥,怎麼樣?婷婷的穴還行吧。」
吳剛道:「婷婷的小嫩穴簡直舒服極了。」
陸華一聽笑道:「怎麼?操了大姐的穴,就覺得大姐的穴不如女兒的緊了?」
吳剛笑道:「大姐的騷穴和婷婷的小嫩穴都不錯。」邊說邊又將陰莖在婷婷的穴里捅了几下,才抽了出來。
只見吳剛的陰莖上濕漉漉的盡是婷婷的陰精和自己的精液,便道:「婷婷,給大叔把雞巴舔乾淨了。」
婷婷笑道:「遵命,大叔。」說著,哈下腰,抱著吳剛的屁股,將嘴湊上去,含住吳剛的雞巴,吮了起來。
那邊,吳亮正操著陸華的穴,見婷婷哈下腰去舔吳剛的雞巴,撅起滾圓雪白的小屁股,只見婷婷的兩腿間濕漉漉的盡是淫液,并且從陰道口正往外流著吳剛的精液,便笑道:「來,大姐,你看婷婷的穴里正流著精液,你給舔舔吧。」
陸華笑道:「大姐的穴正讓你的大雞巴操著,你還不知足,還讓大姐的嘴也閑不著。不過也沒轍,誰讓婷婷是自己的女兒呢。過來,婷婷,讓媽把你的穴舔乾淨吧!」
婷婷依言把屁股湊過來,嘴里卻仍含住吳剛的陰莖不放,用力地吮了兩下,才吐出吳剛的陰莖,哼道:「媽,女兒的穴里盡是大叔的精液,你吃女兒的穴,女兒可不好意思。」
陸華笑道:「什麼好意思不好意思的,咱娘倆現在一起都叫你大叔、二叔操了,媽吃吃你的穴,舔舔你大叔的精液,有什麼不好意思的,瞧你大叔、二叔那樣,一會還得讓你舔舔媽的穴呢。」
說著,抱著婷婷兩條雪白的大腿,把嘴湊過去,伸出舌頭,舔起婷婷的穴來。
由於剛才吳剛在婷婷的穴里射了很多的精液,所以婷婷的陰道口盡是流出來的吳剛的精液,陸華將嘴湊上去,伸出舌頭,探到婷婷的陰道口,在自己女兒的穴口舔了起來,將女兒婷婷陰道里流出來的淫湯浪液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
只見吳剛在前面站著,婷婷抱著吳剛的腰,正用嘴吸吮著吳剛的陰莖,陸華則在女兒婷婷的身後,抱著女兒婷婷的腰,把嘴埋在女兒婷婷的兩腿間,舔著女兒婷婷的穴,吳亮卻不緊不慢的在後面一聳一聳地操著陸華的穴。
一會,陸華仰起頭,笑道:「我已經把婷婷的穴舔乾淨了。」
婷婷也吐出吳剛的陰莖道:「媽,我也把大叔的雞巴吃乾淨了。」
吳剛笑道:「好,你娘倆已經完成任務,婷婷你先歇一會,你媽還沒叫你二叔操完,咱倆先歇會,看二叔操你媽。」
說著,吳剛和婷婷赤身裸體地坐在凳子上,看著吳亮使勁地操著陸華的穴。
這麼好的帖
不回對不起自己阿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