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銷魂 5

五。癡戀迷情

第二天中午我放學回到家裡,媽媽正在廚房做飯。

「媽媽,我回來了!下午老師開會,不上學了。」我老遠就向媽媽報告。

媽媽扭頭親切地看著我,眼睛是那麼明亮,充滿喜悅,又帶著幾分羞澀,溫柔地微笑道:「小乖,你先休息一會兒,飯馬上就好了。」接著對我拋了一個媚眼,扭過頭又繼續炒菜。

「媽媽,做什麼好吃的呀?」我向她走去,邊走邊問。
「炒了六道菜,都是你喜歡吃的。」她扭頭瞥了我一眼。

「今天是什麼日子呀,做這麼多好吃的?」

媽媽的臉一紅,低頭小聲說:「你很辛苦,媽媽要好好為你補補身體」

我從背後抱著她,兩手正好捂在雙乳上,在粉頸上吻了一下,說道:「媽媽,今天一上午我都在想念你!」

「我有什麼好想念的?」媽媽顯然很激動,聲音有些顫抖。

「想著媽媽的美貌,想著媽媽在床上千嬌百媚、宛轉嬌啼的艷姿,還想著媽媽那溫暖、柔軟、濕潤的陰道在高潮時的跳動……媽媽,我真想停止上課,立即回到媽媽的身邊來!」

「哎呀!不要講了嘛!羞死人了!」媽媽連脖子都變得通紅,兩手捂在臉上。

「媽媽,快吻我一下嘛!」

「小冤家,沒看到我正在做飯嗎?」聲音嬌嗔、顫抖、溫柔。

「不!先吻我一下!」我執意堅持,並伸手關掉了爐灶的開關。媽媽無奈地轉過身來,鍾情地看著我的眼睛,將臉貼在我的胸前,伸出兩條嫩藕般的玉臂,環著我的腰,柔媚地小聲說道:「你這個小色鬼!昨天晚上,一絲不掛地被你抱在懷裡吻了一夜、摸了一夜、幹了一夜,早上起來又纏著人家干了兩次。還沒有夠嗎!」

「我的小公主!在你這個嬌艷多情、儀態萬千的絕色美人面前,我怎麼會夠呢?小情人,我是永遠不會夠的!」

「可現在是白天呀,怎麼可以……」媽媽仰臉羞澀地看著我說。

「沒關係的,上帝並沒有規定男女之間非到晚上才可以親熱呀!小情人,我的心肝寶貝,我等不及了!」

說著,我低頭吻著了媽媽的櫻唇。

媽媽伸出鮮嫩的小舌,舔著我的嘴唇。

久久的親吻,使媽媽呻吟不止,渾身顫抖,呼吸急促,兩手從後面撐在桌子上,呼吸時高高挺起的胸部隨著起伏。

我的嘴唇從她的櫻唇移到粉頸,再到酥胸。睡衣上面的開口很大,雪白的酥胸和深深的乳溝都暴露著。我的唇在頸胸間游移,吻得媽媽的嬌軀陣陣顫抖。她的腰托在我的手上,上半身慢慢向後仰去,幾乎成了九十度。我用牙齒咬住她腰上的絲帶用力一拉,睡衣敝開了。

「哇!原來媽媽只穿著睡衣,連三點式都沒有穿,內裡是真空的呀!」我驚呼。這樣子舒服嘛!」她嗲聲道。

「是不是等著和我造愛呀?」我戲問。

「才不是呢!我一向不喜歡穿衣服,晚上總是裸睡的。沒有生你之前,白天也不喜歡穿衣服,你爸爸很喜歡我一絲不掛地在家中到處走動。」她辯解道。

「可我記得媽媽穿衣服一向很保守的嘛!」

「自從生了你,我才逐漸習慣了白天穿衣服,怕你看見。」媽媽小聲說。

「今天為什麼又不穿衣服了呀?」

「你壞!明知故問!我們已經……已經……哎呀,不說了!總之不怕你看了嘛!」

「啊!小心肝!真能善解人意啊!」我稱讚道。

「嗯??」她嬌滴滴地叫了一聲。

「我也喜歡你一絲不掛地在家中到處走動。那以後連睡衣也不要穿,好嗎?」

「好的!哎呀,你快一點吻我嘛,我身上好難受!」

我的嘴在那兩團雪白的肉丘上游移,吸吮、咬嚙著。

媽媽開始扭動腰枝、嬌首左右舞動,呻吟聲越來越大,秀目鍾情地看著我,充滿了嬌艷、嫵媚和飢渴。

「親愛的……抱緊我……我……站不住了……」斷斷續續的呢喃聲。

我幫她除去睡衣,媽媽立即變成了一絲不掛的維納斯,在白日的陽光下,那肌膚更顯得潔白、細膩、鮮嫩。

在我除去自己的衣服時,她的兩腿一軟,竟跪在了地上,兩手支撐在地上。我靈機一動,兩手握住蠻腰向上提,使她的兩腿直立,這樣媽媽成了狗爬的姿勢。

我看到媽媽的陰道口流出了大量的愛液,便兩手握住豐腴的屁股,從後面將肉棒刺入陰道。

「哎呀……啊……」豐滿的屁股開始痙攣,肉棒深入的壓迫感直衝喉頭,使得她嬌首後仰,合不上嘴,半張著。

「連根都吞進去了……」我興奮地叫道。

我開始慢慢抽插。
「噢……」巨大的肉棒在窄小的肉洞裡進出時,產生強烈的壓迫感。可是,這時候湧出的陶醉感,使媽媽進入了忘我狀態。

我感覺出肉洞益發濕潤,猛力的抽插使下垂的雪白乳房隨之擺動。

我再度抽插,媽媽的身體裡和剛才不同了,肉洞裡的嫩肉開始纏繞肉棒。

「啊……要來了……」媽媽感到下腹部有強烈快感,愈來愈膨脹。她也瘋狂了。

我的呼吸急促,抽插的速度加快。

媽媽在這時候達到第一次高潮,無力的倒在地上,身子仍然在扭動。

我抱起媽媽赤裸的身體,來到大廳,放在沙發上。

赤裸裸的嬌軀在沙發上碾轉反側。

我在她的全身上下撫摸、吮吸著,用舌頭挑逗大小陰唇特別是那可愛的陰蒂。弄得媽媽邊扭動腰枝邊嘶叫連連:「啊……好空虛……我要……給我……使勁插我的小穴……」

這正是媽媽的可愛之處:十分敏感!只要稍加挑逗,便熱情洋溢、春色朦朧、嬌媚多姿,欲焰驟起就一發不可抑制。

我見時機成熟,便迅速將她的一條腿抬起放到沙發的後背上。我看到從小肉穴裡湧出的股股愛液,便興奮地把我的金槍一貫到底。

「噢!」媽媽嬌呼一聲。

我連續插了五百多下,終於在如醉如癡的媽媽體內排洩了。

待媽媽高潮的震顫平息後,我抱起她,讓她坐在我的腿上,在那滑不留手的肌膚上撫摸著,輕聲問:「媽媽,你舒服嗎?」

她羞澀地微笑著,輕輕點了點頭,把臉貼在我的胸前,少氣無力地說:「你把媽媽操得死去活來、欲仙欲死,當然舒服了……真是的,大白天的幹這事,真不好意思!……過去連你爸爸也沒有白天與我做過愛……不過,我覺得白天做愛比晚上還要刺激,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受……我全身的骨頭都被你弄酥了……我可沒有力氣再去為你做飯了。」我說:「小親親,你好好休息吧,我去為你做飯!」

「噢!真不好意思呀!寶貝,其實,你比我還要累呢!」媽媽慈祥地說。

「媽媽,我不累!你看!」我驕傲地把我那根又軒然昂立的肉棒舉到媽媽眼前:「我還很有勁呢!」



「哇呀!真的!到底是年輕人哪!」媽媽驚呼,並伸手在我的肉棒上握了幾下。

當我做好飯來請媽媽吃飯時,看見她赤條條地仰臥在沙發上,發出勻稱的呼吸聲,高聳的雙乳、平坦的小腹隨著呼吸微微地上下起伏。她睡得那麼香甜。媽媽昨晚與我纏綿一夜,直到凌晨五點才睡,上午又去買菜、做飯,剛才又經歷了她有生以來第一次的白日狂歡,確實太累。

我想起剛才交歡時媽媽那欲仙欲死、楚楚可憐的樣子,實在不忍心叫醒她。於是,我把她抱上樓,邊走邊在酥胸上親吻。我把她放在我的臥室床上。

看見她的陰部和大腿跟上全是污漬,我知道那是媽媽的愛液和我的精液的混合物。於是,我拿毛巾蘸熱水為她清洗了一遍。媽媽竟沒有醒,可見確實很累了。最後,我在她平坦的腹部蓋了一條床單,自己到廚房吃飯,飯後回到臥室,坐在床邊的寫字檯上完成作業媽媽直睡到下午四點鐘才醒。

我走到床邊,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柔聲說:「媽媽,你醒了。起來吃飯吧!」

媽媽雙手用力支撐著身體坐起來,嬌滴滴地輕呼:「哎呀,都是你,弄得人家到現在身上還是軟軟的!怎麼去吃飯呀!」

「小心肝,你不要動,我把飯放在保溫箱了,我這就去拿來。」說著,下樓端來了飯菜。

我連抱帶扶地把赤條條的媽媽送到桌邊坐下來。誰知我剛鬆開托在她腰裡的手,她身子一歪,差一點倒下。我急忙雙手扶著,攬在懷裡。

「噢!我身子軟綿綿的,連坐的力氣都沒有了呀!」她無力地嬌呼著。

我於是抱起媽媽赤裸的身體,讓她橫坐在我的腿上,身子依在我的懷裡,我用飯勺一口一口地餵她吃。

「小公主!好吃嗎?」我調皮地問。

「嗯!小王子做的飯好好吃啊!快點喂呀!我都快餓死了!」媽媽嬌滴滴地說,吃得那麼香甜,一連吃了三碗飯。

我勸她再吃一些。

「噢!實在吃不下了。不信你摸摸人家的肚子嘛!都快撐圓了呀!」媽媽嬌呼。

我用手在她平坦而微鼓的腹部輕輕撫摸,是那麼細嫩,滑不留手。我笑道:「哇,這小肚子是不小了呀!一定是懷上我的BB了!」

「你壞嘛!我才不為你懷小BB呢!」她半認真半撒嬌地嚷著,一隻小手在我胸前輕擂,身子在我的懷裡扭動著。

直到我吻住紅潤的櫻唇,才使她安靜下來。

當熱吻停止後,媽媽打了個哈欠,說:「噢,悃死了,我還想睡!」
我抱她到床上,說:「小公主,好好睡一覺吧!養精蓄銳,準備晚上再戰喲!」

「嗯??」媽媽嬌滴滴、脆生生、嗲兮兮地嗯了一聲。兩隻小手在我的胸膛上輕擂著,嚷道:「嗯……不來了!誰和你作戰呀!小情人快被你操死了!」

我說:「媽媽,你睡吧,我先去幹事。」

「不嘛,你也脫光衣服抱著我睡!等我睡著以後你再走!」她拉著我的手不放。

我於是照做。待她發出均勻的呼吸聲時,悄悄地離開了她,去繼續完成作業。

媽媽直睡到七點鐘才醒。上天氣仍然悶熱,我與媽媽光著身子在家中的游泳池裡游了半個小時,沖涼後,雙雙又手牽手到房頂散步,每人肩頭只披了一條浴巾。

這個房頂實際上是一個空中花園,涼亭曲欄、花叢石徑,雕塑噴泉,裝飾得非常漂亮。夜色十分美麗,萬里無雲,月色明亮,繁星密佈,涼風習習。

面對如此美妙的景色,我倆都十分陶醉,情不自禁地偎依在一起,輕輕地親吻著。兩條浴巾飄落在地上。

我讓媽媽背靠在欄桿處,用力抬起她的左腿。

「啊……」媽媽促不及防,站立不穩,雙手在背後抓緊欄桿。

「來了……」我用肉棒瞄準媽媽的陰戶,猛烈插入。

「啊……不要……不要在陽台上……」媽媽嘴裡喊,並拚命搖頭。但隨著我用力的抽插,她這時下體有敏感的反應,覺得是那麼暢美。

「唔……啊……」媽媽冒出甜美的哼聲,雙乳隨著我的動作擺動。她癡迷中情不自禁地抱著我的脖子。

我連續猛力抽插了幾百下,媽媽的呻吟聲變成了情不自禁的嘶叫聲,她乞求般地喊叫著:「快!求求你……大力些……快點……」

「嘿嘿嘿!」我用全力衝刺。媽媽仰起頭,只能用腳尖站立。

「噢呀!」連續的衝擊,使媽媽剎那間達到頂峰,她大叫一聲,渾身開始痙孿。

但我還在不顧一切地繼續抽插。

「哎呀……又來了呀……」受到猛烈的衝擊,媽媽的高潮一浪接一浪到來,連續幾次達到絕頂高潮,最後陷入半昏迷狀態,但身子仍然配合我的動作前後擺動著。

我雙手抓住媽媽的雙臀,就這樣把她的身體抬起來。

她感到自己像飄在空中,抱緊了我的脖子,兩腿環在我的腰上……

我挺起肚子,在陽台上漫步。走兩、三步就停下來,上下跳動似的做抽插運動,然後又開始漫步。

這時候,巨大的肉棒更加深入,幾乎要進入子宮口裡。無比強烈的壓迫感,使媽媽半張開嘴,仰起頭露出雪白的脖子,因為高潮的波浪連續不斷,呼吸感到很困難。

「小美人,舒服嗎?」我邊抽送邊問。

「舒服……」她迷濛中用甜蜜的語調回答。

「小心肝,還想要嗎?」

「要!我還要……再快些……」她兩腿纏繞在我的身上,臉上露出的淫蕩高潮表情。

我抱著媽媽大概走十分鐘後,便往樓下走去。每下一步台階,停一下,她的身子由於慣性的作用就往下一沉,我的陰莖便既深又重地地撞擊在她的子宮上,隨之她就會情不自禁地發出一聲尖叫。

回到臥室,把她放在床上仰臥,我開始做最後衝刺。我抓住她的雙腳,拉開一百八十度,肉棒連續抽插。

癡呆的媽媽,好像還有力量回應我的攻擊,挺高胸部,扭動雪白的屁股。

「哦……小心肝……你還在夾緊!」我陶醉地閉上眼睛,連續發動猛烈攻勢。

「唔……啊……我完了……」媽媽發出不知是哭泣還是喘氣的聲音,配合我肉棒的抽插,旋轉優美的屁股。

「啊……哦……」肉洞裡的黏膜,包圍著肉棒,用力向裡吸引。

我發出大吼聲,開始猛烈噴射。

媽媽的子宮口感受到有精液噴射時,立刻達到高潮的頂點。無數次的高潮,使她連呼吸的力量都沒了。

我拔出萎縮的肉棒。媽媽的眉頭連動也無力動一下,雪白的肉體癱瘓在床上。

……

這天晚上,我們用各種不同的姿勢交歡到深夜三點鐘,媽媽一共來了十六次高潮。

1#
reeve1004

回覆
reeve1004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