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被輪姦

那天晚上正巧家中電視故障,老婆提議到隔壁昆博家看第四台,我想既是鄰居,雖然昆博是本村的大流氓,該不會對我們怎樣吧!到他家門口我說:「昆博,我們家電視壞了,想來你們家看,好嗎?」昆博穿著一件短褲上身坦露胸膛還刺著青,黝黑的皮膚,健壯的體格令我老婆也看得下體濕潤,粉頰暈紅。

昆博卻也兩眼盯著我老婆的身材直看,惠蓉穿著一件低胸上衣和短裙,裡面是粉紅色胸罩和內褲。昆博於是安排我坐旁邊,惠蓉坐中間,他緊貼我老婆旁邊坐著。昆博說:「渴不渴?我拿飲料給你們喝」我喝了後全身無力但意識尚清楚,我老婆卻全身發熱,原來他在我飲料中下了迷藥、在她的飲料中下了春藥。

昆博見藥效發作便說:「來!惠蓉,我們來看點精彩的」說著他已拿出色情影帶播放。螢幕上正有一對男女在交合,不時傳來叫淫聲令惠蓉想看又不敢看。此時昆博也大膽地摟住惠蓉的腰並說:「惠蓉,你丈夫多久干你一次?」「討厭,你不要說的那麼粗,我老公平時工作太累,一個月才和人家作一次」「我的這根本來就很粗,不信你摸摸看」他拉著老婆的手去摸,惠蓉摸了一下馬上縮回來。「討厭!我老公還在這裡,你別這樣。」

「你老公已被我下了迷藥二小時內不會起來破壞我們的好事。」老婆聽了,似乎有了偷情的快感不再抗拒昆博,也害羞地輕靠在他健壯的胸膛。他的手慢慢撩起惠蓉的上衣露出粉紅色胸罩。「哇!你的奶還真大,奶罩都快被撐破了,讓哥哥好好摸個爽。」「人家的乳房本來不大,為了來找你還特意去隆乳呢。」想不到老婆為了心愛的姦夫,竟說出這種話,令昆博更加淫興大發。「好個淫蕩欠干的婊子,老子今晚一定把你奸的爽死。」

此時他已用力扯掉惠蓉的胸罩,開始用手大力搓揉。(二)昆博已開始愛撫惠蓉的乳房,一會兒大力捧起,一會兒輕扣乳頭,令她閉目享受不已。「啊……昆博哥,你摸乳的技術真是厲害,人家的乳房快被你擠爆了,啊……人家的乳汁快給你擠出來了。」昆博此時也抬起惠蓉的頭。「寶貝,讓我親一下吧。」這對姦夫淫婦正火熱的四唇交接,他的毛手不時摸她左乳,再搓她右乳,令老婆連下體也扭來扭去,似乎淫癢難忍。「寶貝,你的下面好像很癢,讓哥哥來幫你止癢吧!」昆博已伸手進入老婆的短裙內,摸到她濕潤的三角褲。「惠蓉,你下面的淫水在流了,整件三角褲都濕答答的,你的騷穴是不是欠干,才會流出這麼多淫水?」「討厭!人家的小穴就是欠你這大色狼的淫棍插,才會淫水直流不停。」此時昆博索性把老婆的窄裙脫下,使她全身光溜溜的,只剩一件三角褲,那支毛手已伸入了她的褲內,開始輕重有序的搓揉她的陰部。

「你的陰毛還可真長,聽說毛長的婦女較會偷漢子,是不是啊?」「死相,你別笑人家嘛!」「哈……,別害羞,哥哥今天會把你這欠干的嫩穴干的爽歪歪,讓你享受討客兄的快感,包你一吃上癮,以後沒有我的大雞巴來操你就活不下去。」此時昆博已脫下老婆的內褲,她的雙腿害羞地夾緊,他的毛手卻不放過用力在她的陰部搓弄。「惠蓉,這樣摸你的小穴,爽不爽啊?」「啊……,好哥哥,你在摸人家哪裡啊?好癢……好爽……不要……不要……不要停……。」「這是女人家的陰蒂,只要被我摸上手,保證她拜託我用大雞巴狠狠幹爛她的騷穴。」此時惠蓉因陰蒂被昆博搓得淫癢難耐,雙手竟也主動愛撫著昆博褲襠內的陽物。「人家快受不了了,好哥哥,小穴不能沒有你的大雞巴。」「好,先把老子的爛鳥吸硬,再來插爛你這欠干的水雞。」惠蓉已跪在昆博前面,脫下他的內褲,露出一根十多公分長又黑又粗的大雞巴,令老婆害羞臉紅。「怎麼樣?這支比起你老公的誰較大較長?」「討厭,當然是你的老二較壞!」老婆已含著昆博那支青筋暴露,又長又粗的大陽具吸允起來,還不時發出嘖嘖的聲音。「賤女人,順便把我的睪丸舔一舔,哎呦,真爽。」

惠蓉也遵命地把他兩個大睪丸含入口中舔弄,令昆博的雞巴愈來愈脹大,看得半清醒又佯裝昏迷的我也不禁下體膨脹起來。此時昆博也忍不住老婆吹喇叭的技術。「唉,你吸爛鳥的技巧真好,快把它吸硬,等一下才能幹得你更深更爽。」「唉……你摸得人家的小穴好癢,快受不了了……快……快……」「快什麼,你要說出來啊!」「討厭,人家不好意思說……」「你不說,老子就不干你!」「好嘛,快用你的大雞巴干進妹妹的小穴,人家要嘛……討厭!」昆博才說:「既然你的淫穴欠干,我就好好把你操個爽快。」想不到老婆在春藥發作下竟哀求昆博這個大淫魔奸她,令我下體再次充血。昆博在老婆哀求下,已把她從沙發抱起,想在客廳幹她,老婆才說:「到房間去嘛,這裡有我老公在,人家會害羞。」「放心吧,小蕩婦,他昏迷不醒至少二小時,夠我們幹得天昏地暗的。」(三)當昆博把惠蓉吊足胃口,已準備如她所願奸她,想不到他竟將我老婆放在我旁邊的沙發上,老婆似做錯事地偷瞄我是否醒來。昆博:「小美人,我的大雞巴要來干你了,喜不喜歡?」說著便握住那支經入珠的大雞巴,頂在老婆的陰阜上搓弄,令她想吃又吃不到。

「啊!你別再誘惑人家了,快把大雞巴插進來,啊……人家裡面好癢,快干爛妹妹的小穴。」「你的騷穴是不是欠干,快說,蕩婦!」「對,人家的小穴欠你幹,欠你插,人家小穴不能沒有你的大雞巴。」「好,干死你!」說著昆博屁股一沉,大雞巴滋一聲干入我老婆那淫水四溢的肉洞內,只見昆博一邊干我老婆,一邊還罵粗話。「這樣干你爽不爽?欠干的妹妹,干死你!」還要求惠蓉被他乾爽時大聲叫春,以助淫興。「如果你的水雞被我的大爛鳥乾爽時,就大聲叫床,讓你老公聽到你被我這大色狼奸的有多爽,哈……」「討厭,你的壞東西又長又粗,每下都干到人家最裡面,啊……大龜頭有有角,撞得人家子宮口,好重,好深,你的雞巴還有顆粒凸起,刮得人家陰道壁好麻好癢……好爽……」「小騷貨,這叫入珠,這樣凸起的珠子才能刮得你穴心發麻,陰道收縮,淫水流不完啊,怎樣,大龜頭幹得你深不深?」「啊……好深……好重……這下干到人家子宮口了,啊……這下干到人家心口上了。」昆博就一邊干我老婆那久未滋潤的嫩穴,一邊欣賞她胸前兩個大乳房一跳一跳的,忍不住用手捧請搓揉。「好妹妹你的奶還真大,被我幹得前後搖擺。」

「人家的三圍是38,24,36啦!」「你的穴夾得真緊,還是沒生過小孩的女人陰道較緊,干死你!」「人家的小穴平時欠男人干,又沒生育過,當然較緊,倒是好哥哥你的大雞巴比人家老公的還粗還長,讓人家好不適應。」「放心,以後若是你的水雞空虛欠干,就來讓我的大雞巴操它幾百遍,就會慢慢適應,哈……」「討厭,你取笑人家和你偷情。」經過一番打情罵俏,想不到平時端莊的老婆,竟喜歡聽昆博說的這些髒話和三字經,真令我聽的氣炸,但下體又再次充血。此時昆博要求換個姿勢,變成他坐在我旁邊,但騎在他上面的是我淫蕩的妻子,惠蓉已跨坐在昆博膝上,手握著他粗壯的大陰莖,上面還沾滿她發情的淫水。「對,用力坐下來,保證你爽死。」「啊……好粗……好脹……好舒服……!」由於老婆面對著昆博,任由昆博雙手抱住她的豐臀來吞吐大雞巴,令她忍不住偷看一下自己的嫩穴,正被一支粗黑的大爛鳥一進一出的抽插,尤其昆博全身又黑又壯和我老婆雪白的膚色,形成強烈的對比。再加上兩人交合的叫床聲,搭配著性器緊密結合的啪啪聲,還有淫水被大雞巴操出的滋滋聲,再加上兩人激烈交合的沙發咿哇聲,真可拍成一部超淫大a片。



(四)昆博一邊用手抱住惠蓉的臀部,嘴巴也大口吸吮老婆豐滿堅挺的左乳,另一手則用力搓弄她的右乳。「好哥哥,你真是人家的小冤家,下面的肉穴被大雞巴抽插,連兩個乳房都被你吸的好爽……啊……。」「這樣抱著相干的姿勢,爽不爽?」「這種姿勢,我老公都沒用過,他只會男上女下,這雖然有些難為情,但令人又羞又爽。」「這是偷情婦女最喜歡的招式,連你也不例外,待會還有更爽的。」說著昆博就把惠蓉雙腿抱起,並叫她摟住他的脖子,就這樣昆博已抱著我老婆在客廳邊走邊干。「小美人,這招式你老公不會吧!這樣干你爽不爽?」「討厭,這樣人家被你抱著邊走邊干,淫水也流得一地,好難為情,不過比剛才更爽……啊……」由於昆博身材高大健壯,我老婆嬌軀玲瓏輕盈,要抱著如此白晰性感的淫娃進行各種奇招怪式的交合,對年輕力大的流氓昆博來說,自是輕而易『舉』。當他抱著惠蓉走到窗戶旁時,正好有兩隻土狗在辦事。「小寶貝,你看外面兩隻狗在作什麼?」老婆害羞地說:「它們在交配。」

「就像我們在相干啦。哈……」昆博露出姦淫的笑聲,老婆害羞地頭靠在昆博刺青的胸膛上。「小美人,我們也像它們這樣交配,好不好?」此時昆博已把惠蓉放下。「像母狗一樣趴下,屁股翹高,欠干的母狗!」容老婆也乖乖的像外面那只思春的母狗一樣趴著,臀部高抬地等待昆博這隻大公狗來干她:「昆博哥,快把人家這只發情的母狗干的水雞流湯吧!」昆博也色急的挺起那隻大爛鳥『滋』一聲插入惠蓉緊密的肉穴內,模仿外面那兩隻交配的土狗,肆意姦淫我漂亮的老婆。「賤貨,這樣干你爽不爽?」昆博一邊抽乾老婆的嫩穴,一邊也用力拍打她圓潤的美臀:「你的屁股還真大,快扭動屁股,賤女人!」惠蓉被昆博像狗一樣趴著抽插淫穴,連胸前兩個大乳房也前後搖擺,令昆博忍不住一手一個抓住玩弄。「啊……好哥哥……親丈夫……你的龜頭干的人家好深……好麻……好爽啊……你的手真討厭,快把人家的奶子捏破了!啊……」「聽說屁股大的女人較會生育,你怎麼還沒生小孩?」「因為我老公精蟲太少,平時又讓人家獨守空閨,所以……」老婆哀怨的說。「放心,我的精蟲最多,可以把你奸的懷孕,保證你被我幹得大肚子的,哈……」這個流氓搞我老婆雖然惡劣,但也讓老婆享受被通姦的快感,想不到他竟想把我老婆奸出雜種,真令我氣奮,但下體卻罪惡的勃起。

把老婆像狗一樣姦淫後,昆博已氣喘如牛躺在地毯上,那支沾滿老婆淫水的大雞巴依然挺立。「你看我的大龜頭上都是你的淫水,快幫我舔乾淨,騷貨!」惠蓉也乖乖地握住他的大陽具吸弄起來,一邊舔弄龜頭,一邊哀怨渴地看著昆博。在惠蓉的吸吮下,昆博的爛鳥再展『雄』風。「小美人,快坐上來,哥哥會把我幹得爽歪歪,讓你享受偷漢子的快感。」「你真壞,又笑人家……。」此時惠蓉已跨在昆博的下體,握住那根心目中的英雄大雞巴,用力向下坐:「啊……好粗……好脹……」「快扭動屁股,這招騎馬打仗,爽不爽?」隨著惠蓉一上一下套弄大雞巴,只見她緊密的嫩穴被昆博的大雞巴塞得滿滿的,淫水也隨著大雞巴抽插而慢慢滲出,還滴在昆博兩個大睪丸上。

此時昆博的手也不閒著,看著老婆胸前兩個大奶子上下搖晃,便一手一個抓住玩弄,有時當老婆往下套入雞巴,昆博也用力抬高下體幹她,兩人一上一下,幹得老婆水雞發麻,淫液四濺。「啊,這下好深,啊……這下插到人家子宮了!」「這下爽不爽?這下有沒有幹到底?干死你!」(五)當惠蓉騎在昆博身上套弄雞巴時,正巧外面有人進來,原來是我的朋友永豐。昆博說:「你是誰?」永豐:「我是志仁的朋友,叫柳永豐。志仁家沒人,聽到有女人叫床聲,所以來看看,志仁怎麼了?」昆博說:「我給他下迷藥,給她老婆吃春藥,現在正在他面前干他老婆,讓他老婆大肚子,你要不要一起來把他老婆奸出個雜種?」永豐平時垂涎我老婆已久,常向我借老婆性感的胸罩和三角褲自慰,但一直苦無機會上我老婆,怎可錯失大好良『雞』。「既然志仁不能滿足她,我就幫他解決老婆的性苦悶。」「永豐哥,人家和你們的姦情,可不能告訴我老公哦,拜託!」老婆哀求著。永豐:「放心,嫂子,只要你乖乖配合,讓我的爛鳥干的你肉穴夠爽,我就不說。」

「對了,人家的內衣褲最近常被偷,是不是你拿的?」永豐:「不錯,有一次偷看到你洗澡,就很想強姦你,但一直沒機會,只好偷你晾在衣架上的內衣褲打槍。」說完昆博也把老婆的三角褲丟給永豐。「這是她剛被我脫下的三角褲,上面還有她被我操出來的淫水,給你吧!」永豐接下後隨手一聞,下體也漸漸勃起,馬上脫下全身衣物,露出一根十多公分又長又黑的大爛鳥,站在老婆面前要求吹喇叭。「快幫我的老二吸硬,等一下才能插爛你的騷穴,欠干的女人!」永豐命令著。此時惠蓉下口有昆博用力向上頂住淫穴,上口正含著永豐的大雞巴吸吮,兩個豐乳則是一人一個搓揉玩弄,真是全身上下都給這兩個色狼爽透了。「哦……真爽,這麼漂亮的女人給志仁娶到真是浪費,不如拿來給我和大哥好好享用,免得暴忝天物,干!」永豐一邊抱老婆的頭吹喇叭一邊說。「討厭,人家現在不是正給你們兩個大色狼欺負嗎?」「以後,只要你水雞淫癢,空虛欠干,就來找我和昆博幫你老公盡房事義務。」「這叫做『朋友妻,幹起來最爽』,何況你比妓女還騷還浪。」

昆博竟將我溫順的妻子比作人盡可夫的妓女,真是氣人。「昆博你乾爽了沒?我的老二已忍不住要來幹這女人的騷穴了。」想不到平時古意的永豐竟要在我面前奸我老婆了。此時昆博才拔出那根操她百餘下的雞巴,永豐叫老婆面對我趴下。「小美人,我想在你老公面前奸你,好不好?」「討厭!人家會害羞,在老公面前被男人強姦。」昆博便強迫惠蓉趴在我面前,她偷瞄一下裝睡的我便低下頭。永豐也握住那根被老婆吸硬的大陰莖。「嫂子,我要干你了,高不高興啊?被我乾爽時,一邊看你老公,一邊叫春,包你爽歪歪,干死你!」永豐的雞巴『滋』一聲,干進夢寐以求的嫩穴內。「啊……好粗……好長……永豐哥……你幹的好用力……快把人家水雞干破了。啊……」「這根比你老公的還長還粗吧!干死你,欠男人奸的騷貨!」「我來幫你幹這騷貨,干她水雞不夠深,她不爽的。」昆博怕永豐干我老婆不夠深,還在後面推他屁股。永豐已在昆博前後推動下,雙手抓住老婆臀部,『啪啪』地用大雞巴狠狠地抽乾老婆那想收縮又被用力插開的嫩穴,再迅速從肉洞抽出,也抽出老婆被奸爽溢出的淫水。惠蓉還被永豐抓起頭來看我。

「快看,小蕩婦,你正在老公面前和我通姦,爽不爽?」惠蓉則一邊看我,一邊叫春,享受偷情的快感,真令她又羞又爽。「永豐,人家兩個奶子,被你幹得晃來晃去,真是羞死人!」「寶貝,你的奶還真大,哥哥把你奶子抓住,你就不羞了。」永豐也不客氣地一邊干我老婆肉穴,一邊用雙手抓住她乳房搓弄把玩。「昆博,你推得渴不渴?我擠她的奶汁給你吸。」「好啊,我正口渴,以後不用買牛奶,吸她的奶就夠了。」想不到鄰居昆博竟說以後不用買牛奶,想喝就叫老婆解開乳罩讓她吸奶,真是『騎』人太甚!此時永豐已用力擠壓老婆豐滿的乳房,讓躺在地上的昆博大口吸吮老婆的乳汁,吸得兩頰都凹了進去。「真好喝!再來,用力擠她的奶!」惠蓉在兩人輪姦下,只得叫春不已。「啊……永豐……你幹的好重……好深……大龜頭每下都干到人家的穴心……啊……這下干到人家子宮口了……昆博哥……你吸奶的功夫真是一流……人家的乳汁快被你吸光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