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樂融融

  1

當時在農村,堂姐妞妞比我大一歲,是13歲時的事情,那時農村裡房子少,不少小孩子都或多或少的見過大人們幹那事,估計堂姐也看得不少,小小年紀就想試一試透B的快樂。白天我和堂姐,堂妹在一起玩,堂妹叫二妞(農村人懶的起小名,性別一樣的話,就隨著大的叫,二某,三某)睡在草垛上,堂姐突然說:「要不玩個別的吧?」我說「玩什麼呀?」堂姐看了看沒別的人在,就悄悄的說:「你透二妞哇。」當時我的雞巴就立了起來,雖然說年紀小,但也見過,知道透B這事。二妞年紀更小,啥也不懂,只知道跟著瞎玩,睡在草垛上等我透她。我心跳的很快,又想試試,又怕大人過來看見,終於也沒敢上去透。後來妞妞見我不透,也就一起玩開了別的……到了晚上,我在奶奶家睡,堂姐妞妞也過來了,堂妹二妞回家睡了,小孩子睡下也要玩,我跟堂姐妞妞打鬧的正高興,奶奶干了一天農活累了,吵著要我們睡覺。我和妞妞不睡,還在打鬧,奶奶就關了燈,自己睡到了炕頭上不管我們了。我繼續和堂姐打鬧,我伸進她的被子裡咯吱她,突然堂姐不動了,我也一下子反應過來,手就摸摸索索的伸進了她的衣服裡,我知道堂姐在裝睡,她不動,我就繼續摸,摸到了下面,堂姐的下面光溜溜的,一根毛也沒有,我的雞巴一下子硬起來,偷偷地把褲子一脫,就鑽進了堂姐的被窩裡,那時根本不知道堂姐的下面是什麼樣子,只知道一個勁的用雞巴往上頂,頂了半天也頂不進去,就這樣頂的累了睡著了……到了第二天,又忘了這事,早上起來出去玩了會,中午回到家睡午覺,我回來時堂姐和奶奶已經睡著了,堂姐穿著裙子,我又想起了那事,心跳的很,慢慢地掀開了堂姐的裙子,露出了裡面的大褲衩。我慢慢的脫下了堂姐的褲衩,壓到了炕底下,這樣等奶奶醒來了把裙子一拉就啥也看不見了,。堂姐下面白白的,一根毛也沒有,我摸了幾下,一根手指就溜到了裡面,裡面滑滑的,我慢慢地上了堂姐的身上,開始用雞巴往堂姐的下身裡頂,慢慢地頂了進去,小雞雞上傳來一陣無法言喻的感覺。沒等頂到最裡面,突然就感覺很尿急,我一下子怕了,千萬別尿在堂姐B裡面,剛要出來,忍不住了,和以往尿尿的感覺不一樣,出來一股白色的就像膿一樣的東西,我怕急了,忙拉下了裙子跑了出來,在房子外面尿尿,卻尿不出來,等了半天,才尿了一點點,剛要回屋去,堂姐也出來了,臉色紅撲撲的,看也不看我,也蹲在了一邊尿尿,我心下一喜。原來堂姐也沒睡著,還是在裝睡呢。看來以後還有機會能和堂姐透B。誰知道後來發生了變化,跟著父母進了城裡,也就再沒有機會回村裡和堂姐透B,直到17歲那年……

堂姐18歲了,在農村,這個年紀就要嫁人了,堂姐進城買東西,準備開始和人相親了……進了城,就住在了我家裡,幾年不見,堂姐出落的婷婷玉立,不再是以前的太平公主了,我一見堂姐,臉一紅,就想起了當年和堂姐透B的事,堂姐卻大方的很,拉著我說了不少話……我都沒聽進去,只胡亂應付著,心裡卻想,堂姐還能不能和我透了,現在都長大了,要透的話,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啥也

不懂的半途而費了。晚上睡到了半夜,我突然醒來了,可能是潛意識裡還想和堂姐透B吧,堂姐在外面的床上睡的,我偷偷的起來就往外面摸,到了堂姐睡的床跟前,我伸手上去一摸,堂姐還穿著秋褲,我又伸手進堂姐的內褲裡,堂姐一下子醒了,一把抓往了我的手,可能女孩長大了就對這些防的緊吧,小時候可是睡著了咋動都沒問題的。堂姐拉住了我的手,我也蹲在那裡不出聲,黑暗中看不清表情,過了一會兒,堂姐低聲喊我的小名,「小慶?」我沒出聲,堂姐卻拉著我的手,附身到我耳邊低聲說「上來。」我一聽有門,馬上慢慢的翻身上了堂姐的床,堂姐把被子給我蓋上,低聲說,「你不怕被別人看見啊?」我還是沒出聲,只是一個勁的摸索著堂姐的身體,過了一會兒,堂姐可能是動情了,氣息也亂了,開始有點喘,,我一把把被子都壓在了堂姐和我的身上,脫下了我的內褲,堂姐突然抓住了我的雞巴,我一愣,堂姐歎了口氣,說「小慶,不要這樣,姐還沒有對象,等姐有了對象,姐就叫你透!」都到了這個時候了,我哪能甘心,我一邊往下拉堂姐的秋褲和內褲,一邊說,「沒事,我就在外面碰一碰」堂姐還是拉著我的雞巴,不讓我往她的下身湊,我急了「姐,我都想了你好幾年了,我還像以前那樣,就在外面碰一碰就行了,你就讓我透一下哇」……堂姐不出聲,氣喘的更歷害了,我一看,堂姐心思有點鬆動,就趁熱打鐵「姐,我就從後面弄一弄,不從前面透你,再說你就不想啊,那時你裝睡讓我透你,你以為我不知道啊?」

堂姐一聽臉紅的對我說「哪有啊,唉,隨你吧」鬆手放開了我的雞巴,轉過身子去了(以前的農村性知識根本就沒有,一般人都認為從前面透B會有小孩子,從後面透是透屁股,不會有娃子),我差點沒樂出聲來,掰開堂姐的屁股,就從屁股縫裡把雞巴伸了進去。剛才的一陣肉搏,堂姐的小穴裡已經是洪水氾濫,我那雞巴已沒入堂姐兩腿間的裂縫中,頓時成功的喜悅和勝利的歡愉傳遍全身。雞巴被溫潤的肉體緊緊包著,那種溫熱、趐麻、舒爽的感覺,簡直令我靈魂出竅、飄飄欲仙。我的雞巴很輕鬆地就透進了堂姐的小穴裡,開始輕輕抽動起來。堂姐背著身子,默默承受著我的抽動、衝殺,堂姐的鼻孔中開始發出令人心蕩的「唔……嗯……」之聲,顯然她嘗到男歡女愛的銷魂滋味了。萬萬沒想到的事都已經長大了,還是不行,雞巴上傳來的快感一陣陣的使我的大腦幾乎成了空白,這時,堂姐也開始往後頂她的屁股,一下一下的配合我。突然之間背脊上一麻,一股電流頓時襲遍全身,緊接著便感覺到一股熱流從下體激射而出。熱流噴射完畢,全身舒坦無比。堂姐忙轉過身來,說道「你是不是弄到我裡面了?」接著親了我一口,說道「你快回去睡吧,我去洗一下」。剛發射完的我也累的不行,完事之後,膽子又小了,生怕家裡人半夜起床看到,連忙回我屋裡去睡了……

第二天等我起來,堂姐已經出去了,就只有我一人在家,我睡在床上回味著昨天晚上的銷魂滋味。(未完待續,如果大家喜歡的話,還有,全部真實經歷,和堂姐還有一次,接下來就是表妹了。)

到了中午堂姐回來了,買的大包小包的,人多,我也沒敢去和堂姐說話,一直等到了下午,父母都出去了,只留下堂姐和我,還有我弟弟在家。

我又想透堂姐了,晚上還沒透幾下呢,就發射了,這回可不能這麼失敗了……可是弟弟還在家呢,咋辦呢,唉,急的我是團團轉……一會兒,弟弟開始玩電腦遊戲了,我一下子興奮起來,弟弟一玩起遊戲來啥也不理了,沒幾個小時下不來,我忙過去堂姐房間,卻見堂姐在洗頭,等堂姐洗完了頭,她彎著腰在擦頭發,我從後面抱住了她,堂姐也沒出聲,可能是怕我弟弟聽見吧,也沒理我,只顧著擦自己的頭髮,我摸了一會兒堂姐的身子,開始不安分起來,伸過手去解堂姐的褲腰帶,堂姐忙用手護住了,可能是堂姐也開始有些動情了吧,我的雞巴已經硬的不行了,就從後頂在了堂姐的褲子上,堂姐又把手鬆開了。我忙把堂姐的褲子拉下了一半,抓緊時間開始透堂姐……

堂姐的頭髮長,一直彎著腰,正好把小穴從後面露了出來,我拉出雞巴一下子就頂了進去,,來回抽動了幾下,就看到我的雞巴上面白白的,半透明的粘液好多好多。也許是後入式的新鮮感吧,只覺得雞巴被小穴包得緊緊的,簡直無法抽動,那感覺比更舒爽,我便按著堂姐的腹部急急抽動起來。為了避免雞巴從穴裡退出,抽動的幅度不敢太大,每次只抽出少許,便又急急往裡插。也許是因為怕弟弟發現了,也許是第一次嘗試這種新的姿勢太過刺激,這一次也沒能堅持到底,我抽動不到三分鐘,突然背脊一麻,一股電流傳遍全身,接著一股熱流從下體激射而出,向堂姐體內深處射去。在我發射的同時,堂姐也發出了一聲輕呼……這次發射的特別多,一股,二股,三股,四股,五股,才算是平息下來,堂姐回過頭來,臉色紅紅的,低聲喘息,橫了我一眼,用手捂往下身,往衛生間挪去。

年輕就是生猛,堂姐沒還沒從衛生間出來,我就已經又回復了動力,頂著個小帳篷在外面著急,再來一次吧,怕弟弟打完了遊戲發現,這可怎麼辦啊,突然想起了地下室,堂姐一出來,我就上前抱住她,拉到了她的房間裡,悄聲跟她說「姐,跟我去地下室吧!」,堂姐嬌媚的橫了我一眼,「你還想幹啥?弄了我一肚子的水,我擦了半天了都。」

這時候,媽媽回來了,我的再來一炮的願望也就落空了,更沒想到這一次的後入式是我和堂姐的最後一次做愛,堂姐嫁到了外地,再也沒有回來過……只能時時回味和堂姐透B的滋味了。

 

 4表妹出現

從農村進了城,離開了堂姐堂妹,卻沒想到還能繼續品嚐性愛的滋味。表妹一家人也在城裡住的,經常來我家竄門,我也經常跟表妹玩。

我表妹叫珍珍,是大舅的女兒,有一天,表妹來我家玩,我在家打遊戲,表妹要過來搶,正打鬧著,一不小心,我的手就推到了表妹的胸脯上,表妹紅著臉打開了我的手,突然安靜了下來,氣氛一下子尷尬起來。我望著表妹,只見表妹低頭頭,臉上紅紅的,我心中一蕩,就把手放在了她的胳膊上,表妹還是低著頭,我在表妹的胳膊上滑動著,漸漸的表妹的氣息有些粗,經過了堂姐的幾次性愛,我也明白表妹是動了情。有點心思了。

到了晚上睡覺時,表妹和我們睡在一個炕上,經過中午的事情,我半夜了還沒睡著,聽著媽媽睡熟了,這時候想的我的雞巴也硬了。我控制不住色心,悄悄把手伸進了表妹珍珍的被窩裡。

我停頓一會兒,表妹還沒有動,我就把手輕輕的放在她的胸脯上了,我摸揉著表妹的咪咪。

表妹一直沒有動也沒有吭聲,我輪換著揉弄她的倆個咪咪,她的呼吸已經急促了,她又平躺著,我拉開她被子鑽進了表妹的被窩。

我怕媽媽聽見聲音,就悄悄的用舌尖舔著表妹的咪咪,偶爾使勁用嘴啄住吸倆下,表妹身子直抖發出低低的呻吟聲。

我拉著她的小手摸我的硬雞巴,表妹握住我的雞巴不會動,我把著她的手教她套動起來。

我的手滑過表妹的小腹伸進了她的小內褲裡,一把捂在表妹的小穴上。光突突的沒有長陰毛,但特別豐滿有彈性特別細嫩,表妹半推半就的拉住我的手不讓我摸,我還是繼續。手拔開表妹濕漉漉的小陰縫,我手又往下摸表妹的穴口,我的天啊……濕的太厲害了!內褲也濕了一大片。

我的雞巴還被表妹抓在小手裡,她慢慢地一下一下地套動著,我特別興奮。

表妹一直老實的躺那讓我摸她的小嫩逼,腿不停的併攏,小屁股也不斷的往上一挺挺的。可是表妹不敢大聲呻吟,怕我媽聽見。這時候我再也忍受不住慾望了,我要透我的表妹。我把著我硬邦邦的雞巴在表妹的穴口來回蹭了幾下後,我屁股往前一挺捅了一下沒捅進去。

我又把雞巴對在她的穴口上,手把著輕輕抖動著邊試探著往裡插,感覺龜頭已經快進去的時候,就又卡住進不去了,表妹還小所以她的陰道特別緊,死死的箍在我雞巴周圍。雖然雞巴沒有都插進去,但我感覺表妹的逼裡熱忽忽濕漉漉的。

我慢慢地開始操了幾下,表妹隨著我的動作,屁股一上一上地配合著我的抽插。

我就由慢而快一下接一下地操個不停,雖然只是進去了一個小頭,但我還是興奮的不行。不知是因為有媽媽在旁邊太過緊張,還是表妹的小穴太緊感覺太過強烈,不一會我竟有了發射的衝動。偏在此時,表妹的手落到我背上,摟住了我,於是體內的濃漿便噴了出來,直向表妹體內深處射去。

這時身下的表妹輕呼了一聲,同時雙手緊緊摟住了我的後背。表妹也知道這事不能讓大人知道,因此在我抽動時一直沒有出聲,即使是現在興奮激動起來,也只是緊緊抱著我,閉著嘴巴,從鼻孔中發出誘人的「嗯」、「唔」聲,直到最後實在忍不住了,才興奮地說聲:「表哥,好舒服啊,你以後還要透我!」接著,緊樓著背部的手鬆了開來,繃緊的身子也漸漸鬆軟下來。

我拉過被子,給表妹穿回褲衩,就各自己睡去了。

雖然只是插進去一個頭頭,表妹畢竟已經嘗到了男歡女愛的滋味,儘管年歲小,但還是食髓知味。

接下來的日子裡,一直沒啥機會能再與表妹透B,不過,只要有一個小機會,我們也不放過,不是親親,就是摸摸表妹的小穴,表妹也在人前表現的和我關係一般,沒有粘著我不放。只是偶爾的一個眼神過來,只有我能看明白是什麼意思。

 

 5堂妹出現

幾年過去了,堂妹二妞也長大了,因為農村的關係,早早地就不上學了,也

進了城,找了個地方打工,一天,我出去玩,沒想到正好碰上了二妞。

二妞出落的比堂姐漂亮多了,身材也不錯,我一下子想起了當年她睡在草垛上,看著我,堂姐在旁邊說「你透二妞哇。」,哇咧咧,差點沒當眾出醜,雞巴已經立了起來。

二妞見到我也很興奮,於是我就說,二妞走吧,跟我去玩去。二妞就答應了……我帶著二妞來到了我家的另一處房子,一直沒人住,我正好帶著鑰匙。一進家門,我就心跳起來,不知道現在二妞還記不記得當時的事情,如果她不從怎麼辦啊?我試探著說「二妞啊,好幾年不見了,我還記得我們當時在草垛上玩的情況」說完了我偷眼打量堂妹,發現堂妹臉紅了一下,低下頭嗯了一聲,又抬起頭來打岔打到別的問題上了。

我一邊應付著和二妞聊天,一邊想著要怎麼才能和堂妹透B。二妞正說的,見我若有所思,就扭著身子說「哥,你幹啥呢,我跟你說話,你愛理不理的。」

我忙說「沒有,我只是想你了」,二妞臉紅紅地說「討厭,誰用你想了」

……我一把拉住二妞的手,拉進了我的懷裡,「讓哥抱抱吧,好幾年不見你,怪想你的。」二妞明顯是情動了,低著頭,摟住了我的腰,我的雞巴一下子立了起來,我用力摟住堂妹,下身往前一頂,硬硬的雞巴就頂在了二妞的下身小穴上……

二妞身子顫抖了一下,下身也貼地更緊了。於是我們就這樣抱著,慢慢地磨著下身,令我全身血脈迅速賁脹,和堂姐透B的銷魂滋味很快在腦海裡出現。我伸下手去,隔著衣服摸著堂妹的三角地帶,堂妹躲躲閃閃地不讓,我用力一拉,趁堂妹不注意,手伸進了堂妹的褲子裡,這時堂妹清醒過來,身體繃的緊緊的,不讓我摸到,紅著臉低著頭說「我是你妹妹啊」,我把手拿回來,把嘴附在二妞耳邊,低聲說道「可我想你啊,小時候沒能在草垛上透你,一直讓我念念不忘啊。

難道你忘了?」

二妞身體軟了下來,還是臉紅紅的低著頭,「那都是小時候的事情了,不懂事,,你摸摸可以,千萬不能透我,要真透了我,我就沒辦法嫁人了,,只要你不真的透我,隨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停頓了一下又說「我下面不知道怎麼了,粘乎乎的,可不舒服了,你幫我弄弄」

既然二妞有了興趣,於是我就不客氣地撫摸起來……,自從與堂姐發生關係後,我對女人的胸脯有了興趣,今天一摸發現堂妹的胸脯竟然也不小了,這一發現使我更加興奮,於是順著胸脯一直往下摸,來到堂妹那迷人的三角地帶,發現堂妹的兩腿間附近果然是濕濕的了。

我把手伸進了堂妹的三角褲裡,堂妹全身一陣哆嗦,說:「哥……別……別……好癢……我……」

「你怎麼?」

「我……」

堂妹說不出,但我知道這種刺激她心裡還是喜歡的,只是第一次感受這樣新奇、強烈的刺激,一時難以適應。

堂妹兩腿間已然長出一引起絨毛,但不長,輕輕將毛分開,便找到那條嚮往的裂縫。輕輕用手來回撫摸著,沒想到這一摸,堂妹竟全身發抖,呻呤起來,並且身子變得軟綿綿的,幾乎要倒下去。我忙將堂妹摟緊,但另一隻手並未從她兩腿間抽出。

二妞從鼻孔中發出誘人的呻呤聲。我摸了一陣子,堂妹半閉著眼睛,臉紅紅的竟完全癱軟下來。

我一邊摸著堂妹的小穴,一邊對堂妹說:「二妞,你把腿分開一些,讓我好好給你摸摸,就不癢了。」

堂妹說:「你別透我,就摸一摸啊。」順從地將腿分開來,這樣我順利地將堂妹的內褲脫在了小腿處,堂妹的兩腿間已經濕乎乎的流的滿滿都是了。

於是我把堂妹轉過身來,讓癱軟的她上半身趴在炕上,這樣把屁股撅起來,露出了濕淋淋的洞口,我一手摸著小洞,一手將發脹的雞巴拉出來靠近小洞,當雞巴抵住小洞口後,我抽出手來,扶著堂妹的腰部,然後用力往前一衝,將雞巴插進了堂妹的小穴。

「啊──」堂妹驚呼一聲後,想直起身來,但被我壓了下去。

堂妹驚惶說:「你……你……怎麼透進去了……我不是跟你說……不……不能……透我……的嗎?」

「二妞,對不起,我實在受不了了。」我一邊說,一邊緊緊摟著堂妹,惟恐她掙扎逃脫,因為雞巴才進去一小半。

堂妹扭著屁股說:「不行,你快抽出來。」

我說:「二妞,它已經進去了,你就讓我透上一下嘛。」

在說話的同時,我用力按著堂妹的腰部,使勁將雞巴往她體內插去。

「哎──」堂妹驚呼一聲,說:「疼……你……你……怎麼還往裡頭頂…

…疼死了……我……被你透死了……」

我安慰說:「二妞,女孩子第一次都會有些痛,不過很快就會不痛了,而且還會感到很舒服。」不知是我的言語起來作用,還是因為我已經進入體內,生米已成熟飯,堂妹不再言語。我見堂妹已經默許,便慢慢抽動起來。我的雞巴插在裡面被包得緊緊的。不過,堂妹穴裡的水比堂姐的要多,抽動比較容易,比堂姐的穴透起來更舒服、更刺激。

「你……你要輕點……」堂妹終於開口了,但是聲音很小。「我會慢慢的來,當你不痛了再用力。」我答應堂妹。

過了幾分鐘,我問堂妹:「二妞,現在還疼不疼了?」

堂妹沒有出聲,我想她大概已經適應,於是試著加大抽插幅度。當我雞巴抽出三分之二,然後再重重插入時,堂妹全身痙攣了一下,但沒有叫痛,只是「嗯」

了一聲。經驗告訴我堂妹已經適應,於是漸漸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同時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由於堂妹彎著腰,屁股翹得高高的,抽插十分方便,以致每一次插入都能到底。當我將肉棒插到底時,身下的堂妹便會發出誘人的「嗚」「嗯」聲。

在我的努力下,堂妹的「嗚」「嗯」聲很快變得高亢起來,接著屁股亦開始扭動。堂妹的表現令我更加亢奮、更加狂亂。我抽插了近二十分鐘,才將那股滾燙的精液注入堂妹體內。我抽出雞巴,把堂妹轉過身來,摟著她,堂妹滿臉桃紅地低著頭閉著眼,也不說話,我一時也不知如何開口。



我們默默穿上衣服後,堂妹終於開口了,說:「哥,今天的你透我的事你不要對任何人講。要是讓人知道了,我就沒法嫁人了。」我保證說:「二妞,你放心,我不會對任何人講半個字。我們走吧,你也該回去了。」

堂妹臉兒一紅,低頭說:「只要你不對別人說,以後你要是還想……還想透……透我的話,我就……我就…………。」

沒想到被我用強透了後的堂妹,竟然沒有生氣,而且聽她口氣,可能還有機會再透幾次。「好,二妞,現在我就想親親你。」話音一落,我已摟住堂妹,將嘴巴印在她那粉紅、滾燙臉蛋上。

堂妹沒有拒絕,相反閉上了眼睛。我伸出舌頭,準備進一步探求奧秘,這時堂妹竟張開了來嘴將舌頭吸入口中。這樣一來,那異樣的感覺更強烈了,使我血往上湧,氣往下衝,下體又膨脹了起來。我開始按捺不住了,把堂妹按在炕上,與她繼續進行「舌戰」,另一隻手則不老實地在她胸脯上撫摸起來。不一會,堂妹便粉臉泛紅,嬌喘吁吁。這時我也有了進一步的需求,將嘴巴移到了堂妹那堅鋌而又溫潤的乳房上親吻起來。堂妹的上衣已在我撫摸她胸脯時被解開,在我的「攻擊」下,很快堂妹的身子便開始蠕動起來,並且兩隻手不知所措地在我身上亂摸。

我騰出一隻手,向堂妹的三角地帶「進攻」。剛穿上褲子,褲帶還沒繫好呢,我的手順著腹部很容易便進了褲內。來到堂妹那長著嫩草的三角地帶。在我的手進入褲內時堂妹的雙腿自然張了開來,堂妹的身子顫抖、扭動得更厲害,鼻息、嬌喘也變得更粗重、響亮了。最後,她竟按捺不住將手伸入我的褲內,在我兩腿間摸了起來,當抓到我那發燙的雞巴後,便緊緊握著不放了。

此刻,我也難受到了極點,但又忍不住問堂妹:「二妞,是不是又想透了?」

堂妹沒出聲,只是用手擼了擼我的雞巴,我脫了堂妹和我的衣服,跪在堂妹兩腿間,將堂妹的兩腿抬起來,進一步分開,讓它夾在我的腰上,然後將雞巴對著那水淋淋的小洞。然後屁股一用力,將整個雞巴送入堂妹的小穴中。

「啊──」堂妹發出一聲暢快的歡呼,隨後雙手將我緊緊摟住。我在堂妹穴裡停了片刻,體味了一下穴內的溫暖,才開始抽動……

剛開始堂妹的腿半舉在空中,但抽動不一會,便無師自通地鉤到了我腰上。

這樣一來我抽動更容易了,插入也更深了,當我將雞巴抽出近三分之二再重重插入時,堂妹發出「啊──」的一聲尖叫。

堂妹這次出聲了,氣喘吁吁地說:「你……你透到我……我的啥了……」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碰著個什麼東西,反正雞巴上很舒服,「你管它呢,透的舒服就行」

堂妹不時抬起臀部迎接我的衝擊,口裡更是「嗯」「啊」不斷。很快我便感覺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就在這時,堂妹的雙腿離開了我的腰部,高高地舉在空中,接著雙手移到了我的屁股上,緊緊地壓著我的屁股,同時口中叫道:「好舒服……哥……用力透……再用力……」為了不讓堂妹失望,我只有拚命抑制自己爆發的衝動,進行最後衝刺……「啊──」堂妹長歎一聲後,雙腿從空中落了下來,同時緊壓著我屁股的雙手也失去了力量,接著從屁股上滑落下來。

而此時,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了,迅速地拔出了雞巴,將那股憋了很久的「精液」盡數射在了堂妹的肚皮上。

穿好衣服,漸漸恢復平靜的堂妹感歎地說:「沒想到透B這麼舒服。」「我也從來沒有這樣舒服過。」我由衷地表示贊成。

「叫你不要透我,你偏透,你透的我這麼舒服,我天天來找你!」堂妹睡在我懷裡甜蜜地說。「讓人家發現你透你的妹子,打死你個壞小子。」我心說「你姐姐早就讓我給透了,還不是已經嫁人了。等她以後回來,我一定要再好好地透透她。」

這下休息了一會兒,穿好衣服,我跟堂妹一起出了門,堂妹「哎喲」一聲,我低頭問她「怎麼了?」堂妹紅著臉媚眼如絲「還不是你!」「我下面腫了,有點疼。」我忙說我背你吧,堂妹推開我,「讓別人看到不好,沒事了。」於是我把堂妹送回了她的宿舍。

未完待續。廣告之後更加精彩。

 

 6再戰表妹

故事的時間性不怎麼連貫,想到哪裡就寫到哪裡。

和表妹的又一次是在我結婚的那天,在我們這裡結婚的當天晚上就算不鬧洞

房,也要有人在新房裡和新郎新娘一起睡,我結婚的當晚,表妹就留下沒有走,她在另一個房間睡的,臨睡前的眼神讓我看的心癢癢的。我早就按耐不住了。

於是就馬上和媳婦來了一場大戰,媳婦還一直說「你小心點,你表妹還在呢,讓她聽見不好。」我說「沒事,她聽不見,再說了新婚之夜,當然要好好大干一場了!」

等我和媳婦大戰完後,媳婦早就是累的不行了,白天的事情已經夠累了,再加上剛才的一場肉搏戰,沒一會兒就沉沉地睡去了……

我卻久久不能安睡,心裡還想著表妹的身子,雖然娶了媳婦,但表妹的身體還是讓我回味啊,於是我偷偷起床去看表妹。

表妹沒有關門,開著一個縫子,我心下一喜「給我留門那」。心跳加劇了,必竟媳婦還在那頭睡著,要是被發現了可是一場慘劇啊……可是表妹臨睡前的眼神讓我回味無窮,那是給我的暗號……想到這裡,我心一橫,把門慢慢地推開了。

黑暗中,只看見表妹睡在床上,我大氣也不敢出,偷偷地摸在了表妹的床上。

我一進表妹的被窩,表妹就醒了,看來她也是在等我,黑暗中,只看見表妹的眼睛一閃一閃地看著我,都不說話,漸漸地,表妹的氣息沉重起來,我就趴在了表妹的身上。

表妹說話了「表哥,你要幹啥?」

我心說「你還不知道要幹啥啊」。嘴上卻說「珍珍,表哥想你了,睡不著,過來看看你睡的習慣不。」表妹橫了我一眼「就知道胡說八道,你媳婦還在那屋呢,你就不怕她聽見了?」我一手撫上了表妹的胸脯,一手伸進了表妹的三角褲裡。「沒事,她睡的很沉,白天累壞了,晚上就睡的沉。」表妹喘著氣說「表哥」。

我的雞巴早就硬了起來,不過想起當年沒能真正的和表妹透B,心中一股火上來,馬上就想把表妹給就地正法了。

我撫摸著表妹的身子,慢慢地脫下了她的三角褲和胸罩,光溜溜的身子出現在我的眼前,我一刻也沒有停留,直接把手放到了表妹的小穴口,如今表妹的小穴口已經是野草叢生了,翻開這一片原始黑三角森林,裡面已經是濕淋淋的了。

我翻身上馬,把雞巴頂在了表妹的洞口,說「珍珍,我要透你了。」表妹嬌喘「表哥,幾年前你……就透了我了,我早……就想和你好好……的透了,沒想到……到今天才有了……有了機會。」

我一聽,更是慾火焚身,雞巴就像馬上要爆炸一樣,龜頭紅紅的脹的很大,我再也不含蓄,挺起大雞巴往她嫩穴挺刺,表妹更進一步分小穴迎合我的插入,調整好姿勢後奮力猛插,每一次的撞擊都拍出聲音,表妹那飽滿豐挺的乳房一上一下的晃動,淫水氾濫到濕溽我的整個雞巴。表妹舒服得很,低聲的叫道︰「啊

……嗯嗯……表哥……喔……啊……你透得我不行了……嗯……嗯……啊……啊

……我癢死了……唉啊……」透B的「滋滋」聲以及表妹低聲的叫床聲充滿了整個屋子。

我生怕被媳婦聽見,忙低下頭,用嘴把表妹的嘴堵上,表妹從鼻孔中發出「嗯……嗯……啊」的聲音,弄的我異常刺激。表妹口中含糊的說︰「表哥,老公,你透得人家好爽,好爽!!……」含著雞巴的浪穴又汨汨出水,我不客氣的頂插,根根見底,隨著活塞運動,交合處發出「啵滋!啵滋!」的聲響,和著表妹「嗯……嗯……唔……唔……啊……啊……」的呻吟。

我很怕媳婦聽到。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忽然從主臥室傳出稀索聲……我和表妹馬上停止了動作,不管淫水直流,不管雞巴腫脹,迅速的翻身起來。表妹拉過被子蓋住,我則拿出超人的速度,穿好內褲內衣,衝進了衛生間,剛坐在馬桶上,媳婦開開門走到衛生間門口,「老公,你在裡面啊?」「是啊,我肚子有點不舒服」我強壓著喘氣聲。

媳婦懶懶的說了句「我還以為你哪了,你沒事吧,睡去吧」我忙說:「沒事了,好了」站起身來,跟媳婦一前一後的回床上去睡覺了。

真險!

第二天早上起來,表妹還沒起床,媳婦過去開了門,叫表妹起床,表妹作賊心虛,穿著睡裙起來背過身去說︰「表嫂!這麼早起來?不多睡一會?」我驚見地上表妹昨天晚上脫下的內褲,三角褲上還有隱約未乾的水漬。急忙用腳踩住,趁機塞入口袋。我媳婦滿臉疲憊,邊打哈欠邊說「我昨天太累了,現在也沒休息過來,剛肚子有點痛,過來看下你睡的好不。我一會兒再去睡?」

剛說完,媳婦捂著肚子直奔衛生間,在表妹臥房門邊的我早受不了刺激,大膽拉出雞巴,掀開表妹的裙子,從背後突擊,她趴在床沿任我插入,一種偷偷摸摸的刺激讓她又緊張又興奮,馬上小穴裡的淫水就開始潤滑了。我把雞巴插入表妹的小穴中,已經盡量小心了,還是發出交合聲音,就隔著一個衛生間的的門牆,我爽快得幾乎融化,提心吊膽地開始了抽插著表妹。不敢叫出聲音的表妹,閉口悶哼……不時的大口長噓。

表妹配合著我的抽插,一下一下地往後頂著她的屁股,簡直淫到骨子裡去了。

我刺激地不行,沒來得及拔出雞巴,渾濁滾燙的精液一古腦全射入了表妹的小穴中。拔出雞巴時一起帶出許多粘液,衛生間傳來我媳婦沖馬桶的聲音,表妹來不及擦試,拉下裙子坐在了床上,我馬上抽取幾張衛生紙擦試了一下雞巴,不管有沒有擦淨,急往垃圾筒一扔,把雞巴塞回了短褲內。

真是驚險!

 

 7堂姐堂妹齊上陣

 

終於被我逮到了大好的機會,老天對我的眷顧真是不小啊。堂姐回來了,自從她嫁人後還是首次回家鄉探親啊……堂姐回來後,沒有先回村裡,想在城裡先待一段時間,探望一下親友,我暗自猜測,可能是想探望我多些吧。我家正好有套平房一直沒人住,就是和堂妹發生親蜜關係的那房子。堂姐正好在這裡住下。

嘻,更難得的是,堂妹聽到她姐回來了,也吵著過來跟她姐一起睡。不過,她們姐妹二人都不知道對方都和我透過B了。都在一起還得萬分小心,別讓她們知道了。

晚上我睡在正房,姐妹二人睡到了南房。早早的就把我給趕了出來,唉,沒想到二人都在,卻要我一人食自己。看來這人太多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啊。睡到半夜我實在憋不住了,雞巴硬了一個晚上,再這樣下去會爆血管的……管她呢,,去夜探姐妹花……

我偷偷起床,摸下了南房,一推門,還算有良心,不知道誰關的門,沒有上鎖。我悄悄地摸到了南房的炕邊,也不知道哪個是堂姐,哪個是堂妹,管她呢,反正都和我透過B,不管是誰都不會驚訝的……

我撫摸著睡炕頭上的女人的臉,突然一隻手抓住了我的手,我一驚,只聽堂姐說道:「小慶。」我已經意會,悄悄地附下堂姐耳邊:「姐,你跟我來,這裡不方便。」堂姐起身跟著我悄悄地返回了正房。

回到了正房,我一把抱過堂姐,「姐,我等你的好辛苦啊。」堂姐撲哧一笑,「你個急色鬼,我就知道你半夜不睡等我呢,你忘了上回在你家時,你半夜摸到我床上啊?門是我關的,專門沒上鎖,就等你來呢。」

知我者堂姐啊,好幾年沒見了,堂姐越發出落的性感了,有一股說不出的韻味。可是這就是少婦的女孩的區別吧,堂姐現在有一種成熟的風韻……我跟堂姐說:「姐,你想我的雞巴不?」堂姐把手伸到我內褲裡扭了一把「想他幹啥,我又不是沒人透!」

我訕訕地說「姐,那我姐夫透你舒服還是我透你舒服啊?」堂姐媚笑著說「你管這幹啥,我現在有寶寶了,晚上不能太晚,快悄悄地透你的B哇。」原來堂姐懷了孩子了,我有點傷心,「你連孩子都有了,我以後還能跟你透B嗎?」

堂姐笑道「你放心,姐的身子就是你的,只要你要,姐就隨時讓你透。姐小時候你就透上了,以後還讓你透,透到老為止……」

儘管我已經領略過男歡女愛的消魂滋味,但只聽著堂姐的淫聲浪語,便再也

受不了了,本已充分膨脹的小弟弟更加難受,只想發洩。我將堂姐放在床上,一邊親吻,一邊輕輕脫她的衣服。姐閉著眼睛,仍我肆意妄為。堂姐身上只一件連衣睡裙。把裙子撩起來,上面的肩帶一往下脫,解開了堂姐的奶罩,當兩隻堅挺的乳房映入眼簾時,我不禁暗暗一驚,沒想到她的乳房然這麼大了。我不由將重點轉移到兩隻白嫩、膩滑的玉乳上。一隻用嘴親吻,另一隻用手撫摩著。我的嘴巴剛親上玉乳上,堂姐又是一陣顫抖,同時口裡發出夢囈般的呻呤,我沒想到堂姐反應會這麼強烈,不由加大攻勢,親、吻、舔、吸、揉全面展開……。不一會,堂姐的身子開始扭動起來,我伸手在她的三角地帶一摸,發現那已長出茸茸淺毛的兩腿間已濕淋淋的了。我已情慾高漲,此刻只想早點將脹痛的小弟弟送入溫柔鄉,因此無暇欣賞堂姐的美妙胴體了。當我將堂姐的內褲脫下,把陰戶分開,將怒脹的肉棒對準水淋淋的密穴入口時,堂姐又是全身一顫,接著小聲說:「輕一點。」聽堂姐這麼一說,我心中更加興奮,與懷著寶寶的女人透B,是不是別有一番風味啊。我一邊點頭,一邊說:「我會的。」同時慢慢將肉棒往密穴裡推入。

堂姐早已領略到性愛的滋味,想向更高更深的境界邁進,我不再猶豫,深入到小穴中後就開始加快抽插速度,大起大落地衝刺起來……不一會,堂姐的身子便扭動起來,同時發出誘人的「嗯」、「唔」聲。我知道堂姐快進入高潮了,更加大了衝擊的力度。這樣一來,堂姐很快便發出消魂的呻呤,同時高舉起雙腿,並使勁挺動下體迎接我的衝刺,同時口裡喃喃地叫著:「……就這樣……用力……好舒服……再用力……」堂姐的叫喚令小弟弟更加興奮,更加強壯無比,更加鬥志昂揚,雖然仍是長出直入,但衝刺的速度和力度加大了,研磨的時間也加長了……這樣很快便將堂姐送到了快樂的頂峰。當堂姐從癱軟下來時,我的小弟弟仍舊堅硬如鐵,毫無發洩意圖。為了讓小弟弟盡快活—,我只有加快速度……

正在我努力耕耘著堂姐的三角地帶時,突然聽到院子有腳步聲,堂姐驚聲叫道「糟了,妹妹!」我一緊張,居然開始噴射男性精華,還沒噴射完畢呢,堂姐就起身脫離我的雞巴,濃白的精液順著堂姐的大腿流到床上,還好堂姐穿的是裙子,堂姐站起來把肩帶一往起撩,就整理好了,我來不及整理了,只好睡到被子裡,雞巴上噴出的精液沾的到處都是。

堂姐把內褲和奶罩往床底下一扔,就聽得堂妹打開了正房門,走了進來,堂妹進來後疑惑的問道「你們幹啥呢,我睡著睡著發現你不見了,就過來看看」堂姐紅著臉低著頭在我床邊站的,我忙說「我肚子疼,姐聽見了就過來幫我揉了揉肚子。」堂妹詫異地看了看她姐,問道「那咋不開燈呢?我還以為怎麼了。你沒事吧?」

堂姐忙順著我的語氣說「我不是怕驚醒你嘛,就沒開燈,」屋裡還瀰漫著一股說不清的氣息,我知道那是透B時的氣味……

堂妹說道「哥,你還疼嗎?」我只得說「還有些疼呢」。堂妹接著說道「姐,你懷了寶寶了,身體不方便,你回去睡吧,我給我哥揉揉。」

堂姐只好看了看我,回南房去睡覺了,我正回味著那一剎那的歡樂,突然堂妹把手伸進了被窩裡,狠狠的擰了一下我的雞巴,剛才噴射的精液還沒幹,弄的堂妹一手都是,我一驚……只聽堂妹低聲說道「你個死色鬼,剛才幹啥了?我都聽見了。」「我…………我……」我正不知道該說什麼,堂妹拉開被子,睡到了我的身邊。「你是不是早就和我姐透過了?」「你咋知道?」「我看出來了,今天跟我說起你時,我姐的表情就有點發浪。我就知道准有事,晚上一直防備著。」

「我們姐妹上輩子不知道造了什麼孽,怎麼都被你給透了!還假裝什麼揉肚子,我看是你拿根棒子捅她肚子裡了吧?」堂妹伸下手摸著我的雞巴低聲說道。

「你們剛才透B,我在院子裡都聽見了,害的我下面都濕了……你瞧……」

堂妹拉著我的手,摸到了她的小穴上,原來她早就把內褲脫掉了,三角地帶內都濕乎乎的了,大腿上也有……我一樂「原來你也春心動了啊,是不是聽得小穴癢的不行了,想讓我透一下啊。」

堂妹媚眼橫了我一眼「原來怕沒嫁人就讓你透了不好嫁,現在知道姐姐被你透過了,還嫁了出去,我也不管了,你……你快透我哇,我忍不住了。」堂妹溫軟的小手仍握著我那生氣勃勃的雞巴。我將堂妹壓倒在床上,她已經是嬌喘吁吁了。這一次堂妹很主動,我剛把她壓倒在床上,她便伸手握住了我的雞巴,引導它往桃源洞口進發,直到小弟弟進入洪水氾濫的密洞,才鬆開手來。我一邊抽動陰莖,一邊親吻堂妹的臉頰、耳垂,並輕輕地說:「二妞,真的好舒服,你的身體是這麼溫軟,胸脯這麼有彈性,下面是那麼溫暖,我真想這樣一輩子不下來。」

堂妹緊摟著我,沒有說話,但是用誘人的「嗯」「喔」聲回應著。剛才已經和堂姐發射過一次,這次我採取長抽深入,慢出快進的方法,讓她能清楚地感覺到雞巴在她體內的運動,每一次到底後,不急於抽出,要使勁抵著陰戶「研磨」一下,才慢慢抽出。當然我自己也想好好體味一下,雞巴在堂妹體內與堂姐、表妹她們體內的區別。這樣竟彎打正著,敏感的堂妹很快便興奮起來,緊緊摟著我的後背,並使勁挺動下身,迎合著我的抽插,同時口裡喃喃地叫著:「……哥……用力……好舒服……快透我……」堂妹再一次興奮地叫著:「哥……用力……好舒服……死了……」時,我也達到了興奮的頂點。一股濃稠的精液噴射進堂妹的體內。

一股、二股……直到噴射完畢,堂妹緊緊夾著我的雞巴,把所有的精華都留在了肚子裡,堂妹緊繃的身子漸漸鬆弛下來……「美死了!」堂妹鬆開摟著我的手後,興奮地說。接連兩場大戰,我累得較嗆,全身虛脫似的趴在堂妹身上,喘著粗氣,說:「二妞,你真把我累壞了。」堂妹在我身上掐了一下,說:「你……你得了便宜還賣乖。」「剛才是不是比第一次舒服?」我想知道精液射進堂妹體內時的感覺,「你在我身上噴射時最舒服了,熱熱的,我就像成仙了一樣……,你的東西好燙,射得我全身都酥了……」……一股濃稠的精液噴射進堂妹的體內。一股、二股……直到噴射完畢,堂妹緊緊夾著我的雞巴,把所有的精華都留在了肚子裡,堂妹緊繃的身子漸漸鬆弛下來……「美死了!」堂妹鬆開摟著我的手後,興奮地說。接連兩場大戰,我累得較嗆,全身虛脫似的趴在堂妹身上,喘著粗氣,說:「二妞,你真把我累壞了。」堂妹在我身上掐了一下,說:「你……你得了便宜還賣乖。」「剛才是不是比第一次舒服?」我想知道精液射進堂妹體內時的感覺,「你在我身上噴射時最舒服了,熱熱的,我就像成仙了一樣……,你的東西好燙,射得我全身都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