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死了,我酒後干岳母

其實這件事情我本來不想寫出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管不住自己的手,慢慢的在電腦前一個字符字符不停的敲擊起來,昏黃的燈光,憂傷的舞曲,伴隨著一整夜時間的流逝,這樣一片真實,筆鋒平常不能在平常的回憶錄就促成了。

那是兩年的事情了,那時候我事業很不得意,大學畢業,同學們家裡面有人的都去了事業單位,沒人的有一部分去了移動,聯通,還有部分遊戲和軟件開發公司,我只是去了一家小型的企業做軟件開發工作,慢慢的隨著工作上入軌道,我和我現在的妻子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後我更加努力的賺錢,希望這個家的生活可以過得更好一些,直到那件事情改變了我一生的感情經歷。

這事給先從我岳父說起,我的岳父是位醫生,那種坐堂的中醫大夫,老婆曾經透露給我說其實他家追溯到祖上三國時期就是華佗的後代,家裡面有本祖上傳下來的醫術「青囊經」,史書說此書已經被燒了,其實當時華佗在著書的時候以微雕的方法,針刺在子嗣的後背上,因為這本書的法門是以北斗六合星為主要理論進行論述的,所以當針刺後背完成正好刺點都是人體後背的幾大主穴位,可以促進血液流速提高大腦記憶力。而穿到我岳父這輩的時候有些落寞了,岳父也就是靠著在小品裡和本山大叔學的幾點忽悠神功在醫堂裡混日子。

那天正好是端午節,我早早的下班跑去岳父家,道上買了兩瓶白酒,尋思著晚上和岳父整兩杯,老婆家住三樓,我剛上到二樓的時候就聽到岳父家有吵鬧聲,依稀的聽著似乎是岳父和岳母吵架的聲音,我趕緊,緊走兩步,拉開門一看岳父正扇岳母耳光了,我趕快將岳父拉開,「則民,我有事,我先出去,晚上,你和俎熒別等我吃飯了。」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岳父就摔門走了,我推開裡屋門看見岳母正衣衫不整的堆在地上哭,我走近本來想扶起岳母,誰知道,一股股蓮花般的香氣傳來,瞬時間我趕緊我的口中唾液不斷的分泌,我努力的屏住呼吸,可以自己的眼鏡又無意中看見了岳母那如波濤般澎湃而出的美乳,我趕緊嚥了口唾液,將身上的呢子大衣脫了下來披在了岳母身上。

「媽,我先扶您起來。」我雙手攙著岳母。

「疼,則民,我的腳崴了,好痛。」岳母一痛,順勢倒在了我的胸間,美乳蹭胸肌,我頓時趕緊體內血氣上升,在加上剛才屏氣,此時此刻,臉如火燒般燙。

我趕緊將岳母抱起放在了臥室的床上,我深怕在慢幾刻,就算我能控制住,我的二弟也控制不住要開炮了。

「則民,謝謝你,我……」岳母想說些什麼卻泣不成聲了。

「媽,您別著急,不管有什麼事情,不還有我了麼?」我打開抽屜拿出岳父的醫藥箱,找了瓶跌打損傷藥,給岳母按摩起腳踝來,岳母雖然已經五十歲的人了,但是皮膚依然很細嫩,我也是第一看見岳母的玉足,齊齊一排,如過珍珠版嫩白比起我老婆的玉足似乎又性感了些許,我在手心撒上藥粉,輕輕的按摩著。

「媽,其實……」我剛抬起頭想說些什麼,卻發現岳母此刻臉頰比起剛才多了些粉紅。

「則民,你想說什麼就說呀,看我幹什麼……,你……」此時此刻真是尷尬,「您和岳父為什麼打架?」我只好找個話題,「則民,你們不知道,你岳父實驗新藥,不知道為什麼就火氣特別大,最近老是打……」「您別說了,我知道了,回來我一會去找他。」我放下岳母的腳,穿上衣服,給老婆打了個電話,囑咐她晚上去陪陪岳母,我出去去找岳父。

我開車圍著整個北京城轉了一圈,一直開到通縣,前面出事故了,整個堵住了,沒辦法,我只好下車先抽根煙,此刻,腦子裡又浮現出剛才岳母那性感的身體,「啊,爸,……」我剛點燃的煙瞬間掉在了地上,腦子一片空間,感覺整個世界彷彿停止一般,十米的路程,我整整的走了1分鐘,「爸,你怎麼了?」我看著岳父卡在車內,「先生,請起開,不要影響我們工作」身旁的消防戰士在拉我,我看著岳父的眼神,似乎有話要告訴,我緊湊過去,岳父伸出滿是鮮血的手,將一封信交給了我,然後他的嘴唇動了動,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是……,他永遠的閉上了眼鏡,我跪倒在地,我沒有流淚,或許此刻我已經不知道如何流出眼淚了,這一天發生的事情,似乎讓我經歷了一生。

停放三天,火化,料理後事,我和老婆在淚水裡料理了岳父的後事,我和老婆也搬到了岳母家住,岳母並沒有太傷心,只是時不時有些呆呆的望著他們結婚照,我和老婆商量在家陪岳母一段時間,由於老婆醫院比較忙,只好我請了一個月的假陪岳母,在岳父過世的第十天,我想起來,他臨死前給我那封信,信中的內容,大概是說「|則民,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死了,你要照顧好,他們娘倆,不要問我的死因,在俎熒的後背上紋有「青囊經」你可學習,但是最後一卷千萬不要練習,謹記謹記。」雖然我知道了這個秘密,但是我卻沒有學習,我總是認為,那本書本來就不屬於我,我又何必學習它呢,而我對岳母那種情感也在我們日益增多的接觸中更加親密了,終於有一天我們做出越軌的行為。

這天我接到同學的電話,有位美國的大學同學歸國,請我吃飯,我們晚上連吃帶喝玩到了很晚,我那天白酒,啤酒,洋酒,喝了好多好多,我兩點多才到的家,家裡面黑著燈,我晃晃悠悠,上了床,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老二挺了老高,拉起旁邊的老婆就操了起來,唧唧啊啊,聽著老婆淫叫,我的性慾也暴漲起來,「婊子老婆,怎麼樣,哥的大炮火力猛麼?」我一邊說著淫話,一邊猶如強姦吧的干了老婆,也不知道幹了多久,我才睡覺,轉天我起來,趕緊頭很痛,很暈,我努力的睜開眼,卻意外的發現,自己睡在岳母的房間,我努力的回憶著昨晚的事情,心理想:「難道我把岳母強姦了」,我趕緊竄下床,看見岳母在廚房正做飯,我跑近我和老婆的屋子,看著牆上老婆搞破壞粘上的值班表,頓時,頭好像炸了一般,老婆昨天值班,那麼,現在可以肯定的就是昨天我喝多了,幹錯了,把岳母給幹了。我還說那麼多的淫蕩下流的話,我正在愣神的時候,岳母走了過來,從後面摟住了我,我感覺她在哭,因為我的肩膀濕了,「則民,昨天……,則民,不管怎麼樣,請不要告訴俎熒,還有……,我愛你,則民。」說罷,岳母突然放開手跑進了自己的房間,我趕緊我的心開始燃燒起來,我跑進了洗手間,用冷水沖著頭,自己對著鏡子看著自己,心裡說:「蔣則民,你……你怎麼了?

你明明很喜歡自己的岳母為什麼不敢大膽的去」。我慢慢的打開了岳母的房間門,「媽,其實我也喜歡你。」「你喜歡我,為什麼不敢看我,為什麼,我已經是你的人了,為什麼你還是不看我,你是不是嫌棄我老,是不是玩完我,就不想理我了」。岳母開始抽泣起來,「沒有,媽,我很愛你。」我慢慢轉過頭,發現岳母穿著一件幾乎是透明的內衣,我衝了過去,強吻住了岳母的嘴。

「媽,我愛你」。

「則民,不要叫我媽,叫我小蓮」。岳母也努力的和我舌吻起來,我的手不禁抓起來岳母的巨乳,岳母也抓起了我的巨根。

「則民,快點親我的小穴,好養,快點。」岳母的淫叫一撥高過一撥。

我俯身下去用我修長的舌頭舔這岳母的陰蒂,岳母雖然五十了可以陰唇猶如處女一樣的粉色,我用力的舔著,突然一股股的陰精噴了出來,噴了我一臉,此刻我的淫慾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點,我喝掉了所有的陰精,而岳母也抓起了我的老二,開始給我口交,岳母的口交果然有熟女風範,舔,嘬,咬,吻都拿捏的很到位,不久,我就慢慢開始有想射精的感覺了,我趕緊抽出雞巴,向著岳母的小穴插去,「慢點,慢點,快點,用力,疼,慢點」。岳母此時已經失去了理智,瘋狂的配合我,「騷貨,爽麼?」「用力幹我,親愛的,老公,用力干我」岳母開始浪叫起來。

「操,老子今天就干死你。」我開始加快速度。

「親愛的,給我,我要你的精子,射進來。」岳母高潮開始來臨了。

我將雞巴抬高了些許,開始以最快的速度衝刺,最後在岳母的癱軟下,我將我的億萬精子射入了岳母的子宮。

我摟著岳母,心中想著下一次一定要干她的屁眼,既然第一次不是給我,那麼我就搶走她的屁眼第一次,想著想著我開始親吻岳母的後背,突然我發現岳母的後背上有塊刺青,上面紋著「青囊術」。

探秘老婆同事蜜穴

我這人向來天生比較色情,用老婆的話來說,長著就是一對色色的眼睛,當初真不知道怎麼看上你的,用朋友的話說,你丫就是個會走路的生殖器,用同事的話說,你他媽的不去洗浴中心當老鴇真可惜了,浪費人才。

和老婆的同事的故事,其實要從我和岳母發生不倫的那個故事說起,當初我和岳母小蓮發生了性關係後,我無意中發現了,她後背的帶有「青囊經」的紋身後,我很是迷惑,總感覺這和岳父的死還有那本傳世的醫術有關係,所以我就趁機開始研究老婆後背的秘密,但是,看了一個月後,也沒發現岳父所謂微雕在老婆後背上的經書該用什麼東西用看。這天我正在自言自語微雕如何看的時候,老婆聽到了我的嘮叨,說是她單位的眼科大夫芳芳可能能幫我。我趕緊拉著老婆向醫院跑去。

「芳,這是我家老頭,蔣則民,想招你談談微雕的問題」。老婆對著一位大概三十出頭的年輕大夫說。

我用我一概紳士的方式和老婆的同事芳芳握了握說,仔細打量起這個三十出頭的小女孩來,168CM的身高,窈窕的身軀,略顯蒼白的臉框上猶如激光微雕般的精細面孔,使得本來蒼白的氣色略微帶點林黛玉般的氣質,看上去就領男人心疼,憐惜,領我的老二由俯臥撐狀態變成立正姿態。

「卡嚓……」,我還沒反映過來,只見老婆和芳芳聞聲看來,頓時,我發現老婆的臉上充滿了怒氣,芳芳則依舊面無表色,只不過將頭扭轉到了旁邊。

「則民,你給我出來,你自己低頭看」。我趕緊低頭,原來剛才自己的老二太他媽的敬業了,把褲襠頂破了。

「則民,我告訴你別對芳芳有什麼想法,她是個GAY,她不喜歡男人。」老婆說著狠狠的擰了下我的老二。

「老婆別擰了,痛。老婆……」。我趕緊求饒。

|「你要知道疼就不起色心了,你給來我辦公室,看我怎麼收拾你」。老婆一邊擰著我老二,一邊打開辦公室的門,原來老婆的辦公室和芳芳的辦公室就隔著一道木門,中間的小窗戶用報紙貼上了。

「老婆,別擰了,求你了。」不知道為什麼她越是擰,我越感覺爽,不知道不覺又增大了一圈。

只見老婆關上了門,然後有擰了擰,缺定關嚴了後,閃電般的脫掉了工作服,只見老婆白色的大褂裡面,只穿著豹紋的透明乳罩,而下面是個豹紋的C字褲,我還沒反映過來,老婆一把抓起我的老二舔了起來。

「老公,你知道嗎?你一天不幹我,我的小穴就很癢,老公,我愛死你的大雞巴了,比那種橡膠棒好多了,還是真實的大雞巴好吃。」老婆開始淫蕩起來。

我心裡感覺這句話說的怎麼那麼彆扭呢,比橡膠棒好,他媽的肯定是老婆背著我用橡膠棒解決了,我這正想著我突然發現老婆辦公室小窗戶上貼著的報紙微微的動了一下,露出了一雙哀怨的眼睛,我認識這眼睛是芳芳的,她偷看我們做愛,好,我順勢將老二從老婆的嘴裡抽出,接著閃了老婆一巴掌。

「趕緊把你的逼唇給老子扒開,老子要幹你的騷比穴」。我故意打了老婆還喊得淫蕩些,老婆似乎沒反應過來我打她的耳光,不過在她淫穴的騷癢下,老婆也沒說什麼,趕緊的爬下扒開了陰唇,我沒有帶套子,直接插了進去。這時我偷瞄了下報紙下那雙偷看的眼睛,感覺那種哀怨的眼神突然變成了憤怒,就像咆哮的獅子一般的眼神。我光注意看她了,一分心,沒忍住精關,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進了老婆的子宮,老婆趕緊又跪下來舔弄著我老二上余液,似乎生怕流掉一滴似的。

這是電話響了,醫院讓老婆下午去衛生局開會,我趕緊打掃戰場,老婆也趕緊恢復成往常工作的OL那樣,很正經的囑咐我幾句,就開車走了。我一看時間正好到下午茶,我就走到旁邊的屋子裡。

「劉大夫(芳芳本名叫劉芳),有時間麼?一起去喝下午茶」。我試探的說,通過剛才她偷看的事情,我可以肯定她絕對是個騷到骨子裡的娘們。

「好啊,蔣先生」。說著芳芳放好了手頭的文件,我們一起來到了頂樓的咖啡店。

「你喝什麼?|」我很紳士的問下芳芳。

|「都可以,你叫吧!」她依舊是那樣面無表情,不過我可以看出這張冰冷的臉下透露著殺氣。



「服務生,兩杯kopiluwak,我那杯不加奶和糖。劉……」。還沒等我說。

「一樣」。冷冷的唇間蹦出了兩個字,依舊那麼酷,我更加的想崩了她了。

「蔣先生,你有什麼微雕的事情問我就趕緊說吧,既然我答應了angelina幫你,你就問吧」。她似乎很想甩開我。

「其實也沒有什麼,我只是想知道如何才能看見微雕的文字。」我很認真的請教著。

「這沒有什麼,我樓下有本我總結的筆記,回來拿給你,你去看看就知道了,方法很多,你看看用哪種比較好。」依舊的冷冰冰。

就這樣我們總共沒說十句話,我喝著kopiluwak,突然對眼前這個迷一般的女人產生了濃厚的性趣。

我們喝過咖啡後,她帶我來到了她的辦公室,她從桌底下的電子密碼箱內拿出一個鐵盒子,裡面有三個本子,分別是紅色,藍色,白色,她把紅色的本子遞給了我。

「蔣先生,不用還我了,只是我家祖傳的微雕秘籍,你拿去吧,就當我補送你和angelina的禮物。好了,你先走吧,我還有事情」。我根本沒有注意她在什麼,我只是想著她保險箱裡的那兩本書是什麼。

「蔣先生,還有什麼事情麼?」她冷冷的又說了句。

「好的,那就謝謝劉大夫了,我先走了。」我心想回來再弄你個騷貨。

回到家,岳母正在家做飯,我進屋換上睡衣,想著白天發生的事情,那個芳芳到底身上有什麼迷呢。為什麼我一看見她就想操她呢。

「則民,吃飯了」。岳母推門走了進來。

我望著岳母,突然內心一種獸慾迸發了出來,我要做愛,我抱住了岳母,拉扯掉奶罩和內褲,不顧著岳母的推脫,我叼起她的奶頭,嘬了起來,岳母在我吃咪咪下,也放下防線,開始享受起來,淫蕩的叫著,我繼續順著嫩白的細腰往下親吻著,越過一片黑色的森林,到達了那傳說中的一線天,我伸出了我口中的眼鏡蛇,探秘著岳母那充滿洪水,不,應該說是泥石流的一線天,瞬時,我的唾液,岳母小蓮的淫水,小穴裡的白帶,混合在了一起,我用勁我的力氣,將這混合液體全部都吸進了我口腔,然後我抓起奶子,爬了起來,將我的定海神針插進了小蓮的嫩逼,止住她那一線天裡的洪災,然後嘴對嘴和她分享起我口中的混合液體,我們你一小口,我一小口,品嚐著我們這淫蕩的液體,彼此瞬間到達了高潮,我沒有將精液射進她的穴裡,而是射到了她的肚皮上。

「喝掉她」。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此刻自己似乎很冷淡,我只是知道我的內心還是想著另一個人,劉芳。

岳母看了我一眼,將精液捧在手中,都含進了口中,她沒有嚥下去,而是看著我,我剛要走,她突然跑過來抱緊我,吻住了我,沒辦法,我也喝下了自己的半管精液。

「則民,我愛你,不管什麼都要和你一起分享」。岳母深情的說著。我沒有回答,只是心裡在想「操,麻痺的,精液和我分享個屁。」我洗完澡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老婆去開會說單位有事給值班,不知道為什麼老婆最近總是值班,幹活動,我自己實在的睡不著,打開電腦,本來想上sexsex看看原創文學什麼的,誰知道無意中發現一個郵箱,是126的,我從來不使用126的郵箱,我一看,不錯cooks還沒清除,還有郵箱的帳號,是我的名字,我心想肯定是老婆的背著我弄得,上完還沒來的急清除帳號信息,我這人天生有種探秘心裡,我趕緊輸進我的生日當密碼測試,結果顯示密碼不正確,我又嘗試輸入老婆,岳母,岳父的生日,名字,連自己車的牌照我都試了還是不對,我打開瓶啤酒,心想:老婆平時設置的密碼都是這些呀,她這種波大無腦的女人,也不可能記得住複雜的密碼呀。

我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睡夢中,突然我腦海中閃現出劉芳的身影,我趕緊一個螃蟹打挺起來,在密碼框中輸入了劉芳的名字。結果,進去了,我點開了郵件看了起來。一個接著一個的看,看得我膽戰心驚。老二挺了又挺。

探秘老婆同事蜜穴(二)

清晨的陽光總是最明媚的,照的我的雙眼格外的刺痛,我用了一夜的時間把所有的EMALL都看完了,也明白了發生在老婆和芳芳之間的事情。

原本,有一次,我和岳母正在做愛,老婆開會提前散會本來想要回來給我們做好吃的,誰知道一開門就聽到岳母放蕩的叫聲,而那個正在幹著岳母的男人居然是自己的老公,老婆當時就呆了,就跑去找芳芳,可是老婆並沒有把我幹岳母的事情告訴芳芳,只是說我出了些問題,作為好朋友的芳芳就安慰我老婆,讓我老婆住在了她那裡,誰知道,這賤人居然在我老婆的水裡下了春藥,強姦我老婆,還照了很多的照片,從後面的幾封EMALL中就能看到許多老婆被劉芳用橡膠陰莖姦淫的照片,還有幾段視頻。

劉芳就從此以視頻和照片威脅我老婆做她的情人和她搞GAY,老婆在EMALL中也承認了自己和她做愛中曾經有過高潮,想想這事情也是怪我,光顧著搞岳母了忽視了老婆的感受,在最後的一封信老婆說了一句話「芳,我承認你給我高潮,給我了關懷,我很感激你,但是,我沒法讓自己愛上你,並不是因為你威脅我,也不因為你是女人,而是我的心始終被鎖在了則民的身上。不輪他是否愛我,我的心都出不來了。」看到這句,我感覺自己的心在流淚,在滴血。

我不能讓老婆在受委屈,我驅車來到了老婆的辦公室裡,老婆正好送病人出來,看到我來很驚訝。

「則民,你今天怎麼來了?」「angerline,你過來,芳芳在了麼?」我感覺這一刻我很man.「她啊,在旁邊屋子了,你找她?」老婆遲疑的問我。

我一把拉著她,進了芳芳的屋子。劉芳還是那一副冷面孔,不屑的瞥了我一眼,「蔣先生,我的祖傳東西都給你了,你還有什麼需要的?」「劉大夫,你給我的書,謝謝你,你脅迫我老婆被你搞的事情怎麼說呀?」我故意壓低語氣說。只見此刻的劉芳那副冷冰冰的臉夾的肌肉微微的抽動著,一旁的老婆嚇的跪在了地上。

「則民,求求你,別離開我,我真的很愛你,沒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有勇氣繼續活下去。」老婆緊緊的抱著我的大腿,我知道老婆真的很愛我。

「老婆,你去那屋子,我和劉大夫需要單獨的談談。」「不,則民,你不要哄我走,我求你了。」老婆抱的我更緊了,眼圈也都哭紅了。

「老婆,你先過去,我有事需要單獨和劉大夫說,我不會不要你的,相反我會更加疼你的,就像你EMALL寫的那樣。」我將老婆扶起來,吻了她額頭下,老婆怯怯的退了出去。

「你想說什麼?」劉芳的表情依然是冷冷的。

「呵呵,我說話直接,你玩了我老婆,我要點補償不應該麼?」我習慣性的點了根煙。劉芳打開自己眼前的抽屜,拿出了支票。

「這裡是二十萬美元,就當我虧欠你的,可是我不能沒有angerline,她是我生命的全部。」劉芳依然是冷冷的。

「謝謝你,劉大夫,真大方,我真沒有想到,我老婆能值那麼多錢,可是,angeline的心永永遠遠在我這裡,」我抓起劉芳的手狠狠的戳向我的胸口,「在我們倆的世界裡,她的心裡根本就沒有你,你永遠得不到她,我們明天就出國,離開這裡,你永遠都看不到她了。你死心吧。」我將錢扔的滿地都是。劉芳咬著嘴唇,雙眼已經泛出了紅光,我知道此刻的她眼中既有對我的仇恨又有對angerline的不捨。

「蔣則民,你到底想怎麼樣?」劉芳冰一眼眼懵中充滿了殺氣,應該說是血紅的殺氣。

「劉大夫,沒有別的意思,你還可以繼續和我老婆保持這樣的關係,但是,她是我的老婆,你玩她了,我就沒人可以玩了,所以,我只能玩你了。」說著我的手就開始撫摸起劉芳的臉頰。

「別碰我,看見你們男人我就噁心。」劉芳打開了我的手,應該說是充滿了淫蕩齷齪的魔爪。

「那好,劉大夫,再見,angerline,我們走吧。」我故意抬高了聲高,老婆也趕緊跑了進來,抱住了我。生怕我甩掉她。我們剛要出門。

「好,我答應你。」劉芳低著頭,不在說話,我也知道這個時候應該讓老婆哄哄她,只有她高興,我才能幹她幹著開心,興奮,爽,痛快,刺激,激情。總之,此刻我的內心真實澎湃,不知道用什麼詞再去形容這種感覺。

「angerline,你陪陪劉大夫吧,晚上我去威斯町定了房間,你和劉大夫一起來,當我們的和解飯吧。」我並沒有聽到老婆回答什麼,我只是自顧自往醫院外走去,我遠遠的就看見我的車上似乎倒著一個老大爺,我趕緊跑過去。

「大爺,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有的網友說我是個色狼,我承認,但是,我也是個男人,這裡的男人是指,我有愛心,有家庭觀念,有同情心,有上進心等。

這時的大爺只是嘴唇在微微的顫抖,我一看這他媽的都到醫院門口了,我要是不管大爺,大爺就給葬這了,我趕緊背起大爺,跑著奔向醫院急診室,大夫一看這樣都趕了過來,推進ICU急診室,我只是看見不停的有大夫進去,我想想不能走,萬一老人家屬來了,我要是走了,人家肯定還以為是撞大爺了,畢竟是倒我車上的,越是跑越是黑,乾脆在這等著得了,誰叫我心眼好呢。

「你是病人什麼?」一個四眼小大夫過來問我。

「他倒我車上了,我給他送來的,你去看看他吧,他是末期癌症,真是不明白,日子那麼長還能活到現在,真是奇跡,我還以為你是家屬了,他家屬要是來,幫我問下,能不能用老人的遺體做科研,癌症活那麼長時間是個奇跡。」小四眼推推眼鏡。

「我去你他*的,你他媽的有人性麼?人還活著了,做你麻痺的科研,我錘不死你丫的。你個姥姥生的玩意。」我也不知道自己打他多少下,我只是記得,我手上衣服上都是血了,老多大夫拉著我,我最後還狠狠的踹了內丫的倆腳。現在這大夫,沒人性的真多,當然不包括我老婆。

我自己來到重症病房ICU,大爺剛剛醒過來,手緊緊的攥著我的手。

「小伙子,你是個好人」「大爺,您別說話,咱爺倆碰上了就是冥冥中的緣分,我救您是應該,您好好養著什麼都別想。」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特別感動,可能是跟我孤兒從下無依無顧的原因有關。

「小伙子,你聽我說,我的胸口的襯衣口袋裡有封信你拿著。」大爺握著我的右手,握的緊緊的。我左手輕輕的拿出了一個牛皮信封。

「小伙子,這信封裡是傳世醫術枕灸針刺術,你務必好好學習,我本想貢獻給祖國,可是,剛才你和他們打架的事,我的都聽見了,我還活著,他們就這樣,唉,這群為了仕途學醫的孩子呀,國家要是靠他們就沒希望了,孩子你有愛心,這書放你手裡能造福蒼生,記住,學此書,到最後七星三關針必須配合青囊術的乾坤陰陽轉術,否則針刺者會血氣逆行的。至於青囊術恐怕已經無傳世了,你只要把前面的針刺術學會,不僅僅能延長自己的壽命,而且其中的妙用你自己恐怕都不敢想像,好小伙,以後就靠你了。謹記,上善若水,德行天下。」說著老人永遠的合上了雙眼。

我感覺從手術室走到門外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十米,但是我的腳步好重,好沉,淚,痛,為什麼,雖然我和老人認識才短短的兩個小時,對話不過幾句,但是從來沒有人對我有那麼大的期待,有那麼掏心的說話,有那麼實誠的語言。

我獨自在醫院門口對著西方日落的太陽,邊抽煙,邊心中默默的起誓,一定要懸壺濟世,將老人的思想傳播出去。

很快的就日落了,我帶著沉重的心情來到了,威斯町,遠遠看著一群男的在門口圍著,我並沒有特意的看看,我此刻根本沒心情去看這種熱鬧。

「則民……」我似乎聽到有人喊我,我一眼望了過去,原來是angerline和劉芳被幾個男的圍在了中間。

「angeline,怎麼回事?」我看看大概有七八個人,看樣子像是這周圍的地痞。都二十多歲的樣子。

「沒,他們說讓我和芳芳……」看見老婆臉紅的樣子我就明白八九分了。

這時候領頭的光頭說話了。

「媽了個八字的,老子找小妞,和你有什麼關係,趕緊滾,有多遠滾多遠,聽見沒?要不我這些弟兄廢了你。」「哼,你把爹的台詞都說了。Angerline你和芳芳先走。」我推著老婆往邊上走。

「媽了個八字的,你小子還英雄救美了,弟兄你們看著辦吧。」說著周圍幾個人從身後都掏出了棒球棍,還有鎬把子,一個小四眼首先舉起棒球棍向我砸來,我一個側身巧妙的躲過了,可是我一扭頭,這一擊正好打在了芳芳的白嫩的胳膊上。

「操,讓你走還不趕緊走,趕緊滾蛋。」我衝著芳芳怒吼著。

「我不要欠你的。」她說話還是一樣的冰冷。

我苦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