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紅少女

深紅少女(Scarlet Girls)原案:伊達英丸翻譯、改編:太陽黑子**********************************************************************

作者的話:因為不久前曾經有人提起過我的舊作,所以一時心血來潮,找了另一篇和《天使鎖》同時期的舊作出來,重新修訂了一些文句和大幅改寫了結局部份,便成為了這一篇《深紅少女》。對於一直寫的都是鬼畜、暴虐路線的我來說,這篇是絕無僅有的soft SM作品,所以在重新翻看時自己也覺得很有趣,希望各位也會喜歡吧!**********************************************************************

一、秘密探險

今年才剛滿16歲的亞美和由美,從小時候起便是最好的朋友。

兩人雖然住得很近,也一直讀同一間學校,但一方面亞美是個美麗、行為文靜的品學兼優生,另一方面由美卻是個討厭讀書,對師長持反叛態度,活潑好動的暴風少女,兩個性格近乎相反的人竟能如此投契友好,倒也令人意外。

兩親是正直公務員的亞美,和父親是經營LoveHotel(即是那些經營黃色事業的另類公寓。)的由美,二人的家境也大有分別。

雖是如此,但亞美也不理家人的反對而經常和由美一起,並在課業上給予由美幫助,而另一方面擅長人際關係的由美也會帶亞美到各種地方遊玩,二人可說有著互相補足的關係。

然後突然在某一天,由美提出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主意。

她暗中拿到父親經營的Lovehotel的鑰匙,提議亞美一起去「見識」一下。

因為每週必定有一天hotel是休息的,那時她們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入去自由探險。

就是品行良好的亞美本身也有一顆不小的好奇心,加上能和摯友一起進行,令她也安心地接受這個探險的提案。

這一天中午過後,二人約好了在車站相會,然後一起乘車來到了涉谷。

她們本來預計中午這附近的行人應不會太多,但結果周圍的人卻也不少,而且路人們對這對無論是外表還是氣質都截然不同,但卻同樣是一流的美少女的兩人不禁投以注目的眼神。

亞美的膚色很白皙,一頭柔軟率直的長髮,一臉文靜而溫柔;相反由美卻曬得一身健康的古銅色肌膚,身體高大而強健,樣貌帶有像野生動物般的野性美。

天性小心的亞美,不時左顧右盼希望不會遇上相熟的人,緊張得心臟也在狂跳。相反本身已在父親陪同下來過這區很多次的由美,則一點也不擔心地拖著亞美的手一直向前走。

到了公寓的入口,由美用鑰匙打開鎖著的大門,二人一起進入這個她們完全陌生的地方--懷著好奇心和期待,一起進入未知的世界……

在公寓內有很多不同設備的房間,而在每間房門口都貼有房間內容、女服務員的樣子和收費,以供顧客選擇。

「亞美,不如我們入這間看看好嗎?」

由美指著一間門口寫著「女王大人的調教室」的房子。

「討厭,這不是那些綁手綁腳的玩意嗎?」

「就是因為這是間我們可能一生人再也沒機會進入的房間,所以我們才要見識!而且這間房不但價錢最貴,而且還列明裡面有很多新奇的設備呢!」

「但是……」

「不是很有趣嗎?來吧!」

亞美想著,覺得由美所說的也不無道理。

「進去吧!」由美開始把門打開。

「由美你經常都這樣亂來的……」雖然口中是這樣說,但亞美仍不其然跟著由美進入了這房間內。

「啊……」

一進房內,亞美立刻感受到一股不尋常的氣氛。

全體以黑色為主的房間內,有著意料之內的大型圓床和獨立浴室,而天井上則垂下一些鎖煉狀的東西;在一旁更有一張像診症的病床似的床子。除此之外,還有各種各樣不知名的玩意。

除了在電視、雜誌上得知SM是和束縛有關、把痛楚施加在被虐者身上的玩意外,亞美對這方面幾近一無所知。

「嘩!真--厲--害!亞美,你看!」

由美頑皮地開動了電動圓床的開關,整張床立刻開始自動地震動起來,同時床的中央部份更作出波浪型的上下波動,就像性交時的抽動……

「討厭!由美怎麼常常像個小孩子般愛玩……」

和經常表現得天真瀰漫的由美不同,亞美有著成熟的冷靜和自制力。

「嘻嘻,不是很有趣嗎!幻想一下一男一女兩人在這張床上做那回事時的情形……」

「真討厭啊,由美!」亞美的臉立刻紅了起來。一向是讀書派的亞美連男朋友也未有過,更遑論是「做那且事」的經驗了。

不久後,亞美打開房中的一些櫃子看看。

她立時深吸了一口氣--櫃中是很多不同的性愛用具,也有很多SM用的繩索、鞭、手鐐等用具。

亞美立刻面紅耳赤,想到這些用具使用時的情形,她感到內心像燃起一股烈火般。她連忙立刻把櫃們「轟」的關上。

「喂,亞美你知不知道,這裡有可以把做那回事的情形拍攝起來的設備?」

由美把玩著床邊的一些按扭,然後牆壁中有個暗格緩緩打開,開始露出一部類似電視機的東西。

由美再按了一些按扭後,電視中開始有影像出現了。然後,更聽到一把野艷的女姓呻吟聲!

「看來是之前光顧這裡的客人呢!」由美說。

映像中的女人全身赤裸,而雙手雙腳更被繩索綁緊在床的四角上。

「討厭!」

雖是這樣說,但亞美對這初次見到的性交場面有著一份好奇。

映像中的女人樣貌頗年輕,看來不會比亞美和由美大很多;然而她卻穿著妖艷的厘士內褲連長襪,散發著性感的氣息,而她那眉頭輕皺的媚態,更顯出一種成熟女人的色氣。

至於她的對手,由於拍攝角度關係而看不見他的樣貌,然而憑背影可推斷他大概是一個中年漢。他的舌頭正在那全裸的女郎身體上貪噬地又吻又舔。

「啊……好厲害……連那處也舔……」

由美指著那男人,他正在女人的下體前,伸舌舔著那窄小的裂縫,發出了淫

靡的聲音。

「真的……好厲害……」亞美說。

這次她指的是那男人的肉棒,初次見到男性興奮時的性器官的亞美,其驚訝完全顯現出來。

「這樣的東西……如果插入自己體內……」亞美的心在妄想著。

這時,畫面上的男人已插入了女人體內,而且開始激烈地抽插起來。

「啊……啊……」女人發出夾著興奮的叫聲。

男人的肉棒和女人的性器的碰擊摩擦,發出惹人瑕想的聲音。

「討……厭……」

亞美的心臟狂跳,心胸內像生出一股烈火。這時,她的手接觸到一樣溫暖的東西。

那是由美的手。

有如反射性動作,她立刻握緊由美的手。

這時,由美轉頭望向她,低聲說:「喂……難得一場來到……不如用這間房的道具……體驗一下?」

由美的大大的眼睛內,閃出妖異的光亡。

二、羽毛挑逗

「但是……聽說SM會很痛的……我討厭痛!」亞美說。

「唔……亞美對SM一無所知,不過我對此卻多少知道一點點,我們只要扮著玩玩便可,不會真的弄痛你的哦。」

「但是--」

「答應吧!當是一種經驗吧,這種機會真的不多啊!」

由美的說話觸動了亞美的好奇心。

(對,以後真的不會再來這種地方的了……)

「那好吧,但你要先答應,一定不可弄痛我哦!」

由美連忙大力點頭答應。

「好吧。你先去那怪怪的診察台躺下來。但為了不會弄污了衣服,先把衣服全部脫下吧!」

「只有我一個脫……我會害羞的……由美你也脫吧!」

「真沒你法子!」

二人把身上的衣服全脫了下來,整齊地疊放在床上。

「好緊張……」只脫剩內衣褲的亞美道。

「亞美,在這裡坐下吧。」

這診察台像張傾斜四十五度角的椅子,在靠手和腳下都有扣子固定雙手雙腿位置。

「對,就是這裡。」由美把半裸的友人扣上鎖扣固定在椅子上。

「討厭……好羞喔……」

她的雙腳被分開成大約60度的狀態。

「然後是這個。」

由美拿出一個像高爾夫球大小的膠球,球的兩端有一條皮製的帶子。

「干……甚麼?喔……」

由美把球塞入亞美口中,然後帶子繞往亞美後腦扣住。

「這東西好像叫猿轡。」

「唔唔……唔……」

拚命想說話的亞美,但因被那球兒塞滿了口中而甚麼也說不出來。

「唔,這便很有SM的味道了。再加上這些道具的話……」

由美拿出各種用具放在床上,包括:皮鞭、蠟燭、電動陽具、擴陰器……

「唔!!」

亞美看到這些道具,立刻大力掙扎起來,弄得手扣也卡卡作響。

由美先拿起的,卻是一支像鳥的羽毛的東西。

不是皮鞭或蠟燭,亞美稍為安心下來。

(但她用這像羽毛的東西幹甚麼?)亞美的疑問很快便有了答案。

由美用那根羽毛在亞美的下顎、下、下腹、大腿內側……等敏感部位撩弄起來。

(不行!由美!)

雖想這樣說,結果還是只能發出無意義的「唔唔」聲。

其實亞美自小時候起便很怕癢的。知道這一點的由美,才特別挑了這道具去作弄她的好友。

由美不斷繼續用羽毛搔弄亞美。被塞住了嘴的亞美,只能發出一些苦悶的低吟。

由美的搔弄在亞美的全身上下每一處持續進行著,那種沁入心肺,卻又怎也

搔不著的奇痕,令亞美彷彿墜入了地獄刑場。

(快停止……由美……)

辛苦地抵抗著痕癢感覺的亞美,急得淚水盈眶。但正在全面熱衷於羽毛遊戲的由美,卻完全沒有在意此一情形。

她反而在欣賞著對方臉上那被虐的可憐表情,身體那郁不得其正的扭動和掙扎。

看來她竟漸沉迷於把好友緊縛,和施以輕微虐責的行為。

一種奇妙的興奮感開始在由美身體內滋長著……

「亞美,很有趣吧?讓我令你更舒服點吧!」

由美把亞美的胸圍向上拉高!

亞美那像粉雪般白的半球型乳房立刻袒露了出來。

在那尖端上如櫻桃般的乳頭,因羽毛搔弄而已經微微的隆起。

「啊,看來亞美你也興奮起來了呢!嘻嘻……」

因為以前曾試過和亞美一起沐浴,所以由美發覺到她好友的乳房的不尋常變化。

「喔……喔……」

亞美的眼睛內溢出了淚水,而含著圓球的小嘴的周圍也沾濕著唾液。

由美繼續用羽毛,在那露出的乳尖周圍撩弄。

如此敏感的部位受襲,令亞美的反應和叫聲也越來越劇烈。

「喔!!……唔唔!……」

「搔這裡已如此興奮了,如果是下面的話又會如何?」

由美指著目前亞美身上唯一的衣物--那純白色的內褲。

她先在亞美的三角地帶,隔著內褲用羽毛撩動。

「咿!……」

亞美的身體立時像離水的魚般向上一彈,她感到體內的熾熱感覺快要爆發。

由美像也在感興趣地欣賞著好友的官能反應。

(不行……怎麼竟對她的挑逗有反應……)

沒有交過男友,仍是處女身的亞美,但她以前也有過自慰的經驗。現在身體的感覺竟和自慰時的興奮感覺十分接近……

「啊……」亞美的身體變化,亦盡被由美所察覺。

「亞美似乎感覺很好吧?下面也濕了呢!」

亞美純白的內褲中央,潮濕的地方正擴展著。

「想不到一本正經的亞美,也會有如此好色的一面!」由美開始喜歡用一些言語去刺激和羞辱亞美了。

她在雜誌和書籍上看到些SM的手段和說話,現在開始一半假、一半真地演譯出來。

對於一直受人疼愛,被稱為優等生的亞美,由美不自覺地在心底隱藏一點妒意。

(想更加強烈地去苛責她……)

想著,由美的手指伸向亞美內褲的中間地帶……

三、酸甜媚藥

「討厭,亞美怎麼越來越濕了?」由美的手指,在亞美內褲上濕了的地帶不住撩弄。

「唔唔……」

手指越是來回撩弄,亞美下體所分泌的淫液便越多。

「看啊亞美,你說這是甚麼!」

由美把被淫液弄濕了的手指放到亞美面前讓她看。

亞美的鼻孔嗅到一種甘酸的氣味,眼前的由美把兩根手指一分,中間的液體如絲線般在她的兩指間掛著。

(討厭!)

看到自己的性慾的證據,亞美羞得忙把雙眼閉上。

「自己的淫液有甚麼值得害羞?」

由美把濕濡的手指拭抹在亞美的臉頰上。

「好,也是時候讓我看看你的下體現在是甚麼模樣吧?」

由美的手伸向亞美的內褲,亞美雖然想作出反抗,但結果還是很輕易地被由美把內褲拉下。

「喔……」

即使是對著最好的朋友,亞美也不想把自己那正處於興奮狀態的私處讓她看到,只是雙腳被綁的她就算想合上雙腿也做不到。

由美凝視著亞美最貴重的私處。

亞美的烏黑而纖細的陰毛公整排列著,在那如透明般的肌膚和彷如一抹煙霧般薄的恥毛之下,是那隱秘的裂縫。就是雙腿已張開近60度,那從來未有任何外人拜訪過的蓬門仍是緊緊地閉著。

由美為了想把亞美的私處看得更清楚,用手指輕把她的恥毛掃開。亞美的桃紅色花肉,那觸感猶如要溶化般柔嫩。

「唔……喔……」

亞美的低吟開始增大。

(停止啊……由美……不要!)

亞美感到由美的手指在那裂縫中心處不住撩弄。

(討厭……這感覺……好怪……)

由羽毛挑?所誘發出的性慾,並不容易退散。而在由美的手指的挑逗下,亞美的意志力更逐漸地溶解掉。

而在由美這方面,也有她自己的困惑感覺。

把好友亞美脫光、捆綁、玩弄她的全身以至私處,漸漸由美的心內也生出一種莫明的快感。

雖然也有在夜深人靜時自慰的經驗,但從未有做過愛撫別人這種事。而愛撫的對像是亞美這一點更是她之前做夢也不會想得到。

現在,把捆綁成誘人狀態的亞美如此的玩弄,奇怪的快慰感覺更越益強烈。



由美非常奇怪和狼狽,自己竟會在如此情形下感到快感。

而為了掩飾這感覺,她更賣力地狎弄著亞美的下體。

她把亞美的秘裂撐開,露出了一點桃紅色的陰道壁嫩肉。

她在翻開多重的唇肉後,終於發現了亞美那豆粒般的陰核。她用手指愛撫著那敏感聖地。

「很漂亮啊,亞美的小豆兒……」

由美像按耐不住般,把臉埋在亞美的雙腿間,然後伸出舌頭舔著亞美的花蕾裂縫。

甘酸的處女性器的氣味,有如媚藥般在刺激著由美的鼻孔。

「唔唔……」

由美的舌頭攻勢,刺激得緊縛中的亞美產生出更大反應。

被球兒塞著的口中流出的涎,更在她的嘴角和腮邊流下了一條透明的痕跡。

「跟著便試一試這束西吧。」

由美拿出了一支造成猥褻的陽具形狀的棒子。

在棒子根部有一按掣,由美一開動後,棒子立刻發出摩打般的聲音,同時棒子前端像龜頭形狀的地方更在緩緩地轉動著。

「因為亞美仍是處女,我會把這棒子很小心地插入呢!」

由美把亞美口部的圓球取出來,球兒和亞美的下唇間連著一條透明的口涎之橋,感覺煞是淫靡。

「先入上面的口吧!」

「不要!別做如此過份的事,我不要再玩了,快放開我……」

「你說甚麼?現在開始才是戲肉啊,亞美乖,我會令你很興奮的!」

亞美作出的求饒,反而做成火上加油的結果,令由美更不肯擺休。

「來吧,像個大人般含住它!」

由美使勁地把棒子龜頭狀的前端塞向亞美的嘴。

「不要!不……喔……」

由美用手緊夾亞美的下顎,迫她張開了嘴。

棒子開始進入口腔內,雖然其粗大程度也未至於把她的嘴塞個滿,但由美把棒子直推入至抵到喉頭為止,令亞美產生出猶如嘔吐般的感覺。

「來,先用口把它嘗清楚,不久後便要把它插進你那下面那裡去了!」

由美把棒子在亞美的口中不住移動,令亞美眉頭緊皺地發出「唔唔」的呻吟聲。她更按下掣令棒子前端開始轉動,更令亞美不舒服地叫著,叫出一些沒意義的聲音。

由美把那棒子充份地在亞美口中玩夠後,把它抽出來,開始把它伸向亞美的下體……

四、淫具魅惑

在只有兩個美少女的性愛酒店中響起了震動器淫靡的聲音。

那個淫亂的陽具型震動器,經由一個美少女由美的手,伸向另一個美少女亞美的花蕊中。

「停手,求求你,別做這樣的事!」

初次見到這種情趣用具的亞美,因恐懼而驚呼。

「這樣的東西,不可能插進我那裡啊!」

「亞美,無須擔心啊!」

由美妖艷的眼注視著亞美恐懼的表情。

「女人的那裡很有彈性,這樣大小的東西絕不成問題!」

「不……太勉強了!」

「不怕!就交給我吧!」

「喔!」亞美的下體感到了那淫具的震動,那幼嫩的宮能反應立刻作出了反應。

「別怕!慢慢來。」

由美把淫具前端停在陰阜,讓那擺動的前端撥弄得亞美的肉唇一開一合的。

每當一接觸內壁少許,亞美立刻整個人向上一彈。

「嘻,亞美真敏感呢!」

亞美像完全聽不到由美的話,她全身己因為官能上的感覺而失去對其他東西的反應。

由美抽出了棒子,在前端塗上一些潤滑液。

「要來了,放鬆吧。」

「不……求你輕力一點……」

由美用力一推,那淫具開始侵入亞美的花蕊。

「啊!好痛!」

「不要緊!振作點。」

「不行!別插入來!別插入來啊!!」

亞美的淫洞被強行撐開,那棒子就從中間插了少許進去。

「看!進入了亞美那處去了!」

由美繼續把棒子向亞美體內深處推進。

「求求你!別再入……啊!」

面前像有所阻礙。

「啊啊啊啊!!!!!」

由美再加力一推。亞美的慘叫響徹房中。

終於,那棒子完全插入大半!

「看,還說是處女,連如此大的棒也容納得下啊!」

由美滿懷興奮,看著洞穴中插了一根淫具的亞美。

「喪失處女身的感覺怎樣?」

「由美……討厭……」

「怎麼,如此值得記念的時候怎麼在流淚!」

由美的手伸向那淫具,按下了尾端的掣。

「來吧,讓我令你高興一點……」

亞美的腰,擺動得和插在她體內的淫棒差不多。

那玩具之前還弄得她下體好痛的,但現在痛楚已經逐漸減退,取而代之是亞美體內的快感之火焰慢慢開始燃燒起來。

「啊……我感覺……好奇怪!」

「這便對了,只得我們兩個人而已,所以無須忍耐,盡情地享樂吧!」

由美把頭湊近,吻在亞美的櫻唇上,舌頭更往亞美的口內伸入去。

如在夢中的亞美,忘我地把由美舌頭吸啜住,和自己的舌頭卷在一起。

兩個頂級美少女的嘴在吻得「啜啜」作響,兩條丁香般的軟舌,不停在和對方交換著口內的唾液。兩人的唾液相混合,成為一條透明的絲線伸延至床上。

由美的手也操縱著那根淫亂的陽具棒,在已經沒有半分反抗的亞美的肉洞內來回反覆地一推一拉的動作著。

跟隨抽動的節奏,亞美的快感,也徐徐地向頂峰而去。

「啊啊!為甚麼?」突然柔肉的感覺停了下來,原來由美已經把假陽具抽出了亞美體外。

「亞美,現在還不能太興奮!」

由美在亞美面前半睜媚目,伸出舌頭舔著那假陽具棒前端部份。

「真好吃呢……亞美的汁液……」

「現在先給你一些好東西吧!」

由美拿出了一瓶好像Cream狀的東西。

「幹甚麼……」亞美露出不安的表情。

「馬上你便知了。」

由美拿出了一張面紙,拭抹著亞美的下體。

「你下面竟濕成這樣啊,連面紙也快不夠用了!」

拿出一張又一張面紙,由美一邊抹,一邊細心欣賞亞美那形態優美的陰部。

少女那橢圓的肉丘上,只分佈著薄薄的一層輕柔的毛髮;在剛才的一輪玩弄之後,本是緊閉的媚肉已稍為往央︻分開,中間露出了粉紅色的果肉,更在濕淋淋地冒著半透明的白沫。

然後,由美把瓶蓋打開,用手指沾了點瓶子中的膏狀物,然後途抹在亞美的陰道口肉壁之上。

「啊,那是甚麼!?」敏感的媚肉上產生了一陣異樣冰冷感的亞美嚷著。

由美把膏狀物塗滿在亞美的洞口、肉壁、甚至包皮內的花蕊上。

「啊啊啊啊??怎麼回事?」

本來還是如薄荷般的涼快,但漸漸卻生出一種強烈的刺激。

在女性最敏感的部份,燃起了一種摸不到也搔不著的強烈痕癢感覺。

「由美你在塗甚麼?」

強烈痕癢下,很想去抓一抓,甚至碰一碰也好,偏偏這對於手腳被綁的亞美卻完全辦不到,只有在不住扭著身體。

看著不住叫著和扭動的亞美,由美大感有趣地笑說:「怎麼興奮成這樣!」

「求求你由美……好辛苦……」

就像波浪般厲害的痕癢感,令亞美頭兒搖得像搖鼓,秀麗的長髮也變得披頭散發,如狂亂一般。

為了令極痕的下體得到一點刺激,亞美激烈搖動著腰部,可是用處不大。而亞美的下體,則更是濕得變本加厲了。

「啊啊……喔喔喔……」她的口中也不斷發出性感的呻吟聲。

「求求你……由美……碰一碰我的……那裡……」

由美知道亞美已完全屈服於媚藥的刺激下。

「你先說清楚,你要我碰那裡?」

「由美……別再戲弄我……」

「快說!是那裡?」

「啊啊……想你……摸一摸……我的那……那……」

雖然亞美已羞恥得滿面通紅,?由美仍感到不滿意。

「不行,你要直接地,想要甚麼便直說!你是不是要這個?」

由美再拿起那玩具棒在亞美面前晃動。

「快說了,否則便把更多那瓶子的東西塗在你身上!」

由美開動棒子的震動器,把前端按在亞美的乳頭上。

性感部位受刺激,令亞美的慾火再進一步上升。

「啊啊!!」

彷彿被電殛一樣,亞美全身也像蝦般扭動。

那種被燃起了性慾後卻得不到滿足的焦燥感,令亞美終於完全失去了往常的矜持。

「請把棒子、插入……插入我的……陰道……」

「甚麼?再說一遍?」

「請把棒子,插入我的陰道……求求你!」

終於,亞美已完全地服從,把羞辱的說話直說出口。

五、深紅迷路

由美聽到由亞美口中說出如此淫賤的話,滿意地笑了。

她也把自己脫個清光,雙腳跨開站在亞美之上方。

她的身體,比16歲的實際年齡更要成熟,如模特兒般的身裁嬌傲挺立。

古銅色的肌膚,留下淺色的穿著泳衣的痕跡。

乳房十分挺立,那硬而挺拔的粉紅色乳尖,惹艷欲滴。

相比起來亞美的身體看起來柔弱可愛得多,像是大力點碰也會碎掉一樣。

「亞美別只顧自己享樂,也讓我快樂一下吧!」

由美開始蹲下,茂盛的恥毛直迫近亞美的臉。

「由美……快點,……用棒子……」

「不行,我自己也必須先興奮起來!」

由美用手指把自己的陰部張開。

由赤色的花瓣內張開的花肉,開始潮濕起來。一陣甘酸的發情少女的下體氣味直衝入鼻孔,令亞美的神智也模糊了。

「用你的舌,奉伺一下我吧!」

由美蹲下到令自己的陰部完全佔據亞美眼前。

「不行……由美……住手……」

口和鼻孔,被由美的恥毛淹沒,連呼吸也不順了。

「來,用舌頭舔吧!」

為了令亞美更易舔得到,由美用手指把自己的陰毛撥開一點。

亞美的鼻孔不但嗅到一陣腥味,甚至好像還感到汁液在滴下。

她把自己小巧的舌盡力伸向由美的陰部。

「啊啊!」被亞美的舌頭刺激著淫洞,由美的喉頭發出低吟。

被由美的陰戶遮住口鼻,甚至有恥毛入了口鼻之內而呼吸困難的亞美,進入有如忘我狀態般,貪喃地舔著由美的媚肉。

由美被亞美蕩熱的氣息弄得心神激盪。

「啊……喔喔……對了……亞美做得好……」

由美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令她忘我地雙手揉著自己的乳房。

在快感的淫叫下,她把自己的雙乳推至擠成一團。

在她雙指間的乳尖,己變得堅硬挺突。

「不行……要……去了……」

由脊髓向上直衝的的快感,令她小麥色的肌膚不住顫抖。

「亞美……一起吧……」

由美再一次把那假陽具棒,插入亞美那刺激得粘膜也翻了出來的肉洞。

期待已久的再插入,那種興奮感再次陶醉亞美心頭。

「好啊亞美!啊!!!」

亞美更加賣力的口技下,由美開始爬上最大的高峰。

「唔唔……喔……」

劇分的雙腿不住顫抖,興奮忘我的亞美的唇激烈地吸啜著由美的愛液,舌頭舔著隆起的花蕊,由美的全身發出劇烈的痙攣……

「啊啊啊!!!!」

兩個上下交疊的全裸美少女的尖叫,就是在房外也可以聽得見。

「這……這是甚麼?……」

剛剛由有生以來首次高潮平復下來的亞美,突然感到自己的頸項一緊。

那是一條深紅色的膠製頸圈,圈上更扣著一條鮮紅色的綿繩。

「真可愛哦……亞美,好像一隻小狗呢!」

的確,生來便十分乖巧和嬌小玲瓏的亞美,和頸圈實在格外的配合。

「不要這樣……太羞了……」

「再加上一兩件東西便更完美了!」

由美卻沖耳不聞地繼續為亞美「化妝」,先在她的臉上戴上一個怪模樣的面具,那個面具是由一個類伙狗的鼻子連著一個把口撐開的圓環所組成。

然後,再加上了一條插在陰道內的假陽具棒,那便大功告成了。

「喔喔……」口部被強制打開而說不出話的亞美,只有無助地看著由美穿上了一套深紅漆皮的拘束衣,然後把自已由床上解放下來。

「這樣,我們便是兩個深紅少女了……不,是一個女主人加一條小狗才對!……喂,你怎麼站起來了,要四腳爬地才對喔!」

「喔唔!……」

(不!那樣太醜了!……我不是小狗哦!……)

「小犬不聽話的話便要罰哦!」

由美拿起一條長長的九尾鞭,雙眼射出肆虐的光亡,氣勢上已俺然有女王的影子。

「喔!」

亞美不敢再逆她的意,唯有乖乖地四腳爬地,被由美牽著狗帶開始在室內散步起來。

「亞美真乖……對,屁股再抬高一點。」

兩個深紅少女,一個威風凜凜地穿上緊身皮衣,一手拿著皮鞭而另一手則牽著狗帶。

體內嗜虐的血液已經被自己最好的朋友喚醒了,從來沒有想過,能夠完全支配、擺佈和欺負這個楚楚可憐的好朋友,是這樣有趣和好玩的事。

(亞美太可愛了……可愛得我想去……破壞她!)

而另一個則可憐地在地上四腳爬行,插入少女剛破瓜的性器內的狗尾巴,隨著屁股的扭動而淫靡地央︻搖擺。

被強制張開的口中,活像飢餓的野狗般不斷滴下唾液,在爬行過的路上留下了一條濕濡的痕跡。

從房中一角的一塊落地長鏡中,亞美看到了自己現在的模樣。

(太過份了……由美……)

和由美之間的此一禁斷經歷,對優異學生的亞美來說,帶來極大衝擊。

雖因由美的變態行為而受衝擊,但對於自已有生來第一次感受到的性快感,令亞美的心也動搖了起來。

而現在,扮演著一隻小狗的時候,不知道為甚麼,她竟很快便習慣了這個扮想。

雖然還是羞恥,可是,卻又感到了一種奇妙的安心感覺。

(若果是由美的話……或許便可以放心地交託給她吧!)

只是一兩個小時,兩個少女都像脫胎換骨般,產生了巨大而微妙的變化。

「吠兩聲來聽聽吧,我的犬奴亞美。」

「……汪!」

不知不覺間,竟然真的叫出了小狗般的吠聲。亞美的眼淚不受控地流下來,但那究竟是代表了羞辱、委屈還是喜悅,連亞美自己也已經不大清楚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