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龍之張翠山與殷素素

第一回荒島結親緣

話說元朝末年,武林中的天鷹教奪得屠龍寶刀,於是便在一小島上開揚刀大會,揚刀大會由天鷹教教主女兒殷素素住持,旨在收伏武林中的一些小幫派。武當派張翠山張五俠也悄然來到揚刀大會,想要查探其二師哥受傷的事。

不料,武林中的金毛獅王謝遜想要奪得寶刀,於是便來到揚刀大會,奪刀殺人,除了殷素素和張翠山外,其它在場的人全被殺死。

謝遜帶著兩人,一起漂流到海外,準備到北海上的一個荒蕪的小島上。船走了近半年,中途,倆人想要逃走,與是便使出暗計,殷素素用毒針將謝遜眼睛弄瞎。兩人準備逃走,但風浪把船弄翻,他們只好抓住船甲木板,漂流到一個荒蕪人煙的小島上。

兩人上了岸,發現這個小島遠離中原,無人居住,而且天氣奇寒。於是兩人首先找到一個廢棄的山洞,再找了些柴火,生了一堆火。兩人圍坐在火堆旁,都意識到一時半會是回不去了,船早就被打倒大海裡去了,再說就算有船了,一路上起碼要走半年,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不測。

張翠山和殷素素兩人,一個二十出頭,一個十七、八歲,一個英俊少年,一個俊俏少女,兩人早已相識,彼此都有愛慕之心,只是兩人門派一正一邪,怕引人非議,所以壓抑著自己的感情,尤其是張翠山。這半年來兩人朝夕相處,彼此的好感又加深一層。此時此刻,張翠山看著殷素素,發現她越發的美麗,不禁有想要和她親熱的衝動。而殷素素少女懷春,被張翠山看得,此時的臉早已緋紅,將頭低了下去。

張翠山心想:此荒島遠離中土,有無人煙,不知今生能否歸返,不如在這裡先和她做一對野鴛鴦,也無疑不是一件好事。

於是,張翠山便上前將殷素素摟在了懷中,對其表示愛慕之心。殷素素此時心跳的怦怦的,十分驚喜,害羞得將頭埋在張翠山的懷裡,嬌聲地叫了聲:「五哥!」

張翠山被她叫的心裡軟綿綿的,一把將殷素素的頭捧起,將嘴唇深深的印在素素的櫻唇上。他將舌頭伸了進去,輕輕的挑開她的牙齒,將舌頭和她的纏繞在一起,深情而貪婪地吻著。

一吻過後,深藏在張翠山心中的原始慾火被點燃,他將殷素素壓倒地上,將她的衣物一件件地扒開。

終於,殷素素渾身上下只剩一件紅色的肚兜和白色的底褲。他一把將肚兜扯開,殷素素的一對渾圓豐滿的玉乳便暴露在張翠山眼前,一得到解放的處女嫩乳和內中的果實微微顫動著,發出異常的光芒。張翠山在武當山二十來年哪裡見過如此的尤物,看的眼睛都快跳出來了。殷素素害羞的連忙用手遮住,張翠山用力將她的雙手拿開,一手抓住一個雪白的玉乳,用力地在手中揉捏。

殷素素已被玩弄得嬌喘吁吁,不斷地向張翠山求饒。張翠山此刻哪顧得上這些,不但繼續用力揉捏,而且還伸嘴去吮吸那一對嬌乳,用牙齒不斷地咬著那兩粒可愛的粉色乳頭,濕滑的舌頭滑過凸起的乳頭。殷素素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往上挺著,讓張翠山把整個乳峰都含在嘴裡,讓整個胸部都站滿他的唾液。

張翠山突然把乳房吐出來,又騰出了一隻手,順著殷素素的玉體下移,伸向殷素素的底褲之中,一把便摸到她那毛茸茸的下體,那裡已經十分的濕潤,泊泊之淫水不斷從肉縫中流出,弄濕了烏黑光亮的陰毛。他十分高興,連忙將殷素素的底褲也扯開,兩手分開她的大腿,兩隻手分開她那嬌嫩的花蕊,粉色的嫩肉中間有一粒耀眼的肉珠。隨著手指的移動,分開了殷素素粉紅的緊合的花瓣,張翠山可以清楚的看到,已經動情膨脹起來的陰蒂在陰唇的交界處劇烈顫抖著,花蕊中不斷的分泌出清香的處女香味。

殷素素害羞的大喊:「五哥,不要看,丟死人了!」

張翠山沒有理會,而是將手指半開陰道口的緊閉肌肉,在殷素素的呼痛聲中插入未有人到過的神聖的地方,四周都是淺淺的嫩紅色,很溫暖,很緊閉,前邊當然就是處女膜,真是奇妙呀!

張翠山的手指在充滿淫水的陰道中緩緩的抽送著,殷素素不自覺地挺著小屁股上下配合著,她已經完全迷失自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極度的快感之中。

張翠山俯下身去,瘋狂地吸吮著殷素素的處女愛液。少女失控的喊聲,強烈的快感衝擊著她美麗卻又清純的肉體,全身泛起了一片櫻紅色。

張翠山已十分興奮,他將殷素素平放到地上,用手分開她的大腿。然後脫光了自己衣褲,掏出威猛無比的大雞巴,湊近殷素素的陰戶。殷素素在性刺激的快感中,全身開始有節奏的顫抖,並且喘著粗氣,感覺自己的小穴被巨大的龜頭逼近,她有一些驚慌,甚至有些害怕,手緊緊的抓住張翠山的手,門牙用力地咬著下唇,一雙美目緊緊地合上。

龜頭逼到了陰道口,但處女的陰道不是那樣很容易就能進入的。

張翠山用自己的左手分開了小蜜穴,右手握住自己的大雞巴,對準穴口然後對殷素素說:「素素,我要插進去了,你先忍著點!」

說完便用力地頂開了緊緊的陰道口,殷素素雖感到疼痛,但還是堅持住了,張翠山的大龜頭終於進入了殷素素的蜜洞。大雞巴無情地推進,四周的嫩肉無情得像銅牆鐵壁一樣,將龜頭緊緊地包著。

大雞巴繼續的開山劈石,一直到處女膜前方停了下來。殷素素痛得有些不行了,自己的小穴裡像被人插了根巨大的火棒,要將她撕裂似的。

「五哥,拿出去,太痛了──會裂開的!」「素素,忍住吧,第一次都這樣的。」

張翠山用力捅了進去,龜頭重重地衝破少女脆弱的防衛,也撕破了她處女的印記。鮮血像朵桃花似的飛散而出,落在龜頭上帶著長長的血痕,撞落在陰道盡頭。

隨著大雞巴的突進,殷素素發出了淒厲的慘叫,美麗的面龐因為痛苦而扭曲了,眼淚從緊閉的眼眶中飛射而出。

張翠山感覺太美了,大雞巴被處女窄小地陰道緊緊地包住,殷素素陰道內的劇烈顫抖,不斷地撫摩著他的龜頭,他的大雞巴,他的全身,甚至於他的靈魂。

張翠山開始把大雞巴抽進抽出,大雞巴蹭著受創的陰道嫩肉,給殷素素帶來了一陣痛楚,她忍不住叫著。「痛呀,五哥──裡邊痛呀。」

「好素素,忍著吧!」「痛,太痛了。」

「素素,馬上就會舒服的。」張翠山並沒有停,他開始猛烈的抽插,少女的陰道自動地分泌愛液,潤濕了受創的陰道,減弱了她的痛楚。



漸漸的,殷素素沉浸在痛與癢的仙境中,不由得婉轉嬌啼,發出既痛苦又痛快的呻吟。

「啊!好癢呀,好痛呀,好爽呀──」

「插深一點──」

「啊!呀!哎呀──噢!哦──」

張翠山的巨大肉棒深深地插著,頂著殷素素的花蕊,狠狠地磨著,淫水混著處女紅一併流了出來,在地上淌著,張翠山用力地插,殷素素拚命地配合,她已經度過了開始的痛楚,進入了快樂的境界。

看到殷素素迷離的神情和扭動的嬌驅,張翠山的攻勢更猛了。而殷素素也嘗到了雞巴深入陰道的甜頭,大腿緊緊地夾著張翠山,好讓肉棒更深的刺進去。

殷素素覺得陰蒂傳來一陣陣爆炸的感覺,她覺得自己快要化掉了,陰道壁一陣痙攣,大量的淫液從裡邊流了出來。

張翠山深入陰道的龜頭,感到一陣灼熱,不又加緊抽送了兩下,將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子宮內,然後將大雞巴從小穴中拔出去。

張翠山躺在殷素素身旁,低頭看殷素素的陰戶,小穴因長時間的抽插而不能合攏。淫水混著精液向外流著,把洞口裡外都打濕了,兩片小嫩肉一開一合地、像一隻渴水的嘴,那顆小嫩肉顫抖著,十分誘人。黑亮的陰毛被淫水和精液漫過以後,更加發亮。

此刻的殷素素初嘗魚水之歡,靜靜地躺在張翠山的懷裡享受著片刻的溫存。

而張翠山則把玩著殷素素的玉乳,不時地用手指捏著兩粒可愛的粉色乳頭。

殷素素嬌羞地說:「五哥,你剛才還沒有玩夠呀?」

張翠山笑著反問道:「素素,你剛才被我的大雞巴插得爽不爽?」

殷素素羞的連忙把臉捂上,嬌嗔道:「你真不害臊,堂堂武當張五俠,竟然說出如此下流不堪的話,做出那樣下流的事情來!」

張翠山將殷素素的手分開,深情的看著她的眼睛,說道:「在這裡,沒有什麼武當派和天鷹教,沒有正和邪,沒有綱常禮教,只有你和我。我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誰也不能說三道四。我可以好好的愛你!」

殷素素面露喜色,說道:「你呀,真是油嘴滑舌。其實,還不是想要人家和你做那事情呀!」

「難道你不喜歡嗎?你嘴裡說不要,但最後還不是爽的死去活來的,瞧你下邊現在還濕濕的。」張翠山又去摸殷素素的濕潤的陰戶。

殷素素說不過張翠山,只好又任他撫摸著。經過這一陣撫摸和調情,張翠山的雞巴不禁又硬了起來。他便捉住自己的大雞巴湊近殷素素的嘴角。

「素素,給你嘗嘗大雞巴的滋味。」

殷素素被眼前這個龐然大物嚇了一跳,這就是五哥的陰莖,好粗壯呀,足足有十七、八公分,難怪自己剛才那麼疼痛。此時的陰莖上沾滿了張翠山的精液、殷素素的淫液和處女血,殷素素情不自禁的伸出舌頭去舔張翠山的大雞巴。哇,這是什麼滋味?有著張翠山的尿騷味混合著他的精液的腥味加上兩人的汗水以及殷素素的淫液和血,不禁令人作嘔。但殷素素為了讓張翠山高興,仍然認真的舔著,並且用小嘴不停地去套弄,將張翠山的大雞巴舔得乾乾淨淨。

張翠山被殷素素舔得十分舒服,不覺得陰莖又再一次勃起,而且比上一次更大更堅挺。於是,他又想再次插入,便將殷素素壓倒在地。他用手輕輕的夾住自己的龜頭,帶到殷素素的陰道口,慢慢往肉洞裡塞。張翠山感覺到從龜頭一直到陽具的根部慢慢的被她濕熱的小穴緊緊含住。

殷素素滿足的歎了一口氣,張翠山改變戰術,要在短時間內再次把她徹底征服。他把陽具抽出到只剩龜頭還留在裡面,,然後一次盡根衝入,這種方式就是所謂的「蠻幹」,他開始用力的抽送,每次都到底,她簡直快瘋狂了,一頭秀髮因為猛烈的搖動而散的滿臉,兩手把草地抓的亂七八糟。

他每插入一次,她就輕喊一聲:「啊──啊──啊──啊──」殷素素悅耳的叫聲讓張翠山忍不住要射精了,幹得她忍不住發出有節奏的聲音:「唔──唔──唔──」。她的下體配合著節奏微微上挺,頂得她舒服的不得了。看到如此沉浸的殷素素,張翠山猛力又抽插了十來下,終於要將射精了。

「啊──素素──啊──我──我不行了──」一股酸麻的強烈快感直衝張翠山的下腹,滾燙的精液就射進了殷素素的體內。她已無法動彈,額頭和身體都冒著微汗,陰部一片濕潤,她的淫水混合著一些流出的精液,構成一幅動人的山水畫。張翠山終於忍不住,癱倒在殷素素的身上,殷素素被幹得也渾身酥軟,兩人雙雙赤裸裸的摟住,天當被,地當床,甜蜜的入睡了。

不知過了多久,殷素素被凍醒了,她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張翠山,心裡十分甜蜜,心想:自己以後幾就可以這樣天天和五哥在一起了,不用再管什麼江湖恩怨,也不用理睬什麼正邪兩道,在這裡,只有她和五哥,自己再為五哥生個小寶寶,一家人快樂的呆在一起,那種感覺真好。

殷素素想起從此要和他在這島上長相?守,歲月無盡,以迄老死,心中又是歡喜,又是淒涼。她又仔細的看著張翠山,看著他赤裸的身體,不禁又有些害羞了,想到剛才和五哥雲雨作樂時的情景,真是好丟臉呀!再看看五哥的陰莖,此時已疲軟下來,絲毫沒有剛才的威風,想剛才,自己被五哥的大雞巴幹得要死要活了,他的雞巴可真厲害呀!

張翠山也醒了,看著嬌媚十足的殷素素,心裡感慨萬分:懷中的美人已經被自己徹底擁有了,自己以後一定要好好的對她。想到這裡,便對殷素素說:「素素,我們結婚吧!就在這裡,天地為媒,現在就拜堂吧!」殷素素有點害羞得說道:「哪有人先洞房,後拜堂的呀!」

張翠山笑著為殷素素和自己穿好衣服,說道:「哪我們就作第一對吧!」當下兩人一起在冰山之上跪下。張翠山朗聲道:「皇天在上,弟子張翠山今日和殷素素結為夫婦,禍福與共,始終不負。」

殷素素虔心禱祝:「老天爺保佑,願我們二人生生世世,永為夫婦。」她頓了一頓,又道:「日後若得重回中原,小女子洗心革面,痛改前非,隨我夫君行善,決不敢再殺一人。若違此誓,天人共棄。」

張翠山大喜,沒想到她竟會發此誓言,當即伸臂抱住了她,兩人心中暖烘烘的如沐春風。當晚山洞之中,花香流動,火光映壁。兩人結成夫妻,這裡也有幾分有洞房春暖之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