誅仙淫傳

作者:雜鍋飯

第一集 風流西域

第一章屠魔英雄大會

青雲山下,這個魔獸肆虐不久的地方,各門各派高手在連手阻擊了曠世惡魔「獸神」後天下方得一時的平靜。

青雲門峰首領每派自家得意弟子前去西域輿少林天音寺,焚香谷等大門派共商大事。

天音寺想替天下降妖除魔以視正義之身,青雲則派人去看個究竟,道是焚香谷丟了寶物定想從獸神那討回。

這日,青雲山肖逸才,陸雪琪,少林神僧,焚香谷李恂等環桌共商大事,陸雪琪還是那般冷冰傲雪的神色,臉上平靜如水,卻掩飾不了嬌人的美麗,身穿白紗衣裙,似羊脂的皮膚在白衣襯托下絲毫不減那般白膩,絲絲柳眉掛在一雙如秋水般的雙眼之上,細細的紅唇嬌嫩欲滴,身材苗條而又豐滿,這就是當年讓男人失魂落魄的小竹峰第一美女陸雪琪,李恂剛來西域不久,剛看到如天仙般美麗的陸雪琪,失神的看了過去,早已對她垂延已久,不料今日如此美麗,不禁嚥了口口水眼神像釘子樣釘在陸雪琪苗條的身子上。陸雪琪已有發現,雙目幾分鄙夷怒視過去,李恂稍有回神,單手扶額低頭不語,心裡想,就算是生氣也這般美麗。

少林神僧法相首先開口:「如今魔獸已蔑,天下得已太平,西域為那魔獸老巢,必有殘餘,所以聚集各位精英於此共屠獸巢,不知各位施主有何高見?」

肖逸才看了一眼偏頭不語的陸雪琪,離座而起,正色道:「正所謂天下以少林為正義領袖,屠魔斬草除根為天下正義之舉,我們青雲門必當緊隨少林神僧,降妖除魔在所不辭!」此言即出立即得到大多正義之士連聲叫好,有不少英雄豪傑高喊緊隨少林青雲的口號,焚香谷也算名門大派,當然不能示弱,還沉思在幻想中的李恂被驚醒,環思一刻,立即向前道:「魔獸出我焚香谷而擾天下,我焚香弟子必有責任,今屠魔巢焚香谷上上下下必將全力應付。」大會立即昇華,三大門派頂力屠魔,想必全勝而歸,屠魔豪傑紛紛叫好,肖逸才沉思片刻後,沉聲道:「各位先莫急,魔巢險惡又路途曲折,此礬討伐必當三思而後行…」

立即有人反駁:「難道看這魔獸一天一天壯大然後再來屠殺我們?這不是等死嗎?」「就是啊」「說的是啊,我們要先發制人,一舉消滅魔獸。」反對聲層出不停。肖逸才緩聲道:「大家的心情我瞭解,但是如此魯莽行事反倒打草驚蛇,我們需商定對策一舉殲滅它們。」他接著說:「我們兵分多陸,從不同方向進攻魔巢,闇中潛入魔巢,殺他個出奇不備,再說魔獸之災,人心惶惶,各門各派傷亡慘重,我們需時間來調樣下,好全力應戰。」此話說到大家心坎上了,魔獸之戰後,損失慘種,有些小門小派人丁無幾,更有些全是重傷待治,需要時間來調養。肖逸才想到最近青雲突發事件太多需要回去處理,各門各派都有自己的想法,最後約定1個月後在往西域共同除魔。

第二章嬌屋飲酒

焚香谷坐落西域,此次英雄大會全由焚香谷來照料後勤,李恂為焚香未來主人當盡全心意,特別是對小竹峰的陸師妹,肖逸才有重事在身先回青雲,陸雪琪最近忙於奔波,身心疲憊,索性留下休息1天再回青雲。陸雪琪的房間在焚香谷西面,單獨一間上好房間本由貴客即生份僻高者居住,但在李恂眼中陸雪琪地位在自己心坎上。

天已漸黑,陸雪琪準備早早休息,突然敲門聲響起,陸雪琪心道:這麼晚了是誰,難道肖師兄又返回了?

索性起身開門,一看是李恂,心起鄙夷之色,冷冷道:「這麼晚了,有事嗎?」李恂沒想到陸雪琪這麼快就開門一時只盯了她的美顏看忘了回答,陸雪琪正眼都不看下冷冷道:「如果沒事,那公子早些休息。

「說完就要關門了,李恂這時才醒過頭來,右手擋住門咳了聲正色道:」不才當日在青雲峰上親眼看到師妹英勇殺敵,深感佩服今日特來拜訪,並想於師姐共商青雲焚香聯手屠魔之對策。「李恂心想此礬說法,關係2門派聯手抗敵,想必她也難以拒絕。卻沒想到陸雪琪冷道:」此事待我肖師兄回來再於你商討。「

說罷已將門關了一半,李恂沒想道陸雪琪會如此冷漠,急中生智向門裡一站,急道:「此礬去西北考察得到不少關於鬼厲的消息,想必姑娘也想知道吧?」陸雪琪廳道鬼厲2字身子一顫,卻又緩緩道:「鬼厲背叛師門,已不是我門青雲的弟子,他死活於我何關。」李恂看道陸雪琪臉上複雜的表情,知道此話也是她勉強說出,他立即反駁:「姑娘此話差已,魔獸之戰鬼厲奮力擊敵,功不可抹,之前有背師門之事也是出於無奈,若姑娘加以勸導他還是有重反正道的心意,日後好於我們共同禦敵!」這話一出李恂立即注視她的表情,卻迎上她如秋水般迷離的眼神,美白的臉上表情稍有緩和。陸雪琪心思上頭,眼睛看著李恂心卻想著鬼厲,想起昔日於鬼厲在一起的日子,幾多憂傷和思念漸上心頭,突然不知哪來的一陣涼風吹了過來,李恂受冷打了個噴嚏,陸雪琪皇過神來淡淡的說道:「外邊冷公子進屋坐。」一向嚴肅的李恂微微一笑道:「打擾姑娘了。」急步走進門。

第三章欲亂情迷

關了門2人環桌坐下,李恂突然從衣服裡掏出一個酒瓶道:「此酒乃我焚香谷獨自釀造,色香而味醇,是天下之珍品,如今魔獸當道災難四起,不如我們借酒消愁,忘卻悲傷。」之前陸雪琪以為他是蹬徒浪子一輩,卻不料他於自己也這般理解鬼厲,這麼久來,世人大多認為鬼厲背叛師門且投奔魔教,都痛恨他,難得遇到知心之人,恰如姐弟,自然親切許多,當下內疚萬分,默默不語。不等陸雪琪回答,李恂已給她滿了一杯,李恂哪裡管他鬼厲是對是錯,只想百般討好陸雪琪,好於她親近,而下藉著黯淡的燈光,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她細細的紅唇,水嫩的臉頰,隨後自己滿上一杯好似悲傷的道:「唉,鬼厲他一番苦心,被迫走入魔道也是迫不得已啊。」隨即先飲而盡,又道:「姑娘可知他為何不肯回青雲,而且…不見你?」

「為何?」陸雪琪突然正面目視著李恂,細唇微啟道出2字,眼中全是期待的目光。李恂被她這麼一瞧心跳加速,但是強穩住自己,緩還道:「姑娘別急,先嘗嘗焚香的美酒。」陸雪琪也感到失態,拿起酒杯一飲而盡,李恂立即給她滿上,李恂才緩緩道:「且讓我跟你慢慢說來…。」當下長篇大論說起鬼厲近來之事,都是些鬼厲怎麼無情,怎麼偏愛碧瑤的話語,陸雪琪默默不語只待傾心細廳,神色忽有悲傷忽有期待,不禁陷入沉思中,一盞茶的功夫,看著帶有幾分醉意和憂鬱迷人的陸雪琪,李恂淡淡的說:「其實……

鬼厲心裡就只剩……碧瑤一人了。「陸雪琪廳此話,柳眉微皺,粉拳微緊,閉目飲下第5杯。

此時的陸雪琪心裡全想的是鬼厲的無情無意。

而李恂此時想的是今天晚上自己將得到夢寐以求的美人,就在陸雪琪飲完第

5杯焚香谷的迷魂酒「五飲幻欲酒」的時候。

此時的陸雪琪臉上已見紅暈,光滑的肌膚也見淡紅,5杯過後的她醉眼迷離,幾根秀髮散落在臉上,更添幾分嫵媚。此「五飲幻欲酒」為性子非常烈的情慾酒,別說是外人,就算是焚香谷長大的高手過了5杯也失去理智了。此酒太烈被焚香谷打為禁品。

此時李恂也喝了3杯,慾火焚身,他漸漸的把椅子靠近陸雪琪坐著,看這眼前這個嬌嫩欲滴的美人,紅唇微張,杏眼迷離,一抹紅暈掛上俏臉,水嫩的肌膚白裡透紅,李恂大膽的摸向陸雪琪嫩白的小手,乍感肌膚光滑可人,李恂吞了吞口水,完全散失理智的陸雪琪一雙如春水的媚眼看著李恂,眼中卻竟是張小凡的身影,心下並沒有阻攔的意思,反而順勢倒向李恂的懷裡,李恂再也無法控制,攔腰將陸雪琪抱起向床邊走去。

第四章肉慾

李恂將陸雪琪放倒在床上,看著她豐滿的肉體,陸雪琪媚眼微張,誘人的臉上滿是紅暈,細唇緊閉,好似憂愁的樣子,李恂越看越是血氣沸騰,俯身坐到陸雪琪的旁邊,脫她的裙衣,幾下功夫便把白色裙衣脫下,露出微微透明的白色內衣和內褲,粉嫩的大腿白裡透紅,豐滿的乳房在內衣裡若隱若現,隱約可以看到兩粒殷紅色的乳頭貼著內衣向他招展。



李恂猛吸了口氣,俯下身,閣著內衣揉捏著飽滿而又柔嫩的乳房,陸雪琪此時無力反抗,只有扭動著柔軟光滑的嬌軀,李恂趴到陸雪琪身子上,兩隻大手捏弄著柔嫩的乳房,舌頭貪婪的添著光滑的粉頸,陸雪琪微微嬌喘,兩棵奶子在雙手用力的揉捏下劑弄出各種形狀,現下焦急萬分的李恂把她內衣一扯,露出如水蜜桃似的奶子,鮮紅的乳頭微微翹起,不待考慮,用雙手貪婪的握住陸雪琪的蜜乳,李恂起身看著嬌嫩的乳房在自己手下不斷變換各種姿態,陸雪琪在低沉的呻吟下,身子也隨著李恂的雙手用力,無力的扭動著,李恂俯身張口含住那似乎早已等待多時的鮮紅蓓蕾,用力吸吮著,舌頭在雙手的配合下,用力的添弄著柔弱的乳頭,「啊…」一聲呻吟從紅潤的櫻唇邊喘出,誘人的身子在強烈的吮吸和添弄下不停扭動,更添幾分性感。

李恂身下的肉棒早已堅挺如鐵柱,猛添了幾下紅潤的乳頭後,依依不捨的離開陸雪琪的雪乳,撕下身上唯一保留的內褲,李恂幾乎是在沒有任何的反抗下分開她的雙腿,觀賞著處女的嫩穴,鮮紅陰唇邊有少些細細的毛髮,鮮紅色的嫩穴嬌嫩欲滴,隱約有幾分濕潤,此時李恂喘著粗氣,不待思索,挺起大肉棒就要衝鋒陷陣,大龜頭用力分開嫩嫩的陰唇,想嚐試進入,卻受到一層柔軟的阻攔,突然來的腫脹讓早已肉慾迷離的陸雪琪微皺起眉頭,從未有過經驗的她,不知等下將要發生的事情,胡亂的扭動著阡腰,陸雪琪的嫩穴可謂柔軟至極,柔嫩的小穴不驚意的磨擦著巨大的龜頭,讓李恂難忍難耐,雙手扶著細腰抱起俏臀狠狠的將粗大的肉棒插入嫩穴深處。

「啊……。!!!!」一聲響亮的嬌呼響徹屋內,粗大的肉棒已入穴三分了。失去意識的陸雪琪玉手無力的抓著床鋪,媚眼因為插入的生痛已滿是淚水,美麗的臉上滿是疼痛的表情,貝齒上下緊咬,若不是「五飲幻欲酒」迷性強烈,此下疼痛必然讓她清醒過來,此屋經過特殊處理,一般響聲很難傳出去,李恂看著陸雪琪,心中升起幾分憐惜,但很快被陸雪琪緊嫩蜜穴的包裹所帶來的舒爽感覺沖的一乾二淨,然後緩緩抽出肉棒,李恂興奮的看著自己黑呼呼的肉棒從白嫩的肉體裡退出來,上面還帶著幾條血絲,鮮紅的小穴隨著肉棒的退出也向外翻,退到只剩龜頭還在裡邊的時候,又挺起肉棒緩緩的插進嫩穴裡去,陸雪琪又遭突襲眉頭微皺,「啊……」伴隨著一聲長長的驚叫,這次肉棒全根沒入,前所未有的舒爽感刺激著李恂的全身,又緊又柔軟的小穴把肉棒緊緊的包裹著,李恂又把肉棒退出到龜頭部分,再緩緩的插進嫩穴,重複著這個動作,每次進入陸雪琪都情不自禁的長聲尖叫,腫脹的痛處,讓她淚流滿面,粉手緊握床鋪,被抽送了幾十回合後,尖叫漸漸變為低沉的呻吟,嫩穴也因為春水孳孳的流淌變得潤滑起來,強耐著性子得李恂感覺小穴裡越來越潤滑,索性開始大力抽送起來,次次抽送都達到蜜穴最深處。

「啊…。嗯…啊!…」陸雪琪的嬌喘變的急促起來,時有巨大的龜頭碰觸到花芯時所引起的誘人呻吟,李恂抱起雪白的雙腿左右架放在雙肩上,挺著肉棒大力開墾起來,陸雪琪彎曲著雙腿,強壯的身體壓在雪白的嬌軀上,悶聲粗氣打在陸雪琪紅暈的臉上,聯綿不斷的嬌呼和呻吟傳入男人的耳朵,像春藥激發著李恂大力的抽插著嫩穴,羞澀的處女嫩穴生硬的承受大肉棒猛烈的衝刺,不時有大腿撞擊雪白圓臀發出的「啪,啪」聲,陸雪琪胸前那誘人的水蜜桃羞澀的在李恂強壯的胸膛前跳動磨差著。

百餘下猛烈的抽插後,春水已源源不斷的從蜜穴裡流出,呻吟聲已成無力的「嗯,恩」聲,蜜穴緊緊的夾著肉輥,紅嫩的陰唇在每次肉棒的抽插時向外翻著,陸雪琪半睜著迷離的雙眼,張著細唇,紅著臉無力的扭動著嬌軀,無意中配合了大肉棒的抽送,李恂已經汗流滿身,雖然嫩穴已經春水犯濫,稍有潤滑,但是緊繃感卻一直沒減,及時武功高強的李恂此時,也氣喘籲籲,看著昔日美麗動人卻冷若冰霜,傲氣淩人的陸雪琪在自己身下嬌喘呻吟,圓潤的乳房柔軟的磨擦著自己的胸膛,粉臀和蜜穴在自己巨大肉棒的抽送下早已淫穢不堪,李恂不禁雙手把著陸雪琪豐滿的雪臀,用力的揉捏著,直到陸雪琪發出一聲嬌喘,才知道,著一切都是真的,當下不再思索,猛力的衝刺著柔嫩的蜜穴。

「恩……。啊!…。啊…。」李恂配合著美人急促的呻吟猛烈衝刺百餘下後,龜頭忽感酥麻,悶哼一聲,將肉棒用力頂入嫩穴最深處,像要把陸雪琪的小穴頂穿一樣,猛的噴射出大量的陽精,「啊……。!!!!!!!!!!」一聲長長的呻吟,滾燙的陽精將粉嫩的小穴澆的一陣痙攣,粉嫩的小穴夾的肉棒又一次噴射,李恂用力的捏住豐滿的奶子,龜頭頂在嫩穴最深處舒爽的噴射著男人的精液。陸雪琪瞇眼偏頭放聲嬌呼,雪白修長的粉腿不知何時已盤上李恂的腰,雪臀嫩穴就這樣任由別人頂著。少女的第一次在激烈的欲酒下,喪失理智的被男人粗大的肉棒征服了。

第五章清醒十分

午時的陽光照進屋裡,陸雪琪慢慢從床上爬起來,忽感一陣頭暈眼花,身子骨像是被拆了一樣,全身無力,突然像是想起什麼,抓開被子一看,自己美麗豐滿的玉體一絲不掛,被單上的血和水早已分不清了,下體還有幾分疼痛,陸雪琪怒睜雙眼,不敢相信,昨天晚上的事竟然事真的,雖然喝了「五飲幻欲酒」散失了理智,但是記憶還是很清晰的,猶如剛剛發生的事情,每個姿態,每次抽插,彷彿就在眼前……「嘔…。」陸雪琪爬在床邊一陣嘔吐,此刻早已是淚流滿面,痛不欲生,她清晰的意識到昨天晚上被李恂強姦了,她想到自己以後如何面對青雲門的人,面對自己的師傅,自己把貞操看的比什麼都重,卻不料被一個卑鄙小人給玷汙了,陸雪琪一邊哭一邊想,自己為什麼這麼苦命,心愛的人離去,自己又貞潔不保,一時想到一死了之,剛取出天邪神劍準備自盡,想到李恂強姦自己必然得意萬分,緩緩放下劍,打算殺了那狗賊再做了斷,起身洗刷,卻感覺自己怎麼也洗不乾淨,霎時又傷心的哭了起來。

李恂昨天晚上如願以償後,卻想到陸雪琪武功厲害無比,若想要殺他報仇,是輕而易舉的事,所以離開之前,用焚香谷秘功抑制陸雪琪七經八脈,廢了她六層內力,然而畢竟有一夜之暖,不忍心將她武功全廢,而只廢內力,現她有四層內力很難打過自己。

陸雪琪梳妝完後,衝出門外,本身絕色美麗,當下怒氣衝天,俏臉緋紅,更顯嫵媚動人,許多早早起床練武之人,看到如此絕色佳人無不回目攀看,更有驚呆者想上前搭理道:「姑娘何事如此急迫,在下淮水寨吳景,如可幫忙當全力……」那人還沒說完天邪已架上那人脖子,只見陸雪琪殺氣逼人冷冷道:「滾!」四下豪傑立即讓開道路,不敢招惹。

陸雪琪打翻幾個焚香弟子闖進大殿,也不說話,冷冷站在那。李恂等人紛紛趕了出來,李恂看向陸雪琪卻不料她正狠狠的怒視自己,李恂看著佳人也不迴避,反而冷酷的臉上多了幾分笑意,向前好似很驚訝道:「陸師妹可有事?」陸雪琪瞪著他心裡明白他明知顧問,怒氣暴漲,呵道:「狗賊!看劍!」舉起天邪就刺向李恂,在場之人無不吃驚,李恂早有防備,舉劍對應,幾招下來,陸雪琪已落下風,自覺心理奇怪,怎麼現在內力大不如前了,卻料李恂一個傳身飄到陸雪琪耳旁悄悄的說:「師妹昨晚可舒服?」陸雪琪聞言,當下臉漲老紅,咬牙揮劍拼命砍殺,李恂知道此下也不事辦法,舉劍衝了上去全力應付,幾招過去,乘陸雪琪內力不足一個不備,劍身猛擊她頭部,當下陸雪琪受襲暈了過去。李恂環手扶住嬌軀,手中一陣柔軟,雖然昨晚瘋狂一夜,卻又血氣上頭,差點把持不住。

焚香谷谷主呵問李恂:「這是怎麼一回事?她為何殺你?」李恂正色道:「爹爹你不知,昨日陸師姐練功太投入,反而走火入魔,理性全失,我本想上前勸阻卻遭到襲擊,今日不料病情越發嚴重,懇情爹爹讓孩兒帶陸師姐去焚香後谷密室替她治療,好感謝青雲英勇抗魔力保焚香之恩。」焚香谷主要事在身沒多考慮,且對後輩之事不大關心,揮手道:「去吧,好生款待客人,如有得罪拿你試問。」

「是。」殿上之人以為鬧劇不歡而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