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被她經理幹了

辦公樓大廳的空調涼風習習,讓略有些緊張的老婆和我放鬆了許多。警衛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著我兩,是因為老婆一改平日的職業裝,換了件無肩小上衣,整個肩膀和半個胸脯暴露在外。下身一條性感的黑色短裙只到膝上二十公分,腳上將近十公分高的高跟鞋繫帶繞腿幾圈,將她兩條修長美腿修飾得無可挑剔。

我老婆故作鎮靜地向門衛點頭寒暄,身下不停,和我雙雙步入電梯。

電梯裡的探頭靜靜地監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卻不知我已悄悄將手探入老婆的短裙,撫摸她赤裸的豐滿臀部。不多時電梯「叮」的一響,已經到了老婆公司的樓層。老婆忙不迭要將我的手推開,免得萬一有人看見,我卻打定了主意戲弄她一番,遂將她肥嫩的屁股蛋子捏住不放。

電梯門一開,所幸無人在場,老婆粉面微紅,捶了我一下,嗔道:「下次再這樣我不睬你了!」我嘻嘻一笑,摟著她走向辦公室。

由於是週六晚上,辦公室裡早已空無一人。老婆反身關門,我已放下手中的購物袋,從她背後將雙手探入她的無肩上衣,握住了她的兩隻奶子,老婆一聲嬌呼道:「不要…」老婆公司的大門是玻璃的,門外雖然無人,她心理上總還是有些緊張。

我一手將她箍在懷裡,另一手毫不客氣地把她的上裝整個扯下至腰際,將她上身完全赤裸地頂在玻璃門上,面對門外空蕩蕩的走廊。老婆羞紅了臉不住掙扎卻無法逃脫,只得閉眼任我凌辱。此刻如果有人走過,便可看見一個美麗窈窕的年輕女子,閉眼咬唇,身子整個貼在玻璃上,兩隻乳房被壓得扁扁的,連乳頭都被壓入皮膚。

想到老婆可能這樣被人欣賞,刺激得我口乾舌燥,雞巴硬如鐵棍。我在她耳邊道:「別動。」彎腰從袋中取出攝像機,第一個鏡頭就拍她公司的金字招牌,然後轉到上身赤裸的老婆,讓她轉過身來,兩隻白嫩的奶子映入鏡頭,和她美麗的面容互相輝映。

雖然已和我多次在鏡頭前表演春宮,老婆還是第一次在公司裸露並被拍攝,她紅紅的臉蛋上有幾許嬌羞,幾分放縱,尤為動人。在我的指導下,她把裙子也脫了,騷媚地扭動著她的大屁股一絲不掛地跟我走進室內,爬上寬大的會議桌躺下,閉起雙眼,呻吟著撫摸自己的乳房和胴體。

我從攝像機後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君君…」

「這是哪裡?」

「公司…我公司…」

「你是做什麼的?」

「應接。」

「從前有沒有在這裡脫光過?」

「沒有…」

「在公司脫光爽不爽?」

「嗯…好爽…」

「如果現在你們男同事看見你這樣會怎麼樣?」

老婆「噢」了一聲,顯然被我這個想法刺激了,她仍然閉著眼睛,膩聲道:「他們肯定會撲上來的…」

「然後呢?」

「他們會摸我全身,舔我的奶子…」

「還有呢?」

「他們會把雞巴塞進我的嘴,讓我幫他們口交。」

「說下去。」

「我不肯,他們就打我的耳光!然後他們爬上來幹我!把我壓在下面,像幹一頭母豬一樣在你的老婆身上發洩!噢…」

老婆越說越大聲,雙腿也主動抬高翹在空中,一手揉搓自己的乳房,一手在陰蒂上快速轉動。我用攝像機給她的陰戶來了個特寫,只見淙淙小溪正伴隨陰道的陣陣抽動向外流淌。再也忍不住的我手忙腳亂地撐起三腳架,將攝像機架好,大叫一聲:「老婆我來了!」便像餓狼一樣撲上老婆多嬌的肉體。

我兩隻手同時握住了養精蓄銳已太久的紅熱肉棒,對準那期待已久的桃源秘洞,望裡「噗」地一送,粗長的肉棍將老婆緊湊而濕熱的小穴使勁撐開,帶來無與倫比的快感。老婆「噢」了一聲,滿臉盡是滿足。

我看著桌上的蕩婦,想到平日她同事對她的垂涎,而自己現在正在她公司將她剝光姦淫,心裡舒爽無比。樓下仍人流紛紛,卻無人知道摩登的辦公樓裡,正有男女在大門口毫無遮掩地做那平日只在安全的臥室裡做的好事。

我快速地抽插,為胯下的淫婦帶來無比的快感,看得出在這裡做愛讓她很刺激。

我大聲問道:「你們單位裡誰最下流?」

「…我們總裁…」

「那我做他好不好?」

「嗯…還是做我經理吧…」

『媽的!』我想。

「是不是那個姓趙的?」

「…嗯…趙誠…噢…幹我!」

「他是不是很想幹你?」

「是的!…他很想的…嗯嗯…」

「你怎麼知道?」

「他偷看我的大腿…」

想到老婆的美腿被別的男人偷窺,我不由刺激非常,忙問道:「還有呢?」

「…嗯…他會故意碰碰我…」

「哪裡?」

「有時候…他故意用手臂…碰我胸部…噢…好爽!」

我聽得又難過又興奮,加快了腰部的動作。

「你想讓他幹你嗎?」

老婆也說得自己很興奮,愈發淫蕩地道:「是的!我最好已經被他幹了!我有點愛上他了!」

「你想怎麼被他幹?」

「就像現在這樣…別的同事都不在…他把我脫光按在桌上,把他的大雞巴塞到我的屄裡,拼命幹我!」

「那你呢?」

「我就把腿分得很開很開地讓他幹。我還叫他老公!」

「他的雞巴跟我比誰大?」

「他的大!他的屌比你大!我要他的大屌,幹得我要死了!…你老婆要跟他幹!給你戴綠帽子!下次我把他帶回家幹,幹給你看!…你是不是就喜歡看你老婆被人家幹?!」

我剛要回答,卻只聽會議室門口似乎有腳步聲,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張似曾相識的男人的臉已探進了推開的門口,我不由暗叫不好,耳邊聽到老婆一聲尖叫,回頭只見她捂著身子坐了起來,臉上滿是難堪。

那男子楞了一楞,表情瞬時轉為淫邪,兩眼盯住我老婆露出大半的裸體滴溜溜亂轉。這時我才想起原來他就是那個趙誠,我曾經在接老婆下班時見過一面。我見到他面上的表情,心裡不禁一動,暗想萬一他去叫警衛就麻煩了,何況他還可能把這事跟所有的同事都抖出去,老婆就不用在這兒混了。再說我老婆這樣光著被他看,我心裡除了醋意,還有一種異樣的刺激,如同一把暗火在心裡燒。



只見趙經理走上前來,故意坐在桌邊貼著我老婆道:「小君,這樣子的後果你清楚吧?」

老婆這時已六神無主,可憐巴巴地朝我看著求救,我硬著頭皮應道:「你說怎麼解決?」

趙經理瞧瞧我老婆,肆無忌憚地摸上她的美腿,老婆的腿本能地一縮,他的手卻跟著摸向了大腿根,眼睛還朝我看著道:「你先出去一會兒,等我叫你再進來。」

我瞧瞧老婆,見她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心裡頗不願意,但另一個聲音卻在腦中道:「今天終於有機會看老婆在自己面前被別的男人幹了,不知是不是像想像中那麼爽?再說現在把柄在他手裡,不願意也不行…」就這樣我為自己尋找著藉口,硬下心腸對老婆道:「小君,我就在門外。」甚至不敢看她的表情,就匆匆轉身走出門口拉了張椅子坐下。

這時趙經理已經發現了我設在室內的攝像機,擺弄著在倒帶,我暗道不好,剛才我老婆發浪的片段豈不是盡入他的眼簾?果然,不一忽兒就聽見我老婆的錄音:「做我經理…嗯嗯…我最好已經被他幹了!…」從門口望進去,只見老婆羞得將頭埋在腿間,蜷著身子一動不動。

趙經理看得喜出望外,一邊脫著衣服一邊哈哈笑道:「小君,原來你這麼想我,我不會讓你失望的。」說著他晃動著才半大卻已頗有尺寸的雞巴爬上桌子,將我老婆推倒在桌上,不由分說便壓了上去。只見我老婆苗條性感的肉體在趙經理略肥的身軀下扭動,頭部還不停地閃避著他的強吻。

只聽他道:「現在還裝什麼正經,剛才不是在那兒像個婊子一樣叫我幹你?老子現在就滿足你!」說著他抓住我老婆的頭髮,將她的頭硬是拽著親起嘴來,我老婆「嗚嗚」地哼著,卻無法掙脫。

趙經理的雙手不住地上下遊移,盡情地享受著日思夜想的年輕美麗女下屬的動人肉體。我看見他的兩隻肥手在我老婆的奶子上用力揉搓,那種感覺真是又恨又爽,刺激得我的雞巴一柱擎天。

急色的趙經理剛摸了個半夠,下面估計已忍不住了,只見他一手下伸,在和我老婆的下體結合處弄了兩下,將龜頭對準那穴口,卻忽然停了停,對君君道:「要不要?」

我老婆已從掙扎變為半推半就,卻還有些不甘,扭過頭去不答。趙經理也居然不急,身子稍稍一沉,將龜頭頂進我老婆的陰道,卻還留下整支肉棍在外,屁股開始旋轉,那雞蛋大的龜頭便在老婆的陰道口旋轉摩擦,爽得我老婆不住將頭甩動,口中「嗯嗯」作聲。

趙經理轉了幾圈,又把龜頭往外一提,我老婆哪裡受得了這樣的挑逗,登時將屁股抬起,不讓那話兒離體而去。

趙經理得意地在我老婆耳邊道:「怎麼樣?說要就給你。」

我老婆低聲道:「我老公在…我說不出口…」

趙經理朝我一瞥,回頭道:「你老公就喜歡這個調調,你看他現在看得多起勁!」

我老婆朝我瞟了一眼,果然見我正全神貫注,卻似無怒意,她也知道我平時喜歡暴露她給別的男人看和扮演角色的癖好,想到這裡眼睛一閉,輕聲道:「來吧…上我…」

趙經理也等得夠了,她話音未落,他便運力將那根七寸長的兇器完完全全地插入我老婆的陰道,發出一聲清脆的肉響。我老婆爽得「啊」地大叫了一聲,雙腿猛地從桌上抬起勾住趙經理的大腿,再也捨不得分開。我看得也是心裡如有重錘猛擊,有要流鼻血的感覺。

只見趙經理一發不可收拾,在我老婆的身上迅速地抽插起來,看不出他白白胖胖,幹起我老婆來可是又快又狠,搞得君君淫聲不斷,夾雜著肉體碰撞的「啪啪」聲,在空曠的辦公室裡淫糜地迴響。

君君雙目緊閉,嘴唇已在不覺中主動尋找男人的唇舌。她一會兒兩手使勁抱住趙經理發福多肉的背部,兩腿勾住他的大腿,一會兒又將大腿分得開開地用手抬在空中,像是捧著自己的肉屄供他享用。

這樣插了十來分鐘,趙經理起身將我老婆翻了個身,卻故意將她面對我作狗爬式,然後淫笑著從她身後慢慢插入並抽動起來。這傢伙當著我的面幹我老婆,心裡一定爽死了,偏偏我看得跟他一樣爽。

我老婆起先還把頭垂下不敢面對我,趙經理卻故意拉著她的頭髮將她的頭一把拽起,讓我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見她的面容。只見她雙頰酡紅,如飲醇酒,額頭微皺,表情如泣如訴,顯然是被幹得爽到了極點。

趙經理一邊幹一邊拍打著她肥大的屁股,還時時伸手揉捏我老婆因俯身而略略下垂的奶子。幹到快處,兩人如瘋狂般互相撞擊,我老婆的頭髮隨著頭部的甩動在空中飛舞,叫床聲已非發自喉嚨而是從肚腹中喊出。

眼見兩人漸至佳境,我老婆忽然一抽身躺在桌上,滿臉含春地道:「壓在我身上放好不好?」我心裡一動,知道老婆平時喜歡我壓在她身上射精,因為那樣她更有被征服的感覺,今天看來已經不僅僅是被玩弄那麼簡單了。趙經理欣然從命,壓上身子將頭埋在老婆的頭側發力猛幹,一副發洩的樣子。

老婆百忙之中騷媚地望了望我,隨即又閉眼在他耳邊道動情地呻吟道:「噢…老趙你好厲害…幹死我了!當著我老公上我是不是特別爽…你的大卵子好大啊!你的屌比我老公還大還爽…噢!我舒服死了…噢噢…對!就這樣搞我!你看我老公在看!看你的大屌戳他老婆的屄!你喜歡上我嗎?下次還要不要玩我?我們後天上班再幹好不好?將來我一直免費給你,做你不要錢的雞!啊啊啊…我要來了,老趙快點!我要!幹我!操我!…」

趙經理聽得爽到極點,肉棒如暴雨一般衝擊著我老婆的秘穴,兩人在嬌呼和吼叫的協奏中一起攀上了性愛的頂峰,老婆陰道裡裝滿了趙經理的精液,仍久久不捨得分開。

自那以後,老婆便淪為了趙經理的洩慾工具,常常在辦公室被他使用,甚至躲在趙經理桌下幫他口交。趙經理常常要她穿暴露的衣服來上班,讓她在別的男同事面前露臀露奶。有時休息天趙經理還會來我家作「客」,在我們家床上幹我老婆,讓我在旁邊一飽眼福。

我還在床頭掛了我和老婆的結婚照,每次看見牆上老婆的玉照和床上在另一個男人身下扭動淫叫的她,都讓我無比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