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老媽

亮是我最好的朋友,每次有空就去他家玩。

他老爸是醫院的院長,家裏比較有錢。

但身高隻有1米6,有比較胖。

他的媽媽有40多歲了,但是穿的很時髦,而且皮膚很好,雖然算不上美女,但是成熟的別有一番韻味。

每次我看到她穿著漂亮的花裙子,還有腳上那肉色的絲襪,就忍不住幻想幹她。

上大學之後,每年隻能回家2次,每次我都經常去他家玩,就是爲了看看亮漂亮成熟的媽媽。

 有一次我在他家玩電腦,無意間看到了他媽的msn。

這樣年紀的女人還聊天,果然時髦。

我想看看聊天記錄,可是不知道密碼。

隨便試了一個,當然錯了。

但是還是能看到裏面好友的名字。

她的好友並不多,大概有20個,但都是男的,名字諸如:寂寞的男孩,大JB男孩。

難道?我就把msn號記了下來,回家後申請了一個新的msn號,把她加了進去。

 開學後,每天晚上都能看到她上線。

我告訴她自己是大學的學生。

21歲。

特別喜歡成熟的女人。

然後我們就聊上了。

剛開始並沒有聊什麽很實質的東西。

因爲我覺得這個年紀的女人一般都很寂寞,先成爲她傾訴的對象最重要。

當然,這個年紀的女人性欲都很強,老公忙於事業,也肯定滿足不了她。

所以隻要慢慢來,肯定沒有問題。

隨著聊天的逐步深入,她告訴我的事情越來越多。

她經常說孩子去外面上學,老公有每天在外面吃飯,自己非常寂寞。

然後我也不住地安慰她,給她講笑話。

時不時地告訴她,我也很寂寞,我沒有女朋友,因爲我喜歡成熟的女人。

漸漸的我們開始聊一些性方面的東西。

我告訴她我的雞巴很大,然後還是處男。

她說很想和我做一次。

快放假了,我告訴她我要回家,可以中途在台南下車(因爲她家離台南有3個小時的車程),問她可不可以見一見。

她很爽快地答應了。

我好興奮,終於可以嘗嘗阿姨的味道了。

 我們約好了地方,然後我先到了,定了個一房間。

她是晚上到的。

我故意把燈開到最暗。

因爲我以前是長頭發,臉上又有好多豆豆。

這個學期皮膚好多了,又把頭發剪成了短碎,所以阿姨來之後也沒有認出我來,我覺得最關鍵的還是一般人根本不會想到吧。

 阿姨是穿著風衣來的,進到屋裏就把風衣脫了下來,裏面是一件鵝黃色的連衣裙,下面穿著透明的肉色絲襪,黑色的高跟鞋把腳趾露在外面,透過絲襪,可以看到白嫩的腳趾很整齊。

我看到之後馬上就硬了。

忍不住抱住她吻了起來。

阿姨的身上很香,皮膚很滑。

我慢慢的吻她的嘴,她閉上眼睛,呼吸有些急促。

吻了一會,她主動把嘴張開,舌頭伸到我的嘴裏。

我手隔著她的衣服輕輕的撫摸著她的乳房,她的乳房不是很大,我估計也就有B,但是很堅挺。

她的呼吸明顯的急促起來。

我的手慢慢往下滑,摸到她堅挺的屁股,我使勁地揉捏著,她人逐步了。

開始脫我的褲子。

我把她扔上床,捧起她的小腳隔著絲襪舔,吸吮她的腳趾。

走了一天的路,她的腳上有一些酸酸的味道,但讓我更加興奮。

慢慢的,我的舌頭遊移到了她的腿上,一邊摸一邊舔。

我繼續往上,舌頭到了她的內褲。

阿姨的內褲已經濕了,人使勁地在扭曲,發出哼哼的聲音。

我隔著她的內褲舔她的陰道,她把腿夾的緊緊地,叫道“不要,那裏髒”。

我問她,你老公沒有這樣做過吧。

她說,沒有。

我使勁扒開她的腿,繼續舔弄她的小穴。

她抖得不行。

小穴就像小溪一樣,汩汩的流水。

我把她的裙子脫掉,她身上隻剩下紅色的胸罩,還有蕾絲的紫色內褲。

內褲中間有一道明顯的濕痕。

我繼續把她的胸罩脫掉,含住她的乳頭。

她的乳頭很黑。

我不住的吸吮,用舌頭撥弄她的乳頭,手指伸進她的內褲,在她的陰唇慢慢移動。

她聲音越來越大,“快,快,我不行了!”我把她的內褲脫掉,慢慢地把她的腿分開,她的陰毛好濃、好黑,還有晶瑩的水珠掛在上邊,洞口已經微微地敞開,兩片陰唇已經分開了,有好多水流出來,陰蒂也因爲刺激而脹了起來,紅紅的。

我忍不住用舌尖碰了一下,她馬上有了強烈的反應,嘴裏大叫一聲,身子也不住地顫抖,接著我又舔第二下,第三下…“給我,幹死我!”聽著她嘴裏不標準的普通話,我的動作也越來越快,舌頭在洞口不停地攪動。

她緊緊地按著我的頭,屁股也使勁地往上挺,嘴裏一直喊著:“幹我,幹我!”我把內褲脫下來,硬得不行的雞巴彈了出來。

我走到她的前面,把阿姨的臉擡起來,她很急切的把我的雞巴含了進去。

好舒服!她的舌頭好靈活,不停的在我的鬼頭打轉,然後把忘我的蛋蛋也含了進去。

我忍不住使勁地摸她的絲襪腿。

用手指摳她的小穴。

 我實在不行了,把弟弟放在洞口,輕輕地磨擦著,輕輕地頂她的陰蒂,洞裏的水也越流越多,連床單都濕了。

   忽然,我把弟弟一下子插進了一半,“啊…,好舒服,使勁全都插進來,啊…我愛你!”我再一使勁,大雞吧已經連根盡入。

“啊…啊…”她的叫聲越來越大,我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接著我把她的雙腿扛在肩上,瘋狂的抽插,結合九淺一深,八淺二深,後來速度越來越快也越來越深,每一下都直搗花心,每下都會有強烈的反應。

我抱住她的絲襪腳,使勁地啃咬著,聞到這種味道,令我特別興奮。

大概有20多分鍾,她忽然使勁地抱緊我,身子也一陣一陣地顫抖,陰道裏也明顯地感到有規律的收縮,我知道她到了高潮了。

   我的速度更快了,她的叫聲已經接近歇斯底裏了,手指也快掐進我的肉裏,就這樣快速地抽動著。

大概又過了10多分鍾,她的第二次高潮又來了。

我的弟弟還是那樣地堅挺。

我壓在她身上接著吻她,吸吮她的乳房。

弟弟在騷穴裏慢慢地抽動,不一會她又哼出聲來,我知道是她又想要了,我把她反過來,她的屁股高高的翹著,我用手指摳弄著她的菊花蕾,用最快的速度抽插,她尖叫起來,小穴急劇的收縮,我再也守不了了,把她的小穴射得滿滿的。

   她躺在床上昏死過去,身體不停的抽搐。

 二。

 阿姨一直躺在床上。

絲襪掛在腿上。

兩腿分開,小穴上不停的有白色的液體流下來。

 我靠在床邊看著她,不免有些激動。

在亮家,他媽媽是真正的一家之主。

管教亮和他爸爸非常嚴格。

平時家裏吃晚飯,都是亮和他爸爸洗碗,家務也是他們倆大男人做。

阿姨一個禮拜隻需要上3天班,其他時間就逛逛街,買買衣服。

想到平時端莊秀麗的阿姨,現在卻被我幹的昏死過去,雞巴不自覺地有硬了起來。

 我撫摸著阿姨的頭發和臉蛋,慢慢的親吻著阿姨的乳房,才注意到,阿姨的乳頭黑黑的,畢竟40歲了,肯定是給她老公摸得吧。

用手摸著阿姨長又淩亂的陰毛,嗅一嗅阿姨特殊的味道。

她的陰唇也很黑,陰唇比較厚。

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正常40多歲的女人,沒有誰還是小嫩穴的。



阿姨的小穴散發出一股很騷的味道。

看著她腿上掛著的肉色的絲襪。

還有藏在絲襪下麵的修長白皙的腿和嬌嫩的小腳。

我忍不住脫下她的絲襪,放在鼻子下麵瘋狂的聞起來。

她的小嫩腳讓我忍不住去玩弄,把腳趾放在嘴裏吸吮,舌頭在她的腳趾縫裏遊動。

我實在忍不住了,把她翻過來,讓她屁股朝上,把又長又硬的雞巴對準她的小穴插了進去。

裏面還有我上次的精液和她的淫水,所以很滑很滑。

我使勁地抽插著。

用手使勁伸到前面摩擦她的陰蒂,她慢慢的被我弄醒了。

又開始呻吟起來,我問她,“喜不喜歡我幹你”,她低聲呻吟,“好喜歡。

我愛大雞巴,我要你使勁幹我”。

一想到平時高傲端莊的阿姨,我就來了勁,瘋狂抽插。

她屁股翹的高高的,像一隻母狗,嘴使勁地咬著枕頭,身體不停的扭曲。

我用手指蘸了蘸她的淫水,往她的屁眼裏插了進去,一邊用雞巴幹她小穴,一邊用手指插她屁眼。

她的下麵像洪水泛濫一樣。

還不停的叫著,不行了,不行了。

我覺得她的小穴開始收縮,握緊我的雞巴,覺得她高潮快到了。

於是又加快了速度。

我把手從她屁眼裏拔出來,伸到她嘴裏,她又像個蕩婦一樣吸吮我的手指。

終於,我忍不住了,使勁地把精液射到她淫蕩的小穴裏。

然後躺到了她的腳邊。

她身體不停的在抖。

嘴裏還咬著那個枕頭。

我把我的雞巴伸進她嘴裏,她用嘴使勁地包住我的雞巴,把所有的精液都含在了嘴裏,咽了下去。

她乖乖的給我舔幹淨上面的精液和她自己的淫水。

 我有些累,睡了一下。

醒來之後,發現阿姨剛從衛生間出來,洗完澡。

我看她換了幹淨的內褲,穿上絲襪和裙子,又變成了原來端莊的良家婦女。

她不好意思地說要走了。

我跟她說“希望能再次見到你。

”也沒有留她,反正馬上就回家了。

 我坐上汽車回家去了。

一路上還在回味剛才的感覺。

 暑假的有一天,亮請我們幾個好朋友去他家吃飯。

我心裏好不興奮。

 中午到他的家裏,發現她媽媽不在家,我有一搭沒一搭的問,你媽哪去了?亮說上午上班去了。

亮的爸爸在做菜。

正看著電視,聽到亮家門的鑰匙轉動的聲音,亮的媽媽回來了。

我心裏好激動又好緊張。

其他朋友見到亮的媽媽,都從沙發上站起來,問阿姨好。

我也一樣。

我特意從最後走到前面,問了聲“阿姨好,好久不見”。

她剛開始掃了我一眼,隨便說了一聲“是啊”。

然後突然把目光轉了回來,盯著我看了起來。

我對著她笑,她臉先是好紅,然後刷的白了。

我這才打量著這個風韻猶存的成熟女人。

看看旁邊的亮,再看看廚房做菜的不到一米6的亮的老爸。

再看看這個穿著及膝碎花裙小背心還有肉色透明絲襪的亮的媽媽,雞巴頓時硬的不行。

亮的媽媽終於反應過來了,勉強笑了一下。

就彎腰脫鞋子了。

吃飯的時候我們和亮的一家3口都坐在一起,他的爸爸問我們大學的生活,亮得媽媽心不在焉的附和著我們的談話。

吃晚飯,休息了一下。

亮得爸爸說他下午要去青島開會,晚上可能要9,10點回來。

我是聽在耳朵裏,樂在心裏。

我們準備去網吧打遊戲,於是也出門了。

玩到3點左右,我跟他們說我有點事,先回去了。

他們都玩得太起勁,沒怎麽理我。

我馬上打了個的,去了亮得家裏。

 咚咚咚。

 開門的果然是亮得媽媽,她的頭發盤在頭上。

下身碎花及膝裙子,上身白色的小背心,腳上透明肉色絲襪,穿了一雙拖鞋。

 她見到我馬上要關門,我用手擋住,擠進了門來。

我把門關上,主動說“阿姨,對不起,但是你太迷人了。

我真的很享受和你在一起的時候。

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我看她沒有說話,反身把她壓在門上,親了起來。

 她先是回避了兩下,我的嘴唇壓在她的嘴上,舌頭在她的嘴裏打轉之後,她的舌頭已經開始跟著我的舌頭打轉,而且整個身體開始發軟。

我摟著她,把她放到床上。

掀開她的裙子,看到了她紫色蕾絲的內褲。

果然夠騷,這麽大年紀了還穿這麽性感的內褲。

 我扯破她的絲襪,隔著內褲舔她的陰道,吸吮她的陰蒂,她在床上扭動,淫水已經浸透了內褲。

我手摸上去,揭開她的胸罩,使勁地揉捏她的乳房。

她開始呻吟,腳不停的蹬。

我站起來,抱住她的腳,聞了聞,有股輕微的臭味,中間有夾雜著一絲香氣,這讓我更加興奮。

我含住她的小嫩腳,吸吮她的腳趾,用舌頭舔她的腳心,鹹鹹的。

“嗯嗯嗯。

”她一直在呻吟。

我把她的頭按到我的胯部,她主動地幫我解開腰帶,我的大雞巴一下子彈了出來。

她迫不及待的含到了嘴裏。

四十歲的女人果然不一樣,口活非常熟練,靈巧的在我的龜頭打轉,舔弄我的馬眼,讓我不禁抖了兩下。

然後又把我的蛋蛋含進嘴裏。

舌頭又移動到我的屁眼,鑽了起來。

 我問他,我的雞巴好不好吃,她拼命的點頭。

我問她是不是經常給亮得爸爸舔雞巴,她“嗯”了一聲。

 這股騷勁讓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把她往床上一推,她爬了上去。

我扯下她的內褲,大雞巴頂到她的陰道口,使勁塞了進去。

好多水,好滑。

我知道自己持續力超強,所以開始就瘋狂的抽插起來,她趴在床上,絲襪腿耷拉在床沿,隻聽到吱咕吱咕的水聲,她剛才被我挑逗的不行。

這時候卻沒什麽動靜了。

我抽插了10分鍾左右,聽到她開始低吼,我知道她快到高潮了。

我放慢了節奏,開始慢慢插入,慢慢拔出,但每次都很深,每次都到她陰道的嘴深處。

她開始叫起來“快幹我,快幹死我”。

我看著她黑黑的大陰唇給我的雞巴帶的進進出出,特別爽。

她的兩腿分開,屁眼暴露無疑,深紫色的屁眼,緊緊地閉合。

我把雞巴抽出來,趴上去瘋狂吸吮她的屁眼,舌頭往她的肛門裏鑽,她身子開始抖了起來。

她的屁眼一股臭臭的味道。

但很令我興奮。

我把她翻過來,又重新把雞巴插了進去。

一隻手握著她的乳房,一隻手沾了點淫水撫弄她的陰蒂,她身子都得幅度好大,我手摸她的任何一寸皮膚,她都瘋狂的顫抖。

我加快了速度,抽插了10分鍾左右,感覺她的陰道使勁地收縮,同時陰道裏的水驟然泛濫了起來,同時她的身子也抖個不停,兩手死命抓住床單。

盤在頭上的頭發已經淩亂不堪,我看著阿姨在我的身子下麵,在平常被亮得老爸幹的床上,做出這種騷樣子,再也憋不住了。

使勁地把滾燙精液射進了她的騷穴。

我累得趴在她身上。

阿姨還在不停的抖。

我摸著她光滑的絲襪腿,心裏非常的滿足。

她還在呻吟著,身上都是汗,漂亮的裙子掛在腰間。

我看看時間已經5點半了。

我抽出雞巴,放進她的嘴裏,阿姨給我舔了個幹淨,她的眼睛始終是閉著的,意識還處於模糊狀態。

 這騷婦太久沒人滋潤了.我穿好衣服。

扯過一張毛巾毯把她身子蓋了起來。

然後關上房門,往網吧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