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入獄新妻在家被監霸逼奸

她就是我的妻子陳曉芳。

我的老婆當時廿八歲,一百六八公分,五十公斤。

與我結婚剛兩年多,身材顯得成熟性感,凹凸有致,渾身散發著性的誘惑力,34D的乳房粉嫩堅挺,美臀渾圓而富有彈性,一雙筆直的大腿雪白豐腴。

 今天她早早起床就是為了探望在囚中服刑的我。

今天發生的事徹底改變了兩人的命運…更是惡夢的開始…她在囚犯接待室見到因為貪污罪被判了五年刑的我。

一個多月無見我又消瘦了很多,而且老胃病又犯了。

她每次都買了很多食品,但沒回囚倉就會被監霸沒收了。

但我半句也沒講,只對她說裡面很好…但我的面容騙不了她,她又哭了。

我還有四年呀…哭泣老婆淡妝粉飾越發顯得嫵媚迷人,白色絲料的短袖緊身襯衫,及大約膝上五、六公分的黑色一步窄裙,肉色透明的連褲絲襪襯托出裙擺下雪白勻稱的小腿更加細致雅嫩,鞋口淺淺微露趾縫的高跟鞋涼鞋將本已微翹的臀部襯得越發盈盈圓潤,纖細的腰身襯出挺秀的雙峰,完美的嫵媚體態,令在一同探監老頭垂涎不已…這個約莫是六十多歲的老頭,精神卻還不錯。

但身高不到一百五十五公分,干瘦干瘦的。

老家伙的眼光不住的偷覷老婆的胸部。

老家伙的眼光幾乎毫無阻隔的就看到了老婆深深的乳溝,胸罩一側,腋窩旁的乳肉也被他目奸個夠…。

 十幾分鍾的探監時間夠了,老婆拖著沉重的腳步,暈忽忽地回家。

我因為牽涉到經濟上的事被判刑,那段時間是妻子人生最灰暗的時光,為了老公能早日出來,她用盡可能的關系與金錢。

突然一輛豪華的小車無聲地緩緩停在她身前,老頭降下的車窗內探出頭來道:“我送你一程吧”妻子看見就頭一同探監的老頭,發現那色迷迷的眼光正盯著自己,在全身上下掃描著。

妻子客氣地婉拒了他,老頭自覺沒脆也不多言就離開了。

 過了幾天,一個自稱是我同監的人來到我家。

這人四十出頭。

體格健壯,他有著扇面型的寬肩,胸脯上那兩塊結實的肌肉,顏色就像菜市場賣肉的案板,紫油油地閃著亮光。

他有一頭亂蓬蓬的頭發,一張深陷的臉,臉的深陷和瘦削使他的眼睛顯得大了。

那小小的眼睛沒有呆滯,在濃眉底下恰如兩只老鼠一般轉來轉去。

瘦削的兩頰當中,顯出一個前端像球塊似的腫脹的鼻子,鼻子紅得出奇,滿布一大堆疙瘩,拱梁大鼻,使他的那張臉奇丑不堪。

對我的情況了如指掌並拿出了我的一封親筆信來。

信中的內容是我遇到了麻煩要妻子找一個叫“王伯”的人幫忙解決。

 妻子不疑有他,便和這個自稱阿龍的人了解我的消息。

阿龍說了監獄中的種種黑暗,監霸在獄中的霸道,並說這次你先生就是得罪了監霸,如果解決不了就可能會性命難保。

這時阿龍卻一言不發的抽了起來。

妻子心急自己的丈夫,開口問道:“龍哥,我老公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哦~~”阿龍吐了口煙“也難怪,他那個獄捨都是些殺人犯,他一個書生…唉~~得罪人了…現在被人害…”觀察著妻子的神色,故意的嘆了口氣。 }妻子聽了著急了,站起來,“那怎麼辦啊?他身體一直就不太好。

”別著急,你看你,”也跟著站起來,手按在妻子圓滑的肩膀上,“坐,坐,等我說完啊你。

”等妻子坐好,的手並沒有離開的肩膀,而是慢慢的撫摩著,說:“你只要按照信中的要求做就會沒事”…阿龍打亮著這個無助的少婦,…今天妻子身著一件白色絲質緊身短袖無領襯衫,腰間束著一襲白色絹絲,後開叉窄裙,半透明的絲質襯衫裡面白色的蕾絲乳罩若隱若現,撩人至極,短紗裙下面兩條修長白皙粉嫩的長腿被肉色的長筒絲襪裹得光滑細膩,在絲裙下面欲掩還露媚麗無限,淺奶珈色的攀帶細高跟鞋顯得腳背的弧線光潤撩人。

 妻子起初並沒感覺到龍哥的手,只是心急自己的丈夫,“那太謝謝了,幫了我這麼多忙、這事拜托你了。

”入獄後至今,已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沒有踫過女人,今天看到這樣的情景還怎能控制得住,於是,龍哥在腦中快速地思量,怎樣可以利用眼前的美人兒,幫幫自已解決積壓已久的性慾。

“是啊,我幫了你這麼多忙。

我在獄中這中[你也能幫幫我?”久入花叢,經驗老道。

知道良家婦女清白堅貞,一遇騷擾毛手毛腳,必定劇烈反抗,難以得手。

但成熟婦女已嚐過男女交歡的甘美滋味,若經年累月的壓抑熊熊慾火,再如何端莊,也無法抗拒性的需求本能。

若針對此弱點,直搗重點要害,速戰速決。

讓她沒來得及反抗就防線潰堤。

於是起身,往妻子身後站去。

說著按在肩膀上的手向她的臉上摸去,另一只空閒的手伸向她高聳的胸部。



 “啊…你…”急忙站起來,想撥開阿龍的手,毫無防備的綿軟乳房在薄軟的絲料織物下被揉得變形,妻子驚恐得叫不出聲來,扭扯之間身上的絹絲窄裙因腿部的扭動翻卷在腰際,暴露出薄如蟬翼的肉色透明連褲絲襪包裹著的嬌媚迷人的粉腿…一襲細窄別致的半透明絹絲小內褲剛剛能掩住小腹上淡雅的陰毛,隱在薄薄的透明褲襪裡輕夾在兩腿交合處,貼縛著兩瓣軟膩潤滑的香牝上,隱隱可看到陰戶的弧線與淡麗的一叢纖毫…腹部半隱半透的媚景挑起了獸欲,緊盯著兩腿細窄的半透明絹絲小內褲,猝然伸手便朝她的小腹摸去。

 “不要…別啊!…啊!…唔唔…”妻子一邊躲避著龍哥吻在自己唇上的臭嘴,掙扎的身體已經感到有只手伸進了腰間細薄透明的肉色連褲絲襪,挑開半透明的絹絲小內褲,按在自己羞澀的花瓣上胡亂的掰弄…龍哥喘著粗氣說:“陳小姐你就幫幫我吧,我在裡面這中[都沒碰過女人啊…”“呀!…哦唔唔…啊!…”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的妻子搖頭想擺脫龍哥舔在她臉頰上的嘴,慌亂的悲泣扭動,嬌媚的雙眼已是淚水迷離…龍哥一邊隔著絲質緊身短衫揉弄綿軟溫潤的乳房。

更進一步撕開絲質緊身短衫的領口,妻子驚愕的看著曾經貼著自己乳溝的漂亮小紐扣彈落在地上滾到沙發底下,而流氓龍哥色欲的眼神卻只專注在美胸前散落出來的一片春色上…u龍哥將妻子細嫩的手腕擰向身後,胳膊的疼痛使得妻子踮起了腳尖,離開地面細細的鞋跟與貼敷著腳趾細薄的肉色透明絲襪折起的皺痕,顯得環扣著高跟鞋細帶的腳背異常的迷人…“哎呀…不…不要!…”失去抵抗的妻子輕咬著貝齒,無法阻止龍哥舔吻著她仰起的粉頸向乳溝舔去的節奏,龍哥急切的把妻子的絲質緊身短衫從軟滑肩上剝在臂彎,夏季的乳罩絲料薄滑,細窄的肩帶挑著半兜著白膩嫩乳的薄紗蕾絲乳罩,粉色乳暈微露端莊美妍,龍哥強橫的扯斷了細細的乳罩肩帶…隨風s“哦…呀!…”兩片弧狀蕾絲紗料被彈晃的兩只白酥酥的乳房瀉了開來…失去漂亮蕾絲乳罩呵護的軟綿綿、嬌顫的乳房在龍哥臭嘴的追逐下扭來蕩去,被連舔帶摸的粉色乳頭含羞無奈的俏立起來,雖然是被強迫,但在性這一方面男女一樣,女人或許含蓄,但燥熱的反映同樣會湧出,從不斷被挑逗而冠立的乳頭傳來的騷動刺激使得陰戶閃動、媚液汲汲…龍哥雙手拉高裙擺,翻卷在扭動的腰肢上,一邊撫摸一邊舔著被半透明絹絲小內褲及薄薄的肉色透明連褲絲襪包裹著微翹美艷透著暗香的臀部。

 “哎呀…不…我要叫救命了!”妻子無力的忽救,這對龍哥絲毫沒有用,不過倒是讓龍哥停頓了一下。

“叫啊!那會更刺激”龍哥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妻子又怎仍悼s,家裡發生的事己經夠…驚動別人會怎樣…“啊!…”龍哥的手把玩著妻子微翹的臀部,向下沿漂亮的股縫伸進散著暗香的跨下,從襠部粗魯撕裂扯開薄薄的肉色透明絲襪散亂成兩片…龍哥摟著纖腰,剝下細窄的半透明絹絲小內褲到腿彎,將昏軟的妻子掀翻在沙發上,“陳小姐你的小屄又濕又滑…我不弄你也得讓別的男人弄…”龍哥下流的在的耳邊說著,將細窄半透明絹絲小內褲經過高根鞋褪下扔在一邊。

耳邊的下流的言語使得妻子滿臉通紅,不知如何對應的緊閉雙眼猛力的搖頭抗拒著龍哥的猥褻。

隨風“啊!…誒呀…不要…!”龍哥提著妻子的兩只漂亮的足踝跪在瑩白的兩腿之間,當黝黑的肉棒頂在細嫩的小腹上時,使迷亂無力的妻子不由的感到驚慌和害怕!Z  “陳小姐!我要進去了!”龍哥喘著粗氣,用陰莖頂弄著被推倒在沙發上的白嫩小腹,兩瓣濕潤的蚌唇被頂開…“哎呀…好痛!…不要…嗚…!”緊窄的陰戶撕裂般的痛楚,使得全身顫抖面容慘白。

 這時,我妻子竟一抬腿,踢在了龍哥的胯襠間,撞中了他碩大的睪丸。

龍哥疼得抱住腰蹲下身來,嚙牙咧嘴。

妻子乘機穿好衣裙,想不到,妻子並沒有像一般女人那樣,破門而出,一走了之,而是轉過身,溫柔地龍哥對說:“很抱歉,龍哥,是不是踢疼你了?對不起,我很想幫你!但我不能失去清白之身,我要對老公負責。

 龍哥仍疼得說不出話來,頭上冷汗直冒,使勁點了點頭,嘶啞地道:“你那腳真狠,你知道,男人那東西很嬌貴的,踢不得。

你想想,我只是想在你那小洞洞裏插插,插完了你用水沖洗一下就跟什麼都沒發生一個樣,可你卻這麼狠地對待我,差點送了我的命。

難道你跟我真有這麼大的深仇大恨嗎?”“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傷害你。

你走吧…不然我真的報警了…”這時龍哥作出可憐楚楚的樣子…說:“看陳小姐這予妢P漂亮一時沖動…他幾年都沒有過性高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