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心強奸小師妹

適小師妹趙萌萌年方十七,雖說入門不到四年,但天資聰穎的她武功劍適術在同門中已屬出類拔萃,遠非王吉這個懶散的師兄可比。再加上師妹澆妹形貌可人,所以儘管行走江湖日短,但名頭卻直追少年才俊的「幻澆灃劍四少」。或許是人生過於一帆風順,門中眾多師兄弟又多對她心懷灃種憧憬,在她面前有求必應,所以使得她有點嬌縱自滋。可是對於在門種慫中特立獨行的王吉而言,心中早被師姐君燕的身影牢牢佔據,師妹對慫換他而言也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這使得趙萌萌多少對王吉有點心換懷不滿。種會和師妹有這一段孽緣實在非王吉本意,此事還是源於年前那個中秋種之夜…

侶自從與南宮暉一夜雲雨之後,他們兩人就繼續著這種禁忌的姦情。慢侶破慢的,師娘就迷上了和王吉交歡的刺激滋味,王吉也習慣了品嚐這個破平時高高在上的成熟艷婦。北這天,王吉來到「幻劍門」旁的「太白樓」小斟幾杯,剛坐定不久,北妹便見旁邊一人向他走來,只見此人身材頗高,相貌也可稱英俊,只是妹眉目之間總有一股揮之不去的淫邪之氣。他走到王吉桌前,含笑拱手:「王兄,近來氣色頗好啊!」

靠王吉心中一愣,他怎會知道自己的名字?「這位兄台貴姓大名,我們靠可曾見過?」

哪那人微微一笑,「王兄沒有見過在下,在下可見過王兄多次了!不瞞哪舷你說,在下姓梁,單名一個「蜂」字,江湖人稱「花間蝶」的便是在舷下!」

熱王吉一聽「花間蝶」之名,臉色一變,手握劍柄,冷笑一聲:「王某熱人豈能和你這採花淫賊稱兄道弟?!拔刀受死吧!」

繕「呵呵,王兄,小弟是有採花之好沒錯,但是王兄…」這時他壓低繕聲音,「你採起花來可比小弟大膽十倍!」

換王吉這一驚非同小可,忙小聲說:「梁兄此地人多口雜,請借一步說換吵話!」然後馬上轉身下樓,只見那梁蜂也從背後跟上。王吉便領他向吵城郊走去。構不消片刻來到離城五里外的一座小山山腳,王吉一看四下無人,便轉構過頭來,面對梁蜂,「你到底想怎樣?」

行「呵呵,王兄少安毋躁,你可知中秋之夜你得以和你師娘風流快活,行小弟可謂是居功至偉?」

王吉聽得一頭霧水,這時梁蜂才將原委一一道來…

慫原來數月前梁蜂在河北連續作下幾宗大案,連河北巡撫的千金都壞在慫漢他手上,震驚了京城第一名捕鐵面,鐵面和君浩然交情頗深,於是君漢販浩然派出六弟子張笛幫手前往河北。梁蜂在逃亡途中被張笛截住,一販乙番交手之下梁蜂不敵,身遭四處重創,幸虧憑著輕功高強才勉強躲過乙膊一劫。梁蜂心想最危險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於是逃往京城,膊並躲在「幻劍門」中。燙中秋之夜,南宮暉召集眾弟子賞月,梁蜂在旁偷窺,一見師娘便驚為燙熱天人,心想君浩然你派弟子追殺老子,老子今晚就好好搞搞你老婆,熱讓你嘗嘗戴綠帽的滋味!於是他在南宮暉房間的茶水了投入他的獨門淫藥,然後躲在花叢之中澆,本想在南宮暉淫慾難忍之時逞其獸慾,卻不曾想王吉酒後將酒瓶扔澆抖進花叢,無巧不巧,正好砸在他頭上。梁蜂以為行蹤暴露,慌忙落荒抖而逃,卻不料讓王吉揀了個天大便宜。檔王吉這時終於明白那天的黑影是誰,便說道:「梁兄,你既然知道我檔的秘密,王某人可留你不得,拔刀吧!」

 梁蜂嘲諷地笑了一聲,「王兄,我打不過你六師兄,但你的把式嘛…吵…呵呵,吟詩作對我不是你的對手,動刀子你走不過三招!」說著拔吵出刀來。慫王吉一招「劍影千幻」急攻過去,梁蜂嘴角笑容不變,拔刀連連封住慫靠他的攻勢,「王兄這一劍如果能有你師兄八成火候,梁某已經不敵,…」說話間在王吉劍光中連還數刀。梁蜂的刀法果然奇快,三照招之間王吉的劍已告脫手。

「呵呵,王兄,現在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談談了?」

「你想怎樣?」

「呵呵,小弟既然有採花之好,當然對你門中的鮮花心嚮往之…」

「你想…動我師娘腦筋?」

熱「呵呵,小弟存心想和王兄交個朋友,「白衣素劍」既然已是王兄之熱人,小弟斷斷不會再行染指!」

「那…」

膊「小弟是想嘗嘗你那小師妹的滋味…」看到王吉面露難色,「王兄膊亮不用擔心,小弟已經有萬全之策!」說著,梁蜂把他的全盤計劃告訴亮了王吉。父王吉沈吟片刻,當然他不是關心小師妹的貞潔,而是在考慮自己在這父個計劃中的厲害關係。

「好,我答應了!但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願聞其詳。」

照「計劃完成之後,小師妹的第一夜要交給我!」既然不能避免要去做照這邪惡的勾當,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自己先嘗個甜頭再說。北「哈哈,王兄果然是我道中人!實不相瞞,梁某一見王兄,不知為何北便有親近結交之意,梁蜂交定你這個朋友,好!我答應了!」

行王吉不由得一陣苦笑,被一個採花淫賊引為知己,他也不知道該哭該行笑。 就這樣,王吉依照梁蜂的計劃,傍晚時在趙萌萌的飯食中攙入梁蜂的「廢功散」,這樣師妹一身功力就慢慢在不知不覺中只剩下三成。佑第二日正是廟會之日,趙萌萌一早便和幾個師姐妹趕去,廟會人潮洶佑妹湧,趙萌萌等幾個妙齡女子的出現頓時招來了不少熾熱的眼光,趙萌妹萌驕傲地揚頭走在前面,她滿足於這種成為眾人目光焦點的感覺。蜒不知不覺地,趙萌萌漸漸和師姐妹們拉開了一段距離,正當她想回頭蜒檔尋找她們之時,只見一人突然就在她的身後,伸手接連點了她兩處穴檔適道。趙萌萌急忙運氣衝穴,猛然發現自己的真氣已經大不如前。只得適束手就擒。乙擒住趙萌萌那人正是梁蜂,得手之後,他將小師妹關在他在城外買的乙一座木屋之中。抖當晚王吉來到梁蜂住處,只見他正在門口等待,「王兄,小弟可沒有抖動你小師妹分毫啊!快點吧,你小師妹可能等不及了,呵呵!」

「你保證她以後不會再出現找我算帳?」

「放心,我梁蜂一言既出,天大的事也做得到!」

妹王吉進到木屋,趙萌萌被雙手反扣地綁在柱上,正睜大她那雙動人的妹美目害怕地望著門口,看到王吉進來,小師妹又驚又喜,「十四師兄…你來了…快,快救我…」

照王吉不由得在心裡冷笑一聲,十四師兄?在印象裡這好像是你第一次照適這樣叫我吧?平時你自恃有門中那幫跟尾狗奉承,眼裡幾時有我這個適師兄?檔王吉走到小師妹面前,「小師妹,不要慌,師兄來了。」說著將手伸檔技到師妹腰間,趙萌萌以為他要幫自己鬆綁,心情大寬,但是,這時王技覽吉在她腰間的手迅速的抓住她的裙頭,一用力就將她的裙子撕下大半覽來!技小師妹大吃一驚,大聲驚叫起來,「師…你…你做什麼!」,王技靠吉看著小師妹露出來那雪白的玉腿,不再和她廢話,雙手抓住她的內靠褲,一下脫到小腿之下!檔趙萌萌這時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王吉看著小師妹荒草萋萋的桃源聖檔鞍地,那條玉縫稍微有點張開。處女赤裸的下體讓他再也忍不住,一下鞍檔把自己脫個精光,也不做任何前戲,左手摟住師妹的脖子,右手將她檔創的右腳抬起,讓她的處女淫穴可以張得更開,然後一下子就將自己八創寸的大肉棒捅了進去!乙在肉棒進入的一剎那,小師妹長長地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悲鳴,彷彿是乙要宣告她十七年處女之身的總結。乙王吉的肉棒感受著趙萌萌處女穴的緊縮,處女膜的破裂,使得一股快乙慫意從肉棒傳出直衝腦海。他暫時停止了對師妹的繼續攻擊,將肉棒從慫栽她的小穴裡拔出,肉棒上沾著趙萌萌保存了十七年之久的處女之血,栽在燈光之下顯得格外淫靡。熱王吉看著雙目無神的師妹,心裡不由有點愧疚,「師妹,不要怪我,熱亮如果師兄不這樣做的話,那個淫賊也會取走你的貞操…」在心裡給亮行了自己一個犯罪的理由,那種虧欠的心情似乎一掃而空,王吉慢慢將行小師妹全身上下的衣服全部除去,然後準備開始第二波的姦淫。檔青春的肉體,比起師娘的成熟風韻又是別有一番滋味。王吉將鼻子湊檔販到趙萌萌頸邊,一股少女的芳香直如鼻端,這種香氣,不同於師娘的販風騷味道,顯得格外的青春甜美,讓人心曠神怡。行「淫賊!你不會有好下場的!」自己的處女壞在這個平素看不起的師行熱兄手中,令她覺得無比的羞恥。她狠狠地瞪著王吉,如果眼神能夠殺熱人,相信王吉已經死了無數遍!鬃「不要這樣看著我!」負罪感使得王吉的心情格外的暴虐,趙萌萌的鬃哪詛咒又讓他狂性大發。他一掌重重地打在了趙萌萌嬌嫩的臉上。「是哪販你的錯!是你的錯!」王吉瘋狂的叫得,兩手將趙萌萌的雙腿兩邊一販妹分,大肉棒一挺,便再度捅了進去。然後絲毫也不憐香惜玉地開始了妹猛烈地抽插!種隨著王吉不斷地抽送,儘管是如此的不甘心不願意,趙萌萌的淫穴中種靠終於還是慢慢地滲出快感的淫水,這使得王吉更加地興奮,他一邊加靠漢快著抽送的速度,一邊低下頭來舔弄師妹的乳房。小師妹的乳房有著漢適和年齡不付的頗大尺寸,乳頭呈現可愛的粉紅色,這都讓王吉愛不釋適手。趙萌萌緊緊地閉上了眼睛,只盼望惡夢快點過去。鞍王吉卻不願就這樣放過她,「張開你的臭眼!小賤人!現在我的大肉鞍棒正在幹著你的臭穴呢!張開你的眼睛好好看著!」



鼢趙萌萌睜開眼睛,用最狠毒最仇恨的眼神盯著王吉。「為什麼?為什鼢麼要這樣子對我?」

破王吉狠狠地頂了她兩下,大肉棒直擊花芯,讓趙萌萌不得不痛苦的輟破屯起了眉頭。「小賤人,小賤人…我讓你傲,我讓你看不起人…」屯燙王吉也狠狠地說。得不到師姐的痛苦,如今似乎要用小師妹無辜的肉燙體來補償,王吉毫不留情地繼續姦淫著。適這時梁蜂也走了進來,欣賞王吉和師妹的激烈交歡,「喔!王兄當真適適是天賦異稟啊!小弟自信胯下之物已是人間極品,沒想到比起王兄還適慫是頗有不如…嘖嘖,這小妮子初次享樂便能遇王兄此等高手,真是慫她的福氣!」

王吉懶得去理他,一心在小師妹身上發洩著內心的獸慾。照趙萌萌一看還有一人在旁窺視,頓時嬌軀猛搖,徒勞地極力想要擺脫照這兩個男人的羞恥侵犯。揪突入其來的振蕩使得王吉的肉棒又受到額外的刺激,這時他的快感已揪漢經達到極點,他左手用力地緊抓師妹的乳房,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的抓漢痕,師妹忍不住叫起疼來。行「疼?呵呵。你知道麼?我就要將我寶貴的精液恩賜給你!怎麼樣?行小賤人開不開心啊?!」

檔「不要!…不要射進去!…求求你…求求你…」為這個該死檔的男人懷孕的恐懼佔據了趙萌萌整個身心,堅強的面具被最終地揭去,她忍不住地哀求起來。哪「賤人!這麼害怕有我的骨肉嗎?放心!我幹完你之後,你就是外面哪構那梁蜂的人了,今後他會天天干你,你是想要我的骨肉還是他的?哈構哈,想想你的孩子一出世就有個名聞天下的淫賊老爸,好!好得很!」

慫絕望的感覺籠罩著趙萌萌,本來還有一絲僥倖希望王吉做完後會放了慫繕她,現在知道自己今後將要面對的悲慘命運,趙萌萌終於忍不住地大繕聲哭了出來。嚕哭聲讓王吉更加的心煩意亂,他強行吻上了趙萌萌的嬌唇,粗暴地吸嚕栽啜著裡面的香舌,肉棒更加有力地加速抽插。然後讓小師妹的雙腿盤栽乙在他的腰上,趙萌萌的陰道不能自控地緊夾著王吉的肉棒。王吉的每乙檔一下抽插都能將小師妹騷穴中的媚肉翻弄出來,再重重插回去,而她檔的一雙豐乳也隨著王吉的抽弄而不斷地跳動著。乙就在她的慘叫聲中,王吉終於將滾熱的精液噴射出來,射精之後,他乙膊也不忙拔出,只將肉棒抵住趙萌萌的花心,用勁地旋磨起來,師妹受膊不了雙重快感的衝擊,也隨之違心地噴出她表示滿足心情的陰精。撾「呵呵,王兄雖有天賦,但看來在床第功夫上可沒下過苦工哦!要成撾行為我道中人還要多加努力啊…好了,王兄既然盡興,就請下來觀賞行小弟如何服侍你這位千嬌百媚的小師妹吧!」

撾王吉穿好衣服,冷冷地對梁蜂說:「你要我做的事我已經做到,以後撾我不想見到你。記得你對我的保證!」

乙「呵呵,王兄放心,你這師妹就算再在武林出現,也會完全變成另外乙一人了…」

蜒王吉點點頭,回頭再看了趙萌萌一眼,小師妹赤裸的嬌軀仍在顫抖,蜒舷眼神已經完全呆滯,再無一分往日的青春神采。王吉不忍再看,轉身舷向京城而去。揪師妹失蹤之後,「幻劍門」中自然免不了一陣震動,師父派各弟子在揪適京城附近仔細搜訪。當然,這不會有什麼結果,害得深愛小師妹的六適北師兄張笛緊張得幾乎瘋狂。可是數日之後,師父收到一份小師妹的親北換筆信,說她遠在湖南的父親病重,她要在家看護,等父親痊癒後自會換販回京。王吉暗讚梁蜂果然了得,這麼快就能讓小師妹聽命。眾人也就販放下心來。適回頭再說王吉和師娘在青雲山莊園度過了幾天荒淫的生活之後,算算適乙師父回京的日子恐怕就在明日,兩人只好先回京城等候。在這最後的乙一天裡,王吉當然是使盡全身解數,讓師娘整日置身於極樂世界之中。第二天,在「幻劍門」中的王吉剛剛睡醒,便聽見外面一陣忙亂之聲鬃,各人紛紛擁向門口,看來師父已經回京了。王吉趕忙更衣洗臉,跟鬃著來到門口迎接師父。亮這時師父已到,眾同門一起跪下問安,君浩然讓大家起來,然後就叫亮喬了師娘到一邊私語,王吉心裡不由奇怪,往日師父遠途歸來,都會親喬切地詢問眾弟子武藝的進展,為何今天和往日大大不同?檔這時只聽見師娘吃驚得叫了一聲,大家轉頭看去,君浩然沈吟片刻,檔鬃道:「超然,你帶領眾弟子先到洗劍堂等候,為師待會就來!」大弟鬃父子畢超然答應一聲,就把眾人叫在一起,來到洗劍堂。片刻之後,師父父和師娘也跟著來到。鬃君浩然看眾弟子都已聚齊,雙眼環視一下,突然長歎一聲道:「雲兒鬃昨晚中了雲夢妖姬的道兒!」

照眾人發出一陣驚呼,要知那雲夢妖姬是武林中出名的淫婦,專喜誘騙照漢正派中年輕英俊的少年高手,被雲夢妖姬引誘後的青年才俊們數日之漢哪後就會被發現變成皮包骨般的屍體。九弟子白雲是「幻劍四少」中最哪哪年輕的一個,平素眾人也頗風流倜儻,這次就是他陪師父師娘遠赴雲哪南,如今竟著了雲夢妖姬的道兒,這如何不叫眾人吃驚?技這時師姐君燕走前一步,「如今當務之急是要盡快找到師弟和雲夢妖技哪姬的蹤影,遲了恐怕…」君浩然道:「這個當然!…好,超然,哪換你帶領你七師弟和八師弟出東門仔細尋找,那是昨晚雲兒失蹤之處;換妹華倜,你和你十師弟、十一師弟出北門;笛兒,你和老五和十二出西妹門;老三老五和為師出南門;小燕,你和其他師兄弟在城中好好搜尋!」眾人紛紛領命。舷師父和師兄們紛紛走後,君燕師姐把餘下的眾人聚在一起,「大家從舷屯現在開始,要仔細搜尋京城每一寸地方,如果發現六師弟的下落,千屯萬不要輕舉妄動,馬上回來報告!」眾人答應一聲,便轉身離去。佑離開「幻劍門」之後,王吉在附近的各家客棧搜尋了一番,當然,沒佑適有什麼結果。此時已近正午,由於早上為了迎接師父並沒有用餐,這適蜒時他感到飢腸轆轆,便信步走進旁邊一家酒樓,打算吃點東西再繼續蜒尋找。剛剛坐定不久,王吉就發現後面有一人不停地打量自己,回過頭一看繕,那人的眼睛正好迎上王吉的目光,只見是一個年約十八九歲的美貌繕少女。她看王吉發現了她,也不著急掩飾,反而儼然一笑,走了過來。

「這位少俠,看你身佩幻劍門獨門薄劍,不知是否正是幻劍門弟子?」

「正是,在下王吉,是幻劍門十四弟子。」

「喔,原來是王少俠,久仰…」

屯王吉心裡暗笑,不知她久仰自己這無名之輩什麼?這時聽見她說:「屯檔王少俠,方才在城東有一位也自稱是幻劍門的少俠讓我把這個錦囊交檔到幻劍門去,可是我不知幻劍門的所在…」

創王吉吃了一驚,急忙從她手裡要過那個錦囊,似乎正是九師兄之物,創打開一看,只見裡面有一張紙條,寫道:「正午前西郊十里坡,速救!」字跡潦草,可見寫得頗為倉卒。撾這時那姑娘迎過來一看說道:「正午?那不是還有半個時辰便到?那撾澆位少俠要你去救誰?」王吉一聽只有半個時辰,心想來不及趕回門中澆技叫人,便問道:「姑娘可知西郊十里坡的所在?」那少女點點頭,王技行吉急忙道:「快帶我去!」王吉心想救助同門是俠客道的本分,九師行揪兄平時待自己還算不錯,且先去看看能不能救他,若不行再回城求救揪就是。於是二人一路急奔趕往十里坡,那少女輕身功夫頗佳,她在前面引路,王吉使盡全力才沒有落後。創轉眼間已到十里坡,王吉四下一看,此處是個僻靜的小村,四周都是創哪村民住的小屋,唯一惹眼的建築就是東邊一座三層的客棧,王吉走到哪栽那客棧之前一看,現在是正午時分,客棧居然大門緊閉。王吉更不猶栽豫,身形一提,就躍上二樓陽台,那少女也跟著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