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尤物的老板娘

放暑假不久,姨媽家附近新開一家LD影碟租售店,一對年輕夫婦還帶著一個三歲多的小女孩,老板蠻有錢似的以進口車代步。老板娘剛剛三十歲出頭,長相漂亮是位天生麗質、風華絕代的美麗嬌娘,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護著雪白細嫩的粉頸,一張俏麗姣白臉蛋上黑白分明而又水汪汪的大鳳眼,小巧的櫻唇薄薄兩片在艷紅唇膏覆蓋下,當她嫣然一笑,真令人望之忍不住想一親芳澤。

一對圓潤傲立的乳房聳立於胸前,全身散發著一股成熟女性的嫵媚及淡淡的幽香,正因為老板娘不僅美艷動人、溫柔嫻惠而且善解人意、親切大方使得錄影帶生意興旺,老板經常出外釣魚或打麻將!店面全由太太負責,另請一位女工讀生幫忙。阿健驚艷於老板娘的年輕貌美,使得阿健心神震蕩對她起了淫心,他參加為榮譽會員,企圖藉著頻繁的租借增加與老板娘見面機會,心懷不軌的阿健還不時帶些小禮物給小女孩。

日子一久,阿健倒也與老板娘母女倆混得熟了,碰面時老板娘總會對阿健投以親切的微笑,他也知道老板娘有個好聽的芳名。黃玉燕,親切大方的黃玉燕竟不知阿健已對她心存染指!某日,姨媽因公司業務須搭機赴美兩周,下午阿健去影碟店租片時,從工讀生處打聽到老板到南部受訓一個月,阿健聞言心中大樂,自忖勾引那嬌艷迷人的黃玉燕的時機終於到來!當晚十點半左右,女工讀生下班了,黃玉燕正准備打烊關門,不料阿健匆匆踏入店門內要歸還碟片:「老板娘……對不起……來的太晚了……」她美好的粉臉嫣然一笑:「沒關系啦……我待會兒清完帳目才關門…」詭計多端的阿健看見小女孩趴在櫃台旁打困,他就以關懷的語氣說:「妹妹愛困啦……你媽媽累了一天還要記帳…讓哥哥抱你去睡覺好嗎……」小女孩羞怯怯的望著媽媽,黃玉燕嬌笑道:「小美乖……讓哥哥抱抱……她的睡房在裡頭左側邊……」小女孩蠻聽話的伸開雙手,阿健迫不急待的抱起小女孩,越過廚房走入她的睡房,把小女孩輕輕放下床上幫她蓋上小棉被,「晚安…小美乖乖…好好睡喲…」安撫了幾分鍾後。

 阿健走出房外輕輕關上房門轉身經過廚房,只見黃玉燕已在廚房內清洗碗盤,她不知道阿健先溜到前面把店門關好上了鎖才回廚房,渾然不知店門已被上鎖的黃玉燕,做完家事後轉身看見阿健站在房門外,她走向他面前嫣然微笑:「阿健……真謝謝你啦……小女睡了嗎…。坐會兒…請你喝杯茶…」黃玉燕櫻桃小嘴吹氣如蘭,身上散發出女人的淡淡幽香,阿健真想抱住她先來一陣狂吻猛摸,於是在餐桌旁的椅子坐下,黃玉燕回到廚房沏茶准備待客!阿健回應著:「哪、哪裡…你太客氣啦…謝謝你…」充滿色欲的眼神癡癡的看著她的一舉一動,細細的柳腰、渾圓的肥美臀走路一扭一擺的倩影煞是好看,黃玉燕雙手捧了一杯進口茗茶娉娉婷婷的走向阿健,那一對飽滿尖挺的大乳房隨著她的蓮步上下的顫抖著。

 她裙擺下一雙雪白的粉腿展現在阿健的眼前,這一切只看得阿健渾身發熱、口乾舌燥,老板娘胴體上傳來的脂粉香以及肉香味,真是令人難以抗拒的誘惑!當穿著低胸T恤、領口半開的黃玉燕彎下身把茶杯放在茶幾上時,但見那透明鏤花的奶罩只罩了豐滿乳房的半部,白嫩嫩泛紅的乳房及鮮紅的小奶頭,清晰地活色生香的呈現在阿健眼前,他看得目不轉睛、渾身火熱、色急心跳,大雞巴也亢奮挺硬發脹起來。

「阿健…來…請用茶…」黃玉燕抬頭發現阿健色瞇瞇的雙眼,正猛盯著她彎腰身子前傾的胸部,她再低頭望著自己的前胸,才發現春光外洩,一對酥乳已被阿健看了個飽,黃玉燕俏美白晰的臉兒頓時泛起兩朵紅雲,芳心卜卜的跳個不停,她粉臉嬌羞櫻唇吐氣如蘭不自在地嬌呼道:「你怎麼…。看人家的…。」阿健猛的回過神來:「對不起…老板娘…玉燕姐…你實在好美、好漂亮…」阿健起身走近黃玉燕的身邊,聞到一陣陣的發香,又飄散著成熟少婦清淡幽香,令人陶然欲醉,他凝視著她輕佻說道:「美麗的玉燕姐…你的乳房白嫩嫩又飽滿的…好可愛的…好想摸它一把呢…」黃玉燕被看得粉臉煞紅、芳心一怔,再聽阿健輕佻言語,驚得呼吸急促,渾身起了個冷顫:「阿健…你、你過份…」她白晰的粉臉羞得有如熟透的蘋果般紅暈!阿健猛地雙手抱住黃玉燕吻上她的粉頰,她被他這一突然的擁抱嚇得如觸電般不禁尖叫:「不要!…」全身打著寒噤,黃玉燕猛推拒著企圖閃躲他的摟抱,他將雙手的動作一變,左手摟著她的柳腰、右手伸入她半露的胸口衣領內,沿著光滑柔嫩肌膚向下滑,終於握住了大乳房,阿健感到黃玉燕的乳房渾圓尖挺,充滿著彈性,摸著非常舒服,握在阿健的手裡,美妙的觸覺更使得他性欲高漲。

他的手又摸又揉地玩弄著黃玉燕的酥乳,原已經亢奮硬翹的大雞巴,隔著褲子及她的裙擺頻頻頂觸著她的下體!黃玉燕羞得粉臉漲紅、心亂如麻,不由嬌軀急遽掙扎,嬌喘噓噓哼道:「唉呀…不行…你瘋了…不要這樣…不能亂來……」阿健充耳不聞,反而性趣更加高昂亢奮,原本摟著細柳腰的手突然襲向黃玉燕裙擺內,拉下絲質三角褲摸到了一大片陰毛。「喔…不、不行…請你把手拿出來…哎喲!……不要這樣…太、太過份了…我不、不要…快放了手…」黃玉燕被他上下夾攻的撫弄,渾身難受得要命,她並緊雙腿以企制止他的挑逗,卻一時沒站穩,全身一發軟嬌軀往後傾,他趁勢抱起黃玉燕的身子直闖她的臥房而入!「阿健…你、你住手…」黃玉燕吃驚大叫,阿健不答話以行動來表示,把她放在床上。

黃玉燕雖極力掙扎著,卻仍被阿健快速脫掉她的一身衣裙,害怕和緊張沖激著她的全身每個細胞,黃玉燕那玲瓏凸凹有致、曲線迷人的嬌軀一絲不掛地顫抖著,在阿健眼前展露無遺,她粉臉羞紅,一手掩住乳房一手掩住腹下的小穴:「阿健…不行的…求求你…不要…我是有夫之婦…你放了我…」阿健卻凝視著她白雪般的胴體,用手撥開了黃玉燕的雙手,她雖然已生過女兒,但平時保養得宜,肌膚依舊雪白晶瑩,一對性感白嫩嫩的乳房躍然抖動在他眼前,雖然沒有姨媽或呂安妮的肥大,但卻尖挺豐滿如冬筍,粒小如豆的奶頭鮮紅得挺立在那艷紅的乳暈上誘惑極了!腰細臀圓、玉腿修纖均勻、嫩柔細膩光滑凝脂的肌膚,小腹平坦白淨亮麗,高隆肥滿的陰戶上面一大片柔軟烏黑的陰毛,細長的肉縫隱然可見,阿健貪婪的眼神盯瞧著赤裸裸面帶憂色的黃玉燕。

 他欲火如焚,真想即刻把她那令人銷魂蝕骨的胴體一口吞下肚去!阿健不愧性愛高手,心想面對如此嬌艷可口的美人兒絕不可操之過急,若是三兩下解決使她得不到性愛的歡樂,必然惱羞成怒一怒告到官府,必須氣定神斂使她得到前所未有的歡愉,不由得她忘了他強行的奸淫反而會為他癡迷!欲火焚身的阿健隨即把自己的衣服飛快的脫了個精光,一根大雞巴高翹硬梆梆仰然直挺挺在她面前,但見那根紅得發紫的巨肉柱,已經超過二十公分長,直徑約有四公分半粗,那渾圓的龜頭更比雞蛋還要大。

看得黃玉燕粉頰緋紅、芳心卜卜跳不停,暗想著好一條雄壯碩大的大雞巴!她清楚了阿健不僅只想一親芳澤,還更想奸淫她的胴體:「不要…請你理智點…求求你放過我…不可以的…」阿健充耳不聞,將她的一雙大腿拉至床邊,伏下身分開了美腿,將覆蓋的濃密陰毛撥開,肥厚的大陰唇及薄薄的小陰唇全顯露出來,先用右手手指在那米粒大的陰核揉捏一陣,不時還撫弄周邊烏黑濃密的陰毛,兩只指頭順著紅嫩的肉縫上下撫弄後插入小穴,左右上下旋轉不停的扣弄著,酥麻麻的快感從雙腿間油然而生,濕淋淋的淫水粘滿了雙指。「不、不要……喔……你快、快把手拿出來…。」阿健熟練的玩穴手法使黃玉燕身不由己,舒服得痙攣似的,雙手抓緊床單嬌軀渾身顫抖著,雖然平時對阿健頗有好感,但自己是有夫之婦,還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玩弄她的私處,尤其現在摸她、玩她的阿健年齡比她小多了,這真使黃玉燕既是羞澀又亢奮,更帶著說不出的舒暢,這種舒暢是在她老公那裡享受不到的。



「啊…不要…哼…哼……不可以……」阿健用濕滑的舌頭去舔舐她那已濕黏的穴口,不時輕咬拉拔她那挺堅如珍珠般的陰核,他的手指仍在她的穴內探索著,忽進忽出、忽撥忽按,黃玉燕難以忍受如此淫蕩的愛撫挑逗,春情蕩漾、欲潮泛濫,尤其小穴裡酥麻得很,不時扭動著赤裸的嬌軀嬌喘不已:「哎喲……阿健…求求你別再舔了…我、我受不了…你、你饒了我…」她櫻口哆嗦的哀求呻吟,香汗淋漓顫抖著胴體,小穴裡的淫水早已溪流般潺潺而出!阿健貪婪地一口口的將她的淫水吞入腹中,仍不斷用舌尖舔她的小穴,還不時以鼻尖去頂、去磨她的陰核,用嘴唇去吸吮、輕咬紅嫩的陰唇,阿健雙手沒得閒地一手撫摸揉捏著柔軟豐圓的乳峰,時重時輕,另一手則在她的大腿上來回的愛撫著。

黃玉燕被阿健高超的調情手法弄得渾身酥麻,欲火已被□起,燒得她的芳心春情蕩漾,爆發潛在原始的情欲,黃玉燕無法抑制自己了,欲火高熾得極需要男人的大雞巴來充實她的小淫穴,此時無論阿健如何玩弄她都已無所謂了,她嬌喘吁吁:「喔喔…阿健…別再吸了…我受不了…哎喲…」黃玉燕雙頰泛紅、媚眼如絲,傳達著無限的春情,她已迷失了理智、顧不了羞恥心,不由自主的抬高了粉臀,讓那神秘的地帶毫無保留似的對著阿健展現著,充份顯露她內心情欲的高熾,准備享受巫山雲雨之樂!到此地步,憑著經驗阿健知道黃玉燕當可任他為所欲為了,於是翻身下床抓住黃玉燕的玉腿拉到床邊,順手拿了枕頭墊在她的白肥臀下,再把她的玉腿分開高舉抬至他的肩上,黃玉燕多毛肥凸的陰戶更形凸起迷人,他存心逗弄她,在床邊握住大雞巴將龜頭抵住她的陰唇上,沿著濕潤的淫水在小穴口四周那鮮嫩的穴肉上輕輕擦磨著,男女肉體交媾的前奏曲所引動的快感迅速傳遍全身,黃玉燕被磨得奇癢無比、春情洋溢,她羞得閉上媚眼難忍的放浪嬌呼:「啊…好人…阿健…別、別再磨了…我、我受不了了…小、小穴好、好癢……快、快把雞巴插進來…受不了啦…哼…」黃玉燕的淫水由小穴兒津津的流出,阿健被她嬌媚淫態所刺激,熱血更加賁張、雞巴更加暴脹,他用力往前一挺,整根大雞巴順著淫水插入她那滋潤的窄肉洞,想不到黃玉燕的小穴就如那薄薄的櫻桃小嘴般美妙。

「哎喲!…」她雙眉緊蹙嬌呼一聲,兩片陰唇緊緊的包夾他的大雞巴,直使阿健舒服透頂,他興奮地說:「玉燕姐…我終於得到你了…我愛你…你知道嗎…我等這一刻等得好久了……」「啊啊…阿健…你、你的雞巴那麼粗硬…好巨大…好粗長…真是美極了…」黃玉燕不禁淫蕩的叫了起來,那大雞巴塞滿小穴的感覺真是好充實、好脹好飽,她媚眼微閉、櫻唇微張一副陶醉的模樣!阿健憐香惜玉的輕抽慢插著,黃玉燕穴口兩片陰唇真像她粉臉上那兩片櫻唇小嘴似的薄小,一夾一夾的夾著大龜頭在吸在吮,吸吮的快感傳遍百脈,直樂得阿健心花怒放:玉燕姐真是天生的尤物!「哇…真爽…玉燕姐…真有你的…想不到你外表嬌媚迷人…小穴更是美妙…像貪吃的小嘴巴…吮得我的大雞巴酥癢無比…」「好色鬼…你害慘了我…還要調笑我…」她粉臉緋紅。

「玉燕姐…說真的…你的小穴真美…裡面暖暖的……插進去可真是舒服……你老公艷福不淺……能娶到你這麼嬌媚的老婆……他能夠在這張床上…。隨時玩弄你美麗的肉體……插你的小洞穴……我好是嫉妒呀…。」阿健語帶酸味贊歎著。黃玉燕瞥見牆壁上結婚照,老公的眼神似看著自己溫柔賢淑的老婆,竟然像淫婦般在床上與阿健表演有聲有色的活春宮,她內心頓感愧疚,回避了老公的眼神,在聽了阿健捉狹帶味的話,更加羞紅著粉臉嬌呼道:「死相…你玩了別人的老婆…還在說風涼話…你呀…真是得了便宜…又賣乖…真、真恨死你了…」「唉…我能夠玩到玉燕姐的小穴,真是前世修來的艷福…你要是真恨起我來…叫我要怎麼辦…」「色魔…你別說了、快…快點…小穴裡面好、好難受的…你快、快動呀…」於是阿健加快抽送、猛搞花心,黃玉燕被插得渾身酥麻,她雙手抓緊床單,白嫩的粉臀不停的扭擺向上猛挺,挺得小穴更加突出迎合著大雞巴的抽插,她舒服得櫻桃小嘴急促地呻吟,胸前那對飽滿白嫩的乳峰像肉球的上下跳躍抖動著,她嬌喘呼呼、香汗直流、淫態百出吶喊著:「啊…冤家…色鬼…好爽快呀…好美啊…再用力啊…」越是美艷的女人,在春情發動時越是饑渴難耐、越是淫蕩風騷,黃玉燕的淫蕩狂叫聲以及那騷蕩淫媚的神情,刺激阿健爆發了原始的野性,他欲火更盛雞巴越暴脹粗長,緊緊抓牢她那渾圓雪白的小腿,再也顧不得溫柔體貼,毫不留情地狠抽猛插,如鴉蛋般大的龜頭像雨點似的打在花心上。

每當大雞巴一進一出,她那小穴內鮮紅的柔潤穴肉也隨著雞巴韻律的抽插而翻出翻進,淫水直流,順著肥臀把床單濕了一大片,阿健邊用力抽出插入,邊旋轉著臀部使得大龜頭在小穴裡頻頻研磨著嫩肉,黃玉燕的小穴被大龜頭轉磨、頂撞得酥麻酸癢的滋味俱有,大雞巴在那一張一合的小穴裡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干得黃玉燕嬌喘如牛、媚眼如絲,陣陣高潮湧上心房,那舒服透頂的快感使她抽搐著、痙攣著,玉燕的小穴柔嫩緊密地一吸一吮著龜頭,讓阿健無限快感爽在心頭!「喔…好舒服…好痛快…冤家…我的腿酸麻死了…快、快放下來…我要抱你…親你…」阿健聞言急忙放下黃玉燕的粉腿,抽出大雞巴,將她抱到床中央後伏壓在她的嬌軀上,用力一挺再挺,將整根大雞巴對准黃玉燕的小穴肉縫齊根而入。

「唉呀!…。插到底啦!…。好棒喲…快動吧…小穴好癢啊…快動呀…」阿健把玉燕抱得緊緊,他的胸膛壓著她那雙高挺如筍的乳房,但覺軟中帶硬彈性十足,大雞巴插在又暖又緊的小穴裡舒暢極了,阿健欲焰高熾,大起大落的狠插猛抽、次次入肉,插得黃玉燕花心亂顫,一張一合舐吮著龜頭,只見她舒服得媚眼半閉、粉臉嫣紅、香汗淋淋,雙手雙腳像八爪章魚似的緊緊纏住阿健的腰身,黃玉燕拼命地按著他的臀部,自己卻用勁的上挺,讓小穴緊緊湊著大雞巴,一絲空隙也不留,她感覺阿健的大雞巴像根燒紅的粗火棒,插入花心深處那種充實感是她畢生從未享受過的,比起老公所給她的真要美妙上百倍千倍,她忘了羞恥,拋棄矜持地淫浪哼著:「唉唷!…阿健…好美、好爽…你的大雞巴弄得我好舒服…再用力…大雞巴哥哥…快、快干我啊…」「玉燕姐…哇…你真是個性欲強又淫蕩的女人啊…啊…大雞巴好爽啊…喔…」阿健用足了猛攻狠打,大龜頭次次撞擊著花心,根根觸底次次入肉,黃玉燕雙手雙腳纏得更緊,肥臀拼命挺聳去配合阿健的抽插狠,舒服得媚眼如絲、欲仙欲死、魂飄魄渺、香汗淋淋、嬌喘呼呼,舒服得淫水猛洩。

「唉唷…美死我啦…棒…太棒了…好粗大的雞巴…哦、我快不行了……啊……」黃玉燕突然張開櫻桃小嘴,一口咬住阿健的肩膀用來發洩她心中的喜悅和快感,小穴內淫水一洩而出,阿健感到龜頭被大量熱流沖激得一陣舒暢,緊接著背脊一陣酸麻,臀部猛的連連數挺,一股又滾又濃的精液有力的飛射而出,黃玉燕被這滾熱的精液一燙,浪聲嬌呼:「啊、啊…美死了…」她洩身後氣弱如絲,阿健溫柔的撫摸著他那美艷的胴體,從乳房、小腹、陰毛小穴、肥臀美腿等部位,再親吻她的櫻唇小嘴,雙手撫摸她烏黑亮麗的長秀發、粉頰,宛如情人似的輕柔問道:「玉燕姐…你、你舒服嗎…」「嗯…好舒服…」黃玉燕覺得阿健粗長碩大的雞巴干得她如登仙境,事後又如此體貼入微的愛撫,使黃玉燕甚感窩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