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花被富豪玩弄一生

莊靜宜去年剛從台大畢業,才二十四歲就已經考到會計師執照,在萬隆銀行當審計主任。打算先工作一會,再到美國念MBA。本來已經是美人胚子,學歷又好,令到其他的同事妒忌不已。

平時她只須略施淡妝,便能展示出她秀麗的面容。一套標準的上班半截裙洋裝,已能把她佻高的身材顯示出來。公司裏有一大票男同事都想追她,其中三分之一被她的學歷嚇跑了,另外三分之一自愧條件不如,悀U的三分之一都被她婉拒掉。從小她便不斷被選為校花、甚麼公主之類的無數次,養成了自視過高,所有男人都不被她看在眼內。因為她知道只要她一點頭,願意拜到她石榴裙下的可能要排到對面馬路。她也的確是天生麗質,瓜子口臉,只須蛾眉淡掃,脂粉薄施便已勝過其他庸脂俗粉的千百少女。莊靜宜的身材是誘惑的代名詞。乳峰高聳,修長美腿,黃蜂腰,白皙平滑的肌膚。

雖然不是波霸型的比例,但也絕對玲瓏浮突,精細有緻。加上因為受過高等教育,氣質萬千。比起光是靠胸脯的女人,莊靜宜有她獨有的魅力。她在公司的好友是李沅秀,今年沅秀才十九歲,同樣也是一個美人胚子。沅秀身材比靜宜嬌小,但卻比靜宜多了一份火辣味,剛高中畢業就來萬隆當櫃台服務員。

身材嬌小玲瓏,一雙小腿十分迷人,加上水汪汪的眼睛和俏麗的面容,迷到不少男同事和銀行顧客。沅秀和身材高挑的靜宜形成一個絕佳對比,沅秀清純自然,而靜宜氣質典雅。沅秀有點像日本AV女星青沼,靜宜則像王祖賢,只是身材比王祖賢豐滿多了。靜宜和沅秀對愛情的看法都是一緻,就是要嫁錢不嫁人。她們知道自己的條件優厚,相信有一天一定會找到她們的長期飯票。沅秀坐櫃台,很多時都見到一些大戶來存款。於是她把制服改一下,胸口開高低那麼一點點,讓人隱約看到她堅挺的雙乳。裙子改窄一點,短一點,再穿上三寸高根鞋,托起她的臀部。

經常在文件櫃彎下腰時,便把圓渾的美臀翹起來,看得男顧客在她櫃台留連忘返,男同事口水直流,血脈沸騰,馬上要進廁所自我解決。靜宜不用穿制服,上衣故意穿緊身的,V字領開大一點,有意無意的露出狹深的乳溝,再穿上窄短的裙子來炫耀她修長的雙腿。靜宜和沅秀這對公司姊妹花,穿著誘人,但卻不給任何男同事親近的機會。最後淪為各男同事最受歡迎的意淫對像…我剛才看到莊靜宜的乳罩杯,是白色厘士的喔…給我簽中了六合彩,我便把靜宜和沅秀養起來好好的享受一下…我要在她面前打槍,然後射在她腿上…我要把沅秀按在文件櫃上,從後面把她幹一次。今天靜宜同樣的到萬隆銀行上班,不一會人事部的陳明翠小姐把她叫進去。人望高處。但如果當你已經在最高處,你只能向下望。

萬隆銀行董事長張萬隆此時正是如此的想,從他自己擁有的萬隆大樓三十樓向下望,他感到人在高處的空虛。雖然萬隆並非第幾大銀行,但經過三十年的工作,他體會到金錢到了一定數目便會失去其意義,反正都是花不完的,十億跟二十億其實是一樣的。所以幾年前他便決定要換個生活方式,不再日夜不停的工作,只把工作當成是生活的寄托。而且他還加入了一個俱樂部,裏面的會員不是城中的富豪就是達官貴人。他們這群人早己視錢財為身外物,因為他們的錢早已多到叫會計師算也不一定算得清。上夜總會、玩女明星等,他們都試過。年近半百的年紀,再美麗的女人都難勾起他們的興趣。

於是便想出「俱樂部」這玩意,玩過幾次,他們覺得滿新鮮刺激的。明晚又是「俱樂部」的另一次聚會。張萬隆把陳明翠叫進來總裁室問道︰「明天晚上我要這兩個,你幫我安排一下。」說完了把兩個資料檔拿給陳小姐。陳明翠道︰「是的,總裁先生,這裏是這個月新進女職員的資料。」陳明翠然後把手中約三十個File拿給張萬隆。萬隆銀行職員好幾千,絕大都是女的。張萬隆自比為以前的皇帝,後宮最多也不過如此。莊靜宜在人事部陳明翠的辦公室內坐下。她今天穿著一件白色套裝,半截裙不能遮蓋她一雙修長的腿,散發出一陣陣令人沒法抵擋的誘惑,就算是女人看了也會心動。

陳小姐不禁讚賞自己的眼光和總裁的決定。陳小姐用慣用的開場白對莊靜宜說︰「剛剛公司已經存了十萬元到你的帳戶裏,無論你接不接下以下的工作安排,那十萬元都是你的。」莊靜宜不解的問︰「請問是甚麼樣的工作安排?」心想哪有這麼好的事,無條件給我十萬。陳小姐道︰「坦白的說,公司上面有人看中了你。不過在你沒有接受以前,我不能跟你說他是誰。」莊靜宜心裏一愣說︰「看中了我?我不明白。」陳小姐笑笑的說︰「你明白的。這項交易中,你所得到的將會令其他女人十分羨慕。公司裏的女性數以千計,我想以這樣的補償,大既百份之九十的女人都會願意接受這份工作。當然可以被『他』看上的幸運兒,只有那麼幾個而已。我可以告訴你,之前的那幾個,沒有一個人拒絕這份工作,也沒有人事後後悔。」莊靜宜現在大緻上明白了陳小姐說的是甚麼,又問道︰「之前有誰做過這份工作?」陳小姐道︰「這個我不可以告訴你。對她們來說,付出的只是一個晚上,但換來的是一生的改變。要買房子的買房子、出國留學移民的出國了。大家都是女人,我建議你好好考慮,這樣的機會不多。如果你願意接受,下班前來找我。如果你不願意,那十萬元就是獎金,但你要忘掉這一段談話。」說著便示意莊靜宜離開。莊靜宜懷著一顆小鹿亂跳的心離開陳小姐的辦公室。馬上去登錄存款薄,果然有十萬元在今天早上存進。她從來沒有想到要出賣她自己,不過她想起前陣子公司的一個美女°°少娟,突然說繼承了家裏的遺產,買了房子又買車。現在想起不知道會不會是…靜宜的家庭乃屬小康,錢平常不是問題,但真正的財富,靜宜卻從未見過。

她想如果只須要犧牲自己一個晚上,就可換有下半輩子的安隱,亦未嘗不可。只是她不能面對出賣自己靈魂這個事實。「現在這個社會,有甚麼是金錢不能買的?」靜宜反問自己,當她發現自己的答案是「沒有」時,她鼓起勇氣,再次走進了陳小姐的辦公室。走之前她撥了個電話給沅秀,想聽一下她的意見,但良久也沒有人接聽,靜宜只好掛斷。「很高興你作出這樣的決定。」陳小姐一見靜宜進來就說。靜宜道︰「我想知道,到底我可以…」靜宜還沒說完,陳小姐就打斷了她︰「如果你想問錢,我沒有授權跟你談這個。但我可以告訴你,這最主要看你自己的表現,你是第十三位被總裁看上的,前面的十二位沒有一個對她所得到的不滿意。這樣說你明白了嗎?」靜宜現在知道原來是總裁安排的這些事情。靜宜示意明白了,陳小姐說︰「既然如此,待會你跟沅秀兩個好好侍候總裁吧。」靜宜問︰「甚麼,還有其他人?」陳小姐說︰「兩個人不是更好嗎?有個照應也可以分擔一下,你以為你一個人就可以應付總裁了嗎?」說完了就帶莊靜宜坐電梯到三十六樓總裁室。沅秀已經一早來到了總裁室,面對著坐在太師椅上的張萬隆。張萬隆不發一言,不停的在打量沅秀。

陳小姐說︰「總裁先生,莊靜宜小姐帶來了。」張萬隆現在首次的開口說︰「很好,你出去在門外面等。」現在房裏只剩下莊靜宜、張萬隆和沅秀三個人。莊靜宜和沅秀本來就認識,兩人尷尬的互望一眼,擔心下一步張萬隆將會如何。張萬隆只是不斷的打量著她們兩個,三個人在房中不發一話。莊靜宜穿著白色套裝,沅秀則穿銀行櫃台的制服,和莊靜宜的套裝差不多。終於,張萬隆把沅秀叫過去他坐的太師椅那裏,沅秀羞答答的走到張萬隆面前。張萬隆伸手進去沅秀的裙內,沅秀本能的合緊雙腿。沅秀的含羞激起了張萬隆的慾望,看到她可愛的小腿裸露在短裙之外,張萬隆不容氣的摸,從小腿摸到大腿,從大腿摸到屁股。沅秀在總裁面前哪敢反抗,況且也是自願為錢出賣自己的。

沅秀的小腿光淨如絲,滑不溜手,張萬隆越摸越興奮,同時也把靜宜叫過來。靜宜的腿比沅秀修長多了,同樣的結實有彈性。摸了一陣,張萬隆說︰「你們兩個都是處女嗎?」靜宜和沅秀滿臉通紅,難為情的點了點頭。張萬隆笑說︰「很好,都是第一次,記著,我喜歡服從的女人。」張萬隆示意兩人低頭到他褲襠,讓後說︰「還等甚麼,把它拿出來含著。」沅秀猶疑的解開了張萬隆的拉鏈,靜宜則有點不知所措。靜宜看著沅秀伸手把裏面的大物掏出來,整根東西青根突起,血脈暴現,好不醜陋。靜宜看了泛起陣陣噁心,有想吐的感覺。沅秀無奈的把那根東西放入口中,張萬隆立即發出淫叫︰「哦,真舒服,沅秀做得好。」靜宜見狀只有更想吐,但張萬隆不讓她多想,把她拉到身旁,亳無忌憚的上下其手,伸手進去捏靜宜的奶子,把手指伸進靜宜的陰道裏。靜宜覺得很羞恥,一輩子第一次給男人撫摸身體的最重要部位,而且還在其他人面前。張萬隆說︰「夠了,沅秀,躺到桌上去。」張萬隆的桃本辦公桌很大,沅秀躺上去後顯得特別嬌小。



張萬隆直接的把沅秀的內褲、胸罩脫掉,衣服跟裙子則留著,兩手抓起沅秀可愛的小腿,把她們分開,然後一挺腰說把大物插進沅秀嬌小的身體裏。當沅秀的處女被張萬隆的大物刺破時,沅秀感到一陣劇痛,口中難過的叫道︰「啊…啊…」如果不是強忍住,眼中有幾滴淚水快要掉下來了。張萬隆兩手在沅秀胸上肆意的摸著,把她的雙乳用力的捏,住內擠,擠出深深的乳溝一條,沅秀的雙乳在張萬隆巨大的手掌中好像玩具。張萬隆插入後沒有再動,他要享受一下沅秀處女陰道的氣息,享受大物被充滿彈性的陰道包圍著的壓迫感。這樣子過了一陣子,張萬隆開始在沅秀裏面抽送。沅秀躺在平滑的桃木桌上,張萬隆每次的插入,都會讓沅秀好像斷線風箏的向前衝,張萬隆雙手捏著她的雙乳,把她們當是手柄,又把沅秀拉回身前。這正是為何張萬隆不把沅秀的衣服完全脫掉的原因,因為衣服在桌上的摩擦力比皮膚小。

沅秀的胸部受到如此大的壓力,未經人道的小陰道被張萬隆的大物充塞著,沅秀當然感到十分痛楚,剛才強忍住的晶螢淚珠再也忍不住了,從臉頰兩旁流下來。口中叫道︰「嗯哼,嗯哼」,彷彿如此叫讓著可以減輕痛楚。但沅秀痛楚的表情正是挑撥張萬隆獸慾的最佳工具,張萬隆不但沒有停下,反而加快頻率,加大抽送的幅度。沅秀從剛才「嗯哼」的呻吟變成現在高聲的嘶叫︰「啊…啊…」張萬隆問沅秀︰「怎麼樣,很難受嗎,你不喜歡我插你嗎?」沅秀用顫抖的聲音回答︰「不是,總裁喜歡怎麼都行。」在這情況下,靜宜覺得自己還著完整的衣服實在很尷尬,好像自己正在偷窺別人做愛,一向家教深嚴的她對今天荒唐的決定後悔莫及,現在很可以還要做出二女共事一夫這種下賤的事,靜宜為自己齷齪的想法感到不齒。突然張萬隆停止了跟沅秀玩放風箏,從沅秀體內抽出那根沾滿沅秀處女鮮血和陰液的陽具,遞到靜宜的面前,示意她放進嘴裏。看著血淋淋的肉棒,濕答答的還有陰液滴下來,迎面而來的是一陣腥臭味,靜宜不馬上吐就很難得了,更別說要把他含住。張萬隆對靜宜說︰「靜宜來,把他含住,聽話。」說著便把靜宜的頭抬起來,推向自己胯下。

靜宜眼看張萬隆堅挺的陽具快要碰到自己的臉了,不由得張開朱唇,任由張萬隆的陽具進入。剎時間口中充滿了鮮血和陰液,靜宜感到口中有一團火,熱燙的肉棒令她窒息了好一會。張萬隆說︰「用舌頭舔他,哦,真舒服,你的小嘴已經這麼美妙,待會我要好好的幹你一場。靜宜,你一定很想我幹你對不對?」靜宜只想馬上離開這一切,離開這場惡夢。只怪靜宜的嘴不夠大,不能完全含住張萬隆諾大的陰莖,張萬隆領引她纖細的小手,一手握著自己的陰莖。

當靜宜冰涼的小手一接觸到張萬隆火熱的陰莖,張萬隆馬上說︰「呵…呵…真爽…涼涼的好爽。靜宜你真好。」然後按著靜宜的一頭秀髮,一抽一送的把靜宜的小嘴當成陰道般的幹起來。每次插入都要到靜宜的咽喉為止,抽出時還要靜宜用舌吸吮他的龜頭。過了五分鍾,張萬隆用力的頂入靜宜的口中,直接在她喉嚨裏射出火熱的精液,靜宜閉氣吞下了張萬隆的精液,沒有選擇的餘地。張萬隆熟練扣精之術,從靜宜嘴中出來後,解開靜宜的襯衫,在她雪白的胸脯上,深深的乳溝中又射出一灘白色的精液。最後在靜宜的大腿和小腿上留下好一大灘的熱槳。

平時扯高氣昂的靜宜,何曾受過如此淩辱,事後坐在地下楚楚可憐的抽泣起來。沅秀剛從才的驚濤駭浪中定過神來,張萬隆就對她說︰「過來把靜宜身上的精液舔乾淨,不要浪費。」沅秀乖乖的跪在靜宜身前,用口清理靜宜身上的精液,這樣子沅秀的陰戶剛好對著張萬隆。張萬隆剛才還有扣著精子,並沒有完全洩在靜宜身上,現在還是金槍不倒,於是翻起沅秀的裙子,提槍再度刺入沅秀體內。沅秀只覺有股巨大力量,無情的撕開她的陰戶,一根大捧隨後刺入,把她的陰戶撐得很難過。「啊…啊…總裁,請你…停手…請的不行了…」沅秀哀求道。「不行,不行還這樣緊?我也不行了,你這麼緊要夾死我嗎?」張萬隆嘲笑的回答道。其實女人有時候緊張陰道會收縮,越收越緊,張萬隆深明這個道理,所以他從來都不喜歡兩情相悅的玩女人,一定要用一點強,一點暴力才好玩。「沅秀,你真美,陰道又窄,好舒服,要不要以後給我養起來,日夜的給我玩。靜宜你不用怕,我連你也要,以後你們就一起侍候我好了。」手扶著沅秀的柳腰,一下下的在沅秀陰道內抽插著。「靜宜…啊…求求你…喲…幫忙侍候總裁先生一下可以嗎?我真的受不了…啊…」眼看張萬隆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他的陰莖又異常的大,剛被破身的沅秀被張萬隆硬幹的很是幸苦,每一下的插入都要沅秀的命,她受不了便開始哀求靜宜。靜宜跟沅秀平時情同姊妹,看見沅秀面上露出極為痛苦的表情,靜宜心裏也是很難過。

但眼見沅秀被張萬隆狠狠的抽插著,心中也害怕自己會落得同樣的命運,害怕張萬隆那根巨大的陰莖插入來時所受的痛楚。「啊…靜宜…先換你一下…哦…待會你不行了…再換回我嘛…啊…」沅秀繼續的哀求靜宜,靜宜壯起膽子,心想今晚早晚都會變成張萬隆的人,也不差早一點時間。跪爬到張萬隆面前說︰「總裁先生,要不要休息一下,讓我來侍候你?」張萬隆說︰「好,你怎麼樣侍候我?」靜宜想了一下,咬一咬牙,把內褲脫掉,跪到張萬隆面前,讓他把她最秘密的部位看個清楚。張萬隆一見靜宜黑中泛紅的陰戶,知道是未經人道,心中也剎是興奮,當下又加快了陰莖在沅秀體內進出的頻率,沅秀只覺加倍的難受。「總裁…啊…請你先去跟…啊…喲…跟靜宜做…做愛好嗎…唔…」沅秀求道。怎知張萬隆貴為總裁,最不高興被人指使,說︰「甚麼,我現幹誰就幹誰,甚麼時候輪到你教?」馬上又加大了抽送的幅度,幾乎每次都把整根陰莖拔出再插入。沅秀這時只可說是痛不欲生,只能「喲…啊…啊…」的大聲哀嚎著。

 但張萬隆也沒有放過靜宜的美穴,把手指伸進去,撫摸靜宜的陰道壁,發現她的陰道壁呈難得的波浪紋狀,男人插入後一定會有很貼服。陰道也很細,連手指都可以感到壓力,更不要說是大陽具。張萬隆玩膩了跪扒的姿勢,叫沅秀手扶辦公桌,張開雙腿屁股向後翹,上半身微向前伏。好一個前突後翹,突出結實的奶子,翹起圓渾的屁股。張萬隆又再挺搶從後面插進去,沅秀又再痛不欲生的哀嚎。「這是教訓你剛才的無禮。我要幹你多久就幹你多久,沒有你說話的份,知道嗎?你是不是不喜歡給我幹?」張萬隆狠狠的說。「啊…不是…總裁…唔…要幹多久都可以。」沅秀無可奈可的回答道。張萬隆說︰「這樣就乖了,總裁會好好的疼你的。靜宜,你坐上桌子上,我要看看你的奶子。」!靜宜坐在桌上,雙腿交叉撬起,想用裙子遮掩暴露在外的陰戶。但這只令她的美腿顯得格外修長和均細,點點的生澀和害羞更燎起張萬隆的慾望,張萬隆心想︰「靜宜如此的美女實是難得,等下一定要好好的調理她一下,得把張家的傳家之寶也用上。」靜宜慢慢的把奶罩脫掉,露出圓渾的吊鍾型乳房一對。東方女字大都是半月型的乳房,吊鍾型的很少見。

張萬隆伸手捏了一把,觸手之處結實飽滿,彈性極佳。張萬隆叫靜宜自己捏自己的乳房。靜宜自握住雙乳往內擠,兩團肉球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臉上微帶緊繃的表情,朱唇輕咬,兩條美腿傲慢在外擺動,口中不其然的發出嫵媚叫聲︰「唷…啊…」就算是經歷風月無數的張萬隆看到也會心跳快速,臉紅耳熱。張萬隆把陰莖不停的在沅秀陰道內抽送,雙手探前無情的搓揉沅秀的雙乳,他越興奮就越捏大力,罔顧沅秀的痛楚,沅秀只有嘶啞的再叫︰「啊…啊…哦…」心想這場惡夢何時才會終結。最後,在靜宜與沅秀的呻吟聲浪中,張萬隆拚命的把陽具往沅秀的陰道內推進,僅餘兩個陰囊在外,然後在沅秀陰道內發射出沅秀所受的第一道精液。張萬隆滿足的離開沅秀的身體,高興胯下又多了一個戰利品。沅秀知道已經完事了,伏在桌上喘氣和哭泣,興幸惡夢終於完結了。靜宜也鬆了一口氣,與沅秀對望一眼。但她們不知道,更壞的還在後頭,這只是今晚節目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