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我怎麼了

老公,孩子中考結束了,可是我怎麼也高興不起來,看見你們興奮的樣子我的心裡卻有說不出的愧疚。

明天你們就要出國旅行了,你可知道你們走後在我身上會發生什麼?很晚了,你和孩子早點睡吧,明天一早你們要去機場,我還要給你們整理一下旅行用品。

今晚我們就不做了,好嗎?老公,看著你睡的很香樣子,讓我想起你追求我的時侯,你很優秀,在同學的印象中我們是天生的一對。

我們結婚15年了吧,婚後你要我在家裡做一個賢妻良母,直到今天我都是在相夫教子,在別人眼裡我是你溫柔的妻子是兒子美麗的媽媽可是明天我會怎樣我不知道我現在很痛苦,為自己感到的羞愧!有時候,自己感到挺矛盾的,又想做一個安分守己的女人,又想體驗以下瘋狂的快感,害怕自己變成一個淫蕩的女人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又經常幻想放縱的快慰…..老公,在孩子考試前,我去孩子的學校開家長會,正准備回家時被人叫住了,我停下來,他在車裡問我孩子是不是要中考,我說是。

他說他有試題,我不信,他說跟我來吧。

在他的催促下我猶豫了一會就上了他的車。

一路他東一句西一句的尋找話題,我感到有些不安了。

我在後視鏡裡看到這個人,他看起來有六十多了,粗短的脖子,光滑的眉額,細小的眼睛還有一個蒜頭鼻子這是我見過的和說過話的最丑的男人。

過了幾個街區,他在一棟獨立的舊式房屋前停了車。

他過來幫我打開車門,我發覺他很矮,才到我的肩膀,我看到他開門的手指很短很粗。

他把我讓進屋對我說,進去吧,屋裡沒有別人,我的心慌慌的突然間我變的異樣的興奮,腿和小腹痙攣的顫抖著,隨著一陣暖流快速地漫延全身,使我昏暈幾乎跌倒,我強忍著那種沖動,無力的坐在沙發上。

我很想知道我這是怎麼了,那是一種因真實而空虛的感受,那麼的強烈那麼的清晰,我坐在那裡竟然竭力的回想著剛才的感覺,我怎麼了?是高潮嗎?那是一種令能讓我在瞬間放棄一切不顧一切的感覺,是釋放嗎?這是我的身體從未有過的震顫,我是怎麼了?我怎麼會這樣?房間很熱,我聞到了我的汗水和著剛才跨部液體散發的味道,老公,我的底褲下面濕了。

他拿出一本打印的材料對我說,太太,你孩子的中考沒問題,我是負責審題的,今年中考的試題都在這裡。

我正伸出的手縮了回來,我想到了我們的孩子學習成績很好,實際上他已經被保送了,中考對他只是形式而已,他不需要這樣的。

我竟然還坐在那裡,沒有拒絕也沒有要走的意思。

他接著說,太太,中考是關系到孩子一生的事情,我明白你們這些做家長的苦心,我很想幫助你們。

我的思維停滯了,我木納的點點頭。

我好象在等待事情的延續,我終於聽到他對我說,他幫了我們,我們應該怎麼謝謝他。

我很想阻止缺很想聽他說下去,很想聽到把他想的都說出來。

他問我,你的臉怎麼這麼紅?是不是太熱了?我感激的點點頭,他使我把剛才難堪的反應隱藏了起來。

我裝作很鎮定的樣子問他,要我們怎麼謝。

他站在那裡,眼睛盯著我的腳,我本能的把腿收了一下,我那天穿的是白色露趾裸跟的高跟皮鞋。

過了一會,他說,我這把年紀了,也不缺錢,我明說了吧,我給你試題,你陪我我不記得他下面說什麼了,我的身體一下子在這個男人面前變的那麼敏感,頭暈暈沉沉,感覺呼吸變的沉重而急促,心跳的空調的冷風漸漸冷卻了我情緒,我拉了拉裙擺,極力的使自己能平靜下來我故作鎮靜的問他怎樣陪,他說你我都是過來人,你看起來很年輕象三十出頭的樣子,可是從你已經參加中考的孩子年齡來看,你也快四十了吧,你應該知道孤男寡女之間會發生什麼?你先好想想,明天給我回話。

我的心一陣更強烈顫僳,不知道過了多久,也忘了是怎麼離開又是怎麼回家的。

老公,我愛你和我們的孩子,我一直以為你會是我一生唯一的男人,我也一直以為我很傳統很保守我一直以為我們在一起時很激情我沒有想到我竟會在一個陌生的又老又丑的男人面前,竟然被他的要求,被他的一個我完全馬上可以拒決的要求所迷離,那一夜我失眠了。

第二天晚上我去了他那裡,他很平淡的說,試題你可以拿走,不要外洩了,否則會影響你孩子的。

對不起,老公,那天我真的羞辱了你,我愧對你對我的感情那天,我為你為我尋找了一整天拒絕的理由,可是最終我還是去了。

我把自己洗得很干淨,盤著發髻穿了那件你給我買的裸肩連衣裙,你說我皮膚白,粉色的襯膚色,我難堪的對你笑笑。

在他那裡,我以為他會迫不急待的對我我竟然急迫的期待著他的手指,我無法控制自己,我想他的手指會脫去我的裙子讓他看見我身體我又一次迷失在顫僳的喘息裡那天他沒有伸出他的手指,他把試題遞給我說,你放心,時間以你的孩子中考結果下來的時間為准,你也可以改變主意。

我拿著試題的手一路因等待後的失望夾雜著渴望而顫抖,回家後我把試題放在了碎紙機裡。

老公,對不起!老公,我很想你能覺察到我最近的變化,希望你能把我拉回來,可是你好大意呀。

你們要我一起去旅行的,我推說媽媽身體不好,孩子上學還要很多錢,家裡不能沒有人我找了很多不去的理由,就為了兌現一個根本可以不存在的允諾。

對不起,老公,今晚我沒有給你並不是因為考慮你的身體,而是因為我對明天的期待,我為自己感到羞恥,我竟然會為一個陌生的又老又丑的男人拒絕你——我的丈夫。

這些天來,我過的很痛苦很痛苦,我的身體在燥動我恨我自己怎麼會這樣,怎麼能這樣,沒有人逼我,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的錯,一個令我不想回頭的錯,一個無法挽回的錯。



老公,你們走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去的,他沒有感到意外也沒感到驚喜,他的反應竟然讓我擔心他忘了對我的要求,擔心他讓我回家!他把我讓進屋很平淡,平淡的要我害怕,我的意識因身體過多的緊張而變得麻木了  從鏡子裡看到自己,我不由得打量起自己的身體,我對自己的感覺變的陌生了鏡子裡,一個皮膚雪白漂亮的女人,修長的雙腿,豐滿高挺的胸部,因羞怯而燥紅的臉上一雙因嫵媚清澈而美麗的眼睛我突然清醒了,我該怎麼辦,我不能這樣,我有丈夫我有孩子,我突然感到我為什麼今天會穿上褲子,我希望什麼都不要發生,什麼都不會發生我呆呆地坐在那兒一動也不動。

他過來說,你答應過我,從看到你那時起,就非常喜歡你了,想得到你,想開點吧,你們這些家長為了孩子,用盡可能的關系與金錢甚至是犧牲自己的肉體。

你既然來了,只要你身上有的,就得都要給我!他說著就動手解我胸襟的鈕扣,我心裡一陣顫僳有意識無意識的躲開身子。

我緊張的看著他,他的眼裡露出貪婪神情。

老公,我心裡很害怕,他是我除你以外的第一個解我衣服的男人,我曾經為你守身似玉,我恨我答應了他,恨我為什麼要來。

我慢慢地閉上眼睛,我知道他剛才說的:只要你身上有的,就得都要給我,我知道他的意思,他不要我的身體還能要什麼呢?老公,他解開我的衣服,把我推到床上,脫下我的鞋子,開始摸我的腳,我的腳趾因敏感而緊張的圈縮著抵擋著他的侵擾,他把我的兩腳抱在他的懷裡脫下了我的襪子,接著他解我的褲子拉鏈,我拼命的拉著被他拉開拉鏈的褲腰,我知道我的掙扎在此刻是虛弱的,抵擋是象征的。

老公,他把手伸在我的身體下面托起我的腰部,在下面抓住我的褲腰一下子脫去了我的褲子,我的手只能緊緊的護著底褲和遮掩著褲底上已經濕潤的印痕。

他把我的兩腳用一只手緊緊抓住,用另一只手捏著我的腿,他說我的腳玲瓏白嫩,又說我的腿修長圓潤,是一個美人胚子。

我已經聽不到他說什麼了,他把手伸進文胸握住我已經漲痛的乳房,堅挺的乳頭羞恥的迎合著他手指的玩弄,我無助的閉著眼睛,此刻,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他用力扯掉我的文胸,開始用吸吮我的乳房,乳頭在他的舌頭和牙齒的舔咬下我意識虛弱空洞了他的手離開了我乳房,我的腿被他抬了起來,我准備讓他在我身上肆意發洩,然而他並沒有急不可耐。

他捧著我的腳,在用他的嘴吮吸我的腳趾和足跟,用他的舌尖在你妻子的每根腳趾上舔弄著,那是你在我身上從未做過的,他把我的腳掌含在嘴裡吞噬著,舌頭舔著腳心,用牙齒咬嚼著我的腳趾我感到了他嘴裡的溫度和順著腳腂流下的吐液老公,我竟然聽到我嘴裡發了聲音,不,應該是呻吟,這是在我們做時從沒有過的,我用牙咬緊嘴唇,分不清是想更多的承受還是想用疼痛抵擋那樣感受老公,我不知道他肥胖的身體是怎樣趴在我身上的,被他兩手抓住的乳房在他嘴裡被用力的吸食著,他肥膩肚子在有力的擠壓著我的胯部,我想把他推開,他卻把我的一只手含在嘴裡,把另一只手反壓在我的乳房上,我被迫羞辱的摸著自己乳房,乳頭在我手指下羞恥的挺著被他含嘴裡的手指無奈的承受著他舌頭的舔吮,他的舌頭好燙老公,此刻在他面前我不知道我還能為你做怎樣的抵抗我感到被壓在他身下的腿上有一處發硬的東西,他用那裡擠壓著我腿一陣抽搐從子宮漫向全身,我的口好干老公,你們現在在那裡呀他像我和你的第一個晚上那樣把我抱在懷裡,我把嘴唇閉的緊緊的躲過了他伸過來的嘴,把頭用力地轉向一邊,他在親我的頸部胸部,他把我的手臂舉起來,嗅著舔著我的腋下,我不行了,我把腿緊緊的並在一起,他開始隔著我的底褲親我的陰戶了,他的舌頭和牙齒一遍一遍的舔著咬著我底褲下面的陰唇,他的吐液和著我的愛液老公,你為什麼沒有這樣要過我老公,我面前的男人脫掉自己的衣服和褲子,並褪了我身上最後的底褲,老公,你的妻子已經的裸露在另一個陌生男人面前,老公,他用手撫摸我的陰戶,他在我臀部墊了一個枕頭讓我身體橫躺在床上,我的頭垂在床沿下,我知道他這樣是為了他的陰莖會輕易的進入並更加深入我的體內,他看著我把嘴湊近我的跨部,用手很輕易就分開了我並緊的雙腿,他先把我的陰毛全部含在口中,輕輕的撕扯著,然後用手撥開了我的陰唇,我知道我的那裡很肥大,他用舌頭輕輕的舔吻著,然後慢慢的把陰唇含到口中,用牙齒輕輕的咬著,吸著,同時還用舌尖伸進我的陰道,我的陰唇被他牙齒一點點的咬嚼撕扯我陰道內汾泌的體液已經浸濕了臀部的枕頭,陰道在他的吮吸下而收縮,我扭動著腰不停的抬起臀部,兩腿用力向兩邊叉開,雙腳踩在他的背上,手緊緊的把他的頭貼在我的陰部,他一只手捏著我的乳房另一只手在搕我的肛門老公,我的頭用力擺動著,我聽到了我發出很難聽聲音一陣窒息的激流從陰道裡迅猛的向漫延,我在肢體僵直後的酥癱了,一口深深的呼吸使我感覺到了他的存在,他的嘴還在舔吸著我的體液,我感覺到他的舌頭快速舔著陰蒂剛才酥麻的腳底踩在他肥胖身體上,這讓我感覺到另一個男人的體溫,他的手緊緊托住我的腰,用力向上抬起我的臀部他把粗短的手指伸入我的陰道,老公,我感到我的陰蒂周圍不斷受到越來越令人興奮的刺激,我情不自禁地低聲呻叫了起來,我的心裡急切地希望他像你對我那樣,把他的陰莖插入我的肉體,插入我的陰戶。

老公,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對性可有可無的女人,但現在發現我身體的渴望,我曾經不斷告誡自己注重名節,不斷告誡自己我是個好女人。

我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

可是現在我在這個男人身體下面沉沒了,現在我只想把自己身體給這個男人,此刻我願意為他付出一切,我希望他能把我吞噬被他撕裂老公,我哭了,不是為你,我是為了我壓在我身上的男人,他要我的身體而我還給了他我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