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

  錯誤

  發言人:鳥人

  提供者:DaisyatT2

  我蠻喜歡看一些有關亂倫的文章或影片,或許在這個虛偽且處處講倫常道德的現實社會中,那似乎是一種無形的解放。當然,我也讓它在我的生活中發生。

  那個男人——我的父親,正赤裸地側躺在我的大腿上熟睡著。我一手撫摸著微凸肚子,一手撥弄他略白的頭髮,我知這不倫的錯誤,都該有個了結。至少對我那為了此事幾度想要出家的母親,應是如此。

  事情的發生,是在和我老公離婚後,我搬回家中開始……

  我不知自己到底哪一點不如建明——我的前夫外面的女人。不論我用什麼辦法,他竟然連碰都不碰我。

  回到爸媽家之後,我幾乎每夜酗酒,暫時性的酒精麻醉已成為逃避自我的最好方法。雖然和建明離婚,我知道我實無法忘卻和他纏綿的日子。

  那夜,我真的喝的不少,酒精濃度高的讓我無法集中思緒,不過我要的就是如此。

  『小敏,看妳喝成甚麼樣子!』在我努力的爬上樓梯,走進屋子的同時,爸爸有些憤怒的說著。

  望望牆上的掛鐘,兩點多了。

  『爸!你沒去阿姨家睡啊?!』我望著父親,傻傻的笑著。

  從我搬回家中一個多月來,倒是第一次看到父親晚上留在家中。從事建築的父親在外面擁有小老婆的事,是我從十四歲起就知道的。媽媽總是說我現在變的如此,都是父親所造的孽障。

  『媽睡了?!』

  『她說她要去山上廟裡住幾天!』爸爸看著報紙,不經意的說。

  看著電視上方錄影機的PLAY燈亮著,而電視卻放映著HBO的影片,我知道爸爸又去租了些成人的帶子在看,這點建明倒是跟爸爸很像。記得新婚後的兩個多月,我因尿急半夜起床上廁所,而發現建明竟在客廳一邊看著影帶一邊自慰著。

  (男人是有些變態的)心中的想法,是早在我訝異的詢問建明後的結論。

  想著想著,陰部不覺的竟有些異常濕潤。

  『我去睡了。』我想我該和爸爸一樣,需要一個沒人打擾的空間來解決生理上的需求。

  才走沒幾步,胃酸的濃液強烈的向喉嚨湧進著,我急忙的找著可傾洩的東西。爸爸見狀,趕緊拿起身邊的垃圾桶,向我走來。

  『妳看妳……』爸爸高音度的聲音,驚醒了我淌淚的雙眼。

  我擦了擦嘴唇的殘渣,看著被我吐的滿身的父親,無力的說著對不起。

  『真是夠了!』爸爸在扶我進房後,留下了憤憤的聲音,走了出去。

  **********************************************************************

  不知是躺了多久,酒精再度的發酵,強烈的刺激著昏沌的大腦,那股強烈的嘔吐欲望讓我從房間衝入浴室。當然,我更顧不得在浴室裡洗澡的父親。

  我抱著馬桶不停地嘔吐著,整個人無力的癱坐在浴缸旁的地上,望著呆在一旁的父親,眼淚像是扭斷開關的水龍頭,不停的氾出。

  『爸!爸!……我真的好難過。』我喃喃的說著。

  『建明都不理我,也不碰我。我真的那麼糟糕嗎?!』

  說完的同時,我扯開那已半濕的上衣,用力的將奶罩由肩牓向手肘拉下,整個奶子隨之彈出,我一邊托著乳房,望著父親說著。雖然它不是那麼龐然,但卻沒有因時間增長,而改變它挺立的型狀,至少我是一直如此認為。

  『爸!我真的發育的那麼差嗎?』我爬向呆坐在浴缸裡的父親身邊,不等他的回答,抓著爸爸的手撫摸著我的奶子。

  『我小嗎?爸!告訴我,為什麼建明都到外面找別的女人?它不夠挺嗎?』

  『小敏!妳……算了,別再想了,感情是很難講的。』爸爸似乎有些感到窘惑,嚥了嚥口水。抽回他的手說著。

  『連你也討厭我!』我靠在牆上,有些歇斯底里的哭了出來。

  『我那一點輸給其他的女人!』我一邊說著,一邊扯下裙子,向下褪去。

  『小敏!妳在做什麼?!』爸爸提高了他的聲音,警告著我繼續的動作。

  『爸!我是您女兒,連你也不願正式我的身體嗎?!』我任性的不理會父親的反應,繼續脫下底褲。

  『爸!告訴我。你有那麼多女人,我和其它女人有什麼不同!你看我一樣是用它來尿尿,不是嗎?』

  我用雙手極力地分開陰唇的花瓣,讓肉洞大開的噴灑著金黃的尿液。



  『敏兒,妳這樣子很傷身子的,回房換件衣服,睡吧!』爸爸從浴缸中走出來,蹲在我身旁摟著我,深怕我再做出什麼似的。

  『我不要!』

  我整個人無力的趴在爸爸的腿上,雙手摟著爸爸的腰部,酒精刺激頭部的疼痛,讓我不得不搖晃著臉去磨擦著父親的大腿,以減少些許的醉意。

  或許是接二連三的動作,爸爸被我弄有些春心蕩漾。驀然間,我發現爸爸胯下的陰莖像是彈簧般的向上舉動著,也不知是否是酒精作祟的關係還是我想證明些什麼,我竟用舌尖輕輕地往爸爸的陰莖舔去。

  爸爸整個人像是被電到般的顫抖了一下,接著迅速推開我的頭。

  『小敏!妳……回房去睡,快點。』

  『爸!我要。我已經好久沒有了。』我撥開爸爸的手,整個人順勢將父親壓向地上。

  『小敏…這是不對的。』父親一邊忙著用手撐著地板,有些迷惘的望著我。

  我根本不理會爸爸顧忌些什麼,也忘卻那些世俗道德是否允許,雙手從大腿游動至父親的胯下,前後的套弄著陰莖。說實話,那時的我為何會如此大膽,我到現在也是無法想透。

  淫靡的氣氛,暖了著整個心中的慾火,口交手淫的更替,讓爸爸放棄了說服我的念頭,而慢慢的移坐在浴缸邊延上,抱著我的頭,雙腿大開的享受著我的服務。

  看到爸爸黝黑的陰莖異常堅挺,讓我蠻訝異他的精力依然如此充沛。我用舌尖不斷地繞著龜頭末端的神經顆粒,延著陰莖上的血管由上向下的舔弄。

  爸爸的老二並不如我老公——建明的粗大,但令我感到有趣的是他的陰莖上有著一顆半大不小的痣,而痣上長著幾根短短粗粗的毛。我好奇的用手摸摸,竟是有些刺人。

  『阿姨一定很幸福。』我邪惡的笑著。同時握著爸爸的陰莖,將它導向我早已濕潤渴望的蜜洞裡。

  龜頭刺入的剎那,我竟感動的想哭。久違肉體交接的感受,竟是那麼的令人著迷。

  我用力的將腰部往下沉著,極度好奇的想要用陰道感受那類似羊眼圈的陰莖。久未做愛的蜜洞,傳來像撕裂般的快感時,我才知道原來變態的不僅是男人。

  『噢!爸……好舒服!』隨著陰唇的翻動,我不禁滿足的喊著。

  『回房間做吧!』爸爸一手環抱著我的屁股,一手扶著我的背,抱起我說著。

  饑渴的我,顧不得爸爸是否抱的住我。他一邊走著,我一邊扭動著臀部,享受著因走路震動所帶來快感。

  爸爸看到我的浪樣,邊用手拍打著我的臀部,同時挺動著腰,配合著我的扭動。

  『爸,打我吧!我是個壞女兒!』隨著陣陣拍打的著熱,我忘情的喊著。

  『妳這個浪蹄子!』爸爸把我放在床上,使勁的用陰莖抽弄著。

  陰道受爸爸快速進出的刮動,瞬間帶出好久沒有的高潮。微熱而多淫水,父親滿意的微微的笑了。

  『感覺怎麼樣?』爸爸放慢了抽動的速度,輕輕的在我耳邊問著。

  『好舒服。』我眨眨眼。

  『爸,你那個痣……弄的我好爽……』

  『還有更爽的。』爸爸看到我的浪樣,淫笑著說。

  接著僵直了身子,逐漸加速搖動著腰與臀部,陰莖抽動的方式由大幅度進出改成深入式的密集磨擦。子宮口連續撞擊的快感,及陰道璧肉的騷癢,讓我迅速感受到另一波高潮的前奏。

  我不禁提高屁股迎合著爸爸。

  『用力些……爸……快!』我哭喊著。

  像吸食大麻般的快感,迅速由脊椎末端傳向腦部。

  『噢……!』我緊抱著爸爸的腰部,喊出高潮後的愉悅。

  爸爸被我陰精襲擊後,龜頭不斷微微膨脹著,我知道我就快能得到白色洗禮。

  『小敏,……我……要出……來了』

  爸爸迅速的拔出他的陰莖,整個身子向前頃著的挪向我的口中。

  我迅速的含著他的陰莖,只感到爸爸的小弟弟頑皮的在我口中抖動著噴出一股又一股的濃精。

  『小敏……太棒了。』爸爸一邊搓弄著陰莖,一邊喊著。

  我望著父親,用舌頭舔著殘留臉邊的精液,心中雖是幾許悸動,但一切都已發生了,就讓它恣意去解決吧!你說是嗎?!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