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色官迹:小所長孽欲涅槃 (第1部 1-5)

第一部第1章:給副局長開房把門

  秦殇不得不偷偷溜到晶玉賓館去給副局長隋軍去開個鍾點房!

  除了因爲隋軍是他在公安局的上司外,還因爲他能夠分配到L縣公安局並且

在短時間內就站穩了腳跟,隋軍也是出了一份力的。

  剛剛25歲的秦殇,大學畢業之後,利用家中父母和親戚的資源,稍微打點

了一下,就順利的通過了今年L縣公務員考試,並且直接分配到L縣公安局刑偵

隊,成爲一名正式的幹警,不像沒有關系的可憐應屆生那般分到鄉鎮。而主管刑

偵的副局長隋軍,對他來說,自然就是大BOSS。當然,局�還有一個更大的

BOSS,跟秦殇的關系更加密切……

  所謂明亮的陽光總有照射不到的死角,副局長隋軍雖然辦事能力出衆,處理

事務果斷,在這方面來說,的確是個稱職的副局長。隻是,隋軍又有不爲人知的

一面!偏偏才分配來縣公安局不到半年的秦殇,不巧就發現了隋軍的另一面。

  其實說白了,隋軍不過就是一頭披著正義羊皮的色狼!利用職務的便利,不

僅僅威脅利用威逼那些犯了點錯而且姿色還不錯的女人,誘騙她們乖乖上床,還

在局�偷偷亂搞男女關系,甚至還偷偷的玩弄他人的老婆。

  三個月前某一天,秦殇因爲公務,中午的時候,拿著一份文件到副局長隋軍

的辦公室�找他簽字,發現隋軍辦公室的們不但反鎖了,�面還傳來一些怪異的

呻吟聲,出于好奇,秦殇偷偷把耳朵貼在門上窺聽,斷斷續續的聽到一男一女充

滿激情的呻吟。

  秦殇早在大學時代,就已經脫去處男的帽子,對于這種男歡女愛的聲響,再

熟悉不過了。女人隻有在即將達到高潮時才會發出類似于瀕死的呻吟,頓時讓秦

殇臉紅耳赤。如果這�不是公安局,如果這不是副局長的辦公室,秦殇早就想沖

進去了!至于沖進去到底該義正言辭的呵斥,還是該趁機威脅占點小便宜,那是

之後的事情。

  不過,秦殇並沒有這麽選擇,從他的姑姑那�,秦殇已經了解到隋軍在L縣

的能量,一旦把隋軍揭發了,對自己對姑姑甚至對父母都不見得有好處……最要

命的一點,那個呻吟不斷的女人,秦殇已經聽出來,就是公安系統交警大隊年輕

的大隊長吳怡!

  這事情,要是真的捅了出去,影響實在是太大了!鑒于父母簡單的告訴過他

關于目前L縣勢力分布形式,他秦殇也不見得就會變成功臣……

  于是,秦殇就當什麽事也沒發生過,偷偷的離開,卻不小心把手�文件夾中

的一頁掉在地上,卻沒有發現。

  隋軍出來之後,自然是什麽都知道了。本來最好的辦法就是把秦殇調得遠遠

的,讓他在鄉�呆上一輩子,沒有說話的機會。隻是,秦殇的家勢,隋軍心�清

楚,如果要這麽做,先不說會得罪他的父母,就連頂頭上司公安局局長秦文燕就

不會放過自己!因爲,這個女人,偏偏就是秦殇的親姑姑。

  于是,隋軍不得不把秦殇單獨約了出來,長談了很久,最終達成了妥協。秦

殇不得不成爲了副局長隋軍的親信跟班,隋軍要做什麽事,都是讓他先去打理一

下,也算是間接的把秦殇給拉下了水……

  今天,死淫鬼副局長隋軍又脅迫到一個女人,根本就沒有隱瞞他秦殇,反而

讓他提前來L縣晶玉賓館先給隋軍開好房。

  跟了隋軍三個月,秦殇手頭已經有了好幾張繳獲來被隋軍私扣的假身份證,

假名開房自然也不是什麽難事。

  爲了掩人耳目,秦殇開了兩間相連的房間,到了房間,才給隋軍打了個電話,

告訴他已經辦好了。

  半個小時之後,38歲的隋軍穿著一身便裝挺著個小肚腩進入晶玉飯店,帶

著一副大黑墨鏡,左右看了沒有熟人,才偷偷招手示意外面一位年紀三十歲左右

打扮得靓麗風騷的少婦徑直進了住宿部的電梯。

  「沒被什麽人發現吧?」隋軍見到秦殇後第一句話,就是開門見山。

  秦殇偷偷瞄了一眼隋軍身後的少婦,隻見她容貌秀麗,帶著幾分妩媚,成熟

的風情顯示她肯定是個已婚女人。雖然年紀比他大幾歲,卻有著一股勾人的風韻。

女人身材苗條姣好,可是胸前一對爆乳卻很有分量,看得秦殇心癢癢的……

  秦殇不敢多看,趕緊轉過目光,點點頭:「隋局,你還不放心我嗎?保證不

會有事的,快進去吧!」

  「好!以後會有你的好處……」隋軍滿意的一笑,丟下這句話後,再也沒看

秦殇一眼,迫不及待的帶著略帶幾分不自然的少婦走近其中一間房間,砰的一聲

關上了門。

  秦殇下意識的把耳朵再次貼到房間門口,隱約聽到�面女人欲拒還迎嬌羞魅

惑的嬌呼聲,自然是隋軍開始毛手毛腳享用「美味」了……

  聽著女人漸漸傳來的呻吟,想象著隋軍挺著肚腩壓在嬌小可人的少婦身上,

雙手肆意的揉捏少婦與身體不成比例的爆乳,秦殇火氣上湧,心頭急跳,禁不住

暗罵:奶奶的個死胖子!好菜都讓你這隻豬給拱了,老子這樣的帥小夥,居然連

湯都喝不到。這都算了,憑什麽還讓我給你守門?

  郁悶歸郁悶,秦殇心知自己已經被隋軍拉下了水,要是隋軍倒黴,自己也脫

不了關系,隻得把怨憤壓下,不敢再偷聽房間�令他臉紅耳赤的呻吟聲,退開了

幾步,長舒幾口氣,心�暗暗祈禱,可千萬不要突然來個熟人,那可一切都完了。

  就在秦殇暗自祈禱的時候,八樓的電梯突然打開了,先是幾聲響亮的高跟鞋

敲擊地面的聲響,接著,一個打扮得時尚新潮年紀三十來歲的漂亮女人朝秦殇的

方向走了過來,美豔的臉上還帶著狡黠的笑容。

  秦殇一看,頓時臉色一變,這個女人,恰恰就是他最不想見到的熟人——中

學時代初戀情人的親姐姐曹曉梅!

  看到曹曉梅的出現,秦殇就知道,麻煩來了,而且是個不小的麻煩……

  第2章:偷歡總會出事兒的

  曹曉梅今年34歲,比她妹妹曹曉珊大了整整十歲,卻至今單身,傳聞她的

眼界高,一般男人還看不上,所以才把婚姻大事耽擱了。

  可秦殇知道不是這麽回事!重要的原因,是曹曉梅姘上了一個L縣身份地位

都不低的男人。這個男人,家庭和睦,妻賢子慧,事業有成,家道豐足,在外界

的口碑很好,給人的印象成熟穩重,如果不是當時的初戀情人曹曉珊不滿姐姐的

生活作風,加之年輕懵懂,把這事直接告訴了秦殇,秦殇還真不敢相信。

  有一次,曹曉珊還帶著那個男人回家偷情,碰巧秦殇又有她們家的鑰匙,正

好碰了個正著,把這對男女在床上赤身裸體的醜態看了個一清二楚,心�更加確

信,曹曉梅就是一個外表高傲內在風騷的女人。

  曹家兩姐妹,一個個出落得如花似玉,雖然說不上是頂級的美女,可是在整

個L縣,也是人人追求的對象。

  大學時代的秦殇,利用各種機緣,好不容易泡上了曹曉珊,跟她相戀了四年,

結果大學畢業,兩人的感情最終由于物質的關系而破裂,曹曉珊跟了市�一個有

錢有勢的大款,毫不客氣的甩掉了秦殇,給他帶了一頂大綠帽。而她姐姐曹曉梅

卻抓住了這一點,時常取笑秦殇。沒有宣言出去,完全是看在妹妹曹曉珊的面子

上。當然,也是怕秦殇把她的秘密暴露出去……

  秦殇對這個女人,是又敬又怕又心癢,跟她面對面,總會忍不住想起那天看

到她赤裸胴體騷媚的樣子,一個不小心,說不定就要犯錯。所以,不是萬不得已,

秦殇實在是不願意見到這個女人。

  偏偏前段日子,曹曉梅不知道從哪�弄來了一筆資金,要把她家的宅院,裝

修成精品書店,這自然牽涉到了手續許可證的問題。秦殇的父親,正合和L縣紀

檢委書記黃琮是老戰友,而黃琮的老婆劉瑩,又正好是L縣文化局的局長。想要

順利的領取到營業許可證,曹曉梅幾乎第一個就想到了秦殇。

  「哒哒哒」的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越來越響亮,性感曼妙的曹曉珊逐漸走

到秦殇面前,秦殇看得一陣心顫,這個女人,雖然34歲了,卻像個二十來歲的

少婦一般,風情萬種,媚眼如絲,任何男人看到,隻怕都忍不住會想到她在床上

到底是如何的奔放。

  秦殇雖然心癢難耐,可是也不願意輕易的招惹上曹曉梅,畢竟她背後的那個

有家室的男人,是不能夠輕易得罪的……

  「曉梅姐,你怎麽來了?」秦殇尴尬的打了個招呼,暗暗祈禱她不是來找自

己的,身後的房間�,死胖死隋軍正在采野花,要是讓曹曉梅知道了,那可不妙。

  曹曉梅狡黠一笑:「秦殇,剛才在樓下,正好看到你在前台開房間,沒過多

久,你們局�的副局長帶著個漂亮女人上來了,我就想來看看,到底是怎麽回事,

不會是你偷偷的給你們副局長開房,讓他在這�跟別的女人偷情吧?」

  秦殇暗叫不妙,故作鎮定的道:「曉梅姐,你誤會了,我並不知道隋局在這

�會情人,隻不過是找他有事,先在這�等他……」

  「哦?」曹曉梅嬌笑一聲,裝出驚訝的樣子:「這麽說,你也不知情啰?好

吧,這些當官的,總有一些不像話的敗類,看得人心寒,說不得人家心情不好,

就把這事宣揚出去,讓他下不了台,反正跟你也沒關系。」

  此言一出,秦殇立刻明白,曹曉梅早就觀察得一清二楚,隻怕她爲了達成目

的,最近都在偷偷的觀察自己吧?秦殇不得不投降,尴尬的道:「曉梅姐,算我

輸了,這事你千萬別說出去,不然我就完了,你說的那件事情,我……我可以考

慮幫你的!」

  「這就對了嘛,你不是早就跟我說過了嗎,偷歡總會出事兒的,咯咯……看

來這話用到你身上,也差不離嘛。」

  曹曉梅咯咯嬌笑,神色得意又嬌媚,看得秦殇又是一陣心火上湧,這個女人,

舉手投足,總有那麽幾分騷味透出來,讓人禁不住心癢難耐,真想幹她一炮啊!

  秦殇一雙眼睛情不自禁的落在了曹曉梅兩團「花枝亂顫」的胸前,暗暗贊歎

她規模偉大,比她妹妹的胸部要大了兩號,加上那次不巧撞破她床上的風情,秦

殇一時難耐,心頭立時生出一個大膽的念頭,趕緊低下頭,不讓曹曉梅看出自己

的神色,咬牙道:「曉梅姐,你就別笑話我了,你也知道的,紀檢委黃書記是個

死闆的男人,雖然跟我爸關系好,可是也不怎麽講情面,我幫你去說沒問題,可

是也不一定能行啊!」

  曹曉梅秀目一瞪,不滿道:「是敷衍我嗎?秦殇,又不是要你攻克黃書記,

辦許可證,是在他老婆劉瑩手�,你不是自诩風流倜傥人見人愛嗎?搞定一個成

熟的女人,應該不在話下吧?我好聲好氣找了你這麽多次,可別逼我撕破臉皮。」

  秦殇暗罵一聲臭婊子,既然你敢威脅老子,老子也不是省油的燈,想到此,

終于下定了決心,假裝歎息道:「好吧,真不知道要費多少腦筋。曉梅姐,你這

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不過……」

  曹曉梅一喜,也沒有在意秦殇雙眼在自己身上敏感部位瞄來瞄去,追問道:

「不過什麽?」

  秦殇微笑道:「我有個條件!」

  曹曉梅一愣:「你也有條件?好吧,你說說看!」

  秦殇壓抑下緊張,深吸一口氣:「我保證幫曉梅姐你拿到營業許可證,你也

必須答應給我幹一次!自從那次碰到你跟那男人偷歡,我就一直忘不了你的肉體,

嘿……」

  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要幹自己?曹曉梅頓時美眸一瞪,就要發作!

不過,不知想到了什麽,瞄了秦殇健碩的身軀和俊朗的外面幾眼,又突然噗哧一

笑,眯著美眸,透出幾分妩媚,媚媚的道:「早就猜到你小子對姑奶奶有意思了!

好吧,看在你肯幫忙的份上,曉梅姐就成全你一次好了,快點進房吧!」

  這次輪到秦殇傻眼了,雖然曹曉梅這麽輕易就答應給自己幹,的確讓他驚喜

壞了,可是,這個女人,居然大膽的要在死胖子隋軍的隔壁跟自己幹事,就不怕

被隋軍發現了,反而來脅迫她嗎?

  「這……曉梅姐,這不大好吧,我們副局還在這�呢!」秦殇心跳加速。

  曹曉梅沒好氣的說:「你還怕那死胖子?他能拿你怎麽樣?他不也是在偷情

嗎?難道你就不想跟死胖子比比,看誰在床上更厲害一點?」

  操,這女人,還真是什麽話都說得出來啊!不過,秦殇不得不承認,曹曉梅

的話,的確讓他很是心動,跟副局長比性能力,這事情還真獨特……

  幹就幹了!秦殇一咬牙,堅定下來,馬上就可以幹到這風騷性感的熟女,不

激動才怪!

  「好,曉梅姐,咱們進去!」

  「咯咯,這才對嘛,快點,速戰速決,做完好給姑奶奶辦事!」

  秦殇聽得雙目一瞪:「曉梅姐,你這算是侮辱我那方面的能力嗎?」

  「咯咯,你還有脾氣呀?好吧,那就讓曉梅姐看看你在床上的雄風好了!」

  曹曉梅說完,媚眼一抛,屁股一扭,優美的轉身,擰開房門,翹臀一扭一扭

的走了進去,看得秦殇一陣激動,立時舉槍緻敬!

  第3章:辦事兒姿勢很重要

  「你先去洗個澡,我可不喜歡男人臭烘烘的!」曹曉梅輕松的坐在床沿邊,

看著秦殇興奮的沖進房來關上門,忍不住皺了皺鼻子,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秦殇也覺得剛才出冷汗的次數太多了,點點頭,徑自走到了浴室�沖涼。

  等到秦殇走關上浴室門後,曹曉梅本來妩媚的臉突然陰沈了下來,壓低聲音

自語道:「想要操我,秦殇,總有一天,你會付出代價的!」

  雖然曹曉梅的神情讓人心寒,可是等秦殇洗完澡圍著一條白色浴巾走出來時,

曹曉梅看到秦殇健碩赤裸著的上身完美的體型以及充滿力量的肌肉,禁不住心頭

一顫。跟如此強壯年輕的男人做愛,會是什麽樣的感覺?

  曹曉梅雖然有過好幾個男人,卻沒有一個比秦殇年輕,更加沒有他如此強壯

健碩的體魄,一時間也是看得心癢難耐,下面居然可恥的濕潤了……

  雖然心理上難以接受秦殇,可是作爲一個熟透了的女人,被男人開發了無數

次,早已經食髓知味,身體對這種強壯的男人,並沒有什麽反感,反而生出了一

絲期待。

  「曉梅姐,咱們節省點時間,死胖子可不是金槍不倒的主兒,辦完事兒要是

馬上就出來見我,那可麻煩了。」

  秦殇爲自己的急色找了個借口,沒等曹曉梅回應,急匆匆的沖上來,迫不及

待的一把摟住曹曉梅惹火的身體,將她壓倒在床上。曹曉梅也沒有反抗,任由秦

殇輕松的將她一身性感的職業裝脫去,連帶內衣褲都除去,隻留下一雙誘人的黑

色蕾絲絲襪。

  又一次看到曹曉梅誘人的身體,飽滿的乳房和黑漆漆的叢林,充滿了決定誘

惑。

  「別這麽粗魯,人家又不是不給你,撕壞了我衣服,你可要賠的。」曹曉梅

也有些小激動,男人的力量和急色,讓她暗暗歡喜,成熟曼妙的身體依然風情萬

種,能夠引誘得這樣年輕的男子失神,的確是令她得意又驕傲。

  秦殇喘著粗氣,早就想要爬上這具騷媚的肉體,哪�還管對方的警告?雙手

在女人身上胡亂的抓捏一番,就迫不及待的打開女人的雙腿,看著黑壓壓的一片

中透出的一抹嫣紅,秦殇腦際一震,猛然拉開浴巾,在女人下面抹了一把,驚喜

的發現她也濕了,趕緊合身而上,一下子進入了她,緊密的結合在一起……

  曹曉梅開始覺得有些不適,秦殇的玩意兒規模挺大的,幸虧她已經濕了一段

時間,足夠的滋潤,很快就習慣了男人有力的沖刺,逐漸開始有些嬌喘籲籲,忍

不住的呻吟著。

  不知過了多久,曹曉梅都偷偷來了一次高潮,爽得渾身是汗,秦殇還是不知

疲倦的在她身上耕耘著,沒有一點要結束的意思。

  曹曉梅哭笑不得,這個家夥勇猛有餘技巧不足,都半個小時了,隔壁早就已



經結束,秦殇居然還是保持著最開始的姿勢。

  「秦殇,咱們換個姿勢,你像頭牛一樣,壓得我都喘不過氣來了……」曹曉

梅嬌喘著,歡吟著,要求秦殇換姿勢。

  「怎麽,曉梅姐,這樣幹你不過瘾嗎?」秦殇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發問。

  曹曉梅媚媚的白了秦殇一眼,的確是被這混蛋操得渾身都酥了,足夠他得意

一陣子了。心下又好笑,嗔道:「你們年輕人就是不解風情,難道你不知道,做

這事兒,姿勢也是很重要的?」

  「好吧!」秦殇猶豫了片刻,看到身下的女人嬌媚騷浪的樣兒,幻想了一下

其他的姿勢幹她,立時心火大起,決定從善如流。

  曹曉梅很快就跪爬在床上,高高翹起臀部,還回過頭來迷迷的瞄著秦殇,似

笑非笑,刺激得秦殇神經線發作,猛沖上去,從後面狠狠的進入了曹曉梅……

  這一輪大戰下來,足足花掉了將近一個小時,隔壁的死胖子隋軍不知道什麽

時候早就已經離開了房間,估計也沒有發現秦殇在隔壁正幹得熱火朝天。

  曹曉梅得到了巨大的滿足,秦殇也終于發洩完畢,兩人得到片刻的安甯,相

擁著享受事後的歡愉。

  「秦殇,沒想到你還真的膽大包天,居然對觊觎人家身體,還給你得逞了

……」曹曉梅呼出一口氣,暗�覺得今天的交易,總的來說,還是她賺到了。

  秦殇抓著曹曉梅成熟飽滿的胸脯,笑道:「哪�哪�,多虧了曉梅姐你成全

我罷了」言下之意,自然是在說,想要得到利益,就必須得付出一定的代價。隻

不過,秦殇有些拿捏不準,這樣的代價,對曹曉梅來說,或許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怎麽看,這個女人,除了騷氣,還是騷氣……

  秦殇突然想到了她的妹妹曹曉珊,表面上看清純而端莊,實際上,骨子�跟

她姐姐還不是一樣,爲了物質虛榮,毫不猶豫就把他給蹬了,自己送到別的男人

床上,這不是賤是什麽?總之,這對姐妹,沒有一個是好貨色,今天能夠幹了曹

曉梅一炮,也算是給自己出了口氣。隻是,這之後要怎麽說服劉姨把曹曉梅的營

業許可證給批了,還真要費一番腦筋……

  曹曉梅眼底厭惡之色一閃而逝,嬌笑著從秦殇懷中起來,飛快的穿好衣服,

毫不留戀的下床,嬌笑道:「臭小子,拿了人家的好處,可別忘了把事情盡快辦

成哦,否則的話,曉梅姐要是一時口快,也不知道會說出什麽來。」

  「哦!」秦殇無奈的應了一聲,看了一眼胯間已經軟趴趴的玩意,也不知道

今天到底是賺了還是虧了,盯著曹曉梅得意風騷的神色,歎道:「放心吧,答應

你的事情,一定會給你辦好的。」

  「知道就好!」曹曉珊嬌哼一聲,丟下一句再會之後,屁股一扭,又騷媚的

走出了房間。

  秦殇怔怔的看著空蕩蕩的房間,還遺留著成熟女人香騷的氣息,一切都像是

第4章:玩了人家就得辦事

  下午,秦殇回到單位,主動去找死胖子報到。隋軍離開的時候,他秦殇「不

在」旁邊,隋軍心�難免有疙瘩。畢竟以前開房辦事兒,都是秦殇在把風,才一

直沒有出事。

  還好,隋軍今天又玩了新口味,把上的女人很有味道,還是他人之妻,心情

大好,聽了秦殇隨口編的解釋,皺了皺眉,也就原諒了秦殇:「以後不要亂跑了,

出了事情,你我都倒黴。你做好你該做的事情,以後好處少不了你的。」

  秦殇心�暗罵:媽的死胖子,這幾個月來,老是對老子說這話,結果屁好處

都沒有看到,要不是老子的姑姑是他的上司,恐怕就真被這死胖子玩死了。

  表面上,秦殇還得擺出興奮的笑容,連連點頭:「隋局放心,我一定會嚴守

約定,把好第一道關的。」所謂的把好第一道關,就是給隋軍把門放風,這讓秦

殇有些郁悶。不過,今天有幸能夠弄了曹曉梅那個風騷熟媚的女人,也算是意外

的驚喜。

  秦殇回想起不久前,跟風騷熟媚的曹曉梅在賓館客房�大戰幾百回合的香豔

經過,又突然覺得值了,心理也平衡了下來,滿腦子都是那個美豔女人赤裸的身

體和床上奔放的風情,竟一時沒聽清楚隋軍後面說了些什麽。

  隋軍心下冷笑,自然看出秦殇走神,也沒有立即就呵斥,反而笑道:「好了,

你出去做事吧,我休息一下。」

  不知怎麽,秦殇總覺得自己離去前,隋軍對他露出來的笑容很陰冷很詭異,

不過秦殇也不是很在意。他有許多堅強的後盾,也不怕隋軍敢真把他怎麽樣。

  在小小的辦公室坐了一會兒,跟女同事聊天打屁,秦殇又恢複了爽朗的笑容。

雖然幾個女同事不管年輕還是成熟,穿著制服都顯得英姿煞爽,頗有幾分勾人風

味,可惜秦殇心中有事,今天沒時間拿眼睛去吃豆腐,借口隋局要他出去辦事,

就離開了辦公室。

  縣委政府辦公大樓,離縣公安局大樓不遠,秦殇穿過一條馬路,順著大道走

了幾分鍾,就到了。

  雖然平常因爲公務的關系,來政府大樓也不是一次兩次,可是這次他心�有

鬼,反而顯得有些緊張。

  「秦哥,又來辦事兒?」政府大樓門衛處的保安蔣力跟秦殇已經很熟了,看

到秦殇過來,趕緊沖上去打招呼,雖然蔣力都已年過三十,可是還是恭恭敬敬的

稱呼秦殇一聲秦哥。

  秦殇瞬間鎮定下來,笑了笑:「嗯,找人半點公事,遲些時候找你喝酒。」

  「好呐!」蔣力歡喜的應了一聲。

  秦殇走上二樓,來到隸屬于縣委的紀檢委的幾間辦公室外,先在接待室問了

一聲值班的秘書,那個與秦殇差不多年紀的小青年,也認識秦殇,直接告訴他黃

書記在休息,問他要不要先通報一下。

  秦殇說不用了,就徑直走向了紀委書記的專屬辦公室。走到門口,發現大門

雖然掩著,卻沒有關死,想起要辦的事,秦殇深吸一口氣,迅速的鎮定下來,輕

輕敲了兩下大門,才緩緩推開門走了進去。

  紀委書記黃琮發胖的身子正靠在旋轉椅上閉目養神,已經四十九歲了,工作

了幾個小時,總覺得有些累。突然聽到敲門聲,睜開眼看去,就看到了秦殇。

  「小秦,你怎麽來了?有事嗎?」對于昔日老戰友之子突然的到來,黃琮感

到有些意外。

  秦殇思索著怎麽跟黃琮開口,雖然私下�叫他一聲世叔,可是黃琮並不是那

麽好說話的人,由于他的工作性質,黃琮的行事作風顯得過于嚴謹,不善通融。

  想來想去,秦殇覺得別的辦法都不怎麽行得通,隻得先在黃琮對面坐下,老

老實實的回答:「黃叔,我來找你,是有件事情,想讓黃叔幫幫忙……」

  黃琮臉色一下拉了下來,雖然他並不是所謂的兩袖清風一腔正義的清官,可

是謹慎的作風讓他保持了近二十年的好口碑,對于熟人請求辦事,一向比較反感,

語氣自然也有些不滿:「小秦,你知道的,黃叔可不會做什麽違法亂紀的事情。」

  秦殇連忙解釋:「黃叔你誤會了,隻是一件小事,我有一個好朋友,準備開

一家書店……」秦殇連忙把曹曉珊的事情說了出來,隻是本來心中的騷女人,變

成了「好朋友」。

  黃琮臉色稍稍緩和了一些,又埋怨道:「小秦,你知道黃叔不喜歡走後門這

一套,你還來找黃叔,這不是給你給我都找麻煩?什麽朋友值得你要破例?」

  秦殇歎了口氣,馬上回應:「沒辦法,這個女人是我老同學的姐姐,跟我關

系極好,她求了我好幾次,沒有辦法,隻得答應了。再說,黃叔你看,我連禮物

都沒有帶給你,也沒收過她的禮物,怎麽算走後門呢?」心�卻苦笑,禮物沒收,

可老子卻把那騷女人給幹了,要是光隻幹事卻不辦事,那可糟糕之極。

  「你小子,還有心思說笑!」黃琮失笑,沒好氣的瞪秦殇一眼,猶豫了一下,

問道:「是不是你那朋友開書店的資質不夠?」

  秦殇連忙搖頭道:「不是這樣,我朋友開店的資質齊全,規模還不小,資金

和店鋪都不是問題……隻是,今年申辦許可證的個體太多了,一直拖著沒有批下

來。」

  黃琮明顯松了口氣,恢複了笑容:「這樣啊,那很簡單,這是文化局的事情,

你來找我幹什麽?我這�是紀檢委,不管這些。」

  秦殇趕緊討好的笑道:「可是,黃叔你管著劉姨啊,劉姨是文化局的局長,

正好管著批複許可證,你看……」

  黃聰哭笑不得的瞪了秦殇一眼:「小秦,你小子還真狡猾,說來說去,不就

是想讓黃叔跟你劉姨求個情嗎?這可是違反原則的……」

  秦殇暗想:劉姨是你老婆,你跟她打個招呼,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也

算違反原則嗎?表面上,秦殇依然堆著笑容:「誰讓黃叔對我好一些呢,我不找

黃叔還能找誰?」

  黃琮苦笑一聲,猶豫了半晌,終于歎道:「拿你沒辦法,要是你那個朋友資

質真的沒問題,那就讓你劉姨先給她辦了吧。你去找你劉姨,就說是我說的,她

今天休假在家�,你隨時都可以去。」

  秦殇大喜,連連笑道:「謝謝黃叔。」

  「好了,沒事別來煩我,好好努力,爭取在公檢法系統混個模樣出來,別讓

你爸和我失望。去吧,黃叔還要處理事情呢!」黃琮淡淡一笑,終于下了逐客令。

  第5章:碰上劉姨在洗澡

  紀委書記黃琮的家,秦殇去過三次,也算是熟門熟路,甚至還偷偷的知道,

黃叔喜歡把大門的一把備用鑰匙,藏在門口左邊的盆栽下面,以防萬一忘記帶鑰

匙又要跑回辦公室拿。

  秦殇打了一輛車,不到十分鍾就到了四大家小區,小區占地將近百畝,分爲

前中後三部分,前面的部分,是政府出資修建的公共娛樂休閑健身場地,一應設

施齊全,到了傍晚的時候,大人帶著小孩來玩耍,或者一對對的情侶相對而坐,

分外熱鬧。

  中間的部分,是十棟公寓樓,每一棟都有三個單元,一共十層樓,每一戶面

積都有百平以上。樓層設有專用電梯,避免了爬樓梯之苦。這些公寓樓,是前面

才正式竣工的,統一發放分給縣委縣政府的員工。當然,是需要用住房公積金做

擔保的。

  秦殇走過一棟棟的公寓,自嘲的笑笑,好歹他老頭在市�也是個有頭有臉的

人物,居然都沒有幫他爭取到一套住房,現在還在住公安局的員工宿舍,的確有

點小悲劇。

  經過十棟公寓後,秦殇到了四大家小區的最後一部分,這�的住戶,全部是

一排排的獨棟樓,一共隻有二十套,每一套之間,間隔差不多有三十米,顯得闊

氣又寬敞,專門安排給縣委政府的頭頭門居住,黃琮的家,就是其中左手邊的第

二棟。

  「什麽時候,老子也能夠住進這�面洋氣一下?」秦殇郁悶的想著,走到黃

琮家門外,調整心情,敲響了大門。

  「咚咚咚……」

  沒有反應!

  改爲按門鈴,還是沒有反應。

  秦殇愣了愣,暗想不會是黃叔敷衍了他,劉姨根本就不在家吧?

  又按了按門鈴,等了一會,依然沒有人來開門。秦殇著急了,幹脆掏出手機,

找出黃叔的號碼,撥打過去,結果顯示關機。打他辦公室的座機,是開始碰到的

青年秘書接的,說黃書記開會去了,接著就挂斷了電話。

  秦殇沒轍了,想要再等等,又不知道該等到什麽時候,看看四周無人,幹脆

大膽的從旁邊盆栽下摸出藏著的備用鑰匙,打開大門,徑自走了進去。

  剛剛關上門,還沒有來得及喊幾聲有沒有人,客廳最�面的衛生間大門突然

啪的一聲打開了。接著,一個年紀四十五歲左右、容貌美豔、氣質端莊、身材性

感的成熟女人沐浴後出來。秦殇隻看了一眼,立時目瞪口呆。

  成熟女人身上,僅僅隻圍著一條白色浴巾,上面隻遮蓋住一半的乳肉,飽脹

的乳房在浴巾的擠壓下,露出一道令人心顫的深壑。而下面,更是堪堪隻蓋住了

臀部位置,圓潤有肉性感的大腿完全暴露在外面,細膩柔軟的肌膚白皙異常,簡

直誘人犯罪。

  女人似乎還沒發現秦殇站在客廳�,徑自拿著一塊毛巾擦拭著濕漉漉的頭發,

歪著頭優雅又魅惑的朝秦殇面前的沙發處走來……

  秦殇心頭咚的一震,雖然明知道不該有反應,可是眼前成熟女人舉手投足間

的魅惑,加上幾乎半裸的性感身體,還是讓秦殇無可自抑的在褲裆�杠了起來。

  最難堪的是,這個成熟而性感端莊又貴氣的女人,偏偏是黃琮的老婆,縣文

化局局長劉瑩,也就是他口中的劉姨。

  完了完了,碰上這樣尴尬的事情,還怎麽開口跟求劉姨辦事?秦殇腦海�閃

動著這樣的念頭,一雙眼睛卻不受控制的死死盯在劉瑩的胸部和大腿上瞄來瞄去,

一時間心癢難耐,恨不得那塊該死的浴巾掉下來,讓他看得更仔細一點才好腿心

處的風景……

  此時此刻,秦殇完全忘記了,他應該在對方沒有發覺之前,馬上逃跑,或者

轉過身去。

  下一刻,劉瑩在彎腰坐下之前,下意識擡頭,一眼看到了秦殇,更發現了他

一雙瞪得快要凸出來的眼睛。

  「秦……小秦,你怎麽來了!」劉瑩大感尴尬,語氣滿是不滿,盡管對方算

是自己的晚輩,可是被他這樣直勾勾的瞪著自己的春光,還是感到極不自然。這

家夥的眼神,簡直像是要吃人一樣。自己這樣半曝光在秦殇眼底,最爲一個有權

有勢的貴婦人,實在是難以接受。

  好巧不巧,就在劉瑩說話之際,由于有了彎腰準備下坐的趨勢,圍在身上的

浴巾沒有紮緊,又被胸部一陣擠壓,居然就這麽一下子掉了下來,讓身體赤-裸

–裸的曝光在秦殇的眼底。

  四十多歲的女人,肌膚依然如此滑膩有光澤,皮膚沒有松弛,乳房也沒有下

垂,飽滿的挺在胸前,勾動著男人的欲火,黑紅的葡萄,還映有些微晶瑩的水珠,

讓人食指大動……

  秦殇驚得嘴巴都要合不攏了!居然這種狗屎運,也會發生在他的身上,簡直

不敢相信。秦殇更加不敢相信,這位平日�看來端莊而貴氣的貴婦,年紀都可以

做自己的媽了,竟然身材還能夠保養得如三十來歲,特別是她的臉,還有如少婦

一般的嬌嫩光澤,除了眼角一絲淺淺的魚尾紋,實在難以斷定她已經年過四十。

  眼睛不受控制的霎那間下移,看到一團心驚膽戰的濃黑,秦殇徹底的呆住了

……

  「啊!」

  一聲尖叫打破秦殇的呆滯,劉瑩一下子臉上通紅,羞恥萬分的撿起地上的浴

巾,慌亂往身上披,又尖叫道:「秦殇,你、你轉過去!」

  秦殇終于反應過來,暗叫不妙,趕緊慌亂的轉過身去,心頭砰砰亂跳,雖然

看到劉姨惹火的身體的確是過瘾,可是這事要是讓黃叔知道,自己可就慘了。然

而,轉過身去之後,腦海�還是依舊浮蕩著劉姨性感成熟的身體,特別是那一從

醒目的濃黑……

  劉瑩羞愧萬分,怎麽也料不到在這種時候會碰上秦殇,更料不到身上的浴巾

居然會掉下來,什麽都給這個年輕人看了去,好一會兒才勉強平緩下心情,吩咐

一聲「你先等等」後,匆匆的朝著一樓的房間�跑進去。

  片刻之後,劉瑩換上一套黑色性感的淑女裙走了出來,叫秦殇在對面坐下,

心情漸漸的平靜下來,年紀畢竟比秦殇大了二十多歲,把秦殇看成孩子,也就沒

那麽尴尬。

  然而,秦殇此刻眼中的劉姨,再也不能夠與往日嚴謹傲慢的映像相比。劉姨

還有些濕潤的頭發披拂在腦後,晶瑩而魅惑,配上這一身黑色裙裝,真是恰如其

分,性感又嬌媚。特別是剛才什麽都看見了,如今她成熟的身體被裙子包裹,依

然無法阻擋秦殇的浮想。

  秦殇突然發現,此時的劉姨,容顔比以前像是要漂亮許多,居然讓他在一霎

那間,有一些心動。成熟女人的風情,的確是媚在骨子�的。

  劉瑩一時不知該說什麽,隻能夠責問道:「小秦,你怎麽不敲門就進來了,

怎麽拿到鑰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