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天上人間

住在對麵樓的乾爹乾娘又吵架了。明明隻是一些雞毛蒜皮的瑣事,乾娘還是打了電話過來訴苦,非要拉我過去評評理。

  因為時間已經有點晚、沒時間洗澡了,我換上一套超性感的薄衫短裙、裡麵搭配最淫蕩最誘人的內衣內褲,帶著可愛的雙胞胎女兒跟老公kiss good night,不用開口他也知道我今晚肯定是回不來了。

  乾爹其實隻比我大十幾歲,正是精力體力都最充沛的時候。不過他位高權重、不怒自威,我站在他身邊看起來就像他的小女兒一樣,所以他的親生女兒常常開玩笑說我是她妹妹,每次聯誼時都會把美麗性感的我帶出去顯擺。

  乾爹的獨生女名叫娟,是我的母校學妹、現役儀隊隊長。能夠當上隊長當然是臉蛋漂亮身材又好,不過她的五官輪廓比較成熟、又沒有像我一樣的柔肌雪膚,跟我站在一起總是會被當成姐姐,就連我的兩個女兒也覺得她比媽媽還要年長。

  我不太確定娟知不知道我跟她爸爸的關係,不過乾娘非常非常疼我,每次我跟乾爹上床她都會幫我準備花香浴,讓被操一整晚的我可以在芬芳的溫泉水中緩解疲勞、滋潤肌膚。

  乾娘非常非常喜歡我,也非常喜歡我女兒。我跟她老公做愛時她當然會照顧孩子,平時也常常到我們家走動,簡直把我女兒當成了親生的外孫女來疼愛。娟跟兩個小不點的感情也很好,不過她更喜歡找我出去逛街聯誼。每次她一本正經地跟男生介紹妹妹時,總是讓我羞得滿臉通紅、緊張地用手指捲弄短短的裙襬,在不經意間就露出我裙裡的嫩白美臀、淫蕩內褲,以及薄紗掩映間的瑰麗唇瓣。

  跟娟出門時她從來不準我穿得比她多。上衣一定要能展現身材、裙子也一定要比她穿的短。她說我的身材這麼好、一雙長腿這麼誘人,不露出來就太可惜了。每次聯誼那些男生都會爭先恐後地討好我、取悅我、愛撫我,被我抽到機車鑰匙的男生回去都得花大錢請客。

  娟平常住校、週末才回來,所以我知道肯定是乾爹又想我了,乾娘隻是隨便找個藉口把我叫去而已。我老公在家常常熬夜忙公司的事、沒法陪女兒玩,所以兩個小不點每次都跟著我,完全不知道她們的媽媽其實是要到別人家被可惡的壞人欺負。

  才剛走出電梯,守在外麵的乾爹就一把攬住我的纖腰、迫不及待地把我抱起來。乾娘聽到聲音就出來幫我照顧小孩,牽一個哄一個的把她們帶去洗澡。

  這層樓原本的設計是兩戶,不過乾爹把隔壁買了下來、內部打通,所以他抱著我到另外一角的陽台,免得浴室裡的孩子聽到她們的媽媽被人欺負。

  陽台對麵就是我和老公的臥房,旁邊亮著燈的是書房。乾爹總是喜歡在我老公的身邊幹我、隔著短短的幾十公尺讓他有機會聽到我的嬌啼浪叫。下方的中庭裡還有些社區住戶在活動,其中幾個男人剛剛還跟我打過招呼。

  可惡的乾爹每次都挑這種危險的地方享用人家,害人家被幹時都得小心翼翼的不敢浪叫出來,免得被中庭裡的男人�頭看見。

  (剛剛那個儀隊妹好騷喔!大腿好白!裙子好短!)(什麼儀隊…喔!你說麗芳啊?她不是高中生喔,那兩個小女孩是她親生女兒。不過麗芳以前也是儀隊的沒錯。)

  (麗芳真的超美超性感的…老趙也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居然能讓麗芳認他當乾爹…)(麗芳比老趙那個儀隊女兒還漂亮吧?她們站在一起就像親姐妹一樣…而且麗芳是妹妹。)(對啊對啊…麗芳真的又辣又漂亮、又好敢穿,明明裙子那麼短,居然還穿那種看起來像沒穿一樣的內褲…)

  (咦?她剛剛真的有穿內褲嗎?)(有啦有啦,別看麗芳穿得那麼騷,其實她超清純超保守的,隻要跟男人講兩句話就會臉紅。)(她以前念的是女校嘛,上大學才第一次談戀愛,初戀男友就是她現在的老公。)

  (她老公真爽啊…能幹到這種絕世美女,一輩子都沒有遺憾了吧?)(唉,我也好想幹她啊…那臉蛋、那奶子、那細腰、那長腿…她的小嫩屄幹起來肯定超緊超爽的吧…)

  從中庭傳來的聊天內容讓我羞得不可扼抑,偏偏乾爹又輕輕在我耳邊說他確實覺得很爽。他說我的小嫩屄真的超緊的,不管怎麼幹都不會膩。

  (麗芳的老公是不是淫妻控啊?就是那種喜歡暴露老婆的…)(應該是喔,要不然麗芳明明那麼清純,怎麼會每天都穿得那麼騷那麼浪…)(你們有沒有注意過啊?麗芳的胸罩都是三分之一杯的喔!就是不會蓋住乳頭的那種,我每次找她聊天都能看到她胸前的激凸…)

  (對對對!還有,我從來沒看過麗芳穿安全褲,她的每件內褲都超騷超淫蕩的,比很多A片裡麵的內褲還要淫蕩!)(其實我剛搬過來的時候一直以為麗芳不穿內褲…直到有一次我偷偷跟在她後麵上樓梯,才知道她都穿那種隻能蓋住私處的情趣內褲。)

  (你們沒跟麗芳打過網球喔?她打網球時穿的才辣咧!裙子超短的!內褲超騷的!)(可惜麗芳不喜歡遊泳…如果能看到她穿泳衣的樣子就好了…)

  其實我還蠻常遊泳的。不過我都是跟乾爹去私人會所,從來不去公共泳池。高中當儀隊隊長時去過一次,結果我還沒下水,遊泳池的水就變成了粉紅色…被那些狂噴鼻血的男人染紅的。

  乾爹在我體內足足射了三發,算算時間兩個小不點應該已經睡著了,他才把被幹得痠軟無力的我抱回主臥房,關上門繼續享用我完美誘人的淫蕩胴體。

  明明是乾爹乾娘夫妻倆的床,這會兒卻成了我們父女倆的愛巢。每次一想到這點就讓我羞得難以自抑,總覺得自己不但搶走了別人的老公、還把乾娘的容身之處也一起奪走了。

  不過乾娘從來不在意,還會主動幫我們檢查門有沒有鎖好,免得兩個孩子被我的嬌啼浪叫聲吵醒。兩個孩子平常也會跟她們的爸爸睡覺,所以她們覺得媽媽跟爺爺睡覺也很正常,從來不會抱怨爺爺搶走了媽媽。

  每次晚上到乾爹家我都沒法睡覺,一定會被他來來回回地幹到天亮。乾爹的性能力實在太可怕了,難怪乾娘從來都不吃醋,還殷勤熱心地幫我調養身子、按摩肌膚,讓我白天時能好好補眠。

  乾爹家的客房早已改造成華麗的孩子房,讓乾娘能陪兩個小不點玩樂、休息,而原本屬於她的主臥房卻成了我和乾爹的性愛娛樂場,衣櫥裡隻有我和乾爹的衣服、梳妝台上盡是她買給我的頂級保養品,主臥旁的浴室更是隻看得到我愛用的瓶瓶罐罐。兩個孩子都把主臥房當成了媽媽的房間,就像娟阿姨的房間一樣。

  「為什麼爺爺沒有自己的房間啊?」「嗯…奶奶也沒有自己的房間嘛…」「說得也是!爺爺奶奶好可憐哦,居然沒有自己的房間…」

  聽到兩個孩子的對話,我羞得滿臉通紅、不好意思看向乾娘。沒想到乾娘一點也不在意,立刻走了過來緊緊抱住我,說她非常慶幸能有我這麼個美麗可愛的乖女兒,還能幫她好好照顧那個死沒良心的。

  乾娘說她早就被乾爹幹怕了,性愛對她來說隻是純粹的折磨,根本感受不到任何一點的樂趣。當初懷女兒的時候她就覺得好開心好輕鬆,總算可以休息一年了。生下女兒後她還是非常討厭性愛,總是躲著丈夫,所以看到我和他性福滿滿的模樣她非常非常感動,覺得丈夫總算苦盡甘來先苦後甜,可以放開手腳盡情享受完美的性愛了。

  乾娘說娟也知道我跟她爸爸的事,害我原本就羞紅的臉蛋又變得更紅了。乾娘溫柔地拍拍我,說娟是個孝順的孩子,她對我也是真心喜歡的,真的把我當成了她的親姐妹。

  我紅著臉說每次跟娟去聯誼,那些男生都搶著討好我,讓我覺得很對不起她。乾娘笑著說娟本來就是去玩的,帶我一起去就是幫她把把關。如果我沒去的話娟就成了她們姐妹裡最美最性感的,所以隻有我在場才能看出那些男生的真心,到底是真的喜歡娟,還是隻是喜歡最漂亮的女孩。

  其實娟真的非常非常漂亮、身材也極好,以女孩子的觀點來看是完全不輸給我的絕色佳人。不過男性的看法似乎不太一樣,不管是社區裡的住戶、還是聯誼遇到的男生,每個人都被我迷得死死的,讓我一直覺得很對不起娟。

  週五晚上娟回來了。以往隻要她回來,我就不會在她們家過夜。不過這會兒已經把事情說開,乾娘和娟就一個勁的把我留下來,還把我推到乾爹身邊讓我們倆緊緊地靠在一起,就像是最親密的情侶一樣。

  「媽咪的臉好紅哦!」「真的耶!超級紅的!」「媽咪變得更漂亮了!」「比娟阿姨還要漂亮!」「媽咪本來就比娟阿姨漂亮好不好?」「我知道啊,可是我又不能說媽咪比媽咪還要漂亮…」

  「嗯…今天的媽咪比昨天的媽咪還要漂亮…」「今天晚上的媽咪比今天下午的媽咪還要漂亮…」「啊!今天晚上的媽咪跟昨天晚上的媽咪一樣漂亮!」

  「昨天晚上的媽咪?」「昨天晚上啊,爺爺抱著媽咪從陽台那邊走進來…那時候的媽咪超漂亮超漂亮的!」

  「媽咪…妳現在又變得更漂亮了耶…」「咦…爺爺也臉紅了…」「奶奶也臉紅了!」「娟阿姨也臉紅了!」

  草草吃完晚餐,兩個小不點就被趕去洗澡,然後乾娘和娟聯手把她們封印在孩子房裡,把家裡剩下的空間通通都留給我們父女。

  從晚餐那會兒我就一直羞得不敢看乾爹,也不敢照鏡子。不過我知道女兒說的肯定是真的,乾娘和娟都說我害羞的模樣實在太美太可口了,如果她們不是女人的話一定會立刻把我就地正法。

  乾爹傻愣愣地一直摟著我、用脹鼓鼓的那話兒頂著我,羞得人家根本沒法開口,不好意思問他是不是也覺得我更漂亮了。

  害羞地讓乾爹服侍我洗完澡,我才嬌滴滴地問他想在哪裡跟人家…那個。乾爹說他一直想在餐桌上享用我,因為我是他這輩子吃過最可口的美食。我羞得用粉拳打他,但又捨不得用力,於是我很快就被他抱到餐廳、放到早已擦洗乾淨、鋪上床單的餐桌上,展開這輩子頭一次的餐桌性愛。

  乾爹說我好美、好迷人、好性感,他好想幹我一輩子,兩輩子,三輩子,生生世世都要幹我,下個輩子、下下個輩子、下下下個輩子…永遠永遠都要幹我。

  我紅著臉蛋努力壓抑著嬌喘,羞答答、斷斷續續地說,我也好喜歡好喜歡被他幹。雖然這輩子沒能嫁給他,但我希望乾爹可以一直幹我、享用我、疼愛我、嗬護我,永遠永遠用他的大肉棒把人家幹得欲仙欲死。

  家裡其它地方的隔音不像主臥那麼好,所以整個晚上我都壓抑著、不敢浪叫得太大聲。那種緊張得隨時都要嬌啼出來的感覺實在太刺激了,再加上許多角落是我們頭一次在那做愛,所以我這天晚上被乾爹幹得更爽更浪更淫蕩,日出前乾爹還把我抱到陽台去狂抽猛幹,差點讓我嬌媚誘人的裸體被清早起來運動的住戶看到。

  因為是週末,吃完早餐娟就帶兩個小不點出去玩,乾娘幫我準備花香浴,讓被幹了將近半天的我先喘口氣。

  乾爹的精神頭兒比平常更好,一點都沒有想睡的模樣。我美美地洗完花香浴,正想補眠時乾爹竟然又想幹我,羞得我差點來不及拒絕,好不容易才把他攔在門外、鎖上房門好好睡覺。

  傍晚醒來時發現乾爹在床上緊緊摟著我,羞得我立刻又閉上眼睛。好在乾爹也知道昨晚把我操得狠了,白天時強忍著沒有幹我,讓我好好地睡了一覺。

  晚餐時老公過來跟大家一起進餐,不過兩個小不點都不想回去,所以吃飽飯他就又回對麵的家了。

  連續三晚的極致性愛讓我和乾爹更加離不開彼此了。週一上午我難得地沒有被幹暈,抖著痠軟的長腿在玄關跟正要上班的乾爹擁吻。娟要搭她爸爸的車,所以從頭到尾都站在旁邊欣賞,好不容易看我們吻完了她才俏皮地對我刮刮臉,甜甜地跟我說晚上見。

  我沒有想太多,洗完花香浴就去補眠了。傍晚醒來才忽然想起,娟應該是住校的才對呀,晚上怎麼可能跟我碰麵啊?

  乾娘煮飯時我回家一趟,把最性感最淫蕩的內衣、外衣、裙子又打包成兩個行李箱,拖在地上用滾輪帶到乾爹家。

  乾爹這天回來得比較晚、讓我有點擔心,不過乾娘說乾爹隻是有事耽擱了而已,要我和女兒別等他,吃飽飯乾爹應該就回來了。

  兩個小不點沒心沒肺地大快朵頤,擔心乾爹的我卻愁得食不下咽。乾娘笑吟吟地看著我,說她真的非常非常開心。她知道我是真的愛上了那個男人,而不是愛上他的地位和金錢,就算她現在就走了也可以放心了。

  我紅著臉蛋緊張地呸呸呸好幾聲,不準乾娘再繼續胡說。人家還想要好好侍奉乾娘呢,乾娘一定會長命百歲的。

  正說話間玄關就傳來聲音,乾爹回來了。我又喜又急地跳起來、快步撲到他懷裡激情相吻。正當我被吻得意亂情迷魂飛天外時,旁邊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你們啊…人家才剛搬回來…就這樣給我下馬威…我是該搬回去呢還是搬回去呢還是搬回去呢?」

  我又羞又喜地輕輕推開乾爹,看向旁邊笑吟吟的娟。原來,她之前怕我在她麵前不自在,又想讓爸爸能多享受跟我在一起的性愛,就一直住在學校沒敢回來。

  現在她看到我跟她爸爸恩愛甜蜜的模樣,家裡又有兩個小魔星需要她幫忙鎮壓,自然就搬回家每天通勤了,反正儀隊特招生本來就沒什麼課業壓力。



  為了能更方便地享受性愛,乾爹把樓下兩戶也買了下來,一戶做為我們倆的愛巢,一戶做為娟的嫁妝。買下來之後當然還得整理整理,不可能馬上進駐,不過有娟在家裡幫忙帶小孩,我跟乾爹的性愛空間就比原來多出不少。

  娟搬回家之後跟我的感情變得更好了。明明我的年紀比她大,她卻總把我當成親妹妹,不管我怎麼反抗都沒用,隻要她一提起我跟她爸爸的性愛,我就隻能羞紅臉蛋任由她欺負。

  娟說她從小就一直想要一個妹妹,這會兒總算如願以償了。她說她非常感謝我,因為她初中時不小心知道爸媽性事不諧,從那時候起就對男女之事有了恐懼感,直到她們家認識了我、她爸媽認了我當乾女兒。

  看到我跟她爸爸琴瑟和鳴的甜美愛情,娟總算一點一滴地把對男生的懼怕消除了。她說她常常參加聯誼,就是想認識更多男生,想努力找到一個不會讓她怕的。如今她的心結打開,參加聯誼比以前輕鬆多了,原本視為洪水猛獸的男生全都變成了小溪流小貓狗,她再也不會害怕跟男生交往、跟男生結婚了。

  高中一畢業娟就嫁人了。在她的強力逼迫下我得叫那個男人姐夫,她老公也以為我是她的遠房堂妹,可以算是他的小姨子。

  兩個小魔星都很喜歡找姨夫玩,從他們婚前就一直纏著要他們住過來,所以蜜月回來他們夫妻倆就住到樓下,��腳就可以到娘家/嶽家來玩。

  姐夫是個正經的人。雖然他也覺得我超級漂亮超級性感,卻從來沒有逾矩。不過我平常的衣裙打扮就是又騷又辣、常常露出奶子和美鮑,所以姐夫每次上來都能看到我淫蕩誘人的半裸胴體,害他這個老實人總是坐沒多久就落荒而逃。

  娟跟他的性愛算是不好不壞。不過娟很敏感地發現,每次老公從樓上回來就會特別激動特別勇猛,聰明的她自然對原因心知肚明,就常常邀請我到她家小坐。

  一開始我沒想太多,隻覺得是娟捨不得我。不過我很快也發現了娟的險惡用心,每次到她家都得被她當成芭比娃娃,換上一套套最性感最淫蕩的輕衫短裙,在姐夫麵前優雅嫵媚地走台步、展示我誘人無比的完美胴體。

  娟和老公的性愛越來越和諧完滿,我也漸漸習慣了被姐姐露出調教,隻要一見到姐夫就會通過各種“意外”,很自然地擺出最淫蕩的姿勢,讓他盡情欣賞我的粉紅乳頭與淫嫩美鮑,讓他當晚把滿腔的淫慾傾注到娟的子宮裡。

  這天傍晚醒來,我想起自己好久沒回家看看了,就趁乾娘煮飯時出門,正巧在樓下遇到姐夫。

  可能因為剛睡醒吧,我還有點迷迷糊糊的,就跟平常一樣纏住姐夫的手臂,用柔軟無比的大奶子蹭著他。我拉著姐夫走到對麵樓,才發現電梯正在保養、暫時不能用。

  我放開姐夫的手臂、對他甜甜一笑,踩著高跟鞋搖搖晃晃地走上樓梯,跟平常一樣用超短裙內的絕美春光挑逗著老實的姐夫。

  姐夫比我慢了幾個階梯,一路�頭跟了上來,然後看著我掏出鑰匙、打開家門,呆呆傻傻地被笑吟吟的我把他拉進房裡。

End

美少女天上人間(外傳)

乾爹身邊前陣子來了個年輕漂亮的女秘書。我們母女還沒見過她,不過乾娘有一次打電話過去是她接的,乾娘說那聲音聽起來嬌嬌嗲嗲的超級勾人,肯定是個不安份的狐狸精。

  我紅著臉蛋害羞地沒有接口,知道乾娘其實沒有別的意思。雖然乾娘視我如己出、她的獨生女也把我當成親妹妹,但實際上我隻是乾爹的小淫奴而已。

  美麗性感的我明明有自己的元配丈夫,卻被乾爹用豪屋華車錦衣美食包養著。我每天的生活非常非常簡單,除了洗澡吃飯睡覺之外幾乎就隻剩下跟乾爹做愛:

  換上一件件最性感最淫蕩的內衣內褲與薄衫短裙給乾爹看、用修長嫩白晶瑩無瑕的絕世美腿緊緊夾住乾爹、用甜美清脆有如黃鶯出穀的嬌啼聲應和著乾爹那低沈厚重的嘶吼粗喘…

  對那個嬌嬌嗲嗲的女秘書來說,其實我才是最可惡的狐狸精吧?

  乾爹其實隻比我大十幾歲,不但是政壇裡的青壯派中堅,同時也是權力中樞裡冉冉上升的新星。前幾屆的黨內年會乾爹都隻帶了妻子陪著,今年年會是在一個風景極美的溫泉莊園,他就把愛奴和女兒也帶了來。

  乾爹報到後就直接去前麵的會議區,那個嬌嬌嗲嗲的美女秘書負責為我們帶路。

  娟是乾爹乾娘的寶貝女兒,明明都嫁人了還是非常調皮。娟甜甜地叫美女秘書為姐姐,還拉著我陪她一起叫,害我紅著臉蛋好想笑。其實我跟秘書姐姐同年,隻是臉蛋和肌膚看起來像高中生,所以娟平常都強迫我當她的妹妹,這會兒順勢也成了美女秘書的妹妹。

  秘書姐姐的確是非常美麗的年輕女性,伏貼的OL製服與緊身窄裙完美展示了她玲瓏浮凸的身材曲線,如果乾爹身邊沒有更漂亮更性感的我,說不定還真的會被秘書姐姐勾走。

  她的長腿非常非常漂亮,但肌膚被黑絲襪包覆了起來。趁著秘書姐姐背對我們時,娟指了指她的絲腿對我偷笑。娟跟我都很清楚,她老爸是個徹頭徹尾的裸腿控、最喜歡玩弄的就是我嫩白修長的極品美腿。秘書姐姐如果真的想勾引我乾爹的話,第一件事就應該先把絲襪給脫了。

  溫泉會館裡此刻已經有不少女眷和美腿女秘書,有幾個夫人模樣的女性主動過來跟我們母女打招呼。秘書姐姐把我們領到角落的兩個邊間,她說這是西館風景最好的兩個套間,特地留給我們一家人的。

  秘書姐姐很想幫我們整理行李,不過乾娘好聲好氣地婉拒了。我跟娟進了次好的那個套間,檢查環境沒發現什麼問題,就打開箱子把衣裙吊起來掛到衣櫥裡。

  我跟乾爹的行李都在乾娘那邊。她向來疼我、總是不讓我操心衣食住行這些瑣事,所以我的貼身衣物、零零碎碎,都是乾娘幫我打理。風景最好的套間更適合做愛、當然是留給乾爹和我,乾娘此刻肯定在忙著布置我和她老公的臨時新房。

  娟和我簡單梳洗、換了輕便的衣裙就一起出門閒逛。因為晚上還有宴會,我難得地穿了一件保守的連衣裙,沒有像平常在家那樣露出奶子和大腿。

  可能受到我們姐妹下車時的打扮影響吧,再次遇到秘書姐姐時,她已經換上一件超短的高開叉窄裙、一雙黑絲美腿幾乎完全裸露出來,鞋子也換成一雙鞋跟更高更細的尖頭小舞鞋。不得不說她確實很清楚該怎麼揚長避短、表現自己的魅力。之前那裙子強調的是她的小腿,結果很悲催地在我們姐妹倆麵前完敗。這會兒她把自豪的黑絲大腿裸露出來、又搭配更高跟的鞋子,利用視錯覺讓小腿顯得更細更長,站在穿平底鞋的娟和我身邊就不至於輸得太慘了。

  能參加年會的男性都是黨內菁英,自然有許多年輕漂亮的女孩想辦法進來打工,放眼望去會館內清一色全是製服美女。我跟娟看起來年紀較小,又穿得比較隨意,一看就知道是被家長帶進來的女眷。之前打招呼認識的兩個女孩借了桌遊,我們四個人就一起玩了起來。秘書姐姐主動幫我們備茶倒水、又叫了點心,顯然是想守在我們身邊等待乾爹。

  交誼廳裡的男性很快就陸續增多,顯然會議區那邊散場了。秘書姐姐的短裙黑絲美腿吸引了不少男人,不過她身邊還有我們四個大小姐,所以沒有人過來搭訕攀談。

  我們一邊玩一邊聊天,兩個女孩就問娟和我晚宴會穿什麼禮服。

  娟說她不喜歡帶太麻煩的行李,所以我們姐妹倆會穿高領上衣和短到大腿根的百褶裙,搭配高跟短靴cos成儀隊隊長。當然這不算是正式禮服,但乾爹的地位夠高、我們姐妹倆又極美,就算有點不合規矩也沒什麼關係。

  兩個女孩偷偷指了指旁邊的秘書姐姐,撇了撇嘴。娟笑容滿麵地點點頭豎起大拇指,表示她們猜得對。年會本來就隻是給黨員跟家眷度假休息用的,跟過來的性感女秘書十有八九都是想當小三,自然很難讓人瞧得起。

  秘書姐姐的腿在一般女孩中算是很漂亮的,但晚宴時站到我們姐妹身邊的話她就毫無勝算了。她現在可以靠黑絲與高跟鞋稍稍抹平差距,卻沒辦法用同樣的招式麵對穿了高跟鞋的娟和我。

  不過我覺得娟的設想不會那麼順利,秘書姐姐肯定能想出什麼辦法揚長避短。如果她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就不可能倒追乾爹那麼久吧?娟和我再漂亮,在她眼中也隻是獵物的女兒而已。除非她知道我跟乾爹真正的關係,要不然她肯定不願相信自己比不上身邊的小妹妹。

  秘書姐姐特地穿了超短裙、在交誼廳露了一下午的大腿,卻沒等到她的心上人。乾爹離開會議區就直接回房休息了,畢竟他得養足精神、晚上好好地餵飽我,根本沒空在外麵跟女秘書勾三搭四。

  揮別兩個新認識的朋友,我跟娟走回房去。風景最好的那間套房已經被乾娘布置成我和乾爹的性愛娛樂場,我平常穿慣的、用慣的小東西都擺在隨手就能拿到的地方,花香浴的材料也已經分成了方便取用的一小包一小包,讓被操一整晚的我可以在芬芳的溫泉水中緩解疲勞、滋潤肌膚。

  我紅著臉蛋依偎在乾娘懷裡,感動得說不出話來。乾娘溫柔地撫著我的秀髮,輕聲告訴我她非常非常喜歡我,幫我們布置房間隻不過是舉手之勞,好好服侍我乾爹就是對她最好的孝順了。

  娟過來時已經換上了儀隊服,我則在乾娘懷裡哭成了淚人兒,把她的衣裙都浸濕了。幸好時間還早,娟把我勸去洗臉敷眼睛、幫她媽媽梳頭髮換禮服,晚宴開始前才把她爸爸叫起來,一家四口一起前往會場。

  我跟娟穿的並不是正式儀隊服,隻是有點像而已。上衣是最顯身材的高領襯衫,裙子是短到大腿根的百褶裙,讓修長筆直的嫩白美腿完全裸露出來、而且輕輕走動就能讓男人欣賞我們又翹又圓的完美屁股。裙裡搭配的內褲是最騷最浪最淫蕩的情趣款式,將我們姐妹倆淫嫩誘人的絕世美鮑展示在光可鑑人的大理石地板上。

  如果是秘書姐姐穿成這樣,肯定會被當成不知羞恥的騷貨、妓女吧?但身為頂級儀隊名校的兩位傳奇學姐,我們姐妹的清純臉蛋與高貴氣質足以壓過裙裡的騷浪與淫蕩,在優雅與性感中取得完美的平衡,不會因為露出絕美的私處就被男人當成壞女孩,反倒會讓他們湧起濃濃的保護慾,不準任何人用言語動作汙蔑他們眼前性感淫媚的絕色女神。

  如果秘書姐姐穿的還是下午那套超短裙加黑絲,一定會被我們姐妹的美腿虐得體無完膚。不過秘書姐姐的表現果然出乎娟的意料:她穿了一件魚尾曳地長裙,把長腿包得嚴嚴實實密不透風,完全避開了我們姐妹的主場。魚尾裙本來就最適合表現女孩的大腿曲線,而這正是她最自豪的地方。下方的魚尾部份很好地遮掩了她的短短小腿與作弊用的高跟鞋,讓秘書姐姐的雙腿顯得特別修長,雖然不如我們姐妹的完美裸腿、卻也足以吸引她附近的男人了。

  娟之前嫁人時,黨內有頭有臉的大佬都有出席,所以大家都知道她已經名花有主。乾爹沒有兒子、隻有獨生女,這點也不是什麼秘密,所以陪在乾娘身邊的我很自然就成為大家八卦的中心,大家都想知道這個比娟還要漂亮迷人的絕色少女,還有沒有可能成為自己的媳婦。

  乾娘不愧是政壇大佬的妻子,一手太極打得滴水不漏。雖然乾女兒在這年頭常常被視為情婦、淫奴、援交女、綠茶婊的代名詞,但看到乾娘和我、娟與我的親密模樣,誰也不會相信我跟乾爹有什麼不乾不淨的關係,肯定隻是最純粹的、最清白的乾親父女,要不然乾娘怎麼可能這麼疼我、娟怎麼可能跟我這麼要好呢?

  乾爹的地位已經夠高,敬了一圈的酒就沒事了,紅光滿麵地攬著我和乾娘往回走。急著想回房幹我的他從頭到尾都沒把女秘書放在心上、連一眼都沒有看她,隔天娟跟我說起來時還樂得直笑,聽說秘書姐姐晚宴後就到酒吧去借酒澆愁了。

  後麵這幾天沒有大宴,隻有黨內各派係的小型聚會。乾爹每天就像上班一樣隻參加上午的活動,中午一回來就把我抱進房裡盡情歡愛,就連晚餐都是娟幫我們打包回來。

  西館的風景確實是一絕,不同時段、不同天氣都有各自不同的風情,讓乾爹越幹越有勁,每天回來幾乎就沒有一秒鐘離開過我的身子,害人家被幹得又喜又羞、又爽又怕,如果沒有即時補充水份和電解質的話,光是連續不斷的噴潮洩身就能讓我香消玉殞。

  乾娘和娟都很擔心我的身子,但人家真的…真的…被幹得很開心、很開心、很幸福嘛∼∼♥ 所以我雖然好幾次被幹得隻剩半條命,小手和長腿還是死死地纏著乾爹捨不得離開他,每天早上送他出門前都得跟他激吻大半天,然後才淚眼汪汪地鬆開他的手,嬌聲懇求乾爹開完會一定要趕緊回來。

  年會最後一晚的惜別宴,娟和我還是cos成儀隊隊長,讓在場所有男人都留下了完美無比的性幻想素材。我的處子美鮑跟幾天前的晚宴上看起來一模一樣,完全沒有被抽插過的痕跡,所以乾爹每天開完會就回去幹我的謠言不攻自破。

  我的裙子那麼短、內褲又那麼騷,自然有許多人偷偷拍了我的絕美下體。在數以千計的證據麵前,任何真相都是蒼白的,除了我們一家與秘書姐姐之外,沒有人會相信我其實是個性愛成癮的騷貨、一個喜歡露奶子露私處給男人看的淫女。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