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的少婦雪麗

其實女人的命運呀,真的是上天註定的!

  一切都取決於老天爺是否給了她一張漂亮臉蛋。如果臉蛋不好,那就得身材好

  如果臉蛋和身材都不好......嘿嘿......我就只能向她表示同情

了!

  有一句名言,只需改幾個字,就可以成功

  另一句名言——美麗是成功者的通行證,醜陋是失敗者的墓誌銘!

  各位親愛的讀者,你們以為呢?

  我們的女主角,青春少婦陳雪麗,可謂幸運兒。她的漂亮是公認的!

  她的身材也是魔鬼的!

  她在某外企工作,月薪逾萬,堪稱高級白領。

  但是,高收入則必須付出高代價......是日午後,雪麗身穿啡色套裙,

腳踏黑色高跟鞋,走進總經理辦公室。總經理林先生四十來歲,曾留學於美國。

  留學期間,林先生不但學到了科技知識,還掌握了玩弄女性的技巧。

  他的企業,清一色女職員,而且大多數都是少婦。

  他說,賺錢就要賺美金,玩女人就要玩少婦!

  他還說,少女是青澀的李子,少婦則是熟透的水蜜桃,要你選,你會選誰?

  在許多少婦之中,林先生最欣賞雪麗。

  有一次,林先生當著雪麗的面說,寶貝!

  你真是一頭尤物啊!

  雪麗便問他,為什麼這麼說?

  林先生回答道,因為你有一種入骨三分的狐媚!

  是的,女人的美並不可怕,女人的媚卻是殺傷力極大的武器!

  美,再加上媚,等於雪麗。

  所以雪麗的薪水便越漲越高......高得令所有同事眼紅。

  「林總,這�有一份合同,請你簽個字!」

  話說雪麗如風扶的柳條兒,一路搖晃著,搖進林先生的辦公室。

  林先生正在大班椅上假寐,其實,是在等候雪麗的到來。

  「哦......合同呀,先放在桌上吧!」

  林先生睜開眼睛,上下打量雪麗。

  「一個月沒見,你的身材更豐滿了!」

  是嗎?

  也許,是這段時間經常去健身房的緣故吧!

  雪麗笑瞇瞇地靠近林先生。

  「好香啊!你抹了什麼香水?」

  「是你從巴黎帶回來送給我的香奈兒嘛!」

  雪麗順勢坐在桌面上,兩條被肉色絲襪緊裹的修長美腿極不安分地淩空晃悠.

.....「你這次去杭州,有沒有品嚐蘇杭美女呀?」

  雪麗嗲聲嗲氣地問話,同時踢掉了腳上的高跟鞋......

  「沒有!沒有!我心�惦記著你,哪有心思去吃蘇杭菜啊!」

  「才不信呢!」雪麗撅了撅小嘴兒,又伸探出一隻才穿35碼鞋的纖纖的玉足

......

  「連個電話都沒有,真沒良心!恐怕,連這個小東西都不認識人家了吧?」

  一邊說,一邊用柔軟的腳掌去揉摸林先生的褲襠。

  林先生迅速勃起......「哦......你這隻小腳兒......可

真要命啊!」

  林先生抓住雪麗的另一隻腳,把玩她那綿長勻稱的腳趾頭。

  「難得......真難得!」

  「什麼難得?」

  雪麗明知故問。

  其實她知道林先生有戀足癖,而自己的小腳兒又的確生得好看。

  「很多女人的腳趾都顯得笨拙,可你與眾不同!瞧!又頎長,又柔軟,嘖嘖.

.....」

  林先生沒口子地誇獎,雪麗聽在耳中,喜在心頭。

  「來來,趕緊把絲襪脫了,讓我親親你這只漂亮的小腳兒!」

  林先生迫不及待地伸手來掀裙子。

  「哎喲......不行......不行啦!」

  雪麗輕輕地打了一下林先生的

  「魔掌」。

  「怎麼了?

  是好朋友來了嗎?」

  林先生大失所望。

  「好朋友沒來......」

  雪麗咬著下嘴唇,臉色緋紅,眼睛�水汪汪的,果然媚態撩人。

  「那......那麼什麼?」

  林先生詫異地問道。

  「人家......人家今天只穿了絲襪......沒......沒穿內

褲呀!」

  林先生哈哈大笑。

  「原來是有備而來!那就更要好好地欣賞了!否則,豈不是辜負了你的一片心

意!」

  說罷,又來動手動腳,卻又被雪麗推阻。

  「別急嘛!人家......人家還打算送你一個驚喜呢!」

  「哦?還有驚喜?」

  「你先閉上眼睛......」

  「好吧,聽你的!」

 

  林先生微笑著,合起雙眼,耳朵�聽見晰晰簌簌的聲音,知道她是在自己動手

脫衣服。

  「好了......」

  林先生緩緩地把眼睛睜開——然後,就好像再也合不上了!

  「怎麼樣?好看嗎?」

  只見雪麗非常淫蕩地叉開雙腿,袒露著跟白麵饅頭般飽滿豐隆的陰戶....

..林先生的眼珠子瞪得滾瓜溜圓!

  「你......你把毛刮掉了!」

  「是呀......你上次不是嫌人家的毛太多、太濃嗎?」

  雪麗將上半身往後欠,叫林先生看得更加清楚些。

  「喜不喜歡?」

  「哦!簡直太美了!

  像一件精雕細琢的工藝品!」

  「嘻嘻......你要是喜歡的話,就摸摸人家嘛!」

  雪麗一邊眼波流動,一邊極富挑逗性地自摸......她那頎長而纖細的手

指以若有若無之力滑行在光潔無毛的陰阜上......

  「親愛的達令!這�真的是滑溜溜......連我自己都喜歡摸.....

.」

  林先生眼見她這副淫賤的騷樣兒,頓時慾火直冒三丈!

  他跳起身來,飛快地脫掉長褲和內褲......「寶貝!只有你能讓我這麼

猴急!」

  「達令,人家等你等了一個月,人家也好想要嘛!」

  「那你老公呢?你老公沒跟你做愛嗎?」

  「你真討厭......」雪麗伸長胳膊,勾住林先生的脖子,將他勾到近前

,呼吸急促地說——「達令!人家心�想的,只有你嘛!」

  「當真?」林先生眉開眼笑,忍不住在雪麗的白嫩臉蛋兒上狂吻。

  此刻正值晌午,猛烈的陽光穿透鵝黃色窗簾,直射進來,將室內的氣氛渲染得

十分曖昧。

  只見林先生赤裸著兩條毛茸茸的長腿,圓規似地叉開......分叉處豎起

一根肉棒,雖不甚粗,卻勝在又硬又長!而且有一道弧度——就像一柄彎刀!

  刀頭劃開雪麗的鮮嫩陰唇,嵌在早已淫水汪汪的肉穴�,卻蓄勢不發....

..雪麗著急了,一邊扭擺她那肥碩的雪白屁股,一邊嗲嗲地催促男人——

  「快!快插進來!人家�面好癢好癢呀!」

  林先生笑瞇瞇地說——「我就是喜歡看你著急的樣子!想要我插進去嗎?那就

求求我吧!」

  雪麗撒嬌——「你好討厭啊!要人家求你!」

  林先生滿臉淫笑——「我的寶貝!

  獲得快樂是需要付出代價的!你說呢?」

  雪麗不滿地撅起嘴兒——「啊!

  達令!我好難過呀!我求你了!快點兒吧!」

  林先生卻搖頭——「不行,態度不夠誠懇!要具體一點!」

  雪麗咬牙切齒地擰了男人一把——「你呀!就喜歡聽我說下流話!」

  林先生嘿嘿地涎著臉說——「沒錯!那些下流話從你這大美人兒的嘴�說出來

,簡直比音樂還好聽啊!」

  為了增加刺激的力度,林先生又施展手段......他對女人身體構造非常

熟悉,能極其準確地找到位置......只見他連看都不用看!龜頭一縮、一挑

,便挑開了雪麗的小陰唇。

  「哎喲!」雪麗激淩淩地打了個冷顫,臉上呈現出痛苦的表情。

  原來是林先生頂中了她的要害——陰蒂!

  「達......達令......」

  雪麗淒淒切切地叫喚了一聲,雙腿夾緊林先生——

  「別折磨我了!我求你!我求你還不行嗎?」

  林先生不麼所動,繼續折磨女人。

  他的龜頭較尖,所以頂撞的力度也較集中,這就使雪麗更加地不堪忍受了!

  「啊!啊!」雪麗拚命地搖頭,搖得黑髮淩亂——



  「達令!我求你!求你快把雞巴插進來!」

  林先生笑道——「哈哈!真好聽!再說一遍!」

  雪麗帶著哭腔——「達令,快用大雞巴來操我吧!我的屄好癢癢......

啊!啊!」

  雪麗的話音未落,林先生便突然發難!

  他的雞巴像一條入洞的毒蛇,哧溜一下,直沒及頸!

  「哎喲!好舒服!」

  雪麗的四肢跟籐蔓似的,死死地纏住了男人......

  「天哪!太深了!都快到肚子�了!」雪麗顫聲說道。

  「怎麼樣?解饞了吧?」

  林先生得意地拿雪麗打趣。

  「嗯......」雪麗點點頭,同時提出進一步的要求——

  「來!親愛的!使勁兒!用力!讓我痛快!」

  說罷,上半身往後一仰,平躺在大班臺上,兩條雪白修長的美腿高高舉起!

  「快!快!」「嘿嘿!」林先生卻不著急不著慌,緩緩地「拉抽屜」。

  他是很懂得控制節奏和火候的!

  他愜意地一抽一插,讓雞巴充分地享受女人的綿軟潤滑......

  當然,那美麗的小肉足也不能放過......

  林先生一把握住腳掌,按摩柔軟的腳心,並舔那些可愛的小腳趾頭。

  「啊......啊......啊......」

  跟隨著一次次的插入,雪麗一聲聲地婉轉呻吟。

  「舒服嗎?」

  林先生以整好暇地詢問。

  「好舒服好舒服啊!親愛的,你呢?」

  雪麗激動地翹起了已是口水淋漓的腳趾......

  「我也舒服!」林先生由衷地說。

  是的,他確實覺得舒服——因為他的雞巴不是很粗,需要一個比較緊湊的屄。

  雪麗的屄就很緊,而且有一股韌力,能死死地夾住男人。

  有公式的證:緊湊!=摩擦力加大!=快感加劇!

  所以林先生格外地喜歡雪麗——青春靚麗,風騷入骨,豐乳肥臀,肌膚白嫩,

還有可愛的小腳丫和狹窄多汁的肉穴......

  這樣的女人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林先生的內心越是憐惜,動作就越是細膩......

  他發揮自己的特長——他的雞巴的確很長——每一下都頂撞到底!

  正所謂「慢工出細活」——十分鐘後,雪麗開始痙攣。

  「親愛的......我......我我我來了!」

  雪麗的渾身肌肉繃緊......連額角都凸出了藍色血管!

  「好!讓我來加把火!」林先生突然加快抽插頻率!

  「哦!哦!哦!哦!」

  雪麗瘋癲了!她使勁兒地顛屁股,迎合男人的狂抽猛插!

  「蓬!蓬!蓬!蓬!」

  這是男人的大腿在強有力地撞擊著雪麗的屁股蛋!

  「啪!啪!啪!啪!」

  這是男人的卵袋狠狠地甩擊在雪麗的嬌嫩屁眼兒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我......我要死了!」

  雪麗歇斯底里!

  此刻,就算天塌下來,她也不管不顧了!

  她的血液就跟開了鍋的沸水一樣,嘩嘩地,在管道�奔騰流淌......

  高潮持久了良久良久......

  雪麗終於從昏天黑地中清醒過來......

  「哦......親愛的......」

  高潮後的女人臉色鮮豔,煥發著驚人的嬌媚——

  「你真是一個操屄的高手啊!」雪麗心滿意足,忍不住讚美林先生。

  「寶貝,你舒服了,可我還硬著,你說怎麼辦?」

  林先生的嘴角含著微笑,問道。

  「那你接著來嘛!人家又不是不給你!」雪麗動情地撫摸著林先生的臉龐。

  「來不及了,兩點半我有一個重要會議,是一定要參加的!」

  林先生看了看牆壁上的掛鐘——已是北京時間14點20分。

  雪麗撲哧一笑——「那怎麼辦?你總不能這麼硬著去開會呀!」

  林先生也笑道——「我不管,反正你得想辦法,幫我解決問題!」

  雪麗忽有所悟——「達令,你是不是,是不是想叫我像上次那樣?」

  林先生的臉上笑意更濃——「寶貝,上一次你是怎麼做來著?我都忘記了!」

  雪麗嬌嗔——「好啊!你這個沒良心的!人家那麼賣力,你卻不記得了!」

  說罷捏起一對粉拳,不依不饒地捶打男人......

  正所謂美人薄嗔最風情——雪麗的媚態令林先生色情搖曳,差點兒把持不定!

兀自深嵌於美穴之中的充血肉棒「突突」地跳了兩跳......雪麗感覺到了,

她喜歡這種感覺。

  「達令,其實你已經想射了,為什麼不射出來呢?」

  雪麗忽然間又恢復了柔情似水......

  「親愛的,我想射在你的嘴�!就像上次那樣!」林先生終於忍耐不住,提出

請求了。

  「原來你記得!是故意裝傻!」雪麗豎起一根春蔥般的食指,點了點林先生的

鼻尖。

  「我怎麼會忘記呢?」林先生促狹地,衝著雪麗擠眉弄眼。

  「上次是因為你來例假了,下面的眼兒沒法用,所以你用上面的嘴兒,幫我口

交。」

  雪麗滿臉暈紅——「什麼口交不口交的!說話真難聽!」

  林先生笑道——「你看你!表現沒上次好了——快點兒吧!我真的是要趕去開

會呢!」

  雪麗嘟囔道——「那你得先出去呀!你藏在�面,叫我怎麼......」

  於是林先生果斷地撤出他那熱乎乎、濕漉漉的雞巴。

  雪麗欠起身子,小手兒「海底撈月」,一把攥住——「你好狠心呀!說走就走

!」

  林先生原地不動,兩手叉腰——「寶貝,你要是恨它的話,就咬它一口嘛!」

  雪麗嘻嘻地笑——「你不怕我把它咬下來?」

  林先生反問一句——「你捨得嗎?」

  「呸!」雪麗啐了一口,屁股往下一滑溜,順勢跪倒在林先生的面前。

  「說實話......」雪麗星眸迷濛地仰視男人——

  「我還真捨不得......」此時,兩人四目交流,均覺情意綿綿不絕。

  「親我......」

  「嗯......」

  雪麗柔柔地答應了一聲,然後張開紅潤的嘴唇,吐出濕潤的舌頭......

  先不著急去舔重要的部位,而是從大腿內側開始......

  右手的拇指肚兒在男人的龜頭上畫圈兒。

  「啊......啊......」林先生一個勁兒地吸氣,體內的遊精不斷

地溢出馬眼。

  「達令......你出了好多汗......身上鹹鹹的......」

  雪麗一邊含糊不清地說話,一邊舔那只皺巴巴的卵袋(陰囊)。

  「啊!快!快點兒!」看來林先生已是強弩之末了,身體開始打擺子。

「要射了嗎?」雪麗停止所有動作,仰著脖子,問林先生。

  只見林先生齜牙咧嘴地點頭!雪麗牙齒一笑,隨即用手掌握緊那滑溜溜的雞巴

,飛快地、來回地擼!

  「哦!要出來了!要出來了!」

  「唔......」

  雪麗把頭髮一甩,把腦袋一低,把嘴巴一張,死死地銜住林先生的雞巴頭!

  但覺雞巴上的大動脈「卜蔔」地狂跳!

  然後口腔�就充滿了黏滑的精液......

  雪麗趕緊往肚子�咽,剛咽完一大口,又來了一大口......

  雪麗心想——四十多歲的男人,還能製造出這麼多的液體,真是不簡單啊!

  當雪麗走出林先生的辦公室時,衣裳不整,頭髮淩亂,腳步虛浮。

  「不能讓同事瞧見我的這副鬼樣子啊!」才這麼想,就迎面撞見自己的死黨—

—郭綾。

  「雪麗!你這是怎了?」郭綾大驚小怪地叫喚。

  「沒......沒什麼......」雪麗支支吾吾。

  「哦......你是剛從林總那兒出來吧!」郭綾會心地一笑。

  雪麗的臉騰地紅了......

  「你瞧你,也不收拾好了再出來......」

  郭綾壓低聲音,並從身上取出一包紙巾,遞給雪麗。

  「快把嘴角擦乾淨!」

  天哪!連這樣的秘密都寫在臉上!可真的是臊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