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秘

奧秘

      周五的晚上,是老丈人家傳統家庭聚會的日子。我的老丈人是我的研究生,博士生導師。記得他在我讀大一的時候開了一門公共課,主講莎士比亞十四行詩。就算是985的江城大學大一的學生,這門功課聽得懂的人也不多,能堅持下來的人也更少。

      我是最後幾個堅持下來的人之一,並且還用一個學期的時間背完了莎士比亞十四行詩。所以到了大四考研的時候,有幸得到導師指點,考上了他的研究生,後來又直接讀了他的博士。

      我的老丈人有兩個女兒,姐姐叫方馨瑤,爲人親切大方溫柔可親。她和我同年但小月份,現在是本省另一所985大學楚北理工大學的油畫與雕塑副教授。方馨瑤在我讀研究生的第二年和當時楚北省省委秘書長的公子結婚,那位公子,也就是我的姐夫林一飛現在是江城新開區的副區長,排名不是很靠前,但政治手腕不錯,現在主要是要熬資曆和年齡。林一飛比方馨瑤大四歲,據說當年追方馨瑤花了很大的力氣。

      我的老婆,方馨怡,比我小三歲。我讀大四準備考研的時候,她才考進江城大學。不過她讀的是本校王牌專業中文系。方馨怡讀中學的時候我就認識她了,性格古靈精怪可愛的很。現在在楚北省第一喉舌楚北日報做社會版編輯,和我生下女兒杜小米後倒是成熟了一些。不過也經常跳線,最愛幹的事情就是和女兒一起哭一起鬧……

      我叫杜平川,拖老丈人的大力支持……江城大學外國語學院院長和我的不懈努力,二十八歲的時候拿到博士文憑後順利留校,現在三十三歲已經是江城大學外國語學院青年教師中的領軍人物……教授。

      家庭聚會一般都在老丈人的東湖別墅�面,別墅不是很大,兩層半再加兩個車位。杜小米和姐姐的孩子林瑜平日�就和爺爺奶奶住在這�,丈母娘的意思是反正退休了在家也無聊,還不如幫你們帶帶孩子減輕點負擔。丈母娘是江城師範大學幼兒教育教授退休的,退休後沒有接受學校返聘,直接回家照顧老丈人和帶兩個孫女。

      周五下午臨時給我加了課,四點鍾才開車從學校離開。好在江城大學就在東湖邊上,這個時候也不是堵車的點,我開了十多分鍾就到了老丈人家。

      停好車,丈母娘給我開的門:“是聽到你停車的聲音了。”

      我熱情的叫了一聲媽,丈母娘一輩子從事教育工作,比同齡人看上去年輕好幾歲。退休後她老人家倒是加強鍛煉起來了,用她的話說是千金難買老年瘦。你別說,效果還不錯,現在就比方馨瑤的身材豐腴一點點。

      進到客廳�,就聽見樓上一聲喊:“老公!”

      我哈哈笑道:“方馨怡,你又翹班。”

      老婆跑下來一把蹦到我身上,得意洋洋的說:“怎麽樣呢!你去揭發你的親親老婆啊!”

      我使勁拍了方馨怡屁股一巴掌:“姐姐姐夫呢?”

      老婆哼了一聲,指了指樓上:“剛剛我們在書房聊天呢,我聽到你聲音了就飛奔下來,我乖不乖啊!”

      這時,姐姐和姐夫走下樓來。我抱著方馨怡打招呼:“姐,姐夫,你們先來了啊!”

      方馨瑤走過去把方馨怡從我身上拉下來:“都多大的人了,還跟個小孩子一樣。”

      老婆得意洋洋的說:“怎麽樣呢怎麽樣呢!我們家有兩個孩子,小米一個,我一個。林瑜這丫頭和你一樣,太平穩了,開除小孩資格。”

      那邊姐姐妹妹熱情四射的聊著天,我和姐夫笑著點了點頭。我和林一飛感情很好,他學識淵博,家教也很好。我們兩人除了連襟關系外,更多的還有聊得來的朋友這一層關系在�面。林一飛很善于從雜亂無章的表面現象中一下抓住事情的本質,而我善于分析和推理,很多時候我們都私下一起討論江城的人事沈浮。

      和林一飛朝著客廳的座位走去,我無意中回過頭看了一眼。隻見方馨怡對著姐姐吐了吐舌頭,把頭發上一抹乳白色的東西趕緊抹掉了。

      我有些沒看清楚,心想可能剛剛她們三人在樓上喝酸奶吧。和林一飛坐下聊了一會兒,老丈人就帶著兩個孫女回來了。女兒一看見我就朝我撲過來,嘴�大喊著爸爸。我在她臉上使勁親了親,她笑眯眯的親了親我,又喊林一飛姨父。林瑜是個小淑女,看見我後輕聲叫了聲小姨父,然後再去叫爸爸媽媽和小姨。

      人都到齊了,菜還沒做好。

      我們四個人的意見是先在客廳看會電視,女兒們很自覺的去樓上做作業。老丈人和丈母娘則去廚房看傭人做飯做的怎麽樣了,看還要不要加個菜什麽的。

      我們四個人坐在沙發上,電視�湖南台什麽快樂家族拼命用不快樂的方式想把電視機前的我們搞得笑起來。我左邊是姐夫,右邊是老婆。我和姐夫聊著天,突然看見老婆脖子上有一塊淺淺的紅色印痕。我伸出手摸了摸她那個地方,老婆一下子好像被嚇到了一樣,身子一抖。

      我笑著說:“幹嘛呢!做賊了啊!”

      老婆對著我哼了一聲:“我和姐在聊天呢,誰叫你突然摸我。”

      我用手指撚了撚她紅的那個地方:“你這�紅了點,是上火了嗎?”

      方馨瑤站起來過來看了看,笑著對我說:“這丫頭下午時欺負我,惹得我發火了,我就用手指夾了她一下。是不是體內火氣太大了,還不消。”

      兩姐妹是一貫這麽鬧騰的,我也沒多想,轉身和林一飛聊天去了。

      吃飯的時候大家都很開心,我,姐夫,老丈人喝了點酒。回去的時候隻好兩個女人開車了,上車後我有點困,系好安全帶後就睡著了。

      我醒來的時候正好聽見方馨怡拿著藍牙耳機和別人講電話:“姐,明天你來我家?”說到這�,她還有些輕聲的問了句:“姐夫呢?”

      我沒多想,動了動身體睜開眼睛道:“到哪�了?和你姐約著明天來我家玩?”

      方馨怡將電話的聲音馬上大了起來:“那就這樣說定了,明天來我家,你要不要和你弟弟聊兩句啊?他剛睡醒。”

      說著,方馨怡把電話給我。我接過電話,那邊是姐姐溫柔的聲音:“喂,平川啊,剛剛聽妹妹說你睡著了。我已經和她說了,回家後給你準備一點蜂蜜柚子茶,你喝了再洗個澡早點休息。”

      姐姐一貫都是這麽溫柔會照顧人,那邊傳來姐夫調笑的聲音:“妹夫,待遇不錯啊,來自我家最高領導的親自關懷。”

      我笑著說:“那還用說,姐姐和我是親姐弟,你算是後來居上好吧。”

      姐夫在那邊大笑:“好好好,怪不得我結婚的時候你小子鬧洞房鬧得那麽狠,原來對自己親姨姐早有圖謀啊。”

      說笑了兩句,車就到家了。我們挂了電話,我摟著方馨怡纖細的腰肢走上樓去。方馨怡對我哼哼唧唧歪歪,說我敢當著她的面調戲她姐姐,膽子越來越肥了呢!回家看我怎麽收拾你……

      方馨怡說著,我的思緒卻飄到了方馨瑤和林一飛結婚的那天……

                                                2

    方馨瑤辦結婚典禮的時候我和方馨怡就差領證了,所以方馨瑤結婚的事情,我要操勞幫忙的地方也很多。

    不過還好,林一飛是官宦之家要注意影響,老丈人隻請了至親好友和他認可的一些學生,兩家人合起來也不過三十桌的樣子。真要是放開了請客,就我老丈人的學術影響力和學校的地位,自己的客人最少就有三十桌了。

      我算娘家人,淩晨三點就起來開車送方馨瑤去化新娘妝。方馨怡是第一伴娘兼紅包收割機,自然也要跟著去化伴娘妝。

      本來以爲蠻早的,結果到了地方才發現因爲國慶結婚人多,二樓化妝包間就隻剩下兩個了。方馨瑤和方馨怡都不喜歡化妝的時候有別人在旁邊走來走去,兩姐妹不約而同把最後的兩個包間搶到手,兩人還嘻嘻哈哈的笑了起來。

      我就拿出手機在外面玩了起來,過了一會兒,方馨瑤的化妝師走出來和我說:“她讓你進去一下。”

      我走進去,方馨瑤的妝才畫上一點。她是鵝蛋臉,看上去溫柔可親。今天穿上潔白的婚紗後自然更是漂亮……結婚當天的女人是人生中最美麗的時候嘛。

      “姐,有什麽事情?”

      “平川,我口有點渴,也不能多喝水,你打開礦泉水讓我抿兩口。”

      我開了一瓶農夫山泉,湊到方馨瑤紅潤的嘴唇那�。她小口喝著水的時候,我一下看見了她束胸托起來的豐滿乳房。老實說,我當時還想著伸手摸一摸呢。

      方馨瑤看見我這樣子,嘻嘻笑了笑小聲的說:“是不是想摸摸?比小怡的大是不是?”

      看見我愣了,方馨瑤哈哈笑出聲了。老實說,我從來沒見過方馨瑤和我說這樣的話,難道結婚前和要結婚的人有這麽大區別?

      老婆聽到笑聲了在那邊大喊:“你們在笑什麽?快說來我聽聽。”

      方馨瑤嘻嘻笑道:“你家那位吃我豆腐呢!”

      方馨怡咬牙切齒:“杜平川……你死定了,你居然敢吃姐姐的豆腐,晚上不讓你上床。”

      方馨瑤嘻嘻笑了兩聲,瞪了我一眼:“還看!”

      我笑著小聲說:“反正都挨罵了,還不如看回本呢!”

      方馨瑤嘴�歎了口氣:“男人啊!都是這幅德性。”

      說完,方馨瑤突然把頭伸過來在我臉上輕輕吻了一下。我那時候是真的被嚇了一跳,方馨瑤面色羞紅眼波流轉:“結婚三天無大小知道麽。趁著我結婚,偷偷親你一下。”

      我馬上接話:“那我虧了,我要親回來。”

      方馨瑤不說話了,隻是看著我。我知道她的意思,正想著親下去的時候,那個拿東西的化妝師回來了。

      結婚都是老一套,基本上都是上演父慈子孝,母愛媳恭的畫面。省委秘書長政治地位高,我老丈人學術地位高,自然沒多少鬧酒的。來吃飯的好像政府工作的聚餐會一樣,整個結婚典禮體現了隆重,熱烈,莊嚴的氣氛。

      江城的結婚典禮就搞中午一餐,一點多鍾的時候大家就陸陸續續散場了。方馨瑤和林一飛的新婚洞房訂的是樓頂的總統套房,待送完客人後我們四人就坐電梯來到了樓上。

      打開房門,兩姐妹率先甩掉高跟鞋:“累死了,站得我腳都發麻了!”

      兩姐妹一起倒在床上,兩人今天的衣服都是大氣,莊重,貼身的設計。兩姐妹在床上一倒,倒是把身上窈窕的曲線完美的展現出來,我和林一飛都看得呆了一下。

      方馨怡伸了個懶腰後坐到沙發上對著我呼呼呵呵:“快點給我倒水,我渴死了。姐,我們來點點你的私房錢看有多少,快點快點……”

      聽到數錢,方馨瑤的精神也來了,兩姐妹拆著紅包開始算賬。我和林一飛一人拿出一瓶綠茶,扭開看著她們兩姐妹鬧。



      數完錢,方馨怡站起來對姐姐說:“我去卸妝洗澡,你就排後面好了。”

      林一飛也笑著說:“妹妹,等等,我們一起卸妝洗澡。”

      方馨怡瞪了他一眼,伸出一個拳頭在面前揮了揮:“好呀,有種就來!”

      我們都笑了起來,林一飛去另外一個衛生間洗澡去了。

      方馨瑤打開水喝了一小口,我一下就想到她早上化妝時的樣子。方馨瑤看我的神色哪會猜不出來,她臉紅了紅:“今天辛苦你和小妹了。”

      我揮揮手:“哪�,應該的嘛。”

      可能是有些粉紅的情緒,我們的對話倒是幹巴巴的。不過我們感情很好,畢竟十八歲以後我幾乎就算是老丈人的兒子了,他一手指點我讀書考研。我在老丈人家經常出入,和兩姐妹關系都很好。

      男人總是快一點,林一飛穿著一件白色的浴袍走了出來,邊走還邊打理濕濕的頭發。他看見我和方馨瑤聊天,笑著說:“平川,你也去洗洗吧。”

      我今天也是累的渾身臭汗,還有煙酒味,劣質香水味,酒店的菜味……

      洗了個頭,洗了個澡。出來的時候方馨怡正叽叽喳喳的和林一飛聊著天。方馨怡穿著一件粉色浴袍,她的領口微微張開,我居高臨下能看見一點乳溝豎挺著。

      方馨怡看我穿著一件黑色浴袍點了點頭:“不錯,這件浴袍還蠻配你的。”

      我在她身邊坐下來,一會兒方馨瑤也出來了。她穿著一件大紅色的浴袍,長長的頭發披散在肩膀上,熱熱的蒸汽把她膩白的臉顯得格外有彈性。

      方馨怡看見她姐出來,馬上站起來笑著說:“姐,姐夫,老媽交代我了,今天一定要鬧洞房。”

      林一飛噗哧一聲:“就我們四個人,怎麽鬧?而且你是伴娘,你家那位是伴郎,鬧洞房不就是鬧伴娘和新娘麽。”

      方馨怡正色道:“是呀,但規矩不可廢啊!”

      說完,她起身到一個櫃子�拿出一個塑料袋,打開後�面放著瓜子,花生,黃瓜,胡蘿蔔等多種食物蔬菜。

      我和林一飛都笑得打跌了:“方馨怡,你確定你會用這些東西鬧洞房?”

      方馨怡嘴硬了硬,還是有些不好意思捂著了臉。

      方馨瑤把妹妹摟進懷�,嘻嘻取笑她。

      不過這些東西一拿出來,我和林一飛對了下眼神,倒是覺得一下子好玩刺激了起來。但就像林一飛所說,我們人太少,又太熟,鬧也鬧不起來嘛。

      這時候方馨瑤發話了:“這樣吧,我們來打牌,抽王八。輸的那個人,就要被玩真心話大冒險可不可不可以。至于大冒險,不能出這個套房的門,可以使用小妹帶來的這些道具。”

      我們紛紛同意,于是拆了兩副撲克,開始抽王八。

      其實抽王八不難,我以前和林一飛打過鬥地主,知道他是精于算計的老手。而我喜歡揣摩別人出牌的風格然後對症下藥,所以她們兩姐妹遇上我們幾乎沒有獲勝的可能。

      果然,剛開始第一盤方馨瑤看上去運氣不好抽到了王八。而我是第一個逃脫的人,自然我要來安排真心話大冒險。我選了大冒險,讓方馨瑤親一下林一飛的臉。

      這是讀書時玩抽王八的習慣了,和班上的女生一起玩這個,最開始都要用比較容易達成的要求放松她們的警惕心,然後帶她們進入遊戲氛圍,運氣好的話還可以達成平時基本沒有可能的遊戲……比如舌吻,摸胸什麽的。

      林一飛聽到我這個要求,馬上把臉湊過去。他的手卻在桌子上偷偷對我豎了個大拇指……看來都是同道中人啊。

      我和林一飛也會故意輸幾盤,方馨瑤和方馨怡就會指使我們一口氣喝光一瓶礦泉水,兩個男人抱著一起,臉上貼紙條等等。

      大家熱戰正酣的時候,這次是方馨瑤抽到了王八,而林一飛第一個先逃出去。

      林一飛突然嘿嘿笑了兩聲,對著方馨怡說:“我決定用大冒險,妹妹你拿兩顆花生塞到你姐姐的胸部那�去。”

      方馨瑤大喊不要,方馨怡卻鬧騰起來了,果斷拿了兩顆花生,一把把自己姐姐的浴袍扯大了一點。我一下看見了方馨瑤�面穿著的粉紅色蕾絲胸罩,顫顫巍巍的被小妹弄得在抖動。方馨怡塞花生的時候兩片胸罩被她往下一扒,我隻看見一點點粉紅色就被驚叫的方馨瑤伸手按了回去。

      方馨怡得意洋洋的說:“姐,放了花生後,你又多了一個罩杯呢!”

      方馨瑤苦著臉哀求自己的老公:“一飛,好不舒服,好咯人,能不能拿出來?”

      林一飛哈哈笑道:“你要是做了第一名,可以規定最後一名幫你拿出來呀。”

      方馨瑤恨恨的瞪了一眼我們兩個男人,嘴�嚷嚷著:“快洗牌快洗牌。”

      這一盤是我拿了第一名而方馨怡抽到了王八,方馨怡可憐巴巴的看著我。我笑著說,姐姐那麽辛苦了,你也辛苦一下。姐,你也給馨怡的胸部加兩顆花生吧。“

      方馨瑤早就等著這句話了,她一把跳起來拿了兩顆花生就去撕自己妹妹的浴袍。方馨怡自然掙紮,但方馨瑤時機把握的好,一把把方馨怡的浴袍撕開,她�面穿著一件淺綠色少女系的蕾絲胸罩,和方馨瑤的款式一模一樣。方馨瑤對方馨怡有絕對的力量壓制實力,所以方馨怡沒像她姐那樣疑似走光。

      氣氛一下子就熱起來了,方馨怡這次牌特別好,抽到第一名,而林一飛牌特別差居然是最後一名。方馨怡馬上就說:“大冒險,平川,你綁根胡蘿蔔喂給姐夫吃!”

      此話一出口,房間�面頓時一靜。馬上大家就笑得不行,方馨瑤連連拍掌叫好,平時生活中的文靜溫婉已經丟到九霄雲外去了。

      方馨怡不光下命令,還真拿起一個胡蘿蔔綁在我的腰部,兩姐妹嘻嘻哈哈的督促我們:“快點快點,平川你平時不是總和一飛在一起聊天嗎?哼,早懷疑你們有一腿了。”

      汗,兩個都是腐女啊!

      又玩了幾盤,輪到林一飛拿到第一名方馨瑤最後一名,方馨瑤可憐兮兮的看著自己的老公:“老公,快點幫我把花生拿出來嘛,好難受。”

      林一飛呵呵一笑,有些詭異的看了我一眼後慢條斯理的說:“當然沒問題,自己的老婆自己一定心疼嘛!平川,那就拜托你把手伸進去把兩顆花生都拿出來。”

      “呀!抗議!”

      方馨瑤馬上反對,方馨怡當然不同意,連忙壓制。坦白說我那時候又期待又有些擔心,眼睛在林一飛,方馨瑤,方馨怡的身上轉來轉去。

      林一飛呵呵一笑:“平川,快點啊!”

      我站起來走到方馨瑤面前,方馨瑤也不鬧了,隻是臉色通紅的看著我。

      我遲疑了一下,笑著說:“姐,我來了啊!”

      方馨瑤呸了一聲:“色胚子,快點。”

      林一飛還是坐在座位上笑而不語,方馨怡就很好奇了,湊到姐姐身邊腦袋盯著我的手慢慢伸進方馨瑤大紅色的浴袍�。

      指尖接觸到肉了,方馨瑤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後縮了縮。

      “嘻嘻,耳邊是方馨怡調笑的笑聲。

      沿著蕾絲胸罩把手伸進去,兩股溫熱的嫩肉被我的手完全包裹了起來。方馨瑤身子一抖,嘴唇微微張了張就要發出聲音。但馬上意識到不對立刻抑制住了。

      兩顆肉肉的小豆豆被我的手搓動了,我下意識的張開手在方馨瑤胸前捏了一下。方馨瑤有些惱火的看了我一眼,我見她這樣膽子反倒更大了一些,兩隻手完完全全捏住方馨瑤的乳房揉捏了幾下。

      方馨怡從浴袍外看見我手的動作了,她馬上反應過來拍了我一巴掌:“色狼,摸什麽摸,叫你拿花生而已。”

      林一飛在旁邊嘿嘿的笑:“平川,是姐姐的大還是妹妹的大。”

      我嘴�隨口答道:“一樣大一樣大。”說完,我從方馨怡的乳房�摸到了兩個花生,戀戀不舍的把花生從她的乳房�拿了出來。

      方馨瑤瞪了我一眼,隔著浴袍調整了一下胸罩,嘴�說:“快點快點,我還要報仇呢!”

      方馨怡唯恐天下不亂:“喂,你怎麽說姐姐的和我一樣大,明明我的大一點好吧。”

      其實兩姐妹都不是很大的乳房,兩個都是B,偶爾B+,有時候減肥過度點就變成B-了。關于胸部以前我和林一飛有過交流,兩人都覺得各種乳形都有它美好的地方,當然都很好看。但真正喜歡的,還是兩姐妹的這種小巧結實,富有手感並且敏感的。

      方馨瑤推了方馨怡一下:“吹牛!你什麽時候比我的大了,前幾天和我一起睡我還摸了的,明明就是……”

      方馨瑤突然看見我和林一飛色迷迷的聽著她說話。馬上對我們啐了一口:“兩個色狼,看你們那樣子!”

      再開一盤我是第一名,方馨怡變成了最後一名。這時候玩得熱情起來了,我自然要投桃報李:“一飛,那就麻煩你把馨怡的花生拿出來吧。”

      方馨瑤呸了一聲:“越玩越下流了。”

      方馨怡可憐巴巴的看著我:“老公,不要嘛,讓姐姐幫我拿。”

      我搖了搖頭:“不行,命令已出,概不收回。”

      看見林一飛站到方馨怡面前,方馨怡繼續裝可憐:“姐夫,你就讓姐姐幫你拿嘛!”

      林一飛呵呵笑道:“小妹你放心,我會輕輕的,快速的拿出來的。”

      方馨怡見勢不可爲,哼了一聲挺了挺胸部,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來吧來吧,快點來吧。”

      林一飛動作比我快,他的手一下就插進了方馨怡的胸罩�面。方馨怡的身子微微彈了彈,輕輕低了低頭不敢看我的眼神。

      方馨怡的一個敏感點就是乳頭,我看見林一飛的手在方馨怡的胸部那�慢慢揉捏徘徊,方馨怡臉上的紅暈越來越重,嘴唇微張,頭還輕輕的靠在了林一飛的胳膊上。

      林一飛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方馨瑤見狀瞪了他一下。林一飛這才收斂了一點,慢慢把手抽出來,手上果然捏著兩顆花生。

      可能是被剛才粉紅的氣氛感染,大家一下沒了繼續玩牌的心思。方馨怡待林一飛的手抽出來後,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老公……”

      我坐到了她的身邊,抱著她的使勁的親吻著她,把她的舌頭裹進我的舌頭�使勁吸吮。她也有些動了情,嘴�發出哼哼的聲音,身子貼著我亂蹭。

      我睜開眼看了看四周,隻見林一飛也和方馨瑤親上了,他還把手伸進方馨瑤的胸前大力的揉搓著。方馨瑤穿著浴袍,林一飛要把手伸進去就得打開一部分浴袍。我看見方馨瑤粉紅色的蕾絲內褲和一抹黑草俏皮的露了出來……

      兩個女人都發出哼哼的聲音,等反應過來才發現兩姐妹都被我們扒開了浴袍,方馨怡和方馨瑤的乳房都在我們的手�捏揉著,兩姐妹忙拼命往自己老公懷�躲。

      林一飛呵呵笑道:“平川,那邊還有個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