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花都市風 ( 第1一3章)

本篇最後由ptc077於2016-6-2909:52編輯

第一章花城騷年初出道路欲採花遭花戲

    晨博,全名陳晨博,其實按照他父親的本意是想他每天早上能好好用功,讀個博士出來,可惜,這個美好的願望只怕是必須讓他的兒子陳博後來實現了,哦,顧名思義,讓他孫子讀個博士後。可惜,老人家的良苦用心奈何都成了泡沫,他的孫子現在還天天被他兒子射牆上呢。

    因為年少時翹課,打架,遊戲的晨博,沒有按照老頭的既定路線發展,所以家裡龐大的商業帝國基本上都讓姐姐來坐鎮了。24歲的他仍然一事無成,每天混來混去,仗著老頭的權威,董事會不得不捏著鼻子安排了人事部副總的位置給他。不過晨博還算比較有良心,不像別的富二代那樣坑爹,因為他初時的愛好是遊戲,現在的愛好也就多加個把妹,別的方面很低調,基本上他出現的場合,沒有人特別關注是不會注意到的。他的性格從那架黃色的大眾polo就看的出來。

    

  下班了,從高聳的商業樓走出來,夏日的黃昏,光線仍折射出迷離的色彩,穿短裙的姑娘不停的穿越過街邊,耐不住落日的餘熱,陳博只能躲在停車他場那架大眾polo裡,吹著涼風。

“唉,晚上要不是約了包球,誰願意在停車場曬呢,不過看看雪白的大腿,意淫姑娘的美胸,享受夏日的涼爽,還真是舒心舒身啊!”

  

    暗自揣測著旁邊經過的長髮白裙美女的三圍,禁不住口水直流。管不了那麼多了,試試看,哪個腦殘的妹子說不定就會為了錢來上車吹空調呢。他定了定神,推開車門,慢慢下了車,一股涼風吹出,路過的幾個姑娘滿是不耐的臉上露出了微笑,陳博一眼就看到穿了一條淺灰色短裙,白色高跟鞋,白晳修長美腿的中長髮美眉,“對不起,能打擾你一下嗎?”

    

    姑娘停下了腳步,看著這個有點陽光但有著慵懶笑容的年輕人:“什麼事?”“嗯,是這樣的,我正在做調查,想瞭解一下現在的90後,對親密愛人怎麼看?”姑娘瞥了一眼這個黃色的小車,暗自笑一下

“不好意思,這個問題比較私人”

  

    陳博觀察了一下她的眼神,心裡不禁一陣不爽“不是我不想顯擺,要是搞個蘭博基尼跑車。你早就專進去了”

“這樣的,因為這個比較私人,所以現在開始你回答一句就有10元的獎勵而且可以進車裡吹著涼風,你看是否願意呢?”

“雖然車一般般,但是有一句話就10塊,還不錯,包括這句就給錢了吧?”白色絲綢上衣的姑娘猶豫了一下,好像在思考著什麼。

  “當然,上車來!”

  晨博擡腿先進了車,隨後,姑娘也進了後座。哦,不經意間的白色乳罩晃了一下陳博的眼,“目測,有c,還不錯”。

  “那開始提問了啊,你喜歡口交麼?對顏射怎麼看?”

  “啊!!什麼!!這個。。你問的是不是。。。。。”姑娘明顯慌亂了起來。“這個也是所謂的親密愛人需要問的問題麼?”

    晨博盯著姑娘,“別急啊,我只是想說其實從剛剛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讓我對你心動,本來我只想做個簡單的調查,因為我的公司是做情侶生意的,雖然現在只在省會城市才有店,但我想打造一個商業帝國,一個屬於我的帝國,我一直都沒有對美麗的姑娘動過情,但今天,不知為什麼,看到你我仿佛就看到了我的未來,你能幫我做好調查麼?”

    姑娘目瞪口呆,還有這樣的表白,不過貌似這個傢夥是有錢人啊!“對不起,其實,我。。。。”

    

  晨博搖了搖手,“噓,別急著拒絕我,我。。。”

  “那個,我不是拒絕,你能聽我講完麼?”

  “好吧,你說”晨博眼睛一亮。

  “講實話吧,我從來沒有遇到這麼有性格的。。嗯,就是直接和我講這麼露骨話的人,我剛剛接受你的調查其實也不是為了什麼錢,而是今年我正想要做一件瘋狂的事情,就碰到了你”“你能聽我的安排麼?”

  “居然被小妞主動了,我艸”晨博一陣鄙夷自己“說吧,你怎麼安排的”

  “反正坐你車裡了,你別動!我只是想找陌生人玩個遊戲,我會給你暗示,你要是願意說呢,就按照我的暗示誇我,要是我很滿意了,那可以考慮賞你品嘗哦!”

  “嗯,貌似很有意思的遊戲,來吧!”

  姑娘馬上像變了個人似的,用一個手指指了一下明亮的大眼睛。“你的眼睛明又亮啊,好像那秋天的彎月亮”

  “好你領悟不錯哦”

  

    姑娘嘟起了紅潤的嘴唇:“你嘴角上揚,唇紅齒白,配在清純美麗的臉上,簡直就是點睛之作啊”,話還沒有說完,晨博順勢就想湊過去,姑娘伸手一檔“別啊,這才幾下就猴急了”

    晨博訕訕一笑,“繼續繼續”

    姑娘裝著很熱,用手扇了一下風,把上衣脫了下來,蕾絲花邊白色乳罩包裹著的大白兔晃了晃,深深的事業線好像馬里亞納海溝一樣吸引著晨博的眼睛無法逃離。“看你這個樣子,讓你說話前要準備好盆子了,否則口水都能淹了汽車,算了,你不能動啊,我不讓你說話你就不要說”

  “好吧,好吧”吸溜一聲,還真差點掉下來。

  

    小妞如若無骨的手慢慢劃過餘暉透明的臉龐,絨毛若隱若現,青春洋溢著的雙眼略帶著憂傷,優美的脖頸下深窩的鎖骨,那雙手落在乳房。。。突然,她打開了雙腿,粉藍色棉質內褲奪眶而入,晨博明顯一驚,然後心裡就像著火一樣,從來沒有過的欲望仿佛燃燒了整個身體,那種渴望是無法描述的,他不知道接下來,姑娘擺了擺手,然後伸出一隻放在了雙腿中間,輕輕的一下一下劃著白皙的美腿,就是左右劃啊劃。

  “你倒是放進去啊!”

  “放哪裡啊?”她淺淺的笑著。

  “放中間,放中間!快點啊”

  

    姑娘合上了雙腿,“不讓你說話,不給你看了!”

  

    晨博尷尬的說:“好,不說了,不說”

  

    姑娘故意生氣的一說,讓晨博乖乖坐了下去,小妞側過臉,脫下了短裙,自己的手慢慢的伸了進去,在禁閉的雙腿間摩擦摩擦,另一隻手也進了呼之欲出的乳房內摸索,還一帶一夾的,緊咬的嘴唇不時的嗯嗯兩聲,場面極具衝擊,車外下班的人群已經接近尾聲,零星的行人匆匆而過,誰也沒有注意到停車場內這個孤零零的黃色小車內發生的事情。

  

    晨博看著姑娘半露的香肩,耳邊傳來的嬌喘,已經有些迷離的眼神仿佛在勾引他,她食指在嘴間滑動,帶出的一絲透明亮晶晶閃了一下,哎呀,莫非真要她出口我才撲上去麼,那不真成禽獸不如了,正待有所動作,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我艸,是誰啊,這麼沒有眼力”姑娘一下警醒過來,匆匆拉上衣服恢復了正常,“謝謝你,讓我有了發洩的欲望,有機會下次見,byebye!!”

“別,等。。。”晨博連聲叫著,但無法挽留住姑娘的腳步,她推開車門邁步走了出去,哎呀,“誰啊?”開了電話,他大聲的叫著,“我說勃勃,誰沒給你上啊,火氣這麼大?”包球那賤賤的聲音從話筒傳了出來。“啊,你個衰貨,剛剛正要上,被你攪黃了!”

“得了吧,就你小子,我還不知道,肯定自擼呢,還是沒有20秒吧,哈哈哈”

“唉,別廢話了,老子在停車場等你半個鐘了,在哪?”

“這不給你陪罪呢嘛,媽的,這邊堵車,馬上就到了,兩分鐘!”

“快點,剛剛真有個妞,差點就脫了,你個電話搞的人跑了!”

“真的假的,你說說?”

第二章淫俠組團展身手浪跡浴室現高人

包球大名包勁求,大學舍友,一樣是貴族子弟,但是老早就在花中飛了,可能是他老爸是個球迷,剛好生他的時候叠戈•馬拉多納世界揚名,所以叫了進球。根本不顧及他本人的感受,當然,他也無法表示異議,多虧他老媽後來上戶口改了兩字,不那麼庸俗了。

不過這個傢夥自從街邊小廣告氾濫後,說包皮包莖真TM難聽,老子也後就包球算了,

“是不是和那個名人一樣。”“誰啊”幾個不學無術的根本不知道哪個名人也叫包球。

“就是,那個誰昂那個害死嶽飛的那個。。。”

陽具一臉鄙夷的說:“艸,那個是高俅吧”

“對,對對”包球一臉笑意,陽具得意洋洋。旁邊路過的幾個人掩臉而過,

這是哪個學校畢業的啊,真無知,還這麼大聲。

陽具和陰莖算是宿舍裡另類的兩個寶,歐陽磊和應明算不上壞學生,卻因為和包球在一個宿舍被起了這麼兩個諢名,只能說是遇人不淑啊。

四個傢夥在學校的時候,招蜂引蝶,荒唐做事,虧老頭照應,校長無奈只好發了畢業證了事,包球家的生意是洗浴中心,從小耳濡目染,深知其中滋味的他,經常帶著這幫狐朋狗友來家裡消費,不過礙于家人的管束,他們總無法在自己家裡要妹子來解決問題,但隨著年紀的增長,最近這些日子以來,面對小妹的挑逗,家裡也無法再強硬不許他們亂來了。所以晨博才有心思找包球來解決欲火上身的問題。

“勃勃,你真的遇到這樣的極品了,你小子啥運氣啊!我找遍這茫茫人群,都沒有跟我主動願意獻身的,你小子厲害啊!”略顯肥臉的包球兩眼放光,仔細檢查著polo後座上看否留下一滴靡靡淫液。

“看你個賤樣,要不是知道我不噴香水你不會相信是吧,還看個毛啊,走了,去找你家妹子消火”

“打住打住,不是我家妹子,是我家的妹子,哎呦,怎麼這麼彆扭,找個小姐不用說的好像是我妹吧!”

“我管你,剛剛這個妞挑逗著我上火了,你快點,還要吃晚飯呢”

兩個傢夥逗著嘴,上了車,一溜煙開到了包球家的洗浴中心,脫光了洗個熱水澡,好容易心情舒暢了,填了肚子。

“少爺,少爺”浴池的管事一溜小跑,眉目帶色。

“滾,別叫少爺,好像爺是鴨子一樣,說了多少次了”包球一臉不爽的呵斥著。

“哎呦,我的祖宗,要不是老爺子講,能管你叫少爺麼,不過,今天真來著了,剛剛有個老顧客,帶了兩個來,今天你們有福哦!”管事賤賤的聲音說著。

“啥呀?聽不懂啊”,晨博插了一句。

“真的啊,是男是女啊?”包球雙眼放光“勃勃,你可算有福了,本少爺給你看看啥叫機關,你可別到處亂講啊!”說著話,包球站起身。

“就是那個姓王的包養那個小三,來了幾次了,少爺你不是說只要你在就通知你一聲麼”

“哦哦,做的好,下次我給人事講,提你做包廂的總管!”說著話,一行人走到了三樓的雅室,這是個完全私密的空間,樓梯口站著服務員,沒有會所的黑色vip卡片,是不能進入三層包房的。

“勃勃,以前家裡管的嚴,我是沒有辦法帶你們來這層的,現在給我點許可權,你今天運氣不錯啊,良家美女!馬上就給你看什麼叫好身材!”

“你是不是把天字一號房給她了?”

“是的,少爺,現在應該是剛進門,準備洗浴,你們可以到左手邊工作室!”

“嗯,本少就喜歡你這機靈勁”

穿過厚厚絨毯鋪砌的地板,兩邊歐式的吸音材料包裹著樓道,金黃色的大門上標著“天字一號”四個大字的房間,旁邊就仿佛是酒店包廂似的那種工作間,表面看是專供服務人員放置物品的,他們進了左手的工作間,黑漆漆的房間看不到什麼。“拉開吧”

管事不知道按了那裡的一個開關,一絲光亮從牆底升起,慢慢的整個牆變得透明起來,“我插,你小子這個是偷窺行家啊,怎麼會有這個東西。”

不錯,就是雙面鏡,是正對著裡面浴室的一個巨大的鏡子,浴池的空間很大,好像是個小遊泳池。而且池比較低,從這邊看去,一覽無餘。

“少爺,開音響麼?”

“廢話,快點,我都等不及了”

兩眼發直的晨博怎麼也想不到這傢夥這裡有這麼個設備,真是大開眼界。包房裡聲音不高,通過安裝的麥克,可以清晰的聽到裡面傳來的聲音。“等下,先洗個澡,你們倆商量誰先,我可以慢慢玩哦”一個極具誘惑的聲音傳來,好像可以勾引肚子的小蟲子一樣。

一個穿著浴袍的長髮美女走了進來,關上門,她先走到水池邊,伸出腳試了一下水溫,晶瑩飽滿的指甲暫態就亮瞎了眼,白皙的小腿光滑如玉,慵懶伸了下A4的腰她慢慢脫了浴袍。

“這個騷貨,在外面對著兩個男人就脫光了”包球恨恨的吸著口水說道。

“前凸後翹,身材比例勻稱啊,包養的小三,要是身材不好,誰要啊,不過這個算極品了,你看那對奶子還顫巍巍的,黑森林怎麼修剪的那麼整齊啊,真是保養的好!”晨博也捨不得離開半會,睜大了雙眼。



“上次那個王總帶她來,好像叫什麼秦可花。一個老頭了,怎麼吃藥也就那樣,我一看就知道肯定不能滿足她的,那副欲求不滿的表情,讓我回味無窮啊,可惜下手太晚,這次不知道是哪裡找的兩個壯漢!”

話音未落,就聽見浴室的門響了,“花姐,要不我們倆一起陪你先洗,否則等下又說誰多幹一次,就不好了。”

“好吧,那你叫張哥一起進來好了,哦記得帶上床上那個油”

“小孫,你抓緊先去拿油,我去試試水”一個健壯的裸男就這樣推門進來。

“胯下那坨有一斤了”包球忍不住歎了一聲

“要是沒有本錢,你以為她花錢請啊,不過話說回來,哪裡找的怎麼猛啊!”

  這個叫張哥的猛男,先走到女人旁邊,伸手摸了一下,美女一拍手。兩個打鬧間,不經意就湊到一起吸允起來。

小孫進來看到,嫉妒的眼神一閃而過,忍不住說:“花姐,先洗洗吧”

女人瞥了一眼,放開了猛男,先進了水裡,兩個男人拿了浴帽給女人帶上,然後都抹上了沐浴液洗了起來,女人坐在池邊看著他們洗:“等下要我吃棒棒的,洗乾淨點哦”

晨博:“果然是騷人啊,看來這個小孫是老相好了,這個張哥肯定是新貨。”

“為啥?”包球不解。“你看那個猴急的”

果然,張哥還沒有擦完,就急吼吼的拉著花姐的手,“來,小可,我給你洗洗”

女人嚶嚀一聲,躺在了男人的懷裡,張哥一隻手環抱著女人的腰,另一隻手抹了點沐浴露,從後背穿了過去,他的胸脯緊緊的貼著女人光滑的背,沐浴露在兩個奶子上來回的滑動,女人的臉不知是被熱水熏了還是動情了,紅紅的誘人的蘋果一樣,小孫看不過去了:“花姐,我來給你洗洗腿”

說完,他扶起女人的小腿放在自己身上,兩隻手不停的摸著,慢慢向上,光滑的小腿覆蓋著兩隻褐色的大手,衝擊的畫面感沒有維持多久,一個手已經放在了雙腿間:“好滑啊,花姐,是不是張哥的大雞雞讓你動心了”

女人沒有說話,一隻手伸向背後張哥的胯下,另一手摸著小孫的大腿,小孫會意,站了起來,女人滿足的一聲呻吟,兩個手抓住兩個男人的陽具擼動起來:“小孫,讓你拿的油呢,抹在我手裡”

燈光下,亮晶晶的陽根慢慢的在那雙白嫩的小手裡漲了起來,女人一邊享受著張哥的摸奶,一邊被小孫摸著直喘

“等下”張哥喊了一聲。

“怎麼,你不是銀槍蠟像頭吧”

“沒有,我是說要不先在這裡搞,搞完就直接洗了。方便啊”

女人笑駡了一句:“淫棍”,直接站了起來,一字馬張開雙腿,往後用屁股頂了頂張哥的屌,

張哥抹了油的大肉棒怒目而起,在屁股中開拓著道路,他兩隻手抓緊了女人的兩隻手拉著女人,小孫站在女人的面前,剛好彎腰的花姐嘴在小孫的跨邊,女人一張嘴,含住了小孫的陽具,吞吐起來。

鏡子後面本欲觀賞美女出浴的三個人沒有想到,激情馬上開演了。

“小可。。小可。”張哥一邊聳動著雞巴,一邊陶醉著叫著,女人的雙手被抓著,嘴巴裡含著小孫的肉棒,實在是無法回應他的熱情,只好不停的前後擺動著雪白的屁股配合著雞巴的抽插,三個人的大戰給了晨博無盡的衝擊,畢竟看視頻是一回事,真正發生在眼前是另一回事。

“嗨,看你那豬樣,是不是憋著難受啊!”包球不合時宜的推了晨博一下。

“廢話,你就能忍住啊!”晨博嘴裡嘟囔著,眼睛卻一直沒有離開這塊大鏡子。

浴室裡的盤腸大戰換了個姿勢,小孫忍不住已經和張哥換了位置,花姐躺在了池邊,小孫抓起她的兩條腿,經典的老漢推車姿勢,舒服的花姐直哼哼,老張半跪在花姐頭邊,兩隻手抓著奶子還是不捨得鬆開,一會兒撥弄一下挺立的豆豆,一會兒大把的推起乳房,而他那一斤的肉棒直立在女人的臉上,片刻都不捨得休息,女人的一隻手溫柔的摸著老張的陰囊,裡面的蛋蛋來回在手裡現形。

“太淫了,這個女人真是老王的愛妾啊!”半天都沒有說話的管事咽了一口口水說道。

包球嘿嘿一笑:“媽的,我說,你們還真要看著幹完才算啊,走,走,我們要泄火去了!”

晨博下午被粉藍色棉質內褲姑娘勾起的火一直沒有消,現在一直盯著3p的幾個人口渴的要命:“走,走!”

  第三章年輕不知貪歡累 一宿風流于天使

    走廊裡,三人都沒有說話,急匆匆的先後進了電梯,三層的包房都是金碧輝煌的

宮殿,誰又能想到裡面發生不堪,或許這就是vip的特定含義吧。

    欲火膨脹的晨博實在是覺得每個迎面而來的小妹都是那麼的可愛,那麼的清香,

黑色短群,白色蕾邊,最要緊的是頭上梳著白色蕾絲裹著的髮髻,怎麼看怎麼清新可

人。雪白的小腿晃人眼,露著的半截大腿總想

    讓人窺視裡面的風景。

    「包球,這些小妹是誰設計的服裝啊,這不是女僕裝麼?」

    「嘿嘿,當然是我這個大學生啊!你以為我就是混吃等死啊,好歹我們家我是高

學歷啊!」

    「少爺,你們先到房間,我馬上安排人來陪浴。」

    說話間,幾人已經到了五層,因為是禁止客人入內的,所以這層沒有人在外面晃

悠。

    「要不一起來?」包球淫笑著,

    「滾,老子還沒給男人看過。」晨博沒好氣的呵斥了一聲。

    五層雖然沒有三層那麼大的包房,卻有著家一般的溫馨空間,進門就是浴池,池

子不大,圓形的一圈,上面平放著軟床,池子裡剛剛夠一個陪浴站立著服侍,床在靠

窗戶的位置,和池子之間用珠簾隔開,簾子一

    動,折射的光線五彩迷幻,晨博進了門,先在旁邊換了鞋子,隨手拿了浴袍走到

了床邊,這時門鈴響了。

    進來的姑娘有點羞澀:「您好,老總,您先換好浴袍,把所有衣服放在對面的保

險櫃就好。」

    晨博擡眼看去:「狗日的包球,還真是瞭解我,這個姑娘肯定是老手,裝這麼像,

看著很純,但眼睛裡透出的光還是出賣了她,想伺候好老闆的朋友,就要看你有什麼

手段了!」

    「你放水吧,我喜歡熱點。」

    「好的,您稍等!」說著話,姑娘先脫掉了自己的衣服,放在旁邊的架子旁。

    「擦,真空上陣啊!」晨博差點叫了出來。

    「您喜歡是護士裝還是學生裝,我們這邊準備齊全,你可以挑選!」

    「啊,那個,就學生裝好了!」晨博有點不知所措

    「看來陳總您來的太少,我們包總總是提起他的朋友,說您很愛惜下屬的呢,也

比較純潔哦!」

    「什麼下屬?」

    姑娘調皮的一吐舌頭:「包總有次講,您辦公室有個秘書啊!」

    「這個大舌頭,我秘書也亂講!小姑娘,你不要被他矇騙了,他就喜歡調戲小妞,

對了,你怎麼稱呼啊?」

    「您叫我夏亦好了,我是市場部對外聯絡辦公室的,少爺安排服侍您的!」

    「那你們老總不能安排?」

    「呵呵,因為這個是給少爺成立的一個專門的部門,老總是不隨便插手的!」

    對話間,兩個都換好了衣服,晨博走到了浴池:「要脫掉麼?」

    夏亦捂嘴笑著:「不脫怎麼洗啊?」

    「哦,嘿嘿」晨博老臉一紅,脫了浴袍,站到了水裡,「您看水溫合適吧!」

    「嗯,可以。」

    「我先給您洗一遍,然後慢慢服務您!」

    小夏扶著晨博先沖了頭,低著頭的晨博感覺到有雙小手在不停的摸著腦袋,突然

就有了一種溫馨的感覺,好像是小時候姐姐抱著的那種。他發壞的甩了甩頭,搞的姑

娘一身水,小夏邊笑邊躲著,歪著臉還要幫晨

    博擦著頭。

    「小夏,你怎麼會做公關了呢?」晨博好奇的多了一句嘴。

    「我家有個弟弟,因為父母都沒有什麼手藝,城裡打工太難了,弟弟成績不錯,

所以我早早出來為自己而活,這個工作很好的,我們需要學習很多培訓的!」夏亦沒

有回避,平淡的講述著自己的故事。

    晨博呆呆看著這個忙碌的姑娘,被水浸濕的學生裝一片一片的暴露著美麗的身材,

水下那個小頭昂然而立。

    一直關注的小夏看到這一變化:「好了,好了,剛剛洗了大頭,你就不老實了,

是不是?」

    她雙手擦好浴液直接伸了過去,「來,先幫你。」

    晨博實在是忍不住了,起身就向夏亦撲了過去,夏亦叫了起來:「等等,還沒有

洗澡呢!」

    「先吃一餐再說。」

    「唔……唔。」

    瞬間小夏的衣服被剝了個精光,燈光下,雪白的身體展現著青春的美麗,晨博彎

身抱起她,急吼吼的向床上拋去,此刻的夏亦如同被剝皮的羔羊,抖抖嗖嗖的躺在那

裡,一手還捂著下身,好像不知所措。

    可憐的模樣更是激發了晨博的性趣,挺立的分身直直的撲向那個空檔,夏亦沒有

動,但分開的雙腿卻給了晨博信心,一手拉開夏亦的手,一手摸向了那對大白兔,挑

逗著沒有站立的豆豆,粉色的豆豆還小小顆的。

    夏亦空出來雙手直接拉住了男人的雙臂,「先摸我!」

    晨博拉起肉棒輕輕的在桃花源洞口摸索著,不一會,汩汩的流水浸濕了陰莖,順

勢一挺身,雞巴插了進去,一股溫暖包裹了它,緊緊的陰道讓晨博更加的亢奮起來。

    「嗯……啊……好大啊!」抽插讓夏亦無意識的哼哼起來。

    男人俯下身,一下就把豆豆吸進了嘴裡,邊揉邊吸,夏亦忍不住挺了挺腰身,下

面更緊的貼在了一起,抽插了一會,晨博拔了出來:「噗。」

    夏亦不滿的說:「怎麼了嘛,還要!」

    晨博拍了拍她渾圓的屁股:「轉過來繼續!」

    夏亦爬了起來,撅起的屁股一搖一搖,逗弄著晨博。

    找準了口,晨博一插而進。

    「呼……」夏亦滿足的長出了一口氣。接著哼了起來

    兩人換了幾次姿勢,最後,晨博讓她做在身上,夏亦滿臉汗水,不停的上上下下,

晨博一個沒有忍住,全部射進了小穴。

    夏亦同時也癱軟在他身上。

    休息了片刻,夏亦說:「我們還沒有洗澡呢,你真是猴急,來,幫你洗。」

    浴池上有個軟床,晨博不知道是做什麼的,夏亦抿著嘴一笑:「洗完了,我給你

演示。」

    互摸著洗了個不知道多長時間的澡,夏亦的臉上紅撲撲的,「讓你不老實,等下

彈你。」她指著晨博的小弟弟說。

    「躺下來在軟床上。」邊說夏亦邊拿出了一杯冰水和一杯熱水。

    「這是什麼?」」晨博不解

    「冰火九重天啊!」說著夏亦吞了一口冰水,一隻手撩了一下垂著的長髮,然後

握著早已挺立的肉棒含在了嘴裡。

    「喔,好冰啊!」

    吸了幾下,她吐出了冰水,又含了口熱水

    「我艸,真爽!」

    享受著不同刺激的吞吐,身體隨波蕩漾,神仙的生活啊!

    不知道多久,晨博快忍不住了,夏亦突然鬆開了口,她開始進攻蛋蛋了,一嘴一

個,兩個輪流吸,不時的伸出調皮的舌頭鑽一下屁眼。

    「你這個技術,真是厲害啊!」

    夏亦一挑眉,「經過專業培訓的,你以為啊!」

    晨博再一次的忍不住,不過這次全部射進了夏亦的嘴裡。她用嘴舔乾淨了肉棒的

殘留,咕咚一聲喝了進去。

    「怎麼進去了?」

    「嗯,膠原蛋白呢,美膚的!」

    收拾好了,夏亦過來抱著晨博,軟床一下就沈了下去

    「走,到床上了,這裡承受不住的。」

    兩個互相摸扣著,慢慢的第三次肉棒又起來了……

    哎呀,真是少年郎一夜七次不知疲憊啊!當清晨的陽光來打招呼時,兩個糾纏一

起的身體才分開。晨博感覺一陣發疼,低頭一看,雞雞的皮都磨破了,戰況太激烈啊!

    肚子咕咕響,只好穿衣起床,頂著黑眼圈的晨博出來看到包球早就等在門口了,

「你小子怎麼這麼早?」

    「艸,勃勃,你幹的我的小夏都起不來了,還怪我早,我都等著安慰她呢,哈哈

哈……」

    晨博老臉一紅,回頭道:「小夏,有空再來看你啊,別被你包總騙了!」

    「怎麼滴,吃口先!」兩個浪蕩的人一前一後下了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