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級性奴

「陳導,剛剛拍完戲,您也該休息一會兒啦!」旁邊的助理導演王強又是端茶,又是倒水,一個勁的溜鬚拍馬。

這時,一個穿著一件粉紅色旗袍的絕色美女從劇組前走過,她如蛇一般的腰身,豐滿的胸脯,優美的玉腿,和古典美的高貴氣質,就像月中嫦娥一般恬靜而溫雅,美麗而高貴……

一霎那,陳凱子和他的助理王強都看呆了,一身閱女無數的陳凱子覺的自己以前簡直就是白活了,今天竟然讓他碰上如此絕麗的佳人。

合身的紅旗袍裹在她的身上,將她全身的曲線表露無遺,她的腰肢雖然如此之細,但她的胸脯卻極其豐滿,當她走出來的時候,陳凱子甚至可以感到她的雙乳,在輕輕顫動!

當那美艷的女子已經消失在劇組外,陳凱子仍就看著她消失的影子不肯回頭,口中�{�{說道:「竟有如此佳麗!如有此女為奴為妾,不枉此生!」

旁邊的王強露出會心的一笑,在陳凱子耳邊嘀咕道:「杜總,她叫陳虹,剛剛來我們劇組,在後面搞服裝道具,您看……」

「咳!」陳凱子尷尬的咳了一聲說道:「如此人才,做劇務太可惜了,你去和她談談,說劇中『二丫』的角色非常適合她,問問她有沒有興趣。」

「可是,陳導!『二丫』不是有人選了嗎?」

「叫你去,你就去,囉嗦什麼?」陳凱子焦急的罵道。

當陳虹得知自己竟然被陳導看對,她簡直興奮極了,她本來就是北影中戲畢業,演戲一直是她的夢想,尤其能在這全國知名的導演手下演戲,可她根本沒有想到自己正步入陷阱。

當天下午陳虹就開始演練劇情,熟悉劇本,最讓她驚奇的是這位全國知名的陳導竟然沒有一點架子,親自給她講戲,幫她排演。很快,陳虹便對這位溫和的陳導充滿了感激和好感,覺得他就像自己父親一樣關懷呵護自己。

兩個月後,陳虹拍的戲在全國上映,受到觀眾的好評,陳虹也開始小有名氣,她更加感激這位把她一手提攜成名的導演。

為了慶祝電影取得好的票房和陳虹取得成功,陳凱子特意舉辦了一個大型酒會Party,邀請社會各界的名流來為陳虹捧場。

陳虹也非常高興,拿著酒杯隨著陳凱子到處陪酒,幾杯酒下來,臉頰上飛起幾朵紅暈,使她看起來更加明艷動人。最後,她終於醉的不省人事,連被誰扶到房內都不知道。

「小王,搞定沒有?」陳凱子焦急的問道。

「凱哥,我辦事您放心啊!我們的那位『睡美人』現在可是在房中等待著她的王子出現啊!」王強眨眨眼,遞過一串酒店的鑰匙。

「好∼!」陳凱子高興的接過鑰匙,口中哼著,「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的風流小曲,向酒店走去。

看著陳凱子消失在酒店之中,王強不知為什麼心中竟泛起絲絲酸意。

「啊∼!好美啊∼!」

『睡美人』正恬靜的躺在大床中央,酒醉緋紅的臉頰深陷出兩個俏美的酒窩,如同一朵盛開的桃花,修長的睫毛高挑翹起,誘人犯罪的性感紅唇微張,露出淡淡甜蜜的笑容,再配上白玉無暇的滑膩肌膚,一切是那麼的完美,那麼嫻靜而優雅。

潔白的晚禮服套裝,V字型的領口露出誘人的乳溝,豐挺的乳房將胸前的衣服高高頂起一座山峰,大約有32C吧,隨著胸脯的起伏,乳頭的痕跡也依稀可見,披肩的烏黑秀髮淩亂的散落在床上。

淺色套裙緊緊包裹著曲線玲瓏的美臀,裙擺下是被透明的肉色絲襪裹住的修長美腿,散發著挑逗情慾的魔光。

陳凱子早看到神魂顛倒、頭暈目眩,迅速脫光衣服爬上床來。

他一雙魔手在陳虹的玉體上遊走撫摸,最後從領口滑入,剛剛握住那飽滿翹挺的酥乳,只覺觸手柔嫩滑膩。

陳凱子握住陳虹雪白嬌挺的酥乳一陣揉搓撫弄。同時低頭,親吻著鮮紅柔軟的艷唇。

「嗯!……」醉酒的陳虹竟然有了反應,鼻尖輕哼,面頰越發嬌紅。

陳凱子乾脆解開衣領,扯下套服,「噗」的一下,雪白傲人的酥乳不安分的彈跳而出,碩美的乳球在胸前搖晃擺動。

陳凱子頓時感到自己無法呼吸,他目不轉睛地看著。

豐滿的乳房光滑而富有彈性,乳尖上兩點小乳頭玉潤嫣紅、高高挺翹。

陳凱子雙手握住豐滿柔軟的乳球抓拉揉搓,低頭含住一粒乳豆,貪婪的吸吮起來。

「呃∼!」陳虹反應更加激烈,嬌軀開始蠕動,合攏的美腿也自然的分開了。

「啊∼!好舒服啊!小白,用力啊!」陳虹喃喃說道。

陳凱子嚇了一跳,�頭一看,陳虹仍然睡得那麼甜美,只是櫻桃小口微張,紅唇微翹,飽含春意。

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陳凱子慢慢撩起她的套裙,被裹在肉色絲襪下的勻稱美腿慢慢顯露出來,在燈光下閃著柔和的光澤,誘惑無比。

果然和陳凱子想得一樣,白色的三角褲緊緊包裹著陰部,陰阜像饅頭一樣凸起,濃黑捲曲的陰毛由邊縫中滲了出來,內褲中央已被淫水打濕,陰唇的形狀凸露出來,若隱若現讓人血脈噴張。

雪白的大腿根處絲絲水漬,泛著晶瑩透亮的光澤,讓人迷惘……

「啊∼!真美啊!」陳凱子都看呆了,情不自禁的讚賞道。

陳凱子嘴貼緊陳虹胯間的幽谷,隔著濕透了的透明內褲,用舌頭舔著她柔軟濕滑的陰唇,溫暖柔軟的唇瓣很明顯向周圍綻開,連上面那裡嬌羞的紅陰蒂也頂凸在薄布上。

一隻手捏住陳虹豐滿柔軟的玉乳,輕輕揉捏撫弄;而另一隻手卻放在她濕潤的大腿根處,輕輕撫摸著她柔軟健美的大腿,最後把肉色絲襪順著她勻稱而有彈性的美腿慢慢褪下。

「嗯啊∼!」陳虹亢奮的張著櫻桃小口嬌喘起來,身體也有了明顯的反應,潺潺淫液從透明內褲下的私處滲出,散發出令人著迷的淫蕩氣味。

聞著陳虹私處的騷味,陳凱子頓時亢奮起來,原本粗大的『小鋼炮』更加充血膨脹,直挺挺指著陳虹的私處。

「好香啊∼!光聞就知道是上等的美牝!」陳凱子迫不及待的把陳虹內褲拉下,欣賞起她那嬌嫩的美牝。

捲曲的陰毛沾滿了淫水,稀疏的貼在肉縫四周,嬌嫩的陰唇緊緊合攏著,夾成一道嫣紅的溪溝,隱約可見裡面的小唇瓣,只有粉嫩的陰蒂在唇瓣的保護包圍下清晰可見,潺潺淫液從溪溝中不斷滲出,使整個陰戶看起來晶瑩剔透,散發著粉紅色的光澤。

陳凱子一陣興奮,�起陳虹雪白修長的大腿架在自己肩上,用手握住黝黑晶亮的大龜頭抵在肉縫上研磨起來。

粉嫩的陰唇隨著龜頭的擠入而緩緩張開,裡面嫣紅的蚌肉翕合蠕動,流淌著晶瑩新鮮的露汁,下面是一個粉嫩的『玉洞』,周圍褶皺的嫩肉收縮翕合,就像一個翕張吐水的玉蚌口。

龜頭迅速搶佔有利洞口,強行破關,『小鋼炮』整條插入翕合蠕動的『玉門』之中。

「啊∼!好……好痛啊!」陳虹在疼痛驚醒,只覺胯下絲絲疼痛,忙�頭一看。

只見平時和藹可親的陳導頭上青筋崩裂,雙手正捧著自己雪白的屁股,胯下那根黑色醜陋的『大肉棒』正在自己粉紅色的陰唇縫間拚命抽插,嫣紅的血漬順著雪白的胯間流下,陳虹馬上意識到自己被迷姦了。

事後,喪失貞操的陳虹在陳凱子的苦苦哀求之下,沒有辦法只好違心下嫁這個比自己大將近二十多歲的陳導,她沒想到自己正步入陷阱的深淵。

婚後,陳凱子對陳虹愛護有佳、關心體貼,慢慢消除了彼此之間的隔膜,兩人到也過得幸福美滿。

時光轉逝,一年的時光匆匆而過。現在的陳虹更加有名了,尤其她與陳凱子的結合,被稱為演藝界最完美的組合。雖然她時常被一些影評家批評為『美麗的花瓶』,但這絲毫不能影響她的星光燦爛。

今天是一週年結婚紀念日,陳凱子宴請親朋好友,為週年慶舉辦風光大宴。

就是一年前的那個Party,使陳虹失身於陳凱子,現在又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湧現在她心頭。

「嫂子,快來扶一下,凱哥醉啦!」王強正攙扶著鼎鼎大醉的陳凱子,陳虹連忙幫忙把他扶到客廳的沙發上,洗了一塊熱毛巾幫他擦拭著,但聞到他滿身的酒氣,陳虹不由眉頭緊鎖。

王強假裝幫忙,其實淫邪的目光一直盯著陳虹敞露的乳房。

做為今天宴會的女主人,陳虹穿著一款最新型的緊身旗袍,上面鑲有珠光閃閃的寶石,前面呈低胸V字型敞開,裸露著乳房的邊緣,下身則是高開叉到臀部,露出雪白豐滿的大腿,足登一雙三寸的黑高跟鞋,配合著她古典美的高貴氣質,豐滿誘人的身材,使她成為宴會的焦點中心。

陳虹正忙著給陳凱子彎腰擦臉,沒想到胸前美景被王強看了個一清二楚。

「小王,看到櫃上的醒酒藥嗎?」

「啊∼!遮住啦!看不到……」王強脫口而出。

「你在看什麼啊?」陳虹顯然發現了王強在偷看自己的胸脯,冷艷媚人的眼裡露出不悅的表情,冷冷說道:「天晚啦!你回吧!」

「我走了以後,嫂子一個人不寂寞嗎?」王強竟然嬉皮笑臉調戲起陳虹來。

「你……你說什麼?」陳虹氣的體若篩糠,抖動不已。

「我說,『我留下來,晚上幫嫂子解解悶!』」王強故意大聲說道。

「虧你還自稱是凱子的朋友,殊不知朋友妻不可戲,你竟當著他的面調戲我!你還是個人嗎?」陳虹指著王強鼻尖罵道。

「嫂子,怕什麼?凱哥一喝醉,就是九頭牛也叫不醒。而且我和凱哥信奉的格言是『朋友妻,最好騎。』」王強恬不知恥說著。

「滾∼!馬上給我滾出去!不然我就要報警啦!」陳虹拿起手邊的無繩電話,做出撥打的姿勢。

就在這一瞬間,王強撲上前去,把陳虹壓倒在沙發上,破口罵道:「少他媽的的給老子裝清純!脫光了以後還不一樣是個騷牝!老子要玩你,是你的福氣!」

王強從腰裡取出一副明晃晃的手銬,在陳虹面前晃動,原來他早有預謀。

「啊!你要做什麼!」陳虹的雙手被扭到背後,被手銬銬上。

「嫂子,你要聽話些,還讓我動粗嗎?」王強把陳虹拉起,推倒在傾斜的搖椅上,然後把旗袍捲起到腰間。

陳虹可以感覺到王強那熾熱的目光正舔舐著她暴露的胯間。

「呃唔!……不要啊!……」陳虹修長均勻的美腿在空中亂踢起來,但很快被王強制服,�起形成倒八字向兩邊拉開,最後綁在搖椅的扶手上。



陳虹迷人的下體只有一條純白的蕾絲內褲,緊緊的包裹著女性最神秘的部位,將女性胯間美妙的輪廓清楚的凸露出來,賁起的大肉桃被內褲繃得向上隆起,邊縫處還隱約可見幾根捲曲的陰毛,內褲中央的部分已經沾濕,勾勒出一條濕縫,白色的布料陷在其中,看起來是那麼淫靡緋亂。

修長均勻的美腿,發出潔白柔順的光芒,搭配著黑色油亮的三寸高跟鞋顯得更加性感。

「操!裝得還真一本正經,下面還不是濕了!」王強的手指瞄準沾濕的地方向下摳弄起來,白色的內褲也隨著手指慢慢陷入肉牝之中。

「哦!……哦!……不要啊!救命啊∼!救命啊∼!!!」陳虹大聲呼救道。

「你想叫就大聲叫吧,這裡附近根本就沒有人。就算是有人發現,也沒有關系,我不過是個三流角色,而人們如果知道美艷的女明星在家中被強暴會怎麼想?我想你今年就是不用花錢做宣傳也會成為花街小巷、八卦雜誌上的頭號人物,你的艷名將到處傳播!哈哈……」王強嚇唬道。

果然陳虹的聲音立刻變小:「啊!……饒了我吧!……求求你啊∼!」

「哈哈!……這就對了,乖乖的聽話,我對你溫柔些!」王強加快了手指磨擦的速度,拇指還按在陰蒂的位置輕輕顫抖起來。

「啊!……不要這樣!……嗯嗯∼!」陳虹搖頭哀求著,但一陣陣的快感使她忍不住輕哼起來。

「嫂子,怎麼樣啊?爽吧!看來凱哥平時很少愛撫你這裡呀,竟然這麼敏感,還沒摸幾下,騷水就嘩嘩直流啦!」王強故意說些讓陳虹感到羞辱的話,刺激著她的自尊心。

平時非常傳統的陳虹對性愛這方面非常保守,陳凱子連她私處多看幾眼都不行,更別說用手撫摸了,就連兩人做愛也是最正統的『傳教士插入式!』,今天卻被王強如此挑逗,她那裡怎能不濕呢?

「啊∼!……嗯!……求求你,看在阿凱的份上,放過我吧!」陳虹還抱有一絲希望,繼續苦苦哀求著。

「哈哈∼!如此的美肉,就是親爹來了也不讓,更別說是凱哥啦!別假裝一本正經的樣子了,釋放你的淫蕩本質吧,你下面那張小嘴卻比你上面要誠實的多啊∼!」王強繼續刺激著她。

「啊∼!不要啊∼!住手啊∼!……嗯嗯!」強烈的刺激竟使陳虹下體失禁,尿液濕透了內褲順著屁股滴滴答答的流了下來。

「哈哈……真是有意思啊,嫂子!這麼經典的鏡頭怎能不留下美好的回憶呢?」王強說著拿起桌上拍攝宴會現場的攝像機,鏡頭對準了陳虹濕透了的下體。

白色的內褲現在變得完全透明,緊緊貼在賁起的陰戶上,下面的美景看的一清二楚,烏黑捲曲的陰毛成倒三角,蜿蜒伏在陰阜上,貝殼似的唇瓣猥褻的隆起翻開著,緊緊咬著內褲的布料,形成一道美妙的弧度,騷騷的尿水正從裡面不斷的溢出。

強烈的羞辱使陳虹低聲哭泣,她用含淚的眼睛瞪著王強,怒矃道:「你這樣對待女人……簡直不是人……是禽獸!」

「哈哈……嫂子,是你自己爽的尿了出來,現在反而怨我,真是不公平啊!」王強一面反唇相譏,一面繼續拍攝。

「現在來拍上面,你可要配合啊!怎麼說你現在也是一級演員啊!一定要拍出你的風格啊!」王強說著對準陳虹緋紅含羞的臉部來了一個特寫,然後伸手撕開了她的胸衣,把雪白堅挺的酥乳拉了出來。

雪白嬌美的乳球挺立出來,飽滿而柔軟滑膩,足有33C,顯然比一年前更加豐滿,如同成熟的蜜桃,峰頂一抹嫣紅的乳暈,上面含羞帶俏的乳豆頂凸出來,仍然是那麼完美。

「啊呃∼!嗯……」陳虹毫無辦法,只能用淚水洗面。

「怎麼說都是一流的演員,表情怎麼能那麼死板,來我幫你醞釀一下情緒!」王強放下手中的攝影機,低頭含住一粒乳豆吮吸起來,一手揉捏著另一隻乳房;另一隻插入內褲中,穿過捲曲柔順的陰毛,直間到達陰唇的上方,在兩瓣陰唇上撫弄著,接著兩根手指便深入陰唇之中。

「啊∼!不要摸,不要摸那裡……」陳虹屁股猛烈扭動,瘋狂的抖動起來。

王強知道陳虹已經開始興奮,只是殘存的理智還保留著女人的矜持,為了徹底的挑起陳虹的性慾,他熟練地剝開二瓣肉唇,指背夾住兩片小陰唇在濕漉漉的肉縫中上下滑動,然後用力揉捏頂端的小陰蒂。

「啊……」果然陳虹感到又爽又癢,那修長的美腿,雪白的大屁股,開始忍不住搖擺顫抖起來。

最後,王強幹脆把手指插入『牝洞』中,上下抽插起來,『騷牝』內側的花瓣已經濕淋淋的幾乎要流出來,裡面的嫩肉陣陣收縮,向嬰兒小口一樣吮吸著王強的手指,誘使他的手指忍不住滑入到花蕊深處。

「啊∼!嗯嗯∼!……呃啊∼!」陳虹已經拋棄理智,終於舒暢的呻吟起來,臉上也露出嬌羞緋紅。

「哈哈……現在好多了,再就是給陰部來個特寫吧!」王強用力把內褲扯下,然後端起攝影機對準陳虹暴露的陰戶。

「啊∼!……不要啊!……太羞人啦!」陳虹已經完全放棄反抗,聲音中帶有嬌羞的媚態,讓人聽了更加誘惑。

「啊∼!真清楚啊,真新鮮,太美了!……」王強通過攝影機仔細拍攝著門戶大開的陰戶,生怕錯過什麼似的。

賁起的胯間白裡透紅,中間的陰阜向外微隆,上面是黑而發亮的陰毛,濃密而整潔,呈倒三角,閃亮著光澤,那兩瓣滑嫩的陰唇,好像兩片含苞的花瓣,高高突起,中間有一條若隱若現的肉縫,飽含著透明晶瑩的淫水,閃閃發光,讓人心動不已。

王強用手撥開唇瓣,露出鮮艷的『牝洞』,裡面是鮮紅色的褶肉黏膜,翕合蠕動,收縮連連,形成一圈圈褶子,漿白的黏液從裡面流出,女人特有的騷味,迎面撲來。

「啊!……嗚!……不要看啊∼!啊∼!」陳虹扭動屁股,媚聲嬌啼起來。

「嘿嘿∼!原來這裡這麼敏感,淫水都流出來了。」王強嘲笑道。

「啊∼!不要說……不要說了!……求求你……嗯嗯∼!」陳虹有些狼狽尷尬,自己的身體的敏感部位竟然都被人探查出來。

「原來你是喜歡這樣啊,嫂子∼!嘿嘿嘿!」王強中指擠入肉褶,在『牝洞』周圍的肉壁上旋轉磨擦著,拇指捏住粉紅色的陰蒂肉芽輕輕拉扯起來。

「唔∼!啊∼!嗯∼!」『牝洞』中的黏液就像決堤一樣不斷流出。

「啊∼!真是妙極了,嫂子!讓我們一起高潮吧!」王強雄赳赳的『鋼槍』不知何時已經抵在陰唇上。

「啊∼!不要啊!不要插入啊∼!」陳虹驚呼起來。

王強毫不猶豫地挺槍刺入,一條火熱的『鋼槍』直直送入下體深處。

「噢!……噢噢!……嗯嗯!……」陳虹舒服的呻吟起來。

「怎麼樣啊∼!我的『火炮』不比凱哥小吧!看你發浪發騷的模樣真像個蕩婦啊!」王強雙手緊緊握著陳虹33C的飽滿豐乳,下身緊密的挺動抽插著。

「啊!……羞死啦,我不行了!……啊啊∼!嗯嗯!」陳虹嬌靨羞紅,美眸緊閉,鼻尖香汗淋漓,小口嬌喘籲籲,渾身顫抖,顯然已經到了高潮。

「啊∼!好爽啊!嫂子,你的『騷牝』真是美妙啊!吸的我好爽啊!我要射啦!」

「啊∼!不要,不要射在裡面啊!」

陳虹話音剛落,一股濃濃的精液滿滿的注入陳虹的『騷牝』之中,就在同時陳虹嬌軀哆嗦了一下,火熱的陰精也射了出來。

「你……你們幹得好事啊!」這聲音就像炸雷一般,把陳虹和王強都給驚呆了。

「凱……凱哥!……聽……聽我說啊!」王強哆哆嗦嗦的說道。

「滾∼!滾∼!給我滾的遠遠的,別再讓我看見你!」陳凱子目露凶光,咆哮大怒。

「唉∼!」王強抱起衣服,頭也不回跑出屋外。

「嗚……嗚嗚!……」陳虹緊閉著眼睛低聲哭泣著。

「現在該懲罰你這個淫婦了,你竟然這麼下賤!」陳凱子說著拿起酒瓶向陳虹走過來。

「阿凱,不要啊!……不關我的事啊∼!我是被強迫的啊!……嗚嗚!」陳虹苦苦辯解道。

「操∼!少他媽的給我裝樣!跟老子幹時,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連騷牝也不讓老子摸,跟這小子什麼都行了!老子給你洗洗牝吧!」陳凱子瞪著眼睛說道。

「啊∼!阿凱,好痛啊∼!住手啊!痛啊∼!!!」陳虹痛得頭上冒出汗來。

原來,陳凱子用手捏著陳虹的陰蒂狠狠的拉扯著,另一隻手把酒瓶口深深插入收縮蠕動的『牝洞』裡去了,瓶中的酒整個倒入陳虹的『牝洞』之中。

「嗚嗚!……阿……阿凱,求求你,饒了我吧!……嗚嗚!……我不敢啦!」陳虹被酒精燙的渾身打顫,哭泣著哀求道。

「哈哈!……饒了你也可以,你現在就當著老子的面尿尿,讓老子看看。」陳凱子充滿血絲的眼睛瞪的溜圓。

「啊∼!好好,你先把酒瓶拿出來把我解開再說。」

「臭娘們!靠著爛牝勾引男人!下回再勾引男人,看我不把你的爛牝撕爛!」誰能想到這個平時溫文爾雅,全國著名的導演現在就如潑婦矃街一樣,口中汙言穢語。

陳虹揉揉被手銬勒紅的手腕,轉身向後面走去。

「賤貨!你幹什麼去呀?」陳凱子用手捏住陳虹手腕問道。

「我……我去廁所小便!」陳虹哆嗦的說著。

「不用啦!就蹲在桌上尿,讓老子好好看看!老子要用你的尿醒酒!」

「我……」

「囉嗦什麼!還想把這個插入嗎?」陳凱子舉起酒瓶晃了晃。

只見那捲曲的陰毛,濕漉漉的貼在陰戶上,『玉蚌』被酒精刺激的一片通紅,兩瓣粉紅的陰唇,由於蹲姿而左右猥褻的張開著,中間的肉縫粼光閃閃,還在往下滴答著淫汁,散發著摻合酒精的淫亂氣味……

「我……我尿不出來……」陳虹花靨嬌暈,玉頰羞紅,羞澀的說道。

「怎麼,還的讓我給你刺激刺激?」陳凱子嘲諷道。

沒有辦法,陳虹只好收腹吸臀,下身努力使勁,嫣紅的肉唇開始翕合顫抖,連『牝洞』裡的褶肉也開始收縮擠壓,不一會粉嫩的『尿道口』有了反應,一道晶瑩的水柱,由裡面狂瀉而出,如傾盆大雨。

啊……嗚嗚嗚嗚∼!……」陳虹捂著臉羞辱的放聲痛哭起來。

從這以後,陳虹幾乎天天都被陳凱子強迫做一些變態的遊戲,注視下排尿、自慰、口交,有時還不準她穿衣服,翹起臀部一邊搖屁股一邊擦地,剛開始陳虹還有些反抗,但到後來她幾乎沈浸在這些遊戲中了,漸漸淪為陳凱子的性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