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賭局

第零回

漫長的暑假之后,今天終於開學了!然而今天除了注冊之外,就沒有別的事好做了,所以就待在寢室里與室友打屁。

″小昭,你在五月時曾經和我們打賭說,要在暑假時交到三朵花的任何一個,結果怎麽了?欠我們的貝多芬,還有KTV,什麽時候兌現啊??″說話的是吳偉雄,大一時就已經與我同寢室了。

在室友追問之下,我取出了日記,翻了一翻,終於開口了,″你們不要這麽猴急嘛!!讓我慢慢道來!″

整間寢室正彌漫在陣陣茶香之中,大家一邊喝茶,一邊聽我訴說我暑假的奇遇。——————————————————————————–

第一回

在五月初的一個晚上。

″203室陳元昭電話!″

奇怪?在這鳥不生蛋的鬼地方,我又沒有認識什麽美眉,怎麽會有我的電話?早不打,晚不打,偏偏在我寫信給我的筆友小嘉的時候打來。

″喂,我陳元昭!″

″喂,我是小芳啦!″

小芳是電機通訊系的一個朋友,有時候想一想,一個大男人取綽號取得如此娘娘腔的,還真令人不習慣。

″我不認識有哪個美眉叫小芳的耶。″哼!我就故意跟你開玩笑!

″不跟你開玩笑了啦!對了,明天晚上在新生館大廳,我們有辦舞會耶!還有,我們這次有邀請風城師院的女生來喔!還有,是免費的耶!你要不要來參加?″

想了一想,明天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去那邊找個機會。″好吧!那我明天去看看!″

″對了!你順便也叫無尾熊去!拜拜!″

無尾熊(吳偉雄)是我的室友,不僅同班,還同社團。每次我有什麽好康的,都會叫他一起去。不過有一件事我總是無法釋懷,他好像天生就有女人緣,人長得又帥,個性又開朗,對女生而言,是典型的磁鐵。唉!我老媽雖然沒有把我生得很帥,但是也不差啊!爲什麽我就沒有這種際遇呢?每次同學出遊,我都只能在旁邊″賣笑″,女孩子總是去找那幾個″萬人迷″,唉。

在無尾熊當晚打完球回來后,我告訴他剛才小芳打電話來,叫他明天也去舞會。每次有好康的我都會報他知道,不知道他是否也把我當哥兒們看待?看著睡死的他,″唉!老天生你比較有女人緣,我還是繼續寫給我的小嘉吧!″——————————————————————————–

第二回

第二天下午,我還在夢周公的時候,就被小芳轟下床了。

″喂喂喂!!你怎麽這麽早就把我叫起來啦??″

″還睡!跟我一起到新生館去幫忙啦!″

到了新生館大廳,什麽?這麽大的大廳就我們兩個人掃?我咧。″我說小芳啊!人家肚子也餓了,可不可以偷吃旁邊的甜點啊?″

″還偷吃?快掃啦!″

嘿!把我挖來做苦工,還不給東西吃,不管他,偷吃一塊甜點,小芳又能奈我何?

到了六點多,參加舞會的人陸陸續續地抵達,咦?怎麽有一群我覺得陌生的女生聚集在大廳的一角聊天?″小昭,那些就是風師的女生,你去招呼一下吧!″

我慢慢走到她們那邊,″請問一下你們是風師來的嗎?″她們點了點頭。

″歡迎你們到風城第一大學來,請問一下你們用過晚餐了嗎?″其中有幾個還沒吃過晚餐,″這樣好了,距離舞會開始還有半個小時,我先帶各位到餐廳去吧!″她們起身站了起來!

嗚。我好后悔說了這句話。當她們站起來的時候,我發覺這些女孩子在穿了高跟鞋后,身高跟我差不多(我175cm)。雖然這些女孩子的姿色都不錯,但是這種身高。嗚。我要用″矮子樂″。

在她們用餐之后,舞會也即將開始。這次舞會的男女比例,啊哈!大約是一比一,在風城一大這男女比例懸殊的學校,這真是難得一見的,而且姿色尚稱上乘,看來我這次來跳舞是壓對寶了。

這時我偷瞄了幾個我所認識的同學的眼光,幾乎都落在其中幾朵風師美女的身上,然而本校的女生,也有不少學長正虎視耽耽地盯著。哈!經過我歸納的結果,落在本校女生的目光大致落在三朵花身上。

那位面貌清秀,披散著一頭長發,屬於″身輕如燕″型的是地質工程系大一的系花,名叫陳凱悅。她在風城一大尚稱有名,雖然還稱不上校花,當個系花已是綽綽有余。很可惜地,我對她沒有什麽興趣!不是因爲她不夠漂亮,而是有兩個理由:第一,她的聲音不好聽,每次聽她唱歌都要耐著聽完;第二,她有太多班上的人在″站崗″,所以我想這大概已是毫無指望了。

另一位看起來很活潑,而且穿著入時的是計算機系的系花,她的名字叫做李曼婷。她的歌喉是我所認識的女孩之中,唱得最好的,再加上俏麗的短發,可愛的臉蛋,不少學長的目光幾乎落在她的身上。

還有一位看起來很豐滿,目測胸圍至少在34以上,屬於較文靜的一型,事實上,在這三個女孩之中,她的容貌,個性,身材在三人之中皆屬上乘,然而有一個致命傷--年紀比我大。嗚。可惜她的身高比現在的校花矮幾公分,不然校花是誰還不知道呢!我的目光被她深深地吸引著。媽,你爲什麽不早幾個月把我生出來啦。嗚。她與另一個班上同學,有″商學系兩朵花″之稱。這位美人胚子是商業科學系的大一新生,名叫陳詩玲,更巧的是,她與李曼婷同寢室。假如有哪間寢室與該室辦寢聯,一定很開心。我偷偷瞄了旁邊的同學,有很多人也在看著她,可惜坐在她旁邊跟她聊天的是她的直屬學長,大家一直沒什麽機會找她跳舞。

我決定先去找凱悅跳舞,其實還有一個理由,那就是想要吊吊無尾熊的胃口,因爲她是無尾熊的好友。嘻。

″咦?你們班上的人沒來啊?″

″你看看大廳的門口,有時候我都被他們弄得很受不了!爲什麽你們男孩子常常用這種方法,我不喜歡這樣!″

我看了看大廳門口,果然有幾個人正撇過頭去。可怕。

″唉。那你都怎麽處理?″

″有時候我真的很氣,可是大家都是同班同學,撕破臉也不好看!″

″嗯。你說的是,”我深深歎了一口氣,″事實上,連我們男生都很不喜歡這種方法!″

還記得在煤燭舞會中,她突發奇想,帶著我邊跳舞邊繞舞池,結果才剛回到原地,就有該系的人來找她邀舞,還好凱悅很給我面子,婉拒了他們的邀舞,讓我送她回女生宿舍。后來每當社團活動出外帶隊的時候,就有該系的同學在旁邊看著她。

我又瞄了無尾熊一眼,他似乎也想找凱悅跳舞,於是我就將她送回座位去。無尾熊,對不起啦!

我回到座位之后,又看了一下詩玲,一直覺得她的直屬學長怎麽這麽。都不放人。后來大概是他要去洗手間,終於找到機會可以跟她聊天。

″咦!詩玲,怎麽沒有人找你邀舞?″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不喜歡舞會。″

″既然你不喜歡舞會,那麽爲什麽會想要來參加呢?″

″很多學長都問我要不要來,我不好意思拒絕。″

在我還想繼續與她聊天的時候,有一個男孩子來向她邀舞,我只好識相地離開。原本想找她出去散散心,透透空氣的,卻被邀走了。

UnchainedMelody的樂聲正缭繞著舞池四周,而我這曠男仍只能跟幾位落單的好友大眼瞪小眼。剛好無尾熊在與凱悅跳完之后,也回到我身旁。″現在李曼婷正落單著呢!你怎不去找她呢?″

我想了想,與其在這里當″壁草″,不如去找她聊聊,於是就慢慢地走到她身旁。″我可以請你跳支舞嗎?″她向旁邊的同學點了點頭,起身與我走向舞池。與本校其她女孩子不同的是,她的舉手投足之間頗爲大膽,不僅對於敏感話題不會回避,在跳完之后還牽著我的手回位子聊天。

″李曼婷,我覺得你。很特別!″

″嗨!小昭,叫我小曼就好,連名帶姓地叫我,總覺得文謅謅的。″

″咦?你怎麽知道我的名字?″

″呵。你們系上不是有辦電腦擇友嗎?″

李曼婷。喔!在我的電腦擇友名單上,她排第二位。沒想到她還記得我這個人。還沒等到回神過來,她又打斷了我的思緒。

″說出來不怕你笑,我學了不少舞步,這還是第一次用到。要不是被小芳拉來,我大概也不會來了。不過,這樣也就無法認識你了!″

″看不出來你外表老實,倒也很會說話啊!″

突然,詩玲走到我們面前,找小曼一起回宿舍,看著她們的背影,我總覺得有些落寞。

舞會結束后,我與無尾熊到百貨部買東西。″小昭,你對哪一個有興趣呢?″

″嗯。我不太清楚。″

″看你這樣龜縮,我看到大四你都交不到女朋友。真的,如果喜歡人家,就要付諸行動!″

″或許吧!″

回到寢室之后,我們又聊起這回事。

″小昭,看你這個樣子,不可能交到她們的啦!″色魔突然插嘴說道。

色魔是我另一個室友,人長得高高帥帥的,只是講話有點低級。他在這方面比我有經驗,所以我常常被他取笑!

″不然小昭,我們來打賭,如果在暑假結束前,你能交到那三個女的任何一個,我們每人輸你一頓貝多芬,外帶一個月的夥票。如果辦不到,你要請我們一頓貝多芬,還有請我們去唱KTV!″



″那有這麽奇怪的賭法的?″

″不然我們三個輸你一塊聲霸卡!″

這些人知道我酷愛玩game,竟然作這種賭局。″算了!算我倒黴,賭了!″

″無尾熊,等著下一個學期去吃貝多芬了!哈。″

看著他們走出寢室,我決定要讓你們刮目相看。不是爲了賭局,而是爲了我陳元昭的名聲。——————————————————————————–

第三回

一個月后。

六月天正是豔陽高照的時節,球場上打球的人明顯地少了,一方面是因爲天氣太熱了,很多人甯可在寢室里睡大頭覺,另一方面是因爲期末考也快到了。

自從認識了那三朵花之后,生命充滿了光彩,有時連作夢都會夢到她們向我微笑。然而在現實中,每次邀她們看電影或吃宵夜,她們總是被邀走了。誰叫她們如此受歡迎呢?

″無尾熊,你計概的期末程式寫好了嗎?″

″還沒有呢!不過先準備期末考再說!我想我大概只能找時間抄書,或是去找同學抄一抄了。″

我繼續準備期末考的科目,不料又有我的電話,叫我去開會討論″小弟弟向上營″的事宜。″對了!那三朵花的同學盯得太緊了,難道我都沒有機會找她們。更可惡的是,我在找李曼婷看電影的第二天,竟然被一個署名″混世魔燈″的同學出言恐嚇,不準我去找她,否則要對我不利。我一向頗尊敬資訊系的同學,甚至還填資訊系爲第一志願,卻遭到該系同學的恐嚇,真是世風日下。

″對了小昭,你叫無尾熊負責拉人來參加營隊,你負責活動設計。″

負責拉人?我的念頭一轉,只要我盡量拉三朵花的系上的男同學參加,再加上有正大,詩大以及敬怡三校的女同學參加,必能使那些男同學轉移目標。而我只須在漫漫暑假之中,來個″環島旅遊″,即可坐收成果。

″我說小芳芳啊,我不會設計活動,還是讓我負責拉人,好嗎?″

″好吧!那你跟無尾熊說,明晚要設計活動,叫他到社窩。還有,這里是報名單,給你負責了!″

當我拿到報名單后,真是如獲至寶,於是準備只將消息發布至資訊系,地質工程系及商學系,嘿。明天就去辦!——————————————————————————–

第四回

第二天,我拜托我在這三系的朋友代我負責報名事宜,手上一百二十張報名表,只留二十四張在手上,給其它十幾個科系報名。在那幾個同學的大力幫忙之下,我所擔心的幾個″對手″都被″請君入甕″之計給設計了。

″小昭,怎麽報名的幾乎都是那三個系的?″

″大概是納三個系的比較感興趣,像我去問數學系,化學系,都沒有人要參加。不過報名的人好多,才兩天就額滿了!″

小芳興奮地點著報名費,我興奮地盤算著要怎麽追那三朵花。

突然念頭一轉,″對了,如果她們也去參加營隊,那不就前功盡棄了?″

事不宜遲,趕快打電話找小星星。小星星是我惟一的″女的朋友″,她是詩玲的知心好友。

″喂,小星星嗎?″

″小昭啊,你這麽有空,怎麽不打給詩玲啊?″

″不跟你�杠了啦!對了,你知不知道有個野外求生營,好像很好玩,你有沒有興趣呢?″

″然后最好再找她們幾個女生一起玩,是不是?″

″這倒是其次啦,不過多幾個人比較有人照應,不是嗎?″

″好啦!我知道了啦!我去找詩玲問問看,不過凱悅和曼婷行程會不會早已排滿,我就不確定了!″

″喔!那倒不要緊,我再找看看有沒有人要一起去玩!″

事實上,小星星與詩玲兩個是死黨,既然小星星已經被我說動了,那麽詩玲大概也沒問題了!我所擔心的是,曼婷個性比較隨和,只要人家去找她,她通常不太會拒絕,而凱悅在該班同學已有不少人參加向上營之后,一定會一直邀她去。我必須要盡快聯絡上她們兩個。——————————————————————————–

第五回

真是巧合,一到了女生宿舍門口,就看見凱悅在門口與一個同學聊天。奇怪的是,從凱悅的臉上可以很明顯地看出,她並不想見到那個同學。看著她勉強從臉上擠出一點笑容,事實上,我想她早就煩死了!

話又說回來,我討厭那些看見女生,就像蒼蠅緊盯著腥魚不放地死纏著人家的男生,然而我最近的行徑不也就和這些蒼蠅沒什麽兩樣?雖然我很想去找凱悅,但是既然她也不喜歡人家死纏著她,我還是識相一點,暫時不要打擾她。

在回寢室的路上,我覺得失去一個機會,感覺有些落寞,但是或許這樣對彼此都好,也免得以后見面尴尬。

回到寢室,想了老半天,″我只不過是和同學打賭而已,雖然對她們頗有好感,但是我是不是真的喜歡她呢?如果我只是爲了贏那塊卡而追她們,而又在追到手之后疏遠了人家,那我根本就不是人嘛!陳元昭啊!你看看你自己,以前的你,是如此地無憂無慮,雖然整天無所事事,只是坐在電腦桌前,至少與別人井水不犯河水,結果現在呢?整天魂不守舍的,又惹上了資訊系的人,誰叫你要逞口舌之快?你啊,我懶得說你了!″

走到了電腦桌前,我覺得每一個步履都有如千鈞之重,爲什麽?爲什麽我會有這樣局促不安的感覺呢?

打開了電腦,正準備要做期末報告,然而我的心里,卻一直回憶著這一個月來的事情。我到底怎麽了?

″203室陳元昭電話!″突然同學叫我去接電話。原來是色魔,當他和我擦身而過的時候,突然告訴我,″女的喔!看來我大概要準備一塊聲霸卡了喔!″

女的?看來是小星星有了消息,不知道她們幾個能不能參加野外求生營?

″喂!我陳元昭!″

″小昭啊!剛才你在女生宿舍前面等誰啊?″

我愣住了。這不是小星星的聲音!那麽,這又是誰的聲音呢?

″喂!你不認識我啊?那麽你猜猜看我是誰!″

雖然我認人的能力是一等一的爛,但是我辯音的功力可是一流的。″凱悅?你怎麽會想要打電話來呢?″

″你剛才不是想要找我嗎?″

″呃。″我該說是還是不是呢?

″喔!我剛才有事到九舍去找同學,回來的時候想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碰到你。″

″咦?那你不是有看到我,怎麽,你不喜歡我嗎?″

凱悅的語氣咄咄逼人,讓我覺得毫無招架之力,我這時真的覺得百口莫辯。

″事實上。我很想跟你打聲招呼,可是剛才你正在跟同學聊天,我不希望打斷你的談話。可是我有話想對你說。″

″喔?″

″我看了野外集中營的海報,覺得很好玩,希望能邀你一起參加。″

″可是。已經有人約我了。對不起,以后有空再跟你一起出去玩!″

″沒關系。你們好好玩,祝你有個快樂的暑假!″

″謝謝!小昭。說真的,我覺得你這個人真的很好。可惜我們太晚認識了。″

凱悅對我說這句話是什麽意思?是對我的敷衍,還是對我有意思?

″凱悅,事實上你也不錯啊!人又隨和,又溫柔,又長得好看,大家都很願意跟你在一起啊。那麽這樣好了,明天我們一起去看電影好嗎?″

″我看看。明天我有空,好吧!″

和凱悅約定了地點之后,我倆互道再見。

″小昭,你這個大白癡!!她剛才問你是不是不喜歡她,就是暗示你要加緊行動,她對你有意思。″一回到寢室之后,一直被色魔″精神訓話″,邊說邊罵我不解風情。奇怪?是我要追凱悅還是他要追啊??第六回

第二天下午,我依約去女生宿舍前等凱悅。看著系上同學邊走過女舍邊對我笑,不知道回寢室后他們要怎麽笑我?

等了大約十分鍾之后,終於等到她了。她穿著一襲白色的洋裝,邊緣的蕾絲花邊更將她的柔媚顯現出來,再加上輕輕飄散的長發,真的讓我傻住了。

″喂!小昭,你是色狼啊,盯著人家看這麽久?″

″我從來沒有看過你穿這麽一套衣服,真的很美。″

″走啦!電影就要開演了啦!″

這是我第一次跟女孩子走這麽近,我試探性地握著她的手,結果都被她縮回去了,大概是因爲我們還認識不深吧!

″你看,人家情侶都手牽手耶!″

″你臭美啦!誰跟你是情侶啊?″她向我扮了個鬼臉,真的很可愛。

在電影院里待了快兩個小時,我的手還是試探性地握著她的手。這下子她終於不回避,而讓我握個夠。

這時我側著頭看了她一下,她的呼吸似乎很急促,手也漸漸熱了起來。

這部片子有一點煽情,當初我們兩個都沒有想到這部片子會有這樣大膽的性愛鏡頭。雖然有經過噴霧的效果,但是還是令人熱血沸騰。然而令人熱血沸騰的,不是性愛鏡頭,而是女主角那種抛棄一切,只爲真愛的摯情。

電影散場后,她立刻問我,″你相信這世界有真愛嗎?″

這個問題對我這個未嘗愛情滋味的人而言,真的很難�口。

″老實說,我不知道,但是我希望這世界有真愛!″

她看著我,不知是不是不以爲然,輕輕地對我說,″唉!反正你真的是一只呆頭鵝。″

″現在天色還早,我們到燭湖畔去走走吧!″

她點點頭。於是我倆手牽著手到燭湖旁的草地坐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