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院前傳之小賭怡情-1-3

  董青山覺得自己怎麼可能,有一天自己在賭場裡輸了上萬兩銀子,除了這幾年的積蓄,還有董家飯館的份子,這是他自己沒辦法接受了,不只無法面對老婦跟姐姐,還有最重要的是自己那個精明的姊夫。

  奈何事實如此,昨夜一百、兩百,再來一千、兩千、四五千的輸。不太熱中賭博的自己怎麼一夜就輸得精光呢。

  

  萬幸是自己終究能踏出賭館,或許是顧忌自己是黑幫大佬,也或許是顧忌自己通天的靠山不管如何丟了一個大臉的董青山是不可能不找回場子的。

  董青山找到自己的老夥計李北斗,經由遍地的眼線回報,這家賭館在南京城裡新開兩月,幕後老闆牛強出身是南京城附近某一個山包包裡的小村。其他的並沒有什麼太過特別的東西。三十五歲,在小村裡做的依然是賭檔子,了一些錢後帶著幾個村裡的潑皮和自己的兩個兒子,到了南京城闖蕩,做的依然是賭場生意。

  摩娑摩娑下巴,董青山倒是得感謝自己姊夫培養自己,照姊夫的說法這個叫客觀邏輯思考,早幾年自己絕對做不到在思考時把自己摘除,以第三人身份考慮這整起事;好吧,雖然他把自己的親姐姐騎走了。

  小巷裡幾個潑皮躺了一地,更多紮紅巾的面對外擺出生人勿近的樣子,李北斗騎在一個衣飾稍微更加華麗的潑皮身上,一拳,兩拳,一拳拳擊打在潑皮的臉上,雖然批哩啪啦亂響,口水血水亂噴,董青山卻是知道這根本沒什麼實際傷害,完全是殺雞給牛看。

  旁邊還跪著被揍潑皮的老子跟親大哥。牛強和大兒子牛堅,兩個人抖得像篩糠子一樣。冷汗和恐懼的淚水和皮替一點都不比正被胖揍的牛朗少。

  終於李北斗像是終於揍夠了一樣,抄起地上的板專拍在牛朗腦門,三個呻吟聲少了一個。李北斗站起身,一腳踹在牛堅臉上,便跳騎在牛堅身上,又是一陣胖揍起來。讓牛堅驚懼欲絕的是,牛堅倒下後一隻手抓著自己員外服的下襬,像是在跟自己求救一樣,但自己根本就沒辦法做出什麼反應,牛強感覺自己嚇尿了,下體一片溫熱。

  「好,老牛啊!大家時間寶貴,你有什麼想對我說的嗎?」跨坐在木箱子上的董青山一臉玩味的問道。

  牛強項是被抽了一鞭子一樣,肉團團的身子發出尖利的慘叫。

  董青山不置可否,一定哪裡有問題!牛強有這麼老實?他那一夜可是騙得自己差點家破人亡阿。到底是什麼邪術

  牛強在南京城沒有其他窩點,唯一的就是他的場子,現在自己把他騙到這巷子裡還沒有其他古怪,那麼就是他場子有問題了。

  是藥嗎?不像,自己意識蠻清楚的。攝心術嗎?又更不像了。到底是

  「算了,北斗,打斷手腳,堵住嘴巴,叫兄弟押回幫裡地窖,對,先打斷手腳再賭上嘴巴。」

  「你帶著十個兄弟跟我清場老牛的賭館,你跟我進去看看,媽的區區一個小三合院我扛不住?」

    

  城南一進小賭場,跟昨夜記憶中的擺設並無兩樣,左進右進各三張小桌,一眼便可以看盡,沒有什麼怪異之處。就只剩下昨夜董青山進的中堂了。

  也是三張桌子,左右無甚奇怪,只有中間那張檔次明顯上了幾成層。昨夜,荷官就站在這大桌之後,這張大桌

  「北斗,砸了這張大桌!」「沒問題。」

  幾十秒後這張大桌被砸得只剩木屑屑,但就是沒有一點奇怪之處。

  「青山,你看,好像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啊」李北斗搔搔大耳肥頭。

  「嗯」那這間賭場還有什麼特別嗎?

  只剩一尊被香火燻得黑紅的關公像了。

  「算了,反正也都討回來了,走吧,這張銀票就請大夥兒過個好年囉,拿下去派了吧。」

  董青山順手拿起關公像轉頭便走了出去,到底是本性在那哩,雖然知道哪裡有古怪,但既然找不到,資質只有人中之中的董青山也懶得顧上這許多。只是這賭場

  「北斗阿,出去順手燒了這院子吧!我先回去拉,今晚還得在姊夫家吃個年夜飯呢」

  「沒問題啊,青山,你放心」

————————————————————————————-

  

  董青山在天橋下買了兩盒杏花糕,幾斤蜜餞果子。便進了林家大院,連自己也沒注意到另一手還把著那尊關公像。

  直進了後院上堂,除了幾個女婢管家擺弄大桌,還沒有任何主要的人員。

  今年林三去朝鮮與那位同鄉夫人過年,帶著幾個子女,還有喜歡天文地理的徐軍師、大夫人肖夫人以及大商人蕭家雙株,跟純粹去旅遊的蕭大夫人。其他夫人倒是沒什麼興趣大過年的跟著去北地。

  也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今年年夜董青山過來吃年夜飯,沖一下陰盛陽衰的氣場。

  

————————————————————————————-

  ——少傾,鶯燕聲中眾位夫人入座,婢女跟家僕們一一退下,林府體諒下人,年夜飯上桌後便可各回各家,另有五日的假期,反正諸位夫人也要在往後幾日各自回娘家,而尚有寧仙子留在家中,機可以一檔百的武力,五日之間倒也不怕有什麼事情發生。

  談笑中可以看到眾位夫人各分為一到三人一團團分坐,倒是自家姊姊董巧巧人緣最好,也是唯一眾位夫人都有主動搭話的對象,看來姊夫的後院也不如自己想像中的團結。

  反正自己是不敢太瞧著夫人們的,這幾位要嘛是人精,要嘛有的根本就是妖精,低頭吃飯,有人搭話便訕笑兩句,遇到調侃就當是白白被調戲,忍了,悶聲吃飯得了。

  飯後,董青山搭把手給自家姊姊退下了飯菜,擺上了乾果蜜餞瓜子等等,便是習俗上的守夜了。倒是能夠稍微打量一下眾位天仙般的夫人。仙兒夫人妖精夫人雖已嫁作人妻,依然妖氣十足,自家姊姊嬌憨依舊,洛寧姊姊跟以前一樣,站在面前,但就是身處不遠不近之處,明明對話不少,但貴氣充盈,認識卻是不多,但與最後一位寧仙子比起來,寧仙子就絕對是站在你面前,卻一定身處極遠極高之處一樣,嘖嘖,真冷。

  「諸位姊姊,長夜漫漫,但看還有幾個時辰才到大夜,不如仿效小弟家裡,來玩些小賭怡情吧?」

  「那青山弟弟想玩什麼呢?蕭家母女三人不在這裡,姊姊們可是沒多少錢呦。倒是你巧巧姊姊有飯館的收入,是個小富婆呢」

  「莫不是得賭債肉償,想騙得姊姊陪你喝酒呢?」

  出言調笑的果然還是仙兒姐姐和妖女姐姐,聽得董青山也只能冷汗直流,倒是洛寧姊姊因為與董巧巧相熟,出言把場子順了下去。

  「兩位姊姊,也就是玩玩,總不能乾果子茶水吃下去喝下去喝到午夜吧。呵呵」

  「嘿嘿,就是,姐姐們,小弟就做個莊家,我巧巧姊,洛姊姊是要玩的,不知兩位仙子姐姐是否」

  「嘿個甚嘿,莫不是還怕了你們了,師父跟姊姊在賭場玩時,你還在外面滾泥巴呢。」

    最後倒是寧仙子表示未完過,先在旁邊看著。

    眾人坐定,倒是沒人發現,那尊董青山帶來的關二爺雕像在一旁小桌上看著一干男女。

    

  「諸位姊姊,既然是賭,總得有個章程,如果是仙兒姐姐,仙子姊姊,師傅姐姐,那希望能得點功力或傳點功法。洛寧姊姊跟巧巧姊姊嗎就替大家按按摩吧,喔喔喔我是不要的,洛姐姐做幾首詩給我,巧巧姐姐多給我零花就好,要是小弟輸的話到時這五天就替各位姊姊做牛做馬囉,嗯,一局就抵一個時辰吧。」

  「那倒是無訪,就是姊姊可是走過江湖的喔,待會兒可別耍小手段喔。但要是你能贏,姊姊們可不會耍賴!」

  玩的是比較刺激的21點,因為互動性較強,所以寧仙子在五局後也入了場。

  一晃眼已經過了一個時辰,董青山卻是幾乎沒輸過,籌碼拿的最高,幾乎有第二名仙兒姐姐的兩倍,而像寧仙子和董巧巧兩人最慘,卻是早已輸光出了局,如果按照眾人一開始的約定,董巧巧得給董青山五百兩銀子,而寧仙子因為武學不能傳給弟子外的人,只能選擇灌頂功力,可那也是一年的功力修為,雖然也就三五天打坐就能回來,而實際上董青山的身子也只能納得六個月的功力,但那可是海內第一的半年內功修為阿!

  董青山輸得少,喝的茶水卻多,沒辦法,這一種美人今夜卻莫名玩得盡興,其中不經意流露出的嬌俏模樣,只看得董青山冷汗直流。

  董青山走得稍遠,因為也不能到後院,所以直接去了前堂的茅廁,剛解放到一半。卻是立馬嚇出一身冷汗!

  就在剛剛,自己似乎又進入昨夜輸得精光的狀態,不只自己!連冰山般,根本不會如一般人一樣迷上賭博的寧仙子都玩完了整整一個時辰,這可不有趣阿,寧仙子早早輸得精光,卻還是流連賭桌。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細想之下,唯一有差別的地方那尊關二爺的雕像!莫不是那�有著古怪?自己遠離那座雕像後卻是又回復正常,老牛的院子也就林府後院上堂和近的那幾間小房大小。不行,還得試試。還有,自己昨天輸得快家破人亡都甘之如飴,而且沒想過用半點手段,看來關二爺的兩個作用就是應在了這裡了!

  那自己

————————————————————————————–

  恍恍惚惚的董青山恍恍惚惚地走回後廳,這事還得試試,小命一條,失不再來。可是到底怎麼弄呢?

  董青山一看桌上瓜子茶水,又一看依然在桌前激戰的眾女,突然計上心來!

  「姊姊們!光打牌可不行,咱們喝點茶吃些瓜子吧。」

  「怎麼地,咱們青山小弟弟可是怕了?放心,姐姐不會讓你輸地走不出大門地,最多就是少幾件下褲上衣就讓你回去。」

  安碧如聞言調笑了董青山一番,帶著幾女也是一片嘻笑,但賭桌上卻是不停。」

  哼!

  「非也非也,賭博傷身,不賭傷心,小弟提議換個賭法,漫漫長夜,無可不賭,小弟絕對是三陪四陪反正陪到底的」

  「喔~?那小弟弟倒是說說,該怎麼賭法呢?」其他眾女也停下了賭桌,饒有興趣的看了過來。

  

  董青山想說崁兒來了,成敗就在一舉,不過反正自己故意挑了個狗屁不通的比法,就算是失敗也頂多成了一個無聊男子,如一旦成功拚了!

  「諸位姊姊,賭得口乾舌燥地,咱就先賭賭喝水,咱們不使手段,不出屋裡,就看誰喝地多,嗯小弟就不比了,為幾位姊姊侍候上下。」

  董青山說完只覺自己雖早有準備也是冷汗夾背,他奶奶的,大年夜比喝水誰喝得多,自己太他媽有才,要是猜錯,該得有多尷尬。

  董青山只覺兩三千噸的靜默壓在自己身上,閉上眼睛,兩手握緊,準備迎來鋪天蓋地的嘲笑聲

  「呵,就是喝水,比了,我就不信我連喝水都能比輸」說話的卻是寧雨昔寧仙子,原來寧仙子一開始賭牌只是受限從來沒玩過,所以早早輸光出場,看了好一會兒牌,芳心裡一股悸動早已是飢渴難耐,這時就是賭任何玩意兒都是會允的。

  「哈哈,寧仙子賭得,咱賭不得?不用內力不使任何手段,我看你連仙兒都贏不了」

  「啊!師傅別這樣講,師叔!承讓承讓。」好一個小妖女,師叔承讓都出來了。

    這一聲承讓只叫得寧仙子腳下青磚裂了幾塊。

  「諸位姊姊,內力深厚,都是能高上高下的亂飛的東西,如果不用武功上的玩意,吃飯喝水這些玩意怕是我們倆位弱女子都比不上」

  「!」這方卻是金陵兩位弱女子手帕姊妹花亂入了,看來三哥這後院水夠渾的。

  「諸位姊姊,諸位姊姊,你們先喝著這些,小弟,小弟弟先來去打水!阿,對,諸位想必都是不認輸的,那待會誰先喝到吐了就算輸,只取最能喝的一名,輸的咱也不罰,就罰他憋到午夜後方能小解,如何?」

  寧仙子聽的劍眉倒豎。董青山一看不好,卻不想。

  「任地聒噪,怎麼輸與我說幹啥,跟對面那幾個狐媚子說去,我乃聖德仙坊傳人,還能輸這幾隻妖精不成?」

走過的來時路上,董青山夾了兩壇女兒紅,手抱木箱,木箱倒是裝的六大壺水,幾個小女人能有多能喝?加上本來廳上就有一些,至少喝到吐是跑不掉了。

  三入後廳,也不知幾位姐姐都喝了幾杯,相顧還在冷笑,倒是速度不快了。

  「來來來,幾位姊姊這是比得上火氣了阿,一人一壺消消火吧!看來差不多瞭,不如喝完這盞茶,就拚了這壺吧,這一大壺不夠還有兩壇酒。」

  「哼,狐狸精可還要比下去?」

  「寧仙子為什麼會這麼問呢?莫非是有點心虛呢?仙兒,你看你師叔在示軟呢。」

  仙兒小師侄也不說話,泯起嘴巴,就是對著寧仙子咪咪的笑。

  寧仙子無名火起,聖潔高傲的俏臉上帶著一抹慍怒,又是一跺青磚,登時又是四五塊青磚碎裂。卻不想

  「呵,噗,嗯嗯嗯嗯」

  呦呵!寧仙子一用力茶水差點沖出口來,櫻桃小嘴先是一鼓,勉力吞下,但鼻子卻是冒了幾個水泡泡,兩道淺淺清流漫了出來。

  「呵呵!」

  「哈哈哈哈,寧仙子,你!哈哈!仙兒,你師叔這是要哭鼻子了啊」

  仙兒憋的雙頰櫻紅,泯起嘴巴,還是對著寧仙子笑咪咪,不過這會兒是真笑。

  寧雨昔好不容易緩過氣來,雖然鬧了個大紅臉,但為了爭一口氣,只得咬牙。

  「笑什麼,我還沒吐!繼續來比過,青山你說是不是?」

  董青山呵呵哈哈完,眼角掛著淚。

  「當然還得比下去囉,不過,寧姐姐,你擦一下鼻水,不然比到一半有人笑噴出來,小弟該怎麼判才好?」

————————————————————————————–

  「那各位姊姊,一人一壺,就小心點兒自個慢慢倒囉」

  幾位仙子忙著賭鬥,實在沒董青山什麼事,只好坐在一旁喀瓜子。

  五位天仙一般的人物仰起頸子,雙手高端著那大壺就是初看星夜銀河漫過天,緣來仙子飲水大過年。

  不消說仙子們越喝越慢,頸子越拉越直,難道拉長頸子可以多喝一點?這不科學阿,不對,好像是有點科學。

  挺直著頸子,肩膛拉開,雙手高舉起,董青山便可以看見幾位仙子先是下而上提臀,挺胸,仰頸,喝到極處便是上而下束腰,縮肛,墊腳尖,喝紅了臉。

  寧仙子身材較為高挑,洛寧緊追其後,挺起後,寧仙子玉峰倒是比洛寧稍小一點,但到細微處卻又比洛才女來的傲梅嶙峋,寒徹骨,夜來香。

  洛才女彩衣包的稍緊,把雙峰頂成兩大團饅頭,形狀依稀,可如此大而美的圓,可見其軟嫩似水的本質。

  眾人裡年紀較大和年紀較小的安壁如和仙兒,並立之姿像是姊妹,但望的見眼波流轉間的寵溺和撒嬌,卻又像母女。也只有在兩女嬌笑喜媚之間才最能感覺到兩女的香甜。

  倒是董巧巧,董青山的便宜姊姊,傻呼呼的緊眨著一雙大眼端著水壺猛喝,皺起的小眉頭,說不出的可愛,好傻好天真的一位可人兒。

  吭!噹啷!

  「噗!咳呵呵!」最先受不了的果然是寧仙子,本來就快吐了,練功勤人苗條,又不太愛吃東西,雖然一對玉峰不小,但喝水能喝進肚子,卻進不了奶子裡,所以說一個人有多大胸襟,不代表能有多大肚量。師姐阿,懂?

  只見寧仙子痛苦地彎下腰就是一頓猛咳,淚水鼻水口水飲水嘩啦而下,總的還好還好不見其他東西!

  安壁如第二個放下銅壺,剛要講話,笑顏一怔,也是歪頭往旁邊吐了起來,本來嘛,都喝到嗓子眼了,你脖子不抬著可不夠誠意,走江湖,不是你的總有一天還是要還。師妹阿,懂?

  仙兒小公主第三個停下銅壺,充滿智慧的她就這麼端起脖子,一步,一步慢慢走到桌邊放下銅壺,頭抬著斜眼關切一下正吐的歡的安師傅壁如姊姊,便看著金凌的苦情姊妹花了。

  然後是董巧巧,通紅著滿臉停下了腳步,放下了銅壺,憋著一大口水,空出來的雙手一下亂擺,一下又抬起堵著嘴巴,終於!還是沒有吐出來。

  最後又多等了一小會兒,洛大才女也放下了銅壺,卻看起來還有點餘裕。也就是這時仙兒公主玉頸才能放下來。

  就是那師姐妹還如泣如訴的亂咳著,安壁如搖搖欲墜讓仙兒公主搭著,寧仙子站不住腳跌坐在地上乾嘔瞎咳大喘氣,兩個人地上臉上都是亂七八糟的一片水。

  「阿哇嗚!幾位姊姊搏命演出,小弟弟實在是嘆為觀止。不然,歇會兒?」

  董青山見沒人理睬自己,就走過去端看起五個銅壺和各自主人不能不說的關係。

  寧仙子不用看了,銅壺整個打翻,賭場裡的君子講究能賭輸也不能輸不起,摔銅壺呢?那跟打麻將翻桌有什麼差別,沒叫你賠三天,喔,陪三家,就不錯了。

  安大狐理銅壺總算沒翻,但吐的那會兒有一小股又回去了銅壺哩,現在內裡約還有七成,那就算七成吧。

  仙兒小狐狸那壺倒還有五成。

  往董巧巧那壺一看,哇,只剩三成,可以理解,巧巧是幾位夫人裡,唯一會做家事的,有良好的喝水習慣可以理解,不過,大銅壺喝到只剩三成,巧巧姐,你有練過?

  董青山抱著忐克的心情往洛寧走過去,洛姊姊還比巧巧姐還久,莫非我董青山大年夜還能看到另一頭妖怪?

  七成!花惹發科?董青山身子一抖,抬眼一望洛寧洛大才女。

  那眼神!我懂!那默默注視著巧巧姐和仙兒姐的眼神,分明是不甘,不甘中帶著恨,恨裡帶著恨意難解!

  洛妖嗯,洛姐姐想必是慢慢喝盼著喝吐另外兩個,自己無條件勝利,腦子好,肯用腦子這無可厚非,可是,洛姊姊這眼神,可是,洛姐姐,回不來啦。



  眾女都是冰雪聰明般的人物,就算是董巧巧嬌憨了一點,但是也不笨,稍一推敲,也是與幾女都拉開了一點距離。

  「那,咱們繼續?巧巧姐姐待會要小解就自行去了,諸位可得忍過午夜」

  聲落,除了董巧巧,其他諸女臉色都鐵青了幾分。

————————————————————————————–

  「幾位姊姊,待會兒玩的還是紙牌遊戲,叫心臟病,五十二張牌,四種花色,都是一到十三的數字,不過我們不看數字那面,翻過來洗清了牌之後,依序在各位姐姐中輪轉從手中拿出翻開丟到正中,並且依序報數字,當報號與放牌為一樣數字就伸出手搭在上面,抓最後一位,拿到那堆牌堆,然後繼續,而一但有人手牌出盡,只要撐過當輪,她就贏了。每局只最贏那名倖免,而其他人都得滿上一小杯酒水,咱們十局而結吧。」

  「如此決出最輸那位,就是最贏那位這幾天的丫環兒,喔喔,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扇風暖被還得端洗腳水的那種。嗯這局小弟也玩!」

  幾位姑娘家卻是顧不上這位小弟弟,剛剛互見醜態,那把羞紅的怒火只燒的心尖和眼角盡都滾燙。恨不能把「那位」,或「那幾位」都折辱一番。

  寧仙子跟安碧如,眼光如刀劍拼搏,又如雷鳴電閃,天火勾動地雷,地火攪亂天雷。

  洛寧大才女是不敢對寧仙子跟安狐狸有什麼想法的,只因仙氣太盛而妖氣太重,君子不立圍牆。但如果有機會扳倒這個小公主,讀書人天生好鬥,與帶有皇字的無論事人是狗、是男是女都自帶噬血光環,特別這位還跟自己住同一個後院,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不解釋。

  卻不想,董青山分明看到自家姐姐眼神飄忽,沒有飄忽的那幾瞬間,澄澈透明卻帶著狠戾,分明就是對著金寧才女,難不成今日大年夜卻貪狼,破軍,七殺星齊出,殺破狼三凶星主改朝換代、主客易位,萬年天真小丫鬟今日要雄起了,對象還是自己的老主人!?

  霓裳公主反正除了師傅,誰都不想輸,也沒真的看得起誰,那不屑的眼神,洛寧洛大才女心中一股正氣,在這一刻,勃發了。

  

  場間刀光劍影,寧仙子安狐狸仙兒小公主雖不能使用功力,但仗著眼明手快倒是逗得如火如荼,各有輸贏,也還好這遊戲一但有勢均力敵的狀況就得拖沓下來。更何況她先結束也得等幾個後段班。就如董青山穩穩可拼個第四,但就是在最後三名間與洛寧和董巧巧滾泥坑。所謂何來,不盡可知已矣。

  頭三局足足拼搏了大半個時辰。再得四五六七局,節奏不得不慢了下來。只看重女依然臉色彤紅,這不是拼得,卻是憋的。

  每個盡皆游離著目光,不是端著牌拇指猛抽,就是盯著眼支著耳樣,就是手有點抖卻下不了手。倒是一個個下盤穩固,動也不動。

  只剩下董青山穩坐釣魚台。盡收榜單上的頭名。不是他輸得場子也一小盞一小盞酒水悠閒喝著。

  到最後一場,眾位仙子忍得那個苦痛,一個個憋得發慌,間歇停下,以手掩口呵出的香氣都帶著點酒香,大年夜渾身酒水的氣味或著汗津,如芝如蘭。心思間既放在抬桌上,又不在抬桌上,魂飄欲去天上九重宮闕,又似千年輪迴,流連紅塵之間。

  卻是喝水最多的董巧巧先承受不住了。

  「姐姐們,青山,我我我憋不住拉,照規定,我我我應該可以去小解吧,這最後一小局就算我輸吧!」

  「姐,這可不行,你輸是輸,可是沒打完就離場,這可是沒有賭品!」

  「啊!阿阿阿」董巧巧本來就憋得荒,聽到這說法嚇傻了魂,根本沒法思考。

  「不然這樣,就算你中離,但小罰不可無,待會無論誰大輸大贏,你都算附帶過去的通房二等小丫鬟,只得三天。如何?」

  「隨,隨你,姐姐先走一步」董巧巧顫抖著腳步根本無法思考,便衝進了後院。

  「好吧,姐姐們繼續吧!」董青山自是不無滿意。

  「」

  賭局在無言中繼續,照上一場的約定,到午夜前可還有大半個時辰,會下雨喔!?

  「絕對,絕對不會輸的」不知道突然的什麼念頭,幾位仙子倒是奮起了一小會兒,但動作依然不敢太大,只因風險實在太大。

  經過三次輪迴後,果然董青山拿下了這局,再加上五六局拿了第二位,七八九十局全是第一,看來這就是今晚的大老爺了。

  那輸家,除了董巧巧出局外,洛寧竟然與寧仙子並列尾名,這到多虧了洛寧喝水只喝了八成,而前三場還有董青山擾亂戰局,把洛寧頂了上去,就算頭幾局寧仙子位居高位,但後幾場根本沒出過幾次手。

  幾位仙子前後追趕,差距不是太大。

  「嘿!洛姊姊好!哈囉!寧仙子好!少不得這幾日要請你們多多指教。」

  「想不到這次一來就一對阿,怎樣,安姐姐,分你一個可好?」

  雖然安碧如也是憋的滿臉櫻紅,但聽到也喜不自禁。

  「那可好意思,奴家便要了寧大仙子吧」

  「當然可以,不過照著今天,我們還是得賭賭,可敢?」

  喔~

  安碧如眼神帶著玩味,但也不拒絕,董青山知道事情成了。

  「仙子姊姊你是賭資就請你站在桌旁做見證,誰要是贏了誰就是你大爺。」

  強打精神的寧仙子滿臉焦躁有點沒進入狀況,但還是照著指示作。董青山接著想嘗試一下。

  「洛姐姐,我還是叫你姊姊,但你卻已經輸與了我,那就是我的丫環,就請你坐到我懷裡,為老爺我搖旗吶喊囉?」

  洛寧間子一抖,隨即一顫,一鬆。蓮步輕移果然便輕輕地飄落在董青山懷裡。

  如蘭的氣息,如雪如雲的身子貼靠在董青山胸膛之前,幾許綸不進的青絲,刮撩著年輕男子的心。董青山繼而微癲著雙手從後面探上才女的雙峰

  「啊嘶~~~~~」感受著如水般的柔潤,那沖盈滿握的感覺就是一片上好輕紗包裹著一團水,而握著揉捏卻又像一團溫軟的火焰在心裡灼燒。

  甚至可以感受到兩點微微的凸起,實際上董青山也隔著衣物掐著、拉著,玩弄了起來。

  不甚舒服的洛凝不禁微拱秀背,董青山卻不會放過繼續把玩著,逼得洛寧最終整個人就縮在董青山懷裡。

  這一刻,董青山感覺自己雄起了!整根大肉棒站直就被自己跟洛寧夾著,隨著洛寧不斷地動,一蹭一蹭就利用洛寧美背打著槍。

  「啊,啊,啊安姐姐,接下來,接下來我們還是賭牌,就梭哈,你一定會,籌碼一千,最低出十。沒問題吧?」

  「呵,你還是自己小心吧,姊姊叱吒賭場你可還在喝奶呢。」

  「如果你是我媽,我一定喝得心甘情願」

  「嗯?」

  「發牌發牌!」董青山一陣含糊過去。

  董青山不得不放下右手,但左手卻不停,扒拉開洛寧左襟,不顧洛寧貓叫著老爺不要不要,提起嫩黃小肚兜兒,把肚兜兒上擺一把塞進了美人兒小嘴,叫洛寧自己啣咬著。

  右手打牌,左手探進度都裡,揉躪了起來。那真實的觸感,幻想中的甜香,董青山在心裡握拳,感動得想哭!

  牌桌上董青山也沒有怎麼思考,就是穩紮穩打,但有一個特點就是三思,且思的特別久,只要拖下去,膀胱是仙子們的,但時間是自己的!這步棋走的是硬橋硬馬,擺明了什麼陰謀什麼詭計在這浩浩蕩蕩的時間長河裡都是浮雲,咱玩的是陽謀!咱使的是水攻!

  果然隨著時間過去,安大狐狸忍不住想尿,董大老爺忍不住想笑。籌碼一分分少去,最終歸零。

  「輸了」安大狐狸一抹惆悵上臉,但少了一件煩心事,似乎心裡又起了一陣解脫,現在問題只剩下面。」

  「哈哈哈!小狐狸精!老爺我這生稱呼可叫得?」

  安碧如一抹怒色帶著幾分苦,但是輸了,卻是無法。

  「老爺當然叫得起,碧茹就是一隻狐狸精,老爺養的小狐狸。」

  「嘿!且站到我身後,你左,寧仙子右。」

  「那接下來,仙兒姐姐,可敢一戰?不仿告訴予你,待會老爺我可是要好好作賤這幾個小丫鬟一番,場面會很黃很暴力,但如今如果你贏了,你師父還你,你輸了,老辦法,身子予我,咱一命抵一命,公平交易,童叟無欺。」

  霓裳公主有的選嗎?安碧如對她如姊如母,就是為了她,自己臥底妓院,就算讓自己立馬死去,也是心甘情願的。

  董青山越打越慢,最後仙兒小公主也把自己輸給了董青山。

  董巧巧回來後,董青山指示寧仙子等人站成一列,由江湖第一人動手把幾位佳人,連同自己的裙裝向上劃開直至臍上三分。

  「哈哈,好劍法,幾位姊姊,仙子,好ㄚ環,請你們自己撩開裙襬吧。」

  「嗚」

  洛凝遲疑,最後還是一咬牙,掀開了兩邊裙擺,下身只見一片芳草淒淒,不大不小,有著修整過的痕跡,不見雜亂,精緻有序地排列著。

  其餘諸女跟上,連親姐姐董巧巧亦然。

  「凝姐姐果然俐落,當年文壇上不讓眾才子,行事果類大丈夫。」

  洛凝只聽得哭笑不得,羞得滿臉通紅。

  看著幾位美人兒扭捏著身體,露出平坦的小腹和粉熱的私密溪谷,溪谷裡因為尿急逼出的露水,露水上因為燭光帶出的羞怯和甜香。

  春蘭秋菊,爭奇鬥艷,當然便宜的只有董青山一人。

  「嘿,莫不是凝姐姐覺得得了我的誇讚除了羞恥外,沒有一絲好處?幾位夫人也認地看不起董某人。」

  「凝姐姐咱別理他們,既然我是最後的贏家,那就跟著我的命令,下擺抬更高一點,你可以先尿囉!」

  「!」「青山,求求你讓我去後面吧!在這裡我我實在」

  「青山,你怎麼可以對洛姐姐這樣,就不能換個地方嗎?」

  看著幾女錯愕之外的冷眼旁觀,看著自家姊姊和洛大才女裙子都撩得老高了,還以這般天真的發言,董青山只得連連冷笑。

  「行,老爺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姊,你剛剛尿過,想必尿得很多,看來是又渴了,剛好凝姐姐尿不出來,請你蹲過去算了!我想到一個遊戲,姊,你先站到一邊去。」

  「凝兒姐姐,來過來。」

  董青山待洛凝走近,嘶拉一聲便扯開了上衣,整件裙裝一分兩半飄落下,落凝身上只剩一件不多大的肚兜,連側乳都掩蓋不住。

  「!」洛凝嚇得就往地上蹲,雙手剛要掩住胸前,就被董青山把住,半拖半拉之間就帶到了桌旁。

  「嘩啦啦啦」董青山把大桌上雜物一掃,便把洛凝拱上了大桌。

  可憐洛大才女僅穿著件肚兜,蹲在大桌上手足無措了起來。

  「仙兒姐姐,煩你捉住洛姐姐的雙手提高起來」事不關自己,小公主自然不無可否。

  又指示寧雨昔和安碧如扒開洛寧的雙腳,打成一字型蹲著。然後一把扯下洛凝的小肚兜兒。

  至此名滿江南的第一才女,被脫成了一隻光豬,還被擺弄成這副模樣,形狀優美的乳房歡快跳動,嬌俏的小櫻桃也出來見人。

  不顧洛寧的哭喊,也不看董巧巧哀求的眼神,董青山沉醉在成就感中。

  現在,曾經的初戀就被放在自己身前的大桌上,自己就是連他大腿根處的纖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董青山心裡一陣嘆息,輕得連自己都沒聽見。

  「姊,洛凝姐姐尿不出來,你拿支筆幫幫她吧」古人廳堂上一定備有文房四寶,林府當然也不例外。

  「不要,青山,不要啊巧巧!放開我狐狸精!」

  但哭鬧是沒用的,幾女對於洛凝的觀感本就不好,董巧巧雖然不忍,卻也沒法反駁董青山,更遑論,還有那尊已經被董青山放到後堂主位上的關二爺雕像。

  「姊啊,小時我尿不出來,你是怎麼幫得我呢?吹口哨是吧?」

  「是這樣吹得嗎?」「啾~啾~啾啾兒啾~~~」

  親弟弟董青山就坐在正面對洛凝大腿開處的椅子上,翹著腳吹口哨。親姊董巧巧則拿著毛筆往那溪谷一刷一刷的弄著。

  漸漸地,洛凝的哭喊和掙扎越來越小。然後在某一個瞬間,洛凝睜開緊閉的雙眼,瞳孔縮到了針尖。

  「啊啊啊!」洛凝全身猛的一掙,無奈被幾位大高手制住,僅能秀頸往後一仰,帶起三千青絲,下體卻往前一挺,一股金燦燦,黃澄澄的水流噴薄而出。

  其勢甚大,既綿且長。

  尿了許久,終於在幾股不整齊的殘尿也出不來後,董青山下令三大仙子放開洛凝。

  雙手雙腳被放開的洛凝把身體蜷成了一小圈,以手覆顏,羞怒得無以復加。但除了抽泣卻也不能做些什麼。

  董青山賤笑著看著這一切。站起附身,在洛凝的耳邊輕聲說了幾句。

  「姊姊別哭,你是尿了,其他幾個人卻還沒尿呢,弟弟我不只要教他們尿,還要他們尿出個名堂呢。或許,你可以幫幫忙,那幾位姊姊只要每個人都比你更羞,那你就不羞了啊。」

  這短短幾句,頓時把幾位身負功夫的仙子說了個臉色大變,洛凝也終於不再哭鼻子。

  再次把臉露出來,洛凝甜笑,但她的眼神裡已經帶著點瘋狂。

  「青山,姐姐幫你!」

  說完,也不等董青山反映,右手一勾董青山腦袋,就往自己臉上貼,董青山只覺雙唇一陣柔軟,一片小巧香舌就滑了進來,帶個幾許甘甜的津液。

  董青山雖然懵懂,但也不會放過這點好處,空下來的雙手按上美人的嬌乳,把弄了起來。

  卻不覺唇上一痛,忙得推開洛凝

  「凝姐姐你瘋了?咬我幹嘛?」

  「啊哈哈哈,今夜我出了大糗,就不許我收點利息?你放心,我可以幫你炮制這幾個賤人,不收錢的。」說完便直瞪著董青山。那決絕兇戾的眼神瞪得董青山直發冷。

———————————————————————-

  嬌媚的秦仙兒帶著仙氣,和帶著妖氣更加嬌媚的安碧如,都不是罌粟花。

  且看看洛凝眉山含俏,玉骨冰肌,如三月雨,潤物無聲,觀身形也如小塘雨打芭荷,漠然淡雅,卻無聲銷魂。但董青山看洛凝才是罌粟花。既甜且毒的罌粟花。

  她教董青山先令琴仙兒躺於剛剛那大桌上,再令安碧如跨蹲在秦仙兒臉上。秦仙兒於是便躺在一灘洛凝剛憋出的尿水中,洽尿了有一小會兒,在大年之夜,怎地,怎地是這麼溫涼適宜,呸呸呸!秦仙兒直恨。

  頭上師傅的陰戶如此之近,連一根根的陰毛都看得如此清晰,更遑論大紅的溪谷和溪水。自己何時看過這樣的景色?聞著那淡如似無的氣味,似乎與自己有些不同?這就是師傅的嗎?秦仙兒覺得自己有點暈。

  師徒倆擺弄完,董青山命董巧巧配合洛凝,卡住秦仙兒的頭只能朝上,叫寧雨昔拿著那毛筆在另一邊刷起了秦仙兒粉紅嫩穴。

  一息,二息,三四息,待到十息之後,秦仙兒每個嬌喘呻吟都如萬載高峰一樣的沉重。她卻不知道自己覺得毛筆萬惡,她師傅覺得她的呼呵哈氣才是萬惡。安碧如嬈動著嬌軀和青絲,氣息如蘭,喘息一點都不比自己徒兒輕,有羞的,有憋的。

  時間卻不會因為這幾個小娘子的努力而停止。

  終於一小股一小股的尿水還是從秦仙兒的下體流了出來,聽到董青山的叫好聲,洛凝哪還會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探頭一看,真虧得秦仙兒能忍,忍這麼久還能控制不噴出來,扒拉秦仙兒的一條腿,右手握拳,就往秦仙兒身上,自己剛剛憋得最辛苦的部位一拳敲下。

  只苦得秦仙兒嬌呼一聲,後腦往大桌上一撞,苦忍的尿水也噴了出去,一去不回,尿高兩尺半,本也能尿得兩尺半遠,但寧雨昔寧仙子位置不好,洽被淋了一身。

  一口大氣吐出,秦仙兒雙眼迷離,但苦難劫數還沒過去,眼前一黑整著滿臉滿嘴被一團軟呼呼,熱烘烘,又甜又腥的事物蓋上,尚在茫然。

  洛凝早已招呼董仙兒一人一手把住秦仙兒的雙手,另一邊則用肩膀架著安碧如的腋窩。把安碧如架了起來。

  安碧如迷亂中尿水傾瀉而出。

  秦仙兒亂情中,被自家師傅的尿水灌了個滿口滿鼻,喝了個歡暢,秦仙兒尤自未絕的尿水也大了幾分。

  秦仙兒想掙扎,但自己躺著,雙手被把住,整顆頭還被師父騎在上面,一動不動,只能發出無力的嗚咽。

  秦仙兒的掙扎,微微移動著的瓊鼻,似乎帶給安碧如莫大的刺激和舒適,安碧如也是按照著自己怎麼舒服怎麼來,坐著尿著,屁股聳動磨蹭著。

  「啊啊啊!哎呀,啊啊呀呀呀!呵呵呵哈!」到最後竟然歡暢地笑了出來。秦仙兒無法理解,拳頭握緊,放下,握緊,放下,腳弓蜷起,展開,蜷起,展開。怎麼還沒尿完?

  董青山完全有辦法理解,呵呵呵哈哈地跟著笑著。

  時間的巨輪被推著,滾著,轉著。安碧如被架著,尿著,笑著。秦仙兒被騎著,喝著,尿著。小嘴被堵著,鼓著,咽著。嘶!畫面一時絕美!

———————————————————————-

  

  畫面再美都有止住的一天,洛凝看秦仙兒嘴角不再溢出金黃茶水,就示意董巧巧一起放開架住的安碧如。安狐狸早已回復了心神,停止了笑聲,但,還能如何,被架住還能說是被迫,現在洛凝一放開,難道自己還能厚著臉皮繼續騎著自己徒兒?自己該怎麼辦?

  失神間還是秦仙兒伸手托起自己師傅的豐臀,安碧如順勢就起身然後側身坐在大桌上,秦仙兒也起身,也側坐。師徒對望,猶如母女對視,也有如姊妹對坐。

  安碧如靦靦強強對秦仙兒苦笑,卻發現秦仙兒滿頭滿臉茶水,茶湯金黃,入口回甘,阿,是眼若死灰,不欲與自己說話,比自己當年要殺林三時幾無相左。便也不知道開說些什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