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老婆台北夜蒲團團轉

 終於喺台北返咗嚟,我老婆今次終於喺我面前,開宗明義咁叫其他男人俾綠

帽我戴。

  都算係一個突破,唔知係咪前排有個師兄PM話我天生咁細條JJ,好適合

做男奴,老婆睇咗心郁郁,其實我都覺得係,天生條J無用唔在講,綠帽越戴越

興奮,成日幻想俾啲同事或老闆搞大個肚,或者被鬼佬因姦成孕。

  出發前一個星期,老婆落咗柯打,唔俾我打飛機,仲用 marker 喺

我大脾寫咗“不育”兩個字警剔我,話我再打就不育,但其實我J短袋細,已經

作日俾我同佢d fd 笑不育。

  睇完台北夜蒲團團轉,去台北緊係去蒲啦。

  老婆話我咁細條J要罰,唔俾我著底褲,如果扯旗醜死鬼。

  但我成個星期無打飛機,真係谷咗好多精,好易扯(其實第三日就開始漏精

,因為袋細,儲唔到多),仲會漏精,一陣漏濕條褲點算?所以落到club,

我都唔敢同啲台北辣妹跳,一扯真係會現曬形,出醜人前,惟有我老婆可以俾場

內嘅每個男人抽水。

  佢仲衰到尊登走到我面前被成班狗公圍住又磨又摷,佢知我望到實扯,我慘

到要拎歪面,連睇到無得睇。

  老婆今晚著咗條深藍色露背晚裝,真胸唔在講,條裙仲要短到上 pat 

pat,基本上烏底少少,條裙一縮就見到底褲,或者電梯企落四五級就可以望

到,姣到出汁。

  一落到Myxxx已俾一大班狗公圍住,估唔到台北都幾多老婆喜愛嘅洋腸

,法蘭克福呀,德國大肉腸呀,大腸包小腸呀,應有盡有。

  有得睇無得食嗰個竟然係我,so sad,又想睇,又驚住會扯旗。

  都無眼睇,飲酒飲酒飲酒。

  過咗一陣,唔見咗老婆,唔通咁快俾人夾走咗?灌醉咗?帶咗入VIP?入

咗男廁?帶走咗爆房?正當我擔心之際,老婆又出現返,佢捉住我隻手摸摸佢大

脾,摸上啲,咦!無咗,無咗條底底嘅,入場前仲有架?俾人剝咗?頭先發咗咩

事?我錯過咗?跟僦老婆叻一隻手塞咗啲嘢俾我,底褲,老婆頭先著住嗰條黑色

緊身小底褲?佢自己除定俾人除架呢?咁濕嘅,老婆啲淫水,定男人嘅精液呢?

老婆俾完我就走返入舞池,回望住我淫笑,好似同我講:你老婆而家去邊人摷喇

!又指一指我下面,shxt,一柱擎天,龜頭仲濕濕哋,現曬形,我即刻用雙

手掩,點知俾隔離條臺妹見到,笑到我紅都面曬。

  我哋三個踫踫撞撞咁,終於返到酒店房間。

  丟咗我上床之後,個男人竟然好老實咁諗住離去,咁咪無戲睇?點會,我老

婆一手捉拖佢,講句:謝謝!就攬住人打茄輪,個台灣仔當然還拖啦,一手摷落

我老婆個美臀,我喺床睇到火都嚟,兩片八月十五乜都走曬光。

  我老婆話:我老公喝醉的時候甚麼也不知道的。

  然後拎轉面用返廣東話同我講:軥公,佢唔識聽廣東話架,你繼續醉,慢慢

欣賞你老婆俾人搞俾人食,你唔好打飛機呀,你條細J咁無撚用,而家開始做男

奴,射精權都無呀,呵呵!跟手就轉身除個台灣仔啲衫,個男仔話:就在這裡不

太好吧!沒關絲,我老公一醉就天亮,見陽光才會醒的。

  除下除下,老婆就跪咗床邊,我淨係睇個男人嘅股肌。

  但聽到啲雪雪聲,諗起就開始硬。

  聽到老婆講:好大啊!怎麼可這麼硬!比我老公厲害多了!男人:人妻口技

果了得,真爽!老婆企返起身,男人已經光豬,隱約見碌嘢幾大,起勢咁錫我老

婆背脊,再錫經,又捽碟,high到我老婆係咁呻吟,呢個時候老婆正面向我

,背脊貼住個男人,對住我做咗個錫嘅咀咀俾我,跟住用patpat係咁磨個

台灣仔碌嘢,個台灣仔係咁搾我老婆對波,大讚有料,我老婆猛咁叫好硬好粗。

  眼見個男人條脷係咁奶我老婆,周圍咁奶,我老婆:嘻嘻,你好像一隻公狗

一樣。

  男人:那你就做我的小母狗。

  一手推咗我老婆趴喺床上,老婆望一望我淫笑。

  男人:像母狗一樣把屁股起來。

  老婆真係跟住照做,真係把屁股泰滴鳩鳩滴,迎接老公以外的鳩鳩。

  老婆:套套,你可不要把我肚子搞大。

  男人戴咗套,一手捉住我老婆屁股,一手扶住碌鳩,慢慢進入我老婆本來屬

於我嘅地方。

  老婆:慢慢來,不習慣你大的。

  男人:我很大嗎?是你老公太小吧!老婆:啊,啊,啊,你干得真夠深,插

到我老公插不到的地方啊!就係咁,第一次咁近距離,老婆喺身俾第二個男人用

咗,一大頂綠帽兜頭笠,媽呀,我諗我真係生出嚟戴帽架!男人:干人妻真爽!

在老公干人家太太更爽,啊!個台灣仔當老婆係狗咁做狗仔式,一路,一路伸手

入老婆件衫入面搾搾Bob。

  屌屌下,老婆轉過嚟除咗我條褲,見我扯曬旗,一口含落嚟,忍咗咁,難得

舒服啊!!

  個男人見到咁,好似有少少呷醋,一手拉起我老婆,喺我面前除我老婆剝我

老光豬:真夠淫蕩!我老婆繼續俾佢插到依嘩鬼叫,個男望住我勃起嘅陽具:你

老公真的好細啊,像個嬰兒的一樣,難怪你要找野男人。

  老婆:是啊,哪像你長的這麼大根,騙過很多女生嗎?男人:我這是專門用

來干小雞巴烏龜的人妻的。



  老婆:佔了我老公便宜,還當著我公婆面侮辱我老公,你很壞啊!男人:誰

叫你老公沒這個本事,天生一條小雞雞啊!老婆:啊∼壞死啊你,我喜歡。

  老婆上半身趴喺我身上,下身就竟然俾第二個男人插。

  老婆喺我耳邊講:老公,爽唔爽呀,人哋一面屌你老婆,一面叫你小賓州,

你條賓州仔真係出醜,吖,人前,啊!老婆又對個台灣仔:你干嗎這麼落力,人

家都穴都你干壞了。

  男人:很爽耶,不落力怎對得起心公耶,哈哈!想不到香港的太太這麼淫蕩

  你夾得我很爽啊!老婆一隻手撐住張床,另一隻手去按摩個台灣仔兩粒蛋蛋

  如是插咗我諗廿幾分鐘。

  個台灣仔好興奮,又緊張咁張我老婆反轉瞓咗喺我身上。

  其實突如奇來一野紮落嚟,我叫咗一聲,不過佢哋都應該聽唔到。

  個台灣仔,除套,走上嚟,一嘢插入我老婆個咀度。

  老婆個頭剛剛就我頸同心口位置,咁近距離睇住自己老婆被人口爆,加上我

忍咗咁多日,喺唔使打飛機嘅情況,我條小賓州跳咗兩嚇,射咗,應該係流咗出

嚟。

  不過人哋條大賓州就享用完我老婆仲口爆緊,我睇住佢個春袋係咁一漲一縮

一漲一縮就知佢好多精,射咗好多入我老婆口入面。

  我老婆頂唔順推開佢係咁咳。

  估唔到佢仲未射完,推開咗仲射咗幾下,射到我老塊面都頭髮都係,仲要射

親我,估唔到係咁嘅情況下第一次直接俾人顏射。。。

  個台灣佬完就走咗入廁所,丟左我老婆攤喺我身上,老婆伸手摸摸我條賓州

仔,發現我射咗,好似嬲哋:邊個比你射架?!

  一手摸我啲精插入我個咀度,好姣咁講:啜乾淨佢!我第一次食返自己啲精

,原來真係腥架!我老婆繼續喺我耳邊又姣又淫咁細聲講:你連飛機都唔使打都

射到精,你條JJ真唔知係生出做乜,唔係男人嚟架,你係咪不育架。

  一路講一邊將我面上嘅精撥入我個口度,第一次食完自己啲精就食埋第二個

男人啲精。。。

  老婆攬住我話:男奴射精係要罰架,我罰牙籤仔老公,以後有得睇無得食,

淨係可以睇你老婆俾人食,好唔好呀?我啜住佢隻手指頭點一點,佢抽返隻手出

嚟打咗我春袋仔一嚇:無撚用!我痛一痛,皺一皺眉,老婆:痛呀?老婆鍚返!

一口咀落離,用佢啱啱俾人口爆完嘅賤咀同我打茄輪,條台灣佬真係好多精,估

唔到我仲要同老婆一齊食呢個我老婆嘅男人啲精。

  咀咀嚇,個台灣佬由廁所出返嚟,從後攬住我老婆,捉起佢拖咗入浴室。

  我咀同老婆個咀拉出一條長長嘅精絲,諗返起都覺得好淫蕩。

  我又唔醒得,睇住老婆俾佢夾硬捉走咗。。。

  入浴室鴛鴦戲水。

  之後,聽到老婆夾雜住花灑聲話:不要,吖,我老公,啊,快醒來了。

  他醒來會發飇的,吖。

  老婆半推半就,欲拒還迎,估唔條台佬仔咁狼,走出嚟用條毛巾綁伭咗我對

手,再次喺我面前狠狠咁插我老婆。

  老婆:他醒來看到會跟我離婚,吖,你把人家搞得太淫蕩了,不要。。。

  不要讓我老公看到我淫蕩的樣子。

  台灣佬用站立式從後插緊我老婆,而且已經無用安全套:告訴你老公你是被

迫的便可以了。

  老婆:啊,很深,套套啊,你把人家搞到要飛了,人家老公怎會信我是被迫

的。

  台仔:你說得對。

  跟住一手推咗我老婆落床,反咗老婆對手向後,又用另一條毛巾綁住老婆對

手。

  台仔:這樣子,你老公信吧!老婆:啊,好大,好爽,套套啊,會懷孕的!

台仔:那有男人強姦用套套的,你老公會不信,今晚就姦大你的肚子。

  老婆:啊,爽,既然都被你強姦了,拿點本事來把我的肚子搞子,給我老戴

頂大綠帽。

  老婆講完望一望我,扮一個無辜樣,真係睇到我又硬過。

  台仔:香港的人妻真的捧,放心,我找幫手來把你的肚子弄,當作台灣人送

給你老公的禮物。

  只見個台灣佬真係打電話叫佢啲FD嚟酒店。

  嗰時我哋真係知驚,第一兩公婆都俾人綁住,第二唔知叫幾多人嚟輪我老婆

,老婆不停叫不要。

  我射完一次精,呀,係流完一次已經好累,開始眼瞓。

  過咗唔知幾耐,矇矓中聽到開房門聲,男人笑聲,話咩小雞雞,無用的烏龜

,男人公廁,一堆侮辱我兩老婆嘅說話,同埋,老婆嘅呻吟聲,之後就瞓著咗。

。。

  直至,個口鼻濕濕哋,擘大眼,老婆坐咗上嚟,叫我幫佢奶閪,我不自覺咁

伸條脷係咁奶,好多精同淫水流落我個咀度,老婆仲扭下腰,用塊田幫我洗面,

搞到我成面都係精。

  房入面只係剩返老婆同我,我開始懷疑自己頭先係咪發夢,但老婆成身都係

精,面,口,頭髮,對波,屁股同塊田,仲重要係對手的確被綁住咗。

  老婆:男奴,睇住老婆俾其他男人食係咪好興奮呀,罰你食其他男人嘅精,

奶乾淨先俾你屌。

  我問老婆頭先有幾多個男人屌佢,佢鬧咗我一聲變態後話多到數唔到,係咪

想佢咁答,之後佢坐咗落嚟,終於可以同老婆做愛,一如以往,被佢笑我又細又

短,無鬼用,半分鍾到我就射咗。

  直到而家,我都分唔清當晚係真定發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