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房間(1)

打了一個大哈欠﹐抓抓鬆垮垮的睡衣﹐我睡眼惺忪的走下樓來﹐星期天嘛﹐

晚睡晚起也是正常的。廚房裡的抽油煙機的聲音告訴我﹐大姐正在做早餐。

  果然﹐一聽到我下樓的聲音﹐大姐就從廚房裡大聲說﹕「阿俊﹐你醒了﹗等

我一下﹐早餐馬上就好了。」

  回答她的是我特大號的哈欠聲﹐我聽到大姐笑了一聲。我沒理她﹐逕自坐在

沙發上打開電視﹐電視上出現一個短髮俏麗﹐身材玲瓏有緻的美麗女記者﹐年紀

不大﹐只有22歲﹐今年才剛從大學畢業﹐但看起來卻精明能幹的很。

  什麼﹖你問我為什麼知道的那麼清楚﹖那是當然的﹐因為•••••

  「大姐﹐二姐昨天又沒回來睡啊﹖」

  我叫陳文俊﹐今年17歲﹐是個高二的學生。我有兩個姐姐﹐大姐陳雅玲﹐

25歲﹐二姐陳雅雯22歲﹐現在在電視臺當記者﹐沒錯﹗就是現在正在報導新

聞的美麗女記者﹐因為波灣戰爭的緣故﹐已經兩天沒回家了。

  大姐將做好的西式早餐端出來﹐一邊也有點擔心的說﹕「是啊﹗現在美國正

在打伊拉克﹐電視臺忙的要死﹐雅雯又剛進公司﹐急著有點表現﹐她可是很有企

圖心的喔﹗真怕她會累壞了。」

  我邊吃三明治﹐邊埋怨說﹕「這個海珊是白癡嗎﹖沒事幹麼去佔領科威特﹖

這麼一塊大骨頭她吃的下嗎﹖就算被她吃下去了﹐美國也會叫她吐出來。」

  大姐笑著將牛奶放在我面前﹐說﹕「你管那麼多幹什麼﹖先管好你自己吧﹗

明年就要考大學了﹐你決定好要上哪一所學校了沒﹖」

  我嘴裡咬著三明治﹐含混不清的說﹕「當然是那所有【最高】學府之稱的學

校嘍。哪所大學別的沒有﹐但環境之美絕對是臺北之最。尤其是夜景﹐那可是所

有年輕情侶必遊之地﹐我早就嚮往的要命。」

  大姐聽到我這麼說﹐倒也沒說什麼﹐只是嘆口氣說﹕「阿俊﹐你也不小了﹐

老是這樣漫不經心的﹐你叫大姐怎麼放的下心嫁人呢﹖」

  聽大姐這麼說﹐我也沈默下來。不是擔心自己的前途﹐而是因為大姐﹐因為大姐要嫁人了。

  我母親早亡﹐父親又忙著賺錢養家﹐長年在國外奔波﹐根本沒空照顧我﹐所

以從小我就是被大姐帶大的。

  所謂長姐如母﹐自母親過世之後﹐大姐就負起照顧二姐跟我責任﹐也因為這

樣耽誤了大姐的許多戀愛機會。

  直到最近﹐大姐公司裡一位年輕英俊的經理叫王德偉的﹐在經過長時間的追

求﹐和我跟二姐都有能力能獨立自主之後﹐大姐終於答應他的求婚﹐再三個月後

就要作六月新娘了。

  不是我喜歡誇讚自己的姐姐﹐我兩個姐姐從小就是美人胚子﹐長的又可愛、

又漂亮﹐皮膚是又光滑、又潔白、很柔嫩的感覺﹐早就是附近出了名的美人了。

長大以後更是出落的美麗動人﹐追求者多如過江之鯽。

  大姐從小就很溫柔賢淑﹐很有賢妻良母的架式﹐所有的長輩都很喜歡她﹐都

認定她是最佳媳婦的不二人選。

  二姐就不同了﹐二姐的個性很男性化﹐很具有野性美﹐從小就很活躍的她﹐

老愛跟男生一起玩﹐異性朋友永遠多於同性朋友。

  在對性極為好奇的時候﹐我就常常幻想著她們的裸體自慰﹐既使是現在﹐她

們仍然是我性幻想的第一名﹐比任何明星都能讓我興奮﹐性起時一天自慰個四、

五次也不覺得怎樣。

  我當然不討厭我這未來姐夫﹐事實上﹐我未來姐夫又帥又多金﹐家世人品都

是一流的﹐大姐工作的公司﹐就是他父親在擔任董事長﹐而且他父親王崧是臺灣

有名的商界聞人﹐列名臺灣百大企業的豪門世家。

  所以他也算是配的上我大姐了﹐而且我未來姐夫對我也很好﹐常常買東西來

巴結我﹐我當然對他印象很好﹐不過只要一想到他就要把我最親愛的大姐帶離我

的身邊﹐就不免感到有些忌妒。

  吃完早飯﹐大姐就回房間去換衣服﹐今天姐夫要帶她去試禮服﹐聽說他們的

婚禮要在金x酒店席開5百多桌﹐光禮服就要換15套﹐想到就累。

  看到大姐難掩興奮的表情﹐一股妒意充斥在我的胸口。我意興闌珊的關掉電

視﹐想回房睡個回籠覺。

  我家是一棟獨門獨戶的房子﹐一樓是客廳﹐飯廳﹐廁所﹐廚房和主臥房。只

是因為爸爸長年在外工作﹐主臥房已經閒置很久了。

  我和姐姐們的房間都在二樓﹐二樓只有三間房﹐成凹型格局﹐上樓後左邊室

大姐的房間﹐右邊是二姐的房間﹐我的房間在最後面﹐要回我的房間得先經過姐

姐們房間的門口。

  二樓前後都有一個陽臺﹐前面的大陽臺是全家共用的﹐大姐總會把洗好的衣

物拿到這裡曬。有時老爸在家﹐我們全家到齊﹐而大夥又心情好的時候﹐我們也

會在陽臺上開飯﹐氣氛相當不錯。

  後面的小陽臺就時我個人專屬的私人空間﹐那裡也是我的運動場所。

  在經過大姐的房間時﹐卻發現大姐不知道是興奮過度還是怎樣﹐房門竟然沒

有關好﹐留了一道縫隙。

  一時間﹐我只覺得我的心臟狂跳﹐口乾舌燥。難耐心中的渴望﹐我靜靜的湊

到門縫往裡偷窺。

  門縫開的不大﹐但已經足以讓我看見我想看到的一切了。大姐已經把家居服

脫掉﹐全身只穿白色的胸罩和三角褲﹐樣式很保守﹐但配上大姐纖細白嫩的肌

膚﹐曲線優美的身材﹐卻讓人覺得美麗的讓人迷醉。

  雖然姐姐從小就是我性幻想的物件﹐但我從來沒有看過任何一位姐姐的裸

體。事實上我從來沒有看過女性的裸體﹐雖然從網路上和一些色情雜誌裡﹐我也

看過不少裸體甚至是做愛的圖片。但請相信我﹐圖片跟真人是完全無法比較的﹐

尤其是我大姐的裸體絕對是極品中的極品。

  我大姐胸部不大﹐我猜大概只有B罩杯﹐但在纖細的腰肢襯托下﹐卻出奇的

挺翹結實﹐雖然包在胸罩裡仍然顯得如此豐挺飽滿。

  大姐不算高﹐160公分上下﹐但她的腿卻非常修長﹐很有魅力。大姐的脖

子非常細長優美﹐當大姐將她的長髮撩起來時﹐總能讓我心臟猛跳幾下。

  大姐渾然不覺自己的春光已經外洩﹐輕哼著不知名的調子﹐神情愉悅的試穿

她放在床上的幾件套裝。

  那美麗的姿態﹐讓我的肉棒充血勃起﹐在不知不覺中﹐我已經將手伸入睡褲

裡握住自己的肉棒開始套弄起來。我壓抑著自己粗重的呼吸﹐死命的擠壓自己的

肉棒﹐終於在一陣爽快中﹐我發洩了。

  在發洩的同時﹐我忍不住輕吟出聲﹐我發誓﹐只是輕輕的一聲﹐但已經足以

讓大姐注意到了。在大姐向門外看過來之前﹐我已經倉皇的跑回自己的房間。

  我一把趴在自己的床上﹐害怕會被大姐責罵。幸好沒多久﹐未來的姐夫來

了﹐大姐敲了敲我的門﹐告訴我她中午不回來了﹐午餐自己解決了。

  從她一如平常的聲音裡﹐我無法察覺到﹐她是否發現到我剛才的偷窺行為﹐

但顯然她的心情並沒有變壞。

  聽到汽車開走的聲音﹐我放下心來﹐想起剛才偷窺大姐美妙的半裸胴體﹐雖

然才剛發洩過一次﹐我的肉棒還是又馬上擡起頭來。我將睡褲脫下﹐將剛才的發

洩物擦乾淨﹐然後又痛痛快快的發洩一次。

將內褲跟睡褲洗好﹐掛在浴室裡晾乾﹐我的睡蟲也跑了。收拾了一下﹐我也

出門去玩了。

  約了學校裡幾個比較要好的同學後﹐我們一起去打藍球。我在學校是回家社

的社員﹐空閒的很﹐常常跟三五好友到附近的市立公園打籃球﹐順便泡泡馬子﹐

這個公園可大的很﹐不但有籃球場﹐還有排球場﹐其他如遊泳池﹐高爾夫球場一

應俱全﹐當然都是收費的。

  附近還有一個馬術俱樂部﹐我老爸還曾是那個俱樂部的會員呢﹐只是近來騎

馬的人少了﹐馬也剩沒幾匹﹐好像快關了。

  打籃球搞的我一身臭汗﹐但我還是跟同學去吃了碗大碗公牛肉麵﹐這才回家

去。

  一開門﹐卻發現門沒上鎖﹐一雙高跟鞋各分東西的倒在玄關前﹐我知道﹐我

那粗枝大葉的二姐終於回來了。果然﹐我二姐衣服沒換﹐妝也沒卸﹐就這樣躺在

客廳的沙發上睡著了。

  我一靠近﹐一股體臭撲鼻而來﹐靠﹗二姐至少兩天沒洗澡了。我忍著臭味﹐

搖醒二姐說﹕「二姐﹐二姐﹐拜託你先去洗澡再睡好不好﹖臭死人了。」

  二姐被我搖的不耐煩﹐突然一把把我抱住﹐像在夢囈著說﹕「阿俊﹐你回來

了啊﹗別吵我﹐我兩天沒睡了﹐讓我先睡一個鐘頭再叫我。」

  是誰說美女的體味一定是香的﹖我能確定的是﹐任何美女兩天沒洗澡﹐體味

都是臭的。二姐的胸部明顯比大姐大上一個罩杯以上﹐又柔又軟的讓我枕的很舒

服﹐但那兩天沒洗澡的臭味卻又讓我很難過。

  我掙紮的脫出她的摟抱﹐大叫說﹕「妳不但兩天沒睡覺﹐還兩天沒洗澡﹐臭

死了﹐二姐﹐起來啦﹗」

  二姐還是繼續睡她的﹐根本不理我﹐無奈之下﹐我只好背著二姐回她的房

間﹐將她丟在她的床上後﹐我也累的差不多了。沒想到吧﹗記者這個工作﹐在螢

幕上看起來光鮮亮麗﹐其實卻是又髒又臭的很難讓人受的了。

  我回房去收了一下電子郵件﹐跟同學要了一點明天上課要用的資料﹐這才帶

著換洗衣物﹐洗澡去了。

  隨便沖了一下身體﹐我就舒舒服服的將自己泡在浴缸裡﹐讓熱水將我全身的

毛細孔全部打開﹐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正在享受時﹐浴室的門卻突然被人打開了﹐我嚇的將全身浸在熱水裡﹐只見

我二姐一臉沒睡醒的樣子﹐一下子就把她的裙子撩起來﹐然後把藍色的三角褲一

脫﹐露出豐腴雪白的臀部﹐一屁股坐在馬桶上拉屎。

  我大叫說﹕「二姐﹗妳在幹嘛﹖」

  二姐先漫不經心的回答說﹕「大便啊﹗幹嘛﹗」然後才想起來﹐驚訝的看著

我說﹕「阿俊﹗你怎麼會在這裡﹖想偷看啊﹗」

  我氣急敗壞的說﹕「誰想偷看哪﹗是我先進來得的欸﹗」

  二姐笑著說﹕「想看就說想看﹐別不好意思﹐你也應該是會對異性產生興趣

的年紀了﹐想偷看也是很正常的嘛﹗除非你是同性戀。」

  是很正常﹐但是•••「拜託∼∼二姐﹐我在洗澡﹐是我先進來浴室的。忘

記鎖門是我的錯﹐我道歉﹐但我沒想偷看妳﹗還有﹐我是個正常的男性﹐我的性

向很正常﹐我不是同性戀﹗」

  二姐笑嘻嘻的說﹕「別騙我了﹐怎麼說我們也是一家人﹐我絕對不會因為你

是同性戀而看不起你的。」

  「二姐﹗﹗﹗﹗」我幾乎是大吼出聲了。

  二姐大笑著起身﹐那雪白的屁股﹐讓我窒息了一下﹐二姐毫不在意在我面前

將屁股擦乾淨﹐穿好衣服說﹕「洗快一點﹐我也要洗﹐兩天沒洗澡﹐我都快臭死

了。」

  這個死二姐﹐竟然敢在一個正值青春期的大男人面前毫無顧忌的擦屁股﹐她

根本沒把我當男人看﹗可惡﹐早晚我會讓她明白﹐輕視一個身心健康的年輕男子

﹐是個多麼嚴重的錯誤。

  只是現在﹐我也只能目送二姐窈宨的身影離開而毫無辦法。

  我匆匆的結束泡澡﹐穿好衣服離開浴室。二姐這時已經換下套裝﹐穿著家居

服在門外等了。她還罵了一句﹕「真慢﹐你在孵蛋啊﹗」真是氣人。

  二姐剛進去﹐我就覺得不妙﹐果然﹐二姐一進去﹐就發現早上我手洗的內褲

和睡褲。她故意大驚小怪的驚呼說﹕「唉喲∼∼什麼時候我們家的小少爺會自己

洗褲子了呀﹗莫非是夢遺了嗎﹖唉∼∼小少爺終於長大了﹗」

  我羞的幾乎無地自容﹐可惡的二姐﹐竟然敢這樣欺負我﹗

  「我一定要報仇﹗」我在心裡狂吼著。

  大姐打電話回來﹐說她未來的公婆要請她吃飯﹐今天可能要10點左右才能

回家。大姐一直在跟我抱歉﹐說她明天一定會做一桌我愛吃的好菜來補償我。

  我心裡酸酸的﹐但也無話可說﹐只好告訴她【吃飽一點】﹐但這心中濃濃的

醋意可是沖的我鼻子都酸酸的。

  電話剛掛﹐二姐就洗好澡走出來了﹐二姐一邊擦她的頭髮﹐一邊問我是誰的

電話。我把大姐的話告訴她﹐二姐喔了一聲﹐也沒說話﹐就上樓去了。

  我才想起來﹐向著樓上提高聲量問二姐說﹕「二姐﹐大姐不回來﹐晚餐沒著

落了﹐妳要吃什麼﹖我去買。」

  二姐從樓上回我說﹕「我不吃了﹐我要補眠﹐明天我又是早班﹐得趕快睡個

美容覺﹐睡眠不足可是女人美麗的大敵。」

  我譏笑二姐說﹕「不吃晚餐﹖要減肥啊﹗聽小弟的忠告﹐妳現在才想到要減

肥已經太遲了。」

  然後我就聽到一陣打雷聲﹕「陳文俊﹐你想找死啊﹗敢揭你二姐的短。」

  我哈哈大笑的趕緊落跑﹐畢竟二姐發起火來可是很可怕的。每次我聽到有同

學在羨慕我有兩個美麗動人的姐姐﹐尤其是稱讚我二姐既美艷又大方又有氣質﹐

簡直是他們夢寐以求的理想情人時﹐我都在苦笑。

  那群瞎子真是有眼如盲﹐完全被我二姐的外表所矇蔽﹐一點都不知道我二姐

真面目有多麼可怕﹐而我又是生活在如何水深火熱的痛苦中。

  還是大姐好﹐大姐才是我理想中的情人賢妻。

  眼看離吃晚飯的時間還早﹐我跑到國民住宅那裡的舊租書店看書。這家租書

店很小間﹐書排的密密麻麻的﹐根本沒有多少地方可坐。我租了一套武俠小說﹐

付完了錢就拿著書跑到樹下去看。

  那套武俠小說還是印在馬糞紙上﹐三小本釘成一大本的那種舊書﹐書名叫

【情劍京華】﹐故事本身倒是很老套﹐一個身負血海深仇的孤兒﹐被仇家追殺然

後掉到山谷﹐然後運氣好﹐吃到什麼千年參王啦﹗千年何首烏啦﹗總之都是活了

很久的植物﹐功用是增加主角1甲子以上的功力。

  然後很恰巧的﹐主角總還會檢到一本武功密笈﹐學會後就天下無敵﹐然後出

來報仇。只是我一直不明白﹐紙紮的武功密笈難道不會爛掉嗎﹖學這種來路不明

的武功﹐萬一寫密笈的人根本是在唬爛的呢﹖反正也是打發時間﹐隨手翻翻﹐也

不用在意。

  突然﹗書中有一段故事吸引了我的注意﹐這一段是寫主角的仇家住在北京

城﹐真正的身分不但是朝廷的王爺﹐更是主角的親舅舅。



  而他之所以要去殺主角全家﹐竟然是因為他愛上了自己的姐姐﹐也就是主角

的母親﹐所以率人去把他姐姐搶回來﹐將她軟禁在王府裡﹐然後強姦了她﹐最後

還跟大反派像夫妻一樣的一起生活了10幾年﹐而且還生了一個女兒。

  荒唐的是主角又愛上了這個又算是表妹﹐又算是同母異父的妹妹﹐兩人還發

生了性關係﹐真是亂的一榻糊塗。

  這段吸引我的﹐就是那個大反派的戀姐情結﹐他竟然為了這種畸戀而殺人全

家﹐而且還強暴了自己的姐姐﹐一姦就是十幾年。

  其中最讓我感到震驚的﹐卻是主角母親的態度﹐從剛開始被自己弟弟強暴後

的痛不欲生﹐慢慢變成無奈的認命﹐到後來姐弟倆卻比真的夫妻還恩愛﹐若不是

主角的出現﹐兩人搞不好真的會白頭到老了。

  最後主角的母親是自殺了﹐表面上她是因為姐弟亂倫的醜劇﹐讓她羞於見人

甘願赴死。但我不論怎麼看﹐都覺得她是因為她弟弟死了﹐生無可戀﹐所以自願

追隨他弟弟於地下﹐換言之就是殉情了。

  看完書後﹐我發現我根本站不起來了﹐因為我的肉棒已經先站起來了﹐完全

膨脹的肉棒硬的嚇人﹐因為我已經把自己想成那個大反派了﹐而姐姐的角色當然

是幻想成大姐。

  這段奇妙的租書經驗讓我整整花了半個鐘頭才冷靜下來。

胡亂吃了一點東西﹐天色早已變暗了﹐在回家的路上﹐我開始想著﹐我會不

會為了大姐殺人放火﹖而且還是她的老公﹖

  一直到回家之後﹐我還是沒有明確的答案。但有一點是確定的﹐那就是我越

來越討厭我未來姐夫了。

  我回到家時﹐家裡一片漆黑﹐大姐還沒回來﹐二姐大慨還在睡覺吧﹗我無聊

的打開電視﹐看著無聊的節目。

  太無聊了﹐我負氣的關上電視﹐回房去了。經過二姐的房間的時候﹐還聽到

她說著夢話﹕「美軍已經進入科威特市區﹐伊軍已經開始撤回伊拉克境內了。」

這個二姐﹐還真是個工作狂。

  打開電腦﹐玩起國人自製的三國演義﹐外面美伊在大戰﹐我在電腦裡大戰魏

蜀吳。

  剛把劉備這個愛哭鬼殺掉﹐收服了關羽﹐張飛﹐趙雲等勇將時﹐門外傳來汽

車煞車聲。「大姐回來了﹗」

  看看時間﹐真的10點多了﹐大姐時間抓的還真準﹐我連忙下樓迎接。下樓

時大姐已經開門進來了。

  只是在下樓的瞬間﹐我突然發現﹐姐夫已經開車離開了﹐沒有進門。真是奇

怪﹐以往姐夫送大姐回來時﹐總會進來坐坐的。

  而且大姐的眼睛竟然是紅紅的﹐好像哭過。我愣愣的說﹕「大姐•••」

  大姐這才看到我﹐勉強笑著說﹕「還沒睡啊﹐雅雯回來了嗎﹖」

  我點點頭說﹕「二姐大慨是下午1點多回來的﹐她好像累壞了﹐一回來就洗

澡睡覺了﹐晚飯也沒吃。」

  大姐喔的一聲﹐表示知道了。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大姐的表情有點落寞

﹐今天早上她出門時﹐心情不是還不錯嘛﹖大姐今天是不是跟姐夫的爸媽發生了

什麼事了﹖

  我想問問大姐﹐只是話到嘴邊﹐卻變成了﹕「大姐﹐妳要不要洗澡﹖我幫妳

放熱水好不好﹖」

  大姐有點感到意外的表情﹐我可從來沒有伺候人的習慣﹐只有被伺候的份。

大姐欣慰的笑著說﹕「好啊﹗阿俊﹐那就謝謝囉﹗我先去拿衣服﹐水就拜託你

了。」

  在大姐洗澡的時候﹐我一直在外面等﹐我想問大姐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只是

看出我欲言又止的大姐﹐卻只用一句話﹐就把我擋住了。

  「我很累了﹐想先去睡覺﹐有什麼話﹐我們明天再說好嗎﹖」

  無可奈何之下﹐我也只好憋著一肚子的疑問﹐回房睡覺了。只是說她累了想

睡的大姐﹐她房裡的燈光﹐卻一直到12點多才熄滅。

  我知道一定有事發生﹐而且一定跟未來姐夫一家有關係﹐心中隱隱對大姐的

這場婚姻有些不安的聯想。該死的﹗如果他們敢欺負我大姐﹐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們。

  但說真的﹐如果大姐真的嫁不成姐夫了﹐捫心自問﹐在我的心裡恐怕是高興

的情緒居多。糟糕﹐我怎麼會希望大姐不幸福呢﹖

  懷著不安的心情﹐我也入睡了。

  「陳文俊﹐起床﹗快起床﹗」

  在我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之前﹐我已經被二姐從床上一把揪起來。二姐一

把將我的制服丟給我說﹕「阿俊﹐快一點﹐遲到了﹗」然後她就跑了。

  遲到了﹖怎麼會﹐我的鬧鐘還沒響啊﹖我在不明就理之下﹐趕緊把衣服穿好

﹐手忙腳亂的跑下樓﹐一看到客廳的時鐘﹐我差點為之氣結。

  「二姐﹐才6點多﹐我遲什麼到啊﹗」幫幫忙﹐我昨天快一點才睡﹐6點多

就把我挖起來。

  瞪著剛從浴室整理完儀容﹐身穿標準上班族套裝的二姐﹐我一付妳最好給我

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我就要妳好看的表情。

  只是二姐根本沒把我惡狠狠的眼神放在心上﹐她一面戴上小巧的耳環﹐一面

若無其事的說﹕「是我快遲到了。」

  老天爺啊﹗我前世是造了什麼孽啊﹗為什麼給我這樣的二姐﹖

  我大吼說﹕「你遲到關我什麼事啊﹗幹麼那麼粗暴的叫我起床。」

  二姐笑咪咪的說﹕「當然有關係啊﹐你得載我去上班哪。」

  我沒好氣的說﹕「為什麼我非得載你上班不可﹖妳的機車咧﹖」

  二姐說﹕「壞了﹐還沒修。」

  「那妳不會坐計程車喔﹗」我還是拒絕妥協。

  二姐一臉可憐兮兮的哀求我說﹕「月底了嘛﹐我的錢不夠花了﹐只好拜託你

了﹐誰叫你是我唯一的弟弟呢﹗」

  一個美艷動人的女子﹐用一付可憐兮兮的表情哀求你﹐真的很難拒絕啊﹗雖

然我明明知道這個女人實際上是一個粗魯﹐狡猾﹐尖酸刻薄又善於偽裝的狐狸﹐

但還是不得不答應她。

  只是在答應之前﹐為了維護自己最後的一點尊嚴﹐我還是說﹕「少說這些肉

麻話﹐好啦﹗我送妳去上班﹐只是下不為例喔。」

  二姐歡呼一聲﹐拿起隨身皮包﹐就拉著我往外衝﹐看著二姐的表情﹐我就知

道﹐她只聽到我答應送她去上班﹐其他的話根本充耳不聞﹐我也只能無語問蒼天

了。

  騎著我的6段變速捷安特﹐我載著二姐往她在八X路上的電視公司去﹐說真

的還真遠。

  半路上二姐問我說﹕「大姐昨天幾點回來的﹖」

  我回答說﹕「10點多回來的。」

  二姐喔了一聲﹐就沒有說話了。

  我遲疑了一下﹐還是跟二姐說﹕「大姐昨天的情形很怪。」

  二姐詫異的說﹕「哦﹗怎麼說﹖」 

  我把大姐昨天的情形說了一遍。二姐聽完後﹐沈吟說﹕「是有點奇怪﹐看來

應該跟昨天大姐跟王德偉她爸媽見面有關﹐我們得查清楚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才行。為了大姐的幸福﹐我們恐怕得扮一次科南道爾了。」

  「科南道爾﹖」我疑惑的問。

  二姐得意的說﹕「你不知道嗎﹖是扮偵探啦﹗」

  我說﹕「是福爾摩斯吧﹖﹗科南道爾應該是作者才對吧﹗」

  二姐的臉一陣紅﹐惱羞成怒的賞了我一個爆慄說﹕「少囉唆﹐有需要時﹐你

連亞森羅蘋都得扮。」

  這個暴力女。我摸摸被賞了爆慄的地方。愁眉苦臉的說﹕「不用扮小偷吧﹗

  二姐愣了一下﹐看她的臉色﹐我猜她根本不知道亞森羅蘋是個專職大盜﹐只

以為他是個帶假面具的神秘帥哥。只是她仍然硬撐說﹕「為了大姐﹐赴湯蹈火你

也應該在所不惜。」

  我苦笑說﹕「是是是﹐妳赴湯﹐我蹈火﹐我們在所不惜。」

  二姐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到二姐的公司後﹐二姐說﹕「大後天開始﹐我連休4天﹐連禮拜天就有5天

了﹐到時候我們再一起去調查大姐的事。」

  我說﹕「那怎麼行﹐我還要上課欸。」

  二姐強硬的說﹕「為了大姐﹐請假也要去。」

  我也只好無奈的說﹕「是﹗明白了﹐在所不惜。」可憐我的全勤獎啊。

  接下來的幾天﹐一切都很平靜﹐大姐二姐還是照常上班﹐我也照常上課。但

我卻知道﹐一個刺激的偵探遊戲﹐就要以大姐的幸福為藉口開始了。

  時間越來越接近時了﹐當我和二姐的眼神相互交集﹐我們都發現了彼此眼中

的興奮﹐遊戲即將展開。

  終於到星期三了﹐我跟二姐一早就準備好了﹐二姐為了今天﹐還專程去借了

一部125的豪邁機車作為代步工具。我也以家裡有事為由﹐向學校請假﹐家長

簽名的部分﹐當然是由二姐包辦囉。

  這都是瞞著大姐在進行的﹐我假裝去上學的﹐等大姐去上班之後﹐馬上又跑

回家來換裝。等我換好衣服﹐準備去叫二姐的時候﹐二姐的裝扮還真讓我嚇了一

大跳。

  天啊﹗二姐居然穿上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迷你裙﹐露出兩條雪白渾圓﹐挺直

修長的雙腿。上身穿了時下年輕女孩流行的白襯衫﹐針織背心和紅色的領帶﹐再

加上臉上脂粉未施的清純模樣﹐讓我不得不承認﹐二姐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大﹐起

碼年輕5歲。

  只是平常看慣了二姐成熟打扮的我﹐還是驚訝的說﹕「二姐﹐妳怎麼了﹐幹

麼扮年輕啊﹗」

  二姐順手又賞了我一個爆慄﹐「笨喔﹗王家上下都認識我們﹐不改裝一下很

快就會被發現的﹐來﹗你穿上這些西裝﹐再貼上假鬍子﹐包準沒人看的出來。快

換上﹐這可是我向管路具的阿伯撒嬌才借回來的。」

  我看二姐帶來對我來說【超齡】的衣服﹐還有演戲才看的到的小道具﹐心裡

有些寒寒的﹐看來二姐是真的是想玩大的了。

  幸好我的個子滿高的﹐而且因為常打籃球的關係﹐身材還算壯碩﹐要不然還

真撐不起這套西裝呢﹗

  換上二姐帶回來的西裝﹐帶上假的小鬍子﹐我看起來真的很像上海灘的丁力

﹐我苦笑著向二姐說﹕「二姐﹐不行啦﹗穿這樣太畸形了﹐反而會引人注意的啦。」

  只見二姐手裡拿了一【坨】髮油說﹕「少囉唆﹐頭低下來。」我只能照辦。

二姐將髮油抹在我的頭上﹐然後細心的幫我梳好。

  油膩的髮油讓我恨不舒服﹐我剛想抗議﹐但一下看到二姐的表情﹐卻讓我說

不出口。二姐的表情是那麼專注﹐那麼溫柔﹐哪有半點平常那種潑辣的樣子。二

姐溫柔的模樣讓我感覺到二姐好像不是在幫我梳頭﹐而是幫她心愛的人裝扮。

  這時我得出了一個結論﹐二姐的偶像一定是周潤發。

  裝扮好的我﹐真的很像70年代的人﹐二姐滿意的說﹕「這樣誰都認不出你

來了。」

  我嘟囔的說﹕「當然認不出來﹐我現在根本不像正常人。」

  出奇的是二姐並沒有動手﹐她只是笑咪咪的挽著我的手﹐說﹕「走吧﹗我們

出門吧﹗」

  自我上高中以後﹐姐姐們已經很少對我做這種親密的動作﹐這時二姐突然對

我這麼親密﹐讓我的手臂完全感覺到二姐乳房的豐滿柔軟﹐二姐卻像一點都沒注

意到正被自己的弟弟大吃豆腐﹐我忍不住心跳加速﹐臉也紅了起來﹐胯下肉棒也

開始興奮了起來﹐要不是褲子還滿寬鬆的﹐我只怕就要當場出醜了。

  看著二姐愉快的表情﹐我突然覺得自己不是她的弟弟﹐而是二姐的男朋友。

  三月的臺北還滿涼爽的﹐要不然這身西裝就可以把我熱昏了。因為這時候的

我﹐看起來年紀比較大﹐所以由我騎車﹐二姐在我後面報路。

  不知道二姐在幹麼﹐一直在我耳邊吹氣﹐弄得我癢的要死﹐我一聳肩表示不

舒服﹐二姐就喀喀喀的嬌笑著﹐然後過沒多久又來﹐好像玩上癮了。

  我還沒有駕照﹐很怕被警察臨檢到﹐二姐又一直鬧﹐讓我很緊張。好不容易

我們終於到了未來姐夫王德偉位於天母進階住宅區的住家。

  我跟二姐進了王家對面的一家咖啡廳裡﹐二姐坐在靠窗的位子﹐叫了兩杯咖

啡﹐跟我面對面坐著。

  二姐攪動著面前的咖啡說﹕「我問過那天大姐跟姐夫爸媽吃飯的那家餐廳服

務生﹐據他說那天姐夫的爸爸對大姐還不錯﹐就是他媽媽不知道是怎麼樣﹐一直

說話諷刺大姐﹐說她好像是想高攀王家似的﹐我想這就是那天大姐哭的原因了。」

  我一聽竟然是這個樣子﹐忍不住一拍桌子站起來大怒說﹕「什麼﹖竟然有這

種事﹖她有沒有搞錯﹖是她兒子來追大姐的誒﹐還高攀咧﹗誰高攀誰啊﹗」

  我這一生氣﹐說話的聲音不免就大聲了些﹐原本有些吵雜的咖啡館﹐一下子

就安靜了起來。

  二姐連忙跟周圍的客人點頭致歉﹐然後拉著我坐下來說﹕「你發那麼大的火

幹麼﹖能解決問題嗎﹖」

  我餘怒未息的問二姐說﹕「那你有辦法解決嗎﹖」

  二姐得意的說﹕「當然有囉﹐現在的問題只在王老太太身上﹐我們只要知道

她為什麼會這麼討厭大姐﹐然後想辦法改變她的觀念不就可以了﹖」

  二姐看了一下時間說﹕「現在差不多10點30分了﹐王家的傭人差不多要

出來買菜了。」

  二姐剛說完﹐果然王家的傭人就出門去買菜了。我佩服的看著二姐說﹕「妳

怎麼知道的﹐真厲害﹗」

  二姐得意的說﹕「我當然有我的訊息來來來來源﹐不然記者作假的啊﹗走啦﹗」

  我傻傻的問﹔「去哪﹖」

  二姐拉著我出咖啡廳才輕聲說﹕「當然是進王家囉﹗王太太早上去做瑜珈﹐

要11點才會回來。」

  我嚇了一跳說﹕「不行啦﹗這種大富之家一定有保全的﹐我們會被抓的。」

  二姐笑著說﹕「如果剛才那個傭人沒開保全﹐就不會被抓囉。」

  我想了一下﹐這才恍然大悟說﹕「哦∼∼妳收買了那個傭人﹖」

  二姐神秘的笑一笑﹐沒有回答我。

  我讚嘆說﹕「現在不打仗﹐還真是浪費妳這個人才啊﹗」

  二姐疑惑說﹕「什麼人才﹖」

  我說﹕「作奸細的人才。」

  二姐推了我一下說﹕「少嚼舌根了﹐動作快一點啦。」然後拉著我進王家旁

邊的巷子﹐看四下無人﹐飛快的脫下外套舖在圍牆上﹐蓋住圍牆上的碎玻璃﹐然

後對我說﹕「托我上去。」

  我不敢怠慢﹐連忙雙手互握﹐二姐借力一踏﹐就這樣翻上圍牆﹐然後趴在外

套上﹐伸手要拉我說「快上來﹗」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二姐俐落的動作﹐心想﹕「真的要做亞森羅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