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大嫂

滿腦子都是女友的嫂嫂,妳渴望這種偷情的快感嗎。

        

幻想和女朋友的大嫂偷情,每次到他家裡我都會偷偷窺視他大嫂,大嫂有張美艷的臉蛋,身材比例也相當完美,總是喜歡穿著連身的絲質洋裝,細心一點可以看到深藍色的胸罩和內褲。

有一次我們在他家裡煮飯,女友去買調味料,他哥哥在客廳看電視,只有我和他嫂嫂在廚房洗菜。

我和他都站在流理台前面,因為靠的有點近,我聞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水氣味,有點神魂顛倒、意亂情迷,滿腦子都是和嫂嫂做愛時的畫面,嫂嫂撩人的擺各種淫蕩的姿態。

          

我終於忍耐不住的想要勾引他,我把身體稍微挪近嫂嫂,輕輕的碰觸到他的手臂,他似乎沒有發覺我的意圖,雖然只是這樣的動作卻已經讓我得到一股莫名的快感。

藉口要拿東西把手繞過他身後,就像是要從嫂嫂背後環抱著他,他把臉轉過來瞪著我,好像不明白我要做什麼,那眼神李有些嬌嗔和責備的意味。但是他卻沒有出言制止我輕薄的舉動,看見他並沒有太激烈的反應,我也更加放肆的挑逗著他。

          

我想結了婚的女人都是需要被讚美和疼惜的,就算我的行為是個錯誤,也可以向他解釋一切都是因為他令我情不自禁吧?

          

從嫂嫂背後溫柔的抱住他,緊貼著他窈窕的身軀,小腹下面那堅挺的肉棒頂在他渾圓的俏臀上,此刻再多說什麼也是多餘。女友的嫂嫂被如此侵犯著身體難道還不瞭解我的企圖,我把臉靠在他肩上親吻著他白皙的頸部和耳垂,一雙手也遊移在他飽滿的乳房和平坦的小腹上。

          

嫂嫂不安的扭動身體逃避我進一步的無禮,用很細微的聲音說:「我老公在客廳呢!快點停下來。」

         

我不肯放棄這個大好機會,在他耳邊對他說:「婷。我一直都很愛妳,只是礙於你是女友的嫂嫂不敢告訴妳,每天晚上我都夢見和妳纏綿交歡,再繼續這樣下去我會崩潰的。」

        

嫂嫂轉過身將我推開,有些喘息的告訴我︰「今天晚上我老公會去參加同學會,應該要到淩晨才會回到家裡,你現在快停止吧。」

        

我聽了真是爽死了,沒想到平常外表高貴優雅的大嫂竟然對我說出這種挑逗的暗示,亢奮的心情讓我忍不住緊緊擁抱她,並且激情的吻著她鮮紅濕潤的唇瓣。大嫂也微微張開貝齒回應我舌尖向深處探索,火燙的身體因為彼此愛撫摩擦而顫抖起來。

          

她老公在隔壁客廳卻渾然不知老婆被妹妹的男友愛撫,嘴裡還發出小到只有二個人聽得到的呻吟。

          

我很期待今夜,我想女友的嫂嫂在我的勾引下出軌一定也有種非常興奮、偷情的快感。等不及在我來到家裡面時,就穿上最性感的衣服,擺出最淫蕩的姿勢,趴在客廳的沙發上讓我從後面狠狠的插入她體內。

        

天色還沒暗下來我就來到女友家的巷口,她和哥哥、大嫂住在一起,但是我知道女友並不在家。

        

等了大約一個小時後,我看見她哥哥的車子緩緩從停車場開出去,我立刻下車走進電梯裡。

         

到了門口我按了電鈴,大嫂來應門時正巧隔壁的陳太太要出去倒垃圾,我虛心的問︰「小玲在嗎?」

        

大嫂回答不在,我連忙說和女友約好了,請大嫂讓我進去等她。

          

一踏進到客廳,大嫂剛將門鎖上,我就聞到一股濃郁的香水味。

        

女友的大嫂穿著一件白色緊身的T恤和灰色及膝的窄裙,微微濕潤的長髮明明白白的告訴我她剛洗完澡。雖然沒有化妝,但是那種神韻和白天再廚房偷偷摸摸的調情時一樣誘人。尤其是我能輕易的看穿ㄒ恤裡面那件黑色的胸罩,包裹住那白皙堅挺的乳房,腦海裡已經浮現出大嫂一臉淫蕩的讓我搓揉著雙峰、緊緊擁抱交纏的畫面。

        

大嫂口氣有些氣惱的責問我,你真是大膽,也不先打通電話,幸好大哥才剛走,要是還在家裡面就糟糕了。我露出有些邪惡、得意的笑聲。

        

「大嫂,我在巷口等了一個鐘頭,看見大哥出去才上來的。」我邊說邊貼近大嫂身旁,微微接觸到大嫂的身體,近到我能聽見大嫂呼吸的聲音,現在,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只剩下那層薄薄的衣服了。

 

大嫂低聲的罵了一句「色狼。」臉上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害羞泛起一片紅暈。

          

我將手放在大嫂腰際輕輕撫摸著大嫂渾圓的臀部,低頭親吻著大嫂的耳垂,用細微溫柔的聲音告訴她。

          

「是是是…都是我不好,色膽包天,誰叫我一件到大嫂就情不自禁、意亂情迷…早也想晚也想。」

          

大嫂說:「貧嘴,有什麼好想的?」

「有啊,想著要如何和妳上床啊。」嘴巴這麼甜一定常常哄的小玲上天了…大嫂虧我。

        

「哪裡的話嗎?我可是很少讚美女人的喲!只不過大嫂妳可是我夢中的女神,日思夜想真是快把人想瘋了。」

        

大嫂用調笑的口吻說:「我才不信呢!都已經是別人的老婆了,哪裡比得上小玲年輕貌美,你說說看,我有什麼地方好讓你想的。」說完還把頭一轉,一副生氣不理睬人的神情。

        

「才不是呢?嫂嫂自己都不了解自己有多迷人,臉但是臉蛋,身材是身材。」

         

小玲雖然也算是美人胚子,但是站在嫂嫂面前可是完全失色了。

        

我用手指著嫂嫂前胸的部位,淫蕩的說:「這層衣服下面的秘密挑逗的我心癢難奈,好嫂子,別再折磨我了好嗎?」說完話我的手也開始不規矩起來,因為嫂嫂是有些側面背著我,所以我用有些摟肩的動作把嫂嫂擁入懷中,讓嫂嫂的頭枕在我肩膀。

          

那種姿勢真像是戀愛中的男女,嫂嫂也很柔順的依偎著,我輕聲的告訴她,雖然我沒有看過嫂嫂妳的身體,但是我經常偷偷窺視妳的胸部。有時也會在晾衣服陽台上欣賞嫂嫂的胸罩,我能肯定嫂嫂你是C罩杯。而且乳房是飽滿尖挺的。

嫂嫂害羞的回答:「妳這人真是不正經,滿腦子淫穢的念頭,我真該告訴小玲你的真面目,還有以後不敢把內衣曬在陽台上了,才不會引狼入室。」大嫂嘴巴上這麼說,但是身體反而貼的更緊,讓我的右手順勢握住乳房,輕輕的愛撫柔捏著。

        

大嫂似乎到了這一刻反而有些後悔的意思,雙手謹慎的放在穿著灰色窄群的大腿上,不安的用力壓住裙子。彷彿深怕一放開手就會被我無禮的侵犯身體,和我發生不倫的肉體關係。

我輕易看穿嫂嫂的心思,也知道做為一個平日總要表現出溫柔優雅的人妻所擔心的問題。於是,我把原來愛撫嫂嫂乳房的右手挪移到大腿間,撫摸著大嫂那纖細的手,緩緩地取下她中指上的結婚戒指。

我問嫂嫂:「這樣子會不會好一點。」

嫂嫂點一點頭反問我:「要是被小玲和我老公知道了我那有臉面對他們?這不只是出軌那麼簡單的事情,我是你未來的嫂嫂啊。」

          

我聽到嫂嫂的話也有些為難,但是生理上的反應已經讓我無法克制自己。只想要馬上將動人的嫂嫂壓在地上,瘋狂的將堅硬的陽具送入那緊實濕潤的陰道中,猛力抽插,讓嫂嫂HIGH到不行,淫蕩的放肆呻吟。

         

嫂嫂:「這件事情是神不知、鬼不覺。」

          

「平常在伯父伯母及家人面前我可是正眼都不敢瞧妳一下,就是怕讓人發覺我的企圖,何況我們只要小心謹慎,怎麼會被看穿呢?。」

         

嫂嫂說:「只是小姑對我那麼好,我怎能問心無愧的背著她和你上床,而且很快你和小玲就要結婚了。」

          

「大家都是一家人,我怕、我怕以後會有後遺症。」

「好嫂子,我們都是成年人了。大家心裡都很清楚只要不去傷害到另一半就好,偶而讓情慾放縱一下沒什麼大礙,南到妳能保證大哥對妳從來沒有隱瞞或背叛?難道他還是和戀愛時一樣關懷妳、體貼妳、滿足妳。」

         

嫂嫂似乎被我說中心事,沈默了一會,我根本不給他思考的時間,把臉湊上她的臉龐,輕輕吻著她的耳垂,低聲的說。「大哥有多久沒有和你做愛,妳又多久沒有享受過男人溫柔的調情和慾望的解放了呢?聖人孔子都承認這是人的天性,所以只要控制得當並不會傷害到誰的。」          

嫂嫂像是沈思這些話的意義,又像是讓老公以外的男人甜蜜的言語和接觸挑逗的無法抗拒,終於嘆了口氣。「世明,你要答應我保守這個你我之間的秘密…別到處向朋友炫燿,壞了我的名譽…我以後還要見人呢。還有小姑和我一樣是女人,都有敏銳的感覺,你別在她面前露出馬腳,也不能因此冷落她,好嗎?」

「那當然,還不是事事都依你的,親親好嫂子。人家已經快要忍不住了,妳說什麼都好,老二真想現在就進入到妳身體裡面,讓兩個人合而為一呢。」我用話調戲著嫂嫂,一邊毫不客氣的將手從膝蓋的地方伸進裙子底下。嫂嫂豐潤的紅唇正和我的舌尖交纏著,但嫂嫂還是從喉嚨間發出呢喃的制止。        

          

世明:「人家已經好久沒有被男人的前戲挑逗的那麼渾身酥麻。我要你慢慢的來,就跟你和小姑做愛一樣,一吋一吋的誘惑我的細胞,可以嗎?」

         

我對嫂嫂說:「怎麼妳知道我和小玲如何做愛嗎?」

          

嫂嫂嬌嗔道:「有好幾次你跟小姑在房間做愛的時候,妳大哥不在,我就在房門偷偷聽著小姑的叫床聲,真是淫蕩啊,連我都被弄得春心蕩漾。」

我笑笑對嫂嫂說:「那你在門外有沒有很想要男人,只好自己愛撫自己呢?」

          

嫂嫂聽了臉都紅了:「討厭,你都要問些難啟齒的事情,怎麼說我也是女人啊。」        

          

嫂嫂:「我真想看見妳滿臉陶醉的表情,擺出最撩人的姿態勾引我,要完全放鬆身體享受這難得的機會。讓妳嘗試一下我挑逗女人的手段,要從靈魂深處釋放妳禁錮的慾望,要妳感到自己無比淫蕩。」

          

我問嫂嫂有沒有試過在飯廳做愛,她搖搖頭。於是我邊愛撫著她邊拉著她來到飯廳,女友家的飯廳緊連著大陽台,也是平日曬衣服的地方。

          

寬敞的落地玻璃門外就是馬路,我把嫂嫂推到牆邊,讓下體緊貼合著,緩緩的往下舔著她的頸部、乳房、小腹、大腿內側。嫂嫂的身軀不停顫抖,但卻被我用雙手牢牢壓在牆邊無法動彈,我由中的讚美嫂嫂的肉體。嫂嫂的乳房真是既飽滿又堅挺,還有平坦的小腹和修長的美腿,渾圓的翹臀,是男人都忍不住偷偷看上一眼呢?

         

嫂嫂回答說:「喔!是嗎?我看你甜言蜜語想要哄我開心吧。」

          

嫂嫂:「我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出自內心的,小玲對我雖好,但是總是無法讓我得到真實的滿足。在她面前我又必須表現出迷戀她肉體的樣子,每次做愛她都很努力在迎合我,只不過那種快感竟然比不上自己一個人的夜晚,腦海中幻想著嫂嫂的身影。一舉一動都流露誘人的魅力,每次都讓我不由自主浮現邪惡的念頭,閉上眼睛全部都是嫂嫂妳穿著性感的衣服,把渾身惹火曲線在我面前展露無遺。不管我多少努力也控制不了生理心理的渴望,只能夠想像自己的擁抱著妳,雙手在妳白皙的肌膚遊移。一顆一顆解開妳上衣的釦子,貪婪的欣賞胸罩包覆著的雙峰和深深的乳溝。通常在我幻想著撩起妳的裙擺脫下妳貼身的內褲時,陽具已經灼熱難耐。經過加速套弄幾下精液馬上宣洩而出,那感覺令人迷戀回味,甚至於開始厭惡和小玲同床。」

老實說:「小玲身上缺乏了一種成熟女人的風情,雖然妳實際年齡還小她2歲,但是妳身上散發已婚女人的優雅撫媚。搭配上貴婦的氣質和惹火的身軀,聳立的雙峰有如鮮豔欲滴的蜜桃,讓我愛不釋手,我常想只要能一親嫂嫂的芳澤就算死也甘心。說話的同時,我正把嫂嫂那已經被愛撫的堅挺起的乳頭含在口中,舌尖快速吞吐來回吸允含苞的蓓蕾。絲毫沒有一點保留的訴說對嫂嫂的愛慕及讚美,也進一步卸下嫂嫂初時的不安和矜持。」

          

內容雖然有些下流不堪,但是已婚的女人大多渴望得到異性的關懷和注視,因為生活漸漸趨於平淡,偶爾也需要別人的眼光來證明自己的美麗。

        

這是從前暗戀嫂嫂時得到的心得,由於我和女友的家人非常熟悉,所以經常空閒時間就在她家裡。剛開始我只敢在沒人的地方偷偷凝望嫂嫂,有時候嫂嫂會敏銳的發覺我的眼光窺探著她。

          

因為四目相交時我會有些心虛,而且我發現她看我的眼神有些不自在。

          

我猜想嫂嫂一定知道我盯著她看,不過也僅限於這樣倒也不好阻止我。何況旁人並不清楚有這麼一件事,只有我和嫂嫂心裡明白,久而久之也習以為常了。

慢慢地我越來越明目張膽,女友和父母親在場、大哥在場我也偷偷瞄著大嫂,人一多發覺我在注視著她時,嫂嫂的神情和舉止都會有些扭扭捏捏。看著她像是獵人手裡的小鹿不安的眼光,心裡就有種莫名的興奮,私下只有兩個人我更加放肆輕薄,焦點集中在嫂嫂身材最引人遐想的部位。

          

不論是外出習慣穿著的連身絲質洋裝或是居家簡便的ㄒ恤低腰褲,都能讓我專注心思,有時隱約可見胸罩的顏色及款式。又或者緊身褲及窄裙下明顯的內褲痕跡,也能夠讓我大約知道嫂嫂貼身的是什麼質料和樣式,感覺如同用雙眼強姦了女友的嫂嫂,層層剝掉她的防備。

        

眼前女友的大嫂彷彿赤裸裸坐在客廳沙發上,任由我無禮侵犯盯著性感的肉體,一動也不動根本不避諱嫂嫂是否察覺。

         

那一刻嫂嫂心裡不知道作何感想,也許交疊的雙腿間私密花園早已濕潤。

        

「嫂嫂,妳平常喜歡背後、正常、還是女上男下體位呢?」

        

嫂嫂瞪了我一眼:「喂!我是女生耶,你問的太直接教人家怎麼回答嗎?」

「害羞了,妳不說那我可就以自己的喜好為主喲,只不過擔心妳感覺不好。這種事情總要兩情相悅,配合得好才能夠一起高潮,否則那多掃興。」



          

嫂嫂知道我說的是實話,不好意思細聲的反問我:「你還不是也沒告訴人家你的嗜好?又說是兩個人之間的事,我看你是大男人主義。其實我倒都可以接受,人家很容易滿足的。反而是你難伺候,到處撚花惹草,有了小姑這麼完美的伴侶還心猿意馬。」

          

「不專情的男人一定不會是個疼老婆的丈夫,看見漂亮的女人魂都被勾走了。」

         

「是啊!美麗的女人是嫂嫂妳,挑逗的我春心蕩漾,都快忘記自己姓什麼了。」

        

「哼!伶牙俐齒一大堆歪理,我說不過你啦。」

        

「既然如此那一切聽我的囉。」

          

「嗯…你很討厭耶!老愛說些下流的話調戲人家。」

          

「非得要讓我連一點矜持都不留,像個淫娃蕩婦你才滿意。」

          

「好嫂嫂妳誤會我了啦。我哪裡敢要求太多,只是希望嫂嫂能夠放鬆身體,和平常跟大哥辦事一樣對我,就心滿意足。」

         

「唉!嫂嫂嘆口氣說道:「老實講我也很久沒有認真做過了,每次都是脫個精光就直接做了,感覺索然無味。」

我看嫂嫂似乎有些難過,趕緊安慰她:「婷婷別傷心了,這個世界上還有個人關心妳、疼惜妳、需要妳、迷戀妳。這就夠了不是嗎?」

          

嫂嫂或許是被我這番話感動了,雙手攬住我的肩膀,將我的頭整個緊緊埋進她的乳房裡。我將嫂嫂那件無袖T恤拉下到她的腰際,一對飽滿的乳房彈了出來。黑色蕾絲的內衣是半罩型,根本遮不住呼之欲出的乳房,我只把肩帶扯至手臂處,雙峰就完全呈現在我眼前。一手搓揉那滑嫩的乳房,一手已經把窄裙撩至腰部,順著修長大腿而上愛撫著神秘地帶的四周,輕輕嫂嫂褪下半透明薄紗內褲。

我問大嫂:「婷婷,從背後來可以嗎?」

大嫂點點頭算是給我的回答,我將嫂嫂身體轉向背對我那面,以往和女友做愛時也常用這姿勢。只是女友身高較矮,通常是趴在床上幹的,但女友的大嫂身高就比較高,大約167、168吧!所以她用站姿面對陽台趴在飯桌上,我不需要蹲下就可以直接放入她陰道中。

「喔。」嫂嫂發出細微的聲音,彷彿感受到堅硬的肉棒進入體內快感的呻吟,開始時我還能夠克制自己緩慢的抽送。雖然看不見嫂嫂臉上的表情,但是從她斷斷續續淫蕩叫聲裡可以感覺到女友的嫂嫂陶醉的模樣。一下子我就忍不住快速的抽送著陽具,小腹撞擊到嫂嫂豐滿的臀部,發出啪…啪的聲響。

        

女友的大嫂也相當有經驗的扭動纖細的腰迎合我,夢囈似的低聲對我說:「啊…嗯…快一點…嗯…嗯。

我狂幹最後幾下,問嫂嫂:「婷婷,射在裡面可以嗎?」

        

「不…不快拔出來。」我聽了有些沮喪,但是也只能夠照著做,要高潮前一刻不捨的抽出陽具。那濃稠黏膩的精液卻都一股腦射在女友大嫂圓潤的豐臀及灰色的窄裙上,嫂嫂全身抽慉顫抖著,慢慢的平息下來。

我問女友的大嫂:「婷婷,舒服嗎?」嫂嫂嗯的一聲,繼續喘息著。

趴在嫂嫂身上一會,全身就像是放鬆的橡皮筋,軟軟的,問女友的大嫂:「婷婷,大哥的那話兒怎麼樣呢?」

嫂嫂有氣無力回答我:「你們男人都愛比較,還不都是一樣。」

「那剛才嫂嫂爽不爽啊。」

          

嫂嫂說:「爽死了,但是也羞死了,讓你不正經的弄得心裡真擔心,要是對面有人看見怎麼辦。我感覺自己像個蕩婦,不知廉恥和道德跟小姑的男人上床,唉!以後可別再這樣做了。嫂嫂是一個高貴的女人,才不是其他一般女人可以比較的,是我逼迫大嫂和我發生關係的。」  

嫂嫂說:「你以為我真的那麼容易勾引嗎?結婚5年我從來沒有背叛過小玲的大哥,女人該守的規矩我都不敢忘記,誰知道……你窺視我的眼神在我心深處掀起巨大的波濤,有時大哥幹我,我竟然腦子裡出現你的樣子,幻想讓你佔有我的身體。」

      

「唉…結婚的女人出軌,對象還是小姑的男友,這種不正常的關係怎麼能夠讓它發生,都是我不好。」

說完聲音有些哽咽,我連忙安慰著女友的大嫂:「人都是有七情六慾的,本來就應該發洩一下,怪只怪我太晚認識嫂嫂了。否則,用什麼辦法我都會把嫂嫂從大哥身邊搶過來,讓我好好疼愛妳一輩子。」

沈默了一陣子後我問女友的大嫂:「婷婷,大哥和你做的時候會不會看A片助性啊。」

嫂嫂嗔道:「嗯…但是我不太看的,那畫面裡的女人像是男人的玩物,動作真噁心。」

        

「喔!那不是玩物啦,只是取悅男人的方式和手段,你不知道女人那種淫蕩的模樣迷惑多少男人。」

         

「古代有個皇帝連江山都不要,還不是女人讓人難以抗拒的魅力。」

「休息夠了,可以到妳閨房中沖個涼嗎?」牽著女友大嫂的手走進她房間的浴室,打開水龍頭讓冰涼的水淋在身上,塗了些沐浴乳在自己和女友大嫂身體上,滑滑的讓赤裸的身軀互相磨擦著。才稍微降下的慾火立刻又高漲起來,我喜歡從背後擁抱的感覺,那是種如同侵略的滋味。        

          

所以從後面抱住嫂嫂,不規矩的雙手又搓揉C罩杯的乳房,嫂嫂轉過頭與我瘋狂接吻,我也將舌尖深入她的櫻桃小口裡探索。一瞬間,軟趴趴的肉棒又硬了起來,正好抵住嫂嫂臀部那道深深的肉溝中。

          

女友大嫂看了肉棒一眼說道:「壞胚子就是壞胚子,才剛聽話一會兒又想使壞,一定是你又滿腦子邪念,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笑著回答女友的大嫂:「婷婷,這時候還說不知我的面目,連長了幾根毛都看的一清二楚。」

          

「我這麼點心思怎瞞得了嫂嫂慧眼,說來說去還不是嫂嫂妳的身體太誘惑了。好嫂子,這回在妳的床上做好嗎?妳也不必幻想壓著妳的人不是大哥是我,也讓我嚐嚐妳對待大哥那一套可以嗎?」

嫂嫂捏了我大腿一下羞怯的說:「去躺著等等吧,等我心情好些看會不會讓你稱心如意。」

        

我包著浴巾儘自走出浴室,一頭躺在那柔軟的銅製大床上,真舒服,看見電視機和DVD播放機,又想偷偷看看大哥和嫂嫂平日看的A片,索性打開櫃子……哇!琳瑯滿目一大堆,電車癡漢、制服系列、美艷空姐、女教師下課時間等等。挑來挑去選了一支名為人妻偷情之淫蕩挑逗,放進去後躺著欣賞起來。

         

女友的嫂嫂走出來時已經換了一套衣服,因為剛才裙子上被我射滿精液,這次女友的大嫂穿著有些像是睡衣的水藍色絲質細肩帶連身裙。裙子長度正好是膝蓋上方,露出均勻的小腿,粉紅色胸罩的肩帶外露,一看就知道是那套可以托高集中,半罩杯鮮紅繡花蕾絲內衣。我對內衣有種特殊癖好,喜歡看女人內衣顏色款是來研究女人心理,也喜愛看見女人內衣肩帶露出的樣子,真誘人。

          

女友的嫂嫂看見螢光幕上出現一個男人提公事包進入女主角家,馬上明白怎麼一回事,罵了一句色鬼後,就在床頭坐了下來。

        

雙手一邊用毛巾擦乾那略帶黃褐色的秀髮,一陣香氣頓時瀰漫四周,我調戲著對嫂嫂說:「婷婷,妳身上真香,聞著我都醉了。」

女友的大嫂笑道:「是看A片被女主角迷的吧。那該凸的凸該翹的翹,乾脆跟她來一手不是更好。」語氣酸酸的。

我問女友的大嫂:「吃醋了?拜託,那女主角跟妳怎麼比,妳看,臉蛋沒臉蛋,身材又單薄了些,氣質又普通那及得上嫂嫂妳。」

女友的大嫂瞄了一眼,沒好氣的說:「那還看幹嘛。」

        

眼睛偷偷又瞄了一下,我對女友的大嫂說:「那女人的老公去上班,連推銷員都搭上了,嫂嫂不會這樣吧?」

「你…你…可惡…嫂嫂握拳打了過來,卻被我一把抱住動彈不得,我趕緊對女友的大嫂說:「婷婷,開玩笑也當真,罰我當小狗好了。」        

「那便宜了你,而且我又不是母狗。」

          

慵懶躺在懷裡的嫂嫂靜靜地不出聲,我也默默看著電視機,嫂嫂每次一看見煽情的鏡頭就捏我一下,弄得我那種偷情的刺激感急速升高。女主角身穿圍裙盤起頭髮,一副賢妻良母的樣子和嫂嫂平日不茍言笑真像,但是女主角卻輕易就吸允陌生人的雞巴,真放蕩。但我又希望女友的嫂嫂也那樣對我。

          

我問女友的大嫂:「婷婷,大哥的肉棒吃起來味道怎樣?」

嫂嫂沒說話,我又對女友的大嫂說:「小玲最喜歡口交了,月事來的時候,都要我射在她嘴裡。」

        

嫂嫂柔聲說道:「你是不是喜歡男主角那樣被挑逗的滋味。」

        

我點頭,嫂嫂不語一會兒,用一種很誘人的神情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感性的說:「連你大哥都沒有見過我慾火焚身的樣子,卻被你瞧見了。真是冤家。」

         

說完嘴唇微微張開,吐出那鮮紅欲滴的舌尖舔著我的耳垂,輕聲說:「不許動,給我五分鐘,我給你一個難忘的回憶。」

          

雙手極度輕挑的愛撫我的臉、胸膛、大腿,頭也一路向下埋在兩腿中,纖細的手指握住挺的高高的陽具,讓舌尖舔著龜頭到根部。來回兩三次後櫻唇半開將肉棒吞進嘴裡,手兒小心翼翼套弄著讓肉棒吞吐間更深入,左手不斷撥弄垂下的頭髮,讓我清楚看見嫂嫂替我口交時那一副淫蕩的姿態神情。

        

這是我從來也沒有想到過的,優雅的嫂嫂一臉放浪做出不堪入目的動作,還要時時刻刻注意遮擋我視線的秀髮。那模樣說有多誘人就有多誘人,和A片女優不相上下的技巧……但是卻活生生出現我眼前。

        

就連作夢都想不到那麼端莊的女友的大嫂一但拋開平日的羞澀和理智,竟然成了不折不扣飢渴的淫蕩少婦,完全和從前那個賢慧主婦形象判若兩人。

         

櫻桃小口又含又吸、還不時的用她那鮮紅濕潤的舌頭舔著我的龜頭,動人的眼睛不時挑逗的注視我臉上舒服的表情。撩人的姿態加上高明的技巧讓我根本無法抵擋,一陣抽慉後就射精了。

        

濃稠的精液射進女友嫂嫂的嘴裡,還順著嫂嫂性感的嘴角流下來,嫂嫂深情凝視著我問:「和小姑比起來怎麼樣,可以嗎?」

         

我還陶醉在那股快感中無法言語,只能夠發出呻吟回應。

        

「嗯…啊太爽了,嫂嫂你真是女人中的極品,小玲差妳差的遠了,連嫂嫂的三分之一都不如呢。」

        

嫂嫂拿面紙擦掉下巴和頸部的精液,就連動作都是那麼誘人,然後微微吐出小舌舔了舔嘴角邊遺留少許的精液。

嫂嫂撒嬌的說:「你最愛騙人了,還不就是口交嗎?」

          

「哪裡有那麼多差別,別以為嘴巴甜就能夠哄我開心,這可是最後一次,人家以後才不要再和你發生關係呢。」

我知道嫂嫂只是在逗我,但是不得不裝出一付驚慌的樣子,女人不都是喜歡這樣嗎?「好嫂嫂,我是不是哪裡不好惹你生氣了,妳打我罵我都好可千萬別不理睬我,你要讓我瘋掉嗎?我不敢對嫂嫂有太多要求和非分之想,只要在家裡大家面前嫂嫂了解我的眼光和心思完全都在嫂嫂妳身上,偷偷給我一個微笑我就滿足了。」

      

嫂嫂嬌嗔回答說:「少來了,男人都是嘴裡一套心裡又一套,說的都是自己多純情,到頭來還不是只想要人家的身體。」

        

我吐了吐舌頭:「那有什麼辦法呢。」

          

面對如同嫂嫂這樣女人中的女人連柳下惠都要心動了,何況我是個正常的男人怎能抗拒的了嫂嫂迷人的風采。大哥若不是不好女色就是笨,這麼美艷的老婆怎麼能夠冷落她,應該要時時刻刻都呵護疼惜才對嗎?

          

嫂嫂沈默了下來,突然間房間裡只剩下電視Α片裡那個家庭主婦和鄰居先生在電梯中閒聊的聲音,氣氛有些僵硬。我只好試圖轉移嫂嫂的注意力,嫂嫂你看,那個女主角身上穿的那件洋裝蠻好看的,如果穿在嫂嫂身上一定更加漂亮。

         

嫂嫂看了一眼:「那件洋裝那麼曝露,我平日在家裡面穿還可以,外出我可不敢。」

那是一件細肩帶的貼身短裙連身洋裝,合身剪裁讓女主角胸部臀部的線條畢露,而且還露出一大截白晰的大腿。嫂嫂的身材比那個女人好了不知道多少,如果穿上這樣的衣服肯定迷死不知多少男人,我光是用想像的就已經血脈怦張了呢?

          

我邊說邊牽著嫂嫂的玉手撫摸我小腹部位,嫂嫂隔著內褲碰觸到那隆起的陽具,輕柔的搓揉了幾下嘲笑我說:「你是在外島當兵嗎?半年沒碰女人也沒有那麼誇張吧。」  

    

我淫笑道:「嫂嫂都不知道我這幾年來少說也有幾百次只能夠邊看著嫂嫂邊意淫呢。在家有那麼多人,可是沒人知道我不管在吃飯、看電視時,腦海中浮現的都是要怎麼解開嫂嫂的衣扣和胸罩、褪下妳的裙子和內褲。我設想每一種勾引妳的方式和妳可能有的反應。」

        

「其實在意識裡妳已經讓我幹了不知多少次了,不過那都只是虛幻的,現在妳活生生躺在我身邊我當然要讓從前那些只能暗藏心裡的念頭實現。而且我要用全部不同的姿勢和方式地點給妳完全不同的感受。在車上、樓梯間、飯廳、浴室、電影院任何地方都要幹妳。」

          

嫂嫂聽我這麼大膽露骨、而且粗俗下流的告白不禁臉紅起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嫂嫂只好看電視避免困窘。

電視上正好撥放精采的片段,內容是少婦趁鄰居太太出門邀約鄰居先生到家聊天,假借有新的院線片一起觀賞,但是其實是少婦在家自慰影片。好爛的情節,只是劇情還有點和我與嫂嫂的情況雷同,所以看了還有點感覺。

我們一邊看一邊相互愛撫纏綿著,不知不覺片子撥完了才發現時間已經是深夜十一點多了。

        

嫂嫂嚇了一跳忙推起我:「快把衣服穿好,我老公和你女友都有可能馬上回來,快回去吧。」

         

可是我看完影片箭正在弦上,根本管不了那麼多,「嫂嫂先讓我再幹妳一次好嗎?」

「你瘋了嗎?快走…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