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女生

克里斯汀。馬蒂是加里弗尼亞州一所大學二年級的女學生。她今年19歲,

身高5英尺7英寸,棕色頭發,淺色眼睛,頭部兩側各扎著一個馬尾辮子。她居

住在學校附近的綜合公寓區里,樓群中混雜居住著許多人。在一個星期二,她按

照課程表上的安排在實驗室上完課,和幾個女伴一起去學校附近的酒吧里喝酒聊

天。在玩了一陣之后,她起身告辭,因爲第二天還有個很重要的semeste

r1的考試。爲了好好回弗吉尼亞的家過聖誕節,她在接下來的3天里必須考得

好一點才行。(翻譯到這里筆者要解釋一下,美國的大學是寬進嚴出的,考試成

績不好就沒有畢業證,而且考試的難度和嚴格程度都比中國高。)

  到了公寓門口,克里斯汀掏出鑰匙打開了門,她走進房間里,把書包放在椅

子上,取出里面的文學課本,拿著它們上了二樓。她把書隨手往單人床上一丟,

又脫掉長統靴,把它們甩在床下;她又把手伸進身上穿的薄毛衣里,解開里面胸

罩的帶子,把它從毛衣里拽出來,丟在床上。因爲感到有點內急,她走進衛生間,

掀開短群和內褲,坐在馬桶上小便,啊,感覺好舒暢!方便之后,她回到臥室里,

打開收音機,調到當地一個專門播送搖滾音樂的頻道,然后把腿上的黑色長筒襪

卷到膝蓋處,捧著課本往床上一趴,兩腳朝天翹著,開始複習功課。房間里充滿

了搖滾樂的聲音,克里斯汀完全沈浸在課本里的複習題目里了,卻沒注意到手持

尼龍繩的入侵者已經潛入到她的房間里。

  入侵者猛地從背后扣住克里斯汀的脖頸,用尼龍繩纏住了她的喉嚨。克里斯

汀拼命地掙扎,想擺脫突然而來的襲擊,然而這個家夥的力氣太大,她根本掙不

脫他。她的肺因爲窒息,里面像有團火在燃燒一樣痛苦。她想吸進一點空氣,但

是被勒住的咽喉像被捏緊的橡皮管,一點空氣都透不過來。「我不可能會出這種

事情」,她的頭腦里這樣想著,意識卻逐漸遠去,最后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了。

  她的身體逐漸癱軟,而襲擊者卻仍然把尼龍繩緊緊地勒在她的脖子上,直到

她徹底喪失力氣。看著趴在床上不動的克里斯汀,襲擊者站在床的一側,撫摩著

她的左邊的辮子和左腿,一把把她翻過身來,用手指在她的鼻孔上試探。在探到

一絲氣息之后,他又看看她的胸部,果然還在上下起伏。很好,她還活著!

  襲擊者把尼龍繩從克里斯汀的脖子上抽下來,用繩子把她的右手綁在右側的

床頭柱上;又從口袋里掏出三根一樣的繩子,把她其余的肢體綁在另外三個柱子

上。他貪婪地盯著她勻稱的身體,猛然掀開她的毛衣,把手按在她豐滿的胸脯上。

  然后他用手指來回捏動她的乳頭,又一把把它們提起。克里斯汀的雙乳現在

承受著全身下墜的重力。他又重新把她按回到床上,松開拉著乳頭的雙手,又把

身體滑向她的下面。他拔出腰帶上別著的小刀,掀起克里斯汀的短群,朝她的紅

色比基尼內褲看了一眼,就用刀子沿兩腿邊緣挑開褲帶,將內褲一把扯了下來。

他把自己的鼻子埋進她的下體,深深地嗅了一下,然后擡起頭,把她的兩腿分開,

重新掃視自己的獵物。她的陰部沒有毛,(大概是剃掉了吧。)大腿十分有型,

他仔細看著她粉紅色的尤物,用手摸上去,感覺很溫暖。

  襲擊者解開自己的牛仔褲的扣子和拉鏈,連同內褲一起拉下來,爬到克里斯

汀的身上,把自己的陽具對準她身上的目標,猛地扎了下去。克里斯汀的陰部很

緊很干燥,他起初感覺不是很舒服。雖然克里斯汀早已告別了處女生涯,但是她

在這之前只和兩個男人做過。襲擊者開始用力向她無助的陰道里發泄,每一下的

力度都更大更狠。他正在這個失去知覺的少女身上找到越來越強烈的快感的時候,

卻沒有發現她正在蘇醒。克里斯汀的右腿掙了一下,眼睛睜開了。她一眼就認出

面前的襲擊者正是特德。布蘭斯基,那間她和夥伴經常出入的酒吧里的調酒師兼

招待。他曾經幾次約她,但是都被拒絕了,因爲克里斯汀發現這家夥總是有點怪

怪的。

  隨著襲擊者繼續向她施加壓力,克里斯汀感覺到自己的那里像撕裂一般疼痛。

  她想大聲喊叫,但是剛才的緊勒讓她的嗓子不能出聲,只是發出不成音節的

一點噪音而已。克里斯汀發現自己被緊緊地捆縛著,知道掙扎沒有用,只好把頭

扭到一旁,期盼這痛苦的一刻盡快過去。而特德看到獵物醒來,性欲越發膨脹,

然而他的頭一波力量已經到達強弩之末,于是他把速度放慢,深呼吸一下,釋放

自己的快感。在積聚了足夠力量之后,他把那滾燙的庫存盡數射向克里斯汀的陰

戶,一次又一次地用力推進。克里斯汀這時的腦子里一片空白,只是在想著,

「他不會讓我懷孕吧?」可她哪里知道,除了懷孕,還有更大的麻煩在恭候著她。

特德把那堅硬的,沾著精液和鮮血的陽具從克里斯汀的陰部抽出,伸到她的嘴邊,

又用刀子壓住她的脖頸,說道:「輕輕地舔,別讓你的牙齒碰到。」克里斯汀別

無選擇,只好照辦,用舌頭去舔那惡心的東西,又用嘴唇去吮,這使得特德得到

更多的快感。

  特德抽出陽具,從床上爬起來,走向廁所。克里斯汀聽到他小便的聲音傳出

來,而令她更加恐懼的是,他一邊用右手撥動他那惡心人的東西,一邊走回了臥

室。他再次爬上床,再次把陽具插進這無助的女孩的陰部,再次發泄他的獸欲,

但是這一次他把鐵鉗似的雙手卡在了她的脖子上。克里斯汀拼命地掙扎,想要呼

吸,可是尼龍繩緊緊綁著她的手腳,罪惡的大手又扼著她的喉嚨,她既不能掙脫,

又不能吸進一絲空氣。她的身體逐漸地失去知覺,她的臉逐漸地變成紫紅色,她

那淺色的眼睛里逐漸地暴滿血絲。在她生命的最后時刻,她想到了遠在弗吉尼亞

的家鄉和親人。然而她的身體並不聽大腦的使喚,最終完全失去知覺同時也失去

了生命就這樣,她的眼睛直直地盯著天花板,再也不能掙扎和呼吸了。而特德則

繼續把手按在她的咽喉上,一直持續了幾分鍾。他繼續向她飽受摧殘而且已經死

亡的陰戶繼續發泄,滿足自己的欲望。

  特德從克里斯汀的屍體中抽出肮髒的工具,他把四肢攏了起來。(剛才他是

趴在她身上。)他又抓住她左邊的辮子和左腿,再次把她翻過身來上一次時她還

是活著的她俯臥在床上,嚴格講是腹部向下被放置在床上,露出了以前從來沒被

插進的肛門。從她的陰道漏出的精液已經塗在她的臀部。特德把中指插進去試了

一下,然后把床上的枕頭墊在屍體的腹部下面,這下她圓潤的臀部翹了起來。克

里斯汀這次不會再感覺到任何疼痛了,她的屍體任由特德擺布。他把那棍棒直接

插入她的直腸,在又一次發泄過之后,他終于停止了獸行,把屍體重新翻過來,

站起身看著眼前的一切。「你真是個可愛的女孩子!」他慢慢地說道,「這回你

知道拒絕我的下場了吧!」

  這時,隨著床邊的電話鈴聲突然響起,特德頓時從狂熱的胡思亂想中醒悟過

來。電話的另外一端是克里斯汀的父母,他們從家里給女兒打電話,因爲他們只

有這麽一個女兒(當然他們可能有兒子),于是父親讓母親給她打個電話聯系一

下,畢竟聖誕節快到了,女兒要回家團聚。可他們並不知道女兒現在的遭遇。在

響了十幾聲仍然沒人接聽后,母親以爲她是到同學家去玩,于是決定明天再打這

個電話。而特德則決定趕緊離開這里,他蹑手蹑腳地溜到門口,把門打開一條縫,

看看有沒有人在外邊現在顯然沒有,他于是迅速地鑽進附近的樹叢,然后逃回自

己的住所。說到這里我要講,克里斯汀是特德的第一個獵物,但是將不會是最后

一個。與此同時,克里斯汀的屍體躺在屋子里,逐漸變得冰冷,僵硬……

  第二天的上午8點30分,克里斯汀的朋友丹妮來找她一起去考試。她不知



道克里斯汀現在到底在哪里,因爲克里斯汀的車仍然停在門外,可她按了幾遍門

鈴,又使勁敲了幾下門,始終沒有回音。她以爲克里斯汀可能病倒或者受傷了,

于是她找到公寓管理員,讓他把門打開。他們走進去,在樓下喊克里斯汀的名字,

但還是沒有回應。于是他們走上二樓,查看衛生間和臥室,一下子就看見眼前的

恐怖景象:克里斯汀幾近全裸的屍體兩腿叉開仰臥在床上。丹妮一聲驚叫,就暈

了過去;管理員趕緊把她扶起,靠在一邊,然后撥打了911電話,再把暈倒的

丹妮扶到樓下的沙發墊子上。

  幾分鍾后,第一個警察趕來了。他和管理員簡短地說了幾句之后,就上樓去

檢查犯罪現場。很快警車和救護車的噪音就把這里搞的亂成一團。法醫來到房間

里,開始對受害者進行例行檢查。他把克里斯汀的屍體翻過來,用戴手套的手掰

開她的兩臀,把數碼溫度計插進她的直腸,測量體溫。(譯者注:對死亡時間較

短的死者,可以用測量直腸溫度的辦法準確測出死亡的時間死后每過一個小時,

屍體直腸溫度下降大約一攝氏度。不過我記得美國用的是華氏度。)他又把屍體

翻轉過來,死亡原因是確定無疑的勒殺。而且她在死亡之前還遭受了嚴重的性侵

犯。因爲在她的大腿上和床墊上有許多已經干燥的精斑。克里斯汀的屍體被裝進

一個黑色的塑料屍袋,運往警察局停屍房。她的屍檢將在第二天的早上進行。

  同時,偵探向管理員和公寓經理詢問情況,又把暈倒的丹妮救醒。當天晚上,

克里斯汀的父母被告知他們的女兒死于命案,在經受了巨大打擊和悲痛的折磨之

后,他們乘飛機趕往加州。

  裝克里斯汀屍體的袋子被運到停屍房之后,就被裝進一個鐵抽屜里。第二天

早晨,袋子被運到一個專門進行屍檢的台子上。法醫把屍體從塑料袋里取出,脫

掉只罩住肩部的毛衣和圍在腰間的短裙,把腿上的絲襪也卷下來。當聽說克里斯

汀的父母已經趕來時,法醫把一張白色單子蓋在屍體上,只遮到乳房以上,兩臂

放在單子上面;再拿一張短一些的單子蓋住其余的部分。這時克里斯汀的父母被

叫進來辨認。

  強忍著悲痛的淚水,兩位老人走進停屍房,來到法醫身邊。法醫把上面的短

單揭開,用手指著克里斯汀沒有血色的面龐和有青紫色勒痕的脖頸讓他們看。克

里斯汀的父親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可是她的母親很快就經不住這樣的刺激,被

別人扶出了房間。

  當克里斯汀的父母離去之后,法醫又一次揭開屍體上的被單。各種樣本從她

的口腔,直腸和陰道中被提取下來,在屍體表面干燥的體液也被收集起來。她的

體腔被切開,留下一個Y字型的刀口,內髒被取出檢查。法醫又用電鋸把她的顱

骨鋸開,取出大腦進行檢查。一切檢查結束之后,她的頭骨被重新縫合,Y型切

口也用線縫上。克里斯汀的屍體被運到當地的一家殡儀館,在被送回弗吉尼亞的

家中安葬之前進行準備工作。(插:翻譯到這里,譯者懷疑原作者的寫作意圖。

  既然克里斯汀的死因那麽明顯,那麽在進行體表取樣之后有必要進行這麽大

動干戈的全面解剖嗎?而且要解剖死者的屍體必須要征求家屬的同意。但是原文

中並沒有這方面的記敘。但是爲了不影響原文的完整性,譯者仍然如實翻譯。)

  這家殡儀館的主人名叫喬治。考夫曼。他和他的兒子羅恩。考夫曼從事殡葬

師和防腐處理的工作。老喬治因爲剛剛做過心髒手術,現在還在家中休養,羅恩

負責殡儀館的全部工作。他把克里斯汀的屍體從警察局停屍房運到殡儀館,放置

在一個鐵板台子上。羅恩經常負責處理年輕女子的屍體,他的父親除了業務工作

之外,並不過問他其他方面的事情。當他揭開蒙在屍體上的被單,看見克里斯汀

的面容時,被她的美麗深深打動。盡管她的身體被人弄成這樣,但是仍然絲毫掩

飾不了她的美麗。

  羅恩感到自己的那話兒頓時失了控,興奮地跳動起來。于是他躬下身去,輕

輕地吻克里斯汀那微微張開的冰冷蒼白的雙唇。他戴著橡膠手套的手指輕輕按捏

著她的乳頭,又用雙手溫柔地按下去。他把手慢慢地向下滑動,觸摸到她的神秘

之處。他小心翼翼地把她的兩腿分開,用手指撥動她的外陰。一個手指撥開陰唇

伸了進去。頓時,羅恩感覺自己的欲望在燃燒,在爆發,內褲也一下子變潮濕了。

  他用手指來回攪動了幾下,抽出來。他又脫掉自己的褲子和內褲,取出一管

潤滑劑,往自己那里塗了一些,又抹了一些在克里斯汀的陰部,就爬到她的身上。

他把那話兒先頂在她的小陰唇之間,然后慢慢地插進去,直到最里面。這時他開

始慢速而輕柔地來回摩擦,他的手撫摩著克里斯汀的身體,就仿佛她仍然活著一

樣。

  沒過多久,羅恩的興奮到達了極點。他身上放出的熱浪一次又一次地沖擊著

克里斯汀那沒有生機的屍體,他感到她一次又一次帶給他暢快的感覺。

  在得到了充分滿足之后,羅恩從克里斯汀誘人的身體上爬下來,立即用水沖

洗掉他剛才留下的蛛絲馬迹。現在他要給她做防腐處理了。克里斯汀身上所有的

裂縫都用膠水粘嚴實,消毒液從她的口和鼻孔中注入進體腔。她的眼球被取出,

(因爲角膜要捐獻)眼窩里放入橢圓形狀的玻璃填充物,眼睑用膠粘上,嘴唇也

同樣被粘上。水管把消毒液注入她的陰部和直腸,清洗干淨之后這兩個部位用塞

子堵上。(上面的防腐處理沒有寫到從血管里抽出血液,注入消毒液的內容。可

能是在解剖的時候血液已經排淨。譯者注)

  現在要給克里斯汀著裝了。羅恩把從克里斯汀父母那里拿來的服裝取出來。

  首先是黑色帶蕾絲邊的文胸和法式短褲,穿到她的身上很合適;他又把一雙

純黑色的蕾絲邊長筒襪卷到她那立體感十足的大腿上,再把一雙黑色高跟鞋套在

她的腳上。他給克里斯汀穿上她最喜愛的深藍色短連衣裙,把背后的拉鏈拉到位。

這時羅恩抱起克里斯汀的遺體,把她放到她父母爲她挑選的銀色棺材里。他按照

她父母提供的一張照片,重新給她做了發型,然后給她描眉,勾眼線,擦胭脂,

塗口紅,戴上首飾。羅恩退后仔細看了一下,現在的克里斯汀真的很美。他打電

話給她的父母,讓他們來檢驗他的工作。克里斯汀安詳地躺在棺材里,兩手持著

花束放在胸前,就好象是睡著了一樣。羅恩的手藝的確很優秀,其實這也是他給

克里斯汀的報答,因爲她在自己最后的時刻給他帶來了快樂。

  克里斯汀。馬蒂的靈柩被運送到機場,裝在飛機后面的貨艙里。她馬上就要

回到家里和家人一起度過今年的聖誕節了,雖然她根本沒有料想過自己要以這種

方式回家。馬蒂家族今年的平安夜恐怕要在充滿傷感的氣氛中度過了。

  當裝載克里斯汀和她家人的飛機起程返回弗吉尼亞的時候,特德。布蘭斯基

布滿貪婪的目光可能已經瞄準了另外一個上大學的女生。只有時間能夠證明她的

命運是否將和克里斯汀一樣。

———————————————————————-

  后記:裝著克里斯汀遺體的棺材在聖誕節的前夕回到了她的家鄉。她的葬禮

在當地的一個教堂里舉行,之后她被安葬在家族的墓地里。羅恩最終接手了父親

的産業,成了當地小有名氣的殡葬師。此后他又處理過許多年輕女子的遺體,但

是克里斯汀給他留下的印象仍然最爲深刻,始終揮之不去。特德。布蘭斯基在此

后又做案多起,受害者遍及整個美國西部。但是他終于在一個有死刑的州被捕,

罪名是一級謀殺。他還交代了在此前的所有罪行,包括最初克里斯汀的案子。按

照該州法律,他被判處絞刑,得到了應有的處罰。他的下場和他手下的受害者一

樣,在窒息和恐懼中陷入死亡。在死前的一瞬間,他仿佛見到克里斯汀和其他的

受害者們在天際注視著他。而他的靈魂,將去往何處呢?(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