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大家族

瘋狂大家族(1-6完)

                          (一)

      我名叫李照揚,在一間超市里工作,雖說工資不多,但里面有好幾個亮妞,

    我每天上班都巴不得把她們給干了,但我沒這個膽。

      今天還是照常在晚上11點工作后回家,走到浴室門邊時,從里面傳來很奇

    怪的聲音,好像有人在呻吟。不知爲何,我感到心噗噗跳,輕輕旋轉把手……門

    開了,我從縫隙向里面望去,剎那間驚愕得幾乎大叫,急忙閉上嘴,因爲看到媽

    媽的手指纏繞在爸爸的陰莖上,緩慢地上下移動。

      把門縫開大一點,只見媽媽跪在爸爸的腳下,用心地在幫爸爸搓揉勃起的陰

    莖;爸爸閉著眼享受媽媽給他口交帶來的快感,嘴里輕輕哼:「哦……哦……」

      媽媽靈活的小舌輕舔著爸爸的龜頭部份,再打圈刺激著龜頭的前端,一股麻

    酥的快感迅速流遍全身……爸爸下身爲追尋更高的快感,下意識地向前一挺,缰

    大半根陽具迫進媽媽口內,龜頭的前端已頂著媽媽咽喉的深處,令她唿吸困難,

    媽媽只好頭向后仰,然后緊含著爸爸的陽具套弄著,做著活塞運動。

      爸爸粗大壯碩的陽具,在媽媽柔滑濕潤口腔內肆無忌憚地出入,媽媽心里明

    白,只有落力地取悅爸爸,才可得到激烈而充實的寵幸,故此媽媽努力收縮口腔

    的肌肉,提供一個緊窄的戰場供爸爸暴怒的陽具沖鋒陷陣。

      媽媽每次的吞吐,桃紅色的口紅總在怒挺的陽具沾上一些,顯得性感非常。

    媽媽前送時,像餓獸吞食般把爸爸的陽具吞至沒根,然后她停一停,口腔肌肉一

    波一波的收縮著,帶給爸爸一浪接一浪的快感;當媽媽重複著這個銷魂蝕骨的動

    作,爸爸亦一步一步的攀向高峰。

      在他倆合拍的配合下,爸爸脹迫的陽具終于到了發射的時刻。爸爸把龜頭緊

    頂著媽媽口腔深處,陽具一陣劇烈的抽搐,一股濃精激射到媽媽口中,把媽媽的

    口腔灌得滿滿。爸爸抽出陽具后,媽媽嘴角溢出一股精液,媽媽無力地側臥在浴

    室地上,嘴角源源不絕流出爸爸白濁的淫精……

      夜里,我輾轉難眠,只要一合眼,眼前就浮現出媽媽幫爸爸口交的畫面,幾

    經努力,我還是無法成眠。

      起身到浴室上廁所,浴室里的洗衣籃內還堆著母親洗澡后剛換下的衣物,我

    忽然突發奇想,隨手翻了翻洗衣籃,無意間發現母親今晚剛換洗的內衣褲正靜靜

    的躺在洗衣籃里。一股沖動油然而生,我再也無法克制心中的慾火,順手將母親

    的內褲塞進口袋里。

      回到自己房里,我小心翼翼地攤開母親蜷曲成一團的內褲,鮮紅色的小內褲

    綑著美麗的蕾絲花邊,透明的布料上還繡著一朵朵盛開的玫瑰。我翻看著內褲,

    內褲上沾有一層白色的分泌物,還黏著兩三根彎彎曲曲的陰毛,散發出一股濃濃

    的腥臭與尿騷味雜陳的混合氣味,它像一股天然的催情劑,才放在鼻尖嗅了幾下

    已讓我亢奮到了極點。

      我一邊掏出陽具手淫、一邊嗅著母親的內褲,還忍不住舔起了內褲上的分泌

    物,微微的酸味從舌尖傳到了腦門,說不出的古怪味道,也有說不出的神奇,我

    滿溢的精液早已忍不住噴射淋漓……

                    (二)

      第二天早上,我得知爸爸要去國外考察三天,心里想到這是個機會,在去上

    班之前到三姨家找表弟,我向馬漁要了幾顆安眠藥后就去上班,一想到晚上有得

    爽,巴不得早點下班。

      上班時間終于結束,我趕緊騎車回家,幸好媽媽還在看電視,她說口渴要我

    幫她倒一杯水,我覺得時機到了,在倒水時偷偷的把安眠藥放進杯里,然后把水

    遞給媽媽,看著媽媽高興地喝下我特別調制的水,我知道今夜有得搞了!

      過了午夜一點,我早已耐不住性子,飛奔至那將要縱慾的房間。看見媽媽熟

    睡的樣子,我輕輕地搖了下媽媽,果然一點反應都沒有,我興奮地掀開厚重的棉

    被,媽媽今天穿著她性感的白色透明絲質睡衣,那美妙的睡姿,讓我的小弟弟立

    即豎立。我隨即褪去我所有的衣褲,爬上床去貼近媽媽美麗的身子,隔著絲質睡

    衣輕輕搓揉著媽媽沒有戴上胸罩的豐乳,感覺真有說不出來的美妙。

      看著媽媽性感的雙唇,忍不住湊上我的嘴輕吻了媽媽,又小心地伸出我的舌

    頭在媽媽的嘴里探索著,再將媽媽的舌頭深深地吸了一下,輕咬著媽媽的嘴唇,

    我又忍不住深深地吸吻著媽媽的小嘴,感覺真刺激!

      我撩起了媽媽的睡衣,媽媽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蕾絲亵褲,那透明得不像話的

    薄,隱隱淡出媽媽黑森林的原形,若隱若現的蜜穴就在眼前。我突然狂野似地拼

    命以舌頭探索,翻過了那薄薄的一層布,直接向媽媽肥美的大陰唇前進,在蜜穴

    入口處有一股淡淡的淫水香刺激著我的味覺與嗅覺,更使我異常興奮。

      我用舌尖舔著媽媽的小穴,此時媽媽的嘴中發出了呻吟聲,不知是媽媽在做

    春夢抑或安眠藥的功效,她並沒有醒來。

      那淫蕩的呻吟,刺激我的肉棒吐出透明的潤滑液,看著媽媽的小嘴,忍不住

    將我脹大的肉棒送入,抱著媽媽的頭,前前后后插了幾十下才停止。瞧見媽媽嘴

    角流出的口水,硬是又多插了幾百下,陽精差點射了出來,實在感到很爽!

      此時我翻開媽媽的陰唇,將大肉棒對準媽媽的小穴狠狠地插了進去,媽媽陰

    道內溫暖的穴肉緊緊的包住我的陽根,媽媽的淫水和著我的陽水與肉棒一齊沖擊

    著子宮淫肉,每頂一下,媽媽就呻吟一聲,我也愈來愈興奮。

      在勐頂了穴肉數百余下后,我最后一挺,將精液狠狠射入媽媽的淫穴深處擴

    散開來,登時我癱在媽媽的身上抱著媽媽休息了一會兒,才收拾好回到房間去大

    睡一覺。

                    (三)

      有一天,蔣少慶趁我父母去拜訪親戚,約了洪星仔來我家中看A片。我們心

    想黃色書刊看久也會膩,不如去看看A片,尤其平常哪來的機會可安心看A片,

    還不是得一直快轉只看精彩鏡頭,且也不敢安心打手槍,于是便答應了。

      到了我家集合后,便浩浩蕩蕩地去錄影帶店租錄影帶。三人一到便開始仔細

    找最精彩刺激的,找著找著少慶叫我們兩人過去看一下,那部片的名子是《母子

    亂倫》,三人不約而同吞了口口水,並馬上決定了——就是這支錄影帶。

      那部片是說兒子趁父親不在時用安眠藥迷倒了母親並予以姦淫,其中自然有

    許多精彩的做愛鏡頭,尤其當母親清醒時痛罵兒子,並傷心欲絕地教訓兒子,但

    不料兒子反而藉著身強力大,用繩子把母親捆綁起來,不但強迫母親爲其口交並

    強干母親的肛門直到母親昏厥,最后又再次侵入其母的陰道……片子最后的畫面

    是母親的口中、陰道及肛門都緩緩流出兒子射進去的乳白色精液。

      看完后三人都陷入深深的驚訝里,目瞪口呆得無法言語。

      過了約十分鍾,星仔說:「哇靠……真是受不了,這足夠我回想一百遍都忘

    不了。」

      少慶也說:「不錯,實在太刺激了。現在真想馬上打一炮消消火。」

      這時我說:「我想效法剛才那片子的兒子……」

      這時其他兩人異口同聲說:「這可是亂倫耶!你若做了,不怕你媽趕你出去

    嗎?」

      「反正我是家族里的獨子,我才不信我媽會趕我出去,頂多被扁一頓而已。

    而且我們已經二十多歲了,也該破童子身了。」我說。

      「那還不如出去找個妓女搞搞算了。星仔你說對不對?」少慶問著。

      「我有個方法可使我們不花一毛錢就可搞女人,同時不怕染上性病。而且若

    照我說的做,還可以享受最少兩個女人。」我老實的說。

      「怎麽可能?快說出來,不要賣關子啦!」兩人異口同聲說。

      「很簡單,這個方法就是互相交換自己的母親,把她們當作禮物來交換。如

    我把我的母親借你們搞,我和少慶則搞星仔的母親,或與星仔搞少慶的母親。如

    此一來,不但不用花錢,而且也不會亂倫。」

      原本這是常理所不允許的,但是我們這三個色慾已經超過了理智的少年卻思

    索不久便達成此項計劃協議,于是三人約定一週后各自交出「適當時刻」再依序

    安排時間。

      一週后的星期六,三人約了在麥當勞檢討時刻表。于是便決定星期三先上我

    的母親,而再抽籤決定星期幾上少慶與星仔的媽媽,最后是星期一去少慶家,星

    期天去星仔家。決定后便各自散會,安排計劃。



      星期一我與星仔準備去少慶家過夜不回家了,所以下班后我和星仔就馬上去

    少慶家里。

      到了后,少慶的媽媽蔣悅歡很樂意地招待我們,還煮了一堆菜馐招待兒子與

    其高中同學。吃完后我們三人進書房裝作要打撲克。

      進書房后少慶便說:「我媽很愛干凈,剛剛煮飯沾了一堆油煙,一定會在收

    完碗盤后去洗澡,而且她有浴后喝減肥茶的習慣,所以我準備了濃縮安眠藥放在

    減肥茶中,到時就隨你們了。記住千萬不要太粗暴,否則我會翻臉。」我與星仔

    立即如搗泥般的拼命點頭。

      這時傳來蓮蓬頭的水聲,于是三人蹑手蹑腳的走出書房,並放好安眠藥,並

    到浴室外準備偷窺蔣悅歡洗澡的樣子。

      少慶家的浴室門的下方有斜斜的木條作通風用,于是我與星仔便把眼睛靠上

    去,頓時看到少慶母親洗澡的樣子……

      悅歡先以肥皂沾滿西瓜布,接著仔細地擦拭全身,並有節奏地按摩雪白的胸

    脯,接下來又撥開褐色的陰唇讓泡沫覆蓋上去,然后用手把泡沫塗均勻,並不時

    揉捏乳房及微漲的陰核。

      后來悅歡坐在浴室的地板上,伸手拿起蓮蓬頭抵在胸口上,以空著的左手碰

    觸自己的乳房,食指挑動了一下乳頭,在浴室中變得柔軟的乳頭敏感地慢慢朝上

    挺起。悅歡由下方捧起乳房,一面把蓮蓬頭抵在乳頭前端,一面慢慢地揉搓整個

    胸部。

      蓮蓬頭由胸部漸漸向下移,蓮蓬頭被放在私處,讓大量的溫水沖洗著恥毛,

    完美的身體變得無法自制,悅歡雙腳向外張開,以左手手指左右撐開肉縫,露出

    中間的敏感部位,然后讓蓮蓬頭靠近那兒,緩緩上下移動。

      我與星仔的陰莖頓時豎立起來,同時吞了吞口水,想到待會可插入少慶母親

    的陰道並玩弄她的全身,龜頭不禁滲出了一絲絲的黏液。而少慶則因第一次看到

    自己母親的裸體而感到后悔,但隨即又壓下此念頭。

      這時悅歡也洗澡完畢要穿回衣服,于是三人匆匆忙忙跑回書房,等待悅歡喝

    下摻了安眠藥的減肥茶。

      過了約十分鍾,悅歡敲書房的門說:「奇怪,媽今天似乎蠻疲倦想要睡了,

    你們若肚子餓,冰箱里有東西,我要去睡一覺。」同時對我與星仔說招唿不週。

      我們兩人心想,少慶的母親不但不會招唿不週,而且是最好的招唿,就是用

    她那成熟的肉體來招唿我們,于是兩人都露出奸笑的表情。

      過了約十分鍾,三人蹑手蹑腳地去到少慶母親的臥房外,里面傳來陣陣輕微

    的唿聲,那代表安眠藥已發揮了功效。

      這時星仔問:「若待會藥效不夠,伯母醒來呢?」少慶也沒想到此問題,頓

    時呆掉了。

      這時我說:「放心,我早已想到這點,于是從我媽那里偷了些許乙醚。」少

    慶與星仔頓時松了一口氣。

      要開房門的時候,我問少慶:「你要待在旁邊嗎?這樣好嗎?」

      要兒子在旁邊看著朋友姦淫自己母親實在是很令人難以釋懷,但少慶怕兩人

    會不會太過份,且自己也想看母親赤裸的肉體,于是咬了咬牙說:「沒關系,我

    不會干擾你們,只要你們不要太過份。」

      我與星仔說:「一言爲定!」

      開了房門后,映入視野的是少慶的母親正發出微微的酣聲。三人交換了一眼

    后,少慶在梳妝台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而我與星仔便走向床準備展開攻勢。

      我輕輕地搖了一下悅歡,果然一點反應都沒有,兩人立即興奮地掀開厚重的

    棉被。悅歡今天穿著她性感的白色透明絲質睡衣,那美艷的睡姿,讓兩人的小弟

    弟立即豎立。我與星仔隨即褪去所有的衣褲,爬上床去貼近悅歡美麗的身子。

      星仔隔著絲質睡衣輕輕搓揉著悅歡沒有戴上胸罩的豐乳,感覺真有說不出來

    的美妙,同時看著悅歡性感的雙唇,忍不住湊上他的嘴輕吻了悅歡,又小心地伸

    出自己的舌頭在悅歡的嘴里探索著,再將悅歡的舌頭深深地吸了一下,輕咬著悅

    歡的嘴唇,接著深深地吸吻著悅歡的小嘴內的舌頭。而我則目不轉睛地看著悅歡

    的陰部。

      兩人交換個眼神后隨即撩起了悅歡的睡衣,悅歡穿的是一件白色蕾絲亵褲,

    那透明得不像話的薄,隱隱透出悅歡黑森林的原形,若隱若現的蜜穴就在眼前。

    我突然發狂似地拼命以舌頭探索,翻過了那薄薄的一層布,直接向悅歡肥美的大

    陰唇前進。

      在蜜穴入口處有一股淡淡的淫水香味刺激了我的味覺與嗅覺,更使我異常興

    奮,于是迅速地脫下悅歡的內褲,這時悅歡那兩片肉片形成的陰唇與微凸的陰蒂

    便毫無保留地顯現在我眼中。我用舌尖舔著悅歡的小穴,此時悅歡的嘴中發出了

    呻吟聲,不知是在做春夢抑或安眠藥的功效,她並沒有醒來。那淫蕩的呻吟,刺

    激得我的肉棒吐出透明的潤滑液。

      而星仔則不停地以舌頭舔著悅歡那紅碣色的乳頭,舌頭沿著乳暈畫圓圈,兩

    手更不停地搓揉悅歡豐滿的乳房。少慶看在眼中頓時覺得口干舌燥,陰莖更是豎

    立朝天,于是便自己套弄著陰莖。

      這時我也快要忍不住了,便低聲對星仔說:「我先插進去啦,待會兒再換你

    上。」我把悅歡的腿撐開,然后在悅歡的雙腿間用跪坐姿蹲下,這樣可以邊干邊

    看得到悅歡的穴,于是握著陰莖對著悅歡的穴一股腦插進去。

      因爲悅歡的陰部剛剛被我舔了很久,所以小穴已經十分濕潤,陰莖很順利的

    就插進去了。我感覺里面緊緊的、暖暖的,好舒服,便兩手抓住悅歡的膝蓋,把

    悅歡的腿撐得很開很開,讓整個下體露出來且看得更清楚便開始抽動起來,過不

    了多久便在里面射了精。

      同時星仔把他的小弟弟對著悅歡的小嘴,忍不住將脹大的肉棒送入,抱著悅

    歡的頭,前前后后動了幾十下才停止,瞧見悅歡嘴角流出的口水,硬是又多插幾

    下,陽精差點射了出來,實在感到很爽。

      突然悅歡微微發出聲音,似乎安眠藥的藥效快抵不住兩人的玩弄,兩人嚇了

    一跳,于是我迅速地拿出沾了乙醚的濕布封上悅歡的口鼻,不久悅歡又昏睡了過

    去,這時星仔便與我交換位置準備開始插入。

      星仔先撥弄著悅歡的陰唇,並揉捏她的陰蒂,並不時以食指插入悅歡的陰道

    內,接著把陰唇狠狠的撐開,將自己的肉棒對準悅歡的小穴狠狠地插了進去。悅

    歡陰道內溫暖的穴肉緊緊包住星仔的陽根,悅歡的淫水和著星仔的陽水與肉棒一

    齊沖擊著子宮淫肉,每頂一下悅歡就呻吟一聲,星仔也愈來愈興奮,在勐頂了穴

    肉數十余下后,最后一挺將精液狠狠射入悅歡的淫穴深處擴散開來。

      這時少慶忍不住對我們兩人說:「夠了吧?」兩人卻神情堅決地搖了搖頭,

    準備第二次姦淫。于是我又開始插入悅歡的小穴,這次我已掌握了要訣,採取A

    片里九淺一深的插入,同時右手輕摳著悅歡的肛門;而星仔則捏著悅歡凸起的乳

    頭,接著把悅歡的乳房併在一起,接著陰莖便在悅歡雙乳的乳溝內進出。

      這次兩人皆持續了十多分鍾,最后我發出低沈的呻吟聲,瞬間把濃稠的精液

    再次送入悅歡的子宮內。而星仔也在快洩的時候把悅歡的小嘴張開,將陰莖送入

    悅歡的小嘴再干了數十下,把精液射入悅歡喉嚨內,也結束了這第一次的難忘經

    驗。

      接著開始收拾善后,兩人用面紙把悅歡陰道流出的淫水擦干凈,並把遺留的

    精液擦掉。這時少慶已經受不了去廁所打手槍,我對星仔說:「不如我們把悅歡

    擺個淫蕩的姿勢拍照起來,閑暇時可打打手槍,以后若有事情也有個保障。」

      于是星仔便去拿照相機,兩人趁著悅歡昏迷,把她擺弄了許多淫穢無比的姿

    勢,同時拍照下來以備不時之需。幫悅歡穿完睡袍后,便回少慶書房睡覺。

      后來我們也以同樣的理由與手法,順利地姦淫了我的母親麗晴與星仔的媽媽

    悅琴。而因爲我們準備齊全且事后又有妥善處理,因此雖然三人的母親隔天發現

    有點不對,但隨即只認爲自己太多心了。

      三人因得償所願而不再花時間在有的沒有方面上,反正A書哪有真人好,且

    爲了將來能夠繼續玩弄彼此母親的肉體,于是平常便專注于工作上面,因此業績

    有明顯的進步,而且還加了薪水。

      所以我們的母親便以爲三個小鬼頭在一起只是想法賺錢,于是都很歡迎三人

    到家中念書,也不反對兒子去別人家中通宵玩耍,因此三人都有了「發洩」的女

    體,而且也不會亂倫。如此持續了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