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媽媽的365日(7-9)

  媽媽在床上扭曲著,屁股離開床單身子弓起,一只秀腳從被單中伸出來,腳

趾夾住床單痛苦的扭動著。這段錄像我已經看了無數次,分析了無數遍。媽媽身

體上每一寸敏感地帶都收錄進腦海,除了陰戶,媽媽最多揉搓的是乳房。當然媽

媽的床第經驗一定非常糟糕,她摸下體的動作令我看上去很不舒服,顯得那麼生

硬、拙劣。

  “媽媽……”

  “……啊……”十多天了,媽媽有時候會像現在一樣莫名其妙陷入沈思。

  “你在想什麼啊?媽媽!”

  “沒……”媽媽被我拉回到現實。

  這一切源於我先前的靈機一動,前幾天媽媽劇團一位同事嫁女兒,我和媽媽

一塊去參加婚宴。晚上裹著一身汗液回到家裡,媽媽無意間和我談到關於我交女

友的問題。

  “我們單位裡的那幾個女孩太輕佻了,成天就花啊、衣服啊、化妝品啊,我

覺得和她們沒什麼共同語言……”我隨意敷衍著。

  “媽媽不是叫你現在就去交女友,只是想問問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媽媽歪

著頭微笑的看著我。

  “哦!我比較喜歡成熟型的,能相夫教子的那種!”現在的我滿腦子都是媽

媽的音容笑貌,不太想討論其他女人,但媽媽好像有點認真,我也只有盡量敷

衍。

  “成熟型的?哈哈……我們偉偉今年好像沒過二十一吧?那你打算找個熟到

什麼程度的?”

  媽媽嘴一直都沒有合攏,笑個不停。嘴唇上翹露出潔白的牙齒,上門牙正中

有兩顆比臨近的要長一點,好像俗稱叫“兔牙”,顯得很可愛。我看著媽媽眯縫

的鳳眼,眼角處延伸的一些細微魚尾紋將成熟婦女風韻尤存的性感發揮到極致。

  心中一熱,話語就帶了幾分輕佻。“我將來一定要娶個和媽媽一模一樣的女

子作老婆!”

  “你……小孩子就會胡說八道……”媽媽瞅了我一眼,突然不說話了。臉上

分明飛起一抹彩霞,這是我第二次見到媽媽嬌羞的表情。

  本來還想借題發揮繼續這一我感興趣的話題,可惜媽媽半天不說話我也只有

就此收手。

  過了兩天,媽媽在飯桌上東拉西扯的和我聊了半天突然話鋒一轉:“我就不

明白,像媽媽那麼大歲數的女人有什麼值得欣賞的?”看來媽媽表面上是否定這

一結論,其實她內心深處卻渴望我去證明它的合理性,我豈有不知之理。

  “媽媽你一點也不明白,像你這樣年紀的婦女,可能缺少了些青春氣息。但

由於生活閱歷豐富,卻多了許多成熟的妩媚。而這種風韻是要***生活積累而來,

它是別的年齡段學不來也裝扮不出來的,這是媽媽這種年齡婦女特有的魅力,怎

麼能說沒有值得欣賞的地方呢?真是豈有此理……”

  一番演講般的話語,將媽媽震得膛目結舌。其實她本來就需要我這麼說,只

是沒想到我還能說得有理有據。媽媽臉上第三次飛上紅霞,不過這次更多的是一



種興奮,而我的思緒也飛到那段纏綿的錄像中去了……

  “那天參加婚宴的同事說,真是沒想到我們偉偉都長那麼大了……”媽媽今

天一回家門就興奮不已。

  “那是自然,我不在你身邊,誰會想到我們是母子呢?”我急忙恭維著,心

裡一亮!幾日的努力終於有了結果……

  媽媽剛才那句話表面上是隨便說說,其實是在自我暗示。暗示自己看起來依

然很年輕。

  其實媽媽由於穿著太過保守,說保守是好聽,說不好聽點就是太落伍,她身

上的風韻隱藏得很深,只有我和她長年相處才能體會出來。很難單憑外表吸引外

人的眼球,走在大街上一定也不出眾,媽媽多半是在自我陶醉吧。

             六月六日 陰有小雨

  自從媽媽發覺身邊多了個特別欣賞她的男性後,表面上一切依舊,實際上卻

多了些許變化。以前媽媽也很注重面部保養的,因為她要上妝,厚厚的油彩對皮

膚傷害很大。所以媽媽很注重皮膚保養,不過最近比以前仔細多了。

  上星期媽媽居然借口“六、一”去美發廳做了次頭發,將原本微微卷曲的秀

發拉成現在頗為流行的直發,我楞是沒弄明白兒童節和她有什麼關系。

  媽媽盡量不動聲色在欣賞她的男子面前舉手投足間都透出優雅,這一切自然

沒逃過我的目光,因為那個特別欣賞她的男人就是我。

  當那天我脫口而出說要娶個跟媽媽一樣的女子為妻時,我看到媽媽其實是驕

傲的。因為我繼承了爸爸的塊頭和長相,在外界看起來條件還不錯。

  一個年近不惑的中年婦女被少男贊賞這種滋味我可以想像得出來,不過煩惱

的事也隨之而來……

  我不知道我和媽媽這種關系還要維持到什麼時候,媽媽雖然有了些許微妙改

變,但從她穿著上來看,永遠別指望我提出和她作愛而她會接受,更別指望她主

動提出。我已經可怕到不僅僅局限於情感交流,而是對肉體的碰撞充滿期待。

  到目前為止我可以肯定媽媽是深愛我的,她的生命中離不開我,但我侵犯了

她肉體後會發生什麼事我卻無從知曉。好在我已巧妙透露出我對媽媽的愛不僅僅

局限於母子,多了些對於一個女人的愛,媽媽似乎不太抗拒我的這一想法。當然

她不可能想到我還會想和她上床,而且還要玩遍所有姿勢。

  古代有為情殉死的事件,我難道做不到嗎?何況我從未把她當做玩弄的對

象,媽媽絕對是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只有和媽媽交合過我才認為這是完

整的愛,所以我只有拿出最下流的手段了。

  據資料上說,女人月經前後比較容易誘發性欲,前天我悄悄檢查了媽媽的內

褲,上面有一些干涸了的分泌物,媽媽畢竟是個正常女人,那些分泌物是不是說

明這幾天她下體比平常潮濕呢?

  今天的日記好像特別多,有可能是最後一次寫日記了。因為如果媽媽不原諒

我的話,我寧願用生命證明我對她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