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師的母愛-1

我自小和母親相便依為命,父親在我十歲的時候病逝,把家裡的重擔一一交

托給了母親。母親一向身體虛弱,除了每天早上要工作之外,晚上回家還要一邊

做家務,一邊教我做功課,那時候我覺得母親很偉大!

  轉眼間過了五年,母親因為過於勞累,不支病倒了,她這一病,把多年的內

疾都全擠了出來,經過長期的醫療,終於把命給撿了回來,但她已失去了工作能

力。隨後付了一筆龐大的醫藥費用之後,家裡的經濟也出了問題,所有親戚見了

都退避三捨。屋漏偏逢連夜雨,這句話一點也沒說錯,爺爺的去世,大伯把我們

的住所變賣,眼看即將無處樓身的時候,幸好我母親多年好友祥嫂收留了我們。

  祥嫂是一名寡婦,被丈夫拋棄了,在無子無女的情況下,拋出身子當了按摩

女。以前這是一份不受人尊敬的行業,她把得來的血汗錢用來照顧我母子兩人身

上,我和母親還一直都不知道!

  我也在那年輟學了,結束我的童年生涯,開始邁向人生的第一步。十五歲的

我,想找尋一份工作可不容易!那時我思想未成熟,在金錢物質的引誘下,最後

踏進了黑社會。我的工作是欺騙無知少女,讓她成為我們的搖錢樹,就這樣過了

三年,我得到的回報是金錢,付出的只是精子。

  十八歲的我長得俊俏,不需要再去學校騙無知少女,被社團安排到一間按摩

院做男妓,主要的客戶是女性和闊太之類。當我第一天踏入按摩院的時刻,內心

充滿希望,我知道這是我人生中第一個機會,而且能?讓我滿足一切,包括物質

上的享受,所有的金錢丶名車丶大屋,都在等著我,因此也下了決心,一定要全

力以赴!

  我第一天上課,見導師已在房中等候,急忙上前請安。當導師回過頭的一刹

那,我似乎要掉頭就跑,原來教我按摩的導師,竟然是我們的恩人-祥嫂!

  她見了我之後,也嚇了一跳!最後還是她打破悶局說:「小忠,你不會是進

錯房間了吧?」

  我說:「我…是…來…上…課。」我害怕地說。

  她說:「我是來教課的,只有一個學生,那該沒錯了!」

  我說:「我應該稱呼妳什麽呢?是老師呢?還是祥嫂?」

  她說:「我不想教你也不願教你,但工作上又不能不教,所以你還是叫我祥

嫂吧!日後別向人提起我是你老師,免得妳母親罵我!」

  我說:「是的,一切聽從妳的吩咐。」

  她說:「你母親知道你做這份工作嗎?」

  我說:「她可不知道,希望妳別告訴她!」

  她說:「我當然不會講,難道想把她氣死嗎?你怎麽會做這份職業的?」

  我說:「祥嫂,我三年前進入社團後,今天才開始有機會邁前一步,我想妳

和母親會有好的日子過,所以才…不過我一有了錢之後,必定重新做人!希望妳

能諒解我。」

  祥嫂:「你知道這課程要上幾天嗎?會有信心學好嗎?」

  我說:「為了可以早日上岸,我一定會努力學習!」

  祥嫂:「我除了會教你一些按摩技術之外,還會教你如何把握女性的敏感之

處,其它的我猜想你也會了吧?」

  我說:「其它什麽呢?」

  祥嫂:「其它的是…如何令女性感到需要做愛和滿足……」她臉上羞紅著說。

  我聽了之後,下麵雞巴不停地充血,視線也轉移到祥嫂的胸脯上,發現原來

祥嫂有一對豪乳,三十五歲風韻猶存,為何我一直沒發覺呢?哎呀!我怎能對祥

嫂有如此邪念?馬上用意志力讓心裡欲火平熄。

  祥嫂說:「我會儘量教你,你有什麽不明白要儘管問。旁邊有筆和紙,你可

以抄下,日後做練習,你能學到多少,那可要看你的天份了!」

  我說:「知道了,我會努力學習的!」

  祥嫂:「那你把衣服脫了,躺在床上吧!」

  我開始緊張的問:「真的要脫衣服嗎?」

  祥嫂:「你不脫衣服,我怎教你啊?快點吧!」

  於是我把衣服脫了問:「那褲子也要脫嗎?」

  祥嫂:「是啊!」

  我也只好把褲給脫了,爬上床後,等待著祥嫂。

  祥嫂走了過來,爬上床騎上我背後,把油倒在我身上,在我背部開始按摩。

  她一邊按也一邊講解,告訴我用一根手指丶兩根手指丶三根手指丶五根手指

按的分別,如何用陰力去按,又如何用手掌推動,我這才明白原來按摩有那麽多

的學問!

  她一直從我背部按到我的臀部時說:「小忠,把內褲也脫了!」

  我臉上一羞,心想那我的醜態不是原形畢露了嗎?於是我爬了下床,把內褲

脫了,接著用閃電式的動作跳上了床,用身體遮住我那已挺起的雞巴。

  接著祥嫂用手按在我的臀部上,有一種酸溜溜的感覺,她再用手指按我的大

腿內側,手指還朝向我的肛門推動,突然她用手指頂住我的屁眼,我真想叫了出

來,我未曾試過如此的刺激。跟著祥嫂又用手指輕輕在我陰囊上一抓,我忍不住

地「啊」了一聲,她說:「剛才我所做的,你都記得了?」

  我說:「我記得了,但我接觸的都是女性啊!她可沒那個給我抓……」

  她笑了一笑說:「她沒東西給你抓,你就用掃的啊!」她說著又用手指在我

肛門上掃了幾下,我終於明白了!

  突然她說:「反過來吧!該前面了。」

  我嚇了一跳,心想:「不好吧?剛才被她那一弄,我的意志力全沒了,還差

點把精液給噴了出來,妳現在這時候叫我轉身,可真難為我了!」可是我又沒辦

法不轉身,於是閉上眼睛把身體轉了過去。

  祥嫂說:「小忠,你那裡可不小啊!相信日後必定有不少女朋友∼∼!」

  我張開眼睛說:「祥嫂…不好意思…我一時控制不住……」

  祥嫂:「沒關係!小忠,我看著你長大,你母親又是我的好朋友,既然你已

做了這份職業,我只好儘量教你,希望你日後能孝順母親吧!」

  我說:「祥嫂,我一定會,而且我還會孝順妳呢!」

  祥嫂:「小忠我知你乖,我無子無女,平時當你是我的兒子,你知道嗎?」

  我說:「我知道祥嫂一向疼我,我也希望日後可以報答妳!」

  祥嫂:「我知道你乖啦!」接著繼續為我講解:「前面的大腿內側,你千萬

不可大力按,要像我這般的運用陰力……」

  我被祥嫂按得血管馬上充血,而雞巴也開始滾燙,青筋佈滿整條陽具,口裡

直「嗯…嗯……」的輕叫起來。她的手也開始按到我的丹田之位,陽具一柱擎天

的挺著,我想叫祥嫂摸一摸它,可是又不敢說出口,臀部開始扭動著,多麽希望

可以將陽具觸到她的手,視線也投向祥嫂的雙乳上,以眼神向她說:「我想妳摸

啊!」

祥嫂:「小忠,你是不是很難受?」

  我說:「是…的!我……」

  祥嫂:「你的工作目的就是要讓對方達到這種感覺,一旦她動情,才會重視

你。」

  我說:「謝謝妳!今天的課程是否已經結束?」

  祥嫂:「今天的課程基本上是上完了…你想結束嗎?」

  我說:「我…我不想…結束…但……」

  祥嫂:「但很難受,是嗎?」

  我說:「是…的…祥嫂…我…想……」

  祥嫂她把手往我的陽具一摸說:「是不是想這樣?」

  我臉上一羞,真不知怎樣回答她才適當,只能閉著眼猛點著頭。

  祥嫂:「我見你難受,就幫一幫你吧!你把眼睛閉上。」跟著她用五根手指

在我龜頭上不停地轉,那種又癢又酸的感覺,是我從來未曾試過的;接著她開始

輕輕套動,另一隻手輕抓我的睾丸。

  祥嫂:「想不到你的持久力也不錯,而且龜頭又大,陽具又長又粗!日後定

能賺很多錢,希望你沒入錯行吧!」她的視線一直沒離開過我的陽具,我的視線

也投在她的乳房上。

  她發覺後說:「我不是叫你把眼睛閉上嗎?」

  我說:「剛才我真的閉上了,但閉上好辛苦…好難受!」

  我開始握緊拳頭,想提起又放下了,但我的視線一直望著她的豪乳。

  祥嫂發覺了,問說:「你是不是很想…摸我的…乳房?」

  我羞著問:「祥嫂,可以…嗎?」

  只見祥嫂點點頭,把頭轉向另一邊,我也急不及待地摸了過去,當我手摸在

她乳房上,心想:好大啊!馬上用手指去抓弄。我用她教的陰力去抓,兩隻手指

輕輕夾住乳頭,手掌開始搓揉著,祥嫂握著我陽具的手也開始加速套動,我怕會

忍不住給射了出來,馬上吸了一口氣進入丹田,幸而還來得急,終給忍了下來!

  我繼續在祥嫂的衣服外面撫摸著,偷偷的解開她一粒鈕扣,被我手指夾住的



乳頭開始挺硬了,只可惜有乳罩擋住,我只有用陰力抓。我突然大力地一抓,她

「啊……」了一聲叫了出來,我見她臉可紅著呢!

  我問祥嫂:「祥嫂,我想…摸進去可以嗎?」

  她點了頭一下說:「你可別告訴你母親,知道嗎?摸進去吧!」隨即把鈕扣

解了三粒,那白色的乳罩馬上現在我眼前!

  我喜出望外,直道:「我當然不會講啦!請祥嫂放心……」於是把手摸了進

去,馬上摸到乳罩,手指觸到乳房上的嫩肉,心裡立即緊張起來。

  我用手指去探索那硬起的乳頭,可惜被那乳罩擋住,於是想推開乳罩,只見

祥嫂雙手伸向背後,胸口一挺的把乳罩鈕扣解開了,我見了大喜,如今我可以實

實在在的把一對大乳抓在手上了!當我手指一夾上乳頭時,她「嗯」了一聲,這

刺激的一聲,終於把我體內多餘的東西給清了出來,她馬上走開,拿來紙巾幫我

清理。

  當一切恢復平靜後,我很慚愧地說:「祥嫂,對不起!」

  祥嫂:「小忠,沒關係,就當今天的事沒發生過。你今天回去,好好記著那

按摩的步驟,明天你要示範給我看。還有,你的手指是你日後的飯碗,可別弄傷

了,知道嗎?」

  我問:「那明天我會跟誰按摩給妳看呢?」

  祥嫂:「是另有其人,但你的是誰…我…不知道。」

  我心想:「會是誰呢?又會不會是祥嫂呢?」但我多麽的渴望會是她!現在

我只能說:「祥嫂,謝謝妳!」

    在按摩院和祥嫂分手後,便和朋友到卡拉OK玩到深夜才回家,我故意這麽

晚才回去,是免得碰見祥嫂會不好意思。回到家後她們已經睡了,我覺得有點失

落感,是不是見不到祥嫂呢?還是什麽原因,我也不知道!

  進入房間裡匆匆拿了睡衣,便到浴室準備洗澡,竟然讓我看到祥嫂的乳罩放

在籃子裡,我拿起來湊近鼻子一嗅,我的天啊!為什麽要作弄我呢?今天我已失

去理智,做出大逆不道的事了,已經儘量去躲避,但為何還要讓我碰上這個乳罩

呢?我這時候想要的是理智清醒。

  手拿住乳罩,而我的眼睛已在尋找著內褲,最後被我發現了兩條內褲:一條

應該是我母親的,她永遠都是穿那些舊款式;另外一條半透明通花,一定是祥嫂

的!

  拿到鼻子上一嗅,啊!我真喜歡那股味道!心裡雖然有點歉意,但雞巴已出

賣了我,不由自主地在胯下挺得老高,如果我不去滿足它,那我今晚肯定沒法入

睡,我再一次回憶起中午的情景,最後終於用精子結束了這一次的衝動。

  回到房裡,打開抽屜準備寫日記的時候,發現我的避孕套盒子放了在上面,

一向我怕母親會看到,所以藏在最下層,趕忙打開一看,果然少了一個,我只用

過一個,那一個去了哪裡呢?我馬上跑去拉圾桶一看,果然在裡面,會是誰拿來

用呢?祥嫂從來沒有男朋友,母親更加不可能,會是誰呢?想來想去都摸不著頭

緒,最後只好把這個問題帶進了我的夢鄉。

  第二天一早我起身上班去了,因為怕見到祥嫂,早餐也不吃就出門了。回到

公司,我卻是渴望能見到她,這感覺很奇怪,難道公司裡充滿了淫氣?我走進昨

天那個房間,腦海裡浮現的全是昨天的畫面,我害怕今天的對手會是她,但又希

望會是她,心裡充滿了矛盾,也充滿了性欲!

  這是我第二次步進這個房間,我心跳加速,兩隻手都是冷冰冰的,我需要做

一次深呼吸才有力氣推開那扉門。終於我走了進去,也見到了我既渴望又怕見到

的人,是她——祥嫂!我不知該用什麽開場白好,最後才鼓起勇氣說了一句話,

那一句話我從來都很大方脫口而出的,今天卻第一次說得那麽膽悸,就是:「祥

…嫂…早…安!」

  祥嫂見了我,也回了我一句:「早安!小忠。」

  我說:「祥嫂…今天我該做什麽呢?」

  祥:「我昨天教你的,你都記得嗎?」

  我:「我記得!祥嫂。」

  祥嫂紅著臉說:「今天本來應該是另一個人教妳的,但公司卻叫了我來。」

  我:「那…今天祥嫂妳會教我什麽呢?」

  祥:「該教你的昨天已經教過你了,今天是要考你的記性和你用力手法。你

的成績好,公司會立即介紹好的顧客給你;如果成績不好,公司就會拖慢,也不

會將好的顧客交到你手裡,你要認真啊!」

  我:「是的!祥嫂,我會記住。那考我的導師呢?」

  祥嫂羞著回答:「我就是你今天的導師。」

  我:「那是說,我今天要替妳按摩了嗎?」

  祥:「是的!你要將我當成是你的顧客,過程中我不會給你作任何指示,明

白嗎?」

  我:「祥嫂,我明白了!」

  祥:「那開始吧!」

    這一刻,我不斷地提醒自已:我正在考試,我不能有任何出錯,只要這一關

我能熬得過去,往後的日子已經不是難題了!

  我壯著膽走過去祥嫂身邊:「祥嫂,讓我來待候妳寬衣。」

  祥嫂也擺了個高姿態應了聲:「嗯!」

  我提起手慢慢地解開祥嫂身上的鈕扣,當我解到第二粒鈕扣時,已能見到祥

嫂那白白的乳峰,第三粒已見到乳球…終於脫了祥嫂的上衣!接下來,我要脫已

面對了八年的恩人,還是我母親好朋友的裙子,我的手有點抖了,不知道是害羞

還是害怕。

  我走到祥嫂後面蹲下來,松了裙子的扣,把拉煉輕輕的拉下,裙子也跟著掉

落,展露在我眼前的是一個渾圓的大臀,上面穿著一條在家裡浴室中見慣了的熟

悉內褲,可是它今天卻成為我最大的敵人!我心道:「小忠啊!小忠,想不到你

今天的敵人,會是一條又小又薄的蕾絲內褲啊!」

  我走到她面前,以最溫柔的語氣說:「祥嫂,請上床,讓我為妳背部松解疲

勞。」

  祥嫂上了床,背朝天的趴著,我用按摩油在她脖子上慢慢的按著,而我雙眼

卻不停地望著乳罩的扣子,我心想:祥嫂剛巧是穿了後面扣的乳罩,要是穿了前

扣,又會多了一重考驗!

  我說:「祥嫂,可否讓我為妳松了乳罩的扣子?免得被油弄濕了。」

  祥嫂也只應了一聲:「嗯……」

  我把手伸向乳罩的扣子,輕輕的一松,乳罩立即彈開兩旁,讓我看到祥嫂兩

側雪白的乳球!我體內壓抑著的欲火開始不停地高漲,我放棄視線上的誘惑,只

尃心為祥嫂按摩背部,可是我的手指卻碰到側邊柔軟的乳球,雞巴又再一次挺起

了!

  人生最大的考驗終於來了,是要我面對真正的敵人!我不能辜負祥嫂昨天所

教的一切。

  我說:「祥嫂,可否讓我脫下妳的內褲?免得被油弄濕。」

  祥嫂也只應了一聲:「嗯……」

  我想起祥嫂昨天教過,要把手上的油擦乾淨,不然把內褲弄油了,客人事後

穿上會不舒服,我擦乾淨了手,小心地脫下祥嫂的內褲。脫下內褲後,我見到祥

嫂雪白的臀部,從股溝沿下望去,還可見到毛髮的蹤影,我的天啊!

  我雙手按在祥嫂雪白的臀部上,接著把手指轉向她大腿內側,用陰力輕按,

漸漸地再用姆指揉著肛門,其餘的手指則在陰戶旁用指尖輕輕掃動。祥嫂開始把

臀部慢慢舉高,我的手指也輕易地沿下摸到了陰唇,而另一隻手正向乳房側旁尋

找乳頭。這時我隱隱聽到祥嫂發出微弱的呻吟聲,我真高興終於可以完成了第一

步!

  此時此刻是我最刺激的事,也是我未來成功的第一步,因此我要用定力去克

服體內的欲火,萬一我忍不住洩了,又怎會得到賞賜呢?我強吸了一口氣,定一

定神,在祥嫂耳邊輕輕說:「祥嫂,可否轉個身?該到前面了。」

  祥嫂用很羞的眼神望著地面,臉上滿是緊張的情緒,慢慢將身體轉過來了!

  見到祥嫂全身赤裸的一面,我雙手開始發汗,當我的手即將摸向祥嫂的時候,

我見她已閉上眼睛,或許她比我更加緊張吧!

  祥嫂那兩個乳房又大又白,我忍不住把手從乳房的側邊開始慢慢地揉,逐漸

把手移向乳頭的位置,終於掌心碰到那兩粒乳頭了,我再用掌心輕輕地摩挲著乳

尖,感覺祥嫂乳尖開始發硬了,再用手指夾在中間慢慢磨擦。

  祥嫂開始把頭左右擺動,我雙手向著陰戶的方向,慢慢地沿著小肚丶腰,輕

輕用手指一步一步地逼近祥嫂的陰戶,她擺動著臀部,讓陰戶迎向我的手指…碰

上了!祥嫂的陰毛已佈滿淫水,我小心地把食指和中指分別在陰唇兩旁輕輕的按

著,讓陰戶稍微張開,然後用姆指有意無意之間去觸碰那小小的陰蒂。

  祥嫂已放下矜持,喉嚨發出陣陣「嗯…嗯…啊……」的聲音,雙手似摸非摸

的按在乳房之間。我另一隻手從祥嫂的肛門輕輕撫向陰戶,卻停留在陰戶的洞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