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少婦白潔】之第十六章《春心蕩漾》上

【淫蕩少婦白潔】之第十六章《春心蕩漾》上                              

  (上)

  王申這幾天心里有些亂,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麽時候開始,變得這麽忙起來了

呢,他們的校長趙振本來挺看不上他的,這幾個月很看重他。

  當然,他並不知道趙振是因為白潔而願意跟他接觸,尋找機會想跟白潔再有

機會續續舊緣。

  可是接觸多了,趙振發現王申雖然人比較羸弱一些,但是在業務上還是很有

想法的。

  趙振本身從農村出身什麽都不懂,漸漸的一些事情也很倚重王申。

  以前學校有個校辦工廠是生產氣門芯的,好多年半死不活的,現在王申的一

個同學是搞這個推銷的,無意中給他聯系上了一個汽車廠家,竟然讓這個小廠子

一下起死回生,有了很穩定的銷路。

  在這個社會變動的時刻,有了很好的前景,趙振自己任了這個廠子的廠長,

多次暗示王申想讓他不再帶班,出任管銷售的副廠長,當然這個小廠子,也就是

銷售的部門經理,也可以說是銷售的業務員,但是這個部門的油水是大家顯然可

見的。

  王申覺得這個職位非他莫屬,因為畢竟是因為他才有的銷路,可是趙振暗示

他說上面有領導要安排親戚來做這個,而且外面還盛傳孫倩有很大可能做這個工

作,畢竟女人也有很大的優勢,何況大家都知道趙振和孫倩的關系,王申時而覺

得非他莫屬,時而又覺得自己沒這個把握,糾結的很想喝點酒和人說說。

  而白潔的事情也讓王申很糾結,好不容易等到白潔回來吃飯,可是一眼看到

白潔進屋的那種神情,那種慵懶滿足的神色,臉上有一絲疲憊更有一種特殊的光

澤的感覺,眼神間無法掩飾的那種媚意。

  特別是換好拖鞋在屋里來回換衣服的幾步路,擺動的腰肢,扭動的小屁股,

雙腿間那種特殊的姿勢讓王申好熟悉的感覺,王申的心瞬間緊縮,一種酸疼在心

里蔓延,雖然還不斷的在心里給白潔找借口,可是不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景的王

申無法讓自己相信,他在心里默默的想,吃完飯白潔肯定會洗澡,換內衣……

  果然,白潔放下飯碗就匆匆的進去洗澡了。

  王申默默地收拾著碗筷,心里一直在悄悄的酸疼。

  等白潔洗完澡出來吹頭發,王申裝作內急進了衛生間,在臟衣簍里怎麽也沒

有找到白潔的內褲。

  王申心更加的酸楚,難道白潔沒有穿內褲回來,看到邊上的紙簍。

  王申動了一下翻蓋,赫然一條白色的絲織半透明的小內褲,卷成一團塞在紙

簍里,王申有些不敢去拿出來面對這個已經面對了好多次的現實了,終于還是拿

出來打開,襠部的絲綢赫然是要濕透了的樣子,那種滑溜溜的樣子和腥膻的味道

王申不用在想了,白潔又一次夾著男人的精液回來的,王申木然的把白潔的內褲

原樣塞了回去……

  看著王申在那里悶悶不樂的不說話,心里發虛的白潔雖然渾身軟綿綿的很想

睡覺,卻還是要陪著王申看電視,一邊搭著話問王申:「怎麽了?不高興呢?」

  不知道為什麽,白潔當著王申的面很少叫他老公,叫老公會感覺心里很不舒

服,有一種負罪感,也有一種愧疚,也許是叫別人老公叫的次數太多了吧?

  王申敷衍了兩句,白潔還在追問,王申真的想說,還不是因為你,我就是在

糾結你又是被誰上了?

  王申被追問不住,只好說是單位的事情,單位這次安排這個廠長的事情,說

開了頭就把事情都說開了。

  白潔一聽就明白了,王申並不知道白潔和趙振的事情,白潔是明白的,趙振

安排王申是順理成章而且幾乎是必須應該安排王申的,可是趙振對自己的心思白

潔是明白的,之所以要跟王申這麽透露,還不是為了自己。

  白潔的心里沒有一絲猶豫,自己對不起王申,能為王申做點事情她覺得心里

能舒服一些,何況趙振也不是上過自己一次,白潔回頭看著床單,想起那次趙振

在王申身邊干自己的時候,臉上都有些微微發熱,安慰了王申幾句,堅定的告訴

他,肯定是會選他的,讓他放心吧。

  王申剛才也曾經有些惡意的想過,要不讓白潔找找高義,高義畢竟現在是領

導了,可是一想到高義那天在自己頭上操白潔的情景,王申心里的酸楚就陣陣翻

湧,他不會利用自己的老婆去為自己謀取利益的。絕對不會,我要自己去得到一

切,奪回屬于我自己的妻子。

  白潔怕王申多心,沒有多問這個事情,看著王申那樣悶悶不樂的,想安慰安

慰他,可是跟他黏糊的時候,感覺到王申好像沒有興趣,心里也有點不高興,悶

悶的兩個人就都心事重重的睡了。

  早晨到了學校,白潔心里一直有些心神不定。

  早晨的時候白潔偷偷地從王申的電話上記下了趙振的電話號,可是拿起電話

好幾次,白潔都沒有撥出去,畢竟自己是頭一次主動去找男人辦事,而且是要為

了老公,而且是要用自己的身。

  雖然這個男人上過自己不止一次,可是在這種事情上總是很被動的白潔還是

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覺,她知道這個電話打出去和自己送上門給人上是沒什麽區別



的,糾結了一上午,課都沒有上好,中午的時候終于還是拿起電話給趙振打了個

電話。

  趙振知道是白潔的電話,農村大隊書記出身的他,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欲望:

「哎呀,是我寶貝老妹啊,可想死我了,這小動靜,整的我渾身都酥了。」

  趙振粗俗的話語,反而讓白潔心里放松了下來:「去,少扯沒用的,你能想

我,想你的孫倩去吧?」

  「她哪能跟你比啊,老妹兒啥事找我?」

  「啥事找你,你不知道?領導,別裝糊塗了,我家王申的事不用我在細說了

吧?」白潔索性直說了。

  「這個事啊?可不好辦啊……」趙振拉著長聲說,「不過要是白潔老妹兒你

找我,再難咱也得辦啊。」

  「別裝了,領導,我知道你能辦,想要什麽你就說吧。」白潔不會轉彎抹角

的,反正這個男人跟自己也上過床,沒什麽可客氣的。

  「我想要什麽,你還不知道?寶貝兒妹子,想起你我就受不了,王申這事確

實不好辦,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我肯定努力給你整,不過老妹兒怎麽感謝我

啊?」

  白潔心里有點煩這個墨跡的男人,「你看著辦吧,辦好了我陪你,你想怎麽

樣都行。」

  「好的,說死了啊,不過陪我一次可不行。」

  「行了你,啥事沒辦你不也弄過,放心吧,你把我家王申的事辦好了,我盡

量多陪你就好了。」

  「好的,寶貝兒你等我的好消息吧。」

  放下電話,白潔的臉有些發燒。

  自己怎麽會這樣,把自己送出去給人玩一點都沒有猶豫,好像這個事情和吃

飯喝水一樣的簡單,想起趙振大象的外號和那個軟下來也很長的東西,不由得心

里有點沖動。想找個男人的感覺,奇怪的是心里浮現出的男人不是王申,不是陳

三,不是老七,不是高義,竟然是東子那個壞蛋……

  坐在張敏的紅色POLO里,白潔心里是有一些嫉妒的,她總覺得自己比張

敏強,可是現在張敏比自己強了可是不少,而且上次大家在一起都是一樣的被男

人上,憑什麽是這樣啊。

  不過對張敏卻沒有嫉恨的心里,一直以來張敏都是她的同學,閨蜜,以前也

許有些話互相瞞著,現在經過瘋狂的無遮大會,兩個人什麽都可以說,徹底成了

無話不談的閨蜜了,張敏接她去省城逛街,白潔也想舒緩一下有些郁悶的心情。

  「妞啊,看你這小臉蛋,白里透紅的嫩,最近你那個三老公又沒少在滋潤你

吧?」張敏一邊開車一邊調侃著白潔。

  「去你的,你那水汪汪的臉蛋才沒少被滋潤吧?我可沒有,挺長時間沒看見

他了。」白潔掐了正開車的張敏一把。性生活多的女人臉上都會有一種水潤的光

澤,這是少婦和少女的最大區別,女人特有的一種味道。

  「沒看見他,也沒少看見別的老公吧,說真的,妞,要是好幾天沒有,你想

不想?」可能是怕白潔不好意思回答,自己先接了話,「我可想的厲害,心里跟

貓撓似的。」

  「呵呵,沒你那麽厲害,不過也想。就是你說怎麽會稍微一想下邊就可濕了

呢,我還不願意帶護墊。」

  「有沒有味兒啊,是不是白帶?」

  「不是,什麽味都沒有。」

  「那沒事,就是發騷了,哈哈。」張敏笑的很開心。

  時代廣場的四樓,以前白潔她們上學的時候,總是聽著冷小玉和李麗萍偶爾

說起里面多高檔多豪華。而她們從來不敢奢望用自己一個月的生活費,去換取一

件小衫甚至只能換來一條內褲。

  而現在明顯張敏已經是這里的常客,白潔看著張敏穿的淺灰色的套裝毛裙,

棕色的高腰高跟靴子,靴子和裙子中間露出的一截大腿穿著肉色的絲襪,看起來

優雅性感,外面本來還有一件白色的風衣,放在了車里面。

  白潔自己呢,雖然覺得自己穿的也不算多了,可是在這個溫暖的商場里,白

潔明顯感覺自己熱了,還是披肩的長發,淡淡的化了點妝和妝化得有些妖艷的張

敏比,白潔更顯得清雅,端莊。黑色半長身的毛料上衣,剛剛蓋過圓翹的屁股,

淺藍的直板牛仔褲緊裹著豐滿的圓臀和修長的雙腿,可是卻略顯臃腫。

  白潔知道自己里面穿了一條稍微有點厚的毛襪,毛襪里面還穿了一條薄薄的

保暖絨褲,現在正在熱的她的頭上都要滲出點點的汗珠了,看著商場里的女人都

穿的不多不少,還在彰顯著女性的身材和性感,而自己真的有一種農民進城的尷

尬,黑色的矮腰細高跟小皮靴剛好蓋住腳踝。

  白潔明白那些穿著薄薄的毛衣裙子和絲襪皮靴的女人一會進了地下停車場都

有自己的車,車里面還有風衣,大衣甚至會有貂皮大衣,而和她一樣穿著棉衣進

商場的現在都熱的有些發慌,還沒辦法脫下衣服,剛才把外衣脫到張敏的車里好

了,自己里面是一件高領的緊身毛衣,穿外面也沒關系的,就是太沒有經驗了。

  「潔,過來,買兩條這個。」張敏叫著白潔。

  白潔過來一看,臉有些微微發燒,看著女店員在旁邊,也沒說什麽。是丁字

褲,仿佛一個帶子一樣的內褲,偷偷在張敏耳邊說:「這能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