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舅母的魔鬼肉體

估計舅母在那麼窄的沙發上被我折磨了30分鐘也夠嗆的。

我很想和舅母來個鴛鴦浴,這本也是我設想好了的,

但實在太累只好努力睜開眼睛點點頭,掙扎著著爬下了舅母豐膩的嬌軀,

肉棒離開了舅母體內後,舅母再次恢復了女性羞澀的本性,

慌慌張張的跑進浴室。

我躺在沙發上合上了眼抓緊時間休息起來。

不得不承認,老天爺有時很公平,既然那麼輕鬆就干了舅母,

作為平衡法則付出的代價,也許就是令我累得像狗一樣連共浴的力氣都沒有,

唉!舅母的嬌軀,我暫時不能欣賞了,想著想著沈沈睡去……

不一會,聽到浴室門開的聲音,我一扭頭,舅母頭上包了一塊浴巾穿著粉紅色的睡衣飄然而至。

全身肌膚經熱水浸泡鮮活欲滴,雖然只露出藕節一般的手臂和玉足,

但也許剛剛被男人幹過吧,竟煥發出一種青春般的朝氣,

成熟少婦身上有著青春少女般的朝氣這種極大的反差實在是驚人的風景,

我當時只想到一個詞彙「驚為天人」。

看著我色咪咪的火辣目光舅母渾身不自在,臉蛋飛上兩片霞紅,我趕緊打破尷尬局面。

「舅母!你看電視吧,我……也去洗洗。」

臨走時順手在她豐滿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舅母象徵性躲了一下卻並未避開。

我有一個重大發現,舅母居然沒穿內褲。

想像著睡衣下白花花的肉體,我一陣激動。放滿水後我躺在浴池內,全身肌膚完全放鬆下來,

消失的精力正一點一點的重新凝聚,拍了拍耷拉著的陽具,

我確信只要經過某種刺激,必然能令他重振雄風。

出來後看到舅母懶洋洋的半躺在沙發上,睡衣蓋不住一雙玉腿,

任其交織著放在沙發上,腳趾頑皮的翹著,似乎在勾引著我的雙眼。

看到我走近,舅母顯得有些慌張,低低的說

「是不是很累啊?」

廢話,用這種姿勢幹了你半小時,你說累不累?

我心裡暗道,嘴上卻像抹了蜜笑答:

「不累,只要舅母舒服,累死也值啊洗個澡後完全恢復戰鬥力了,簡直比剛才還有精神呢!」

我淫笑著盯著舅母美腿,握住了那雙潔白的腳掌。

舅母聽出我過份露骨的挑逗,一呆之下,趕快收回美腿,小巧的腳掌逃出我的手掌,從沙發上坐起:

「我……我累了,先回房間啦!」

說罷就往房間逃去。

「嗨!舅母,我抱你進去吧!」

我一把拉住舅母,摟著她的纖腰。

「不……不……我們不能這樣……」

「都那樣了,還有什麼不能的?」我心裡一陣譏笑,

手掌不老實的去摸她的股溝。

「不要強迫我……」

我猜想完整的語句是想說不要強迫我做不願意的事吧?

可惜我不會知道答案了,因為這後半句話還在舅母的喉頭就被我用嘴堵住。

沒廢多少力氣就把舅母的牙齒翹開找到了濕滑的香舌,粗魯的舔著,

舅母的鼻腔發出哽咽的鼻音,我用手指輕輕撥弄著乳頭,

不過幾分鐘就硬起來,舅母的反應是如此強烈,

喉嚨裡雖然還在哽咽身體卻早已迎合我的手指。我一把抱其舅母,

看著她嬌羞的閉著眼睛,手臂纏著我的脖子,微微笑道

「舅母,去我的房間好嗎?」「嗯……」

把舅母放倒在床上,我脫去睡衣全身赤裸,舅母一上床就把被子扯過來蓋上,

我心中一陣冷笑,一把扯開被子,像剝香蕉一樣把舅母剝個精光,

舅母兩手交叉著護住豪乳,雖然仍有些害羞,臉上的春色卻再也關不住,

我第一次完整的欣賞舅母的桐體,舅母屬於豐滿的女人,豐滿並不代表肥胖,

白花花的肉體手掌摸過去肉很實在,欣賞了一遍我趴在舅母身上用嘴含住乳頭,

舌頭輕輕的劃圈,另一隻手握住另一隻乳房溫柔的撫摸著。

舅母鼻孔裡的氣息越來越沈重,我的舌頭已經把舅母上半身舔了個遍

「舅母,用你美麗的小嘴讓我的棒棒舒服一下好嗎?」

「嗯……」

舅母仍然不好意思多話,乖乖的伏下身子。

「不……把你的屁股對著我……」

畢竟是熟婦,不必說得太清楚就領會我的意思,我們成了69姿勢。

舅母含著我的肉棒進進出出,我也沒閒著,舌頭把陰唇全部舔了一遍,

經過上次口交,基本知道了舅母的敏感地帶,我或舔或吸

一會就把舅母挑逗得慾火焚身,豐滿的屁股被我伺候的左右搖擺,

淫水更似溪流般洩個不停。

菊花蕾也未放過,肛門肌被我舔得一陣緊縮,

舅母的口交技術說實話不算高超,有幾次牙齒都觸到了我的包皮,



而且小嘴也只停留在龜頭附近,不敢把肉棒吞到喉嚨,

不過就算這樣我的肉棒也硬得像跟鐵棒,估計能頂得起一張桌子。

沒辦法,舅母實在太風騷了……

不一會舅母幾乎停止吞嚥我的肉棒,不時回頭看我,那哀怨的眼神似乎在求我,求我趕快把肉棒頂進去一解飢渴。

我把舅母拉倒在床上,一翻身趴在肉體,用膝蓋打開舅母的雙腿,

左手把舅母的手拉過來握住我的肉棒,在舅母溫暖的小手引導下,

龜頭滑進陰道。我一吐氣,腰用力一聳

「嗤」的一聲肉棒全根刺入,舅母的陰道壁早被淫水浸透,不廢任何力氣龜頭就直搗花心,

舅母悶哼一聲表示對我肉棒造訪的歡迎,第二次侵犯舅母的嬌軀就此開始……

這次在床上我可以很舒服的調整姿勢,而且經過上次的親密接觸後不在憐香惜玉,

每次刺入都全跟沒入,再緩緩的拔出來,只留一個龜頭,輕輕在陰道口摩擦一下後又用力刺入,下身全力衝刺

雙肘支撐起來捧著舅母的臉龐,欣賞著她淫蕩的表情。

舅母還是有點放不開,不敢大聲呻吟。身體卻將舅母的心態完全暴露,

一雙玉足鉤著我的腰部晃來晃去,眉頭緊皺,

每次我的大力刺入舅母就會把嘴張開含糊不清的嬌喘,

刺了幾百下我的精關有點把持不住,趕緊伏在舅母耳邊說:

「舅母,翻過去,我想從後面干……」

此時的舅母百依百順,乖乖的轉過身,把屁股撅得高高的,我跪在身後,雙手托住美臀,

再次把肉棒用力刺進去。這次姿勢調整得對我相當有利,

主動權完全掌握在我手裡,而且這個姿勢也不太耗費體力,

每次衝擊我都使盡渾身力量,房間裡充斥一片「撲哧撲哧」的聲音,

舅母陰道的淫水大量湧出,把我的肉棒泡得更加腫脹,更加堅挺,

我身子前傾用右手把舅母頭上的毛巾摘去,

任一頭秀髮隨著肉體的激烈晃動有節奏的飛舞。

兩隻手固定住美臀瘋狂把肉棒往舅母陰道內衝刺。

淫水越來越多順著雪白的大腿內側流到床單上印濕了一片。

大力抽插了好一會,我毫無倦意,似乎在舅母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氣,

豐膩的屁股兩邊竟被撞擊成紅色。舅母此時再也顧不得矜持,浪聲連連,

似乎不讓鄰居聽見誓不罷休,內心的慾火被激發到頂點。

終於忍不住轉過頭來一隻手抓住我的手臂,

哀怨的眼神示意我把肉棒挺進到陰道最深處停留,

我知道舅母高潮來了,急忙用盡渾身力量狠命一挺,

把肉棒留在深處,雙手緊緊抓住舅母美臀往自己小腹上使勁擠壓,舅母一聲浪叫,陰精「突突」的

沖刷著我的龜頭,良久才噴射完畢

隨後嬌軀趴在床上,渾身像散了架似的再也沒一絲力氣……

我把舅母翻過身來面對我,肉棒輕輕的刺進去停留在裡面,

捧著舅母臉龐溫柔的吻著那裡的香汗。休息片刻,舅母的美目慢慢睜開,

憐愛之情洋溢於表,伸出纖手為我理了理頭髮。

「舅母!剛剛舒服嗎?」

「嗯!……好舒服,你呢?」

「我也好舒服,想不想天天都這樣?」

舅母閉上美目,把頭扭到一邊微微點了點頭,臉龐風情萬種。

我一陣狂喜,泡在舅母陰道內已漸漸軟化的肉棒又有了反應。

「那好辦,叫我一聲老公,我天天都讓你那麼舒服……」

「不嘛,羞死人了……嚶……」

舅母把雙手遮住眼睛向我撒嬌。我把舅母的手拉開笑到:

「乖!叫一聲,我很想聽呢。」

「嗯……老……公公……嘻嘻……」哈哈!!!

舅母居然在我跨下和我撒嬌開玩笑,當你的身體下壓著的女人會主動和你開玩笑的話,我明白,這具迷人的胴體已能認定被我基本征服了!。

在語言的刺激下,還沒射精的肉棒又堅挺起來,我支起上身看著被征服的舅母開始抽送起來。

男人的威猛很大程度來自於女人的臣服,此時此刻,我內心已無任何包袱,

抽送了幾下,確信舅母經短暫休息上次的高潮已逐漸消退,我採取跪姿,

用膝蓋打開舅母雙腿,雙手抓住美足往兩邊盡量分開,

舅母的陰部徹底暴露在我的跨下。看著自己的肉棒在舅母陰道口繁忙的進進出出,

那種滿足感實在難以形容。經過數番洗禮,

舅母深藏內心的淫蕩本性再也控制不住,我時而淺插時而深挺,

不一會就聽到舅母沈重的呻吟此起彼伏,隱隱還夾雜著一片哭聲。

「啊!老公,你好厲害,我的身體永遠屬於你……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