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穴美女[六]

十二、美女姊妹出遊───大街上發情後的春夢

  整理行李跟打掃別墅這兩件事讓我忙到晚上,都弄好後看…

  每走一步傲人的奶子就會上下抖動,豐滿的翹臀也左右扭動,更別說超短裙下

若隱若現的私密光景。

  才剛走過飯店門口,我的淫穴就已經濕得一蹋糊塗而且一直輕微地高潮,乳頭

也充血僵硬,從衣服上就能看到兩點激突。

  每個男人的視線都像肉棒一般想要狠狠幹我的淫穴,他們的眼神像是只要我說

可以就會把我撲倒在地上猛幹一樣地貪婪。

  現在我好想把裙子翻起來對他們說:『快來幹爛筱惠的騷穴。』。可是不行,

要是我這麼做就不算享受曝露的快感了。

  於是我就在眾人的視姦下,保持著輕微的高潮與高漲的性慾一步一步走向火車

站。在買票時有不少男人都走到我的後面排隊,從眼角的餘光我看到他們一直瞄著

我的翹臀或短裙。

  在輪到我買票時,我故意彎腰翹起屁股讓這群色胚更爽,最後拿了莒光號的票

,趕上剛好進站的火車,那群色胚只能看著我的倩影離去。

  我走進的車廂完全沒有一個人,所以我就隨便挑了個車廂中段的靠窗位置坐下

。因為裙子被捲起來,濕漉漉的陰部就這樣曝露在空氣中。

  我很想在這裡好好地自慰一番,但要是在這裡就把高漲的性慾給排解掉的話,

待會兒下車就一點都不刺激了。

  於是我把已經很短的裙子拉了拉,然後用小包包遮住溼答答的陰部,好讓自己

不會去想要自慰。然後火車就開始離站,或許是我這幾天做愛太累吧,很快地就陷

入夢鄉之中。

  當我因為覺得身體怪怪的而張開眼睛時,我發現自己並不是在火車車廂內、是

在一處上下左右看起來是肉組成的密閉空間中,我的衣服都還在,包包則躺在不遠

處。

  「這裡是哪裡....」從軟軟的肉質地板上站起,我想要找到出口,不過不

管哪裡都是密閉的。這裡的味道非常地像男人肉棒散發出來的腥味,而且到處都是

透明的黏液。

  就在我要走向肉質牆壁時,修長的白皙美腿忽然被地板伸出的數根觸手給纏繞

住,柔嫩的肌膚也沾上了觸手的透明黏液。

  「這、這是什麼!?」我驚恐地想把觸手給解開,但是地板卻又伸出觸手把我

  「放開我!」我努力掙扎著,但是觸手們卻緊緊綁著我的四肢。

  這時天花板、四周的牆壁也伸出一堆粗細大小不一的觸手,細小的觸手像是跟

我十指相交一般地環繞、或是竄進腳底與涼鞋的隙縫,捲起我有如玉蔥般的腳趾。

  粗大的觸手則像是男人一般地把我的小可愛撥開,露出傲人的奶子。這時我知

道了這些觸手想插我,但是我一點都不想跟這些不是人的東西做愛,所以就竭盡所

能地掙扎。

  可是觸手還是把我綁緊緊的,有些觸手綁住我的大腿、將我的下半身擡起,讓

我從立姿變成躺姿。

  「不、不要!唔嗯!」一根觸手伸到我的眼前,從前端張開了沒有牙齒像是嘴

巴的器官,其中有無數根正在蠕動的細小觸手,然後那分成兩半的嘴巴就貼上我的

小嘴。

  細小的觸手群夾著我的小舌猛舔,就像是在跟我舌吻一樣,同時也分泌出一種

香甜的濃液讓我喝下,原本還在抵抗的我全身癱軟。

  接著那些攀爬在我身上的觸手前端開始變化,有些從尖端伸出與我嘴中一樣無

數條的細小觸手,把我一對奶子圈住後,開始愛撫我充血勃起的乳頭,圈繞住奶子

的軀幹部份則擠壓著我的乳房,讓乳汁不斷從乳頭噴出。

  有些則捲起我的纖腰,或是分出細小觸手來愛撫我身上的性感帶,又或是變形

成類似舌頭的海綿體來舔弄我白皙的臉頰、耳朵或大腿。

  「唔嗯....嗯嗯...」因為觸手的愛撫與那些香甜濃液的關係,我的淫

穴流出不少淫水、也像是吃了春藥一般地異常搔癢,而我開始覺得被觸手幹也是不

錯的選擇。

  我不自覺地把腰往那些浮在半空中沒有動作的觸手挺起,觸手似乎知道我已經

開始發情,便開始蠕動變形。

  纏在我美腿上的觸手像是舌頭一般地舔著有如玉蔥般地腳趾,同時也在分泌另

一種濃液,跟姊姊用來塗在我身上的春藥很像。

  一些觸手將我的菊花溫柔地掰開,然後一條比其他還要粗且長有突點、龜頭的

觸手慢慢將前端刺入,我感受到狹窄的菊花被慢慢撐開,但是一點都不痛反而跟淫

穴被插一樣,因為那條觸手在慢慢前進的同時也在分泌濃液。

  「唔嗯....啊欸...」我爽到把舌頭吐出小嘴,跟我接吻的細小觸手也

就吻得更深入,大量的唾液從嘴角流出;愛撫乳頭的觸手忽然離開,換成兩條前端

像是吸乳器的移動過來,吸乳器內側也有無數條短小的觸手在蠕動,然後就蓋在我

的乳頭上。

  吸乳器觸手開始把我的乳汁吸走,可是非常地溫柔,就像姊姊喝我的乳汁時一

樣。再加上捲住乳房的觸手溫柔地按摩,讓我更加地想跟觸手做愛了。

  我感覺菊花中的觸手插到了腸道,而觸手在這裡就停下..然後開始吸我的糞

便,突如其來的異樣快感讓我瞬間到達高潮,淫穴開始顫抖、潮吹,而突點則是開

始蠕動。

  接著又有好幾條從前端伸出細小的觸手,移到我的淫穴前,開始愛撫我充血腫

脹的陰蒂,讓我的淫水流得更多、淫穴更加地空虛。

  我開始扭動纖腰,但是攻擊陰蒂的觸手反而更加劇烈,讓我流下了難受的眼淚

  「快、快插我....」一邊扭著纖腰,一邊含糊不清地說著。

  一條幾乎快跟我小腿一樣粗的觸手慢慢地擡起,跟我的臉蛋一樣大的龜頭上有

著無數顆蠕動的突點,外表也都是透明的濃液。

  終於!我要被插了!就在我這麼想時,觸手們保持著現在的狀態把我放回地板

上。

  在觸手的幫助下,我很快就讓有點癱軟的雙腳站在地板上,這時跟我舌吻的觸

手還有綁住我雙手的觸手離開了。接著我感覺到自己正下方的地板正在蠕動──

  往下一看,地板上生出一個類似香菇大小的東西,看形狀那似乎是肉棒,不過

尺寸卻小了些。這時幾根肉棒將我的淚水舔乾,而巨大的肉棒觸手輕輕碰了碰我的

小嘴,我才知道它想要我做什麼。

  它想要我口交。

  「呵呵....」我輕輕笑著,忽然覺得觸手們很可愛,也很溫柔。雖然我很

淫蕩,也很習慣經常被男人硬來,可是我更喜歡溫柔對待我的男人,但沒想到應該

會粗暴侵犯我的觸手對我居然如此溫柔,既會擦乾我的淚水、想要我口交還會先告

訴我,為了減輕一點我的搔癢還多生出一根肉棒。

  「好呀。」我先將淫穴對準地上那根短短的肉棒,然後慢慢地跪坐下去。表面

上滿是透明濃液的肉棒撐開了我有如處女的緊嫩淫穴,當我完全坐在地上時,這根

肉棒剛好抵在我的子宮口。

  剛才觸手們愛撫造成的空虛與搔癢稍微減輕了點,菊花的觸手也不再吸我的糞

便,而是小幅度地來回抽插。

  「嗯....嗯嗯...來....」肉棒觸手移動到我的臉前,外表上的濃

液發出的香甜氣味竄進我的腦子,我捧著眼前這根大肉棒,低頭吻了一下龜頭的馬

眼。

  然後盡量用小嘴奉仕溫柔的觸手,雙手也適度地幫龜頭、肉棒按摩,不時親吻

龜頭、舔弄傘狀的下方,我的口交充滿了愛情。

  或許是認為我不會再抵抗吧,還在愛撫我身體的觸手們紛紛離開,只留下淫穴

中那根。這讓我非常地感動,於是我停下口交───

  「不要離開,繼續愛撫我吧。」聽見我這麼說,觸手們又回到原本愛撫的位置

,甚至還有更多觸手纏繞在我身上,簡直就像是抱住我一樣,而且也不像剛才一樣

激烈,是非常溫柔的愛撫。

  因為觸手不再用吸奶器,所以我就連奶子都用上,一對還掛著白色乳絲的白皙

奶子夾著龜頭以下的部份。

  除了舔弄與親吻,我還不斷把觸手所分泌的香甜濃液給喝下,再加上環繞全身

的觸手濃液,使得我的身體越來越敏感,身體被愛撫一下都快要達到高潮似的,要

是淫穴那根肉棒開始抽插我一定會高潮。

  但是我不希望那樣,因為我的高潮要給眼前這根觸手才行。而淫穴那根肉棒也

沒有任何動作,就只是插著而已。

  「啾嘖嘖...啾..嗯嗯...你好硬喔...」享受我舔舐的肉棒似乎又

硬了一點,觸手抖動了一下。

  「嘻嘻...舒服嗎?」我用奶子摩擦著觸手,小舌則沿著馬眼舔下來,然後

將小嘴張到最大、蓋住整個馬眼。

  觸手忽然開始劇烈抖動,然後有大量的濃濁液體從馬眼噴出、直射進我的小嘴

。因為量實在太多,我的小嘴沒辦法完全接住,使得濃濁的白色精液噴了我滿身,

而我也被精液稍微嗆到。

  我的身體到處都是觸手射出的精液,不過不像男人的精液,觸手的精液沒有很

重的腥味,而是跟它表面一樣的甘甜。

  因為衣服都被精液弄得黏搭搭的,穿在身上不是很舒服,所以我就把衣服給脫

掉,而裙子只要拉一下綁帶就脫了,最後把涼鞋給脫掉。

  現在我的身上就只剩下觸手射出的大量精液還有持續愛撫的觸手,不知道為什

麼就連我的背部也沾到了。

  「呼...好了,接下來你想幹嘛呢...」爬在腿上的觸手開始把我的姿勢

換成橫躺,一直插在淫穴裡的肉棒也因此拔出。

  那條巨大的肉棒觸手移動到我的兩腿之間,龜頭上的突點開始蠕動。這時又有

幾條比較細的觸手伸過來,從前端伸出更細的觸手,然後慢慢掰開我的陰唇。

  「來....嗯...狠狠地搞我吧...」

  只見肉棒觸手稍微地往後退...然後一口氣插進我的緊窄淫穴、並直達子宮

口,我因為這一插的快感實在太大,害我有一下子眼睛只看到白色而已。

  累積至今的性慾也在此時爆發出來,身體到達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全身都顫抖

不已。強烈的快感讓我爽到流出淚來,乳汁跟口水也不由自主地流出。

  「啊啊....好、好棒...」

  之前跟我接吻的觸手伸到我的面前,伸出許多細小觸手與我接吻,也一直分泌

出香甜的濃液春藥讓我喝下去。

  我那完全沒有贅肉的平坦小腹現在正因為觸手肉棒的關係而隆起,讓我看了是

更加地興奮。淫穴跟菊花的觸手開始大幅度抽插,一條進就一條出,有節奏的抽插

讓我的快感一直保持在高峰。

  纏著我雙手雙腳的觸手像是舌頭一般貪婪地舔著我白皙的肌膚,纖腰上的觸手

則像是手臂一樣將我抱住。

  猛力抽插淫穴的觸手忽然開始變形、更加膨脹,原本就被觸手撐起的小腹更加

突起,從外面就能看到觸手的變形。

  然後我感覺到子宮口被觸手撐開,授精用的觸手伸入了我的子宮,並開始射出

滾燙的精液、好讓我生下牠的後代。

  而抽插菊花的觸手也開始噴射大量的春藥,就算是射精也能讓我不斷到達高潮

  在子宮裝滿了精液後觸手還是繼續射精,我看著我的小腹像是懷孕一樣漸漸脹

起,變態的性快感讓我更加興奮。

  最後子宮裝不下精液的時候,我的肚子也鼓得像是臨盆前一樣,觸手慢慢從子

宮退出、同時也把淫穴裝滿精液,然後就從我的淫穴抽了出去。

  這時我已經爽到翻白眼,肉質的地板積了一攤淫水形成的水漥。

  一根與剛才不同形狀的觸手伸到我的淫穴前,然後射出綠色的黏著物體將我的

淫穴口給封住,好讓射滿我淫穴與子宮的精子不會倒流出來。

  吊著我的觸手們把我放在地板上,與我接吻、插著菊花的觸手也在這時離開,

留下剛被授精的大肚子的我。

  我跪坐在肉質的地板上,一邊滿心期待自己會生下怎樣的孩子,一邊因為性交

的疲累而沈沈睡去。

  「嗯...」慢慢張開雙眼,我發現自己回到了火車的座位上,身上曝露的衣

服也完好如初,只是不知何時小可愛已經被我自己撩了起來,原本就很氾濫的淫水

更是流滿了整個地板。

  而火車也到了我的目的地。

  「原來只是夢呀...」我有點惋惜地從位置上站起,整理好衣服後就下了火

車。

十三、怕寂寞的學妹──被工人們玩弄的美肉

  我拖著行李箱來到一棟白色的豪宅外,身上穿著的是符合夏天季節的露腰吊帶

小可愛與一邊用繩子綁住的超短裙,鞋子則是高跟涼鞋。才剛走到大門口就看到穿

著跟我差不多的長髮女孩就站在那裡。

  「學姊!」比我矮的的馬尾女孩跑到我前方,然後一把抱住我。她是我高中時



的學妹,名字是徐柔恩,高中時身材明明就只有一般,上大學後卻忽然變得特別好

,當初再見面真是嚇了我一跳。

  不過柔恩跟我不同,她是清純可愛型的。

  「好久不見了呢,柔恩。」

  「筱惠學姊又變更漂亮了!」

  「柔恩妳才是更漂亮了呀。」

  柔恩牽著我空出來的手,我們就這樣走進她家的大門。當我們走進去的時候,

我發現有好幾台小貨車停在門口附近,小貨車旁邊則有十幾名光著上身的中年男子

坐在那邊休息。

  他們一看見我跟柔恩火辣的身材就睜大雙眼,色瞇瞇的視線釘在我們那光是走

路就會輕微搖晃的奶子、單手就能環繞的纖腰、以及修長白皙又均勻且完整露出的

雙腿上,那種眼神看起來恨不得把我們壓在地上用肉棒猛幹似地飢渴。

  我身上的裙子是短到內褲快露出來,而柔恩則是穿著跟三角泳裝一樣的熱褲。

兩名穿著曝露清涼的性感美女走在眼前,任何男人都不會想移開視線吧。

  「我家人都出國去玩了,只留我下來看家裡的裝潢情況。」柔恩不滿地嘟起小

嘴,用另外一隻手開門。

  「所以才找我來陪妳嗎?」門一開,原本應該是裝潢得很漂亮的客廳現在幾乎

都被拆了下來,牆壁旁邊放著一堆裝潢用的材料。寬廣的客廳裡面也有好幾個光著

上身,甚至脫到只剩四角褲的男人。

  「不然人家很無聊嘛。」

  我們一走進去,那些男人也跟外面的一樣,視線全都釘在我們身上。不過柔恩

似乎沒有發現,她繼續牽著我的手往二樓走去,就在我們走樓梯的時候,我發現有

好幾個男人在樓梯底下往上看,他們在偷看我的丁字褲。

  因為裙子短得平常走路都有可能會被看到,現在就算用手遮都遮不住,所以我

乾脆當作沒發現,繼續讓柔恩帶到二樓。結果二樓也有數名跟下面一樣的男人,只

是柔恩一樣把他們當作空氣,牽著我的手走進她位於二樓的房間。

  一走進柔恩的房間就有一陣涼風迎面吹來,跟外面大熱天的天氣完全相反。結

果在我把房門關上的同時,柔恩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得只剩下蕾絲內褲,然後把

自己拋向寬廣柔軟的雙人床,堅挺豐碩的奶子就算躺著也沒有外擴,依然保持漂亮

的形狀挺立著。

  「柔恩,冷氣開這麼強還脫衣服,不會冷嗎?」

  「外面很熱嘛。學姊要不要也脫衣服呀?很舒服喔。」

  「既然學妹都邀約了,做學姊的怎麼能不答應呢?」我笑著回答,然後就將自

己的衣服脫到只剩丁字褲,把衣服放在行李箱上就躺在柔恩旁邊,才剛躺下去柔恩

就趴在我身上抱著我。

  「嗯∼好久沒有躺在床上抱著學姊了,而且學姊的身材又更好了...」柔恩

不甘心地輕輕搓揉我那雙奶子。

  「啊嗯..柔恩還不是一樣,跟高中的時候差好多喔!」我把手伸進她的蕾絲

內褲裡,抓了柔恩的小翹臀一把:「上大學應該有交男朋友吧?」

  「他們都是一群色狼。」柔恩伸出小舌,靈活地舔舐著我那堅挺的白皙奶球,

像是吃冰淇淋一樣地偶爾吸允一下:「學姊有男朋友嗎?」

  「嗯...分手了...啊...不要吸啦。」但是柔恩卻一邊舔一邊吸允,

直到奶子都是她的唾液,她的小嘴又含住我那逐漸充血的乳頭。

  「嗯啾...嘖嘖...學姊這麼漂亮,居然還有男人想跟妳分手?真不知道

在想什麼...嗯..」柔恩吸著右邊的乳頭,另一邊則是用手輕輕搓揉、撥弄。

  「啊呀..柔恩...嗯..啊..呀....」

  「學姊的身材這麼好..啾嘖..這麼誘人..嗯嗯..」柔恩空著的右手開

始往我的下半身遊移,最後來到丁字褲的繩結。原本放在柔恩小翹臀上的雙手變成

抱著她的背,而我的一雙修長玉腿也不自覺地張開。

  「皮膚又細嫩..啾..嗯..哈..」放開沾滿唾液的乳頭,柔恩的小舌開

始往上移動,最後來到了我的面前。

  「怎麼還會有男人想放開這張小嘴呢...嗯..嗯嗯....」柔恩吻上我

的櫻唇,靈活的小舌竄進口腔與我的舌頭激烈交合,丁字褲的繩結也被她給解開。

  其實從高中的時候我們就會玩這種親熱的遊戲,有時候乾脆在學校廁所忍著不

出聲,在家裡當然就是盡情大玩特玩囉。不過我們的性向都很正常,我就不用說了

。柔恩也有交過男朋友,可是也分了。

  不過我沒想到,就在我們重溫親熱遊戲的時候,柔恩房間的門被打開了一點,

而我們親熱的過程居然被完整偷拍下來了。

  後來我們一直玩到中午才結束,剛好也要吃午餐了。柔恩說因為連廚房都在施

工,所以只好連同工人的便當一起叫,便當送來的時候再下去拿就好了。

  「學姊,要一起洗澡嗎?」柔恩從背後捧起我的一對奶子搓揉,香舌舔著我脖

子的性感帶問道。從早上玩到現在我已經高潮好幾次了,因為柔恩比誰都清楚我身

上最敏感的地方,那些敏感點也都被柔恩種上鮮紅的草莓。

  「讓我休息一下..嗯..!」

  「真可惜..嗯哼..嗯啾..」柔恩在我又一次高潮時吻上我的小嘴,香舌

在我口腔裡激烈交合好讓我的身體保持在高潮絕頂的狀態,同時搓揉有點桃紅色的

奶子讓高潮更激烈。

  原本就被分開的美腿又張得更開,溼答答的淫穴更是不斷抽動,整個身體像是

觸電一般地抖個不停,持續性高潮讓我差點就昏過去了。

  「嗯嗯...哈..」

  「嗯呀..啊啊嗯..!哈..」任由唾液從嘴角流出,我吐著香舌在柔恩懷

中微微抖動著,敏感的身體還沈浸在高潮餘韻中。

  「真的不跟我一起洗澡嗎?」柔恩一臉可惜地放開我的奶子,讓我躺在床上後

走到浴室門口前捧起自己的奶子問了我一次:「這次換學姊了唷...?」

  「不要...嗯..哈..」要是我答應跟柔恩一起洗澡的話,我一定會被她

玩到高潮失神,而且柔恩洗澡通常都洗到兩三個小時以上。真是的,許久沒見居然

還記得怎麼玩弄我的身體。

  「嗯...那學姊就好好休息吧,等一下便當就會來了,麻煩請妳下去拿囉。

」說完柔恩就走進浴室,把門關上後就開始洗澡。

  一直到高潮的餘韻完全退掉,我才從床上起來,雙腿之間都是先前高潮時的淫

水。用衛生紙擦乾股間,我重新將衣服穿上。

  反正到時候柔恩一定又會把我的衣服給脫掉,所以我乾脆不穿丁字褲,直接套

上超短迷你裙與小可愛。不過一穿上小可愛我就發現乳頭激突...也只好這樣了

  「柔恩,我下去拿便當囉。」我走到浴室門前敲了一下後說道。

  「嗯,謝謝學姊囉∼」柔恩似乎在聽mp3的樣子。

  我穿上高根涼鞋,走出了柔恩的房間。原本在走廊上工作的男人通通都不見了

,這時我也才想起來他們曾經偷看我的內褲。

  「應該沒關係吧...」我走到一樓,全部的工人都在一樓客廳圍成一圈休息

或是吃便當,用塑膠袋裝的便當就放在他們中間。而我一下來他們的視線全部都釘

在我身上。

  「喔,美女吃飯啊。」

  「嗯、嗯...」我沐浴在二十多個男人的火熱視姦之中,跨出腳步走向放在

工人們中間的便當袋,我想我的臉一定很紅。

  就在我經過坐在地上的工人旁邊時,眼角餘光看到那些工人都故意壓低身子,

想偷看我的裙下春光,事實上也讓他們看得一清二楚。

  便當被放在地上,所以我得彎腰或是蹲下才能拿到。反正不管怎樣都會曝露春

光,再說都已經被看過了,我決定彎腰去拿。

  我彎下纖腰伸手去翻開塑膠袋,故意裝做在找自己想吃的便當,同時也用眼角

餘光偷瞄工人們的反應。後面的工人走到我背後圍觀,前面的工人被我那對從胸口

露出的堅挺奶子吸引,還聽到他們小聲的討論。

  「不穿內褲是想誘惑誰啊?你看她的鮑魚還粉紅色的。」

  「奶子這麼大,該不會是被小妹妹揉大的吧?」

  「幹,她在流水耶,跟小妹妹玩不夠嗎?」

  「身材這麼好,沒想到只是個同性戀,真是浪費。」

  「看那個小蠻腰,一定很會扭,真想讓她騎在我身上。」

  「我比較想射在她臉上,那感覺一定很爽。」

  「那對奶子才是極品啊,你們沒看她剛才走路都沒下垂還會晃,而且沒穿胸罩

。」

  「她的聲音超嗲的啦,剛才她在叫的時候我都差點射精了。」

  我被他們講得滿臉通紅,趕快隨便拿了兩個便當就準備回樓上,可是才剛轉身

就被工人們給攔了下來,汗臭味讓我的頭一陣暈眩。

  最近除了拍照時被男模特兒吃豆腐外,我都沒有被男人的肉棒幹過,就連搭公

車時也只是被摸而已,所以身體對男人的味道就變得敏感。

  「美女一起吃飯聊天嘛,難得有美女在,我們吃飯也會開心點。」其中一名工

人拿出手機,按了幾下之後就把手機拿到我面前。

  螢幕上清楚地播放著我跟柔恩在房間的親熱影片,我們兩個性感與可愛的臉蛋

都被照得一清二楚,喇叭不斷放出我淫蕩的叫聲。這個影片又讓我的臉更紅了。

  「我知道了.....」

  我被他們摟著腰半強迫地走到沙發坐下,二十多名的工人就那樣圍著我坐,幾

個應該是工頭之類的中年男人則坐在沙發上把我夾在中間。

  就在我坐下的時候,短裙遮不住的翹臀被兩隻粗糙長滿厚繭的手掌撫摸,一個

只穿四角褲且比較壯碩的工人搶先在我之前坐下。

  「美女坐叔叔腿上比較舒服。」男人大膽地將我拉到他身上坐下,而我只好照

做,因為距離更近所以汗臭味就又更重了,我只能任由他的雙手撫摸翹臀。

  被柔恩玩弄過的身體還處於敏感狀態,被男人這樣一摸又開始興奮、全身發軟

,差連便當都拿不穩。

  再加上我的裙子根本包不住屁股,光溜溜的翹臀就直接坐在那個男人的四角褲

上,我的下半身毫無遮掩曝露在所有男人的面前。

  我打開便當開始吃飯,好轉移注意力,但是坐在左右兩邊工人的手卻摸上白皙

的大腿,粗糙的厚繭不斷刺激我腿上的性感帶。

  「美女叫什麼名字啊?」

  「嗯..王、王筱惠..啊...」工人從大腿外側摸到內側,然後越摸越靠

近淫穴,我被摸到全身發軟,整個人都靠在壯碩的工人身上。

  兩旁的工人摸到大腿根部後,就將我沒力夾緊的美腿給分開,讓溼答答的淫穴

曝露在所有人面前。他們把我的玉腿各自放在自己的腿上,這樣簡直就是把我的雙

腿張開到最大。

  那些工人的呼吸似乎變得快速。

  「叫筱惠啊,今年幾歲?」

  「十、十九...嗯呀...不要玩人家的..嗯嗯..腳趾...」我腳上

穿著的高根涼鞋被脫下,十根白皙玉趾被粗糙的手掌把玩,在眾人眼前拉開的美腿

也被他們撫摸、舔舐吸允。

  「哇,筱惠美眉才十九?十九歲就這麼淫蕩啊?」揉弄我翹臀的手掌往上遊移

,解開如同虛設的裙子繩結,把我的短裙給脫掉。

  「人家才..不淫蕩...哼嗯...」我拿筷子的手一邊顫抖一邊將炸雞排

往嘴裡送,壯碩工人的手又往上移動,這次是我那對柔軟堅挺的奶子,他隔著小可

愛輕輕捧起我那被柔恩吸得極度敏感的奶子。

  「筱惠美眉的奶子這麼大,一定被很多男人抓過吧?」輕輕揉了幾下,他把我

的小可愛給拉起來,堅挺的奶子就這樣露出,我的性感身體已經完全曝露在他們眼

前了。

  「沒有..嗯啊..!啊...!」粗糙的雙手用適當力道揉捏極度敏感的奶

子,手掌上的厚繭一直摩擦我的性感帶,美腿與奶子帶來的快感讓我幾乎沒辦法吃

飯,便當也被工人拿走放在旁邊。

  空著的雙手也被不知何時走到沙發後面的工人給拉去,纖細白皙的手指被放進

嘴巴裡,粗糙的舌頭粗暴地品嘗我的肌膚。

  「還說沒有,被叔叔這樣玩很爽嗎?」揉捏奶子的工人用食指玩弄充血腫脹的

乳頭,輕聲在我耳朵旁吹氣說。

  「呀...啊啊、嗯!沒、沒有..嗯哈啊啊!」我放聲發出淫叫,唾液從嘴

角流出。這時有一名工人來到我的淫穴前,伸出比一般人還長一點的舌頭。

  「叔叔來嚐嚐筱惠美眉的水。」他蹲下去舔舐淫穴旁邊的淫水,舌頭上粗糙的

肉點刺激著我的性感帶。

  「嗯呀啊!啊、嗯、嗯!不、不要...啊啊!」舌頭靈活地舔掉淫水後,開

始繞著淫穴周圍舔弄,最後來到腫脹的陰蒂,他舌頭表面的顆粒像按摩棒刺激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