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台上玉峰魂

姜皇后商朝末代君王纣王荒淫无道,触怒了女娲娘娘。女娲遂派狐精苏妲己进入纣王后宫,迷惑纣王,崩坏殷商天下。妲己色冠后宫,纣王对她言听计从,不理朝政,反而创制虿盆,炮烙毒刑。姜皇后屡次劝谏,纣王却听信妲己谗言,将姜皇后下狱。

  这一天,来了几个太监将姜皇后五花大绑,押进后宫的一间空殿中。纣王高居在宝座之上,厉声喝问道:贱屄,你可知罪?

  姜皇后勇敢的挺起肥傲的胸脯,回敬道,贱妾无罪,只是大王百年之后,有何面目见列祖列宗于地下?

  纣王大怒,喝道:大胆贱屄!来人哪,给我把她剥光了送入虿盆!两边太监如狼似虎一拥而上,将姜皇后的衣裙扯得干干净净。她的饱满肥腴的胴体就一丝不挂的呈现在众人眼前。

  姜皇后虽然已有44岁,但除了乳房稍稍有些下垂,身材保持得很好。肥胀的双奶,阔大的屁股,确有母仪天下的风范。

  太监们将姜皇后押出大殿,向虿盆出发。这虿盆是妲己发明的酷刑,在平地上挖一个大坑,里面养满毒蝎,将受刑者赤条条绑起来推入虿盆,毒蝎就爬满他的全身,将人活活蛰死。

  路边宫人看见她们敬爱的姜皇后肥腴的身体被反绑着押向虿盆受刑,都不禁凄然泪下。姜皇后则挺起胸膛,两座白峦傲然挺起,平静的面对酷刑。

  不一会儿,姜皇后被押到了虿盆边上。盆里的毒蝎挤挤挨挨,翘首以待。一个大太监令道:绑脚!姜皇后的双脚被并拢起来,用麻绳紧紧绑住,这样她的手脚都被牢牢的固定住,不能动弹。

  冷风吹过姜皇后肥阔的胸脯,她的心中一阵悲凉。

  行刑!大太监叫道。

  姜皇后又大又白的屁股上被狠狠踢了一脚,她的身体一下子摔落到了盆底。群蝎立即涌了上来,疯狂的蛰咬着她肥美的奶房,屁股,大腿,阴阜,肉屄,每一寸肌肉都爬满了蝎子。姜皇后痛苦的惨叫着,拼命的挣扎着。可是她的手脚被死死绑住,连站起身都不能够。

  酷刑持续了整整半个时辰,姜皇后的叫声越来越小,终于,她那赤裸肥腴的身体停止了扭动。一代贤后竟惨死在虿盆酷刑之下。

  ——————————————————————————–

  (二)

  黄贵妃纣王在殿中听到姜皇后已经惨死在虿盆之中,正准备回到妲己宫中继续与她鬼混,忽然殿外喧闹纷纷,贵妃黄飞琼推开众太监直闯了进来。

  ”昏君,你竟杀害皇后,逆天无道!”黄贵妃指着纣王怒问道。

  纣王大惊失色。这黄贵妃不比姜皇后,她是元帅黄飞虎之妹,一身的好武功,纣王平时与她过招,从不曾赢过她。纣王正惊惶无措的时候,一名大太监挺身而出,喝道:”黄妃大胆,竟敢冒犯天颜,给我拿下!”

  黄贵妃一怔,毕竟纣王是君,她也不敢放肆,只得由着两边太监将她的双臂架起来,拧到身后,用麻绳五花大绑起来。黄贵妃虽然并不反抗,但仍是大骂纣王不已。纣王心中犯起难来。这黄贵妃只有26岁年纪,虽然不如妲己绝色,但因为常练武艺,一身健弹的肉体别样有劲。

  那大太监凑到纣王耳边道:”大王,缚虎容易纵虎难。”纣王心中一凛。这个太监是妲己派来的亲信,倘若他在妲己耳边一报告,自己恐怕就要倒霉了。他一咬牙,道:”贱屄,你自己找死,可由不得我!来人哪,把这贱屄给我剥光炮烙了!”

  黄贵妃只觉得如雷轰顶,大骂道:”昏君,你倒行逆施,天地不容!”两边太监不由分说,把黄贵妃剥了个精光。她的身材丰腴健美,双峰虽然不如姜皇后肥大,但是雪白丰翘,令人垂涎。

  黄贵妃悲愤交加,”昏君””禽兽”的骂不绝口。纣王脸皮紫涨着,叫道:”还不快堵上这贱屄的嘴!”黄贵妃的嘴里立刻被塞进了一块破布,她只能发出模糊的”呜呜”声。

  太监从门外把炮烙抬了进来,放在黄贵妃的面前。这是妲己发明的又一酷刑。一根两尺长,手臂粗的铜屌立在铜架之上,把受刑者往上一插,下面用火炙烤,将人内脏活活烙熟。

  那大太监叫道:”行刑!”黄贵妃被抬了起来,大腿掰开,露出了迷人的肉屄,对准了那根大铜屌,慢慢插了下去。”呜呜”,在黄贵妃的惨叫声中,大铜屌被硬塞进了她的屄户,捅破她的柔脏,直到两尺长的铜屌整个没入她的肉体。

  太监们随即把黄贵妃的腿脚分开绑在铜架上,使她只能直挺挺的插在大铜屌上。

  ”点火!”随着一身令下。铜架下面涂满引燃之物的部分被点着了。火焰慢慢烤着铜架,黄贵妃不安的扭动起来。铜架越烧越热,很快被烧红了。通红的大铜屌插在黄贵妃的体内灼烤着她的内脏。黄贵妃拼命的扭动挣扎,她的痛苦的惨叫从堵口布后只能传出模糊的”呜呜”声。

  纣王则饶有兴趣的看着,直到黄贵妃赤裸健美的肉体被活活用炮烙烤死。

  ——————————————————————————–

  

(三)邓蝉玉纣王的倒行逆施终于激起天下大变。西岐姬氏竖起起义大旗,与商军大战。

  这一天,在西岐先锋土行孙的大营里。一个五花大绑,身着大红新衣的女子正被押往中军帐。这就是商军名将邓蝉玉,她是已故元帅邓九公之女,受纣王之命在女元帅高兰英帐下征讨西岐,一连打了好几个胜仗,却不料一时大意,中了土行孙的计策,失手被擒。土行孙见她一身肥乳宽臀,清纯美丽,好色之心大盛,硬逼着邓蝉玉与他行了成亲之礼。邓蝉玉假意应允,婚礼后乘人不备,企图逃回商军大营,却在半路上被西岐军抓了回来。

  土行孙一见邓蝉玉被五花大绑押了进来,心中大喜,踱到她面道:邓小姐,你这是何苦呢?邓蝉玉道:无耻淫贼,你休想让我屈服。土行孙淫笑道:是吗?他突然伸出双手,哧哧几声,把邓蝉玉的衣裙扯得干干净净。

  邓蝉玉那白嫩肥翘的双峰,宽大厚实的屁股看得土行孙双眼几乎要冒出火来。邓蝉玉又羞又气,但是自己被五花大绑着丝毫动弹不得,只能骂到:淫贼,你若落在姑娘手里,先挖了你的狗眼!土行孙道:好厉害。来人哪,把她给我押到后帐,叫老妈子们好好劝导劝导她!

  军卒们应一声,将邓蝉玉赤条条的押往后帐,她的肥健诱人的身体引得营中士兵淫声浪语不断。邓蝉玉直把土行孙恨得咬牙切齿。

  后帐中竖着一个木头刑架。军卒们将她反绑在刑架上便退了出去。帐外走进几个中年仆妇,手中提着皮鞭。

  一个仆妇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好俊的姑娘,偏生坏脾气。其实从了土将军,荣华富贵,有何不好?

  邓蝉玉怒喝道:住口。你们这群奴才!

  那仆妇狞笑道:好,既然如此,少不了要请姑娘吃点皮肉之苦了!她使了个颜色,几个人抡起了手中的皮鞭,噼噼啪啪的狠抽邓蝉玉的肥实的裸体。乳房,屁股,大腿,哪里都不放过。

  邓蝉玉咬着牙,一声不吭的硬挺。抽了她整整一个时辰的工夫,土行孙从帐外踱了进来,示意几个仆妇停手,问道:怎么样?邓小姐想明白了没有,从也不从?

  邓蝉玉怒道:不从,不从,宁死不从!

  土行孙哈哈笑道:死,太便宜你了。他一使眼色,仆妇们上来,把邓蝉玉的一条腿解了下来,用绳子吊到刑架的横梁上。邓蝉玉的脸腾的就红了。这个姿势,使她那芳洲蛤肉全部呈现在土行孙的眼前。

  土行孙拿了一条皮鞭在邓蝉玉的牝户上蹭了一下,然后猛地一鞭抽了下去。邓蝉玉疼得浑身一抖。土行孙毫不留情,鞭鞭抽在她的处子之屄上。这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不过二十几鞭下来,已经疼得邓蝉玉几欲昏死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土行孙停了下来,反而蹲下去,开始用舌头舔弄起她的阴户来。一阵麻酥酥的感觉顿时涌了上来。邓蝉玉又羞又气,偏又似乎连出声的力气也没有了。土行孙玩弄了一会儿她的肉穴,JJ早已硬挺起来,赶忙脱掉裤子,把JJ向邓蝉玉的屄户里一拱。邓蝉玉只觉被鞭打过的下体一阵疼痛,土行孙的JJ已经直插了进来,一股处子之红流了下来。土行孙兴奋的在邓蝉玉的牝户里尽情驰骋。邓蝉玉在肉穴传来的阵痛之中,却隐隐升起来一丝快感。

  土行孙抽插了半天,终于把一股熱精射进了邓蝉玉腴健的胴体。他摸着她肥满的乳房笑道:邓小姐,你我既已行过夫妻之礼,又有了夫妻之实,何不乖乖的从了土某?

  邓蝉玉的倔强脾气又涌了上来,道:淫贼,你休想!

  土行孙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他一招手,命令仆妇把邓蝉玉的双腿解下扒开。土行孙亲自拿来一块一面做成锯齿的木头钉在她的胯间的刑架上,让锯齿的一面嵌入她的屄唇。土行孙摸了一把邓蝉玉的大胸脯,笑道:邓小姐,得罪了。他一摆手,仆妇提起邓蝉玉的脚腕吊到刑架的横梁上。邓蝉玉的体重一下子全部落在了那块锯齿木头上,锯齿深深的吃进了她的屄唇。邓蝉玉疼得顿时冒出了冷汗。土行孙笑着拍了拍她的大胖屁股,道:就请邓小姐在此歇息一宿,土某已经赶制了一根长钉的刑柱,明天便请小姐尝个新鲜。说着他便带着仆妇离开了帐外。

  邓蝉玉被绑在刑架上,稍微一动,屄肉就钻心的痛。她呻吟着,痛苦的捱到了天亮。

  第二天清晨,帐外突然喊杀声大作。依稀是商军前来袭营,打了西岐军一个措手不及。不知怎地,邓蝉玉的心中竟隐隐有些担心土行孙起来。

  半个时辰过后,喊杀声渐止,后帐帐帘被掀开了,商军元帅高兰英的几个女兵走了进来。她们一看见邓蝉玉赤裸肥实的胴体被如此绑在刑架上,脸都红了。急忙把邓蝉玉解了下来,给她批上外衣,道:邓将军受苦了。高元帅已经袭营得手,斩了土行孙,正在大帐中等候将军。



  邓蝉玉心中不知怎的一痛。默默不语的由女兵们扶出帐去,远远看见土行孙的首级被吊在高处。

  中军大帐中,高兰英居中而坐,两旁将领正在献功。邓蝉玉谢了高兰英救命之恩,高兰英安慰了她几句,便让她归入将领队列中去。

  高兰英笑道:土行孙毕竟无谋,一站而殁,亲属将领都作了刀下之鬼。岂非大商之福?

  邓蝉玉胸口起伏不定。突然,她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站出来道:还有一人。她顿了一顿,深吸了一口气道:末将被土行孙所擒,已与他结为夫妻。

  全帐哗然,高兰英气得脸色发白,骂道:无耻贱人。来人哪,把她扒去衣服,押出去准备祭旗!两边军卒上来,把邓蝉玉的双臂架起来,把她刚刚穿上的衣服扒掉,然后把她押了出去。冷风吹在她赤裸肥嫩的身体上,她昂起头。其他人的议论,目光似乎都无所谓,相反到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邓蝉玉被押到了辕门。那里立着一根长满尖刺的刑柱。邓蝉玉心中一酸,任由军卒们把她反绑在钉柱上,尖钉扎进了她肥美的屁股,背肌,手臂,大腿。

  邓蝉玉被绑在钉柱上,边上的士兵则开始收拾战利品,打扫战场,慢慢的西岐大营被清理干净,商军准备启程了。

  一名武将提着大刀,来到了邓蝉玉面前。正是邓九公的弟子,她的师弟。他红着脸,似乎不敢看邓蝉玉肥挺的娇躯,吞吞吐吐的说道:高元帅命……命……我斩去……师……姐……你的……奶子……带回去祭旗。

  邓蝉玉心中一紧,胸前那对肥大的乳房是自己引以为傲的大宝贝,想不到要被大刀劈去。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微笑道:师弟,不要紧,师姐挺得住。

  那武将也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道:师姐,得罪了。然后抡圆了大刀。

  师弟的邓家刀法进步许多了……邓蝉玉想到。猛地,她感到肥奶底部一凉,然后胸脯上传来一阵剧痛,她的一对白腻肥实的大乳房被砍得飞了起来。

  那武将捡了邓蝉玉的那对肥玉峰,不敢看她,赶紧跑回去复命了。

  邓蝉玉仍旧被绑在钉柱上,胸口只留下了两个血坑。商军慢慢开始开拔,失去了双峰的邓蝉玉被在钉柱上呻吟了两天才咽气。

  ——————————————————————————–

  (四)高兰英高兰英击破西岐先锋土行孙后,得胜回营。商军的大营系围绕一座废弃的土地庙而立,中军帐就设在土地庙的大殿里。高兰英刚进大殿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朝中奸相尤浑正居中而坐。高兰英压住内心的厌恶,行礼道:”不知丞相到此,有失远迎。”

  尤浑奸笑道:”高元帅不用客气。有人告发高元帅阴谋造反,本相到此,是特来拿你进京问罪的。来人哪,把她给我绑起来。”两边早埋伏好十来个健卒,顿时一涌而上,把她的双臂架起来,拧到身后,用麻绳把她五花大绑起来。高兰英虽然勇冠三军,但是架不住人多,被绳子捆得结结实实的。

  高兰英气得大叫:”好奸贼,居然陷害忠良!”尤浑一摆手,道:”把她押下去,待明天解送京师。”

  军卒们推推搡搡,把高兰英押进了后院的一间偏殿,把她紧紧的捆在柱子上。

  尤浑随后踱了进来,奸笑道:”高元帅,委屈你在这里歇一天吧。”高兰英骂道:”奸贼,你我且到金殿之上辩个明白。”尤浑阴阴一笑道:”你以为你到得了金殿之上吗?我有十大酷刑准备来煎熬你,定将你活活刑毙。”高兰英气得骂道:”尤浑,你残害忠良,必然不得好死!”

  尤浑”哼”了一声,道:”既然高元帅等不及到京师吃尤某的宴席,那么就先尝尝小菜吧。来呀,把这贱屄给我扒光了用皮鞭狠狠的抽!”

  军卒们七手八脚把高兰英剥得赤条条的,用皮鞭狠抽她肥壮的胴体。高兰英虽然已经42岁了,但因为经常练武,肌肉壮健,乳房稍稍有点下垂,但仍然肥大圆满,屁股宽胀结实,不料却成为了皮鞭蹂躏的对象。

  尤浑搬了把椅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高兰英的鞭刑。高兰英咬牙强忍,任由皮鞭在自己肥腴壮丽的胴体上肆虐,也不发出一声呻吟。

  高兰英被抽了整个上午,直到把两根皮鞭都抽断了,尤浑才罢手离去,只把赤裸裸的高兰英锁在这间偏殿里。

  高兰英光着身子,被绑在柱子上,浑身伤痛,又饥又渴,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身为商军统帅,却落得如此下场。

  到了晚上掌灯时分,尤浑带着人抬着一条长凳走了进来。

  尤浑拍了拍高兰英又白又肥的大奶子,奸笑道:”高元帅,对不住了。本来还想让你多活几天,不过你的手下对你忠心耿耿,商量着明天要劫囚车呢。只能请你今晚就上路了。”

  高兰英怒骂道:”奸贼,你未经审讯就杀害大臣,你以为将士们会放过你吗?”

  尤浑挥了挥手中几张牛皮纸,笑道:”高元帅说哪里话来?你当然是暴病身亡。来人哪,动手!”七八个壮汉一齐动手,把高兰英从柱子上解下来,押向长凳。

  高兰英这才明白尤浑竟是要用牛皮纸把自己活活闷死!她拼命挣扎,破口大骂,怎奈不敌人多,还是被按在了长凳上用绳子绑了个结结实实。

  尤浑一使眼色,一个刽子手将牛皮纸在水里浸湿了,贴在高兰英的口鼻之上。

  高兰英觉得胸口闷得好象要爆炸一样,她拼命挣扎,可是手,脚,身体被死死绑在长凳上。

  尤浑看着高兰英赤裸肥美的身体不停扭动,不竟淫心大起。

  高兰英痛苦的挣扎了半个时辰,终于头一歪,咽了气,两个眼睛兀自愤怒的圆睁着。

  尤浑咽了口口水,命令众人退下,然后锁上门,开始抚摸高兰英尚有余温的壮实胴体。他感到下体的亢动,赶紧脱下裤子,解开高兰英的双腿抱在手里。高兰英的毛屄一下子跃入了尤浑的眼睛。

  尤浑立刻挺起JJ,拱开高兰英的屄唇,直插进去抽动起来,直到把精液射在了高兰英的牝户深处。

  可怜大商的一代名将,无辜惨死,连尸体也被奸淫污辱!

  ——————————————————————————–

  (五)龙吉公主商军元帅高兰英被尤浑害死以后,商军随即被西岐军击破。纣王遂请赵公明出山相助,不料赵公明又被杨戬诱杀。但这一来,反而惹恼了赵公明的三个妹妹,她们本无意帮助纣王,但因为杨戬所用手段太过卑鄙,因而出山为兄报仇。她们三人法力高强,接连取胜,西岐方面虽然后来请来落伽山慈航道人相助,也只能维持一个相持不下的局面。

  西岐丞相姜子牙听说龙吉公主有定仙珠可擒赵氏三姐妹,于是便派洪锦上山求宝。

  洪锦来到山中龙吉公主的仙府,扣门求见。侍女将他领进客厅,客厅中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美丽少女,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绿纱,绿纱下竟隐约可见她那赤裸肥丽的胴体。饶是洪锦修炼多年,也不禁脸红心跳,浮想联翩。

  那少女轻启朱唇道:”洪公子驾临敝舍,不知有何贵干?”

  洪锦明白这个美少女就是龙吉公主,于是赶紧说明来意。龙吉公主沉默不语。

  旁边一个侍女叱道:”大胆狂徒,竟敢……”话未说完,便被龙吉公主打断。龙吉公主转向洪锦道:”便请洪公子先到客房暂歇,龙吉一会儿便送定仙珠到。”

  洪锦也感到了有些不对,但又说不清楚,只得跟着侍女到了客房等候。

  不过片刻功夫,响起了敲门声。洪锦开门一看,几乎鼻血长流。只见龙吉公主只穿了一件红纱肚兜站在门口,白嫩的大屁股完全露在了外面,她那毛茸茸的肉屄,肥挺高耸的胸脯在红纱下若隐若现。

  龙吉公主手中拿着一卷麻绳,对洪锦笑道:”洪公子不必惊讶。其实珠即是我,我即是珠。我炼在体内的定仙珠,必须在交媾时才能传到对方体内。”

  洪锦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侍女如此喝斥。龙吉公主见他脸红耳赤,扭捏不前,便把手中的麻绳往洪锦手里一塞,微笑道:”为了反商大业,洪公子不必拘泥。尽管将龙吉奸淫污辱便是。只是请公子将龙吉……绑起来。”说着龙吉公主的脸上也不由一红。

  洪锦看了看手中的麻绳,顿时明白了。龙吉公主将双手往身后一背,用鼓励的目光看着洪锦。洪锦心跳快得象要蹦出来,绕到龙吉公主的身后,把麻绳将她五花大绑起来。

  洪锦道:”公主,在下得罪了。”龙吉公主”嗯”了一声。洪锦将双手放到龙吉公主肥艳的胸脯上,然后猛地一撕,将红纱肚兜扯了个稀烂。龙吉公主那雪白肥腴的胴体尽入了洪锦眼中。洪锦用手把玩着龙吉公主那对雪挺的肥峰,龙吉公主不禁呻吟起来。洪锦的双手继续往下,在龙吉公主的肥大的屁股上又揉又捏,然后转到前面,开始抚弄她的肉蛤。龙吉公主不一会儿便被弄得呼吸急促,呻吟之声大作,但是双手又被紧紧绑住,显得十分难受。

  洪锦将龙吉公主轻轻放倒,将自己的裤子脱掉,挺起早已暴勃的JJ抵在龙吉公主的阴阜上,道:”公主,请恕洪锦不恭了。”说着便搬开龙吉公主的大腿,JJ拱开她的蛤唇,直插到底。龙吉公主只觉得下体一痛,肉屄里被塞进了一根粗长若涨的肉棒,在贞K被剥夺的痛苦耻辱中,一丝莫明的快感漾满了她的全身。

  洪锦按着龙吉公主肥美的胸脯,腹部猛烈的撞击着她厚大的屁股,每一次捅插都直到肉屄的最深处,似乎要把赤裸反绑的龙吉公主活活干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