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門女將(完)

第八章  虎穴狼窩,穆桂英產子

  蕭延德帶著滿足打起呼嚕睡著了,四娘李月娥渾身酸痛、強打精神喚醒了穆

桂英,拿著自己的小衫說:「這裡面有我和你幾個嬸娘還有翠蘋、月娘,幾個月

在天門陣內四處『勞軍』時候偷偷繪制的陣圖,趁著敵人今天狂歡松懈的時候,

你穿上盔甲想辦法逃出去,一切全靠你了。」

  穆桂英忙說:「自己有了身孕,還是嬸娘行動比較方便。」

  四娘李月娥搖頭說:「你因為懷孕天天住在這裡,伺候元帥、敵人才對你松

懈,要是我出去不被一群遼兵奸淫才怪了呢,我哪裡有機會逃跑。」

  穆桂英點點,收拾妥當,借著月光竟然真的逃出遼營。

  深夜的山林裡面、只穿了上身小衣披頭散發的穆桂英裸露著下身奔跑著,那

身盔甲因為奔跑不便早扔了,足下的金蓮也跑掉了一只。不知道跑了多久穆桂英

感覺自己迷路了,陣陣腹痛使穆桂英不得不停下來休息,剛靠在樹上喘息疲憊上

來穆桂英就睡著了。

  等穆桂英再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個草屋裡面,身上蓋著破被。

一個面容嬌好的女子看著自己,見自己醒來那女子雀躍的呼道:「元帥!你醒啦!」

穆桂英看著眼前女子怎麼也沒有印像,女子主動說:「我叫董月蘭,是四娘李月

娥手下的一個校衛。」

  穆桂英一聽大喜看來自己終於逃回宋營了,董月蘭看著元帥苦笑搖頭,「元

帥先別高興。」

  看著穆桂英迷惑的眼神,董月蘭接著說:「當日我和四將軍追擊蕭延德,眼

看就要成功,結果半路殺出一群和尚,把我們打敗、大部分被抓,只有幾個姐妹

跑了出來,慌亂中我迷了路,身上還帶傷,昏迷中被山上二個兄弟救了,本來以

為這是好事,哪裡想到這兄弟是色中禽獸,把我帶回家中不顧我身上的傷口就殘

忍的強奸了我,這半年多我成了他們的淫肉性奴,我身上的腳鏈只能允許我在這

個房子裡面行走,沒想到今天元帥也落到這裡。」

  說完淚流滿面,站起身來讓穆桂英看自己腳上拴的鐵鏈,穆桂英這才發現自

己腳上也被拴住了。

  穆桂英心一下就涼了,真是出了虎穴又入狼窩啊,董月蘭服侍穆桂英繼續休

息,穆桂英哪裡能好好安歇,朦朧中聽到廚房裡面董月蘭的呻吟和兩個男子的調

笑:「小婊子,白天出去沒干你想我們沒啊。」

  「啊……想了……好想大虎哥哥的雞巴,哦……!」

  「好啊,你二虎哥的雞巴就不想了啊,干死你個騷貨,那個孕婦醒了沒有啊。」

  「嗯……啊,醒了又昏迷過去了,兩位哥哥要干就干我吧,他是……他是…

…元帥!」

  兩人停下動作看著董月蘭,董月蘭知道自己說露嘴了,連忙不說話。這樣反

而引起二人疑心,見董月蘭不說了,大虎拿起灶台裡面燃燒的木柴晃動著,一番

威逼利誘董月蘭無奈的說出實情。

  二虎聽說裡面躺著的是宋國元帥穆桂英,興奮的撇下董月蘭跑到裡屋,穆桂

英現在已經完全清醒過來,看著二個壯漢色眯眯望著自己,知道自己跑不了啦,

忙說:「我從你們,我的嘴和屁眼給你們干,別插我小穴了傷到肚子裡面的小孩!」

  可是已經興奮發狂的二兄弟哪裡還聽得進去,爬上炕來、穆桂英連忙側轉身

軀分開左腿,這樣做愛能防止男人壓到肚子傷害胎兒,那二兄弟現在什麼也不顧

了,一邊一個挺著濕淋淋的肉棒也沒前戲,分別插進穆桂英的小穴跟屁眼。

  沒有分泌愛液的穆桂英慘叫連連,聽的外面做飯的董月蘭心驚肉跳。飯做一

半的時候的穆桂英慘叫變成了無意識的「哼哼」和插穴的「吧唧∼呱唧」聲音、

董月蘭又不敢進去……

  渾身戰栗董月蘭的好不容易做完飯端了進來,看到二兄弟還在「撲哧∼撲哧」

干著穆桂英兩個小穴,而穆桂英早因身體懷孕體力不支昏了過去。過了一會二人

先後射精才起來爽快的喝酒吃肉,董月蘭小心的跪在地上給他們舔干淨肉棒,才

上炕清理穆桂英身上凌亂的精液。

  二個獵戶兄弟干起女人很粗暴、而且還隨意,有時候穆桂英、董月蘭正在做

飯,二虎看到董月蘭晃動的屁股上來推倒就干了,大虎聽見外邊打炮聲音,就跑

了出來把穆桂英也給奸了,反正二個女人在這屋子裡面從來不穿衣服也沒衣服。

  日子就這樣慢慢過著,穆桂英直到快臨盆的前幾天才不被二人奸淫,不過天

天『吹蕭』是必不可少的。又過了一個星期,穆桂英在董月蘭的幫助生了一個男

嬰,山中男人是很看中生兒子的,而且他們早把穆桂英、董月蘭看成自己的女人,

所以非常高興、喝了很多,穆桂英剛生產完不能做愛,晚上就董月蘭一個人承受

奸淫。

  穆桂英、董月蘭看著熟睡的二兄弟,董月蘭悄悄扒開稻草,鐵鏈的跟部經過

大半年的努力終於在前幾天被磨開,為了要生產的穆桂英才又等了幾天。

  穆桂英看了拴著自己的腳鏈低聲對董月蘭說:「妹子!我是沒機會跑了,記

住我說的話,拿著陣圖回宋營、然後帶人看我還在不在。」說完淚流滿面

  董月蘭也泣不成聲,被穆桂英一再的催促下才抱著嬰兒消失進夜色中……

  

                第九章  大破天門,姑嫂探幽洲

  等宋軍趕到這裡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半晚。不過這裡已經沒有人了,楊宗

保呆呆看著地上殘余的腳銬。

  董月蘭上前揭開炕上破爛的涼席指給楊宗保看,土牆上早就寫好的字:

  【宗保我夫,自宋營與君一別日月匆匆,轉瞬已有十余月之久、思念之心不

曾改變。月蘭妹子帶回陣圖,天門陣指日可破。還有那個小孩、應該是楊門後代,

雖然妾身只承受君恩雨露十幾日,便去遼營以身喂魔,但是妾身仔細算過日子應

該無錯,望將軍憐愛,希望有生再見君顏。妻穆桂英。】

  輕輕撫摩著熟悉的字體,楊宗保思緒萬千……

  一團火光升起燒毀了木屋,楊宗保帶人回到軍營。

  半個月後,宋軍大破天門陣。不過依然沒有看到楊門女將,只是救出了幾個

女兵,從女兵的口中得到信息;眾位女將已經被押回幽洲、裡面還有消失了幾個

月的穆桂英。

  原來獵戶兄弟醒來看到董月蘭跑了,再傻的人也明白事情不好了,連忙帶著

穆桂英逃跑,大宋已經是死敵了,只好投奔遼國。手裡有宋軍的元帥穆桂英,正

好是見面禮。

  蕭延德見有人押著穆桂英來投奔,盤問後也明白一二。仔細研究過後覺得不

能再把楊家女將留在這裡,便全送回了國都幽洲。

  楊家眾將為了營救眾女,不顧皇帝的聖旨起兵殺奔幽洲。經過二年的奮戰,

一路過關斬將殺到離幽洲二百裡的時候,因為糧草原因暫時駐扎下來。

  因此現在就以軍情優先,連日楊六郎派出眾多探子,可是越靠近幽洲敵軍盤

查的越嚴格、一直沒有遼國都城裡面的信息。

  正在楊六郎犯愁的時候,柴郡主和八姐楊延瑜走了進來。柴郡主把多日想出

的計策跟六郎說出,六郎思緒良久本不想同意。可是柴郡主說楊家有七名女將淪

陷在幽洲二年多,自己的武功是在進了楊家才學的的,稀松平常、況且身為郡主

根本上不了戰場、常年在營中、八姐楊延瑜在後方押運糧草,基本也沒人認識,

雖然到幽洲可能會被凌辱,但是跟敵營裡面的親人那算什麼,只要能暗中多打探

情報,破了幽洲救出眾女、一切全都值得,說的六郎無語,只好點頭同意它們的

計劃。

  整個計劃是柴郡主和八姐楊延瑜已母女相稱,扮做戰亂流離失所的難民,丈

夫原先是遼國一個小軍校,在天門陣戰死。母女沒有依靠漂流到幽洲國都,尋求

生存。

  其實這裡的八姐楊延瑜心中還有自己的想法,原來那日楊宗勉、楊宗英迷奸

自己的時候,到後來八姐已經醒了。不過看到是自己的小輩,而且這種事情大家

撞破都很難堪,二個小孩的母親、夫人還遼營裡面,所以八姐楊延瑜只好假裝昏

迷直到他們發泄完離開。

  本來以為這個事情就完了,哪裡知道這二個小子竟然迷戀上了八姐楊延瑜的

美肉,自己沒有迷藥便偷偷按書配置,沒人指導做出的藥效極爛,常常八姐楊延

瑜半路就醒轉過來,自己又不好意思說破、只能忍耐。

  後來的日子有一次楊宗勉、楊宗英竟然跟孟良撞了車,以後的日子三人一起

來迷奸八姐楊延瑜,終於有一次八姐楊延瑜忍不住大聲浪叫出來,事情既然全白

了三人也不害怕繼續奸淫八姐楊延瑜。

  八姐楊延瑜畢竟是未出閣的姑娘,不好張揚、只能默默忍受,以後每次押運

糧草回來,都被三人玩弄,這樣的日子就過了二年多。最近竟然連焦贊也加入進

來,因為沒有糧草押運,八姐楊延瑜幾乎夜夜被四人淫玩,所以聽到柴郡主的計

劃、八姐楊延瑜馬上同意加入。

  二百裡的路二個女人不到三天就到了,眼前就是遼國國都幽洲城。進出的人

們都被嚴格的盤查,柴郡主和八姐楊延瑜也排在後面。等排到他們的二女被一群

門軍盤問、並且大吃豆腐,一陣鬧騰才被放進去。

  因為柴郡主和八姐楊延瑜是扮做流浪的難民,身上自然沒有錢,又走了三天

沒有正經吃幾次飯,一近了繁華的都城、滿街的酒館飯店。看的二女眼饞不已。

  八姐楊延瑜對柴郡主說:「嫂子,哦,娘你看那個酒館招幫工的咱們去應聘

下,找個落腳的地方、況且酒館人員混雜最好打聽消息了。」柴郡主點頭稱善。

  應聘的結果當然是全合格,柴郡主和八姐楊延瑜雖然沒有化裝打扮,可是楊

家女將哪個不是國色天香絕代佳人,身上穿著粗布衣裳、但是無法遮住妙曼的曲

線,這樣的靚女哪個老板不喜歡。

  就這樣過了幾天,以為這樣也不錯,哪裡知道一天晚上、酒樓老板跟自己兒

子把柴郡主和八姐楊延瑜給強奸了。二名女將空有一身武藝卻不敢反抗,這樣撕

扯哪裡是男子的對手,被糟蹋後、老板和兒子趴在柴郡主、八姐楊延瑜身上說:

「現在兵荒馬亂,你們母女沒有依靠,事情已經這樣了,干脆嫁給我們父子算了,

我叫韓老蔫、這混球叫韓狗子」。

  柴郡主和八姐楊延瑜聽後一合計,現在幽洲城裡面也盤查嚴密,向他們這樣

外來人天天都有軍兵上來盤問,如果成了當地人的老婆自然能解決很多麻煩。柴

郡主和八姐楊延瑜假裝鬧了會情緒,最後還是含羞答應了。

  

                第十章  舍身喂狼,「母女」樂融融

  事情既然明了,父子二人再次提槍上『馬』,因為床太小、韓老蔫抱起光溜

溜的柴郡主,快步走向桌子,將柴郡主仰躺放在桌上,雙手捉住柴郡主雙腳,用

力按了下去,把柴郡主的雙腿大幅度的張開,露出她下身那條長長的肉痕。韓老

蔫手握自己雞巴的中段,讓龜頭對准柴郡主的穴眼,狠狠地戳了進去。

  這一戳,痛得柴郡主「啊」的慘叫了一聲。原來,韓老蔫第一次用雞巴干的

是屁眼,柴郡主也沒有什麼情調,陰道裡面還是干的。

  大肉棒撐開柴郡主的淫穴,雞巴緊貼著陰道壁,由於陰道比較干燥,雞巴和

陰道壁的摩擦非常大,痛得柴郡主幾乎要暈過去。可韓老蔫不管柴郡主的死活,

雙手勾住柴郡主雙肩,固定好柴郡主的身體,腰杆使勁,將整根雞巴往裡推進,

在要連根沒入時,韓老蔫感覺到龜頭被東西擋住了,雞巴很難再深入了。

  韓老蔫知道,是頂到這婆娘的子宮壁了,也就是插到了陰道的盡頭。韓老蔫

雙手將柴郡主按在桌上,大力抽插著嫩穴,痛得柴郡主「嗷嗷」大叫。

  韓老蔫氣喘吁吁地對柴郡主說:「夫人,你的陰道太窄了,等你出淫水就好



了。」

  這樣抽插了一會後,韓老蔫把柴郡主從桌子上抱了下來,讓柴郡主爬在地上,

雙手趴著,頭埋在地上,雙膝著地,整個肥臀高高朝天翹起。韓老蔫雙腿微蹲,

騎在柴郡主屁股後面,手握雞巴,對准浪穴,捅了進去。這次陰道裡面已經濕潤,

插入時摩擦小了些,因此柴郡主也不覺得疼了。韓老蔫先是慢慢地長抽長插,後

來改為快速地短抽短插。房間裡只聽見急促的肉體碰撞聲,還有柴郡主急促的呻

吟聲。

  韓老蔫又爽了一會回頭看見八姐楊延瑜手扶著床沿,彎著身子,屁股向後高

高翹起,韓狗子站在她身後猛操著嫩穴。

  韓老蔫抽出雞吧走到韓狗子左側,用手指了指自己硬邦邦的雞巴,韓狗子會

意,當即把雞巴從八姐楊延瑜美穴裡抽了出來,把位子讓給了父親。八姐楊延瑜

正閉著眼睛,美美地享受身後男人帶來的樂趣,韓狗子突然拔出雞巴,八姐楊延

瑜還以為是他抽出的時候不小心滑出,正等著韓狗子的雞巴重新插入。

  突然,八姐楊延瑜感覺自己的屁眼被一個大物刺入,脹脹的、隱隱作痛。八

姐楊延瑜心想小穴還沒過癮呢怎麼就操屁眼了,扭過頭來、看見韓老蔫站在自己

後面,下身正沉下腰板往前頂。

  八姐楊延瑜問道:「哎……該怎麼稱呼你啊?是叫公公還是夫君,你不是在

操我娘嗎?怎麼又過來操我呢?」

  韓老蔫答道:「怎麼?我們父子沒那些說道,你叫公公還是夫君隨便,以後

大家怎麼高興怎麼玩。」說完伸手握住八姐楊延瑜的雙肩,然後大力抽插屁眼。

  韓老蔫的雞巴被八姐楊延瑜的屁眼夾得很緊,抽出時摩擦力很大,八姐楊延

瑜幾乎抓不住床沿。

  韓狗子來到柴郡主身邊說:「咱倆也到床邊上去吧。」說完抱起柴郡主朝床

邊走去,到了床沿前,將柴郡主放在八姐楊延瑜旁邊,要她按八姐楊延瑜的姿勢,

和八姐楊延瑜齊頭並腳,並排站著。

  八姐楊延瑜看見柴郡主到了身旁道:「娘,看來咱們以後是平輩了,他們父

子說不分大小,想怎麼玩就怎麼。」

  柴郡主嗔到:「小丫頭!」

  柴郡主身後的韓狗子,和他父親並排站著,將雞巴對准了柴郡主的淫穴,正

要插入、突然說:「老爺子,咱倆來比賽,看誰能先操翻她們母女,獲勝者以後

有優先挑選權。」

  韓老蔫呵呵笑道:「小兔崽子還想挑戰為父不成?怎樣算操翻?」

  韓狗子答道:「就以女人高潮為准。」

  韓狗子左手拍拍旁邊的八姐楊延瑜的屁股,右手拍拍自己胯下的柴郡主的屁

股,問道:「你們母女倆認為誰會贏?」

  八姐楊延瑜立即答道:「我第一次被你爹干,哪裡知道。」

  韓狗子笑道:「當娘的呢,你說說?」

  柴郡主輕聲答道:「我說不准。」

  韓老蔫笑道:「操完就知道了,開始。」

  韓老蔫父子開始並排著操起母女來。

  八姐楊延瑜最先進入興奮狀態,拼命扭動屁股,迎合韓老蔫大棒的出入。旁

邊的韓狗子看見八姐楊延瑜的騷樣,伸過手去在她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掌罵道:

「真夠騷的了,真是淫婦一個。」

  八姐楊延瑜「啊」的浪叫一聲。

  一旁的韓老蔫說:「韓狗子,別欺負你娘!」

  「娘?怎麼定名分了啊!」韓狗子問道。

  韓老蔫道:「操哪個女人,哪個就是你娘?!」

  韓狗子笑道:「那我豈不是在操外婆?」

  韓老蔫、韓狗子和八姐楊延瑜三人一起哈哈大笑,就連柴郡主,也忍不住格

格嬌笑起來。

  兩對人笑過之後,都努力地耕耘起來,柴郡主也主動套夾韓狗子的雞巴漸入

佳境。

  八姐楊延瑜畢竟還是嫩了些,開始呼吸急促,身軀不由自主地顫抖先噴精了。

經驗老到的韓老蔫恰到好處地拔出雞巴,陰道頓時如黃河決口,淫水飛射而出,

淋濕一大片。

  就在這時,不知道是受八姐楊延瑜噴精畫面的刺激,只聽見韓狗子急促「啊

啊」大叫了幾聲,似乎要射精了!

  果然,柴郡主感覺到自己小穴裡面的雞巴快速抽動了兩下,猛地暴漲,抖動

了幾下,子宮裡感覺到一陣滾燙,怒射的精液飛進花芯。

  射精後的韓狗子坐在地上。性欲被撩起的柴郡主突然失去了充實的感覺,心

裡甚是失落,像一尊雕塑一樣一動不動,保持著手扶床沿屁股後翹的姿勢。

  韓老蔫看見柴郡主肥厚的大陰唇微微張合,像一張嬰兒嗷嗷待哺的小嘴,當

即提著一根剛從八姐楊延瑜體內拔出的水淋淋的大雞巴走了過來,對准柴郡主屁

股中間的那張小嘴,猛地戳了進去。

  韓老蔫一邊說:「年輕人終究火候不夠,還是讓老鳥來操爽你吧。」

  柴郡主感覺到下身的裂縫猛地被巨物填滿,頓時覺得好充實,不由得心花怒

放。

  韓老蔫挺著雞巴每次插入,都直搗柴郡主的子宮內壁,撞擊力振得床沿「吱

嘎」直響。柴郡主閉上眼睛,細細地品味韓老蔫的那根大雞巴帶來的前所未有的

充實感。

  柴郡主開始沉腰翹臀,熱烈配合韓老蔫的抽插。爽到深處,柴郡主嗷嗷大叫,

胡言亂語:「嗯……嚶,把妾……妾身干死吧。」

  柴郡主銷魂的呻吟,把韓老蔫刺激得高潮迭起。韓老蔫突然大叫:「啊,忍

不住了,我射了。」柴郡主趕緊扭腰往後頂出屁股,使勁套夾浪穴裡的大雞巴,

終於「啊」地一聲長吭,猛噴幾波陰精,幾乎同時,韓老蔫大叫著把精液激射在

柴郡主子宮裡。

  

                第十一章  驚天密文,女將是淫娃

  四人再次爬到床上,互相纏綿、說著情話。話題暗中被柴郡主和八姐楊延瑜

引到楊家女將上邊,一說到楊家女將,韓老蔫父子興奮起來。

  韓狗子先說道:「這群楊家騷貨,床上功夫真是厲害,什麼十八摸、三十六

叫床調、七十二密術等等,不管什麼男人騎上去,也得幾個回合就敗下陣來。」

  八姐楊延瑜套話道:「你就吹吧,楊家女將的床你也能上去?」

  韓狗子不服氣說:「那有什麼,我到現在已經嫖了四個楊家賤貨了,不過我

只是一個小兵,沒多少錢、一個月的軍餉勉強能玩一次,聽從天門陣回來的士兵

說,原先他們那才是天堂,就在軍營裡面有許多俘虜的女兵和村婦可以玩,就連

楊家女將也是、不管哪個只要一勾手指頭,就會跟母狗一樣跑過來讓你玩,不過

咱家老爺子更厲害,妓院一開七個全嫖了。」

  柴郡主和八姐楊延瑜心想:你現在已經干了六個啦,又同時望想韓老蔫。

  韓老蔫看著二女,罵了韓狗子幾句:「就你那點錢還能嫖楊家賤貨?還不是

偷老子錢去的!」

  又笑了笑說:「既然你們這麼好奇,我就把知道的全告訴你們。二年前楊家

賤貨被押回幽洲全城那個轟動啊,這群婊子進城也很特別,這些【萬人騎】的蕩

婦可真是絕色佳人,哦,我家現在的小寶貝也不比他們遜色,嘿嘿!說正題,她

們都全身赤裸、堅挺的奶頭清一色掛著鈴鐺,讓男人們看的這個性奮啊。有的人

以為楊家女將在馬上被人看著竟然也能高潮,後來仔細觀察發現、楊家女將騎的

馬很特別,原來所有騷娘們的馬鞍上面有玄虛,那馬鞍上面都有二個特制的螺紋

形的桃木陽具,你想想、一路上前後兩個洞被插著,馬一走動,有哪個女的能受

的了,不高潮才怪呢。更特別的是她們還全被封了官職。」

  柴郡主和八姐楊延瑜驚訝的呼道:「官職?」

  韓老蔫父子哈哈大笑接著說:「你要不相信明天去御街的【楊家馬場】看下,

七杆大旗寫著【楊家女將領前將軍楊延琪,現為遼國先鋒營勞軍“督蔚”妓女】,

【楊家女將領左將軍姜翠蘋,現為遼國左營軍勞軍“千總”婊子】,【楊家女將

領右將軍焦月娘,現為遼國右營勞軍“千總”婊子】,【楊家女將領衛將軍杜金

娥,現為遼國尋營勞軍“督蔚”娼婦】,【楊家女將天門元帥穆桂英,現為遼國

中軍“萬人騎元帥”】,【楊家女將領上將軍李月娥,現為遼國游擊勞軍“督蔚”

賤貨】,【楊家女將領平將軍,現為遼國押運勞軍“都督”賤貨】。」

  柴郡主和八姐楊延瑜心中憤怒,卻不能表現出來、還要裝著很感興趣。

  韓老蔫得意的說著:「進城游行過後,這七個楊家爛貨被太後分給眾家王爺、

高官調教淫樂,你想啊七個人怎麼夠分,於是你家幾天他家幾天這樣就過了一年,

去年中秋的時太後為了羞辱楊家女將下令,在御街跟天橋的繁華地段蓋了座【楊

家馬場】,只要你有錢就能在不傷害七個賤人的情況下,隨便你怎麼玩、不過射

精就算一次,這樣也算楊家女將變相為咱們大遼出力賺軍餉啦。那楊家將多年在

邊關殺害我們無數將士,現在能夠在楊家女將身上撈回來,而且還都是傾國靚女,

做男人哪能放過啊,不少人都是努力了一月或者幾個月也要在她們身上享樂一回,

聽說有的妻室因為兒子死在戰場,還主動拿出私房錢叫自己相公狠狠操一次楊家

賤貨泄恨,三位一體就不用說了、什麼鞭打、捆綁、滴蠟、獸交等等,聽說和沒

聽說的全在那七個賤人身上用過。那楊家女將床上功夫也厲害、來著不懼。老爺

我的技術就全靠那些楊家婊子練出來的,後來這些楊家女將都被操的懷孕生下遼

國的種,嘿嘿、不知道那些楊家女將受精的時候,有沒有選上我的精子啊。太後

還把嬰兒養了起來,據說以後生的小姑娘長大就進【楊家馬場】讓遼國軍民嫖,

男的和自己娘亂倫後,閹割做『沒把』龜公給自己娘拉皮條!……」

  日子就這麼過著,柴郡主和八姐楊延瑜暗中勘察幽洲城防,也有了不少情報。

每次送情報柴郡主都扮成信女在廟裡和人接頭,期間柴郡主和八姐楊延瑜也到過

幾次御街【楊家馬場】巡視地形,果然有七面大旗、有一回八姐楊延瑜看到穆桂

英跟四娘李月娥被幾個有錢的人買下,就在大門口狠狠的奸淫一頓,八姐楊延瑜

臉嫩沒看完就羞的跑了回去。

  一個月後,情報打探的差不多了,就在柴郡主和八姐楊延瑜准備再過幾天便

撤離的時候,發生了幾件事情。

  第一,柴郡主和八姐楊延瑜上香傳送情報的時候,被遼國的一個真正的千總

看到容貌,起了淫心、尾隨到酒樓後強行霸占了柴郡主和八姐楊延瑜做小妾,一

次淫宴時候有個將領認出八姐楊延瑜,結果二女被俘也押進【楊家馬場】。

  第二,監軍王強因為上次天門陣告密事發,逃回東京汴梁用金錢打通太師潘

紅、扭曲事實、誣告楊家,再加上皇帝昏庸才有大兵深入幽洲竟然不發糧草的事

情。後來太師潘紅通過女兒潘妃給皇帝吹枕頭風,王強又密奏說:楊門暗中已有

寡婦和親投靠大遼等等。

  皇帝震怒、查抄楊家男子充軍、女子輪為官妓,可憐百歲老太君被活活奸死。

接著又傳聖旨到前營,讓眾將官擒拿楊家將。結果宋軍大亂,遼國趁機出兵,二

娘李翠屏、三娘周春華、五娘耿金花、八娘馬賽英掩護六郎力盡被俘,楊宗保、

楊宗勉、楊宗英、楊宗仁戰死,六郎也沒能幸免,只有小孫子楊文廣下落不明。

  經過這次動亂,楊家女將全部被俘押入幽洲,大遼舉過歡慶。御街上楊家女

將大娘張金定、二娘李翠屏、三娘周春華、四娘李月娥、五娘耿金花、六娘柴郡

主、七娘杜金娥、八娘馬賽英、八姐楊延瑜、九妹楊延琪、穆桂英、焦月娘、姜

翠蘋十三寡婦赤身裸體被拴成一排,送給遼民享樂三天。

  蕭太後親自把楊家眾女分給遼國有功重臣,從此楊家女將全部成為淫肉消失

在人們的視野裡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