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五偷腥,攪亂女兒春情

在離靜月庵百裡之外,有一個不起眼的山村小鎮。逢集過年,鎮上也是車水馬龍,熙熙攘攘,好不熱鬧。就在小鎮的南端,有一家人人知曉的肉鋪,兩間門面通長的大櫃台上,頭蹄下水,肥瘦俱全,十裡八村都到此光顧,生意倒也火紅。

  明月三歲時父親去逝,年僅三十歲的母親使帶著明月來到這座小鎮與這肉鋪的掌櫃的王老五成親。明月成了這個小鎮的“小鎮一枝花”。

  明月慢慢長大了。偶然間,她發現鏡子裡的自己很美,淡紅的臉蛋,溫柔的杏眼,微微聳起的乳峰,曲線美的線條,盡管她的生活充滿了磨難,也沒有扼住自然力量賦予的少女嬌容。有時,她提著飯菜向肉鋪走去的時候,那些風流倜傥的公子哥們總是向她投來一束束灼熱的目光,向她傳遞著某種信息,她懂得了那目光的含意,盡管是很朦胧的。

  一個夏日的傍晚,陣陣涼爽的山風,驅趕著一天的燥熱,給人們帶來了舒爽的享受。三五成群的孩子們,在大樹底下追逐嘻鬧,老頭們湊到一起談天說地,老娘們、小媳婦叽叽喳喳好不熱鬧。小明月整整退了一天的豬毛,回到自己的屋裡,想痛痛快快地洗個澡。於是,她准備好熱水,帶上了房門,脫衣洗澡。媽媽忙碌了一天,正在廚房忙著做晚飯。

  王老五回到家中,飯菜未熟,便向屋內走去,一陣嘩啦啦的流水聲,他非常清楚,這是閨女在洗澡。但一種邪惡念頭在心中一晃,他想看個究竟,他威嚴地推開了門。門軸沒有什麽響聲,他低頭一看,一層水漬浸到了門軸的下面,就從擋壁的後面傳出了“嘩嘩啦啦”的潑水聲,他轉過擋壁,一刹那間,驚呆了,裡面水氣朦朦,一個曼妙而妖艷的胴體在優美地扭動著。水汽中,兩朵蓮花似的小饅頭,時隱時現。兩顆紅艷的小乳頭支支楞楞地隱約晃動,圓白的小腹光滑細膩,修長而猂滿的玉腿搭在木制的浴盆沿上,白漫漫地兩條胳膊波浪般地舞動著。小腹下、兩腿間,隆起一片黃色的茸毛,小屄緊閉,陰唇漲滿,小小的陰蒂半掩半現。

  啊!她熟了!他沒有驚動閨女,輕輕地轉身走掉了。

  從此,他一反往常,改變了以往的冷漠嚴峻態度,再不讓她干重活,經常給她買一些姑娘們喜歡的東西,與她親熱起來,但小明月並沒有把這種親熱重視起來,反而努力地在父親的面前強作笑臉兒,但是沒過多久,她感到父親的眸子裡頻頻射出神秘難以猜測的眼神。

  這又是一個涼爽、舒適的夜晚,母親去娘家看望,屋裡只剩下她和他,一個年春妙齡的少女,一個是滿臉胡須體壯如牛的屠夫。

  寧靜的夜晚使小明月很快地進入了夢鄉。而這個屠夫,卻在翻來復去地思考著什麽┅┅自從,那天見了閨女洗澡時那撩人的玉體,他的腦子裡每時每刻都在重溫那一瞬間的眼福,總覺得不知從哪飄出了霧,霧消散了,又變成一個赤裸裸的女人  ,雙乳高聳椒尖怒漲,蜂腰輕扭,雪腿慢搖,那令人熱血噴張的小穴,好像在一張一張地向他招手、微笑。

  他仰身躺著,眼裡發出幽幽的蘭光,大嘴不住吧叽著好像在嘴嚼著什麽美味佳肴。一縷唾液順著嘴角往滿是胡須的下巴流去,雙腿不住挺勁,一只手死死地攥著自己的黑色的、細而長的大雞巴,來回的在自己的大腿根上蹭磨著。好像是一位將軍,在赴戰前,磨亮鋼槍,以待參戰。

  似乎鋼槍不聽他的使喚,龜頭在磨擦中逐漸發熱,雞巴在摸弄下越來越硬,搖頭擺尾,獨目圓睜。一股燥熱從胸中升騰,逐漸向下身壓去,又集中在雞巴上,急得他一翻身將雞巴壓在底下,治服於它。可是,那雞巴像斗牛場上那發瘋的公牛,不顧一切地往前沖、頂、撞、碰,它最終征服了這二斤多的大肉蛋,他再也忍受不了。挺身而起,懾手懾腳地向閨房中遛去。

  門,是虛掩著的,門軸毫無響聲,他躬著、貓著腰、瞪著通紅的眼珠,邁著靜而無聲的腳步,好像是深山探寶的綠林毛賊。

  他走到床前,一陣陣少女的芳香,撲進了他的鼻孔,刺激著他的雄性感官,他伸出雙手,顫微微地掀開了她蓋在肚臍上的單被,啊!一切都看清了,一切都在自己的眼前。

  小明月睡得是那樣的香,那樣的甜,長長的睫毛,整齊地伏在眼眶上,鼻翅有節奏地扇動著,小嘴上翹,好像在做什麽甜密的美夢,兩只小手搭在雙乳的外側,乳頭直挺,肚臍隱現,細腰肥臀,凸凹分明,兩條白生生玉腿。一條向裡微曲,一條平伸在床上,剛好叉開了一定的角度,使那水蜜桃似的小穴暴露無遺。今天她沒穿內衣內褲,這可能是天氣炎熱的緣故吧!只見他那不聽使喚的黑雞巴,似乎發現了自標,找到了歸宿,像一只警犬聞到氣味,直沖猛闖,搖頭擺尾地妄圖掙脫繩索,沖入虎穴。

  他沒有滿足雞巴欲望,而是輕輕地跨入了她的雙腿之間,慢慢地伏身探頭,用鼻子湊近小屄,轉動著腦袋,貪婪地、貪戀地、如饑似渴地聞啊,聞!一種女性特有的腥騷氣,他全部地吸進了鼻孔,然後用嘴輕輕地吹了一下茸茸的黃毛,黃毛微微地搖擺了幾下,他才抬頭稍稍拉開點距離,又仔細地觀察著神秘的三角地帶,當他看到那肥厚而閃光的陰唇時,他竟不知不覺地流了一縷口水,接著他猛一吸氣,又猛勁將口中的唾液一下咽了下去。這時他伸出兩只手,顫抖著用雙手的中指,按在兩扇陰唇上,慢慢地向外用力。

  小屄被他掰開一道寬縫,啊!又是一片新天地,那鮮嫩的紅肉,真是掐一股子水啊,賣了幾十年的肉,也沒見過這麽鮮亮的。他趕緊又伏下頭去聞聞味道如何。一股更強烈的腥騷,直吸入他鼻孔;他再次抬起頭來欣賞從小屄至小腹、雙乳,一股強烈的欲火在胸中翻騰。已經達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他哆哆嗦嗦地托起雞巴,對准小屄的洞口猛一挺身,接著向前一撲。

  只聽“啊”的一聲,小明月已從美夢中驚醒,接著就是手抓腳踢,剛要繼續叫喊,一條毛巾,已經塞入了口中。

  處女的屄壁,是收縮的,緊閉的,是一個神秘的禁區。再加上沒有陰精的潤滑,干磨、硬闖,是很難插入的。然而,王老五那黑紅雞巴,是又細又長,再加上二百多斤的重壓,全部集中在雞巴上。因此,在他那狠頂猛撲的一瞬間,猶如山崖上墜落的巨石,帶著強大的慣性,在某一支點上與地面潮潤的泥土相撞一般,一下那黑紅的雞巴就插進了三分之二。

  一種撕心裂肺的巨痛,在小明月的五髒六腑裡炸開,盡管口中塞著毛巾,雙臂被他緊箍,她還是緊皺眉頭,咬牙切齒,擰身扭頭,雙腳亂蹬,鼻孔裡悶吭出“嗚┅┅嗚┅┅”的響聲。

  大雞巴終於找到了歸宿,闖入了禁區,嘗到了鮮嫩無比的美味佳肴。然而,它並不會安份守紀的呆在海峽兩岸穴裡靜養。它要蹦、要跳、要鬧、要發揮它那本能作用。

  抽插開始了,只見王老五那寬厚身體,輕輕地轉動了幾下,使雞巴在陰道裡攪動一番,讓陰道的嫩肉不斷地擴張,以減少收縮、緊箍造成的巨大阻力。這時,他那靈敏的手指似乎感覺到屄洞的深處發出“咕叽”、“咕叽”的水音。這種感覺立刻傳入王老五的大腦,只見他輕輕地往上一抽,緊接又是狠勁的一插,小明月的全身又是上抖,整個的大雞巴,沒根而入。小明月的嘴裡,又發出一陣低沉的“鳴┅┅嗚┅┅”一聲大行程的抽插開始了,猶如急風暴雨,閃電雷鳴,一連便是三十多下,小屄裡潮濕了,潤滑了,屄壁也徹底的漲開了。大雞巴如魚得水,在小屄水潭之中前沖後退,搖頭擺尾,翻上躍下,歡泳暢游。直爽尖長的龜頭,面紅耳赤,獨目圓睜,直美的雞巴青筋鼓漲,肉刺堅挺。

  這時的小明月早已失去抵抗的能力,四肢癱軟,全身無力,呼吸緊促。一塊毛巾堵住小嘴,只憋得她,面色漲紅,焦燥難忍,下邊又是急抽猛抽,她費盡全身的力氣,將毛巾拉出,呼吸立刻暢快了許多,可是她也發不出聲音,張不開嘴巴了。只有二百多斤的肉墩,在她的軟弱的肌體上不住擠壓,直壓得那一對小乳,擠過來拉過去,緊緊地貼在他寬闊的胸膛上。直壓得小腹不住縮漲著,連肺腑中的氣體都沒有停留的時間。剛吸入胸中,文擠壓出去,使得不住地發出:“啊  ┅┅啊┅┅啊┅┅”的嬌喘聲。

  王老五見到她已經順從了,不反抗,不喊叫了便得寸進尺,步步高升,張開他那噴著臭氣的大嘴,開始在她的嫩臉蛋上親呐、吻呐、啃呐,咬啊的,堅硬的胡渣,在她的兩頰上、前額上、玉頸上不住地刺弄著,直刺得她,百爪撓心;咬得她心驚肉跳,啃得她渾身發抖,吻得他身心激蕩,親得她筋骨發麻。



  “啊┅┅別┅┅不┅┅不┅┅”

  面部掀起的驚濤駭浪,遮掩了小屄的劇烈疼痛,小乳的強力擠壓又使她產生了趐癢的感覺,這種新的感覺,在不斷地加劇、不斷漫延、不斷擴展、以至全身的每一塊肌膚,每一個部位都騷動起來,活躍起來,形成了一股巨大的熱流直向下身壓去。

  劇痛消失了,緊張的神經松馳了,全身的肌膚趐軟了,體內的血液奔湧了,小屄裡由疼痛轉為趐麻,由趐麻又轉為騷熱,按著便出現了刺癢的感覺;一種連想都不敢想的欲望,整個攫住她的全身。

  王老五勝利地淫笑著,一面不住地抽插著雞巴!一面欣賞著春潮初起的嬌容秀眼,欣賞著雙乳起伏、乳頭凸漲的激情,欣賞著細腰輕扭、圓臀搖擺的美姿,欣賞著玉臀猂腿的舞動,他淫亵地伏在小女的耳邊:“妞兒,爽吧!”

  “你這┅┅老┅┅東西┅┅我們┅┅是父女┅┅啊!”

  “妞,咱們不是親的,讓我好好的玩玩你吧!”

  接著,斗大的腦袋,一下壓了下去,又瘋狂地啃咬來┅┅“喔┅┅別!刺┅┅得┅┅人家┅┅好┅┅癢┅┅啊┅┅你真壞┅┅壞┅┅壞┅┅”

  大頭仰起,下邊又發起了猛烈的進攻。大抽大插,以最大的行程,抽出來插進去,插進去抽出來,連續十幾個回合,又縮短了行程,急速抽插,只見他那肥大的屁股溝裡的條形肌肉,不停地抽動著,好像一頭發情的雄驢,架在母驢的後背上快速挺進一樣。

  經過強烈刺激的嫩臉蛋上,橫七豎八的唾液,舔浸的一片一片,面頰的嫩肉上被刺得紅點斑斑;燥熱,火辣辣的感覺還沒有下去,小穴裡又掀起了急風暴雨,閃電雷鳴。

  小屄正在承受著強力的沖刺,抽插的速度在不斷地加快,抽插的雞巴在不斷的深入,她只覺得雞巴像一根火柱,在自己的屄洞裡,熊熊地燃燒著,燒得嬌臉春潮起,燒得她嬌軀驚濤掀;她不停的抽搐著:“癢┅┅癢┅┅”淫聲四起,既妖且媚,似乎這樣越來越強烈,越來越深入,越來越普及,燃燒著腹部,貫串著全身。手舞足蹈停止了,軟塌塌地搭在床上,春潮翻滾,欲海橫流,頓時:溫香軟玉滿懷,春色撩人欲醉。

  王老五實是個行家裡手,招招不凡。他一看小女,已經接近了高潮,突然換檔減速,給她以喘息的機會,一陣爽身透體趐癢之後,王老五又轉移了方向,一方面緩慢地抽插,一方面用自己寬厚的前胸,轉揉著一對小乳。只見他雙肩縱動,大頭搖晃,以胸部為中心地運動起來,這一招,使她剛剛減弱的欲火,又一下升騰起來,兩只玉臂又舞動起來。那情欲蕩漾,飛霞噴彩的嬌容,更加妩媚、動人,兩片紅唇上下打顫,時而露出排貝似的白牙,嘶嘶吐氣,黑油油的長發,在豐腴的脊背,圓軟的肩頭上鋪散。

  這時又一高潮掀起,他抱著她竟在床上翻滾起來,但雞巴始終緊插小屄。只把小明月弄得哇哇大叫,浪叫、淫聲、穢語不斷。又翻滾回原處,王老五順手又拿了一個枕頭墊在她的屁股下面,這時小嫩屄高高仰起,王老五又用雙手抱起她的兩只大腿,把小腿架在了他的肩上。身體前伏四十二度,力量集中在下半身的腰上,又開始了猛抽猛插,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狠,每一下都到小嫩屄深處的花心┅┅“唔┅┅┅喔┅┅┅嗯┅┅┅真┅┅┅真舒服,爽┅┅好┅┅太┅┅美┅┅了┅┅好┅┅喔┅┅┅真長┅┅┅真硬┅┅啊┅┅”嬌喘噓噓,春潮澎湃。

  一石激起千重浪,涓涓地溪水,迎著大雞巴,向上奔湧,沖擊了屄洞。她全身的血液沸騰起來,緊咬嘴唇,現露出一種又膽怯、又舒暢的姿容┅┅“我受┅┅受┅┅不了了┅┅┅哎呀┅┅舒服┅┅別┅┅給我┅┅肏死┅┅唆┅┅慢點┅┅行嗎?┅┅手不┅不行了┅┅哎喲┅┅爽死┅┅我了┅┅你┅┅這┅┅老┅┅東西┅┅花招┅┅真┅┅多┅┅喔┅┅”。

  朷隨眷雞巴不斷地深入,隨著抽插的不斷變速,隨著她內心不同感受,不由自主地呻吟著:“喔、啊,嗯、唷、哎、呀,喲。”

  王老五已經大汗淋漓,他拿出了宰豬身的力氣,直朝小屄的幽境猛插,小屄一陣陣收縮,雞巴一陣陣凸漲,小屄緊包雞巴,雞巴狠肏著小屄,紋風不透,絲毫不離,一種強烈的刺激,同時襲擊著了他們。“哎呀┅┅你這個害人精┅┅快把┅┅我肏┅┅肏死了┅┅我┅┅我不┅┅行┅┅了┅┅”。

  他越插越起勁。她又一次湧出了陰精。在手舞足蹈,狂呼亂叫的高潮中,小明月一連三次洩精。他看著她洩精時絕美表情,再也控制不住自已的激情,陽精像火山爆發般地噴射到還未成熟的子宮裡。雞巴頂著花心,小屄挾著雞巴,在溫暖、多水的小屄裡浸泡著,滋潤著,享受著少女肉體的幸福。

  深夜。月亮從窗外照進來,照在屋內的牆角。一陣雲雨之後,王老五像一只退了毛的死豬,仰天大睡,赤身裸體,鼾聲似雷。

  小明月,一直翻來覆去,難以入睡,雲雨之後,她用乾淨的毛巾,擦拭著小屄上、陰唇內,大腿兩側,那種紅白相間的粘液,而後坐在床上,大哭一場。

  一個父親和自已的女兒,竟干出了這種傷天害理的勾當,如何見人呢。她哭得是那樣的傷心,那樣的痛苦。噢!他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沒有任何血源關系,從道理上還說的過去,可是,自己一個十四歲小妞,跟一個五十多歲的滿臉胡須的老頭子相好,那不是同樣的丟人現眼嗎?

  男女之間,真是個神秘莫測的謎。小明月從去年開始,自己在換內衣內褲時,就經常對著觀察自己,發現在自己的身上出現了許多變化,由其是自己的屁股上的肉,越長越厚,越長越肥,越來越白,大腿更是有異常的變化,前年還跟棍兒似的,去年就粗壯起來,鼓鼓滿滿,光澤照人,就是這討厭的腰肢,不但不變粗,反而越發地顯得纖細了,這是不是欠協調了,聽老人常說:“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那自己這種變化是美了,還是丑了?

  啊!還有該死的胸脯,沉顛顛,凸漲漲,無休無止地往大裡長,像以前那樣平坦坦的該多好,干什麽活也不礙事,現在倒好,礙手礙腳不說,還經常發漲、發癢,非得用手抓撓幾把才覺得舒服,還有那奶頭,也隨著往大裡長,原來像二顆小綠豆似的,現在成了二顆紅櫻頭。用手指一捏就好像抽了大煙一樣,渾身麻趐趐,輕飄飄,好像上了天,真是個怪事。

  最令人煩惱的就是這個招惹事非的小屄,頭兩年還是白生生,光閃閃的,十分好看,可是現在已經失去了原有的光澤,竟變得發暗,發紅了,陰唇也凸漲起來,還有點向外翻著,真是太難看了,使人不可理解的是:在小穴的兩側和上方,又出了許多彎彎曲曲、黃茸茸的乳毛,而且,正在往粗硬裡發展著;更奇怪的是,小穴裡,時時地發生騷癢,總想伸進手指掐掏幾下。有時,更深夜靜,小屄總覺得空蕩蕩的。像饑餓難忍的小嘴,總想飽餐一頓大肉,只有把它填滿,才覺得舒服。

  姑娘的身體變化大,心理的變化更大。從去年開始,自己總想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塗脂抹粉,撲散香水,在集市上逛上一圈,究竟讓誰看呐?連她自己也說不清,她開始對異性產生了好奇,當每天提著飯菜去肉鋪的時候,街上三五成群,兩三一伙的那些公子少爺們,總是直勾勾地盯住她,而她,只有低頭而過,但這低頭是假,而真正的是用眼角的馀光,從上到下地掃視著他們其中的某一個。也有時,她站在肉鋪的櫃台裡,觀察著從門前路過的每一個小伙,而且,觀察的十分的仔細,十分的認真,於是,她心裡總發出一個個問號。

  每當晚上入睡以後,她就開始研究他們,研究一切男人,她首先發現男人和女人是有著千差萬別的,他們的個頭高大,身體魁偉,膀大腰圓,兩只胳膊粗壯有力,尤其,在他們兩腿之間總是凸凸囊囊的,那裡邊到底是什麽東西,什麽樣子,她不知道,她只能憑著她的想像去思,去描繪男性的陽具,但,都沒收到理想的圖像。

  那是一天的中午,給父親送飯回來,在路邊,偶爾看見兩只大花狗,在追逐著,公狗將母狗擠到了一個牆角,只見那公狗一縱身,便爬在了母狗的後背上,屁股一縮一收的,她眼睛都瞪圓了,看得非常清楚,那公狗兩腿之間,突然伸出一根通紅通紅的大狗雞巴,對著母狗的狗屄裡猛頂猛插,嚇得她閉上了眼睛,要不是路邊行人過多,她定會從始至終看個夠。